布衣神相六:刀疤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拾參回 測字



  李布衣笑了。

  他聽完項笑影那一番說詞之後,嚴肅轉為輕鬆,連大堂上繪的一條虯爪怒龍,也輕快得像旁邊所繪翔於九天的風。

  「原來是這樣的,」他微微笑道,「我聽茶棚的一個劫後餘生的老掌櫃說,那地震之後,項兄夫婦遇襲,後來又出現一位金弓金箭的……之後又聽得道上有人看見項兄夫婦被人『挾』上凝碧崖,所以先過來看看,原來是一場誤會。」

  他抱拳揖道:「真不好意思。」

  樊可憐笑道:「李神相哪裡話了,這是關心大哥、大嫂……不過,我已跟大哥、大嫂結義,怎麼容得旁人動他們一根汗毛?」

  李布衣微微一笑道:「大先生高義。」

  轉首問項笑影:「卻不知為何不見項夫人?」

  項笑影:「她……有病,未能出迎,請恕罪。」

  李布衣忙道:「快別這樣說。我此來唐突,倒是騷擾了大先生和項兄。」

  樊可憐大笑道:「布衣神相是稀客,請恐怕還請不上凝碧崖哪……」

  話題一轉,道:「可惜,我和項大哥一見如故,還想多聚幾天。」

  李布衣微笑道:「我也該告辭了……不知項兄何時才準備下山,咱們再好好敘一敘?」

  項笑影喉頭一酸,勉強笑道:「快了。」

  在旁的秦泰忍不住道:「少爺,這幾天我跟湛少俠來到這裡,也見不到你,你到底去了哪裡。」

  樊可憐道:「我是跟你家主人研創一種劍法,怎麼能容讓旁人騷擾,那還請秦泰伯多多包涵。」

  秦泰重重哼了一聲道:「我看這地方,也沒有什麼好留。」

  項笑影道:「泰伯,你先下山吧。」

  秦泰道:「少爺,你真的……那我跟少主人一起走了。」

  他原是賣入項家做奴的。項笑影一直待他甚好,所以他仍以「少爺」相稱,李布衣則是他從前的少主人,追尋多年終於在風雪古廟遇見,但李布衣始終不讓他追隨服侍,而希望他退出江湖,享享晚福。

  項笑影澀聲道:「去吧,去吧。」

  李布衣忽道:「項兄好像也不大舒服?」

  項笑影一震,生怕李布衣看出,見樊大先生臉色微微一沉,怕殃及愛妻性命,忙道:「可能是染著了病,不礙事的。」

  李布衣道:「項兄的氣色也不大好。」

  項笑影強笑道:「是嗎?」

  李布衣道:「我替項兄卜一卦如何?」

  項笑影忙不迭道:「不用,不必了,我……好得很呀!」

  李布衣道:「項兄不信這個,那就隨便寫個字如何?」

  項笑影慌忙地道:「寫字?做什麼?」

  李布衣道:「測字呀!」

  項笑影只怕讓李布衣瞧出,一味地說:「我看不必了……」

  樊大先生乾咳一聲道:「布衣神相占課拆字,千金難求,大哥又何苦堅拒?」

  項笑影一呆,道:「這……」卻見樊先生跟他眨了眨眼睛,一時沒意會過來。

  李布衣笑道:「項兄既然不信,也不必勉強……」

  樊大先生道:「要拆的,一定拆的………」心裡轉念,想到怎樣構思一個最簡單而又全無相干的字,忽念及茹小意是巴山劍派門下,他一直是傍項笑影而坐,而今用手指在他背後寫了個「巴」字。

  這情景李布衣是向著兩人坐的,自然看不到了,項笑影卻頓悟了樊大先生的用意:這字既然是別人寫的,自然就拆不出自己的心思,也不可能測得准了,於是道:「好,怎樣寫?」

  李布衣道:「隨便,隨意。」

  項笑影抽劍,劍尖在地上畫了一個「巴」字。

  寫完以後,項笑影棄劍問李布衣:「我的病算不算重?」

  李布衣深注地上的「巴」字,沉吟良久,不發一言。

  倏地,一道急風,破空打入,射向李布衣後腦。

  李布衣忽然矮了下去。

  原來他的頭是在椅靠之上的,這一縮,使得他人和椅全合為一體,飛刀射空,「奪」地釘在「巴」字上。

  樊大先生怒喝道:「誰?」

  孫祖、織姑雙雙掠起,追了出去!

  李布衣徐徐坐直了身子,笑道:「兩位巡使好輕功!」

  樊大先生自惱怒未息:「好大膽的狗賊,居然在凝碧崖上暗算我的貴賓!」

  李布衣哈哈笑道:「大先生息怒,在下結仇太多,何況這兒是綠林要寨,難免有人手癢一試,反正對方徒勞無功,那就算了,請大先生不必再作追究……」他笑了笑,道:「何況,追究下去,綠林同道會說大先生偏袒外人,大先生身為綠林領袖,可不能因在下而左右為難。」

  樊大先生氣忿地朗聲道:「道上朋友不賞面,暗算布衣神相,那就是跟樊某人過不去……」

  李布衣站起欠身道:「這事就此算了。我這就下山,可免大先生為難……•」

  樊大先生拍首道:「這……這怎麼可以……!

  秦泰道:「少主人……這測字……?」

  李布衣歉然道:「也給這一刀搞混了,測字,必須要神氣無礙,福至心靈才行。」

  樊大先生跺足道:「都是我,沒好好約束部下……這樣吧,不如再測一個……」

  李布衣道:「測字有測字的行規,寫不許改,筆不許填,寫對寫錯寫正寫歪倒不要緊,最忌是非心裡所寫的字,一字不中,天機已封,就不必再測了,……依我看,就此告辭吧。」

  樊大先生忙起身道:「我送李神相下山……」

  李布衣忙說不必,結果樊大先生還是送李布衣和秦泰到了山道。

  李布衣、秦泰離開凝碧崖之後,樊大先生拊掌道:「項大哥,你真是個一諾千金的人。」

  項笑影無力道:「你放了她吧。」

  樊大先生故作吃驚地道:「誰?」

  項笑影強抑怒氣道:「你答應過放了小意的!」

  樊大先生詫異地道:「我幾時答應過了?」

  項笑影「哇」地吐了一口血,吭聲道:「你……你答應過的……」

  樊大先生笑道:「你冤誣我。你說我答應過,有誰可以作證?」

  項笑影怒道:「枉你是武林中人……說話沒口齒,丟盡了江湖人的顏面……!」

  樊大先生有趣地看著項笑影,像看一個小孩子,道:「在人前,我說過的話,一定履行,人人都會豎拇指說我重諾守信,但我有何必要對一個階下囚守信?我有何義務對一個死人守約?對一個再也不會出去說我毀諾的人,我從來不履行對我不利的承諾!」

  他笑嘻嘻地瞧著項笑影,補充道:「這故事是叫你不要隨便相信人。」

  孫祖一旁插口道:「大先生,此人留著,終是禍患。」

  樊大先生道:「我知道。」

  孫祖進一步道:「不如殺了。」

  樊大先生道:「殺不得。」

  他冷笑又道:「布衣神相也不是笨人,瞧他這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也難保不生疑,如我們立即把他殺了,萬一李布衣藉故上山來找人,交不出人來的時候,豈不功虧一簣?」

  孫祖想了想,道:「那麼,李布衣會不會倒回山上來?」

  樊大先生道:「這次這位項老哥很合作,李布衣縱有些奇怪,諒也無疑點可尋……再說,我已派黃八沿路跟蹤他們了,萬一有何異動,飛鴿傳書,布衣神相難道還能飛不成?」

  孫祖忙道:「大先生神機妙算,計無遺策!」

  織姑也嬌笑道:「什麼布衣神相,在大先生手裡,也不過是一具木偶……」

  樊大先生也嘉許的道:「不過,我初時也有些擔心那李布衣也神機妙算之能……黃彈適時適地射出那一刀,擾亂了他心神,自是最好不過了……哈哈!」

  孫祖附和道:「什麼測字拆字,看來也不過如此!」

  織姑更道:「什麼布衣神相,只是些村夫愚婦的迷信,裝神騙鬼的玩意!」

  樊大先生臉色一寒,道:「也不是這樣說…••李布衣能闖過五遁陣殺得了何道里,不會是簡單的腳色,只是因緣巧合,我們是有心人算計無心人,他才致失算而已……」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李布衣和秦泰已走到山腳下,李布衣向秦泰低聲道:「有人跟蹤我們。」

  秦泰訝然,道:「綠林角色,總是庸人自擾,把戲多多。」

  李布衣道:「只怕不止是一個把戲。」

  秦泰怔了怔,道:「少主人的意思……」李布衣道:「項氏夫婦有險。」

  秦泰一震,道:「什麼?」

  李布衣疾道:「小聲,裝作無事,低聲笑談。」

  秦泰這才憬悟,答:「是。」

  李布衣道:「你上凝碧崖後,一直沒機會見到項氏夫妻嗎?」

  秦泰道:「是呀,那時我就懷疑……」

  李布衣截道:「你不是跟湛若非一起上凝碧崖嗎?」

  秦泰道:「對了,今天卻不見他,這書生瘋瘋癲癲的,我對他沒好印象,倒沒留意……」

  李布衣微嘆道:「只怕他已出事了。」

  秦泰道:「他……少主人是如何知道的?」

  李布衣道:「你真以為我只因為道聽塗說就上來凝碧崖找人的嗎?我受傷未癒,本要回到天祥就醫的,而今先上凝碧崖,也是因為事態嚴重,才迫不得已的。」

  李布衣原來在大同被藏劍老人暗算,四肢重創(見《布衣神相》故事之《葉夢色》),後經賴藥兒金針度穴,穩住傷勢,以俾他闖過了五遁陣後,再返天祥醫治,但途中發生了一件事,使得李布衣遣傅晚飛等先回天祥,他要獨上凝碧崖。

  這事情便是他遇上了土豆子。

  土豆子殺師求生(詳見《布衣神相」之《天威》),然後勾結樊大先生,倒戈閹黨,取得厚酬,優哉游哉地享受去了,因他四肢靈便,而李布衣卻負了傷,沿途還葬了張布衣,並帶著其家眷跋涉,反而給土豆子趕在前頭的路上。

  土豆子姚到當然是無意要趕上李布衣這一行人,若他早知如此,走避猶恐不及。

  只是,冥冥中一切早有安排,許多事情的發生,不但享有湊巧,有時候,連夢想都不及的事情,發生得比荒誕傳記故事更奇妙。

  土豆子遇上李布衣的時候,剛好他把一頂轎子裡的商賈揪下來,他要坐上去的時候。

  這時候,土豆子已經殺了三個人:富商的妻子和兒子、女兒。

  這種事給李布衣碰到了,就一定管,而且,他再良善,也不想放過土豆子這等為患天下的人物。

  土豆子知道自己絕對逃不過厄運。

  他的武功連傅晚飛也未必敵得過。

  只是他天生是一個「懂得生存」的人物,他只及時叫了一句:「你們放了我,就等於救了一對你們的朋友,好朋友。」

  等到諸俠躊躇的時候,他又加了一句:「他們情形極慘,但只要你們放了我,我就告訴你們這個秘密。」

  他見諸俠動容,自然一再強調:「你們放了一個我,可以以後再殺,但死去的朋友,就再也不能復活。」

  李布衣終於答應了他。

  殺人無論如何都不比救人重要。

  土豆子有李布衣這一句話,頓時放了心。

  他知道自己死不了。

  因為李布衣不是樊大先生。

  有些人,說過的話不值半個子兒,有些人,真的是一諾千金。

  土豆子知道李布衣就是那一類人。

  所以他說出樊大先生託他對項氏夫婦的所作所為,雖然他不知道項氏夫婦上山後的情景,但情形之險惡已可見一斑。

  李布衣沒有殺他,也沒有放他,只是把他讓群俠扣押著,帶回天祥,他去查證,要是屬實,便一定放了他。

  土豆子很放心。

  他縱然說過一千次謊,這次講的卻是實話。

  為了他自己的生命。他已必須說真話。

  他知道群俠會守信約,終於放了他的。

  他反而想趁此認清江湖人稱百攻不入的天祥的地域形勢。

  李布衣阻止了其他人跟隨──一定要葉夢色等先返天祥療傷,他自己卻強壓傷勢,趕來凝碧崖。

  其實他跟項笑影只是碰過兩次面,第一次是他救了項氏夫婦,第二次卻只是一個招呼,但是,有些人,天生下來,朋友的事彷彿比他自己的事更重要。

布衣神相六:刀疤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