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四:賴藥兒 線上小說閱讀

卷下 捨生取義

第壹回 梅山月


  三日後,李布衣、賴藥兒、嫣夜來向北推進,已近梅山。

  梅山是個風景秀麗的地方。由於位處山腰,涼而不寒,微風送爽,在皮膚上掠起清涼的快意,這地方,綠的山、黃的樹、紅的梅、藍的天,四種顏色湊在一起,使得這幽寂的山上,更添一份美艷人寰的意境。

  李布衣嘆道:「好一座山。」

  賴藥兒挽梅道:「好一株梅。」梅花花蕊忽飛出一隻蜜蜂,嗡嗡飛出,竟飛向正俯首探看紅梅的嫣夜來。

  嫣夜來忙放了手,雙指一夾,夾住蜜峰,蜂翼猶自震動著,梅枝卻忽地彈了回去,簌簌落下幾朵梅瓣。

  嫣夜來笑道:「好一隻蜜蜂。」

  賴藥兒看見嫣夜來如芙蓉出水的臉上,與梅花比照,一紅一白,紅的艷傲,白的清麗,而這兩種氣質又可互易而存,不禁看得痴了。

  賴藥兒在醫學上有著驚人的成就,但在男女之間的微妙感情上,卻完全沒有經驗,由於他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甚是超脫,所以對嫣阿鳳、葉夢色都是以一種對待妹妹、後輩之心,從不涉入其他。

  他自己也因衰老症而不願牽累他人。

  他此刻心頭泛起了一種微妙的感覺,但是強把這種感覺抑住,回頭看李布衣,李布衣卻不知何時溜到那七株紅梅處賞梅去了。只見梅花下的李布衣,像一個曾叱吒沙場又聞名遐邇的寂寞高手,曾經血染江湖的風波路,而今梅花映紅了他的布衣。

  賴藥兒心裡忽然有一種感覺:多想就此隱在這世外幽谷,不問江湖事,而有一紅粉知音相伴明月清風之下……

  他立即不往下想。

  卻聽嫣夜來幽幽地道:「破了。」

  賴藥兒怔了一怔,不明所指。

  嫣夜來用纖纖玉指向他藍衣袖上指了指:「我欠你的,現在破了,我替你縫。」

  賴藥兒憶起跟嫣夜來初遇的時候,曾給她五十兩銀子解決生活危機,因怕嫣夜來不受,便說是縫衣服的酬金,而今,右袖子在古亭山上被俞振蘭劃破,嫣夜來便提出要替他縫補,在賴藥兒心中牽起一線溫暖的迴纏。

  空山幽谷,有說不盡的寧謐意趣。

  嫣夜來說完了那句話,頭低低的垂著,眼睫毛長長地輕顫,兩頰脹卜卜地像嬰兒的粉拳,在輕靈美麗的臉上,更令人心中愛煞。

  賴藥兒和嫣夜來走著、賞著梅,像仙境中兩個忘憂的人,渾忘了趕路的事。

  「你喜不喜歡小牛?」嫣夜來忽然低低聲的問。

  「當然喜歡呀。」賴藥兒側著看她。

  嫣夜來嫣然一笑。

  「你喜不喜歡梅花?」

  「也喜歡。」

  「最喜歡的是……什麼花?」

  「都喜歡,各有各的美。」賴藥兒不加思索地答。

  「哦。」嫣夜來的語音裡似乎帶著些微的失望。

  沉默良久。嫣夜來忽又問:「你……你喜歡海棠花嗎?」

  「喜歡呀。」賴藥兒不明白。

  「喜歡……芙蓉……嗎?」

  賴藥兒猛然省悟,自己怎麼那麼愚騃呀!嫣夜來往江湖上的外號不是叫做「玉芙蓉」嗎?自己怎麼……他一急,反而著了意,脹紅了臉,不知怎麼回答是好。

  忽聽悠悠走在前面的李布衣道:「梅山沒有客棧,只有山莊,我們就在梅山山莊搭一鋪吧。」

  賴藥兒揚聲答:「好。」回身想跟嫣夜來說什麼,但嫣夜來駐足在一技老梅旁,美得像一尊碾玉觀音在看人世間最悽楚得一點艷。賴藥兒離她只有三步之遙,但竟無法打破這一種寂寞的距離。

  他也沒有勇氣去打破。

  在一盞微燈下吃過晚飯,李布衣舒舒身子,道:「我還要卜一課,今晚月明風清,如此幽境,兩位何不出去走一走?」

  賴藥兒多想相邀,但說不出口。

  一燈如豆,微光中的嫣夜來長長的睫毛眨了眨,低聲道:「不了。」

  三人備返房間,賴藥兒卻心潮起伏,本要打坐,旋又立起。本想上床早寢,但又起身在房內踱步不已。

  這時他心中,宛似萬馬奔騰,意斂不定。

  房裡一燈寂寂,燈下彷彿有一個慧黠而柔靜的倩影。

  他定了定神,燭還是燭,除了自己的影子,沒有別的身影。

  他跌足忖道:嫣夜來那麼美,跟她在一起,比發現治絕症的藥物還要開心,而且甜滋滋,深心心的,他為什麼不去找她去?

  ──只要他現在從這裡走出去,一、二、三……不到五十步,就可以輕叩嫣夜來的房門,聽到嫣夜來那清脆好聽的聲音了……

  ──可是……如果嫣夜來問:「誰呀?」我該怎麼答?「是我。」「這麼晚了,有什麼事?」該怎麼回答呢?

  想到這裡,他又跌坐下來,一拍頭頂,自責道:「賴藥兒呀賴藥兒,人家可是有過丈夫的貞烈女子,怎會看得上你來……」

  這樣想著,卻又不甘心:

  ──要是她無意,為何她要問我喜不喜歡芙蓉花?要是自己答了「喜歡」呢?

  賴藥兒心中惱恨起自己來,覺得沒好好地把握機會,旋又回心一想:說不定,她那一問,也是不經意、甚至是無意的呢?

  ──是自己自作多情吧?

  賴藥兒解嘲地想。便和衣上了床,但不知怎麼,一睜眼,就出現嫣夜來的臉容,直比芙蓉還美,只好閤上雙眼,不料嫣夜來的玉容更真切的逼近眼前。

  賴藥兒翻身下床,不顧一切,披上衣服,心裡盤問:用什麼藉口好呢?說是燭火給風吹滅了,借火來的……可是出行的人又怎會不隨身攜帶火摺子?借火可以到李神相那兒借啊!

  便說是聽到有異響,趕過來看看吧?……可是,這樣子說假話,不是太無恥了嗎,不如……他瞥見身上剛披上的藍袍,心裡倒有了分曉:就是說來請她縫袖口的……

  賴藥兒滿懷奮悅,正待走出去,忽然在桌上的銅鏡照出了自己的影子。

  ──臉上的皺紋又深了,髮白如霜。

  他登時頓住。

  這樣怔愣愣的過了一會,他緩緩卸下藍袍,塞回包袱裡,心裡狠狠地罵了自己千遍百遍:賴藥兒啊賴藥兒,你實在不是人!

  還剩下有多少壽命,這樣牽累人家貞潔好女子……心裡生這種惡念,真不是人!

  他心灰意冷的坐在床沿,本待和衣躺下,忽又被一個劇烈而從未曾有過的念頭所佔據:

  ──我既然已沒有多少天的性命了,取『燃脂頭陀』成算極小,我一生都在醫人、救人,為何不能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下,管它什麼禮教、道德!

  ──只要是你情我願,而無強逼成分,有什麼不可以!

  賴藥兒想到初見嫣夜來的時候,她在白袍下的胴體,心中一股熱流,衝擊得奮亢起來,從未如此強烈愛慕情慾,使他摒棄一切心中的束縛,他一步到了門口,推開了門,劇烈起伏的胸膛迎面吸了一口勁風。

  涼風。

  山中的風,無比清涼。

  這風猶似冷水,把賴藥兒澆背一醒。

  ──不行!

  ──不是不敢做,而是有所不為。道德、禮教只存於人心中,自己要是真心對待這女子,就更不能因一享貪歡,而讓人痛苦一輩子!

  ──不可以……而且,嫣夜來是個好女子,她不一定喜歡自己想到這裡,賴藥兒心裡頭仿似給一條繩子絞縛著,強烈地疼痛起來。

  嫣夜來。嫣夜來。嫣夜來。他反覆著輕呼這個名字。心裡也堆疊著嫣夜來清美的容姿。

  他坐在床沿上,對著燭光怔怔出神,瞥見一隻又大又黑的蟑螂,自包袱裡爬出來。

  他覺得那隻蟑螂,必定在包袱裡很多時了,因為他剛才把長袍塞回包袱裡,才把牠驚動了,等靜下來之後便溜出來,賴藥兒覺得牠已咬破了不少自己心愛的衣服。

  賴藥兒是有潔癖的,他最討厭老鼠、蟑螂、虱子、毛蟲之類的東西。

  他從來沒有特意去殺死任何一隻微小的生物:他覺得任何有生命的東西,都珍惜生命,沒有任何生命可以有理由去結束另一種生命。

  可是他此刻心情極為躁煩。

  他看見在燈光下,那黑蟑螂正晃動兩條又黑又長的觸鬚,彷彿在瞪視自己、挑釁自己。

  賴藥兒煩厭地低喝一聲:「去!」

  不料蟑螂竟飛了起來,繞火光轉了兩轉,似乎是因為黑棕色的翅翼上給火燙了,「噗」的一聲,直飛到床邊的賴藥兒額上來。

  賴藥兒心中厭惡,微微一閃,算是避過,不意蟑螂兜了一個轉,又向賴藥兒臉上撲飛過來。

  這下離得極近,賴藥兒可以清楚看見蟑螂又扁又胖的肚子,一節一節如糞蟲般的腹紋還有帶著勾刺般的腳爪,賴藥兒心頭煩躁,「討厭!」一仰首,又閃了過去。

  那蟑螂落在蚊帳上,黑棕色的一點在發白的蚊帳上,很是刺目,那隻蟑螂居然還支著腳在嘴上刁磨著,一付大剌剌的樣子,賴藥兒真恨不得一掌將之拍死。那蟑螂卻再飛起來,落在賴藥兒胸襟之上,賴藥兒忍無可忍,啪的一掌,打中蟑螂。

  賴藥兒只覺有點濕膩膩的。也有些刺手,只見手掌中黏黏糊糊的,盡似腦般的白漿,滲了些蟀螂棕色的殘腳碎翼,不由得一陣噁心。

  卻見在胸口的蟑螂,兀自未死,拖著腸肚在胸衣滴溜溜的倉皇亂走,把胸衣染濕了一大片,有一種難聞刺鼻的氣味。

  賴藥兒既覺難過,又覺厭惡,見蟑螂未死,又一掌拍落,這一下蟑螂的頭部都掉了大半,可是仍然未死,在胸膛上掙著、轉著、發出吱吱的響聲。

  賴藥兒見一隻如此小的動物,尚且不肯死去,心中又悔又難受,他從來未曾殺過人,連動物也未殺過,但見這蟑螂已斷無生理,若給牠緩死,只是更添痛苦,狠著心把牠一撥,撥落地上,用鞋子一連擦了幾下。

  只見蟑螂腳軀不全,乳白色的腸子拖了一地,羽翼也斷折於地,但一根觸鬚和嘴仍蠕動著,爪子也掙動兩下,竟然仍未死絕。

  賴藥兒生平只醫人,不殺人,這一看,真有魂飛魄散之感,早知蟑螂生命力如此頑強,也就不加後來幾下,也許這蟑螂還有一線生機,能活下去。

  當下在他心驚膽戰之下,橫了心一連七上、八下,終於把蟑螂拍成肉醬,這才驚魂初定,心想:如果自己還有命在,一定要謹記蟑螂求生之意志,不可以再殺生,而且,要把今晚所悟的告訴後人……

  這時他忽想念起唐果。唐果的傷該開始癒合了吧?

  他剛想到唐果,「啪」地一聲,紙窗裂了一個洞,一顆石子飛彈了進來。

  石子當然擊不中賴藥兒。

  賴藥兒已到了窗外。

  窗外山風掠過老梅,再驚動崖邊草叢。

  月下無人。

  賴藥兒心念電轉,掠至李布衣的房前,叩了兩下門,叫:「李兄。」

  房裡沒有人應。

  賴藥兒深知李布衣的反應機敏,再不猶豫,一掌震開大門,房內並無一人。

  賴藥兒心中一沉,身形三縱三伏,已到嫣夜來房前,他知有敵來犯,情勢緊急,再也不敲門,只叫了一聲「嫣女俠」。砰地闖入房裡去。

  不料嫣夜來正匆匆起床,身上穿著白色睡衫褲,見有人闖入,吃了一驚,忙抄被中短劍以抗,一見是賴藥兒,不覺怔住了。

  賴藥兒見嫣夜來平安無事,也都怔往。嫣夜來本已上床入睡,桌上油燈亦已吹熄,房裡漆黑一片,賴藥兒藉門口篩進來的月色,看見柔和的輪廓,知是嫣夜來;嫣夜來看見月色在門前高大身影鍍上一層銀邊,銀鬚尤為清亮,知是賴藥兒。

  兩人一在門口,一在房內,他知道是她,她知道是他,一時寂靜無聲,只有月亮清冷地照著。

  賴藥兒道:「剛才……妳這兒沒事吧?」

  嫣夜來搖了搖頭。剎那間,她只覺得跟對面的男子已經面對了很久,面對很久很久了,從親切,到熟悉,又轉而陌生,彷彿又漠不相識,像這月光一樣,千年百年地照著,月色已經老了,但還是淒艷著。

  賴藥兒覺得這時不便入屋,便道:「李神相不見了,我找他去。」話畢身形已在門口消失,只留下空盪盪的門口,遠處幾株老梅,一地的月色。

布衣神相四:賴藥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