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四:賴藥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貳回 點石成金



  賴藥兒離開了嫣夜來的房間,心中一陣悵然,忽聽一人道:「不必找了,我在這兒。」正是李布衣的聲音,賴藥兒自是一喜。

  只見李布衣自數株老梅後踱出,微微笑著,賴藥兒問:「李兄可發現敵蹤?」

  李布衣似有笑意:「敵人倒不曾見……」賴藥兒聽出李布衣語調有異,詫問道:「怎麼?」

  李布衣道:「搗蛋鬼倒抓了幾隻!」

  只聽荒山草叢一陣悉窣響,有人叫道:「爹爹!」有人叫:「賴神醫!」賴藥兒轉過身去,恰好看見飛鳥張開血盆大口,亮著白森森的牙齒向他半尷尬半靦腆的招手道:「賴兄你好!」手上居然還抱了個閔小牛。

  賴藥兒幾為之氣結,重重哼了一聲道:「你們都來了。」

  轉向臉色蒼白的唐果,生氣轉為怒火:「好啊,你們都來了,連你也來了,傷得那麼重,還來湊熱鬧,看來,你不想好得太快,非要丟掉一條胳臂,一條腿膀子,也不願在床上養傷了!」

  唐果自然心虛,不敢抬頭,李布衣道:「他們這一來,倒作了件要緊的事。」

  傅晚飛知道李布衣替他們圓場,忙道:「我們把『桐城四箭』擒住了。」

  賴藥兒冷哼道:「桐城四箭這點微末武功,算得了什麼!」

  李布衣道:「這倒不然。這山莊也是天慾宮所操縱的,地底下有一條通道,直通嫣女俠床底,這回人潛入床下,四箭向床上齊發,但給飛鳥大師諸位制住了,否則,嫣女俠難免受驚。」

  賴藥兒一想,這可防不勝防,何止受驚,只怕還要受傷,當下重哼一聲,心裡也自譴自己大意,眾人來得合時。

  這時,嫣夜來也聞聲趕了出來,看見諸小俠把閔小牛也帶了,少不免又驚又喜,在閔小牛臉頰上親了又親。

  閔小牛說:「娘,我好想您,便央三位哥哥帶我來了,您不氣吧?」

  嫣夜來又好氣又好笑:「怎麼不氣?氣了又怎樣?難道把你這不聽話的小調皮趕回去麼?」

  傅晚飛道:「我們擒住『桐城四箭』,把他們拋落山邊去了,同時還救了一個人。」

  賴藥兒白眉一揚,問:「誰?」

  唐果討好地道:「谷秀夫。」

  谷秀夫是前文所提被鬼醫在天祥抓回來逼供的人質,他本是武林中人,因傷遁入天祥,為賴藥兒所治癒,後來鬼醫諸葛半里領八十九名徒弟攻天祥,在文抄公、文抄婆諸大高手抵禦之下,只擒了這個谷秀夫回來,此人可以說是晦運至極。

  之後鬼醫和賴藥兒前嫌盡棄,上蘿絲富貴小莊替呂鳳子治病,這谷秀夫已不知去向。賴藥兒也好生惦念,現下才知道,原來此人亦為「天慾宮」高手再度擒獲,這「桐城四箭」把他帶上梅山,想來是要作為人質來施加要脅。

  賴藥兒自然關心,問:「他在哪裡?」

  傅晚飛道:「他還在床底通道下,穴道被制的手法很怪,我們都解不開。」

  賴藥兒聞語便往嫣夜來房裡走去。嫣夜來會意,領先開了房門,到了床邊,掀開床被,一陣淡淡的枕畔溫香,使賴藥兒心神微微一盪,嫣夜來很快地摸索到床板暗格,發力一掀,果然揭開了一層木板。

  裡面有條通道、躺了一個人,身著玄衣,睜大雙眼、卻動彈不得,左臂僵直,便是谷秀夫。

  賴藥兒長嘆道:「你受苦了……」伸手疾戳了數下,但谷秀夫依然全無反應。

  李布衣在一邊道:「這封穴道的手法,很是怪異……」

  賴藥兒額上滲了一些汗珠,他發現近日自己聚力運動,常感不足,身體有明顯老化的徵兆,便道:「李兄,可能要勞你幫我一幫,我替他在督脈上拿捏,你在他帶脈上推揉。」

  李布衣道:「好。」

  兩人把谷秀夫扶臥床上,運動推拿,突然之間,谷秀夫一躍而起,在迅雷不及掩耳,疾電不及眨目的剎那間,右手一連點了賴藥兒身上五處大穴,雙腳連環踢中李布衣七處要穴。

  本來要封賴藥兒和李布衣身上的穴道,以兩人功力之精深,談何容易,但二人一因全無防備,二因正將功力輸向對方處,對方忽施暗襲,兩人同時被擊倒。

  兩人一倒,谷秀夫哈哈一笑。

  賴藥兒怒道:「你難道……不是谷秀夫?」

  谷秀夫道:「我是谷秀夫。『黑衣巡使』谷秀夫。」

  賴藥兒氣極:「你是到天祥來做臥底的?」

  谷秀夫道:「那一次被『綠慈散人』溫風雪追殺重傷,要不是賴神醫,在下也活不到今天……那時我靈機一動暗底裡向天慾宮請命,乾脆臥底在天祥,今日才能成事!」

  這時,傅晚飛、飛鳥、嫣夜來全攔在倒地的賴藥兒與李布衣身前,全神相護,恨不得一口把谷秀夫吞了。

  賴藥兒恨聲道:「你要怎樣?」

  谷秀夫哈哈笑道:「很簡單。帶你回天慾宮,替小宮主治病,我可升一級;李布衣是天慾宮眼中釘,生擒回去,再升一級;這女人,實在美,我要了,其他的人,全部殺了!」

  飛鳥雙斧一掣,道:「你辦得到?」

  谷秀夫忽在地猛跺足三下,道:「我一個人,也能辦成,何況還有勾漏山三位師兄來助!」

  只聽地上「卜、卜、卜」三聲,彈跳出一瘦,一矮、一肥三個怪人來。

  眾人一見,登時頭為之痛,這三個人正是先前潛入天祥要挾持賴藥兒回天慾宮「十二都天神煞」之三,這三人武功高,脾氣怪,若賴藥兒與李布衣不倒,自然輕易可制勝,如今的情形,能動武的只剩下飛鳥、嫣夜來和傅晚飛,斷非其敵。

  李布衣低沉地喝了一聲:「快帶唐果、小牛走!」

  傅晚飛大聲道:「我不走!」

  谷秀夫斜眼著眼睛,陰陰笑道:「你們本想故意問我的話,拖延時間,好運功衝破穴道,但是任你們怎麼運氣,也衝不破我『點石成金神仙指』的封穴手法!

  賴藥兒變色道:「原來你使的是『點石成金神仙指』……」原來「點石成金神仙指」是武林中七大點穴名家之六,給他所封的穴道,除非他用獨門手法親解,就算功力極深厚的人也非要一個對時以上的時間,運功才有望衝開穴位,這個指法高手卻自小因小兒麻痺症一手風癱,故此他詐著被「鬼醫」所擄,用極殘酷的方法幾乎把左手毀掉,令賴藥兒對他深為歉疚,也深信不疑全無防備下才遭了他的暗算。

  李布衣和賴藥兒一聽谷秀夫道出封穴的手法,情知無望,不覺頹然。

  谷秀夫驕傲地道:「世人都以為我剩下這一隻手封穴手法厲害,卻不知道我飛足踢穴腳法同樣蓋世無雙!」

  傅晚飛忽道:「的確是蓋世無雙。」

  唐果問:「哪樣蓋世無雙?」

  傅晚飛道:「吹牛,這人吹牛,可以把牛吹成牛皮,所以蓋世無雙。」

  唐果道:「我看他蓋世無雙的還有一樣。」

  傅晚飛故意問:「哪一樣?」

  唐果道:「該死。這人的該死,真可以稱得上是『該死無雙』!」

  谷秀夫怫然變了臉色,左腳在地上猛踏了一下。

  只聽「胖鬼」桓沖道:「你要我們三仙殺掉這兩個小孩?」

  「瘦鬼」席壯搖首道:「不行,不行,我們不殺小孩子的!」

  「矮仙」陶早接道:「我們寧可殺那胖和尚!」

  傅晚飛大聲道:「我是大人,不是小孩子!」

  唐果也挺胸道:「我是年輕人,不是小孩子!」

  飛鳥雙斧高舉於頂;交叉一擊,怒道:「我身材魁梧碩壯,哪是胖!」他最恨人家說他胖,正如傅晚飛怕人說他未經世故,唐果怕人當他是小孩一樣。

  胖、瘦、矮三鬼不理那麼多,三人各掣一殳,攻向飛鳥和尚。

  飛鳥雙斧每一揮斫,就如同震起一個大霹雷,斧面上電光疾閃,聲勢逼人,三鬼竄高伏低,各選取角度,攻向飛鳥。

  飛鳥殺得性起,雙斧帶動雷震之聲,滾滾轟轟,無比聲威,三鬼三支長短不一的銀殳,又似一柱又一柱電光,在殷殷雷鳴裡投去,炸起光芒耀目難睜。

  傅晚飛一見,心裡大急。

  房裡有四個毫無抵抗力的人,那是重傷未癒的唐果,不會武功的小孩閔小牛,穴道被制的李布衣和賴藥兒。

  這雙斧三殳大斫大殺的格鬥,只要一個不小心,波及一個不能抵抗的人,那就像在伐木時把樹上的鳥卵摔破一般隨時都可能發生。

  傅晚飛大叫:「飛鳥,出房打去!」

  飛鳥雙斧像手提著兩個炸放雷轟的霆殛,劈啪轟隆,連聲炸響,但始終攻不下肥、瘦、矮三鬼,更妄論要衝出房門了。

  傅晚飛情急生智,叫道:「你們三隻鬼,欺人屋裡轉動不便,哪個有種,跟我出去鬥鬥!」說罷破窗率先躍了出去。

  三鬼極要面子,胖鬼道:「出去就出去!」提殳向傅晚飛追去!

  瘦鬼道:「我們也出去!」

  飛鳥雙斧旋舞得足可以開山闢道:「我們不出去!」

  矮鬼道:「你不出也得出!二鬼攻勢加強,似連串密雷中投擲一道又一道閃電,驟亮了幾下,已把龐大的飛鳥硬生生逼出房間,五人在外面空地激戰起來。

  房裡只剩下了谷秀夫和嫣夜來,以及不能動武的李布衣、賴藥兒、唐果和閔小牛。

  谷秀夫搖頭道:「沒希望了。」

  嫣夜來道:「你要是怕,逃走還來得及。」

  谷秀夫笑道:「我是說你們沒希望了。」他微微一頓,補充道:「那和尚和那小子,決不是『勾漏三仙』的對手。二對二嘛,還差不多,……可惜現在是三對二。」他說著用手指比劃。

  李布衣忽叫道:「小心──」

  嫣夜來要發覺谷秀夫手指向著她遙指,及時一閃、「嗤」地一道箭矢似的急風掠頰而過,谷秀夫眼睛閃著邪惡的異光,道:「好!」揚手又要凌空發指。

  嫣夜來「刷」地拔出懷劍,全神以待。

  不料谷秀夫凌空一彈,「噗」地指風戳在李布衣「啞穴」,李布衣登時作聲不得。

  嫣夜來又急又恨,凌空飛刺谷秀夫,她出劍的時候,黑髮隨著進退如舞步一樣的姿勢一洒一洒的起伏,明利的眼神映著銳利的劍鋒,嘴邊更因拚命的情急拗出一種美麗而慧黠的弧度,在前面十招中,這美姿使得谷秀夫忘了反攻。

  可是谷秀夫畢竟是「天慾宮」的「黑衣巡使」。

  他雖然著迷於嫣夜來的姿色,但卻不入迷。

  他一面招架,一面調笑:「小娘子,你長得可真標緻。」嫣夜來氣白了臉,谷秀夫已開始運指成風,反守為攻,「跟你一夕風流,死又何妨,小娘子,妳就遂了我的心願吧。」嫣夜來緊咬著唇力守,谷秀夫已佔盡了上風。「小娘子,那是妳的孩子吧,有他在,多礙事呀,我替妳殺了吧。」嫣夜來又著急,真是難以招架,左支右絀。谷秀夫下面的語言更是不堪。

  忽聽賴藥兒沉聲道:「別聽他的話,專注作戰。」

  嫣夜來要然一醒,不理對方說什麼,劍光湛然,死守不退,谷秀夫也一時取之不下。

  只聽賴藥兒繼續道:「攻他左邊身子……別退!後面是門檻……不要搶攻,那是誘敵之策!……進巽位,刺他左顴!……小心!」

  嫣夜來照賴藥兒的指示,居然勉強把局面扳了過來,戰成平手。

  唐果雖傷重乏力,不能動武,但他何等機伶,潛過去要替賴藥兒解開穴道禁制,卻聽谷秀夫狂笑道:「我封的穴道,不到時候,誰也解不了!」

  唐果因跟從賴藥兒已久,多少懂得一些醫理,對人體血氣流注亦有心得,谷秀夫的點穴法雖然指法詭妙,勁力深沉,禁制繁複,卻並非無可解,只是唐果全身乏力,又怎有法子破去這特異的封宮閉血手法?

  唐果一連試了幾次,反而震動了傷口,很感痛楚,氣喘咻咻。

  賴藥兒低聲喝道:「你快帶著小牛,走!」話剛說完,忽然沒了聲息,原來谷秀夫邊打邊走,早已逼近賴藥兒,抽罅發出指風,封了賴藥兒的「啞穴」。

  這一來,連賴藥兒也無法說話。

  嫣夜來心裡一急,懷劍竟被指風射落。

  唐果偷偷地把懷劍拿在手中,想過去助嫣夜來,甫站起來,傷處劇痛,同時發作頓時又全身乏力,重又坐倒於地。

布衣神相四:賴藥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