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劍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回 深入龍潭誅國賊 橫穿瀚海會同門



  陳石星把右賢王高高舉起,拔步飛奔,說道:「我還要請你們的王爺陪我一程。」

  彌羅法師喝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說好了的,你,你怎能……」

  東海龍王更是大怒,同時喝道:「別和他多說,他不放王爺,咱們和他拼了!」

  陳石星已經跑前十多步,彌羅法師和東海龍王急急追來。陳石星早已想好主意,彌羅法師話猶未了,只聽得他哈哈一笑,朗聲說道:「我說過的話當然算數,王爺還給你們,接著!」

  笑聲中振臂一拋,彌羅法師忙把他拋過來的右賢王接下。

  只見右賢王身子軟綿綿的,哼也未哼一聲,但卻還有呼吸。

  彌羅法師大吃一驚,急切之間,也不知王爺是否已遭毒手,喝道:「你,你把王爺怎麼樣了?」

  陳石星笑道:「你別擔心,我不過是重手法點了他的穴道,並非死穴!」

  彌羅法師是武學的大行家,此時亦已知道右賢王是給點了穴道,但還未知他是給點了那一處穴道。

  陳石星繼續說道:「我點的是隱穴,你們自己找吧。以你們的功力,要解穴是一定做得到的。不過我也得告訴你們,解穴必須從速,否則時間久了,他雖然不會死,只怕也要成為廢人!」

  原來這是陳石星的緩兵之計,要知他若然馬上放走右賢王的話,彌羅法師與東海龍王料想是決不會放過他的。他們要盡快的給王爺解穴,必須兩人聯手以深厚的內功把王爺的奇經八脈一齊打通,這樣才用不著一個一個穴道的試探。

  其實陳石星雖然是用重手法點了右賢王的隱穴,但該處隱穴卻是對身體並無大礙的,即使無人解穴,十二個時辰之後也會自解,而且決不會如他所說的變成廢人,他故意這樣說,不過是恫嚇對方而已。

  但站在彌羅法師的立場,他則當然是寧可信其有,不敢信其無了。他生怕東海龍王急於為故主報仇,拋下他去追陳石星,忙把東海龍王拉著,說道:「先替王爺解開穴道要緊!」

  東海龍王一面替右賢王打通經肺,一面乘機表白:「我到了貴國,自當效忠貴國的大汗和王爺。諒這小子也跑不了,慢慢算帳不遲!」

  ※※※

  雲瑚插刀歸鞘,一腳把龍文光的屍體踢落山谷。說道:「爹爹,大仇已報,你在天之靈也可安息了。」正想上山與陳石星相會,忽聽得有人喝道:「賊丫頭,你還想跑嗎?」

  聲到人到,唰的一劍刺到雲瑚背心的風府穴。雲瑚一聽金刃劈風之聲,便知來的乃是高手。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從北京把龍文光帶引到和林來的濮陽昆吾,號稱瓦剌四大劍客之一。名列金帳武士之首的濮陽昆吾。

  他一聽得龍文光慘叫的聲音,立即飛快趕來,大隊人馬則還未到。

  雲瑚一個風飄落花的身法,避招進招,頭也不回,反手便是一劍。濮陽昆吾一劍刺空,雲瑚的劍尖卻已指到了他胸前的璇璣穴。

  間不容髮之際,濮陽昆吾一個吞胸吸腹,劍勢斜飛,立即以「斜切藕」招式下削雲瑚雙足。這見面的第一招,雙方都是以攻對攻,同樣的在攻擊中化解了對立的攻勢。

  雲瑚拔出父親留下那柄寶刀,左刀右劍,喝道:「我與你拼了!」刀中夾劍,劍法也是突然一變,殺得濮陽昆吾連連後退。

  濮陽昆吾連忙叫道:「你們快來!」

  就在這時,陳石星在山頂那聲長嘯,亦已從風中傳來,讓他們聽得清清楚楚了。

  陳石星用的是傳音入密的內功,濮陽昆吾聽這嘯聲,感覺到耳鼓都好像有點嗡嗡作響,他不由得大吃一驚,只道陳石星就在近處。

  高手比拼,最忌分神,何況是意亂心慌?濮陽昆吾全力疾劈三劍,意欲借進攻掩護退走。那知他刺不著雲瑚,劍招使老,雲瑚刺的一劍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來,刺個正著,濮陽昆吾胸口中劍,雲瑚刀背一拍,濮陽昆吾登時滾下山去。

  只聽得下面的瓦剌官兵紛紛驚呼:「啊呀,是濮陽大人滾下來!」「不好,濮陽大人受了傷,快,快給他敷金創藥!」「不,不好了!沒用了,濮陽大人已經死了!」

  官兵一陣大亂,雲瑚早已飛跑上山。

  ※※※

  陳石星正自焦急,忽聽得雲瑚的聲音叫道:「大哥,累你久等了。」

  陳石星聽出她的中氣似乎不足,吃了一驚,連忙問道:「瑚妹,你怎樣啦?」

  雲瑚道:「沒什麼,我報了父母之仇,濮陽昆吾也給我殺了!」

  她旋風也似的跑到陳石星面前,不知是過度歡喜還是氣力不繼,腳步一個踉蹌,跌入陳石星懷裡。

  就在此時,忽聽得有人厲聲喝道:「你們殺死了龍大人還想跑嗎?」

  另一個說蒙古話的喝道:「你們膽敢跑來和林行兇,老朽定叫你們插翼難逃。」

  這兩個人的聲音震得他們的耳鼓嗡嗡作響,不用說正是東海龍王和彌羅法師這兩大高手到了。

  陳石星道:「瑚妹,別慌,咱們與他一拼!」

  雲瑚握著他的手低聲說道:「我已報了大仇,只要和你一起,是死是生,我都心裡歡喜!」

  陳石星口裡安慰雲瑚,心中實已絕望。要知他雖然內功大進,自忖也還未能勝得過東海龍王,何況還有一個與東海龍王本領不相上下的彌羅法師!

  死生之際,最見真情。雲瑚並沒有安慰他,她要的只是同生共死。寥寥數語勝如萬語千言,陳石星得到莫大鼓舞,面前縱是火海刀山,他亦坦然無懼了。他緊握雲瑚的手,緩緩說道:「瑚妹,你說得對,只要咱們一起,是死是生,我也一樣心裡歡喜!」

  話猶未了,東海龍王已經發現他們的所在,手提雙奪,逼近前來。彌羅法師選擇了一處有利的地形,背負雙手,從旁監視,狀似悠閒,其實是堵塞了他們的退路。

  東海龍王這一年來苦思破解雙劍合璧之法,自忖已有幾分勝算。「他們從王府闖出來,雲瑚這丫又剛剛惡鬥了一場,氣力料想耗了不少。我避強擊弱,何愁不勝?」他打著滿肚密圈,要是用不著彌羅法師幫手,就能抓住刺客,獻給大汗,豈不更出風頭!

  彌羅法師同樣打著如意算盤,他在北京之時,是曾經和陳雲二人交過手的,深知他們劍法的精妙,樂得暫且袖手旁觀,讓東海龍王去打頭陣,待至雙方氣力消耗殆盡,那時他便可輕而易舉的坐收漁人之利了。

  那知東海龍王的如意算盤卻是打錯了!不錯,他的武功比起一年之前是頗有進境,但陳雲二人,尤其是陳石星的進境比他更大。而他們的雙劍合璧,也早已練到隨心所欲的境界,只須依據劍理,各自出招,便即以配合得天衣無縫,根本無須拘泥一格。

  雙奪挾風,猛若雷轟,劍光耀目,迅如擊電。只聽得「叮」一聲,火星濺起,陳石星的寶劍已經和東海龍王的左奪碰上。劍尖倏的反彈,立即與雲瑚的劍勢合成一道圓孤,把東海龍王籠罩在劍圈之內。

  劍奪相交之際,東海龍王本來要把陳石星的寶劍壓下去的。不料他反彈得如此之快,以至刺向雲瑚的右奪也刺了個空,不禁吃驚非小:「這小子不但劍法更見高明,內功亦是今非昔比了。」

  東海龍王一聲大喝,雙奪齊出,刺向雲瑚。雲瑚一飄一閃,使出穿花繞樹身法,早已轉過一邊。說時遲,那時快,陳石星的白虹寶劍端的好像化成了一道白虹,從雙交叉的縫隙之中便刺進來。東海龍王喝聲:「來得好!」改刺為擋,雙奪一橫,以「橫雲斷峰」的惡招猛砸他的寶劍,但就在這瞬息之間,雲瑚亦已是退而復上,劍尖上吐出碧瑩瑩的寒光,刺到了東海龍王背心的「風府穴」。

  陳石星試了個數招,知道對方的功力比起自己還是稍勝一籌,對他的玄鐵重奪亦是不敢輕視,當下使出新近參悟的上乘卸勁使力功夫,劍勢輕靈翔動,化解對方玫勢。雲瑚與他配合得妙到毫巔,繞身游鬥,每當東海龍王應付得吃緊之際,劍招便即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來。

  陳雲二人劍法一變,劍與意合,身隨劍走,越鬥越是揮灑自如。不過片刻,東海龍王已是接連遇了幾次險招,要不是對方顧忌他的玄鐵重奪,只怕他早已傷在陳雲二人的雙劍合璧之下。

  彌羅法師本來想等待他們兩敗俱傷,自己方始坐收漁人之利的,一看情形不對,心裡想道:「我若不出手,東海龍王只怕難以支撐到百招開外,那時受傷的就只是東海龍王而不是兩敗俱傷了。」

  不過他是武學大師的身份,卻也不便偷襲,當下哈哈一笑,說道:「司空兄,我知道你的雙奪足以剋制雙劍,用不著我來幫手。不過時候不早,擒了刺客,還要去稟告大汗呢。他們膽敢跑來敝國行兇,已非私仇可比,咱們也無須與他們講究什麼江湖規矩啦!」

  他要製造插手的藉口,又要顧全東海龍王的面子,但可惜東海龍王在對方的雙劍剋制之下,鬥得正是吃緊,根本就分不出心神來與他「唱和」了。

  陳石星冷笑道:「我早就叫你們並肩子齊上,你要來便來,何須說一大堆廢話!」

  彌羅法師喝道:「狂妄小子,叫你知道厲害!」

  他這一說,誰也以為他一出手必是攻擊陳石星,那知他卻是聲東擊西,突然一抓向雲瑚抓下。意圖一擊成功。

  不料這一如意算盤又打錯了。陳雲二人心意相通,在這危機瞬息的剎那,越發顯出他們的劍法的精妙。

  彌羅法師一抓抓空,只覺劍氣森森,陳石星與雲瑚已是雙劍齊出,一左一右,幾乎是同一時刻,刺到了他兩邊脅下的癒氣穴。

  百忙中彌羅法師中指一彈,並沒彈著雲瑚的寶劍,但雲瑚已是覺得虎口像給螞蟻叮了一口似的,微微有點麻癢。稍受影響,雙劍合璧的劍勢就配合得不那麼天衣無縫了。彌羅法師在這間不容髮之際,身形一晃,脫出劍光圈子。

  說時遲,那時快,陳雲二人劍鋒一轉,後發先至,恰好又迎上了東海龍王的雙奪,他們出劍之快,實是難以形容。東海龍王的攻勢,登時又被阻遏。

  陳石星唰唰兩劍,幫雲瑚化解了東海龍王一招凌厲攻勢,輕聲說道:「目中有敵,心中無敵。」這是張丹楓傳給他的八字真言。意即臨敵之際,任何強敵,都不把他放在心上,要達到敵我兩忘的境界。但對敵方的一招一式,卻必須全神應付。用現代術語來說,亦即是在戰略上蔑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的意思。

  雲瑚心領神會,與陳石星聯手,把雙劍合璧的精妙劍法發揮得淋漓盡致。不計勝敗,不理生死,不管榮辱,一切思慮,任何雜念,全部拋開。如此一來,他們配合得更加揮灑自如,端的有流水行雲之妙。本來已經處於劣勢的,漸漸又給他們打成平手。

  劇鬥中東海龍王忽覺右臂的「曲池穴」突然好似給人用利針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原來陳石星用的是「玄功要訣」中「凝聚內力,攻其一點」的辦法,劍尖一觸敵方兵刃,便能隔物傳功。這一招他本是要強攻雲瑚的,手臂一麻,就給雲瑚硬擋開去。

  不過這個辦法卻只能用來對付東海龍王,東海龍王用的是玄鐵重奪,易於受力。彌羅法師的袈裟卻是柔軟之物,而他擅於以柔剋剛的內功,也比東海龍王更加精純。陳石星知己知彼,料想他能夠化解,也就不用這個辦法對付他了。

  東海龍王不禁心裡暗暗叫苦,「這樣下去,我受一次襲擊,內力就要損耗一分,結果必將是我與陳石星這小子兩敗俱傷,而彌羅法師卻是坐收漁人之利了。」雖然結果也還是他們這方獲勝,他卻怎甘心吃這個虧?

  陳石星出劍快極,以閃電的手法突襲東海龍王之後,迅即又與雲瑚配合,化解彌羅法師的攻勢。

  東海龍王在劇鬥之中,根本分不出心神說話,只能眉頭一皺,向彌羅法師示意。彌羅法師忽地用蒙古話喝道:「你全力對付那個丫頭,不必理會這小子!」

  東海龍王患得患失,本來是不敢冒這樣大的險的。但此際他無法應付陳石星這樣消耗他內力的襲擊,與其最後還是要與對方兩敗俱傷,不如姑且聽從彌羅法師的指揮冒險一試了。

  心念一動,東海龍王立即全力向雲瑚撲去,根本不理會陳石星與她雙劍合璧的配合招數。

  陳石星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但雲瑚的安危卻是不能不令他關心。

  在這一剎那,他自然而然的又使出「凝聚內力,攻其一點」的法門來突襲東海龍王,給他的心上人解圍了。

  說時遲,那時快,彌羅法師已是一個「大手印」向陳石星的背心大穴印下!

  此時要是陳石星立即閃避,還是可以避得開的。但他要解雲瑚之危,卻那裡還肯理會自己的生死呢?

  叮的一聲,劍尖點著玄鐵重奪,陳石星立施殺手,一招「北斗七星」,閃電般的抖起六朵劍花,剛好與雲瑚的劍勢配合得妙到毫巔!

  東海龍王內力已經大打折扣,此時又正全力對付雲瑚,那裡還能抵擋這一招殺手!

  只所得一聲嘶心裂肺的慘呼,就在這閃電股的一招之間,東海龍王身上受了七處劍傷,有兩處且是正刺著要害穴道的,饒他武功何等深湛,也是難以活命的了。

  隨著那一聲慘叫,東海龍王像一根木頭似的倒了下去,屍體滾下斜坡!

  但在陳石星刺著東海龍王之時,他的背心亦已給彌羅法師打了一掌!彌羅法師的「大手印」功夫是能傷奇經八脈的!原來他竟是不惜犧牲東海龍王以求剋敵制勝!

  陳石星「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喝道:「我與你拼了!」回身出劍,猛若怒獅!

  雲瑚這一驚非同小可,叫道:「大哥,你怎麼啦?」陳石星吸一口氣,盡力掩飾自己受了嚴重內傷的情況,咬著牙道:「沒什麼,快出招!記著:目中有敵,心中無敵!」

  彌羅法師這一驚比雲瑚更甚,這才知道陳石星的內功之純,遠遠超乎他的估計!

  雲瑚屏除雜念,心境空明,不知不覺,意與劍合,威力大增。過去他們的雙劍合璧是以陳石星作為主體,如今則是由她獨挑大樑了。陳石星此刻力不從心,本來已是不能和她配合得絲絲入扣,雲瑚意與劍合,身隨劍走,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把陳石星劍法中的破綻盡都彌補過去。彌羅法師不禁又是暗暗吃驚:「怎的這丫頭竟然越打越強?」

  不過雲瑚本身的功力畢竟和對方相差甚遠,在應付強敵的同時又要照顧愛侶,縱然把劍法的威力發揮到了極限,也還是難以抵禦強敵。但在她力戰之下,彌羅法師想要將她活捉,急切之間,亦是不能。

  劇鬥中陳石星越發不支,重濁的呼吸聲已是隱隱可聞。

  正在吃緊,只聽得馬鬧人喧,蹄聲急驟,右賢王已是領著那隊瓦剌騎兵殺到。

  右賢王發現東海龍王的屍體,不禁暗暗吃驚,喝道:「陳石星這小子辱我太甚,我非把他化骨揚灰不可!國師,你請退下!」他是恐怕彌羅法師戰不下陳雲二人,意欲亂箭把陳石星射來!

  雲瑚但求與陳石星同死,心中了無恐懼。但她不怕死,卻不能不怕落入敵人手中,彌羅法師武功太強,只怕自己想在最後一招自盡之時,已是給對方制得難以動彈,當下把心一橫,「看來我們想要活命,那是萬萬不能的了。不如我先走一步,在黃泉路上等候星哥吧!」

  她心裡絕望,便想默運玄功,自斷經脈,好在正當她動念之際,忽地聽得有人在山頭大喝:「右賢王,你還要不要你的兒子?你若敢動陳石星一根汗毛,我就把你的寶貝兒子從這山頂上摔下去!」

  這一聲大喝,恍如晴天霹靂,平地焦雷,右賢王嚇得連忙叫道:「國師,請你暫且住手!」

  抬頭望上去,只見山頂站著的那個人把一個人高高舉起,在他手中的人質果然正是右賢王的兒子!

  「小王爺」尖聲叫道:「爹爹,你放了他們吧!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恩將仇報,更不願意我自己也陪恩人一同死掉。」

  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變化,不但彌羅法師等人吃驚,陳石星更是詫異!他吃驚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來這個抓著「小王爺」作為人質的,不是別個,正是慕容珪!「難道向右賢王告密的那個人竟不是他!」陳石星暗自想到。他本來是和雲瑚一樣,以為奸細必是慕容珪無疑的了,但眼前的形勢,卻是不能不令他再推翻自己原來的懷疑了。

  右賢王好像並不認識慕容珪,喝道:「你是什麼人?我與你何冤何仇,為何你要為難我的兒子?」

  聽得右賢王這麼一說,連雲瑚也不禁有點思疑不定,恍如墜入五里霧中。心想:「難道我們真是錯怪了奸人,慕容珪竟然不是奸細而是奸人?」

  慕容珪哈哈笑道:「王爺,你派人殺害阿璞將軍的兒子,我不過把你的兒子抓作人質而已!」

  右賢王又驚又怒,喝道:「胡說八道,那有此事?」

  「小王爺」忽地說道:「爹爹,事到如今,我可不能不說實話了。你叫赫天德去追殺阿璞將軍的兒子,是我親耳聽見的,那天我也偷偷跟著赫天德出去,親眼看見他率領三名衛士,一同去追殺阿璞的兒子阿堅。我還要告訴你,我暗地跟蹤他們,在途中遇到兇惡的犀牛襲擊,全虧這兩個漢人救了我的性命!」慕容珪哈哈笑道:「王爺,這可是你的兒子說的,你還要抵賴嗎?」

  一眾官兵聽了小王爺的「自供」,無不吃驚。他們是右賢王的親信下屬,吃驚的原因倒不是因為知道他們的主公要害阿璞父子,而為右賢王擔憂。

  這班人不約而同的都是心裡想道:「此事不知阿璞知道沒有,若然他帶了這個業已背叛王爺的刺客到大汗面前告發王爺,這件事情可就鬧得大了!」

  這些人想得到的右賢王當然也想到了,連忙說道:「好,好,算我栽了給你,有事盡可慢慢商量!」

  慕容珪朗聲說道:「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是鐵價不二,拿你的兒子來交換我的兩個朋友!嘿、嘿,要是你不答應,我也用不著殺你的兒子,我只須把他交給阿璞將軍,然後陪同他一起到大汗跟前告發你!」

  右賢王道:「好,我答應換人,你先放我的兒子!」

  慕容珪道:「咱們同時放人,我不怕你使詐,你也不必怕我害你的寶貝兒子!你有這麼多人,按說應該多加提防的是我!」

  右賢王道:「好,一、二、三,咱們同時放人!」

  陳石星提一口氣,跑上山去,雖然身受重傷,跑得還是比小王爺快一些。右賢王果然不敢叫手下放箭。

  他和小王爺在半山相遇,陳石星低聲說道:「小王爺,你很夠朋友,我多謝你!」

  伸手與他一握。右賢王喝道:「你幹什麼?」話猶未了,陳石星早已鬆開了手,小王爺飛快的跑下山來,說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與他握手道別,爹爹,你真是太多疑了。」

  小王爺回到父親身邊,陳雲二人亦已到了山上與慕容珪會合。

  慕容珪道:「陳大哥,你傷得重嗎?」

  陳石星道:「沒什麼,我還可以跑路。」

  慕容珪道:「好,那麼先別說話,你跟我來!」

  陳雲二人跟著他走入林中,阿璞的管家等著他了。慕容珪這才有空講述他是怎樣設計來救他們。原來他是奉阿璞將軍之命,來接應的,發現他們被困,人急智生,立即跑去王府。

  「我去綁架小王爺,小王爺也極為合作,嚷也不嚷一聲,等於是自動給我綁架。不但如此,他還幫我偷了一枝他爹爹的令箭。」

  陳石星道:「我們在王府也曾得過他的幫忙,這位小王爺可沒說的,是夠朋友。」

  慕容珪道:「知恩圖報,他受了你的救命之恩,當然應該幫你們一點小忙。」

  陳石星心有所感,嘆口氣道:「慕容兄,你的救命之恩,我卻是今生無法報答的了。」慕容珪道:「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你們拿了這枝令箭,趕忙走吧!嗯,還有一件禮物,是我們的將軍叫登馬諾帶來送給你的。」說著,阿璞將軍的近身衛士登馬諾已從林中閃身出來。

  他拿出一株成形的何首烏,粗如兒臂,形狀果然有點像是個具體而微的嬰兒。何首烏已經是貴重的藥材,像這樣粗大的成形何首烏更是極為難得之物。

  陳石星吃了一驚,說道:「這等稀世之珍的藥物,我如何受得起。」

  登馬諾道:「陳大哥,實不相瞞,我們的將軍就是恐防你這次萬一受了傷,才特地叫我送這株何首烏給你的,他也不必瞞我,我也知道你是受了不能算輕的內傷了。這株何首烏正合你用,你救了我們小主人的性命,要是你不肯接受他的禮物,他如何能得心安?」

  雲瑚也道:「大哥,將軍既然如此誠意送禮物給你,你就收了吧。」

  陳石星在他們相勸之下,這才只好接受。

  此時已是拂曉時分,他們只好和慕容珪、登馬諾分手了。

  右賢王這枝令箭,果然大有用處,和林郊外的三處哨崗,一見這枝令箭,雖然看得出他們是漢人,也都不敢盤問。

  離開和林三十里之外,路上已經沒有哨崗了。雲瑚鬆了口氣,說道:「大哥,你的傷怎麼樣?趁這裡沒人,你吃了這株何首烏吧。」

  陳石星道:「咱們跑到那邊山上再歇。我還支持得住,用不著馬上服藥的。」

  雲瑚和登馬諾一樣,雖然知道陳石星傷得不輕,卻未知道他是嚴重內傷的。心想服藥是應該在休息過後身心較為鬆弛的狀態之下服食功效才大,便說:「也好。」

  就在此時,他們碰上隊駱駝隊。那些人看見他們是漢人,不免多看兩眼,但也沒有攔截他們。那些人似乎懷有心事,只顧談論自己的事情。

  雲瑚從他們旁邊經過,聽得有個人說道:「我倒是聽說前面那座大山之中,有個很有本領的大夫,但他不以行醫為業,卻是很難找得到的。」另一個道:「傳說不一定可靠,我還是相信和林的名醫。要是當真醫不好,那時咱們再去尋找。」

  說至此處,陳雲二人已是離開他們遠了,後面的話也聽不清楚了。

  雲瑚因為談及「大夫」(醫生)才留意聽他們的話的,心裡想道:「好在我們已經有了何首烏,也不用去尋找什麼名醫了。」

  不多一會,他們跑到了那座大山腳下。陳石星不覺已是疲態畢呈。

  兩人走入林中,先休息一會,也飽餐乾糧,這也是慕容珪送給他們的。陳石星吃飽之後,精神稍振,說道:「這枝何首烏我可真捨不得吃呢。」

  雲瑚說道:「大哥,你的內功雖然深厚,可也不能恃若內功硬挺,別忘記了咱們還要前往天山呢。」

  陳石星笑道:「我沒有說不吃,這是慕容珪的一番心意,我不吃也對不起他。不過,我捨不得整枝何首烏吃掉罷了。」說罷削下了一小片何首烏吞服。

  雲瑚說道:「這麼一小片能有多大功效?」

  陳石星笑道:「你不知道,成形的何首烏功能起死回生,我有內功底子,服一小片已足夠了。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雲瑚說道:「再服一片吧。」

  陳石星推不過她的好意,只好再服一片。剩下的何首烏交給雲瑚收藏。

  雲瑚嘆道:「真想不到咱們在瓦剌交到這許多熱心的朋友,連慕容珪也好得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忽見陳石星眉頭一皺,似乎在忍受什麼痛苦,雲瑚吃了一驚,說道:「大哥,你怎麼啦?」

  陳石星道:「沒什麼。」他默運玄功,吸了口氣,繼續說道:「只是有點奇怪。」

  雲瑚連忙問道:「什麼事情奇怪?」

  陳石星道:「何首烏應該是苦的,這枝何首烏味道卻是甜的。」

  雲瑚說道:「或者成形的何首烏與普通的何首烏不同。」

  俗語說「良藥苦口利於病」,陳石星覺得藥味不對,已經有點起疑,但還不想告訴雲瑚,兔她擔心。此時實在忍受不住,不說也不行了。

  「我覺得有點像是喝醉了酒似的。」

  雲糊不知是否服食此藥應有的反應,說道:「怎麼會這樣子的?你試試把真氣導入丹田。」

  話猶未了,只見陳石星面色大變,原來他已是腹痛如絞,坐也坐不穩了。

  雲瑚這一驚非同小可,連忙握著他的手,幫他運功凝聚真氣。

  幸虧陳石星已經練成了張丹楓的內功心法,過了一會,疼痛雖然未止,已是好了一些。

  「這枝何首烏恐怕有點不對,你拋了它吧。」陳石星道。

  雲瑚大驚說道:「這枝何首烏有毒?」

  陳石星道:「這是阿璞將軍送給我的,按說不該有毒。但我吃了之後,反而不見其利,先見其害。我也想不出是什麼道理。為了謹慎起見,寧可把它拋掉,免得害了別人。」

  雲瑚說道:「我暫且保留它,要是當真是毒藥的話,也好有個證據。不錯,我也相信將軍不會害你,但只怕其中另有蹊蹺。咱們必須查個水落石出。大哥,你現在覺得怎樣?!」

  陳石星苦笑道:「我恐怕暫時不能動身了。我準備用先師所傳的內功心法,運功自療,希望在三天之後,可以恢復幾分功力。」

  雲瑚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安心養病吧。三天也好,五天也好,不必掛慮耽擱行程。」

  雲瑚將他扶入密林深處,只覺陳石星舉步艱難,他雖然極力掩飾,雲瑚亦已知道他中毒甚深了。一個內功幾乎練到爐火純青之境的高手,走路都走不動。雲瑚扶著他走,不覺走一步一陣傷心。

  陳石星盤膝靜坐,過了一會,頭頂冒出熱騰騰的白氣。雲瑚見他還能運用上乘內功,稍稍安心。

  做完了吐納功夫,陳石星和雲瑚都是衣衫盡濕。雲瑚是關心太甚,不覺冷汗直流的。

  陳石星道:「我有點口渴,想喝點水。」

  雲瑚說道:「好,我替你去找水喝。要是碰上什麼危險,你立即發蛇焰箭。」蛇焰箭射出之時有一道藍色的火焰,這是昨晚阿璞給他們準備作為聯絡的信號用的。

  陳石星道:「你放心去吧。冬天野獸很少出來,我有白虹寶劍,即使是有野獸,料想也還對付得了。」

  雲瑚走後,他繼續運功。越來越是感覺不對。並非運功於他無補,而是他更進一步的發現自己的中毒之深超乎自己原來的估計了。

  他按照張丹楓所傳的內功心法,把真氣緩緩納入丹田,忽地心頭一震,好像給利錐刺了一下似的,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真氣,又似蓄水池給鑿開一個缺口一般,幾乎一潰不可收拾。他強運玄功,才保得住一兩分。過了沒多久,又是突如其來的心頭一震。如是者周而復始,未滿即瀉,始終無法凝聚足夠的真氣,可以助他自己療傷。他左手替右手把脈,發覺脈息也大異平時,時粗時細,時緩時急,簡直是凌亂無章。按脈理來說,這已經是毒入臟腑,病人膏肓的絕症!

  陳石星倒吸一口涼氣,「我死不打緊,但師父的遺命我不能辦到卻是死有遺憾!」要知張丹楓是希望陳石星把他晚年所創的劍法傳給他的大弟子──天山派現任掌門人霍天都的,陳石星的病這樣嚴重,勉強走路也難,如何還能走到天山?

  另一件他更擔心的心事是:雲瑚與他有同生同死之約,他要是不幸身亡,縱然他生前留下遺囑,不許雲瑚以身相殉,只怕雲瑚也不肯從命!

  忽地想起了師傅所傳的「玄功要訣」之中,還有一門「大周天吐納」之法,可以運功逼使毒質凝聚一點,讓它暫時不能發作!以後再設法醫治,不過這個辦法卻也是有著極大危險的。

  將毒質凝聚一年,毒性更大,不但發作的時間將會提前,而且只要發作,便將致命!

  陳石星暗自思量,要是不用大周天吐納之法,以他現在的內功造詣,大概還可以有一年壽命的。若是用大周天吐納之法,他現在的內功造詣尚未能把毒質逼入體內,那就隨時都會毒發身亡了。不過好處在於他可以暫時恢復幾分功力,「只要給我一個月的壽命,我就可以走到天山。」陳石星心想。

  「我必須瞞住瑚妹,免得她為我擔憂。反正是死,遲死早死都是一樣。師恩深重,要是能替師父完成心願,早死又何足惜?」陳石星終於下定決心,試一試這個危險性極大的運功聚毒之法。

  ※※※

  陳石星可不知道,雲瑚此時也正是抱著與他一樣的心思。

  雲瑚去我水源,運氣倒還不壞,走了一會,便聽得有潺潺的流水聲。

  她向那條山澗走去,忽聽得有個稚嫩的童音叫道:「爹爹,你快來看,我掘到了寶貝啦!」雲瑚的蒙古話比陳石星高明得多,只要不是冷僻的方言和艱深的定句,一般的蒙古話她已是能聽能說。

  只見一個大人匆匆跑來,笑問:「大驚小怪,你找到了什麼寶貝?」

  孩子說道:「爹爹,你看,這東西像個嬰兒。爹爹,我記得你說過,人參和何首烏都是像嬰兒的,你看看是人參還是何首烏?縱然不是,也必定是極珍貴的藥物。」原來這孩子是常常跟他父親出去採藥的,此時他們也正是林中尋找藥材。

  雲瑚又喜又驚,心想:「莫非此人就是那個隱居此山的名醫?這孩子找到的藥材不知是否和我懷中這株成形何首烏一樣?」

  她剛要現出身形,只聽得那人已在叫道:「快把它丟開,這不是什麼珍奇藥物,是害人的毒藥!」

  雲瑚這一驚非同小可,連忙向他們跑去。

  那孩子正在山澗中洗乾淨了那株「成形何首烏」,雖然他的父親已經說明這是毒藥,他還捨不得丟開。

  那人吃了一驚,說道:「小姑娘,你是那裡來的?」要知他在深山隱居,蒙古人也很少看到,何況是個貌美如花的漢人少女?他看出雲瑚是個漢人,當然驚詫更甚了。

  豈知雲瑚比他還更吃驚,顧不得回答他的問題,便直接向那孩子說道:「小哥兒,請你把這株『何首烏』給我看看!」

  那孩子聽她說是「何首烏」,不知是她的話對還是爹爹的話對,不過卻自是不肯給雲瑚的了。

  「你想騙我,我才不上你的當呢。我掘到的寶貝,為什麼要給你?」孩子說道。他緊握著「何首烏」,把手放到背後。

  雲瑚說道:「我並不是要你的東西,你瞧,我也有一株成形的何首烏,是不是和你掘到的那個『寶貝』一模一樣?」

  她把那株成形何首烏拿了出來,孩子一看,她這株「何首烏」可比自己掘到的那株大得多了,這才肯把自己的拿出來,說道:「奇怪,真的是一模一樣。不過你這株是哥哥,我這株是弟弟。」原來雲瑚的「何首烏」有一尺多長,他這株只有七八寸長。

  孩子正要伸手去接,他的父親忽道:「給我看!」拿了雲瑚的這株「成形何首烏」,只看了一眼,忽地抓著雲瑚手腕。

  雲瑚吃一驚道:「你幹什麼?」但她已知這人不懂武功,而且也看得出他並無惡意,因此並不運功反擊。

  那人吁了口氣,把雲瑚的手放開,說道:「你這毒嬰兒是給誰咬了一口的?」

  雲瑚這才知道,原來他剛才是給自己把脈,大概從脈息中已經知道雲瑚並無中毒跡象,是以才有此問。

  雲瑚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尖聲叫道:「你,你說什麼,這不是何首烏,是,是──」

  那人道:「是毒嬰兒!它的形狀和何首烏十分相似,但藥性卻剛好和何首烏相反,何首烏功能起死回生,毒嬰兒卻是天下劇毒之物!」

  原來用毒嬰兒充作何首烏來害陳石星,這是慕容珪和右賢王商量好的計劃的一部分。

  那個告密的奸細不是別人,也正是慕容珪。

  右賢王讓慕容珪冒充奸人,騙取陳石星的信任,是有著深謀遠慮的。他與慕容珪設計之時,尚無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定可以殺掉陳石星的。但用這個辦法,陳石星必死無疑。他死在路上,阿璞父子不知道,還要感激慕容珪是個「捨身救友」的奸人,豈不更妙!

  他們這個毒計設計得天衣無疑,莫說陳石星,本來對慕容珪早已大起疑心的雲瑚也給他騙過了!

  此時雲瑚知道已經遲了,她眼淚都急得掉了下來,連忙問那人道:「毒嬰兒可有解藥?」

  那人搖了搖頭,「無藥可醫!」

  雲瑚眼睛一黑,搖搖欲墜。那人將他扶住,說道:「是誰服了這毒藥,你趕快回去──」他見雲瑚這副模樣,自是猜想得到,誤服毒藥的人必定是她的親人了。他要叫她趕快回去辦理後事,但這「辦理後事」四個字卻是說不出口來。

  雲瑚含著眼淚,忽地跪下,給他磕頭。

  那人連忙將她扶起,說道:「姑娘,你幹什麼?快快起來,快快起來!」

  雲瑚使了個「卸」字訣,輕輕卸了他的力道,端端正正的磕了三個頭,說道:「小女子求你老人家救我哥哥的性命,他受了傷,他不知道這是『毒嬰兒』,已經吃了兩片。」

  那人拉不動雲瑚,不覺也是吃了一驚,驀地疑心大起,說道:「你怎知道我會治病,是誰指點你來的?」

  就在此時,忽聽得馬嘶鳴的聲音。

  那人厲聲喝道:「你帶來的是什麼人,是不是想綁架我?」

  雲瑚說道:「不,不,不是我帶來的。我也不知──」

  話猶未了,只聽得腳步聲已是朝著他們這個方向奔來,有人說道:「那邊似乎有人說話,咱們過去看看。」

  雲瑚壓低聲音說道:「這兩個人恐怕是來追捕我們兄妹。」認腳步聲,她已經聽出這兩個人是會武功的了。

  那人哼了一聲,說道:「你還想騙我?」

  時間急促,雲瑚無暇分辯,只好在他耳邊說道:「你若害怕他們對你不利,你先躲起來,我對付他們!」

  那人說道:「我是決計不躲的,既然你說你不是和他們一夥,你躲起來!」要知他是住在此山的,心想蹤跡既然給人發現,要躲也躲不開的,何況他對雲瑚也還未敢相信,因此索性豁出去了。

  雲瑚沒有辦法,只好聽他的話,先躲起來。

  雲瑚剛剛蔽好身形,那兩個人便即來到。果然是兩個帶有弓箭的武士。

  為首的武士喝問:「你們有沒有見著兩個漢人,一男一女,年紀很輕,大約都不過二十歲左右的。」

  那老者搖了搖頭,說道:「沒見著,你們是……」

  那武士說道:「我們是右賢王王府的一等武士,奉了王爺之命,來追捕刺客的。

  「刺客就是那對漢人男女,他們行刺不成,跑到這座山上躲藏。所以你必須說實話……」

  老者說道:「你們說的這兩個漢人,我委實沒有見過,怎敢胡言?」

  武士說道:「你熟悉此山,你幫我們尋找!」

  老者說道:「我不是不想幫忙你,不過,不過──」武士喝道:「不過什麼?」

  老者說道:「這座山這麼大,我年紀大了,腳也不大方便。我陪你們去找,恐怕反而誤了你們的事,我看還是你們快點自己去找吧,免得給他們逃了。」

  武士聽他說得有理,正想離開,他的同伴忽地推開那個孩子,叫道:「你快來看,那,那是什麼?」

  原來老者剛才把那兩個「毒嬰兒」地在亂草堆中,那堆亂草給孩子的身形擋住,但他瘦小的身軀不能全部遮掩,給一個武士發現了。

  那武士連忙跑過去把兩個「毒嬰兒」拿出來,一看之下,大喜如狂!

  「咱們找到了寶貝啦,哈哈,你看這不是成形的何首烏嗎?」那武士大聲叫道。

  老者慌忙說道:「你們千萬不能要它!」

  那武士喝道:「你不幫我們抓強盜,這點東西還不捨得。」

  老者說道:「這、不是何首烏……」

  話猶未了,那武士已是拔出刀來喝道:「你還想騙我,你不許我拿,我就殺你!」

  那兩個武士拿了何首烏,連忙就走,不過一會,忽聽得兩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原來那兩個武士已是毒發身亡了。

  雲瑚跳了出來,說道:「老先生,我的身份,不用我自己說了吧?」

  彼比通名,這個老者果然是「山中醫隱」戈古朗,兒子叫戈密特。

  戈古朗一面走一面問她的遭遇,雲瑚簡單扼要的把她和陳石星怎樣來到和林。怎樣得到阿璞父子幫忙他們的報仇,怎樣大鬧右賢王王府,後來陳石星又是怎樣中了「毒嬰兒」之毒等等事情,說給戈古朗知道。

  戈古朗道:「實不相滿,右賢王是我最恨的人,阿璞將軍則是我最欽敬的人。原來你們是阿璞將軍的朋友,剛才你若是早說,我也不會對你起疑了。」

  雲瑚道:「那麼你肯救我哥哥的性命嗎?」

  戈古朗道:「不是我不肯,是我力所不能!」

  戈密特忽地跳了起來,說道:「爹爹,你有沒有聽見?」

  戈古朗道:「聽見什麼?」

  戈密特道:「我好像聽見了有個人輕輕嘆了口氣。」

  戈古朗游目四顧,說道:「這裡那有別人,你一定聽錯了。」

  戈密特道:「莫非是那兩個惡人死了不忿?」想起那兩人死狀之慘,不覺毛骨悚然。

  雲瑚因為心神不寧,倒沒聽見,心想或許是風聲也說不定。

  她那知道原來陳石星已經恢復三分功力,聽得這邊人聲,恃來察看。戈古朗和她的談話,陳石星全聽見了。

  ※※※

  雲瑚和戈方朗父子回到原來地方,只見陳石星仍在打坐,頭頂冒出白汽。

  戈古朗頗為驚異,說道:「別打擾他,待會兒我再給他診治。」接著對雲瑚道:「你們兄妹暫且在我家住下,我當盡力而為。」

  雲瑚燃起一線希望,說:「多謝老伯。」

  戈密特忽道:「咱們家裡那隻雪雞已經吃了,拿什麼招待客人?」

  雲瑚笑道:「捉雪雞我最拿手,我和你去捉雪雞。」

  雲瑚離開之後,陳石星忽地張開眼睛,悅道:「戈老伯,求你一件事情。」

  戈古朗道:「別忙,我先替你診脈。」

  他只道陳石星是求他救命,診過了脈,說道:「你不必多問,我會竭盡所能替你治病的,你已經是我平生所見過的病人之中,生命力最強的一個病人了。」

  陳石星道:「我不是求你挽救我的性命,我已經知道我中這毒是無可挽救的了。人總不免一死,遲死早死,我倒並不在乎。」戈古朗吃一驚道:「你怎以知道?」

  陳石星道:「戈老伯,你和我的妹子的談話,我都聽見了。」

  此言一出,戈古朗知道瞞他不過,一時間竟不知說些什麼才好。

  靜默一會,陳石星道:「我只想求你挽救我妹子的性命。你不知道她已經立了誓與我同生共死的……」

  話猶未了,戈古朗便打斷他的話道:「我知道。你待我再想一想。」

  想了一會,戈古朗道:「你既然自知病狀,我只能對你說實話了,不過找先要問你,你是用什麼法子把毒質都逼入丹田,凝聚在一點的?」

  陳石星道:「這是先師傳給我的一門內功,名叫大周天吐納之法。不過,我練得還未到家。」

  戈古朗道:「你可以自行運功,讓毒質慢慢散發嗎?」

  陳石星道:「我做不到,再練十年,內功也還未能達到這個境界。」

  戈古朗道:「那我老實對你說吧,以你的內功造詣,若是不用這凝聚毒質的法子,可以多活一年。不過在這一年當中,你是不能走動的。如今你用了這個法子,武功雖然可以暫時恢復,但一旦發作,毒性更為猛烈……」

  陳石星說:「我知道,一發作,那就必死無疑。但我要上天山還我師父的心願,只能行此險著,不知我可以活多久?老伯,我盼你說實話!」

  戈古朗道:「大約三個月左右,可能提前一些,也可能推後一些,那要看你自己……」正是:

  功成身死原無憾,折翼鴛鴦事可悲。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廣陵劍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