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指驚雷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回 甥舅至親懷敵意 師徒異路用機心



 〈問師兄要五萬兩〉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愕然!

  楊大姑斥道:「傑兒,你瘋了嗎?怎能要師兄的銀子?」

  岳豪驚疑不定,打了個哈哈說道:「師弟是說笑的,師姑,你別當真。」齊世傑板起臉孔說道:「絕非說笑,五萬兩銀子,已經是替你省了一半了,你非得照這個數目給我不可!」他說得這樣認真,不但岳豪面色大變,本來想要插科打諢的羅雨峰也不敢開口了,場面尷尬之極!

  楊大姑喝道:「你要錢用,我會給你,你為什麼要岳師兄的銀子?」齊世傑道:「我和尉遲炯交手之時就曾說過,我並不是替岳師兄做保鏢,我只是要替娘親和爺爺爭回面子!」

  楊大姑怒道:「還說給我爭面子呢,你要岳師兄的銀子,我的面子都給你丟光了!」

  齊世傑緩緩說道:「媽,孩兒尚未說完,你別忙著生氣。我一個銅錢也不要岳師兄的,這五萬兩銀子,是我替別人要的!」

  楊大姑道:「替什麼人?尉遲炯已經說過不要了!」

  齊世傑道:「不是給尉遲炯,是替窮人要的。五萬兩銀子,對岳師兄來說,不過如九牛一毛,對窮人來說,卻是可以救活許多人了。」

  岳豪說道:「哦,你是要我做善事?」

  齊世傑道:「不錯。我要你把三萬兩銀子捐給善堂,替你救濟災民。另外二萬兩銀子暫時存在你這兒,倘若碰上荒年失收,當作是我替他們交租。我這辦法,算得是合情合理吧?」

  岳豪鬆了口氣,想道:「世傑這小子雖然是肩膊向外彎,卻好在他還不懂世故。我和執掌善堂的李善人是換帖兄弟,只須送給他三千兩銀子他就會給我一張三萬兩銀子的收條。至於那二萬兩銀子,由我扣除,那更是任憑於我了!」於是哈哈笑道:「合情合理之至,說實在話,我也正是想多做一點善事的。明天我就把三萬兩銀子捐給善堂,取回收條,馬上給你!」

  齊世傑站起來道:「好,那我替窮人多謝你了!告辭!」岳豪勉強笑道:「我正要叫他們重整酒席,喝過了酒才走吧。」

  羅碧霞跟著說道:「是呀,齊大哥,你不是本來要喝酒賞花的嗎?花也還沒有好好的賞呢。」

  齊世傑道:「我已經沒有喝酒賞花的興趣了!」

  羅碧霞尚未識趣,又再問道:「為什麼忽然沒有了呢?」

  齊世傑冷冷說道:「富人一席酒,窮人半年糧,我想起那個欠了岳師兄幾兩銀子,女兒幾乎要給搶去當作婢女抵債的窮人,這席酒如何還能下嚥?岳師兄,我勸你不如把酒席費節省下來,多積一點陰德不是更好?」

  岳豪面上一陣青一陣紅,嘴裡卻是說不出話了,只在心裡想道:「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說的話倒像是和尉遲炯一鼻出氣。哼,銀子在我的手裡,我喜歡怎麼用就怎麼用,諒你這小子也不敢像尉炯那樣跑來強搶!」

  羅碧霞碰了一鼻子灰,也是又羞又氣,鼓起了腮閉上嘴了。

  楊大姑尷尬之極,說道:「我這孩子不懂事,好在在座的都不是外人,請各位看在我的份上對他多多包涵。」說罷也只好帶了兒子回家了。經過這一件事,岳豪固然不敢再來請客,羅家這頭親事也不敢再提了。

  齊世傑倒是樂得清淨,不過楊大姑卻是免不了要為兒子更加操心,也更加氣惱了。他對兒子說道:「傑兒,你知不知道,保定城中的上等人家,都把你當作怪物呢。要是你不知改過,恐怕沒有誰家的女兒敢嫁給你了。」

  齊世傑道:「第一,我並不覺得我是做錯了事,第二,我也不希罕這些所謂上等人家的千金小姐做我妻子。」

  楊大姑嘆了口氣道:「你自己不著急,也該為我著想,過了年,你已經廿八歲了,尚未有妻,我幾時才能夠抱孫子?」

  齊世傑笑道:「有兒子陪伴你還不夠嗎?婚姻大事,不能勉強,要是夫妻不和,成天吵鬧,你老人家也沒什麼樂趣。」

  這幾句話,倒有一點說中了楊大姑的心事。原來在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她對兒子頗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不像以前那樣,對著兒子好像是對著「陌生人」了。是以她雖然不滿兒子那天做的事情,但母子感情的增進卻足以蓋過了她的氣惱。在緊要關頭,兒子畢竟還是幫母親的。

  楊大姑心裡想道:「這孩子一時還忘不了那姓冷的丫頭,只好暫且由他。」於是說道:「你不喜人家的小姐也無所謂,不過也該懂得一點人情世故,那天你對羅家父女的態度就令我頗為尷尬,對岳師兄更是不該那樣。」

  齊世傑道:「媽,我再說一遍,我並不覺得那天是我做錯了事!」楊大姑道:「我並不是說你全都錯了,你能夠替我爭一口氣,趕跑了尉遲炯,這就是大大的好事。我的意思只要你多懂一點人情世故!」

  齊世傑道:「媽,你一向不也是獨往獨來,不理人家閒話的嗎?」要知楊大姑號稱「辣手觀音」,人緣當然不會好到那裡去,不過做兒子的當然是不便提及母親的外號。

  楊大姑嘆口氣道:「如今我也有點後悔年輕時候的行事呢。我知道人家叫我『辣手觀音』,不過我的辣手是對付江湖中人,不是用來對付親友。」

  齊世傑心道:「我看江湖人物縱然也有賢愚不肖,但總的來說也要比你那些親友好得多。」

  楊大姑又道:「唉,如今我才知道我是真的老了,從今之後,我也不願再走江湖啦。」

  她的這番感慨好似突如其來,不過做兒子的卻是懂得她是有所因而發的。

  「媽,你也不過五十多歲,未能算是老呀。那天孩兒不過是不願娘親冒險,一時心急才替你打落祈聖因的暗器。即使孩兒不出手,你也可以勝她的。」齊世傑說道。

  楊大姑苦笑道:「你別哄我歡喜,倘若我年輕十年,我是可以打得過千手觀音的,如今我還焉能是她對手。好在我有你這麼一個武功高強的兒子,我也無須在江湖上與人爭勝了。」

  她經過了這次挫折,就是她自己不說,齊世傑也感覺得到,母親是老了許多。

  齊世傑幼年喪父,對著顏容憔悴的母親,不覺有點心酸。暗自想道:「媽已經老了,我還是多陪她幾年吧,不能再離開她了。」原來在這幾個月中,他曾經不止一次想過要離家的。

  楊大姑好似知道兒子的心思,說道:「傑兒,要是你在家裡住得氣悶,不妨到京中走走。」

  齊世傑道:「我上京做什麼?」

  楊大姑道:「我知道你和鵬舉、聯奎二人最說得來。反正他們在震遠鏢局也不是紅鏢師,有工夫陪你逛京城的。」

  齊世傑道:「我不去,我在家中陪伴親娘。」楊大姑笑道:「又不是一去不回,出外玩個十天半月,媽也還捨得離開你。」

  齊世傑道:「孩兒可捨不得離開娘親,這次好不容易方能母子重逢,京城什麼時候都可以去,何必剛回家又離家。」

  楊大姑樂得心裡開了花,說道:「難得你這樣孝順,我也不知還有多少日子可活,那你就多陪伴我幾年吧。」

  其實齊世傑不願意上京,還有另一個更大原因,因為楊牧也在北京。齊世傑不喜歡見到這個舅父,縱然他可以拒絕跟舅父做事,但以甥舅之親,格於人情世故,到了北京,不去拜見舅父可說不過去。

  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岳家這件事情發生之後,不到十天,又一件他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晚將近午夜時分,他剛要睡覺,忽覺屋頂有衣襟帶風之聲,憑他此時的武功和閱歷,一聽就知是有夜行人來了。

  他聽出這人的輕功頗是不弱,心想:「難道是尉遲炯跑來找我?但何以只是他一個人?」他思疑不定,更擔心來的是母親的仇家,他的母親號稱「辣手觀音」,在江湖上的仇家自是不少,最近他的母親還在回疆打死了一個江湖大盜鄭雄圖。

  不管是友是敵,他都不能不立即出去看個明白了。

  他剛出房門,只見一條黑影已是跳下牆頭,踏進他臥房後面的院子。

  齊世傑倏的從暗處竄出,張臂一攔,沉聲說道:「朋友,止步!」

  那人雙掌一錯,一招「六出祈山」,向他打來。

  此招一出,齊世傑不禁大吃一驚。他吃驚的不是因為來人武功高強,而是因為這招「六祈出山」正是楊家「六陽手」中的一招精妙的招數。這人「六陽手」的造詣雖然不及他的母親,但可比他還更精純。

  齊世傑連忙還了一招「六陽手」中的「如封似閉」,用上三分內力,將那人的雙掌引出外門。那人身形一晃,哈哈就笑起來。

  那人哈哈笑道:「世傑,你的六陽手可真使得不錯啊,記得這招如封似閉,當初還是我教給你的,如今我都幾乎不是你的對手了。你還認得我麼?」齊世傑呆了一呆,說道:「你、你是誰?」其實他早已知道他是誰了。

  就在此時,楊大姑亦已聞聲趕到,果然一開口就道:「傑兒,你怎麼和舅舅打起來了?」

  「三更半夜,他又不是從大門口進來,我怎麼想得到他會是舅舅?」齊世傑滿肚子不好氣的說道。

  楊大姑道:「傻孩子,你忘記了舅舅是什麼身份嗎?舅舅是皇帝身邊的大內衛士,微服出京,行藏當然要隱一些。」他生怕兒子說出不中聽的話,暗中捏了兒子一把,示意叫他不可失禮。

  齊世傑假裝不懂,說道:「原來做了大內衛士,就必須偷偷摸摸,見不得人的。」

  楊牧哈哈笑道:「你以前那個當武師的舅舅已經死了,除了你們母子和我的兩個徒弟,沒人知道我其實還活在人間,更不知道我已經做了大內衛士。死了的人如何能夠在白日青天、大搖大擺的從大門口進來?」

  齊世傑道:「我還是不懂,舅舅,你其實並沒有死,為何還要裝死?」

  楊大姑忙道:「弟弟,你莫笑你這甥兒蠢笨,他是木頭腦袋,稍為複雜一點的事情,他的腦筋就轉不過彎來。」

  楊牧接著笑道:「江湖上的朋友,見我失蹤多年,以為我已不在人間。我也樂得他們以為我已經死了,因為這樣可以更方便我替皇上辦事!」

  齊世傑這才裝作似懂非懂的模樣說道:「哦,原來如此。」

  楊大姑道:「弟弟,你這次因何出京?」

  楊牧道:「說來話長──」楊大姑道:「咱們進去慢慢說吧。傑兒,替舅舅倒茶。」

  楊牧坐定,喝了一口熱茶,說道:「姐姐,恭喜你啊!」

  楊大姑道:「喜從何來?」楊牧道:「傑兒打敗尉遲炯,聲名已經傳遍京師,你有這麼一個好兒子,我做舅舅的也沾了光。」楊大姑笑道:「你們的消息真是靈通,不過傳聞稍為有點失實。」

  楊牧說道:「如何失實?」楊大姑道:「尉遲炯自限百招之數,在一百一十二招方能勝得傑兒。他自己認輸,並非真的落敗。」楊牧笑道:「那已經是極之難能可貴了,說實在話,大內衛士之中,能夠接得下尉遲炯一百招的恐怕還沒有呢!」

  楊大姑道:「你太誇獎他了。不過這次他用六陽手取勝,倒也算是替咱們楊家爭了點光。」得意之情已是溢於言表。

  楊牧說道:「是呀,所以我也覺與有榮焉呢。說實在話,我這次出京,一來是因為知道你們母子已經回來,特來探望的,二來也是為了尉遲炯的事情。」

  楊大姑道:「聽說尉遲炯以前曾經偷入禁宮,盜過大內的奇珍異寶。是皇上要你出來緝拿尉遲炯歸案的麼?」

  楊牧笑道:「姐姐,你太看得起我了,大內總管恐怕未必敢去惹尉遲炯,我有多少斤兩,他是知道的,怎能委托這個重任。不過,大內總管要我出來找一個人去對付尉遲炯,那倒也是真的。」

  楊大姑知道他想說什麼,卻不搭腔。楊牧繼續說道:「尉遲炯夫妻曾在京師做過許多宗大案,如今聽說他們夫妻在保定出現,王公貴人無不聞風色變,生怕他又跑來京師胡鬧。皇上雖然無暇去追究多年前禁宮失寶之事,大內總管和御林軍統領在那班貴人催促之下,連日來已是寢食難安呢,所以──」

  楊大姑再次打斷他的話道:「此事發生在十天之前,保定到京師不過兩三天路程,但聽你的口氣,尉遲炯夫妻尚未在京師出現?」楊牧說道:「不錯,京中已經偵騎四出,尚未發現他們夫妻的蹤跡。」

  楊大姑說道:「尉遲炯夫妻自視極高,說不定因為受了傑兒這次的挫折,他們已經回轉關東去了。」

  楊牧道:「但願如此。不過京師的王公貴人實在是怕了這一對雌雄大盜,不敢不防。要是有一個能夠勉強對付得了尉遲炯的人,加上大內幾名一等一高手,那就有希望緝拿他們夫妻歸案了。」

  齊世傑忽道:「我倒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對付得了尉遲炯。」

  楊牧說道:「哦,他的武功比你還更高明麼?」

  齊世傑道:「高明得多!雖然他年紀比我小。」

  楊牧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敢相信,就算有這麼樣的人,他也不能幫我的忙。怎比咱們是甥舅至親……」

  齊世傑笑道:「舅舅,你錯了。」楊牧怔道:「什麼錯了?」齊世傑道:「雖然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幫你的忙,但他和你的關係,卻是比我和你更親的!」

  要知齊世傑雖然不喜歡舅舅,但表弟的消息總還是應該告訴他的,只因楊牧一直要談尉遲炯的事,他和母親都還未有機會說話。此時他聽出楊牧有求助於他之意,正好乘機抬出楊炎作個擋箭牌。當然在他心裡是知道楊炎決計不會幫父親的忙的。

  楊牧瞿然說道:「你說的敢情就是我的炎兒?」齊世傑道:「不錯,舅舅,難道你不知道我去回疆就是為了找尋表弟?」

  楊牧說道:「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只是你們母子回來,我沒勇氣向你們查問。唉,這孩子的母親雖然失德,他總是我唯一的親生骨肉,我豈能不想念他?就只怕他到如今尚未知道我是他的親生之父。」

  齊世傑道:「我猜想他已經知道了。」

  楊牧又驚又喜,說道:「你們已經碰上了他。」

  楊大姑道:「不錯,我和傑兒都曾先後碰上了他。」

  楊牧連忙問道:「姐姐,他可曾知道他的身世之隱?」

  楊大姑道:「我還沒有告訴他。」楊牧詫道:「為什麼?」楊大姑說道:「事後我才敢斷定是他。」

  她把當日遭遇楊炎之事,原原本本告訴弟弟,最後說道:「他被那妖女所迷,我尚未來得及與他認親,他就跟那小妖女跑了。弟弟,將來如何令他『改邪歸正』,還得你做父親的教訓他呢。」

  楊牧苦笑道:「我身為大內衛士,到什麼地方都得奉命而行,如何能夠擅離職守私自跑去回疆找他?回疆這麼大,找也未必找得著。」

  楊大姑道:「父子骨肉相連,除非他不知道自己的生身之父是誰,否則我料想他一定會回到保定找你。」這點倒是給楊大姑猜中了,楊炎此時正是前來保定的途中。

  楊牧仍然苦笑道:「我當然盼他回來找我,但只怕希望甚屬渺茫。而且也不知道何時方始回來,遠水可不救近火!」

  說至此處,楊牧索性單刀直入:「姐姐,你不是希望傑兒有個錦繡前程麼,如今機會來了,你讓他跟我上京吧。」

  楊大姑道:「你的意思是要他幫你們對付尉遲炯。」

  楊牧說道:「不錯,由於傑甥這次一戰成名,京師震動,實不相瞞,我正是奉了總管大人之命,請他入京任職的。」

  楊大姑道:「不行!」楊牧愕然問道:「為什麼不行?你不是希望他得個一官半職,榮宗耀祖的麼?」

  楊大姑道:「我已經改變主意了!」接著緩緩說道:「一來,這次我是好不容易,親自跑到回疆才把他找回來的,我要他陪伴我幾年。二來他其實也不是尉遲炯的對手,官職雖好,性命更為寶貴!」

  楊牧說道:「也不是要他一個人對付尉遲炯的。」

  齊世傑道:「舅舅,你別說了,總之要我對付尉遲炯我不幹!」

  楊牧說道:「獨自一個人你也曾對付過他,為什麼有人幫你的忙你反而不幹?尉遲炯給你滅了威風,你不怕他記恨?」

  楊大姑道:「那天的事情是因為尉遲炯夫妻對我無禮,傑兒要為我爭一口氣,逼不得已才跟他動手的,後來尉遲炯對我陪了禮,我的氣也就消啦。人不犯我,我也不願傑兒去犯人了。」

  齊世傑跟著說道:「正因為那次交手,我本來贏不了他的,是他手下留情,才沒傷我,而且還反而認了輸,就算按江湖道義,我也不能夥同你們去對付他!」

  楊牧只道他們母子是因為害怕尉遲炯夫妻才不肯答應,但他尚未死心,不得已而思其次,又道:「那麼我倒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讓姐姐得遂心願,世傑也可以保全道義。」

  楊大姑道:「你說說看,是什麼兩全其美之法?」

  楊牧說道:「傑甥跟我入京當大內衛士,事先我可以先和大內總管講妥,緝拿尉遲炯一案,用不著他參與。保定到京師不過兩天路程,你可以時常去探望他,或者搬到京師去住也未嘗不可。那麼他不是照樣可以侍奉你的晚年嗎?」

  楊大姑不覺又有點動心,但想起和兒子的約言,卻也不敢答應。

  楊牧道:「姐姐,不用躊躇了。傑兒一出身就能當上大內衛士,這在別人是求之不到的呢!」

  齊世傑道:「人各有志,別人求之不得那是別人的事。」

  楊牧道:「你為什麼不願?」

  齊世傑冷冷說道:「不為什麼,只為了我不願意像別人一樣當奴才。」顯然這個「奴才」乃是直指舅舅了。

  楊大姑變了面色,喝道:「傑兒,不許你胡說!」

  楊牧老奸巨滑,倒是並不動怒,哈哈笑道:「這是給皇帝當差,你一定要說是做奴才,那也只是做皇帝的奴才!」

  齊世傑道:「舅舅,你知道我的脾氣是不慣受人拘束的,做皇帝的奴才也還是奴才!我可不能學舅舅這樣,事事都得聽從奴才總管的吩咐。對不住,我把你們大內總管說成了奴才總管,你莫見怪。」這次他說話的口氣緩和許多,實際冷嘲熱諷的意味更濃。

  楊大姑忙打圓場,說道:「弟弟,多謝你提拔你這甥兒的好意,可怕傑兒不是做官的料,如今我亦對他灰心了。」

  楊牧還不肯死心,又道:「他不願意受拘束,那也還是有辦法可想的。」

  楊大姑笑道:「又要做官,又要不受拘束,天下那有這樣的好事。」

  楊牧忽道:「聽說世傑在回疆認識了天山派一個姓冷的女弟子,姐姐,你不願意要這位冷姑娘做媳婦?」

  楊大姑道:「是宋鵬舉和胡聯奎告訴你的麼?」

  楊牧說道:「不錯。據他們說,世傑很喜歡這位姑娘,不知你卻何故不願成全他們?」

  齊世傑咬著嘴唇不說話,心中隱隱作痛。同時亦是不解舅舅何以會挑起這件事情來說。

  楊大姑也不高興弟弟提起這件造成他們母子之間心病的事,但還是說道:「既是鵬舉和聯奎告訴你的,那你也應該知道我不肯成全他們的原因了。難道你的徒弟沒有說出那位冷姑娘的身份?」

  楊牧說道:「聽說她是冷鐵樵的侄女兒?」

  楊大姑道:「著呀,冷鐵樵是和朝廷作對的,你是皇帝身邊的大內衛士,難道你願意要冷鐵樵的侄女兒做你的外甥媳婦?說實在話,我有大半原因就是為了你才不肯結這門親事的!」要知道姐弟雖親,但碰上了牽涉到「叛逆」的事,她也不能不多加一點戒備,她這樣說正是為討好弟弟,免得楊牧起疑的。


 〈「好事」後面的陰謀〉


  那楊牧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個哈哈,卻道:「姐姐,我正是要告訴你,我很樂意見到傑甥結下這門親事!」

  這回輪到楊大姑大為詫異了,她望著弟弟,不知他說的是否反語。

  楊牧笑道:「姐姐,你莫疑心,我是真心真意替世傑向你求情的。我聽說他回家之後,你找人替他說親,他都不肯應承。他既然只是喜歡這位冷姑娘,你又何苦拆散他們的好事。」

  楊大姑道:「你不怕他娶了冷鐵樵的侄女兒會影響你的前程?」

  楊牧笑道:「我已經和大內總管說過了。正是他慫恿我來為世傑向你求情的。」

  楊大姑道:「我真不懂你們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父母只生咱們二人,我是你唯一的姐姐,你不妨和我直說!」她老於事故,已經隱隱猜得到,弟弟之所以要促成此事,其中定是藏有陰謀了。

  果然楊牧哈哈一笑,便即說道:「只要他不和冷鐵樵走上一條路就行。娶了冷鐵樵的侄女,他可以知道更多有關冷鐵樵那幫人的秘密。我們派人暗中和他聯絡,那麼他的行動不受拘束而又可以為朝廷立功了。將來高官厚祿當然少不了他的份兒!在事成之前,我們當然也會為他保守秘密!」

  齊世傑氣得發抖,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

  楊牧笑道:「不用害怕,你是冷鐵樵的侄女婿,那幫人不會疑心你的,少年人要想得到錦繡前程,多少也得冒點風險。嘿嘿,這叫做身在曹營心在漢,只要你表面功夫做得好,他們又怎能看穿你的內心?」

  齊世傑忍無可忍,冷笑說道:「舅舅,你這句戲文似乎用錯了,誰是曹營誰是漢?冷鐵樵那幫人可是漢人呢!」

  楊大姑面色大變,連忙喝道:「傑兒,你胡說什麼,幸好舅舅不是外人,給別人聽到可不得了!牧弟,你可別要誤會他,我知道的,他和冷鐵樵的侄女兒只是見過兩次面,和冷鐵樵則根本未曾認識,這次他令尉遲炯受挫,更是得罪了冷鐵樵那幫人的事情。我想他只是不敢去冒這個危險,一時口不擇言,才這樣胡說罷了。弟弟,你千萬別記在心。」

  楊牧勉強笑道:「姐姐,你也太過慮了,我怎麼會對嫡親的外甥不利呢?世傑既然不願冒這風險,那就算了。」

  他已經是自找台階來下,那知齊世傑又說出句更不中聽的話來。

  「我倒不是為了害怕危險,倘若是義所當為之事,舅舅,你叫我赴湯蹈火,我也不敢推辭!」齊世傑道。楊大姑聽出兒子語氣不妙,睜大眼睛瞪他。

  楊牧勉強笑道:「舅舅盼你娶得稱心如意的妻子兼且可為朝廷效力,這正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你以為不對麼?」

  齊世傑緩緩說道:「甥兒不敢說舅舅不對,只是甥兒覺得奸細比奴才更加、更加不如!」他本來要說更加羞恥的,倘若不是母親狠狠瞪他一眼,這兩個字已說了出來。

  楊牧雙目翻白,哼了一聲,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齊世傑道:「沒什麼意思,不過甥兒略有自知之明,自知不是做奴才的料子,也不是做奸細的料子,故此不能從命,請舅舅原諒。」

  楊大姑頓足喝道:「傑兒,你、你還要胡說八道,真,真是氣死我也!」

  楊牧拂袖而起,說道:「我本是一片好心,誰知反招你的誤解,好吧,人各有志,你不善言,那也只好任由你了。」

  楊大姑連忙說道:「弟弟,這小畜牲不知天高地厚,請你千萬看在姐姐的份上,別把他的話放在心裡,小畜牲,你還不過來向舅舅陪罪。」

  齊世傑只好說道:「孩兒不會說話,得罪了舅舅,又惹娘親生氣,孩兒知罪了。」這幾句輕描淡寫,與其說是向舅父賠罪,不如說是向母親賠罪。而且他只承認「不會說話」,弦外之音,即是並不承認說錯了話。

  不過總算是陪了不是,楊牧的面子也好過一些,也就假惺惺的說道:「姐姐,你這是那裡話來,我怎會跟小輩計較。不過我倒是有點擔心世傑誤入歧途,甥舅雖親總不如母子親,我這個做舅舅的勸他不來,只能盼望你做母親的好好開導他了。」

  楊大姑道:「我一定會管教他的。弟弟,你不多留一會?」

  楊牧說道:「天快要亮了,我不走是不成啦。姐姐你多加保重,下次我經過保定再來看你。」

  弟弟走後,楊大姑頹然坐下,長長嘆了口氣。

  齊世傑道:「娘,舅舅只是為自己的升官發財打算,他想要利用孩兒,你難道看不出來?你還在怪責我得罪了他?」

  楊大姑道:「縱然如此,你也不應該口不擇言,氣走了他!」

  齊世傑道:「我是聽不進他的話,實在忍不住要說他的。他以後不敢再來更好。」楊大姑道:「你把我氣得還不夠嗎,又來說這樣的話!我只有這個弟弟,你要我斷絕六親?」

  齊世傑道:「孩兒不敢,不過孩兒說的也是實話,像舅舅這樣只知貪圖富貴的人,他來了還能有什麼好事?娘,你試想想,他要我離開你幹見不得光的事,而且做那種事情又是隨時會有性命危險的,他何嘗為你著想?」這幾句話倒是打動了母親的心,楊大姑不覺黯然說道:「我不是幫你委婉拒絕了他的嗎?但無論如何,他總是我唯一的親弟弟!」

  齊世傑道:「娘,你也只有我這個兒子。我並非要你不理舅舅,我只要你為了我的原故,多提防他點兒。他要來我沒辦法,但你若要我說實話,我是不歡迎他來的。」

  楊大姑聽見兒子說出「提防」二字,不覺心頭一跳。齊世傑後面的話,她已是聽而不聞了。心裡只是在想,「我只有他這個弟弟,爹媽死得早,我幾乎是姐兼母職,撫養他成人。我為了他,不知做過多少我本來不願做的事情。我這辣手觀音的惡名,恐怕一大半就是因他而起,像那年我替他逼死了雲紫蘿,每想起來,我就不禁心中有愧。雲紫蘿縱然不好,我也不該幫得那樣過份。這次我為了替他找尋親生骨肉。不惜叫自己的獨生兒子冒險前往回疆,幾乎弄成母子不能見面。我不要他報答我的恩德,但他總不能為了傑兒一時得罪了他,就做出對不住我的事吧。不會的,不會的,他是我唯一的弟弟,他決計不會害我獨生的兒子的!」

  齊世傑道:「娘,你在想什麼?」楊大姑瞿然一省,說道:「沒什麼,我是在想你舅舅說的話也有點道理。」齊世傑道:「什麼道理。」楊大姑道:「他怕你誤入歧途,我也怕你誤入歧途。以後你沒事少出門。縱然不怕你結交匪人,我也怕你在人前說錯了話!別人可不是你的親舅舅!」

  齊世傑笑道:「媽,你放心,我這次回家就是要陪伴你的。你叫我去京師我都不去呢。」

  ※※※

  齊世傑口頭上答應了母親,心裡卻是安靜不下來。

  倒不是為了氣惱舅舅,他早已知道舅舅是這樣的人,不值得為他氣惱了。但他心裡的不安,卻還是因舅舅而起。

  楊牧挑起他心上的創傷,他又想起了冷冰兒了。

  「怪不得冷冰兒非要和我分手不可,母親不喜歡她恐怕還是次要的原因。我有這麼樣一個舅舅,她豈能放心得下?唉,就算她相信我,我也必須避嫌。舅舅會動那麼樣卑鄙的念頭,要我去做奸細。我還怎能與她結為夫婦?」

  心中雖然不能安靜,軀殼卻是「安靜」下來了。他聽從母親的吩咐,足跡果然不出大門。

  但平靜的日子僅僅只能維持兩天。第三天晚上,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天晚上,他按照晨昏定省的貫例,向母親請過了安,回到自己房中睡覺。忽見床頭的茶几上,一枚三寸六分長的鋼鏢插著一封信。

  打開信一看,只有寥寥兩行:「請即到海神廟一敘,不可讓任何人知道。」

  他的家裡只有三個人,母子之外,還有一個年老的女僕,是他母親當年陪嫁的丫環,但卻完全不懂武功的。

  「不可讓任何人知道」,這個「任何」,實際恐怕就只是指他母親了。

  是什麼人要跟他會面,而又要瞞住他的母親呢?

  是尉遲炯呢?不大像。那天他是為了母親和尉遲炯交手的,尉遲炯不會要求他瞞住母親。雖然對他來說,倘若他知道確實是尉遲炯的話,他會答應這個要求;但對尉遲炯而言,尉遲炯知道他是個孝順的兒子,豈能有此「不情之請」?

  他翻來覆去看過了幾遍,忽地又發覺這人的字跡竟然有點「似曾相識」,但卻又想不起是誰。

  齊世傑抑制不下好奇之心,心裡想道:「即使他是佈下陷阱,我也要去看個明白。」海神廟離他家不遠,是他小時候常去遊玩的地方。他悄悄離家,施展輕功,不過半支香時刻便到了。

  他故意不走正門,從廟宇後面越牆而入,繞到前面大殿。殿中並沒有燃點香燭,只有從窗戶透進來的星月微光,約略看得見模糊的景物。只見神座下面,有個人影狀若老僧入定,跌坐蒲團上,看背影不像是尉遲炯。齊世傑輕輕躍下,儼如一葉飄墜,落處無聲,那人也似乎未曾發覺。

  齊世傑陡地高聲說道:「齊某應約來了,朋友,你──」那人嚇得跳了起來。齊世傑早有準備,立即擦燃火石。火光一亮,照見他臉上的血污,左肩的衣裳也有點點斑斑血跡。

  這霎那間,齊世傑不禁也是大吃一驚,失聲叫道:「方師兄,原來是你,你怎麼受了傷啦?」

  原來這個人乃是楊牧的三弟子方亮。他的年紀比齊世傑約莫大七八歲,齊世傑和他不及和宋鵬舉、胡聯奎二人熟稔,但因他為人正派,做事又能幹又穩重,故此在舅舅的六個徒弟之中,他是齊世傑最敬重的人。

  方亮低聲說道:「小傷,不礙事,齊師弟,我料你會來的,你果然來了。但你出來,沒有驚動師姑吧?」

  齊世傑滅了火光,說道:「家母已經安寢,我在天亮之前回去她不會知道的。方師兄,你從那裡回來,是誰傷了你的?」

  方亮說道:「是二師兄!」

  齊世傑越發驚詫,說道:「二師兄竟會傷你,這是怎麼一回事情?」方亮說道:「你坐下,我慢慢告訴你。有件事情,我還要求你幫忙呢。」

  齊世傑說道:「你說吧,只要是我做得到的,赴湯蹈火,我也不敢推辭。」

  方亮說道:「三年前我不辭而行,你一定不知道我是去了什麼地方,一去無蹤。我不怕告訴你,我是到了柴達木,和范師弟一同投奔了反清的義軍。你不會因此害怕我吧?」

  齊世傑笑道:「當然不會。你們這件事情,我也早已知道了。」方亮一怔道:「你怎麼知道的?」

  齊世傑道:「我聽得宋師兄說的。」方亮一皺眉頭,說道:「幸虧他不是告訴外人。你的母親知不知道?」齊世傑道:「你莫怪他。不是他親口告訴我的,是我有一次在無意之中,偷聽到他和胡師兄的談話知道的。你放心,我可不敢說給家母知道。」

  方亮繼續說道:「義軍在柴達木的深山密林之中,最缺乏的是藥物。上個月我們派了一位名叫解洪的兄弟,去北京採購藥物,想不到到了保定出了事!」

  齊世傑吃一驚道:「出了什麼事?」

  方亮道:「給保定知府衙門的總捕頭,名叫鐵膽劉昆的捉去了。此人是羅雨峰弟子,想必你也知,羅雨峰和岳豪是親戚,想必你也知道。」

  齊世傑問道:「劉昆已知解洪身份?」

  方亮道:「似尚未知,只說他是形跡可疑。」

  齊世傑道:「解洪料想不會招供吧?」方亮說道:「糟糕的是,採購藥品那張貨單已經給官府搜了出來。」

  齊世傑道:「貨單上不會寫明買主是誰吧?」

  方亮說道:「這當然不會,但劉昆何等精明,只這張貨單,已是足以引起他的懷疑了。」

  齊世傑道:「懷疑什麼?」方亮說道:「他們在解洪身上只搜出幾百兩銀子,而那張貨單,最少也值五六萬兩銀子的。」

  齊世傑道:「何以他只帶幾百兩銀子?」

  方亮道:「在京師有我們的人,表面的身份,是殷實商戶。他到了京師,自然有人替他備辦。可是官府查究起來,解洪卻怎能說出京師有人替他付錢?要是他胡亂捏造一個商號,京師和保定距離這樣近,用不了幾天,就可以查明。」

  「還有,」方亮繼續說道:「那張貨單所列的藥品,許多不是普通人所用的藥品,例如防禦山嵐瘴氣之類的藥品。還有幾千包行軍散,那也是很難解釋的。」

  齊世傑道:「那怎麼辦?」方亮說道:「還算解洪頗夠機靈。他說他是貴州的藥材商人,雲貴兩地正在發生流行的時疫,行軍散是可以防疫癘的。他捏造了一間子虛烏有的藥舖,說成是在貴州開設了近百年的老字號。他說為了恐防身懷鉅款,路上萬一會遭賊劫,故此藥舖準備他一到京師,銀兩便由票號匯來。」

  齊世傑道:「官府能相信嗎?」方亮說道:「這只是解洪的緩兵之計,貴州離保定遠,官府行文去查,總得一兩個月時間,拖得一時是一時。再者據我們猜想,保定的衙門可能也是想在他的身上榨一些油水,若然他真的是位大藥商,也得敲他一萬幾千兩銀子才能放他。當然他們更希望審出他是什麼匪幫的頭子和尉遲炯有關連的人物那就更可以邀功領賞了。」

  齊世傑道:「如此說來,解洪如今還是被關在保定衙門?」

  方亮說道:「不錯,聽說他倒沒有怎樣受皮肉之苦,只是每天都在審訊他,恫嚇他。」

  齊世傑道:「緩兵這計,遲早要給拆穿的。總得設法救他出來才好。」

  方亮說道:「不錯,所以我們想到了要請二師兄幫忙。」

  齊世傑道:「錯了,錯了,二師兄結交官府,聽說保定知府都是和他稱兄道弟的,你們怎能反去求他?」

  方亮苦笑道:「這都怪我一時湖塗,我沒想到岳豪這麼壞的。同門的師兄弟,我以為他多少會顧念一點同門情份。

  「我們既然不能劫獄,這件事情就必須和官府打交道了。正因為他是保定府有體面的大紳士,我們才想到他。

  「我們打算請他出面,保釋解洪,解洪只是身受嫌疑,尚無確證入他之罪,保定總捕頭劉昆的師父羅雨峰是他姨丈,只要他肯出頭擔保,用點銀子打點,保釋的希望是很大的。

  「當然我們也考慮到他怕受牽累,他肯答應保釋固然最好,不肯答應,那麼退一步我們也希望他能夠幫忙我們秘密探監。我們參加義軍的事情他是並不知道的,我們承認解洪是我們的好朋友,一時受了官府的誤會坐牢,我們去探監總可以吧?」

  齊世傑搖了搖頭,說道:「你們打的這個如意算盤,也未免太過是一廂情願了。」

  方亮苦笑道:「你不知道在柴達木一到四月下旬就踏入雨季,雨季中生病的弟兄是特別多的,那批藥品必須在雨季之前運到。我們倘若不能營救解洪,也得從他的口中知道誰是在京師和我們聯絡的人。事急馬行田,明知岳豪靠不住,也只能冒點風險,找他設法了。」

  齊世傑道:「他一知來意,便即反面?」

  方亮說道:「這倒不是。他看見我和范師弟來到,好像拾到了寶貝似的,滿面堆歡,殷勤招待,那股親切的勁兒,更勝於昔日同門習藝之時。我們說明來意,他滿口應了,他說牢頭是歸劉昆管的,區區探監這一點小事,他和劉昆一說就成。即使是要保釋解洪,他也能夠做到。

  「那知我們向他道謝之後,他這才說道:『咱們是同門兄弟,彼此幫忙乃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我也希望你們真的不把我當作外人!』

  「我說二師兄,你這是什麼意思?他說什麼,我只是想知道,這幾年來你們去了什麼地方?我說,這幾年來我們浪跡江湖,去過的地方,一時也說不了這許多。

  「他忽地嘆口氣道:『我把你們當作親兄弟,拼著捨棄這副身家也要幫你們的忙,你們卻不肯和我說實話,真是令我傷心!』

  「范師弟心軟,說道:『不是我們不肯細說,但師兄你富甲一方,何苦去理會江湖之事?』

  「這一下就給他套出口風了,他跟著再問,范師弟,你說這話,可是有心欺我了。如今你們要我幫忙的這件事情,不就正是江湖之事嗎?不錯,我一來是看在你們的份上,二來也是有心結交解洪這位朋友,才答應幫忙你們營救他的,但你們也總得讓我知道,他究竟是那條線上的朋友呀?

  「范師弟面紅耳熱,說道:『二師兄,我沒騙你,他委實是貴州一間藥舖的買手,我們曾受過他贈醫贈藥之德。他經常要到外地採購藥材,當然也得多少懂點武功。』范魁不慣說謊,臨時編造出來,態度很不自然。我忙說道:『二師兄,要是你有疑心,我也不敢勉強你幫我們的忙了。』」

  齊世傑道:「就這樣你們翻了臉?」

  方亮說道:「還早著呢,他死心不息,又再假惺惺的笑道:『我是誠心幫你們的忙的,其實范師弟你也不必騙我,你們的事情我早已知道了。』

  「范師弟嚇了一跳,說道:『你知道了什麼?』岳豪壓低聲音道:『我知道你們是在柴達木投奔了冷鐵樵。你們不必驚慌,我雖然薄有家財,也是嚮往義軍的人。只是給這副身家所累,未到時機,不敢像你們這樣毅然決然投奔義軍罷了。那位解朋友,想必也是冷鐵樵的手下吧?我希望你們說出實話,我才放心救他。』

  「我說:『二師兄,你是那裡聽來的風言風語,我們剛才說的都是實話,什麼義軍的事情,我們全不知道。你若是一定要有什麼條件才肯幫忙,那就請免了罷。』

  「范師弟此時亦已看出他的用心,他的性情比我更加急躁。立即站起來道:『二師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好好守著你這副身家吧,我們的事情不敢有勞你了。告辭!』

  「他這才露出猙獰面孔,驀地冷笑說道:『你們不把我當作師兄,要走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冷笑聲中,屏風背後有暗器射出來,他事前埋伏的家丁也一擁而出。范師弟被一枚透骨釘打著要害,不幸被擒。我也中了一枚蝴蝶鏢,拚命衝出去,僥倖逃脫。」

  齊世傑憤然說道:「我早知道岳豪為富不仁,卻還想不到他的心腸這麼狠!好,方師兄你說吧,你要我怎麼幹?」

  方亮說道:「我知道,你剛剛幫過他的大忙,雖然他因為你要逼他吐出五萬兩銀子,不領你的情反而恨你。但無論如何,他還是要巴結你的母親的。而且連尉遲炯都敗在你的手下,你到了他的家中,料想他決計不敢像對付我和范師弟那樣對付你。」

  齊世傑道:「我也不怕他誣告我是義軍。好,那我馬上去問他要人。」

  方亮說道:「你相機行事,也不必太過急躁,我知道你的母親是不願意你和他翻臉的,不過為了你的緣故,她卻可能替范師弟說情。你明天先去打聽范師弟的消息,給他來個先禮後兵。」

  齊世傑道:「不能等到明天了,我現在就到他的家裡去,至遲天亮之前回來,請你在這裡等我。」

  ※※※

  「鐸,鐸,鐸。」街頭傳來的擊柝聲,正是三更時分。

  齊世傑離開了海神廟,暗自思量:「這件事情,暫時還是瞞住娘的好。岳豪對待同門,如此無情無義,我又何必靠著母親的面子前往求他。」他打的如意算盤是:最好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把范魁救出來,避免和岳豪動武,又用不著向他求情。

  這晚天色陰沉,一彎眉月常被烏雲遮蓋,時隱時現。月暗星稀,正是適宜於夜行人活動的「好天氣」。齊世傑悄悄的進入岳家花園,果然是風不吹,草不動,無人知覺。

  岳豪是保定數一數二的大財主,花園廣闊,庭院深深。三重院落,少說也有數十幢屋,百多間房間,花園裡的亭台樓閣也是有如星羅棋佈。齊世傑雖然是岳家熟客,卻不知范魁被囚何處。假如要逐屋搜尋,可還當真不易。

  正當他思索如何著手搜索之際,忽地發現花樹叢中,小樓一角,隱隱有燈光透露。

  齊世傑認得這座樓名為「揖芬樓」,乃是岳豪為了附庸風雅,特地在園中花木繁多之處,起這座樓作賞花用的。平日他很喜歡在這裡會見賓客,特別是官場中人和一些類似「清客」的所謂「文人雅士」。

  齊世傑心中一動,暗自想道:「這麼晚了,還有人在揖芬樓上。這人料想不會是岳家的下人,莫非就是岳豪在這裡深宵會客,我且過去看看。」

  他在荷塘旁邊,掏了一把爛泥,塗污臉孔,準備萬一給岳豪發覺,一時間岳豪也認不出他。

  分花拂柳,走到近處一看,只見紗窗上現出兩個人影,所料不差,岳豪果然是在揖芬樓上會客。

  岳豪的影子他是一眼就認得出的,另一個是誰呢?那人背向紗窗,背影也依稀相識。

  他正自凝眸注神,便聽得那人說道:「岳豪,你這次幫了我不少忙,我也幸虧有你這麼一個好徒弟,否則可真是要給那兩個逆徒氣死了。你這次出了力,我會告訴保定知府給你記下一功,嘉獎你的。」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齊世傑的舅父楊牧。

  始料之所不及,齊世傑禁不著打了個突,一時間不知該當如何才好了。

  有舅父在岳家,要把受了重傷的范魁救出去,那就難得多了。他的武功再好,也是不能和舅父動手的!

  非但不能和舅父動手,而且必須避免給舅父知道是他曾經到過岳家。他不肯幫忙舅父對付尉遲炯,舅父已經起疑,要是給舅父發覺,舅父自必猜想得到他此來的企圖,那就不僅是「起疑」,而是證實了他和舅父作對了。

  他縱然不怕和舅父作對,也必須顧及母親。

  那日為了他「不受抬舉」的事情,氣得舅父拂袖而去,已經累得母親擔心不已了,他如何還能更增加母親的憂慮?

  可是就這樣罷手了嗎,他又不願意。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只聽得岳豪已在說道:「這都是托師父的鴻福,師父一到保定,他就自己送上門來,范師弟也是師父親自拿下的,徒兒那裡出過什麼力?」

  聽了這話,齊世傑不覺好生詫異:「方師哥可並沒有說過曾在岳豪的家中碰上了師父,怎的卻是舅舅親手拿下范師哥呢?」

  楊牧哈哈笑道:「不錯,說起來也的確是咱們的運氣好,你是我最好的徒弟,我不怕和你說實話,我這次來到保定,固然是為了偵查尉遲炯的行蹤,但更緊要的還是為了查辦解洪這件案子。尉遲炯武功高強,即使大內總管親自出馬,也沒把握將他緝捕歸案,但解洪則已是被關在保定大牢的,只是那班飯桶尚未逼得出他的口供而已。要是給咱們查明解洪的來歷,破了這件大案,這個功勞可不在捕獲尉遲炯之下啊,你懂麼?」

  岳豪忙不迭的說道:「我懂,我懂。如今看來,解洪和冷鐵樵那幫人有關,似是無疑的了。倘若能夠更進一步,查出他們在京師的同黨,這功勞自是非同小可!」

  楊牧繼續說道:「保定衙門關了他六七天,連他的底細還未摸得邊兒,我一來就找到了線索,運氣當真可以說得好到無比的了,美中不足的是,辦案卻是辦到了自己的徒弟頭上。」

  岳豪說道:「樹大有枯枝,這也是難免的。方亮和范魁兩位師弟不知自愛,他們必須受到懲罰,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楊牧說道:「不錯,我有兩個壞徒弟,也有兩個好徒弟,成龍和你都是我可以信託的人,尤其是你,做事更中我的心意。」


 〈師父暗算徒弟的怪事〉


  岳豪哈腰謅笑:「多謝師父誇獎,要不是得你老人家發出暗器,先把范師弟打傷。弟子也不能將他擒獲。」

  齊世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個躲在屏風背後,用透骨釘打傷方亮和范魁的人,竟然就是他們的師父。師父暗算徒弟,這種稀奇的事情他也還是第一次聽說,怪不得方亮不知道了。

  岳豪意猶未盡,繼續拍師父馬屁:「師父,你老人家的暗器真是出神入化,弟子可還沒有見過呢。要是那天有你老人家在場,弟子也不用害怕什麼千手觀音祈聖因了。」

  楊牧哈哈大笑,說道:「不是為師的謙虛,說到要和千手觀音較量暗器,我恐怕還差一點兒。不過我這透骨釘專打骨節要害,縱然比不上千手觀音,在江湖上大概也過得去了。這是我新近練成的一門得意功夫,你們以前當然沒有見過。」

  楊牧自吹自擂一番之後,繼續說道:「你比閔成龍更中我心意的地方,就是你比他懂得做人。比如說方亮和范魁這兩個逆徒,他們決計不敢相信他的大師兄,但卻敢登門向你求助。這就是你做人成功的地方。你能夠引得他們自投羅網,這已經立了大功了。」

  岳豪說道:「為師父效勞是弟子份所當為的事,不過方亮在逃,他一定把這筆賬算在弟子頭上,今後,恐怕、恐怕……」

  楊牧說道:「你怕什麼,大不了你今後入京跟我做官。」

  岳豪眉開眼笑,說道:「多謝師父提攜。」

  楊牧繼續說道:「我那枚透骨釘,本來可以打穿范魁的琵琶骨的,我沒這樣做,你知道是了為了什麼嗎?」

  岳豪說道:「師父宅心仁厚,不忍廢他武功。」

  楊牧笑道:「這次你猜錯了。我替皇上辦事,他卻反叛朝廷,還有什麼師徒情義?」

  岳豪故作不解,問道:「那是為了什麼?」

  楊牧說道:「我是為自己留下地步,要是事情做得太絕,我們就更沒有希望誘降他了。」

  岳豪皺眉說道:「范魁這小子可是軟硬不吃,如今他恨我到了極點,別說要勸他投降,我叫人送飯給他,他連飯碗也摔破了,看來他竟是想要絕食求死呢。」

  楊牧說道:「他未知道我在這裡吧?」

  岳毫說道:「弟子未告訴他。」

  楊牧說道:「好,你把他帶來見我。就說我剛剛來到你家的吧。」

  聽到此處,躲在窗外的齊世傑不覺又驚又喜,暗自想道:「待岳豪出來,要把范魁押上揖芬樓的時候,我出其不意的點了他的穴道,搶了范魁就走。」

  不料紗窗上只見楊牧一個人的影子了,但卻沒有見岳豪出來。

  齊世傑大為奇怪,當下大著膽子,飛身上屋,在後窗的屋簷,用個倒掛金鉤的身法,偷偷向裡面窺探。他使出上乘輕功,輕登巧縱,窗外又有樹木遮蔽,房間裡面的楊牧似乎絲毫未覺。

  過了不多一會,只見岳毫扶著一個人已經從樓梯走上來,進入房間了。燈光下看得分明,這個人可不正是范魁是誰。

  原來范魁是被關在地牢的,地牢就在揖芬樓下面。岳豪根本就用不著走出外面。

  范魁驟然看見師父,大吃一驚,似乎呆了。

  岳豪喝道:「范魁,你好大膽,見了師父,還不行禮。」

  范魁無可奈何,叫了一聲:「師父,請恕徒弟受傷……」

  楊牧不待他把話說完,便即假慈假悲的說道:「哎呀,你的傷倒似乎真是不輕呢,你有傷在身,不必行禮了。」

  岳豪也假惺惺的說道:「師弟,今日之事,我是無可奈何。給你敷上的金創藥可是最好的金創藥,應該有點見效吧?」

  范魁呸了一聲,向他怒目而視,冷冷說道:「岳豪,我錯找了你,後悔莫及,你殺了我吧!」

  岳豪避開他的唾涎,「唉」聲說道:「師弟,你這是甚麼話,我是要救你,怎會殺你?」

  楊牧端出師父的架子,這才緩緩說道:「范魁,為師正是因為聽到你的消息,特地趕來的。你的事情,岳豪已經都告訴我了。不錯,他出手是稍嫌重了一些,不過你也不能怪他,他真的是為了你的好。他的用心我是知道的。」

  范魁咬著牙不說話,但正眼也不瞧他師父。

  楊牧繼續說道:「他是怕你結交匪人,誤入歧途,你又不肯聽他勸告,逼不得已才用這個手段把你留下來的。」

  范魁仍然不說話。

  楊牧加重語氣說道:「你不相信師兄,總該相信你的師父吧?」

  范魁淡淡說道:「師父要我相信什麼?」楊牧說道:「好歹你總是我的徒弟,你就是犯了天大的罪,為師的也必當護你!」

  范魁說道:「師父,你這話可是當真?」

  在外面偷聽的齊世傑大為著急,心裡叫道:「你知不知道,用透骨釘打你的人就是你師父!」心念未已,只見楊牧已是裝出一副怫然不慌的神氣說道:「為師的豈會騙你?」

  范魁說道:「好,那麼請師父叫二師兄放我走吧?」

  楊牧打了個哈哈,掩飾窘態,說道:「那裡有說走便走的,咱們師徒這許多年沒見過面,你總得和我說幾句吧?」

  范魁說道:「師父,你要我說些什麼?」

  楊牧說:「這幾年來你在什麼地方?」

  范魁說道:「這句話似乎應該是我這個做徒弟的先問師父的。徒兒離開保定不過兩三年,但師父,你自從那年突然沒了蹤跡,到如今已是差不多十年,徒兒掛念得很,不知這十年來師父究竟是在什麼地方?」

  岳豪斥道:「范魁,你好無禮,如今是師父問你,你就該好好回答師父的話,怎麼反而問起師父來了?」

  范魁說道:「師父關心我,我更關心師父。難道這話我不該問麼?」楊牧只好強笑說道:「師父的事情說來話長,慢慢再告訴你,你先說吧。」

  范魁說道:「徒兒的事也是說來話長,要是師父真心愛護徒兒,就請現在放我出去。多則半月,少則十天,我會回來稟告師父。」

  楊牧說道:「哦,你有什麼事情急需要辦?」

  范魁沒有回答,楊牧又道:「再說你也總得養好了傷才能走呀,你如果真的是有急事要辦,師父可以替你去做。」

  范魁說道:「我寧願死在外面,也不願意死在岳豪家中!師父,你不肯放我出去,那麼我的事情也用不著師父操心了。」

  楊牧強忍著氣,說道:「我不是早已對你說過嗎,你的岳師兄是怕你在外面闖禍,逼不得已才將你打傷令你留下的。如今你的傷還沒有好,解洪的案子也未了結,我們怎能放心讓你出去!」這是他第一次提及解洪的案子,留心注視范魁的反應。

  范魁毫無表情,木然說道:「徒兒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楊牧按捺不住,哼了一聲,說道:「我們是要救你,不是害你,你怎的這樣執迷不悟!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

  范魁淡淡說道:「師父既然知道,那又何須問我?」

  楊牧說道:「你是我的徒弟,我要你對我說實話。聽說你是到柴達木和冷鐵樵做了一夥,是不是真的?」

  沒見徒弟回答,楊牧繼續說道:「你不必害怕,我早已說過,你就是犯了天大的罪,為師的也必當護你,不過你必須說實話!」范魁這才抬起頭來,說道:「師父要我說實話那也不難,不過有句話弟子不知該不該問?」

  楊牧說道:「好,你要知道什麼?說吧!」

  范魁說道:「弟子也聽說,聽說……」

  楊牧喝道:「聽說什麼?為何吞吞吐吐不講下去?」

  范魁說道:「聽說師父暗中效忠清廷,做了皇帝身邊的大內衛士,不知是不是真的?」

  楊牧怒道:「你要審問師父麼?」

  范魁說道:「不敢。但不知師父是否也要審問徒兒?」

  楊牧不覺動了肝火,拍案罵道:「我容忍你已經容忍夠了,你不感謝我維護你的苦心,反而越來越是放肆!師父做什麼用不著做徒弟的管,做徒弟的則必須聽師父的話!這不但是自古相傳的武林規矩,也是你親口發過誓的!我問你,你向我叩頭拜師之日,曾經發誓遵守本門戒條,第一條是什麼?」

  范魁說道:「第一條是不得欺師滅祖,第二條是不能恃武凌人,違背俠義之道。」

  楊牧喝道:「我只問你第一條,其他戒條,不必背誦。好,你既然知道不得欺師滅祖,為何要明知故犯?」

  范魁說道:「弟子入門雖晚,也知本門的始祖鶴亭公是一位俠義道,並且曾在揚州和清兵作戰過的。弟子自問所作所為,正是遵循祖師遺教。這『滅祖』二字,似乎扯不到弟子頭上!」

  楊牧面上一陣青、一陣紅,大怒喝道:「欺師二字你又怎樣說,好歹我總是你的師父,你不肯對我說實話,那不是欺師是什麼?」

  范魁昂然說道:「不錯,弟子的武功是師父傳授的,師父若然定要責怪弟子欺師,弟子寧願把武功還給師父!」

  楊牧見他如此倔強,情知勸他不動,登時露出猙獰臉孔,冷笑說道:「好,很好,你既然願意歸還武功,也不屑認我為師,我就成全你的心願吧!」說罷,舉起手掌,緩緩向范魁拍下!

  所謂「歸還武功」,其實即是師父廢掉徒弟的武功。按照武林規矩,做徒弟的自願「歸還武功」,是可以脫離師徒關係的。

  岳豪假惺惺勸道:「范弟兄,你想清楚才好,失掉武功,雖生猶死!」范魁嘴角帶著冷笑,昂首挺腰,正眼也不瞧他一下。

  楊牧喝道:「他是不到黃河心不息,不見棺材不流淚,你還勸他作什麼?」

  楊牧的手掌眼看就要拍到范魁的頂門!

  就在此時,忽聽得玻璃破碎的聲音,不知那裡飛來一顆石子,把油燈打破,燈火熄滅!

  但打滅燈火的人卻不是齊世傑!

  齊世傑手心裡扣著三枚銅錢,本來也想出手的,但這個人卻比他快了半分。

  這霎那間,齊世傑不由得又驚又喜。驚者是有另外一個人和他一樣在旁窺伺,他竟然絲毫沒有發覺;喜者是此人在這關鍵時刻打熄燈火,必定是來救范魁無疑的。

  心念未已,只聽得掙掙之聲,不絕於耳。齊世傑一聽,就知是楊牧發出了透骨釘,卻給那人以指力全都彈開。齊世傑更是吃驚,舅父的武功他是知道的,這人能夠在極近的距離之內,彈落他的十幾枚透骨釘,顯然是使用「彈指神通」的上乘武功。

  原來那人在打滅燈火的同時,另一枚石子亦已對準楊牧掌心的勞宮穴打去。「勞宮穴」若然給打個正著,楊牧的武功先就要給廢了。楊牧是個武學的大行家,一聽勁風颯然,識得厲害,豈能讓他打中,立即閃過一邊,迅即以透骨釘還擊。但如此一來,他亦無暇廢范魁的武功了。

  楊牧喝道:「那裡逃?」陸續發出暗器,從大門口打出來,有透骨釘,有梅花針,還有袖箭。有兩支袖箭從齊世傑身旁飛過,但顯然不是打齊世傑的。

  齊世傑惴惴不安,在舅父這一陣暗器亂發之下,那人縱然可以對付,但他還可以把范魁救出去麼?要是那人不顧一切反擊,舅父又會不會兩敗俱傷呢?

  正自惴惴不安,室中已是重見火光。

  岳豪擦燃火石,定睛一瞧,不覺失聲驚呼:「哎呀,不好,范魁這小子不見了!」

  岳豪失聲驚呼,齊世傑則是放下了心上的一塊石頭了。連忙跑出岳家的花園,追蹤那個已經把范魁救出去的人。

  揖芬樓上,岳豪呆了片刻,失驚無神的問道:「師父,怎辦?」他可有點害怕師父要他一起去追。

  幸而楊牧說道:「此人武功非同小可,和他硬來是不成的。但我亦猜到幾分,他是誰了,明天再找他吧。」

  齊世傑早已出了花園,舅父說的這幾句話他是聽不見了。他要追蹤那人,一出岳家,便即施展八步趕蟬的輕功,跑得飛快。

  ※※※

  可惜齊世傑雖然步快如飛,卻是不見那人蹤跡,不知不覺,他已是回到海神廟了。

  供奉佛像的正殿之前,有個天井,天井裡種有一棵桂樹。桂樹下面有一個人正在彎著腰,用一把鋼刀斬下一枝樹枝。

  齊世傑頗為詫異,現出身形問道:「方師哥,你幹什麼?」方亮更為驚詫,叫道:「齊師弟,你怎麼剛離開又回來了?」

  齊世傑大吃一驚,說道:「你說什麼?我幾時來過?」

  方亮說道:「剛才來的不是你嗎?那怎麼范師弟他──」

  齊世傑連忙問道:「范師弟怎樣?」方亮說道:「那個人已經把他送回來了,我還以為是你呢!」

  「齊師弟,齊師弟!」果然是范魁的聲音在裡面叫他了。

  齊世傑又驚又喜,急忙跑進大殿,無暇多問,擦燃火石,先看范魁傷勢。

  只見范魁已經扶著供桌站了起來,左臂紮著紗布,還有血水沁出,不過他的雙目炯炯有神精神倒似乎不壞。

  范魁笑道:「岳豪給我的金創藥倒的確似乎是上好的金創藥,扶著拐杖,大概我也可以走路了。三師兄,請把這根拐杖給我吧。」

  齊世傑這才知道,原來方亮削下這株樹枝是給范魁作拐杖用的。

  「范師兄,你先坐下來吧。咱們商量一下,你到什麼地方養傷最好,明天再練走路不遲。」齊世傑道。

  范魁似乎有點詫異,說道:「我是現在就要走啊,等不到明天了。」

  齊世傑道:「你怎能現在就走?總會有你們的人在保定吧,我背你去!」

  范魁「咦」了一聲說道:「不是你叫我們馬上離開保定的麼,怎的現在又叫我們留下?」

  齊世傑詫道:「范師兄,你一定是誤會了──」

  范魁說道:「誤會什麼?」

  方亮說道:「齊師弟說剛才送你回來的那個人不是他。」

  范魁忽道:「齊師弟,你把『不必擔心解洪,你們馬上離開保定』這兩句話再說一遍!」

  齊世傑笑道:「我根本沒有說過這兩句話,不過我可以說一遍給你聽。」

  他說了之後,范魁笑道:「果然那個人不是你,如今我聽出來了。他是學你的聲音捏著噪子說話。」

  齊世傑道:「那個人還說了些什麼?」

  范魁說道:「他從岳家把我搶救出來,一路上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將到海神廟時,方始在我的耳邊低聲說了剛才那兩句。」

  齊世傑道:「是個甚麼樣的人,你可知道?」

  范魁說道:「我伏在他背上,他跑得飛快。我沒有看見他的面兒。不過我覺得他是個很年輕的人。齊師弟,咱們幾年不見,黑夜之中,我一直以為是你。」

  齊世傑道:「哦,原來是個少年!」

  方亮問道:「你已經知道是誰了嗎?」

  齊世傑道:「尚未知道。不過武功那麼高強的少年不會很多,讓我慢慢的琢磨吧。」范魁道:「沒工夫琢磨了。此人施恩不願報,自必是俠義道無疑。暫時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要緊,齊師弟,你回家吧,咱們後會有期。」

  齊世傑急道:「范師兄,你總不能扶著拐杖走出保定啊,讓我背你──」

  方亮說道:「齊師弟,這個你倒不用擔心。我們在河邊已經準備了一條小船,只要走很短的一段路。原來這座海神廟是建築在河邊的,名叫漕河,是為了便利漕河用人工開鑿的運河,從漕河可以進入白洋碇,經過天津,東流而入渤海。假如不是出海的話,從天津登陸,便可前往北京,比走旱道更快。

  齊世傑道:「既然這樣,我送你們上了船再回家。」

  范魁知道不讓他送上船,他定不依,便道:「好吧,路程不遠,咱們就多敘一會。不過,我可不要你背我,待我練練用拐杖走路。」到底是有武功底子的人,跑得居然比平常人還快。齊世傑見他的傷不如想像之重,這才放下了心。

  方亮與他並肩同行,繼續說道:「這條船是我托丐幫朋友準備的,舟子也是丐幫的人。本來我們打算救了解洪,一同走的,如今我們只能相信那位救范師弟的朋友,不等他了。」

  齊世傑道:「不錯,那位朋友有本領救得范師兄,料想他也有本領救解洪出獄。」

  方亮道:「但願如此。不過在保定大牢劫一個囚犯,那可是難得多的。」

  齊世傑道:「你們先走,明天我替你們打探消息。」

  方亮說道:「好,要是你得到什麼消息,可以轉告丐幫。」當下把丐幫在保定分舵的地址說給齊世傑聽。

  說到此處,已經來到河邊,方亮撮唇一嘯,果然有一隻小船從蘆葦叢中搖出來。

  齊世傑送他們上船,看見那條小船出了河口,這才匆匆趕回家中。正是天色剛亮的時候。

  齊世傑見四周靜悄悄的,心想:「娘大概不會起得這麼早,待我換了一套衣服,再去見她,免她吃驚。」

  那知他一踏進臥房,只見母親已是坐在他的房中了。正是:

  風波平地起,母子最關心。

彈指驚雷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