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一劍懸肝膽》慕容美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日版》
《好讀書櫃》經典版


第一章 武林浪蕩子


  這是一個微帶涼意的初秋之夜,明月高懸,晴空萬里無雲--

  北邙雙妃墓前那片平坦的草地上,這時正以臂作枕,對月側身斜臥著一名紫衣少年。

  這名紫衣少年,年約雙十上下。

  藉著月色望去,可以看到這名少年有著一張非常英俊的面龐,只是那副臉色,卻蒼白得怕人。

  在這名少年身旁,除了一灘酒後所嘔出的穢物外,尚並排放列著這樣三件事物:一隻黑漆木匣、一條紅綾汗巾以及一支形式奇古的長劍!

  那隻黑漆木匣,長約七寸,寬約五寸,高約寸半許,看上去極其精緻可愛。

  匣旁那支倒插在地面上的長劍,通體作暗藍色,映著月輝,彩華隱現,無疑是一口無堅不摧之上好名劍。

  至於那條紅綾汗巾,誰都不難一眼看出,它顯然是屬於一名女子所專有。

  就在這名少年睡熟不久,前山山坡上,忽然遙遙傳來一陣不成腔調的歌聲。

  聖朝三代

  英雄一慨

  惟存青史現成敗

  漢家雲埋

  楚廟風節

  看李倫金各塵埃

  六國繁華過眼衰

  富貴忘懷

  貧賤何哀

  想當日

  吳王宮

  越王臺

  而今安在--

  歌聲由遠而近,隨著歌聲出現的,是一名蓬首垢面的鶉衣老丐。

  月色下,只見這名鶉衣老丐,背揹破席卷,手持青竹杖,步履踉蹌歪斜,似乎也已經有著六七分酒意。

  老丐來到墓前草地上,在距離紫衣少年十餘步處,打著酒呃站定下來。

  他側揚著半邊臉孔,朝熟睡中的紫衣少年冷冷打量了幾眼,最後於鼻中輕輕一哼,就地橫杖盤膝坐下。

  鶉衣老丐這邊剛剛坐穩身形,身後來路上,緊接著又有兩條人影,一先一後,相繼奔至。

  這次來的,是一名身軀魁梧的黑臉大漢,和一名衣著講究的中年文士。

  鶉衣老丐緩緩轉過臉去,迎著兩人,淡淡掃了一眼,仍然回復到原先的盤坐姿態。

  那名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亦不以鶉衣老丐之冷漠為意,這時一使眼色,身形左右散開,分別於紫衣少年左右身旁,各隔丈五遠近,寒臉席地坐下。

  兩人坐下後,兩雙眼光不約而同的朝紫衣少年身邊,那三件事物中的某兩件上投射過去。

  黑臉大漢瞪視著的,是那隻精緻的黑漆木匣。

  中年文士視線射落之處,則是那條紅綾汗巾!

  這時,在黑臉大漢目光中,有的只是一股怒恨之意;而那名中年文士的兩眼之中,卻幾乎要有火焰噴射出來!

  紫衣少年,依然熟睡如故。

  刻下環繞在紫衣少年身邊的這三名不速之客,今夜要是為尋仇或是奪取寶物而來,那麼這名紫衣少年也未免太大意了!

  俗語說得好: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如今這三人不問身手高低,此刻若是把握機會,來個毒手突施,豈非不堪設想?

  幸而刻下這三名不速之客,今夜來此之目的並不相同,加以彼此之間,亦無任何默契,故他們對這名紫衣少年,雖然分別表現出程度不一之敵意,卻似乎沒有人曾想到這一方面去。

  這樣,又過了約莫半盞熱茶光景。雙妃墓後,一陣衣袂破空之聲傳來,跟著又出現今夜的第四位不速之客!

  如今來到的,是名年約四旬上下的灰衣道人。

  這名灰衣道人,生就一張肖字臉,兩道眉毛,粗短濃密,鼻梁聳削,薄似刀鋒,雙目中精芒四射,有如兩道寒電,一望可知是個極難伺候的人物!

  這名道人甫於墓頂現身,便即冷冷發問道:「我們那位小施主來了沒有?」

  道人在問這句話時,眼光並未望向任何人。

  而事實上,他口中的小施主--紫衣少年--就在他身前腳下不及尋丈之處!

  鶉衣老丐瞑目端坐著,一動不動,置若罔聞,有似破落古廟中,一尊年代久遠的泥塑佛像。

  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則分別抬起頭來,朝那道人淡淡一瞥,只是眼光中明顯的亦無招呼之意。

  這四位不速之客,似乎各持身份,誰也沒有將誰放在眼裡,僅僅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兩人,好像還有著那麼一點交情。

  紫衣少年輕輕一個轉側,終於醒轉過來。

  只見他鉤曲著身軀,兩臂高高伸舉,一邊打著呵欠,一邊直身坐起,睜開一雙惺忪之眼,口中含含混混地問道:「四位都到齊了嗎?」

  中年文士冷冷接著道:「是的,候駕多時了!」

  紫衣少年仿佛還沒有睡夠似的,這時以手掩口,又打了個呵欠,方始緩緩轉向那名中年文士,漫不經心的信口又問道:「那麼,四位約在下今夜來此,究竟有何指教?」

  中年文士臉色一變,正想發作,對面那名黑臉大漢已經霍地一跳而起,搶出一步,戟指怒喝道:「你小子敢再裝蒜--」

  紫衣少年身軀一轉,點點頭道:「先從閣下開始,也是一樣。」

  頭一抬,注目接著道:「閣下有何見教?」

  黑臉大漢咻咻然又跨出一步道:「還了老子的東西,萬事皆休,否則,哼哼!不管別人怎樣,老子今夜第一個就要你小子好看!」

  紫衣少年拿起地上那隻黑漆木匣,抬頭又問道:「閣下想討回的,可是這東西?」

  黑臉大漢緊握著雙拳道:「不錯,這部『拳經』,不論你小子是如何到手的,它是老子的東西,老子就得要回來!」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閣下可是它的原主兒?」

  黑臉大漢怒聲大喝道:「這個你管不著!它到了老子的手裡,便是老子的東西。現在只問問你小子究竟給不給?」

  紫衣少年這時原可以反問一句:「它到了你手裡,便是你的東西,那麼,它到了小爺手裡,難道就不能算作小爺的東西嗎?」

  不過,紫衣少年並沒有這樣做。

  他只輕輕點了一下頭,說道:「這是小事情,好商量,請坐,請坐!」

  接著,不待那黑臉大漢再有表示,將木匣仍然放回原處,又轉向那名中年文士,含笑問道:「這位朋友又有什麼見教?」

  別看那中年文士剛來到時,似將這名紫衣少年恨入骨髓,現經紫衣少年這麼一問,卻又好像沒了詞兒,只見他紅漲著面孔,掙扎了好一陣子,這才咬牙切齒地說道:「希望你老弟以後最好少去--」

  紫衣少年悠然側目道:「少去萬花樓,是嗎?」

  中年文士板起面孔,輕輕嘿了一聲,沒有開口。

  紫衣少年朝身邊那條紅綾汗巾瞥了一眼,聳聳肩胛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接著轉向那名鶉衣老丐問道:「這位老人家有何吩咐?」

  鶉衣老丐依然垂合著一雙眼皮,聞言緩緩搖頭道:「他們先來。」

  紫衣少年於是又轉向身後墓頂上那名灰衣道人,仰臉問道:「這位道長怎麼說?」

  灰衣道人寒臉冷冷說道:「貧道只想給你小施主一個忠告:如有人想跟武當八子為敵,即無異與整個武當為敵!」

  紫衣少年輕輕一哦道:「會有這樣嚴重?」

  灰衣道人冷冷接著道:「是的,放眼當今武林,相信尚甚少有人敢冒此大不韙,希望小施主別以為你是來自『奇士堡』--」

  紫衣少年臉孔驀地一沉道:「不許提及這三個字!」

  灰衣道人嘿了一聲道:「怎麼說都是一樣。你小施主的脾氣固然特別,須知貧道耐心亦極有限;你小施主打算如何向貧道交代,還望早作決斷!」

  紫衣少年見對方果然沒有再提奇士堡三個字,臉色轉又和緩下來,這時抬起目光,平靜地說道:「在下前夜取走道長這柄降龍劍,道長可知道區區在下全是出自一番好意?」

  灰衣道人聞言,先是微微一怔,但旋即板起面孔,恢復原先之冷峻表情,寒臉沉聲道:「恕貧道愚昧,難解弦歌雅意!」

  紫衣少年注目接著道:「前夜那三名蒙面人,道長可知道他們都是什麼來路?」

  灰衣道人冷冷回答道:「不知道!」

  紫衣少年點點頭道:「很好,假使道長真的不知道,在下不妨告訴道長,他們三個不是別人,太原關家兄弟是也!」

  灰衣道人猛然一愣道:「太原關家兄弟?」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道長想不到吧?」

  灰衣道人眨了眨眼皮,接著說道:「那麼,如今事過境遷--。」

  紫衣少年頭一搖,截口說道:「這三兄弟之為人,道長諒也清楚。就在下所知,他們三兄弟直到目前為止,並未離開這座洛陽城!」

  灰衣道人不由得臉色一沉道:「那麼,你小施主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肯將這柄降龍劍還給貧道?」

  紫衣少年思索了一下道:「關於這柄降龍劍,在下有兩個建議,不過,在下打算將三位的問題,待會兒並在一起。做一個總答覆。現在請容在下騰點時間出來,先看看身後我們這位歐陽長老可有什麼吩咐!」

  說著,身子一轉,又朝那名鶉衣老丐笑吟吟地道:「這下該輪到您老了吧?」

  鶉衣老丐依然搖著頭道:「不!還是他們先來。」

  紫衣少年笑了笑說道:「等會兒要是變生意外,失去就教機會怎麼辦?」

  鶉衣老丐瞑目漫應道:「沒有關係。等會兒你老弟要有三長兩短,算我要飯的倒楣就是了!」

  紫衣少年笑著頭一點,同時自地上緩緩站起,他首先轉過身來,向那名灰衣道人,輕輕咳了一聲說道:「關於這柄降龍劍,在下的兩個建議是:第一,此劍本非武當之物,它的來路,不用在下多說,道長心裡應該有數。所以,咳咳,在下以為,今夜要是在下與道長易地而處,在下一定樂得慷慨,就當它前夜已被太原關家兄弟奪去!」

  灰衣道人氣得臉孔發青,雙目中陡地迸射出兩道灼灼凶光,但仍強忍著陰聲問道:「小施主的第二個建議,可否一並說來聽聽?」

  紫衣少年點點頭,從容接下去說道:「在下的第二個建議是:假如道長捨不得割愛,在下亦無意奪人所好。不過,為了道長,以及這柄降龍劍著想,在下希望道長等會兒最好能夠露一手,以事實證明你道長確有護劍之能。方法很簡單,前夜在下係以什麼手法取得這柄劍,請道長再以同樣手法將劍取回去,要是道長能夠做到這一步,以後道長再佩著這柄降龍劍,相信就不怕太原關家兄弟橫生覬覦之心了!」

  灰衣道人頭一點道:「有道是:恭敬不如從命。既然小施主如此吩咐,貧道說不得只好獻醜一番了!」

  語畢,雙臂一分,做勢便待撲下。

  紫衣少年手一擺道:「且慢!前夜在下出手取劍之際,道長正陷身苦戰之中,為表示公平起見,請道長稍待片刻,容在下略作安排!」

  說著,足尖一鉤,抄劍入手,然後以劍尖朝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分別一指道:「你們兩個,可以動手了!」

  黑臉大漢向前大跨一步,怒聲道:「這樣說來,老子的一部『拳經』,你小子是吞定了?」

  紫衣少年頭一點,從容說道:「不錯,吞定了!」

  黑臉大漢忍無可忍,突然一聲悶吼,掄拳縱身撲出。別看他身軀粗壯得有如一座塔,出手可還真不慢!

  紫衣少年渾然不以為意,沒事人兒一般,轉身向中年文士道:「萬花樓小爺仍將常來常往--」不想正在他轉身之際,黑臉大漢一拳正好攻至。假如紫衣少年站在那裡不動,紫衣少年斷上三五根肋骨,應該不算稀奇。可是,妙就妙在這一轉,黑臉大漢拳路一偏,一時把握不住,全身筆直前衝,結果不但沒有損及紫衣少年一根毛髮,反使對面的中年文士遭到魚池之殃!

  黑臉漢子又羞又怒,正待向紫衣少年再度撲去時,中年文士目光一掃,突向黑臉大漢高聲招呼道:「老韓,快搶那隻木匣--」

  黑臉大漢如夢初醒,忙撇下紫衣少年,轉向那隻黑漆木匣撲去!

  紫衣少年微微縱身退出丈許,抬頭向墓頂上的灰衣道人招手笑喊道:「道長現在看你的了。」

  黑臉大漢撲向那隻黑漆木匣,一搖之下,臉色頓變,跟著發出一聲咒罵,又將那隻木匣摔在地下。

  一旁盤坐著的鶉衣老丐,這時頭一搖,自語般地喃喃道:「都是一些可憐蟲!」

  黑臉大漢發現木匣已空,有如火上加油,益發怒不可遏,這時恍若瘋虎似的,再度轉身向紫衣少年飛撲過去!

  中年文士提醒黑臉大漢去搶那隻木匣,原就存有討好後者,以便聯手拒敵之意;現見黑臉大漢摔去木匣,重新加入戰圈,自是求之不得的事。當下精神一振,頓時展開一套把式詭異的掌法,配合著黑臉大漢之猛,迅速閃身切斷紫衣少年後退之路!

  灰衣道人眼見紫衣少年已被罩入兩大武林高手的一片拳風掌影之內,認為良機難再,於是雙袖一抖,如蒼鷹攫食般,亦自墓頂引身疾掠而下!

  這正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包括先將大勢看清方始加入戰鬥的灰衣道人在內,這時幾乎全都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

  就是今夜的那位肇事者--紫衣少年--自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先後發動攻勢以來,雖然於進退之間險象環生,但手中那口利可斷金的降龍寶劍,卻始終以劍尖倒指著地面,而迄未憑此還攻一招半式!

  鶉衣老丐搖頭輕輕一嘆,緩緩閉上眼皮,似乎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紫衣少年瞥及灰衣道人凌空撲至,一面向後倒縱,一面揚臂笑道:「來,劍在這裡!」

  飄身避開中年文士一掌,笑嘻嘻地又接道:「僅以十合為限,到時候它便要永遠留在不才手上了!」

  灰衣道人一言不發,半空中身形一折,左臂一揮,以一式大鵬展翅,向紫衣少年右肩砍落,左臂一穿,五指曲張如鉤,驀向紫衣少年那口寶劍疾若毒蟒吐信般一把抓去!

  紫衣少年身形滴溜溜就地一轉,朗聲笑喊道:「第一合!」

  就在這時候,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又一度雙雙攻至。

  紫衣少年似乎完全未將這兩名敵人放在心上,這時就像趕蒼蠅似的,左臂微微一拂,單足支地,上身略傾,一式風中擺柳,身形左右一晃,便將兩人之攻勢輕描淡寫地化解於無形。

  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這種或前或後,或左或右的夾擊戰術,看上去雖然凌厲無比,但是,很明顯的,這種戰術也有著一項致命的短處。兩人無論分從前後或左右攻上來,被攻擊之目標,始終只有一個,這個中心目標一旦於眼前忽然消失,或是在拳掌將及未及之際,突然移動方位,合擊之雙方,如不能控制得恰到好處,便有自我互殘之虞!

  好在黑臉大漢剛才第一次出手時,已經受過一次教訓,這時自然不會再蹈覆轍。

  不過,兩人之夾擊雖未奏效,卻為灰衣道人帶來可乘之機。

  灰衣道人一把抓空,為防紫衣少年還擊,身形落地,足尖一地,斜側裡挪出七八步,方才一個兜旋,轉身回頭。

  灰衣道人轉過身來,適值紫衣少年方將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之攻勢化解開去,一式風中擺柳,餘音尚未盡了,身形仍在晃動著,支持著整個身軀的,也仍然只是一隻右足。

  灰衣道人自然不肯錯過此一千載難逢之良機,身形一弓一放,全身離地彈出,雙掌一翻一吐,猛向紫衣少年後心拍去!

  灰衣道人這種背後取人之舉動,當然不夠光明。

  不過,話也難說得很,對方手中那口寶劍,本來屬他所有,要想物歸故主,也只好暫時從權了!

  可是,沒想到紫衣少年竟好似全身都生著眼睛一般,這時不閃不避,直至掌風臨身,方有如被狂風吹折的大樹一般,突然向前撲倒,口中同時笑喊道:「第二合!」

  風過,音了,紫衣少年也跟著於原地長身而起!

  灰衣道人先還矜持著自己武當八子的身份,惟恐出手之際失了分寸,如今臉皮既已撕破,自然用不著再存顧忌。

  當下一不做二不休,袍袖一揚一掃,索性以武當絕學「大羅十八散手」中一式「雲封紫府」,提足十成功力,迫出一股罡風,向紫衣少年湧逼過去!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好得很,第三合!」

  雙臂一抖,凌空拔起三丈許,容得足底罡風過盡,悠悠然復於原地飄落,姿勢不溫不火,美妙至極!

  黑臉大漢和中年文士見「武當人子」之一的「蒼鷹子」已經動了真火,全為之精神大振,兩人不待招呼,雙雙一聲大喝,分從左右兩邊,再度向紫衣少年成燕尾式躍撲過去!

  紫衣少年待兩人拳拳堪堪沾及衣邊,方始全身後仰,以一式金鯉沃龍門向後疾射而出。

  只是這一次紫衣少年顯然未將後退之方向選對,最後身形一落,竟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灰衣道人身前舉手可及之處!

  灰衣道人輕輕一嘿,右掌一揚,閃電劈下!

  「第四合!」

  等到灰衣道人發覺上當,紫衣少年已然長笑著有如一陣風似的滑去七八尺外!

  接著,四條身形,此起彼落,掌風呼呼,叱喝連連,一時之間,也無法去分辨那一條身形係屬何人所有。

  唯一能夠分辨清楚的,是紫衣少年不斷發出的一聲聲長笑!

  「第五合--」

  「第六合--」

  「第七合--」

  「第八合--」

  「夕陽無限好,哈哈--第九合--所剩無幾矣!好,這是最後一合了--好,第十合--唉!可惜。這兩位朋友,害你們辛苦了大半夜,如今十合之約已滿,兩位也可以上路啦!」

  跟著,只見藍虹一閃,然後是一片血光。再接著,掌風、叱喝,統歸寂然!

  紫衣少年終於使用了他手中那口降龍劍,不多不少,只是一劍!

  鶉衣老丐默默轉過身來,準備離去,紫衣少年從後笑喊道:「這位老人家打算走了嗎?」

  鶉衣老丐緩緩轉過身來,側目冷冷道:「少俠是不是有意也將我老叫化留在這座雙妃墓前?」

  紫衣少年從容走過來,笑了笑,說道:「在下意思是說:您老也是今夜的問罪者之一,要如果就這樣一走了之,豈不是太便宜了在下嗎?」

  鶉衣老丐把鼻中哼了一聲道:「就是砍了我的頭,我要飯的仍然得說一聲老弟這種作風,我要飯的看不慣!」

  紫衣少年揚臉一哦道:「哪點看不慣?」

  鶉衣老丐用杖尖朝墓前那三具屍體一指道:「他們這三個傢伙,一個嗜殺、一個好色、一個不守玄門清規,總而言之,全都死有餘辜,你老弟這樣打發他們,大體上說來,並無有何不當。只是我老叫化不得不請教你老弟的是,俗云:罪莫大於死!你老弟又何以一定要將他們逗夠了才下手?」

  紫衣少年輕輕一哦,想加以解釋,不知是何緣故,忽又改變主意,含笑乾咳了一聲道:「咱們換個話題談談如何?」

  未待鶉衣老丐有所表示,目光一注,笑著接下去道:「假使在下沒有猜錯,長老這次降貴紆尊,大概是為了貴幫洛陽分舵門前那一行粉筆大字來的吧?」

  鶉衣老丐寒著面孔道:「不錯!聽說是分舵中兩名白衣弟子,因為不知道天高地厚,在背後喊了你老弟一聲『浪蕩公子』,你老弟便在該分舵門前寫了一行大字:『謹謝惠號,必將有所相報!』要飯的得到這個消息,認為事態相當嚴重,方才湊上這場熱鬧,想你老弟總不至於將敝幫兩名白衣弟子的戲言放在心上吧?」

  紫衣少年側目微笑道:「長老想不想知道那句留言的真正含義?」

  鶉衣老丐仰臉道:「看到老弟今夜之身手,要飯的覺得已經無此必要;憑你老弟這一身武功,隨時均可任意施為,要飯的回去準備兩口棺材就是了!」

  「長老認為事態真的會如此嚴重?」

  「我老叫化行事,一向度德量力!」

  紫衣少年聳聳肩胛,無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道:「既然長老有著這種想法,在下也沒有什麼可說的,只好話到此處為止了!」

  鶉衣老丐不再接腔,身軀一轉,大步向山外走去。

  詎知向前沒有走上多遠,身後忽然傳來一聲輕響,似是一件什麼東西由背上掉在地下。

  老丐回頭一看,目光所及,不禁當場一呆。

  月色下,只見一本黃皮小冊子,正被山風吹得霍霍欲飛,赫然正是剛才那名黑臉大漢所想索討的「太祖拳經」!

  抬頭再看那名紫衣少年,早已人如黃鶴,走得不知去向!

  第二天,未牌時分,在洛陽東城門附近,一條熱鬧的大街上,兩名神情鬼祟的中年漢子,正在一邊向前走,一邊低聲交談。

  這時只聽左首那名漢子悄聲說道:「剛才在中州茶園,那傢伙的一番話,老大聽到沒有?」

  右首的那名中年漢子點點頭道:「是的,照這樣看起來,那小子無疑仍在城中,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每天究竟都在那裡落腳。」

  左首的那名漢子道:「有人說是萬花樓--」

  右首的那名漢子搖頭道:「靠不住,這小子到處生事,仇家遍地皆是,要讓人知道他每天都歇在一個固定的地方,有十條命也不會活到現在!」

  左首的漢子嘆了口氣道:「奶奶的,這五百兩銀子真他媽的難賺!」

  右首的漢子也跟著嘆了口氣道:「可不是?『塞北人熊』和『憐香秀士』這兩個傢伙姑且不去說他,連『武當八子』之一的『蒼鷹子』結果都弄得劍失人亡,想想委實令人寒心。當初要早知道這小子如此可怕難纏,就是換成五百兩金子,也不會有人去攬這種差事。」

  左首的漢子又嘆了口氣道:「不過,話得說回來,我們這次受僱尋訪這小子,並非要跟這小子算賬拚命,只要找到了人,銀子便可到手,能將小子誘去指定的地方,還可以再領三百兩紅賞,像這樣的差事,苦雖苦了點,卻談不到什麼風險,說起來其實也幹得。」

  右首的漢子皺了皺眉頭道:「我始終弄不明白的是,我們那位楊大莊主,平常時候,一錢如命,如今為了這小子。竟肯大把大把的拿出銀子來,真不知道到底是何用心?」

  左首的漢子道:「因為這小子是奇士堡的二少堡主啊!」

  右首的漢子冷笑道:「二少堡主?嘿嘿,算了吧!在奇士堡第二代的三兄弟之中,就數這小子頂頂沒出息。據說他那位老大和老三,沒有一個像他;兩兄弟從小就有向上之心,這幾年來,在該堡『甲子』、『乙丑』、『丙寅」、『丁卯』等四位奇士的悉心指點之下,兩兄弟之藝業,更是突飛猛進。只有這小子,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自被老子逐出家門以來,就像孤魂野鬼似的,四處飄泊,好事沒幹一樁,吃喝玩樂,倒成了能手。我們那位大莊主要是想藉這小子的關係,去達到巴結奇士堡的目的,豈非在做春秋大夢?」

  左首的漢子道:「是啊!這小子雖說是奇士堡的人,但跟他老子的關係,早已名存實亡,我們那位大莊主,他又不是不知道--」

  右首的漢子沉吟道:「我看這裡面也許另有文章。」

  左首的漢子惑然道:「什麼文章?」

  右首的漢子搖搖頭道:「關於這一點,小弟一時也說不上來。只是,小弟總以為我們那位楊大莊主要找這小子的目的,顯然絕不是為了想跟奇士堡攀交套近!」

  兩人繼續向東城方向走去,一時誰也沒有再開口,似乎都在默默揣忖著他們那位楊大莊主尋訪奇士堡這位二堡主的真正用意。

  走了沒有多遠,左首那名漢子仿佛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向右首那名漢子低聲問道:「有一件事,老大看出來沒有?」

  右首的那名漢子轉過臉來道:「什麼事?」

  左首的那名漢子壓著嗓門,顯得甚是神秘地低聲說道:「小弟敢跟你老大打個賭,賭我們那位楊大莊主這次在這小子身上的花費,絕不是他姓楊的自己掏腰包!」

  右首那名漢子怔了怔,說道:「你怎麼知道?」

  左首那名漢子得意地一笑,正想要說什麼時,忽然神色一動,驀地停下腳步,將右首那名漢子伸手一攔道:「老大快聽--」

  就在這時候,對面一座酒樓上,朗朗然傳來一陣歌聲:

  不佔龍頭逃

  不入名賢傳

  時時酒聖

  處處詩禪

  煙霞狀元

  江湖醉仙--

  歌聲至此,戛然而止。跟著是一陣疏疏落落的喝采之聲!

  兩名漢子屏息聽完這陣歌聲,臉上全都不自禁的油然流露出一片狂喜之色。

  古首那名漢子用手一推,促聲說道:「走,是那小子,不會錯的了!」

  於是,兩名漢子胳膊搭著胳膊張望著穿過街心,向對面那座酒樓,急匆匆地走了過去。當這兩名漢子走進酒樓,正擬舉步登梯之際,忽聽身後有人招呼道:「是錢老大和文老九嗎?」

  錢、文二人聞聲一驚,雙雙止步轉頭望去。

  發出招呼的,是兩名勁裝漢子,這時正坐在樓梯旁邊的一副散座上,只是兩人面前桌子上空無一物,似乎也是剛到不久。

  錢、文二人看清兩名勁裝漢子的面貌,心底下雖然一萬個不高興,但表面上卻又不得不敷衍一番。

  文老九故作驚喜之狀,失聲道:「啊!原來是詹鏢頭和岳鏢頭,久違,久違,兩位不是在等朋友吧?」

  那個被喊做詹鏢頭的漢子連忙說道:「不是,不是,兩位來得正好,來,來,來,這邊一起坐,這邊一起坐,老岳,你將凳子搬一搬--」

  錢、文二人弄巧成拙,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

  兩人坐下後,那位岳鏢頭問道:「兩位還沒有用過飯吧?」

  錢、文二人聞言不禁一怔。假如已經用過飯,還來飯館幹什麼?兩人由於做賊心虛,現經對方這樣一問,不由得心底升起一片疑雲:我們來此之用意,難道已給這廝看穿了不成?

  好在他們並不將這兩名武揚鏢局的鏢頭十分放在心上,當下由錢老大咳了一聲,向兩人反問道:「兩位用過沒有?」

  詹鏢頭聳聳肩胛,苦笑了一下道:「我們嗎?不用提了,說起來只有使人慚愧!」

  錢老大微微一呆道:「詹兄這話怎講?」

  詹鏢頭朝頭頂上指了指道:「兩位在進門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一陣歌聲?」

  文老九搶著回答道:「聽到了,怎麼樣?」

  詹鏢頭低低哼了一聲道:「我們兩個便是為這位大少爺當跟班來的!」

  文老九故意露出吃驚之色道:「詹兄是說--」

  詹鏢頭輕輕嘆了口氣道:「除了我們那位浪蕩公子,還會有誰?」

  錢老大眨著眼皮道:「這小子跟貴局--」

  岳鏢頭悻然接著道:「什麼淵源也沒有!他在晌午時分跑進局子,人往櫃上一靠,一句廢話沒有,爽爽氣氣地開門見山:『局主呢?找來陪小爺喝酒去!』」

  文老九這時一面盤算著五百兩銀子到手之後的用途,一面搖頭嘆氣道:「真是無妄之災!」

  詹鏢頭苦笑著說道:「花幾兩銀子,倒是小事,只是這份閒氣,實在叫人難以忍受。望重天下的奇士堡,竟會有著這樣一位二少爺,真是說來使人難以置信!」

  錢老大無心再聽這些廢話,當下向兩人提議道:「既然兩位也還沒有用過飯,這就一起上去,由錢某作東,一道兒喝上幾杯如何?」

  詹鏢頭搖搖頭道:「盛情心領,兩位請便吧!」

  錢、文二人不再客氣,起身拱拱手,雙雙登樓。

  此刻樓上大廳中,由於時已過午,只散散落落的坐著十來名酒客。

  在大廳中央的一張八仙桌上,那位浪蕩公子令狐平,這時看上去似乎已經有著六七分酒意。

  分別坐在這位浪蕩公子上下首的,是一名禿頂老者,和一名中年壯士。

  錢、文兩人認得,上首的那名禿頂老者,正是南城武揚鏢局的主持人,「鐵膽金弓」潘子英,下首那名中年壯士,則是該局的總鏢頭,「雙掌翻雲」查中培!

  錢、文兩人眼光滿廳一掃,正待向廳角上一副座頭走去時,那位浪蕩公子忽朝兩人手一招道:「到這邊來!」

  錢、文兩人,暗暗心驚。

  但兩人全都非常清楚這位浪蕩公子的脾氣,知道要是抗命不從,苦頭無疑就在眼前。

  當下只得壯起膽子,乖乖地依言走了過去。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