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四章 談笑書生



  令狐平道:「舒府上的那三位總管,是否即為幫中之黃、藍、青三等級之護法?」

  陰陽劍道:「是的。」

  令狐平道:「你們洞庭五煞在幫中是何身份?」

  陰陽劍道:「黑衣護法。」

  令狐平道:「風雲劍呢?」

  陰陽劍道:「錦衣護法!」

  令狐平稍稍停頓了一下,又問道:「要是你們這次如願以償,將舍弟拿下來了,你寇老大可知道那位風雲劍舒大俠將會在舍弟身上使些什麼手段?」

  陰陽劍答道:「他想從令弟口中問出奇士堡的種種布置,以及堡中四奇士之身份來歷。」

  令狐平道:「以便有機會與奇士堡一較高下?」

  陰陽劍道:「是的。」

  令狐平道:「武林中門派如林,彼此均能相安無事,何獨龍虎幫要與奇士堡勢不兩立?」

  陰陽劍道:「小人在幫中職份卑微,甚少參與大計,僅從幾位黃衣護法口中聽得一絲口風,好像是說:奇士堡在武林中威望太隆,有了這座奇士堡,誰也別想出頭,所以得想辦法--」

  令狐平道:「有人以為這次藍田七義遇害,是本公子的傑作,你寇老大看法如何?」

  陰陽劍道:「小人知道此事與公子無關。」

  令狐平道:「何以見得?」

  陰陽劍道:「因為小人知道藍田七義是死於本幫一群藍衣護法之手。」

  令狐平道:「就本公子所知,藍田七義與奇士堡並無任何淵源,龍虎幫看不順眼的,既然只有一個奇士堡,這次下手殺害藍田七義,可有什麼特別說處?」

  陰陽劍道:「據說是因為七義於無意中獲悉了幫中部分秘密。」

  令狐平道:「如今龍虎幫中,黑衣以上之護法,為數約有幾許?」

  陰陽劍道:「百人左右,也許不止此數,詳細情形,小人不太清楚。」

  令狐平道:「有一個複姓宰父的老傢伙,在幫中是何身份?」

  陰陽劍道:「與風雲劍一樣,也是一名錦衣護法。」

  令狐平道:「此人武功如何?」

  陰陽劍道:「聽說相當厲害,尤擅分筋錯骨之術,是一名逼供能手,甚為幫主所倚重,將來有升為--」

  令狐平道:「好,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了,十多天前,伊川的那一票,是不是你們洞庭五煞下的手?」

  陰陽劍道:「是的。」

  令狐平道:「那批黃金,如今藏在哪裡?」

  陰陽劍道:「洛陽。」

  令狐平道:「洛陽什麼地方?」

  陰陽劍道:「白馬寺後,神彈子金烈星家中,這位神彈子是幫中的青衣護法,也是龍虎幫洛陽分舵,未來的分舵主。」

  令狐平道:「沒事了,你走吧!」

  陰陽劍道:「謝謝公子。」

  語畢,抱頭鼠竄而去!

  令狐平跳落院心,四下掃了一眼,然後抬起頭來,向前面正殿殿脊上,輕輕咳了一聲道:「你們兩個可以下來了!」

  兩條身形,應聲飛落,正是令狐義和前面藥鋪中那個掌櫃的中年漢子!

  那中年漢子似甚不安地掛著手道:「小的前天--」

  令狐平淡淡攔著道:「那不是你的錯。」

  接著轉向令狐義,面孔一沉道:「剛才那姓寇的所說的一番話,你全聽到了沒有?」

  令狐義垂下頭道:「全聽到了。」

  令狐平冷笑道:「現在你還想不想去舒府,求見那位風雲劍舒大善士?」

  令狐義俯首道:「阿義事前並不知情。」

  令狐平怒喝道:「還要強辯!在茶樓上,你有沒有聽到我叫你回去?」

  令狐義低聲道:「二哥息怒,阿義知罪。」

  令狐平又哼了一下,揮手沉聲道:「幫巫老四將這裡收拾乾淨,趕在天亮之前,回去多跟丁卯奇士學學處世之道,等懂得多了,再往外面跑!」

  說完,回過身去,向那巫老四抱拳一拱,然後騰身而起,如輕煙般,於夜空中一閃而逝。

  第二天,辰牌時分,風雲劍舒嘯天正在後院密室中與閒雲客徐逸樵和浮萍生方志硯兩人閑談之際,一名心腹家丁入報道:「及第棧的竺瘤子要見老爺。」

  風雲劍點頭道:「叫他進來!」

  那名叫竺瘤子的客棧伙計走進密室,顯得有點驚惶地低聲道:「洞庭五煞昨夜三更出門,到現在一個未見回頭,五人臨走之前,也沒說要去哪裡--」

  風雲劍微愣道:「城中各處找過沒有?」

  竺瘤子搖頭道:「找過了,一點影子也沒有。」

  風雲劍轉過臉去道:「會不會又是那小子在作怪?」

  浮萍生方志硯道:「恐怕不會。懶蟲王九說得清清楚楚看見小子騎了一匹馬,像奔喪似地出了西城門,這廝從來沒有說過假話,自無忽然撒謊之理。」

  風雲劍沉吟道:「那麼這五個傢伙去了哪裡呢?」

  閒雲客徐逸樵道:「依徐某人看來,可能是葫蘆叟樂九公那個老小子在這裡做了手腳也不一定!」

  風雲劍點頭道:「有此可能。」

  浮萍生方志硯接著道:「這老小子逢人便誇說奇士堡的酒,如何如何的與別處不同,似乎深以曾作該堡之座上客為榮;洞庭五煞若是已遭毒手,難保不漏消息出去,藍田七義,可為殷鑒;我看這老小子實容留不得。」

  風雲劍猶豫道:「可是,你們知道的,這老鬼一身功力,並不比老夫遜色,而老夫目前又不便輕易露面--」

  閒雲客徐逸樵道:「報請總舵派人如何?」

  風雲劍搖頭道:「不是辦法。」

  閒雲客徐逸樵道:「為何不是辦法?」

  風雲劍蹙眉道:「這老鬼自老伴去世之後,即到處飄泊,今日天南,明日地北,甚少在一個地方呆上十天、八天,不像藍田七義那樣,多少還有一片基業,等總舵方面人派來,老鬼也許早跑掉了;那時勞師動眾,反而不好交待。」

  浮萍生方志硯想了想說道:「方某人主意倒是有一個。」

  風雲劍抬頭道:「什麼主意?」

  浮萍生轉過臉去,向那名叫竺瘤子的客棧伙計道:「這兒沒有你的事兒了,你回去吧。回去之後,如果聽到有關五煞的消息,馬上過來報訊!」

  那叫竺瘤子的伙計連聲應是,又分別向三人打了一躬,方始轉身退去。

  等那伙計離開後,浮萍生過去關上房門,回來不知低低說了幾句什麼話,風雲劍和閒雲客聽得不住點頭。

  最後只見閒雲客意頗讚許地點著頭道:「這倒不失為一條上上之計--」

  天空中一片灰暗,像是要下雪的樣子。

  對於一些嗜好杯中物者而言,這種天氣,正是喝酒的好日子。不過,城中的幾家酒樓,卻沒有增加多少客人。

  因為真正懂得喝酒的人,講究的只是情調和酒之好壞;排場和菜餚,餘事也。

  這時躺在那座破廟大殿上的葫蘆叟樂九公,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你以為他是去不起酒樓,才跑到這座破廟中來的嗎?笑話!昨天他從茶樓上那筆「交易」所「賺來」的二十多兩銀子,才不過用去一個尾數;談銀子,有的是!總而言之一句話:這個調調兒,大爺喜歡。

  看吧,葫蘆叟裝的是「三元坊」的「狀元紅」,身邊攤放著的,是新炒的「藍田先生」。

  再說,要在酒樓裡,他能像這樣躺下來,將兩隻腳翹得高高的,邊喝邊吃邊唱小調?

  只有一件事,不無遺憾。

  就是剛開始時,花生都是挑大顆粒的揀,現在飽滿圓潤的都揀光了,害得他不得不降格,以求再從破皮碎殼中,去拾取那些小可憐。所以,他想,這時候要上來一個人,能為他再去買包花生,那就好了!

  一個人運氣來了,真是沒得話說。

  葫蘆叟樂九公正在轉著念頭,希望突然有人出現,好替他去買包花生,廟門外腳步聲起,果然來了一個人!

  從廟外走進來的,是個年輕的駝背漢子。

  這漢子頭戴一頂護耳大皮帽,脖子上圍著一條大圍巾,幾乎遮去大半邊面孔。

  他瑟縮著走來大殿上,四下裡略作打量,便在裡角一處避風所在坐了下來。

  坐下之後,他朝葫蘆叟手上那隻酒葫蘆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然後從胳肢窩低下,慢條斯理地取出一個藍布套。

  好傢伙!道不孤,必有鄰。

  你道漢子打開藍布套,從裡面取出來的,是樣什麼東西?一隻狀如大蛤蟆的酒革袋!

  葫蘆叟樂九公看在眼裡,不由得暗暗嘆了一口氣。

  此刻這漢子要是換了另外一種身份,欲使之乖乖就範,他可說有的是辦法;但對於這樣一名同好,他實在狠不起心腸。

  葫蘆叟閉上眼皮,眉頭剛剛皺起,鼻子一陣抽搐,眼皮突又一下睜開。

  咦!這是那裡來的一股異香?

  啊!我的天老爺。原來那漢子取出草袋之後,跟著又從懷中取出一個長方形的油紙包兒。

  油紙包兒打開,竟是一條五香醬狗腿!

  葫蘆叟喉結滑動,咕嘟一聲,吞下一口口水。

  他迅速移開視線,轉臉望去殿外,心底下則油然而起一個念頭:為了--咳咳--為了區區一條狗腿,值不值得--咳咳--值不得來點小小手段?

  身後忽然傳來那漢子和悅地招呼:「這位老人家--」

  葫蘆叟緩緩轉過頭去,寒著面孔,打斷對方話頭道:「聽老弟這份口氣,大概你老弟還不知道我老人家是誰吧?」

  那漢子呆得一呆,趕緊賠笑道:「是的,正想請教。」

  葫蘆叟輕輕哼了一聲道:「請教?嘿嘿!趁我老人家火氣還沒有上來之前,是個識相的,趕快賠個禮,替我站遠點!」

  那漢子愕然道:「老人家幹嘛要發這麼大的脾氣?」

  葫蘆叟沉聲道:「因為凡是認識我老人家的人,在沒有獲得許可之前,誰也不敢當著我老人家面前吃東西。」

  那漢子皺了皺眉頭道:「既是這樣,小的換個地方去吃就是了!」

  葫蘆久又喝道:「且慢!」

  那漢子轉身道:「老人家還有什麼吩咐?」

  葫蘆叟注目道:「什麼?你這條狗腿,還想帶走?你可知道,當著一個吃齋的老人,你拿著這種東西,該有多大罪過?」

  那漢子一咦道:「怪了,這是我花銀子買來的東西,我為什麼不能帶走?」

  葫蘆叟道:「你是花多少銀子買來的?」

  那漢子道:「五分!」

  葫蘆叟道:「這裡是七分銀子,拿了快走!」

  那漢子沒想到因禍得福,平白賺了兩分銀子,不由得露出滿臉笑容;連忙放下那條狗腿,拾起地上那塊碎銀,興沖沖地下殿而去。

  這邊,葫蘆叟等那漢子的背影子廟門外消失,像餓虎般躍撲過去,一把抓起那條狗腿,張口便咬!

  身後殿檐上,突然有一人笑嘻嘻道:「吃獨食,長療瘡,萬驗萬靈!」

  笑語聲中,一條身影,飄然而下!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丐幫「降龍」、「伏虎」、「追風」、「奔雷」四大「金杖長老」中的那位「奔雷丐」歐陽谷!

  葫蘆叟轉身看清來人是誰,慌忙將那條醬狗腿藏去背後,邊退邊叫道:「別的事都好商量--」

  奔雷丐微微一笑道:「就是分享這條狗腿不行,是嗎?」

  葫蘆叟又向後退了一步道:「算你老兒知情識趣。」

  奔雷丐但笑不語,竹竿一順,席地坐下。

  然後抬起頭來,含笑說道:「別緊張,坐下來,老朋友多年不見,敘敘闊別總可以吧?」

  葫蘆叟搖頭道:「你要飯的那一套,老夫清楚,少攀交情!」

  奔雷丐笑道:「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你酒鬼大概還不知道,要飯的刻下專程趕來,是為你老酒鬼辦事的吧?」

  葫蘆叟道:「辦事?辦什麼事?有什麼事老夫自己辦不了,竟要你老兒幫忙?」

  奔雷丐道:「正是一件作自己辦不了的事。」

  葫蘆叟道:「哦!這樣一說,老夫倒得請教請教。不過老夫希望,這件事最好與醬狗腿無關!」

  奔雷丐道:「一點關連也沒有。」

  葫蘆曳道:「說吧!」

  奔雷丐道:「聽說你老酒鬼已將一身武學,錄成一本小冊子,有沒有這回事?」

  葫蘆叟道:「就算有這回事,又怎樣?」

  奔雷丐道:「這本小冊子放在什麼地方,以及你打算將它傳給什麼人,只要你酒鬼信任得過,不妨告訴我要飯的,我要飯的一定負責代你辦到。」

  葫蘆叟氣得兩隻水泡眼直翻道:「怎麼說?你,你--你以為老夫會死在你這個臭化子前頭?」

  奔雷丐若無其事地道:「俗語說得好: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生死無常,誰料得著?未雨綢繆,總是好事!」

  葫蘆叟兩隻水泡眼又眨了一陣,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奔雷丐悠然側目道:「何事如此好笑?」

  葫蘆叟大笑著道:「我笑這條醬狗腿若不分一點給你臭叫化,早晚總是一個麻煩。來,來,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它是三錢六分銀子買來的,看在老朋友的情分上,老夫不賺你一個子兒,拿一錢八分銀子來!」

  奔雷丐肚皮裡暗暗冷笑,七分銀子的東西,一轉眼就變成三錢六分,還說不賺一個子兒,這種老朋友,倒真的難得!

  葫蘆叟笑著催促道:「怎麼啦?是不是嫌貴?那好,是你臭叫化自己吃不起,可怨不得別人。咱們無論是敘年庚,或是排輩分,我樂九公都沒有平白孝敬你這臭叫化的道理,區區一錢八分銀子不算什麼,要一旦傳揚出去,可不太中聽,你說是嗎?」

  奔雷丐輕輕一咳道:「那麼咱們哥倆仍照當年的老規矩行事如何?」

  葫蘆叟道:「打賭?」

  奔雷丐道:「是的,輸的人出錢,贏的人白吃!」

  葫蘆叟道:「只要題目出得公道,老夫不反對。」

  奔雷丐道:「跟你酒鬼打賭,不公道行嗎?」

  葫蘆叟點頭道:「好,那就言歸正傳吧!」

  奔雷丐又咬了一聲道:「要飯的意思是說,我歐陽谷在江湖上,比你老酒鬼見得事多,識的人廣,不知道你老酒鬼服氣不服氣?」

  葫蘆叟道:「笑話!」

  奔雷丐道:「賭題成立了,對嗎?」

  葫蘆叟道:「不錯。」

  奔雷丐道:「好,要飯的先提一個人,這個老要飯的認識,而你老酒鬼卻不一定認識。」

  葫蘆叟道:「這種人老夫一口氣可以提十個。張三、李四、王二麻子--你知道他們都是誰和誰?」

  奔雷丐道:「不,不,這裡面當然得有一個限制。」

  葫蘆叟道:「什麼限制?」

  奔雷丐道:「被提出的人,必須在江湖上有點小小的名氣;換句話說:只要常在外面跑的人,至少該聽說過這個名字!」

  葫蘆叟眨著眼皮道:「此人是誰?」

  「小瘟神胡五。」

  「小瘟神胡五?」

  奔雷丐微微一笑道:「怎麼樣?認輸了吧?」

  葫蘆叟道:「慢來!就算老夫不認識這個人,尚有同樣提出一個人的機會,認輸還早。現在,老夫得先弄清楚,江湖上究竟有沒有這號人物!」

  奔雷丐道:「龍勝唐這個人聽說過沒有?」

  葫蘆叟道:「你是指與四川唐家齊名,而手段更較唐家諸人毒辣,外號『談笑追魂』自稱『談笑書生』的那個傢伙?」

  奔雷丐道:「是的。」

  葫蘆叟道:「我們現在談的是小瘟神胡五,你提此人則甚?」

  奔雷丐道:「因為小瘟神胡五便是這位談笑書生尤勝唐的第三個徒弟,也是這位談笑追魂最得意的一個徒弟!」

  葫蘆叟道:「你見過這小子?」

  奔雷丐道:「見過。」

  葫蘆叟道:「什麼時候?」

  奔雷丐道:「剛才。」

  葫蘆叟差點跳了起來道:「什麼?你,你--你是說剛才從這兒走出去的,便是胡五那個小子?」

  奔雷丐道:「便是這小子比他那個死鬼師父差勁的地方,尚不能做到於談笑之間取人性命。咳咳,底下輪到你了,你老兒準備提出什麼人來?」

  葫蘆叟將手中那條醬狗腿一摔,切齒頓足道:「走!」

  奔雷丐悠然抬頭道:「去哪裡?」

  葫蘆叟恨恨說道:「去找這個殺千刀的臭小子,先宰了小的,再去找老的!」

  奔雷丐伸手拿過他那隻酒葫蘆,仰起脖子,咕嚕咕嚕,一連灌了好幾大口。

  葫蘆叟看得有點心痛,忙叫道:「喂,喂,少喝一點行不行?」

  奔雷丐放下葫蘆,抹抹嘴巴,笑道:「你可知道,今天差一點,連這隻葫蘆都是我老化子的?」

  葫蘆叟眼珠一轉,忽然說道:「那個老夫不管,你喝了我的酒,就得為我辦事;你得知道,樂九公的酒葫蘆,可不是隨便能摸的!」

  奔雷丐側揚著面孔道:「辦什麼事?」

  葫蘆叟咳了一聲道:「那小子做賊心虛,此去必然不敢再在城中公開露面,找人是你們這些叫化的拿手戲,所以,咳咳,老夫限你要飯的在三天之內,發動這邊分舵的力量,將那小子的一顆腦袋,割下來交老夫下酒!」

  奔雷丐點點頭道:「這事好辦。」

  說著,放下酒葫蘆,緩緩站起身來,似有離去之意。

  葫蘆叟見對方一點折扣不打,滿口答應了下來,反有些不好意思,當下又咳了一聲道:「酒還有,要不要再喝兩口?」

  奔雷丐搖搖頭,伸了個懶腰,自語似地道:「喝了兩口酒,得殺一個人,假如再喝兩口--嘿嘿!」

  葫蘆叟訕訕然笑著道:「老朋友何必認真?」

  奔雷丐斜溜了一眼道:「誰是你的老朋友?」

  葫蘆叟嘻開嘴巴,涎臉笑道:「當然是你歐陽兄!」

  奔雷丐打鼻孔中哼了一聲道:「老朋友?嘿嘿!咱們之間,要真是老朋友,我要飯的早就提醒你一件事了!」

  葫蘆曳一怔道:「什麼事?」

  奔雷丐冷笑道:「提醒你一顆割下來的人頭不會說話!」

  葫蘆曳眨著眼皮道:「別說笑話好不好?一顆割下來的人頭,當然不會說話。」

  奔雷丐乾咳了兩聲道:「就當它是笑話好了!」

  竹杖一點,轉身下殿,踏步向廟外走去。

  葫蘆叟得愣然站在大殿上,眼皮眨個不停,忽然之間,神色一動,飛步趕下大殿叫道:「老兒慢走!」

  奔雷丐悠然轉身道:「老朋友還有什麼吩咐?」

  葫蘆叟奔上前去道:「我明白你老兒剛才那句話的意思了!」

  奔雷丐哦了一聲道:「笑話也有意思?」

  葫蘆叟接下去道:「不錯,還是你老兒行,老夫跟山西這對師徒,向無恩怨可言,小子這次下此毒手,必係受人指使,如宰了這小子,將找不到正主兒,你老兒好人做到底,索性代老夫出個主意,事成之後,老夫請喝--」

  奔雷丐重重咳了一聲,前者連忙剎住語尾。

  奔雷丐又咳了一聲,徐徐抬頭道:「一個人如果不容另一個人活在世上,必然有他重大的理由。你希望要飯的為你出主意,要飯的卻想先警告你老酒鬼一聲: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也許還沒有找著那小子,你老酒鬼卻先翹了辮子也不定!」

  葫蘆叟瞪大那隻水泡子眼道:「你想我樂九公為了這麼一個臭小子,去找個地方避避風頭?」

  奔雷丐道:「避風頭當然不是辦法!」

  葫蘆叟道:「那麼--」

  奔雷丐一字字接著道:「為了要使對方息了這顆心,你得真的死給他們看!」

  葫蘆叟跳了起來道:「狗屁!一個人能死幾次?我樂九公若不想活,還找你這臭老叫化--啊,不,抱歉--我,我,咳咳,是的,我又明白你歐陽兄的意思了。老夫就是這個毛脾氣改不了,務請歐陽見見諒!」

  奔雷丐淡淡說道:「老朋友了,不是嗎?」

  葫蘆叟脫口又道:「事成之後--」

  奔雷丐狠狠脫了他一眼,接著自懷中取出一隻小藥瓶道:「這玩藝兒的使用方法,相信你老酒鬼不會陌生;頭臉手足塗上之後,馬上會呈現紫黑色,與中毒症狀無異。如要飯的料斷不差,在今天天黑前後,那小子準會派人過來察看,希望到時你老酒鬼最好別有鼾聲發出!」

  葫蘆叟剛將藥瓶接去,廟外忽然奔進一名小叫化。

  奔雷丐扭過頭去喝道:「什麼事這樣慌慌張張的?跑沒有跑相,站沒有站相,簡直愈來愈不懂規矩了!」

  那小叫化趴在地上磕了個頭道:「弟子該死!」

  奔雷丐朝葫蘆叟一指道:「這位便是我常跟你們提到的葫蘆叟樂九公,樂老前輩,快來見過!」

  那小叫化又磕了個頭道:「見過樂老前輩。」

  奔雷丐接著問道:「誰教你來的?」

  那小叫化站起身子,垂手道:「是楊分舵主教弟子來的。家師王九適向舵中報告:就是看到您老進了城,猜想您老可能來了這裡,所以楊分舵主打發弟子趕來,想請您老馬上回舵一趟,舵中剛剛來了一位客人。」

  奔雷丐轉向葫蘆叟道:「失陪了,老兒。」

  說著,便跟那名小叫化向廟門外走了出去。

  這邊,葫蘆叟依計行事,在頭臉手足各部分塗上藥膏,便在大殿上躺了下來。

  天色漸漸黑下來了,破廟殿脊上,突然悄沒聲息地出現一條人影!

  來的是個兩眼閃閃發光,行動敏捷,神情鬼祟,在肩後斜插著一口單刀的黑衣漢子。

  這名黑衣漢子來到殿脊上,就像半夜出洞覓食的耗子一般,先靜伏了片刻,四下打量清楚,方如一片落葉似的輕輕飄下大殿。

  他躡足走過去,一手緊按刀把,隔著三四步遠,將躺在地上的葫蘆叟端詳了一會兒,然後顯得很是滿意地點點頭,彎下身子撿起那條狗腿,足尖一點,騰身而起,於夜空中消失不見!

  約莫過了一盞熱茶工夫,這名黑衣人又於城外舒府內院出現。

  當這名黑衣人跳落院心之後,房中立即有人壓著嗓門兒問道:「是鬼影子蕭兄嗎?」

  黑衣人低聲答道:「正是小弟。」

  房中那人道:「蕭兄辛苦了,快請進來,屋裡沒有外人!」

  屋子裡的確沒有外人。說話的是小瘟神胡五,另外便是這兒的主人,風雲劍舒嘯天,以及那兩位名義上的清客,徐逸樵和方志硯!

  風雲劍等不及鬼影子蕭八跨進房間,搶著問道:「怎麼樣?」

  鬼影子蕭八向小瘟神胡五拇指一豎道:「我們胡老五,硬是要得!」

  風雲劍如釋重負般,深深鬆出一口氣,連忙掉過頭去,向浮萍生方志硯吩咐道:「去叫丫頭們,快替蕭兄燙壺酒來!」

  浮萍生方志硯離去之後,鬼影子從懷中取出那條狗腿,接著又說道:「一切均如胡兄所料,老鬼死得很安詳,頭臉手足,一片紫黑,看上去就像一隻留下來做種的爛茄子--」

  小瘟神胡五伸手接過那條狗腿,反覆審視之下,忽然神色一變,脫口低呼道:「不好!事情糟了。」

  屋中諸人,聞言全給嚇了一跳。

  風雲劍愕然張目道:「什麼糟了?」

  小瘟神胡五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身軀一躬一彈,突向房外箭一般竄了出去。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