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八章 智計超人



  牢門在一聲輕微的震動中,緩緩打開。

  朱姓護法提著一疊食盒,滿面春風地走了進來,

  令狐平看到朱姓護法臉上那副頭晃肉顫的笑容,便知道這次大概帶來了什麼好消息,心神不禁微微一緊!

  因為他曉得這廝心目中的好消息,十九必與花臉閻羅有關;而他目前最擔心的,便是花臉閻羅突然返回總舵,將他從這座死牢中放出去!

  結果,他沒有猜錯。

  胖子放下手中那疊食盒,按著手指節兒,呵了一口暖氣,然後朝他巴結地笑了笑道:「恭喜金分舵主了!」

  令狐平抬頭道:「何喜之有?」

  胖子比了個手勢道:「適才從太原方面傳來文書,宰父老護法事務處理完畢,已自太原起程,如果一路無阻,這三二天中,便要回來!」

  令狐平長舒了一口氣,好像這個消息,帶給他很大的安慰一般。

  實情亦復如此。

  因為消息的反面,勿寧是說:臉閻羅臉返回這座總舵,至少亦在兩天之後!

  有這兩天時間,盡夠他把握運用的了。

  胖子見他高興,也跟著感到一陣高興。

  當下壓低嗓門兒又問道:「飲食慣不慣?您喜歡吃點什麼,只管吩咐,大廚房裡的老沙,我已經交代過了,他說--」

  令狐平指著腳上那副鐵鐐道:「替我把這個打開吧,這種鬼天氣,帶著這玩藝兒,滋味實在不好受。」

  胖子連忙取出鑰匙道:「可不是,我原叫您不必如此認真,您偏不聽。這幾天來的活罪,您說該有多冤枉!」

  腳鐐打開之後,令狐平揮揮手道:「好了,你有事去吧。老護法回來後,快通知一聲,這種地方我也沒法再待下去了!」

  朱姓護法離去後,令狐平就逼著鐵骨丐換了飯盒。

  飯後,令狐平在牢室中轉了幾圈子,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走去牆邊,低聲喊道:「喂!伙計,你過來!」

  鐵骨丐走來牆邊問道:「什麼事?」

  令狐平笑道:「臉抬起來,讓我來替你伙計看看相!」

  鐵骨丐皺眉道:「你老弟興致真好,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令狐平笑道:「不是開玩笑,我說的是正經事。來,來,這兒光線太暗,看不清楚,再站過來一點!」

  鐵骨丐依言又跨上一步,仰起面孔,沒好氣地問道:「這樣可以看清楚了吧?」

  令狐平點頭道:「差不多了。」

  鐵骨丐咽然道:「怎麼樣?你看要飯的這副相貌,畢竟還有沒有一幫之主的福分?」

  令狐平沒有立即回答。

  注目移時,喃喃說道:「唔,顴骨高了點,眉毛也太濃。不過,這些都不打緊,傷腦筋的還是額角上這道刀疤--」

  鐵骨丐忍俊不禁道:「聽起來,果然頭頭是道。請問老弟,是不是因為這道刀疤,破了格局,才使我要飯的注定要瘓死獄中?」

  令狐平仿佛沒有聽到,自語似的又接道:「嚴格說來,這道刀疤,尚不算什麼難題,最討厭的還是這部騷鬍子,幸虧本公子有先見之明,隨身帶來一包碎鬃末。好了,轉過身去,再讓我看看你的背後!」

  鐵骨丐像中了定身法似的,突然呆住了。因為他已從令狐平這番話中,忽然體會出這位浪蕩公子正在打著什麼主意!

  令狐平微微一笑道:「怎麼啦?伙計。」

  鐵骨丐勝目道:「你!你!你老弟,竟打算借易容之術,與我要飯的掉個位置?」

  令狐平微笑道:「不可以嗎?」

  鐵骨丐眨了眨眼說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令狐平又笑了一下道:「這樣做有何不妥?」

  鐵骨丐道:「姑且不論老弟之目的何在,只說眼前,你老弟跟上官某人這尚是第一次見面,彼此間之談吐舉止,全都陌生得很,縱然改了面貌,其他方面如何模仿得來?」

  令狐平道:「在一般人來說,這的確是個難題。但如今之當事者,一個是窮家幫中的八結侯丐,一個是鼎鼎大名的浪蕩公子,我覺得得有兩天的時間刻意揣摩,應該盡夠了!」

  鐵骨丐道:「要飯的仍然想不出這樣會有什麼好處。」

  令狐平道:「同樣的,我也想不出這樣做會有什麼害處!」

  鐵骨丐接下去說道:「首先,我不明白你老弟取得我要飯的身份之後,又有什麼新的手段去跟那批魔頭周旋?」

  令狐平笑道:「那是本公子的事,不勞閣下操心。這裡,我謹向閣下提出保證,在任何環境之下,本公子都不會丟了你們窮家幫的臉面!」

  鐵骨丐又道:「其次,你老弟知道的,要飯的已服下了該幫的散功藥丸,再過十幾天工夫,便無異廢人一個--」

  令狐平平靜地截住道:「兩天之後,你便有機會出谷;七天之後,你便可以趕到奇士堡!」

  鐵骨丐呆在那裡,半晌開不得口。

  良久良久,方始訥訥地道:「這種地方,哪裡去找易容藥物?」

  令狐平神秘地笑了笑說道:「放心!本公子身上百寶俱全,入谷不搜身子,是他們一大失策;夾帶安然過關,就輪到本公子神氣了!你剛才沒聽我說,連裝鬍子的鬃末兒,我都帶齊了嗎?」

  兩天後的傍晚時分,花臉閻羅返回龍虎總舵,改變成神彈子面貌的鐵骨丐,果然於當夜便從死牢中獲得釋放。他謹守著令狐平的叮嚀,出牢之後,償作心虛,一直低垂著頭。

  結果,託天之幸,經花臉閻羅臉裝腔作勢地訓了一頓,第二天一早便給送出秘谷;借口是要他戴罪立功,回去從速查出劫金之人!

  這邊,令狐平以鐵骨丐的身份,仍被繼續回在七號牢內。

  囚禁的牢室換了一間,飯食方面的優遇亦隨之取消。

  改變身份之後,那種淡而無味的白飯青菜豆腐湯,令狐平只吃了兩頓,便感到無法下嚥。

  這時他才體會出丐幫弟子在這方面的可佩之處。那位鐵骨丐上官樹人吃這種飯食,連吃了一個多月,都沒有半句怨言,要如果換了他,說什麼也辦不到。

  這種粗糙的牢飯,他還要吃多久呢?

  他為自己提供的答案是:到此為止!

  一夜過去,當那名管牢的孫姓護法送來第三頓這種的牢飯時,他將兩隻食盒,一腳踢得遠遠的,用手一指,喝道:「拿回去!」

  那名胖胖的朱姓護法,因神彈子獲釋出獄,任務已告中止,如今這名孫姓護法,可就沒有那樣好講話了。

  他嘿嘿冷笑一陣,用鼻音陰聲問道:「那麼朋友想吃點什麼?」

  令狐平模仿著鐵骨丐的聲調,一聲一字地說道:「燙蒜、風雞、韭黃、鹿脯、汾酒半斤,以及知情趣的雌兒一個!」

  那名孫姓護法聽了,先是微微一怔,接著仰天捧腹大笑!

  他笑了好一陣,才又喘息著諷刺道:「還有沒有?」

  令狐平冷冷說道:「還要什麼,等會兒我會另外吩咐你!」

  孫姓護法似乎覺得很好笑,提起那兩隻食盒之後,點著頭笑道:「好,好,你伙計等著吧!」

  孫姓護法離開了約莫半個時辰,夾道中忽然遙遙傳來一陣雜沓的腳步聲。

  不一會,腳步聲由遠而近,逐漸來至牢室外。

  令狐平聽到這陣腳步聲,坦然無動於衷,他閉目倚坐牆角裡,仿佛正在想著什麼事。

  牢門打開了,第一個走進來的,仍是那名孫姓黑衣護法。

  不過,他手上已經多了一隻手提燈。

  身後跟著的,是兩名灰衣大漢,兩人手上,分別捧著一隻朱漆木盤;兩隻木盤裡,一隻裡面放著杯箸和酒,另一隻裡面則整整齊齊的放著四色菜餚。四色菜餚正是令狐平適才所指定的燙蒜、風雞、韭黃和鹿脯!

  兩名壯漢身後,由兩名青衣婢攙扶著的,竟是一名螓首低垂,蓮步綽約,儀態萬千的紫衣麗人!

  令狐平仍然坐在原處,絲毫不覺意外,就好像他早知道魔方會照他吩咐將這些送來一般。

  倒是那名孫姓黑衣護法顯得有點尷尬。

  他指揮著來人將酒菜放下,然後站在一邊,不斷輕聲乾咳,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才算得當。

  令狐平緩緩抬起頭來道:「你們還站在這裡幹什麼?」

  這句話雖然問得很不客氣,但孫姓護法聽了,卻像奉到敕令似的,轉身應了一聲是,忙帶著那兩名灰衣漢子退去室外。

  令狐平朝那兩名青衣女婢掃了一眼,那兩名女婢心機靈巧,很識趣地朝他福了一福,也跟著悄悄轉身走了。

  令狐平等孫姓護法、兩名壯漢,和兩名女婢的腳步聲,相繼於夾道盡端消失,牢室中只剩下他和那名紫衣麗人兩個人時,方才伸手抓起酒壺,狠狠地喝了幾大口,然後向那名紫衣麗人點點頭道:「到這邊來吧!」

  兩個時辰後,那名紫衣麗人走出七號死牢。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喝多了幾杯酒,她的一張俏臉蛋兒,染得紅紅的,衣角和鬢角,也有點兒零亂。

  她才走出夾道,便被一名手執旱煙袋,胖臉多肉,眉如破帚,眼似銅鈴,身穿一襲織綿袍的老人現身擋住。

  這名面目醜陋的肥胖老人不是別人,正是五大錦衣護法之一的花臉閻羅宰父檜!

  他出聲低低問道:「怎麼樣?」

  紫衣麗人紅著臉,垂首點頭道:「他--沒有--怎樣--大概是喝得太多關係。」

  花臉閻羅皺眉道:「我不是問你這些。老夫的意思是說,他在喝酒的時候,有沒有發什麼牢騷?」

  紫衣麗人因為會錯了意,臉孔更紅了。

  頓了一下,才答道:「他說--」

  花臉閻羅忙問道:「他說什麼?」

  紫衣麗人道:「他說,要奴家轉告您老,他有三個條件,您老若是依了,他才能考慮本幫當初向他提出的要求。」

  花臉閻羅一哦道:「三個什麼條件?」

  紫衣麗人道:「第一,處理他們的幫主,必須在三個月後,這樣才不會引起幫中弟子之懷疑。第二,丐幫並入龍虎幫之後,對外之名義,仍須維持獨立,否則他沒有把握控制局面,該幫弟子,人數眾多,內中頗不乏強項之輩,一切得慢慢來。第三,協議達成之後,本幫必須給予他副幫主之名分。以上這三個條件,他決不讓步,並請您老稟明幫主給他答覆!」

  花臉閻羅沉吟道:「第一、第二兩項,都在情理之中,可說沒有什麼問題,只是這個副幫主的名分,老夫倒是被他難住了。」

  紫衣麗人道:「您老既然不便作主,何不報請幫主決定?」

  花臉閻羅蹙額道:「幫主如果在谷中,還有什麼話說。」

  紫衣麗人道:「幫主昨天不是剛從長安回來了麼?」

  花臉閻羅道:「早上又去了開封。」

  紫衣麗人道:「跟幾位長老商量怎麼樣?」

  花臉閻羅輕輕哼了一聲,沒有開口。長老的地位雖然在錦衣護法之上,但這位花臉閻羅卻顯得沒將秘谷中的幾位長老放在眼裡!

  他想了片刻,抬頭問道:「他有沒有限你什麼時候回他的話?」

  紫衣麗人搖頭道:「沒有。」

  花臉閻羅道:「那麼你出來的時候,有沒有跟他講一聲?」

  紫衣麗人道:「他看上去醉得很厲害,婢子因為他已經睡著了,才走出來的。」

  花臉閻羅點頭道:「好了!這件事,老夫自會斟酌著辦,你叫丫頭們拿兩床被子進去,就在裡面伴著他,待會兒他醒過來,說不定--咳咳--」

  紫衣麗人雙顆紅雲飛湧,低低應了一聲是,匆匆出門而去。

  令狐平一覺醒來,看見牢門仍然敞開著,地上已經鋪了兩床新被子,不禁於脣角浮起一絲笑意。

  他將被窩中的那名紫衣麗人輕輕搖醒,打著酒嗝問道:「我交代你的話,傳過去沒有?」

  紫衣麗人連忙坐起身來答道:「傳過去了。」

  令狐平又問道:「這位宰父老護法聽了如何表示?」

  紫衣麗人掠了掠鬢角,挨近身去,嬌聲答道:「老護法說,幫主不在,不過他認為這三個條件沒有問題,請您安心。外面又下雪了,您要不要再來一點酒?」

  令狐平點頭道:「好主意!」

  於是,紫衣麗人出去吩咐那名孫姓護法著人送酒菜進來。

  令狐平暗暗好笑,同樣是一名囚犯,鐵骨丐吃了那麼多的苦頭,他如今則像上賓一樣,大享其醇酒美人!

  他解嘲地想:「這也許就是俗語所說的事在人為吧!」

  第二天,花臉閻羅宰父檜帶著兩名黃衣護法,親自將令狐平接出七號死牢。

  兩名黃衣護法之中,一個便是曾分別以潼關舒府和洛陽楊府身份出現,擅使一支量天尺的尚元陽。

  因為鐵骨丐上官樹人說過,在這座龍虎幫總舵中,除了花臉閻羅之外,他一個熟人都沒有,所以他此刻對這位黃衣大護法,也裝作未曾見過的樣子。

  花臉閻羅見面便交給他一顆黑色藥丸,令狐平接下之後,指頭使勁,輕輕一捏,那顆藥丸頓在內力下化為烏有。然後,他仰臉張口,做出投藥的姿態,花臉閻羅和兩名黃衣護法居然全被蒙混過去。

  令狐平這時如果來個出其不意,實不難將三個魔頭一舉掃數格斃。不過,如此一來,他要走出這座龍虎秘谷,可就要大費周折了。如是之故,他雖然手癢癢的,幾乎躍躍欲試,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花臉閻羅毫無防範地將他讓入一座大廳,廳中已經擺好酒席。

  令狐平一點不客氣,略一謙讓了一下,便走去首席坐下,眾人就坐,一群捧著樂器的少女走進來,在輕歌曼舞中,宴會開始。

  酒過三巡,令狐平抬頭輕輕咳了一聲道。「上官某人的那三個條件--」

  花臉閻羅似乎早有成竹在胸,聞言頷首道:「老弟所提的三個條件,老夫經過仔細推敲,覺得並無過分之處,已決定代表敝幫全盤接受;如果老弟另有其他條件一並提出,如今大家已經不是外人,有話盡可明著說,用不著顧忌!」

  令狐平道:「幫主刻下不在谷中?」

  花臉閻羅道:「是的,昨日有事去了開封。」

  令狐平道:「關於副幫主的名義問題,在老護法看來,貴幫主獲悉之後,會不會感覺為難?」

  花臉閻羅道:「以老弟在丐幫中八結侯丐之身份,與本幫合並之後,提任本幫之副幫主,可謂名正言順,理所當然。沿海幫主乃通曉世故之人,不會不考慮到這方面的利害得失,所以關於此一問題,請老弟放心!」

  令狐平道:「那麼上官某人何時可以出谷?」

  花臉閻羅道:「這就得問你老弟自己了!出谷之後的某些細節,你老弟有沒有預作打算?」

  令狐平道:「有關哪一方面的細節?」

  花臉閻羅道:「比方說,這一個多月來,你老弟都到哪裡去了?要有人以此向你老弟詢問,你老弟準備如何回答?」

  令狐平怔了怔道:「這個--」

  花臉閻羅微微一笑道:「貴幫那四位長老,對幫中侯丐負有安全之責,他們見了你老弟之後,你以為他們會不會問起這一點?」

  令狐平思索了片刻,抬頭問道:「那麼?依了老護法的意思,他們若是問起這一點,上官某人如何回答才算得當?」

  花臉閻羅道:「貴幫那四位長老,均非易與之輩,要使他們不起疑心,只有一個方法。」

  令狐平道:「什麼方法?」

  花臉閻羅道:「編織一個天衣無縫的故事!」

  令狐平道:「這故事如何編織?」

  花臉閻羅道:「你可稱作那天在風陵渡口,突然遭到兩名蒙面人物的冷襲,一時不備,受了重傷,後來幸虧華山掌門人路過--」

  令狐平一呆道:「這怎麼行?」

  花臉閻羅笑道:「為何不行?」

  令狐平蹙額道:「四長老如獲知上官某人這次大難不死,係華山掌門人所搭救,在禮節上少不得要著人跑一趟華山,向該派申致謝意,屆時兩下敘起情由,馬腳豈非立即拆穿?」

  花臉閻羅搖頭道:「老夫敢保證這個馬腳永無拆穿之日!」

  令狐平惑然道:「老護法是打那兒來的這份把握?」

  花臉閻羅又笑了一下道:「這個還不簡單?你老弟因為大創初愈,一路必須有人照拂,而負責送你回去的,便將是這位華山掌門人。」

  令狐平聞言又是一愣,但旋即明白了這位錦衣大護法的言下之意!

  當下抬頭眨著眼皮道:「這位華山掌門人將由誰來裝扮?」

  花臉閻羅道:「新近加入本幫的一位黃衣護法。」

  令狐平道:「這位黃衣護法如何稱呼?」

  花臉閻羅道:「姓盛,名文修,外號金龍劍客。」

  令狐平道:「老護法別說笑話了。」

  花臉閻羅道:「誰說笑話?」

  令狐平道:「金龍劍客盛文修乃是那位華山掌門人名號,這個上官某人當然知道,上官某人現在要的則是貴幫這位--」

  花臉閻羅忽然大笑著朝尚元陽身旁的那名黃衣護法一指道:「你再看看這一位是誰?」

  那名黃衣護法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伸手自臉上緩緩揭下一張人皮面具。

  令狐平聞聲轉臉望去,目光所及,不禁當場一呆。

  原來取下人皮面具之後的這名黃衣護法不是別人,赫然正是當今武林中,八大門派掌門之一的金龍劍客盛文修!

  令狐平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位向以氣節見稱的華山掌門人,竟也投了這個邪派組織!

  他怔了片刻,才故意嘆了口氣道:「上官某人要早知道這一點,說什麼也不會一再堅持到今天,過去這一個多月的苦頭,細細的想起來,真是挨得冤枉--」

  他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幾句話,可謂得體之至。

  這番話的弦外之音,就好像說,他原不怎樣瞧得起這個龍虎幫,所以當初才抵死不願合作,可是,他絕沒有想到,堂堂華山金龍劍客,以一代掌門人之尊,非但早已加盟該幫,而且在幫中之地位,只是一名黃衣護法,如今他以丐幫一名侯丐的身份,能被任命為副幫主,自然不算辱沒了他!

  這番話金龍劍客聽了固然舒服,花臉閻羅聽了,尤其高興。他心想:「你這位『八結侯丐』這下大概『死心塌地』了吧!」

  因此,這一頓酒,開始時雖然有點格格不入,但結束時的氣氛,卻至為融洽。

  宴罷,花臉閻羅認為事不宜遲,立即命人備了兩匹乘騎,親自將令狐平和金龍劍客送出谷外。

  上路之後,令狐平本想按照預定計劃行事,先將身邊這位金龍劍客解決,然後飛騎馳赴丐幫總舵,報告這次深入魔穴之經過,一面派人通知華山,一面準備隨時應變,但隨之一想,又覺不妥。

  因為他對這次金龍劍客自甘墮落之動機,始終存有一份懷疑。

  如果這位金龍劍客和他也抱的同一目的,他豈不是誤殺好人?

  所以,這一點,他必須先行加以澄清。

  當晚,落棧後,因為氣候寒冷,兩人喝了一點酒,在就寢之前,令狐平輕描淡寫地問道:「盛兄入幫多久了?」

  金龍劍客約略計算了一下答道:「去年這個時候,算起來一年多一點。」

  令狐平接著又問道:「自盛兄入幫以來,我們那位幫主盛兄見過幾次?」

  金龍劍客抬頭道:「一次也沒有見過!」

  令狐平聞言一呆道:「盛兄不是說笑話?」

  金龍劍客道:「這有什麼稀奇?總舵之中,沒見過我們這位大幫主的黃衣護法多的是!」

  令狐平聽這位金龍劍客的語氣中,隱有不快之意,不禁暗暗心疑。他想他可能沒有猜錯,這位金龍劍客投入該幫,也許另有一段不可告人之隱衷。

  當下哦了一聲,注目又問道:「那麼,依盛兄看來,我們這位大幫主如此崖岸自高,是因為他有著一副見不得人的面目,還是他以為一名黃衣護法值不得他以幫主之尊推心置腹?」

  金龍劍客輕輕一哼,冷笑道:「盛某人從來不曾想過這些問題?」

  令狐平大為迷惑道:「然則--」

  言下之意,是想說:「既是這樣,你這位金龍劍客又為什麼要以一派掌門人的身份,不惜降貴紆尊,而投入該幫,充當一名黃衣護法呢?」

  這種話他雖然不便緊接出口,但他知道對方應該不難懂他的未盡語意,所以他只說出兩個字,便沒有再說下去。

  金龍劍客果然又嘿了一聲道:「盛某人之所以看中該幫這名黃衣護法的位置,完全是為了該幫曾對盛某人許下的一句諾言。這項承諾將來如果不能兌現,別說區區一名黃衣護法,就是換了我來當幫主,老實說我盛某人也沒有這份胃口!」

  令狐平忍不住脫口問道:「該幫對盛兄許下的,是一句什麼諾言?」

  金龍劍客一字字切齒說道:「三年之內,消滅奇士堡!」

  令狐平聽了,不期而然,當場一愣。因為他說什麼也沒有想到這位華山掌門人,最後竟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就他所知,奇士堡與八大門派之間,一向相處得極為和睦,從未有齟齬發生過。

  該堡力行不逮之扶助鰥寡孤獨,懲治奸惡凶頑,醫療疑難雜症,以及發揚善人義舉等四大濟世宗旨,實施以來,成效卓著,亦向為各派所稱道。

  該堡歷年考選奇士,在武林中雖屬創舉,但論目的則只有一個,就是協助以上四大宗旨之推行。

  先後為該堡所錄用之四位奇士,儘管人人均有一身不可測的武功,但是,這幾位奇士們,平日絕不過問江湖事,除非萬不得已,可說甚少與八大門派之弟子發生接觸。

  八大門派中遇有無法解決之危難,而不得不向奇士堡求援,倒是時有所聞。凡此,只要是該堡能力所及,該堡亦無不慨然應命,一肩承擔。

  奇士堡與八大門派之間,敢說一句:恩或有之,怨則絕無!

  如今這位華山掌門人在詞色中,竟好像跟奇士堡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似的,寧非咄咄怪事?

  令狐平正錯愕間,只聽金龍劍客嘿然又接下去道:「想我盛某人十八歲行道江湖,二十五歲接掌華山門戶,在十多年前的武林中金龍劍客這道門號,可說得上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令狐平不覺點頭道:「這倒是這實情,當年北邙的馬承武馬大俠,二十八歲出任掌門人,武林中一時傳為美談,不意若干年後,盛兄接掌華山,竟又比這位馬大俠年輕了好幾歲。」

  金龍劍客忽然冷笑著抬頭問道:「這幾年來,你上官尼還有沒有再聽誰提到我金龍劍客盛文修的名字?」

  令狐平一時答不上話來,期期道:「這個--」

  金龍劍客嘿了一聲道:「今天,無論走到哪裡,你聽聽吧:不是『奇士堡』,便是『四奇士』,再不然就是『浪蕩公子』!『金龍劍客』?嘿嘿!早成為歷史陳跡了!」

  我的老天爺,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至此,令狐平才算完全明白過來。

  這正應了一句口話:三代以下,無不好名。

  不過,好名好到金龍劍客這種程度,就不免幾近瘋狂和幼稚可笑了!

  令狐平禁不住暗暗感慨,他其實早就該想到這一點才對。那位風雲劍舒嘯天,已步入垂暮之年,尚不知愛惜羽毛,又何嘗不是為了同一原因?

  他知道一個人一旦有了這種偏激的想法,正面規勸,必難收效,於是裝著同情的樣子,點點頭嘆了口氣道:「可不是,該堡這種作風雖非有心沽名釣譽,但是影響所及,卻未免使人難堪。這幾年來,不僅八大門派在武林中之聲望黯然失色,就拿我們窮家幫來說,又何獨不然?」

  金龍劍客見他這位八結侯丐也有這種想法,頓生知音之感,當下豪情萬丈地一擺手道:「走!兄弟,咱們再去喝兩盅。」

  令狐平正想借機套話,聞言自不反對。

  結果,一如預期,一頓酒喝下來,令狐平又從這位金龍劍客口中獲得了三項驚人的秘密。

  原來當今八大門派中,除了「少林」和「武當」,其餘如「青城」、「北邙」、「天臺」、「長白」、「黃山」、「華山」等六派,已全與龍虎幫有了勾結,名義上一律是黃衣護法,且十之八九均為各派之主腦人物。

  另一項秘密是,該幫五名錦衣護法,除了已知的花臉閻羅宰父檜,和風雲劍舒嘯天之外,另外的那三名錦衣護法,竟是滇南無量山的「無量三翁」:「獸心翁」冷北斗、「天殺翁」哈冥年、「絕情翁」辛佔相!

  這三個血腥滿手的老魔頭,曾將二十多年前的中原武林鬧得天翻地覆,最後多虧上一代丐幫幫主,關洛奇叟宴一平挺身出面,聯絡當時各派掌門人,及首陽四老等五十多名一代高手,方將這三個魔頭逐出中土。

  遠在二十多年前,三魔便是六十出頭的人,想不到二十多年之後的今天,三魔竟然仍在人世!

  最後的一項秘密,尤為驚人,便是目前奇士堡中,已經有了這邊的奸細!

  幸虧令狐平在心理上早就有了準備,才沒有當場失態。接著,金龍劍客又透露,目前潛伏在奇士堡內的這名細作,由於身份卑微,一時尚難發生多大作用。

  饒得如此,在令狐平聽來,仍有如坐針氈之感。他真恨不得馬上宰了這位華山掌門人,星夜奔回奇士堡,將堡中那名奸細查出來,碎屍萬段,方遂心願!

  然而,理智告訴他,這樣做是行不通的。

  他如果現在趕回去,且不說能否在近千堡眾中如願找出那名奸細,頭一個他根本就進不了太白山中的那座奇士堡門。

  令狐平想到這裡,不禁於心底發出一陣無聲的苦笑。

  他真不知道,當初他決定走上今天這條路,是否為明智之舉?

  兩年前的某一天,他在堡中翻著一冊劍譜,一時之間,心血來潮,忽於心頭泛起這樣一道疑問:「奇士堡在今天江湖上,無形中已取代八大門派,而處於公認之領袖地位。在這種情形之下,所謂樹大招風,會不會因而引起某些心胸狹窄的人物,對奇士堡生出妒忌和不滿?」

  此念一起,他立即決定以行動來證實事之有無。

  結果,沒隔多久,他便如願以償,達到了初步的目的。嚴厲的老父因他不求上進,終日酗酒生事,置藝業於不顧,而將他逐出了堡門!

  兩年來,他放浪形骸,希望能借此引起某些他想像中的人物,對他生出利用或收買之心。結果,皇天不負苦心人,他這一目的又達到了!

  從洛陽的那座擂臺開始,他抽絲剝繭地來到潼關舒府,最後且更一步混入魔幫心腹重地--龍門總舵。

  可是,不幸得很,凡事有利必有弊,因為他做作得太逼真之故,以致他的大哥和三弟,及甲子奇士等人,都以為他真的變了質。

  幾個月前,在洛陽郊外,甲子奇士司徒鼎不肯採信他的陳述,便是一個最好的明證。

  不過,他並不因此而灰心。

  他深信,只要他不畏難巨,繼續冒險深入,全力發掘事實,龍虎幫這股邪惡的勢力,終必有無所遁形的一天!

  之後,他感到安慰的是,在潼關他讓三弟令狐義親耳聽到了陰陽劍寇某的那番供詞。以及如今他又從魔幫總舵中救出一個鐵骨丐上官樹人。有了這樣兩個活生生的見證,他不相信老父和四奇士們仍會無動於衷!

  所以,在這以前,他所擔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那位鐵骨丐是否能平安抵達奇士堡?而始終未將這個他認為不成氣候的龍虎幫真正放在心上。

  可是,現在的情形不同了!

  今夜,從金龍劍客口中又聽出這幾點秘密之後,他才一下發覺這個龍虎幫,竟是如此般的不可輕視,而且不像他以前所估計的那樣不成氣候。

  漫說錦衣護法之上,尚有護幫長老和幫主,單是已知的這五名錦衣護法,以及那些來自各大門派的黃衣護法,就已經使人感到夠可怕的了!

  而最使人著急的是,魔幫這股可怕的力量,三弟令狐義不知道,鐵骨丐上官樹人也不知道!

  所以,唯今之計,他得排除萬難,盡快設法將魔幫於此之陣容,著人傳去奇士堡中,並且得使老父和四奇士們信而不疑!

  要做到這一點,顯然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快快趕到中條山中的丐幫總舵!

  第二天,上路之後,金龍劍客似乎看出令狐平有點心不在焉,忍不住於馬背上親切地問道:「看老弟愁眉不展,莫非有甚心事不成?」

  令狐平故意嘆了口氣道:「當今各門各派之中,就數本幫弟子眾多,三個月後,期限一到,上官某人真不知要以什麼方式,才能順利除去我們那個老鬼頭,並能使全幫上下不起疑心!」

  金龍劍客哈哈大笑道:「這還不簡單?明搶易躲,暗話難防。到時候你老弟只須找個借口,將老鬼誑去無人之處,運足功力,手起掌落,然後在屍體上灑上一撮化骨散,不就什麼都完了!」

  令狐平點點頭道:「這倒是個辦法。」

  心底下則忍不住切齒暗罵道:「這種手段,有一天說不定我小爺倒想在你這個賊子身上試一試!」

  一路行來無事,五天之後,中條山在望。

  令狐平為了想試試丐幫四老,及那位老幫主鶉衣羅漢童山高的眼力,決定假戲真做,暫時不拆穿這場騙局。兩騎來到丐幫總舵門前,一名守望的三結弟子在看清兩人面目之後,兩眼睜得大大的,好半晌動彈不得,直到令狐平和金龍劍客相繼跳下馬背,才像從夢中突然驚醒一般,趕緊單膝著地,行了參見大禮,然後跳起身來便向山中拔足如飛奔去。

  這座丐幫總舵,是建築在一片遼闊而平坦的山谷之中。

  百餘間石頭平房,沿著四周之山壁,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形,中央是一塊三十來畝大小的空地。

  空地中央,聳立著一座六角形的鼓亭。

  這個在武林中有第一大幫之稱的丐幫總舵,既無天然之險阻,亦無森嚴之戒備,與龍虎幫那座朝天葫蘆式的秘谷,完全大異其趣。它給予人的印象是:平淡、樸實、古雅和寧靜。

  那名三結弟子進去之後,令狐平擺出地主之姿態,朝金龍劍客點點頭,跟著亦向谷內走去。

  兩人剛剛走出門樓下面的那段甬道,廣場中央地鼓亭內,已然響起一陣緊密而有節奏的鼓聲。掌鼓者正是適才的那名三結弟子。

  令狐平雖然聽不懂這陣鼓聲所代表的信號,卻不難猜出它所代表的意義。

  它無疑代表著一種激動的呼喊:「侯丐回來了!」「侯丐回來了!」

  一陣陣的鼓聲傳出去,四谷震蕩,回音不絕。

  不一會,四周圍那百餘間石房中,就像搗翻蜂窩似的,一下衝出數百名老少叫化。

  令狐平目光一掃,迅於眾叫化中找到了那四位金杖長老。

  四位金杖長老,一個不缺。「奔雷丐」歐陽谷和「追風丐」祈志遠趕在最前面,隨後跟著的是「降龍丐」索士彥和「伏虎丐」長孫吉。

  四長老身後不遠,另外大踏步跟著一名身穿破棉布襖,鬚眉目張,目光如電,手持酒葫蘆的肥胖老丐。

  這名肥胖老丐,令狐平一眼認出,正是當今武林中,名氣較八大門派掌門人尤為響亮的丐幫幫主,「鶉衣羅漢」童山高。

  所有的老少叫化,全在走近令狐平和金龍劍客身前丈五左右處停下腳步。

  只有幫主鶉衣羅漢、金杖四老,和另外一名長方面孔,身材高高瘦瘦,雙目熠熠有神,衣著甚是單薄的中年叫化越眾向前走來。

  令狐平以前雖然沒有見過這名中年叫化,但他從對方衣結的數目上,已猜知這名中年叫化顯然正是丐幫今天的那位法丐,「九鼎丐」言成鈞。

  就刻下之丐幫而言,一人之下的侯丐失蹤月餘,忽又無恙歸來,自然是件大事。但是,幫主鶉衣羅漢,以及四老和法丐,並未因此而忽略了應有之禮節。

  他們全先走過去,與金龍劍客一一見禮,方從四老中分出兩人,過來招呼令狐平。

  令狐平揮揮手道:「大家先進去再說吧!」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