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 坐觀虎鬥



  一行進入祖師堂,圍著一隻大火盆,敘禮落坐,由執役弟子添了炭火,送上酒菜,然後這才由降龍丐索士彥問起令狐平這一個多月來的去向。

  令狐平見偽冒之身份結終未被識破,不由得暗暗得意。

  因為他的座位,被排在金龍劍客的緊隔壁,所以他這時並不急於去拆穿整個事件之真相;只要這位華山掌門人稍有不軌之舉動,他將不難隨時出手加以制服。

  他知道丐幫弟子一向對華山掌門人敬仰有加,為了讓四老等人看清這位大掌門變節之後的真面目,當降龍丐提出詢問時,他故作欲語無言狀,苦笑笑未即作答。

  金龍劍客任務在身,義不容辭,乃接口編出一段子虛烏有的故事。

  他說:一個多月前,他因事欲赴太原,道經風陵渡附近,忽然聽得一陣隱約的殺伐之聲,最後循蹤趕去一看,竟意外地發現兩名身手奇高的黑衣蒙面人,正將鐵骨丐困逼一隅,鐵骨丐似已身負重傷,情形岌岌可危。

  他一時情急,不待人至近前,便自發出一聲大喝!

  那兩名黑衣蒙面人扭頭一瞧,似已認出他的身份,彼此打出一道暗號,立刻狂笑著縱身追去。

  他因為救人要緊,亦未加以追趕,所以始終未能查出該兩名神秘人物之身份來歷。

  最後他說:「鐵骨丐受的是內傷。賊人逸去之後,使體力不支倒地,他怕賊人捲土重來,乃將鐵骨丐抱起,連夜趕回華山,經過月餘之療養,總算脫離險境,他希望丐幫對這件事不可等閒視之,最好能馬上派出一批得力弟子,去追查當日這兩名黑衣蒙面人之背景。」

  鶉衣羅漢等人聽畢,相繼離座稱謝。

  令狐平一旁冷眼觀察,他發現那位法丐言成鈞,在聆聽金龍劍客述說時,不斷微微皺起眉頭,似乎對金龍劍客述說這段故事,表示出不盡滿意。

  令狐平暗暗納罕,因為在他聽來,他覺得金龍劍客的這段故事並無瑕疵可尋。

  那麼,這位法丐為什麼要皺眉頭呢?

  令狐平思忖著,手中一雙筷子,不期而然又向爐架上那盤他所喜愛的乾絲燙蒜伸去。

  法丐言成鈞目光微掃,忽然輕輕一嘆,自懷中摸出一面鐵牌,格達一聲,投在爐架上。四老目光所及,全為之微微一呆。

  鶉衣羅漢臉上,也露出驚愕之色。

  原來法丐此刻所投出之鐵牌,正是丐幫中最具權威的「安幫令」!

  這種安幫令,只有一面。

  它的持有人,永遠只有一個,便是幫中歷屆之現任法丐。

  法丐憑著這面安幫令,除了幫主,隨時有權處置幫中任何一名弟子,那怕是金杖四老和侯丐,亦不例外。

  在座諸人,包括令狐平和金龍劍客在內,全不明白這位法丐此刻忽然亮丐令之原因何在。因為這種安幫令,雖然具有無上權威,但行使之對象,只限於本幫弟子,現有華山掌門人在座,當著這等稀有之貴賓,忽然想到要處理家務,豈非有點不合時宜,鶉衣羅漢回過神來,正待啟問原由,法丐言成鈞已經令道:「請四老聽令!」

  降龍丐索士彥、伏虎丐長孫吉、追風丐祈志遠、奔雷丐歐陽谷,聞言不假思索,同時長身離座,垂手候命。

  法丐言成鈞接著朝令狐平一抬,沉臉道:「此人並非本幫之上官侯丐,替本座拿下這個冒牌貨!」

  令狐平大吃一驚,忙叫道:「慢來,且聽我說!」

  他一句話尚未說完,四老身形閃動,已然同時撲到!

  丐幫弟子,一向講究服從,法丐憑安幫令發施號令,只要是本幫弟子,誰也不敢公然抗命。

  抓錯了人,是另外一回事;事後若發現號令不當,自有幫規制裁。

  但在令出當時,奉令之人,別無選擇,只有遵命執行!

  所以四老這時毫不留情,四人四隻手掌,有如四把鋼鉤,分向令狐平左右雙肩當空攫下。

  令狐平本想出手抗拒,但又怕弄假成真,在不經意間傷了四老,因此他決定還是照原計劃,先收拾金龍劍客再說。

  可是,沒想到四老手法之快,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就在他轉念之間,降龍丐索士彥的手掌,已然第一個搭上他的肩胛。

  令狐平只覺左肩一麻,左邊半條身軀,頓告無法動彈。

  跟著,伏虎、追風、奔雷三人之手掌亦告同時拍實之後,復又化掌為指,就便指了他的啞穴。

  這一來,令狐平有口難言,苦頭就大了。

  好一個金龍劍客,他在變故發生之初,本有奪門而逃的打算,如今見令狐平啞穴被點,眼睛一轉,初衷頓改。

  他裝作十分意外地指著令狐平,向法丐言成鈞作口吃狀問道:「什麼?言兄是說--此人--並非--貴--貴--貴幫的--那--那--那位上官侯丐?」

  法丐言成鈞冷笑了一聲道:「這廝模仿我們那位上官侯丐言行舉止方面,無不維肖,這一點言某人不能不說一聲佩服,只可惜這賊子卻不知道一件事,我們那位上官侯丐,生平有個忌口,就是從來不吃大蒜!」

  鶉衣羅漢和四老不由得同時輕輕啊了一聲,似乎都在責備自己,剛才他們竟沒有想到這一點。

  金龍劍客目光微轉,忽然面露悻悻之色道:「可惡的傢伙,害得我盛某人過去這一個多月來,衣不解帶,侍湯奉藥,想不到竟是個冒牌的鐵骨丐--」

  口中說著,牙齒一咬,突然飛起一腳,驀向令狐平當胸踢去!

  不意他快,降龍丐索士彥比他更快,伸手一帶,便將令狐平拖去一邊,金龍劍客滅口心切,尚想以餘怒款息之姿態,追過去再補上一腳,但為法丐言成鈞及時伸手一把拉住。

  鶉衣羅漢也陪著笑臉勸慰道:「盛掌門人請息怒,這廝喬裝本幫侯丐,其中必然另有曲折,待老夫問過口供之後,再交盛掌門人處置尚不為遲。」

  金龍劍客見計不售,忽然朝門外西北角落上一指,失聲驚呼道:「就是那兩個傢伙,又出現了!」

  話發聲中,一式飛燕穿簾,箭一般飛身竄出了祖師堂。

  四老、法丐,以及鶉衣羅漢,全以為真有其事,一個個相機跟出。

  令狐平又氣又急,但亦無可奈何,只有眼睜睜地看著那位金龍劍客,一溜煙似的上壁,轉瞬間蹤影不見。

  約莫過去一盞熱茶工夫,鶉衣羅漢一行,沒有追到什麼賊人,也沒有再看到那位金龍劍客,只得重新回到祖師堂。

  法丐言成鈞向奔雷丐吩咐道:「歐陽長老,您打開這廝啞穴,待我們來問問他,盛掌門人追不上賊人自然會回來的!」

  令狐平肚裡冷笑:「回來?嘿!你們等著吧!」

  奔雷丐過來活開他的啞穴,順勢踢了他一腳,喝道:「是個識相的,就快點從實招來,你為什麼要喬裝我們那位上官侯丐,我們那位上官侯丐刻下何在?你小子姓甚名誰,係受何人指使?當日攻擊你的那名蒙面人,他們是何身份?以及你小子今天混來本幫,究屬是何居心?如有一字不實,可別怪我們這批老叫化手狠心辣!」

  令狐平深深噓了口氣,微微合上眼皮,點頭從容回答道:「好的,我願從實招供,但也請你們千萬別打岔。貴幫那位上官侯丐,曾一度為一個新興龍虎幫所虜獲,該幫之總舵設在龍門山遮馬谷。」

  令狐平一頓接道:「本公子複姓令狐,單號一個平字,在貴幫潼關分舵,接受貴幫一個叫歐陽谷的老叫化所委託,冒險混入該幫龍門總舵,以李代桃僵之策,救出貴幫那位大侯丐,因為貴幫那位大侯丐已受藥物禁制,再有一十九天工夫,便要失去全身功力,故在本公子指點之下,刻下業已趕去奇士堡。本公子搖身一變,成為貴幫的八結侯丐之後,已經答應該幫所開出之條件:三個月之內,殺了老幫主,然後接受任命為該幫副幫主,該幫因為不太放心,乃派出黃衣護法一名以便暗中監督,這名黃衣護法,便是剛才的華山掌門人!對於本公子這番供詞,諸位叫化大人是否感覺滿意?」

  鶉衣羅漢、四老及法丐,聞言面面相覷,個個臉色如土,呆在那裡,動彈不得。

  其中尤以奔雷丐歐陽谷感到尷尬和慚愧。當初求這位浪蕩公子幫忙的是他,如今點上這位浪蕩公子的啞穴,並踢了這位浪蕩公子一腳的也是他,這叫他這位金杖長老,如何向自己的顏面交代?

  還是那位法丐言成鈞,比較冷靜,他忽然想起令狐平身上尚有多處穴道未解,連忙搶上前去,帶著無限歉意,為令狐平活開兩肩穴道。

  令狐平緩緩長身站起,在各人臉上,輪掃了一眼,悠然發問道:「諸位是不是就準備坐在這裡,繼續喝酒取暖,以等候那位盛大掌門人回來?」

  眾丐如夢初醒,鶉衣羅漢跳身而起道:「這廝放他跑不得--」

  令狐平擺手攔著道:「我看你這位大幫主也好像有點沉不住氣,還是由本公子來發令吧!」

  法丐言成鈞搶著拱手道:「悉聽公子安排。」

  令狐平轉向鶉衣羅漢道:「請大幫主馬上帶著降龍長老和追風長老,立即趕往奇士堡,如果本公子計算不差,貴幫那位上官侯丐,可能已在返舵途中。你們在半路上會合之後,可由降龍長老和追風長老伴送侯丐回來;童幫主您,不妨繼續趕去奇士堡,向四奇士送個口信:龍虎幫總舵設在龍門山遮馬谷,幫主不知為何許人,幫主之下,設有護幫長老、錦衣、黃衣、藍衣、青衣及黑衣等五級護法。已知之五名錦衣護法為:風雲劍舒嘯天、花臉閻羅宰父檜,及無量三翁:獸心翁冷北斗、天殺翁哈冥年、絕情翁辛佔相。」

  鶉衣羅漢一呆道:「無量三翁在人間?」

  令狐平點點頭,接下去道:「更重要的,是該幫那批黃衣護法,八大門派中,除了少林和武當,其餘的如青城、北邙、天臺、長白、黃山、華山等六派,均有主腦人物擔任斯職。四奇士如若不信,不妨先查訪一下!」

  他只省略回答了一點,沒說出龍虎幫已在奇士堡中有了臥底之人。

  因為他從金龍劍客口中知道,這名臥底人物身份卑微,一時尚難發生多大作用,故不想因而亂了堡中人心。

  四老等人聽說八大門派中,竟有六派已有人投入該幫,全為之震愕不已。

  但華山掌門人金龍劍客盛文修就是一個活鮮鮮例子,又不由得他們不相信。

  法丐言成鈞插口道:「盛文修這廝,無論如何不能放他就此逸去,公子對這廝可有什麼打算?」

  令狐平頭一點道:「當然有打算。」

  不過他卻先轉過臉去,向伏虎丐長孫吉和奔雷丐歐陽谷兩人說道:「你們兩位,請留在舵中,指揮各堂採取緊急措施,以防意外之變,並傳諭各分舵,同時採取戒備。」

  說完,方才回過身來,面向法丐言成鈞道:「盛文修這廝從此地溜走之後,只有兩個地方可去:一是趕回遮馬谷報告經過,一是跑去潼關與姓舒的商量對策。所以咱們也不妨分成兩路:你言兄熟悉這一帶地形,可領兩名得力弟子,抄近路趕往禹門渡,小弟則星夜趕去潼關,不問誰先得手,用不著多客氣,這廝絕對留不得活口!」

  布置已畢,不再多事停留,各人分別出發上路。

  令狐平洗去臉上易容藥物,決定仍以神彈子金烈星之面目出現。

  神彈子金烈星在龍虎幫中雖然只是一名青衣護法,但因為有著一位極具權勢的舅父,本人又已內定為洛陽分舵的分舵主,一旦去到潼關舒府,無疑會受上賓之禮。

  要湊巧能在府中見到那位金龍劍客,更可以隨便找個借口,即以神彈子之身份,跟那廝翻臉。

  龍虎幫主若是聽說幫中一名青衣護法竟將一名黃衣護法給宰了,再查出這名青衣護法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乃是因為他仗著有個位居錦衣護法的舅父,那時倒看這場好戲如何收臺!

  令狐平想到這裡,不由精神大振。

  第二天,渡過黃河,他頂著凜冽北風,一口氣趕抵潼關。

  入城之後,略事休息,眼看天色尚早,便又向城外趕來。

  在經過府前那片樹林時,令狐平突然停下腳步。

  因為他發現府前廣場上,這時正站著幾個人,從背影上看上去,似是一群道人。

  令狐平心中微轉,迅即有所領悟。

  不會錯的了,準是武當那三個護短的老牛鼻子,風聞他這位浪蕩公子,正在潼關舒府作客,因而率領座下弟子找上門來!

  他想著,身形一閃,迅速避在一株大樹背後,然後真氣一提,縱上樹頂。

  凝目諦視之下,果然沒有豬錯,此刻站在府前臺階下面的,正是武當那三個比當今掌門人一塵子還要高出一倍的老道:「天風真人」景登萍、「化虹真人」宋長春、「永樂真人」陸揚波!

  三老後面,一字排立著的,是八子中的「紫煙子」、「青風子」、「赤松子」、和「藍溪子」!

  臺階上面站的是風雲劍舒嘯天,以及府中的那兩名清客,閒雲客徐逸樵和浮萍生方志硯。

  風雲劍口說手比,神情甚是焦急,似是在向三個老道解釋浪蕩公子已於日前不告而去。

  但從七名道人站立不移之身形看來,這種解釋,顯然未被接受。

  令狐平想起這位風雲劍偽善欺世的可恨之處,這時忽然思得一計,決意讓這位風雲劍好好的受點活罪。

  他從樹頂上輕輕飄身而下,自腰際取出那支降龍劍,削去一片樹皮,以大力金剛指法,在樹身上飛快地寫下兩行字。

  然後,他將那支降龍劍,就插在那株大樹的樹幹上,另外折下一小截枯樹枝,向廣場上眾道人立身之處,運足內力,抖腕打去!

  樹枝出手,足尖一點,向斜側裡縱出三丈許。

  他沒有脫身離去的打算,也沒有離開這座樹林;只是就地一滾,便將整個身軀,完全藏入厚達三尺有餘的積雪中。

  那截枯樹枝,挾著一縷勁風,自廣場上空,呼嘯著一掠而過。

  正在階上說得口沫橫飛的風雲劍舒嘯天,以及在臺階下面僵持著的武當三老和四子,因未能辨清自頂空掠過者為何物,全為之大吃一驚!

  浮萍生和閒雲客齊聲大叫道:「林中有人!」

  人隨聲發,雙雙騰身而起!

  武當四子不假思索,迅速轉過身軀,緊跟著亦向林中撲去。

  風雲劍舒嘯天向武當三老徵求意見道:「咱們也過去看看怎麼樣?」

  化虹真人和永樂真人一齊轉望向天風真人,天風真人景登萍尚未及有所表示,忽聽四子中的紫煙道人在林中高喊道:「三位師伯快來!」

  天風真人神情微微一變,雲拂一擺,身形倏起,應聲飛投入林。

  風雲劍舒嘯天跟化虹真人和永樂真人情知有異,接著也向林中飛身趕來。

  林中,武當四子和方、徐等道俗六人,這時正擠在一株巨大的皂策樹前,指指點點的不知道正在爭論什麼?

  天風真人景登萍走近之後,紫煙道人轉過身來,迫不及待地指樹身道:「天風師伯,您瞧!我們那位舒老施主剛才一再說他跟那小子沒有任何瓜葛,現在看了這兩行字,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天風真人抬頭望去,只見樹身上的那支降龍劍,劍柄尚在微微顫動;劍身下面,削去樹皮的樹幹上,寫著這樣兩行草書:「願獻此劍,以贖前愆,懇勿破壞余與舒府秦晉之好,不佞令狐平百拜!」

  天風真人冷笑著轉過身子,向剛剛趕到的風雲劍寒臉注目道:「舒老施主還有什麼話說?」

  風雲劍舒嘯天氣得臉孔發青,分開眾人,走上前去,對準那株皂策樹,狠狠一腳踢出!

  那株皂策樹,足有缽口粗細,竟當不了這一腳,喀嚓一聲,應足折倒。

  天風真人面孔一沉道:「舒老施主這算什麼意思?」

  風雲劍咬牙切齒道:「好個可惡的小渾球,要再落入老夫手裡,老夫不打碎他那一嘴狗牙,和砍下他那十根狗爪子,我風雲劍舒嘯天這個名號任他小子倒寫著!」

  天風真人輕輕了一聲道:「真是唱做俱佳。」

  風雲劍早就憋著一肚子氣,這時再也忍耐不住了,聞言抬起面孔,雙目殺機隱蘊,沉聲怒喝道:「你們這批牛鼻子,到底講理不講理?」

  天風真人淡淡接口道:「講理得看對方是誰!」

  風雲劍向閒雲客和浮萍生兩人手一揮,氣沖沖地道:「徐師父、方師父,咱們回去!」

  天風真人嘿嘿不已。那意思好像說:「人沒有交出來,就想回去,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就在這時候,永樂真人陸揚波忽然走過來,將天風真人的衣袖輕輕扯了一把。

  天風真人退出數步,問道:「什麼事?」

  永樂真人低聲道:「永樂已經打量過這座樹林周遭之地勢,從這裡出去走向官道,兩邊都是水田,一片空曠,了無遮攔,那小賊即使肋生雙翅,也絕不可能那樣快就會失去蹤影。」

  天風真人一哦道:「你是說那小賊刻下仍然藏身在這座樹林內?」

  永樂真人搖頭道:「恐怕不會。」

  天風真人道:「何以見得?」

  永樂真人道:「師兄不難看出,林中這些樹木,枝葉凋零,宿鳥難棲,並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藏下一個人。」

  天風真人道:「那麼!依你看來,你以為那小賊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永樂真人續道:「從這裡奔向林外的那條小河,然後借著河岸掩護,沿著結冰的河床,繞道奔向莊後。」

  天風真人四下掃了一眼,不覺點頭道:「很有可能--」

  永樂真人接下去說道:「所以永樂認為老鬼此番拂袖而去,全是一片做作,他老鬼無疑也已看出那小賊別無地方可去。」

  這時,風雲劍舒嘯天已帶著著閒雲客和浮萍生兩人走出樹林。

  化虹真人宋長春則遠遠站在一邊,在那裡悠閒地摩挲鑒賞著那口從樹身上拔下來的降龍劍。

  紫煙、青風、赤松、藍溪等四名道人,因為兩位師伯正在密議,在沒有得著吩咐之前,對風雲劍之離去,只好任其自然,未敢擅自行動。

  這邊,天風真人因永樂真人已經說得很明白,當下不再遲疑,一個箭步竄出,揚聲大喝道:「舒老施主留步!」

  風雲創於廣場中轉過身來道:「道長還有什麼吩咐?」

  天風真人追上前去,沉臉道:「貧道來的時候,已經說得十分清楚。武當八子半數死於那令狐小賊之手,誰將那小賊隱匿起來,誰便是敝派之公敵。武當三老,一向說話算數,這一點還請舒老施主三思!」

  風雲劍強忍著冷冷說道:「因為今天是在舒某人的地面上,所以舒某人不得不檢點出言吐語之態度。不過,幾位道長也該明白,風雲劍舒嘯天在江湖上亦非無名小卒,像諸位今天這等來勢,要如果換上別人,也許早就翻臉了,但舒某人卻仍願平心靜氣地問一句:貴派四弟子死於那令狐小賊之手,是否為舒某人所唆使?」

  天風真人道:「貧道沒有這樣說過。」

  風雲劍道:「既然此事與舒某人無關,諸位今天又有什麼理由,一定逼著舒某人交出那小賊?」

  天風真人道:「因為那小賊很明顯的已被貴府所收容!」

  風雲劍道:「道長之斷語下得如此肯定,是不是就因為小賊在外面林中,所留下來的那幾句無中生有之言?」

  天風真人道:「空言固不足憑,但那支降龍劍,卻非贗品。這口降龍劍,乃小賊不惜血污雙手,傷害他人生命所取得,如今慨然交出,當不能以等閒視之。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外面那片樹林,距離官道甚遠,急切間如欲藏身,只有沿林外小河,奔向莊中一途。」

  風雲劍道:「道長這番推測,雖然不無可能,但道長也許忽略一件事。」

  風雲劍道:「敝莊莊後,地近山區,丘陵起伏,怪石嵯峨,道長又怎知那小賊未向山中逸去?」

  天風真人道:「貧道前說過了,小賊的這口降龍劍,歷劫重重,得來匪易,他如果只是為了避開貧道等一行,根本就不該留下那兩行字,以及留下這口降龍劍!」

  風雲劍道:「道長有沒有想到這也許是那小賊的一種狡計?」

  天風真人道:「借刀殺人?」

  風雲劍道:「道長年高德劭,江湖閱歷豐富,小賊這種幼稚的手法,應該輪不到舒某人來加以拆穿。」

  天風真人道:「據外間傳言,小賊初至貴府時,曾受到相當之禮遇,足證你老施主當初對這位浪蕩公子頗有允婚之意,如今你老施主竟說小賊留下寶劍,乃是借刀殺人之計,那麼,可否請你老施主說一說你們這對準翁婿後來交惡之經過?」

  風雲劍這下可碰上難題了。

  試問他又怎能當著武當這批師徒之前,說出令狐平可能已洞悉他在龍虎幫中的錦衣護法身份;小子留下這口降龍寶劍,無非是想利用他們師徒,來對他風雲劍加以懲戒一番?

  當下只好不作正面答覆,忿忿然說道:「這小賊行為放蕩,劣跡昭彰,盡人皆知,老夫當初不過是看在令狐老堡主的情面上,跟這小賊虛與委蛇而已,既然道長一口咬定小賊已經竄入敝莊,舒某人多辯無益,這就帶人回去,閉門進行搜索,以事實向道長交代就是了!」

  永樂真人從旁插口道:「如由貧道等入莊共同進行搜索,豈不更好?」

  風雲劍氣往上衝道:「用不著!」

  化虹真人冷笑道:「入貴府,難道會玷辱了你老施主的門楣不成?」

  風雲劍亦報以冷笑道:「開門迎賓是一回事,閉門緝盜又是一回事!這正如貴派的真神武殿,也不會容許外人任意走動一樣。」

  永樂真人咳了一聲道:「如果搜不著那小賊,老施主將何以自明心跡?」

  風雲劍輕輕一哼道:「老夫但求問心無愧,並無一定要向什麼人表明心跡之必要!」

  天風真人頷首道:「老施主最後這兩句話,可謂坦白之至,你老施主若早肯這樣說,真不知道要省卻多少口舌!」

  語畢臉孔一沉,突然回頭去,向永樂真人和化虹真人喝道:「你們還等什麼?」

  化虹真人宋長春和永樂真人陸楊波早在一旁蓄勢以待,聞言長拂一擺,身形兩下散開,立將風雲劍從三面緊緊圍住。

  風雲劍氣得渾身發抖,一張面孔全變了顏色。

  他朝三個老道環掃了一眼,瞑目厲聲責問道:「我舒嘯天跟你們幾個老雜毛平日無怨無仇,你們今天這樣找上門來,究竟安的是什麼心腸?」

  化虹真人和永樂真人手合雲拂,眼觀鼻,鼻觀心,垂眉肅立,置若罔聞。

  天風真人亦只當沒有聽得,這時寒著面孔,又向另一邊的四子揚聲喝道:「舒老施主是上了年紀的人,不能過分麻煩他老人家,你們幾個閒著也是閒著,進去為老施主分分勞!」

  語音頓微,接著又喝道:「時間有的是,用不著性急,要搜就得搜仔細一點。但記著別打擾了府中內眷!」

  四道人齊齊應了一聲,四支長劍,同時出鞘,腳下一動,身形展開,爭向莊中飛身撲去。

  閒雲客徐逸樵和浮萍生方志硯雙雙現身攔住四子去路,沉聲怒叱道:「牛鼻子們休得放肆!」

  四子顯然早有默契,當下由青風子和藍溪子分別向閒雲客和浮萍生兩人迎去,紫煙子和赤松子則繼續奪路撲向莊中。

  閒雲客徐逸樵和浮萍生方志硯在龍虎幫中均屬青衣護法之身份,論身手自非等閒人物可比。

  兩人無疑也早知道四子會來這一手,這時不慌不忙地雙雙一擰身軀,避開青風子和藍溪子之長劍,然後同時一揚手臂,分別打出一支亮銀鏢!

  紫煙子和赤松子耳聽腦後風響,知有暗器襲到,不得不跳向一邊,低頭閃避。

  就在這時候,莊中警聲大作,不一會兒工夫,又從莊門中奔出十多名手執各式器械的精悍莊丁。

  這批莊丁一出莊門,在為首的一名莊丁指揮之下,立刻奔過去將紫煙子和赤松子團團圍住。

  有道是:強將手下無弱兵。

  這批莊丁雖然不是江湖上的什麼成名人物,但能在潼關舒府吃一份口糧,當知亦非易與之輩。

  紫煙子和赤松子要想進入府中搜索,勢必將這批莊丁先行掃數解決。

  武當師徒這次前來,似乎已經下定決心,必要時不惜放手一幹,是故紫煙子這時手起劍落,只見銀虹一閃,一名莊丁首先遭殃。江湖人物過手,就是見不得血,這些莊丁見伙伴中已有一人喪生,登時全紅了眼,一聲呼嘯,蜂擁而上,立即與紫煙子和赤松子展開一場捨命廝殺!

  同一時候,青風子和藍溪子亦跟閒雲客和浮萍生戰在一起。

  閒雲客和浮萍生使的兵刃,都是一對判官筆,招式靈巧,火候老到,與青風子和藍溪子之劍法,恰好是半斤八兩,旗鼓相當。

  這時廣場上,劍光閃爍,筆影縱橫,再加上那批莊丁粗厲的吼喝,戰況之狠猛劇烈,令人觸目驚心!

  可是,說也奇怪,儘管這邊四子與閒雲客浮萍生,以及十多名莊丁已經殺得難解難分,另一邊的武當三老和風雲劍舒嘯天,卻仍在僵持之中,迄無動手跡象。

  尤其是風雲劍舒嘯天,這時臉上的神情已回復一片寧和,他見三老雖然將他因在核心,但並無出手相逼之意,於是原地轉身,緩緩回過頭去,從容打量著雙方交手之情形。

  風雲劍第一眼所看到的,是另一名莊丁因閃避稍遲,正被赤松子一劍刺中心窩。

  那名莊丁的兵刃已遭打落,急切間想以空手攔格,結果伸出去的右手五指,又被赤松子反手一劍,齊根削飛。

  那莊丁因傷中要害,一陣劇痛攻心,連哼也沒有哼出一聲,如醉酒似的,仰天摔倒。

  風雲劍目睹這幕慘象,只是淡淡一笑,再無其他表示。

  就好像死去三五名莊丁,無關緊要似的。

  接著,他又繼續轉過頭去,朝閒雲客和浮萍生那邊掃了一眼,然後轉正身軀,深深吸了一口氣,仿佛他所看到的這一切,並不如想像中之嚴重,大可不必為此操心一般。

  風雲劍這種反應,自是大出三老意料之外。

  天風真人清了清喉嚨,捋髯說道:「我說,舒老施主,依貧道看來,你老施主最好還是喊住你那些手底下的人,敝派弟子,奉戒甚嚴,除非萬不得已,極少濫施殺戮,希望你老施主別叫手底下的人將他們逼得太緊--」

  風雲劍仰臉哈哈大笑!

  天風真人臉色微變道:「老施主何事發笑?」

  風雲劍笑聲一收,一字字說道:「我笑貴派武當,弟子被人殺了,固然振振有詞,如今弟子殺人,居然也有說處,怪不得武當一派會日益光大--」

  語音未竟,突然橫跨一步,向右側之化虹真人一掌當胸拍去!

  化虹真人不虞此變,只得滑步傾身,避開中路門戶,同時運足真氣,大喝一聲,一拂掃出!

  可是,化虹真人長拂出手,風雲劍人影已杳!

  原來風雲劍攻出這一掌,只是為了借路脫身。

  因為他自持身份,一向甚少隨身佩劍,如想以赤手空拳,來對付三老這等人物,自無取勝之可能。

  所以,前此他力持冷靜,便是思索著如何取得一口寶劍。

  這時,一掌分散化虹真人心神,隨著縱身而起,所撲去之方向,正是在與浮萍生交手的藍溪子。

  武當八子就是一個不缺,論功力都不足與這位風雲劍相頡頏,何況風雲劍此舉又是出其不意,藍溪子自然只有自認倒霉的份兒,風雲劍身形憑空而降,左臂一揮,右掌一抄,傷人取劍,動作一氣呵成。

  藍溪子被風雲劍肥大的袍袖拂中臉頰,痛如刀刮。

  長劍脫手之後,人也跟著踉蹌倒地,浮萍生方志硯樂得撿個現成的便宜,一個箭步上前,又狠狠地補上一腳。

  藍溪子伸手展足,像個正寫的大字,只有如嘆息似的嗯了一聲,便告絕氣瞑目,寂然了賬!

  與閒雲客交手的青風子,見狀心中一慌,長劍招式,頓時走樣,閒雲客徐逸樵當然不肯錯過機會,手中判官雙筆一緊,立將青風子罩入一片縱橫筆影之中。

  浮萍生方志硯騰出身子,立即向那批莊丁奔了過去,一面口中大喝道:「伙計們別慌,方某人來也!」

  喝聲中,雙筆一抖,灑出滿天寒星,像撒網似的向赤松子當頂圈去,五人先後喪生,如今看到浮萍生趕來支援,不由得全為之精神一振。

  因為由浮萍生分去一個赤松子,那剩下來的八九名莊丁,現在只須對付紫煙子一個人,整個局面,亦隨之改觀,再不像先前那樣,顧此失彼,左支右撐,盡看著伙伴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去了。

  這一邊,武當三老雖然不旋踵便告相繼趕到,但如今之形勢,已與先前大不相同。

  風雲劍舒嘯天一劍在手,不僅的多了一件兵刃,整個人的氣質,都像有了改變。

  只見他仗劍當胸,長髯飄動,虎目含威,昂然而立,有如一尊凜然不可犯的金甲天神。

  武當三老和風雲劍刻下之年紀,均在七旬上下,可說是同一輩的人物;所以,三個老道對這位風雲劍一套風雲劍法,也比別人知道得更為清楚。

  以他們三老聯手之力量,雖可立於不敗之地,但要想穩操勝券,實亦無十分把握。

  因此,三個老道再度將風雲劍圍定之後,行動上都顯得極其小心。

  化虹真人和永樂真人成犄角之勢,靜守不動,而由天風真人景登萍,手執長拂,一步步正面向前迫了過去。

  風雲劍目不斜視,只注視著天風真人一個人,而無視於左右兩側化虹真人和永樂真人之存在。

  天風真人在走近風雲劍身前丈許處,左手捏指作訣,輕輕往上一揚,右手長拂同時向前平平掃出。

  這一拂遞送得極其自然,姿式優雅,力道平和。

  可是說來令人難以置信,兩個距離如許之遠,風雲劍的一片袍竟在這一拂之下,應手向上飄起!

  風雲劍冷笑一聲:「大羅罡氣,果然名不虛傳!」

  話發聲中,身形突然移動。

  手腕一翻,一劍飛吐而出!

  這一劍去勢之疾,無與倫比,宛如銀虹一閃,直奔天風真人之面門!

  天風真人亦報了一聲:「好劍法!」

  身軀微微一偏,以毫厘之差,避開來劍劍鋒。

  雲拂由下而上,一個倒捲,反朝風雲劍執劍之右腕撩去!

  風雲劍攻出的這一劍來勢雖壯,其實只是一著誘招,他當然不會幼稚得起手一劍便想將三老這等人物傷於劍下。

  這時他見天風真人的雲拂挾著一股暗勁捲來,非但不作趨避打算,反將寶劍順勢一沉,看上去就像要以手中寶劍去砍斷對方的拂尾一般,容得兩個人暗勁撞實,借對方雲拂托送之力,驀地投身倒飛而起,改向左側之永樂真人揮劍撲去!

  永樂真人陸揚波因有前車之鑒,以為這位風雲劍又在重施脫身之故技,故不待風雲劍身形落地,便將雲拂一抖,湧起一團罡氣,像狂飆般向風雲劍身形待落之處,攔迫而上。

  大羅罡氣,能傷人於十步之外,為武當派鎮山絕學之一,其威力之霸道,在一般玄功中,罕有其匹,如今風雲劍在半空中,又在勢盡力衰之際,陡然遇上這般強勁的力道,自是無法加以抵禦。

  總算這位風雲劍身手不凡,半空中使出一式迎風擺柳,身形蕩了一蕩,悠然飄降而下。

  只是這樣一來,原先之突擊計劃,無疑已成泡影。

  因為他受了這股大羅罡氣的阻擋,如今立足之處,距離化虹真人宋長春反較永樂真人陸揚波為近。

  由於風雲劍這次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被迫降地,急切間似乎未曾顧及身後尚有一個化虹真人。

  化虹真人宋長春記著適才風雲劍從他這道關口脫身而去的恥辱,這時風雲劍正背向著這一邊,而且就在身前不遠之處,心底不禁油然升起一片殺機。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