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章 弄巧成拙



  華山五劍師兄弟,不啻金龍劍客盛文修當年初出江湖之寫照。

  年輕、英俊、勇敢而耿直。

  這師兄弟五人,無論人品與武功,都可說是目前這一輩中,不可多得薈萃之選。

  他們師兄弟五人,只知道服從恩師金龍劍客之命令,師父怎麼吩咐,他們就怎麼做。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恩師與丐幫弟子,以及葫蘆叟和令狐平等人之間,究竟有何仇恨。

  當然他們更不知道所謂龍虎幫,又是怎麼樣的一個組織了!

  剛才,在葫蘆叟沒有過來之前,師兄弟五人憑著華山派有名之金龍劍陣,首尾呼應,進退有方,一直佔著絕對之優勢。

  其後由於葫蘆叟之加入,形勢立即改變。

  這時五兄弟均已身負輕重不等之內傷,設非令狐平及時喝止,師兄弟五人顯然個個性命難保。

  華山師徒停止動手之後,一場血戰,隨告結束。

  那些由風雲劍帶來之莊丁見華山師徒與敵人握手言和,一個個嚇得魂飛天外。

  令狐平走過去一一加以好言撫慰,叫他們不必害怕。只要不生逃跑之念,絕無殺害他們之理。

  接著,令狐平又指揮沒有受傷的丐幫弟子,將餘焰撲滅,清去院中之屍體。

  然後,大伙兒一齊來到前院,分別包紮傷口,服藥敷丹,養神調息。

  第二天,令狐平吩咐葫蘆叟帶眾人先回丐幫總舵,他自己則準備與沒有受傷的九鼎丐言成鈞兩人單獨留下來。留下來的目的,他沒有說明。

  金龍劍客盛文修堅持著也要留下,與令狐平共進退,以答謝後者這次對他們師徒之大義感召。

  令狐平拗他不過,只好聽其留下,葫蘆叟等人離去之後,令狐平方向金龍劍客和九鼎丐說出留下用意。

  他算定風雲劍父女必已連夜去遮馬谷,而一二天之後,花臉閻羅一行,就會從曲沃撲空回頭。

  所以,他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計劃趁他神彈子金烈星之冒牌身份尚未拆穿前,再加以利用一次,就此將這位龍虎幫的劊子手設法除去!

  金龍劍客慨然道:「盛某人一定協助老弟完成此一壯舉,不過這老鬼一身功力不在風雲老兒之下,老弟仍需小心在意才好,老弟打算如何下手?」

  令狐平道:「言大俠可裝成這兒館中的那名蘇護法,老鬼來到之後,必然會查問館中起火之經過,小弟便裝作另有隱情報告,將老鬼引去一邊,而由你們兩位監視餘下諸人,待小弟得手之後,再過來與兩位一齊動手,將餘人一並除去。盛兄以為這樣是否妥當?」

  金龍劍客點頭道:「此計甚佳。據說這老鬼在幫中到處布有眼線,平常最愛聽取小報告,你只要故作神秘之態,老鬼準會上當。這老鬼手辣心狠,一生殺人無數,如能就此除去倒也是一件大功德!」

  令狐平忽然問道:「盛兄知不知道那位龍虎幫主究竟是何許人?」

  金龍劍客沉吟道:「關於這一點,說來非常慚愧。在盛某人印象中,只知道這廝年事甚輕,身材不高,語音尖細,動作之間,帶有一些娘娘腔,似乎不超過三十歲;至於這廝之出身來歷,則不太清楚。」

  令狐平道:「這廝的一副長相如何?」

  金龍劍客道:「盛某人先後僅跟這廝見過兩次面,當時由於距離太遠,未能看得真切。」

  令狐平道:「既然這廝在動作之間帶有一些娘娘腔,都未能逃過盛兄之觀察,怎麼盛兄卻沒有看清他的面目呢?」

  金龍劍客道:「不知是何緣故,這廝每次出現,都在臉上帶著一幅紗罩,所以遠看上去,唯一能見到的只是一雙精湛的眼神--」

  令狐平思索了片刻,抬頭道:「依盛兄看來,這廝會不會是當今武林中一名人所熟知的人物?」

  金龍劍客道:「難說得很。盛某人也曾仔細推敲過,但始終無法想出這麼樣一個人來。」

  令狐平道:「是的,年齡方面,便是一個無法化解的謎團。在刻下武林中,三十歲左右的知名人物,為數有限,屈指可算,的確不易找出這樣一名人物。譬如說:漠北雙雄、恆山無影俠、密雲金刀、金陵公子,以及雲臺生死一筆等人,都是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以上這幾位,盛兄以為誰有可能呢?就小弟所知,這幾人裡面,誰也無此可能!」

  金龍劍客道:「當然無此可能,若是這幾人中的一個,盛某人焉有辨認不出之理。」

  令狐平道:「不是小弟誇口,小弟一向很少為類似之問題所難倒,但對這位龍虎幫主,卻真是一點辦法沒有。我令狐平將來倒要看看這位仁兄究竟是何方神聖!」

  金龍到客道:「還有一件事,說來也許令人難以置信。」

  令狐平道:「什麼事?」

  金龍劍客道:「盛某人兩次會面,雖沒有獲睹這廝之真面貌,然而在另一方面,盛某人卻又感覺到,這廝的一雙眼神,看來極為熟悉,就好像以前曾在什麼地方見過。尤其奇怪的是,還好像不止見過一次。」

  令狐平忙說道:「那麼?盛兄何不仔細再想想?」

  金龍劍客苦笑道:「要能想得出來,還有什麼話說?」

  九鼎丐言成鈞插口道:「盛掌門人對這位龍虎幫主之眼神既有熟悉之感,可知以前必定見過此人,這是很重要的一點。過去,盛掌門人只在知名人物身上打轉,故未能獲得結果。依言某人之意,盛掌門人何不摒棄成見,耐著性子,就生平所見過的人,不論其身分高低,重新一一推敲一番?」

  令狐平搶著道:「這個主意好極了!每個人都會不知不覺的犯上這種錯誤,想一件事,都先擬定一個範圍,然後盡在小圈子裡打轉。我看就這麼辦,盛兄不妨騰出一天的時間,不分親疏,不論遠近,凡是認識的人,都加以揣摹一番,甚至連小弟、言大俠、葫蘆叟,以及貴派中之弟子,亦不例外;這樣或許能找出答案亦未可知。」

  金龍劍客頷首道:「這誠然不失為辦法之一,待今夜更深人靜後,盛某人來好好地想上一想。」

  令狐平問道:「該幫另外那三位錦衣護法--無量三翁--盛兄可曾與他們相處過?」

  金龍劍客道:「一起喝過幾次酒,三個老怪物,酒量都很好。」

  令狐平道:「三人武功怎樣?」

  金龍劍客道:「雖然未見過這三個老怪自我批評炫露身手,但從外在之神韻看來,三個老怪物顯較當年傳說中的武功還要厲害。」

  令狐平道:「三人退隱已久,這一次何以還會東山復出?」

  金龍劍客嘆了口氣道:「這可說與盛某人犯了同一毛病。盛某人不滿的是奇士堡,他們則是想鬥一鬥貴堡的那幾位奇士!」

  令狐平道:「那麼他們可知道本堡幾位奇士之師承源流?」

  金龍劍客道:「他們要曉得這些,還在襄陽擺下那座擂臺幹什麼?當初擺下這座擂臺的主要目的,便是想誘你老弟入谷,然後好從你老弟口中,設法套問有關奇上堡以及四奇士之種種秘密!」

  令狐平笑道:「這樣說起來,我這位浪蕩公子成了奇貨可居,將來就是萬一不幸失手被擒,也不必擔心有性命之憂了?」

  金龍劍客也笑道:「剛失手的那一剎那,可以這樣說。」

  令狐平關接道:「然後是供出秘密固然難逃一死,如果堅不吐實,仍然難逃一死?」

  金龍劍客笑道:「不過是時間上的遲早之別而已!」

  令狐平又問道:「聽說該幫在錦衣護法之上,尚設有護幫長老數名,盛兄可知道該幫現有之護幫長老都是何等樣人?」

  金龍劍客道:「目前只有長老兩名,均為六十許人。一個生得矮矮胖胖,整日煙臺不離手;一個生得高高瘦瘦,兩耳招風,三角眼,尖下巴,看上去就像一位無常爺。幫中上下均稱兩人為『莊老』和『艾老』;『莊』、『艾』兩字,想係兩人之姓。出身來歷,無人清楚,兩人經常都與幫主住在一起。」

  令狐平道:「依盛兄看來,將來如果有機會,青城、北邙、天臺、長白、黃山等五派中人,能不能像盛兄這樣,勸說他們脫離魔幫?」

  金龍劍客沉吟道:「這很難說--」

  令狐平點點頭,沒有再問下去,因為這誠然不是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當天晚上,在吃飯的時候,令狐平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向金龍劍客問道:「這次隨花臉閻羅去曲沃的一行中,有個佩劍的中年藍衣婦人,盛兄可知道此婦在幫中是何身份?」

  金龍劍客搖頭道:「以前沒有見過。」

  令狐平皺皺眉,欲言又止。

  金龍劍客詫異道:「老弟連花臉閻羅都不放在心上,幹嘛要去計較區區一名婦人?」

  令狐平道:「話不是這麼說。」

  金龍劍客道:「怎麼呢?」

  令狐平道:「這女人也是由外路剛到,而非來自遮馬谷龍虎總舵。她在城中一家客棧見到小弟時,起初想跟小弟打招呼,後來不知為了什麼緣故,突然帶著一臉驚惶之色,掉頭匆匆而去。小弟懷疑她是不是從行動上,瞧出了小弟什麼破綻,要真是如此,可不能不防著點。」

  金龍劍客道:「關於這一點,老弟大可不必擔心。神彈子金烈星子在龍虎幫中最親的人便是花臉閻羅,既然花臉閻羅都給蒙過了,別人自更不在話下?」

  令狐平道:「那麼她後來那種驚惶神情,又意味著什麼呢?」

  九鼎丐從旁說道:「我要飯的想到一個原因,說出來只怕兩位認為太荒唐。」

  令狐平道:「說來聽聽看!」

  九鼎丐道:「要飯的猜想,這女人過去跟神彈子可能有一手,這次你們在客棧中無意碰頭,她見你老弟神情冷淡,一定是懷疑你老弟變了心,所以才有本想打招呼,又忽掉頭而去的舉動--」

  金龍劍客點頭道:「有此可能。」

  令狐平笑道:「要如言兄猜想的這樣,就不太嚴重了,對一個變了心的男人,恨只有恨在心裡,相信這種事她也不便啟口,她就是說出來,亦無害於大局,這樣小弟就放心了!」

  金龍劍客道:「等花臉閻羅領人來到這裡之後,盛某人先設法打聽一下也不妨。」

  一宿無話。

  次日,未牌時分,花臉閻羅果然領著四名護法來到,那名藍衣婦人,自然亦在其中。

  奇怪的是,那婦人這次見了令狐平,神色異常平靜,就仿佛她和令狐平根本陌不相識一般。

  這使令狐平大大地去了一項負擔。

  金龍劍客自亦無再加打聽之必要。

  花臉閻羅見金龍劍客受傷,以及後院已成一片瓦礫,自然免不了要追問出事之經過。

  於是,令狐平依計行事,他向花臉閻羅眼色一使道:「來,舅舅,我們去廂房說幾句話!」

  果然不出金龍劍客盛文修事前之預料。

  花臉閻羅聞言神情微微一動,立即一聲不響地起身跟著走出大廳。

  這一邊,金龍劍客和九鼎丐,則依事先之約定,開始暗中監視著包括藍衣婦人在內的那四名龍虎護法。

  令狐平將花臉閻羅領人西廂房,雙臂運足內勁,正待轉身下手之際,不意卻遭後者搶先一步。

  正當他身軀待轉的那一瞬間,只感到周身一麻,勁首全消:一條右腕,已被花臉閻羅刁在手中!

  令狐平大吃一驚,愕然失聲道:「舅舅!您--這是什麼意思?」

  花臉閻羅怪笑道:「什麼意思?這叫做: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哈哈--哈哈--哈哈哈!」

  令狐平力持鎮定道:「舅舅這樣做,是不是因為烈星未能如期找回那批黃金?」

  花臉閻羅大笑著道:「黃金?哈哈哈!你小子要真是老夫的外甥,別說這區區幾千兩黃金,就是再多上十倍百倍,也算不了一回事!」

  令狐平有點慌了,但他仍然想不出毛病在那裡。當下眨著眼皮又問道:「舅舅--」

  花臉閻羅臉孔一沉道:「住口!誰是你的舅舅?」

  令狐平這才知道不妙,只好住口不語。

  他現在只希望金龍劍客和九鼎丐能夠安然無恙,或許仍有脫身的機會。

  花臉閻羅輕哼著又接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嘿嘿!如今落在老夫手裡,你小子的樂子就是了!」

  說著,左手一抬,分別閉住令狐平雙肩四處穴道。

  然後,放下右手,擺頭喝道:「跟老夫過來!」

  大廳中的金龍劍客和九鼎丐,看見老少兩人像出去時一樣,一先一後地走了進來,無不暗暗詫異。

  令狐平穴道被封,無法以傳音方式通知兩人提高警覺應變,只得於跨進大廳之後,以責問之語氣,大聲說道:「舅舅不分青紅皂白,一下點中烈星雙肩四處穴道,難道懷疑烈星是冒牌貨不成?」

  金龍劍客和九鼎丐聞言,臉色雙雙大變。

  令狐平連忙擺頭示意,要兩人少安毋躁。

  花臉閻羅轉過身子冷笑道:「不錯,現在老夫要問的僅是你小子係自何時開始冒充?是在上次進入總舵之前還是之後?」

  令狐平道:「我不承認我被人冒充。」

  花臉閻羅用手一指那藍衣婦人道:「那麼你小子可認識她是誰?」

  令狐平道:「當然認識。」

  花臉閻羅道:「她是誰?」

  令狐平道:「一個枕頭睡覺的人,還要當眾提名道姓,豈不成了笑話?」

  這下輪到花臉閻羅發呆了。

  他轉過臉去望向那婦人道:「芸卿,你聽到沒有?別是你疑心過甚吧?」

  藍衣婦人凝視著令狐平,沒有立即回答,同時手按劍柄,緩緩移步向令狐平走了過去。

  她與令狐平以三步不到的距離,面對面站定之後,注目平靜地問道:「你跟奴家究竟有何關係?你再說一遍聽聽看!」

  令狐平的一顆心,漸漸落實,再不像先前那般慌亂了。

  他覺得刻下之形勢,所以能夠急轉直下,實應歸功於九鼎丐言成鈞昨日那番提示。

  這婦人與神彈子金烈星之關係,至此可說明白異常,他抓住這樣一個現成的題目,難道還會做不了文章來?

  於是,他現買現賣,故意皺了皺眉頭道:「芸卿,我實在不明白--」

  藍衣婦人冷冷打斷他的話題道:「不明白的應該是奴家,你用不著拐彎抹角兜圈子,直接說出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可以了!」

  令狐平不為所動,繼續說下去道:「你之所以在舅舅面前告我一狀,無非是為了那天在客棧中,我沒有先跟你打招呼,但是,你須知道,那天情形非常特別,我當時不跟你打招呼,因為那時--」

  藍衣婦人道:「因為那時怎樣?」

  令狐平道:「因為那時葫蘆叟樂九公那個老鬼也在棧中,我懷疑老酒鬼已經認出了我,深恐跟你招呼,會因而連累了你。」

  花臉閻羅搶著道:「好了,好了,這全是一場誤會,你們婦道人家,就是心眼兒多,還虧老夫一向仔細,不然不給笑掉人家大牙才怪!」

  說著,大步走過來,伸手便待拍開令狐平雙肩穴道。

  藍衣婦人突然揚臂攔著道:「不!慢一點!」

  花臉閻羅面現不悅之色道:「怎麼樣?你將他是不是還沒有折磨夠?」

  藍衣婦人堅持道:「我還要再問他一句話?」

  花臉閻羅沉聲道:「問什麼?」

  藍衣婦人轉向令狐平道:「你還記得我們上次分手,奴家跟你說了些什麼嗎?」

  令狐平恨得牙癢癢的,暗罵賤人不止。

  他當然不願功虧一簣,為此難倒。可是,天曉得他們上次分手時說了些什麼呢?

  在這種緊要關頭,容不得他多作思考,甚至稍微猶豫之態,都可能影響整個大局。

  於是,他毫不遲疑地壓低聲音說道:「芸卿,你也真是的,那種話怎能當著別人面前說出來?」

  藍衣婦人臉色微變道:「為何不能?」

  令狐平低聲接著道:「我們之間,名分未定,儘管幫中上下,沒有人不知道我們的關係,在顏面上來說,總以保留一點為宜,你這樣苦苦逼迫我,不嫌太過分麼?」

  藍衣婦人臉色又是一變道:「怎麼說?我們之間名分未定?」

  令狐平暗暗高興,正待岔開,事情就好辦了。

  當下連忙加以溫言道:「芸卿,你該知道,山盟海誓,是我們倆的事,在別人眼中,我們終究只是一對露水夫妻;我不記得上次有沒有跟你說過,再過一段時期,等那批黃金找回來,洛陽分舵正式成立,那時--我們--」

  「叭!」「叭!」

  藍衣婦人不等他把話說完,揚手便是兩個又脆又響的耳光!

  接著,冷笑一聲,轉過身去,向花臉閻羅道:「舅舅!您聽聽吧!他說,芸卿與他,名分未定,只是一對露水夫妻。還說芸卿上次交代話,他不便當眾出口;其實,烈星上次出門,芸卿只是要他先找舅舅,別為失金之事愁壞了身體。這種話也不便當眾出口麼?這廝是不是烈星本人,舅舅聽了他這番話,該再不會有疑問了吧?」

  令狐平暗道一聲:「完了!沒想到這女人竟是神彈子的愛妻!」

  他知道馬腳已露,挽回無望,便不再多費脣舌,好在還有一個金龍劍客和九鼎丐,只要沉得住氣,仍然有的是機會。

  花臉閻羅轉向藍衣護法馮佳運喝道:「馮護法去取一盆清水來!」

  藍衣護法馮佳運應命出廳而去。

  花臉閻羅又轉向金龍劍客問道:「這小子是何時混進來的?」

  金龍劍客定下心神,故意嘆了口氣道:「昨天這個時候,本座從中條回來,這廝已經先到了,本座與金護法只見兩次面,自然無法辨別真偽。尚幸檜老與金大嫂及時趕到,不然本座這條性命,不送在這廝手裡才怪!」

  花臉閻羅又問道:「後院這把火,是誰放的?」

  金龍劍客恨聲道:「除了那個樂老酒鬼,還會有誰?」

  花臉閻羅道:「就是老酒鬼一個人?」

  金龍劍客道:「還有一名中年漢子,全部只有兩個人,那中年漢子可能就是老鬼那個姓羅的徒弟。」

  花臉閻羅對昨夜這一把火似乎並不怎樣放在心上,尿泡眼一霎,接著問道:「中條那邊情形如何?」

  金龍劍客道:「好,金杖四老和該幫幫主鶉衣羅漢童山高,全為本座所捏造的故事蒙混過去,三個月之內,侯丐當可依約行事。」

  九鼎丐言成鈞趁花臉閻羅與金龍劍客問答分神之際,一步一步悄悄地將身行之令狐平身邊,慢慢靠攏過去。

  這時,真氣運足,驀向令狐平被點穴道之雙肩,閃電一般接連拍出兩掌。

  令狐平欲加阻止,已然不及!

  另外那兩名龍虎護法,見狀大喝一聲,雙雙撲出!

  九鼎丐滿以為令狐平穴道已經活開,一面返身接戰那兩名龍虎護法,一面向令狐平高叫道:「敵眾我寡,不宜力戰--公子快跑!」

  他哪裡知道,花臉閻羅封穴手法特別,他剛才兩掌,根本未能將令狐平雙肩穴道拍開。

  花臉閻羅向藍衣婦人吩咐道:「芸卿,你下去幫幫忙,記住要拿活口,這廝聽口音好像也有問題。」

  金龍劍客急忙以眼角朝令狐平掃去,令狐平連連搖頭,金龍劍客只好暫時按兵不動。

  首先向九鼎丐發難的,是兩名青衣護法。

  九鼎丐一身武功,與侯丐不相上下,兩名青衣護法,當然攔他不住。

  藍衣婦人揮劍出手,仍然未能將九鼎丐困住。

  這時如果令狐平穴道已解,由令狐平與金龍劍客合戰花臉閻羅,他們這一邊,顯然可佔優勢。

  同樣的,九鼎丐這時如果想跑,亦不難奪門而出。

  只是這位法丐始終未生逃跑之念,他在揮掌迎敵之際,僅暗暗奇怪令狐平何以遲遲未見出手?

  他想回頭過去看個究竟,心神微分,一不留意,左肩頓遭藍衣婦人劍尖掃中。

  湊巧又碰上藍衣護法馮佳運,端著一盆清水,從廳外走進來。

  後者看清廳中之混戰局面,立即不聲不響地將那盆清水朝九鼎丐劈頭沒了過去!

  在這種四九天氣,冷水淋頭,無異火灼,試想九鼎丐如何承受得了?

  藍衣婦人因親夫遇害,早就懷著滿腔怨毒之情,這時見九鼎丐掩面蹌踉,已完全失去抵抗之力,自然不願錯過洩忿良機。

  一個箭步,疾竄而上。寒光閃處,一劍如梭遞出!

  不過她雖然狠定了心腸,但總算沒有忘記花臉閻羅要活口的吩咐;故而這一劍刺去之處,尚非致命要害。

  九鼎丐冷水淋頭,一個寒噤,早告不支,如今肩胸之間,又遭藍衣婦人一劍透肌而入,任他是鐵打的漢子,也沒有不垮之理。

  身軀一顛,當場摔倒,一陣劇痛攻心,隨即昏迷過去!

  花臉閻羅朝藍衣護法馮佳運點點頭道:「再取盆水來!」

  藍衣護法馮佳運第二次取來清水,令狐平與九鼎丐之真面目,逐告顯現。

  花臉閻羅以及那幾名龍虎護法,似乎都未能認出九鼎丐為何許人?因而一時之間,幾名魔頭的注意力,都放在令狐平一人身上。

  令狐平從容地向金龍劍客頭一擺道:「端把椅子去!」

  金龍劍客掉頭望向花臉閻羅,以目光請示定奪。

  花臉閻羅嘿嘿冷笑道:「你小子死到臨頭,還要作威作福,椅子?嘿嘿!你小子辛苦辛苦,就這樣將就點站著吧!」

  令狐平臉一揚道:「這樣說,你閣下是不打算從本公子口中套問什麼了?」

  花臉閻羅輕輕哼了一聲,只好向那兩名青衣護法板著面孔道:「去端椅子來!」

  令狐平表示滿意地點頭道:「這就對了,要想本公子說出奇士堡以及四奇士之種種秘密,就得將本公子伺候得周周到到,舒舒服服!」

  花臉閻羅忍著怒氣道:「你小子怎知道老夫一定要從你口中套問有關奇士堡和四奇士之秘密?」

  令狐平微微一笑道:「閣下如果沒有這種打算,自是再好不過。」

  花臉閻羅道:「就算老夫想問你,你小子可願實說?」

  令狐平微笑反問道:「如你閣下處在本公子目前之地位,你閣下可願實說?」

  花臉閻羅道:「如果老夫還想活下去,就不會拒絕!」

  令狐平笑道:「那麼,你以為本公子只要說出這些秘密,就能活下去是不是?」

  花臉閻羅道:「這得看情形。」

  令狐平道:「在什麼情形之下,本公子的性命才能取得保障?」

  花臉閻羅道:「證明你有歸依本幫之誠意。」

  令狐平道:「如何證明?」

  花臉閻羅道:「提供四奇士中,任何一名奇士的首級!」

  令狐平道:「別無選擇?」

  花臉閻羅道:「第二條路便是死!」

  令狐平道:「好!容本公子考慮考慮。現在叫人去辦酒席吧!」

  花臉閻羅一愣道:「你說什麼?」

  令狐平悠然側目道:「大名鼎鼎的浪蕩公子落在你們手裡,難道不該慶祝一番?」

  花臉閻羅為之啼笑皆非,竟不知如何措答才好。

  藍衣護法馮佳運一旁輕咳著插口道:「令狐公子襟懷開闊,凡事說一不二,他既然答應了檜老,當無反悔之理,酒席由卑座帶人下去安排就是了。」

  令狐平點頭道:「還是這位馮兄對本公子的脾氣比較清楚。這位馮兄,你知道的,這種小地方,找妞兒不易,本公子不便強人所難。但是,一碟乾絲燙蒜、一碟五香豬耳朵,可無論如何少不得!」

  花臉閻羅氣無可出,忽然指著九鼎丐,向藍衣婦人吩咐道:「芸卿,這廝留著無用,你帶張護法把他押出去,將這廝心肝剖出來,給舅舅等會兒下酒!」

  令狐平緩緩接著道:「這位錦衣大護法若對人心肝有興趣,本公子的一副,也許更合大護法的胃口。」

  花臉閻羅怒道:「你小子憑什麼敢對老夫予取予求?」

  令狐平道:「憑公子來自奇士堡,要想知道奇士堡以及四奇士之種種秘密,就不得不對本公子言聽計從!」

  花臉閻羅只得改口喝道:「押去一邊,等候發落,免得在老夫眼前,叫老夫看了有氣!」

  令狐平冷冷接著道:「這位金大娘子,你聽清了,我這位伙伴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令舅行將到手的奇功一件,便要付之東流!」

  花臉閻羅果然著了慌,連忙說道:「是的,芸卿,不要難為他,下去替他傷口料理一下,舅舅待會兒還有話要問他。」

  不一會,酒菜整治齊備,花臉閻羅為令狐平活開右臂穴道,另外封住他與行功有關的「氣門」、「玄機」兩穴,以便他能執箸進食。

  席間,花臉閻羅催促道:「你小子開列的條件,老夫差不多全答應了,現在該可以談談正文了吧?」

  令狐平搖頭道:「不是時候!」

  花臉閻羅勃然大怒,桌子一拍道:「你!你--你他媽的,耍弄也得看看對象。你小子以為老夫真的會聽你的擺佈戲弄嗎?」

  令狐平嘆了口氣道:「沒想到堂堂一位錦衣大護法,竟是如此般的沉不住氣!」

  花臉閻羅道:「那麼,我且問你小子!什麼叫不是時候?」

  令狐平道:「這就對了!你閣下為什麼不先這樣問一聲呢?須知本公子這全是一番好意,因為本公子敘述一件事,從來不願重複第二遍,你現在逼本公子說出奇士堡以及四奇士之種種秘密,將來到了貴幫總舵,貴幫幫主為慎重計,少不得要加以核實,那時本公子一不耐煩,內容說不定就會走樣。試問,你閣下身居錦衣護法,在幫中論起地位來,可謂相當不低,要萬一因此害你蒙上謊報之嫌,豈不有負閣下今日如此厚待本公子之盛情?」

  花臉閻羅一想也對,這小子任性慣了,什麼事想得到做得到;他如今若是胡謅一通,老夫亦不知是真是假,能抓到這小子,已是不世奇功,底下的難題又何不留給無量山那三個老兒去傷腦筋呢?

  於是,輕輕一哼,便沒有再說什麼。

  當夜,花臉閻羅將令狐平和九鼎丐兩人安置在西廂房,金龍劍客自告奮勇,要求擔任守護之職,但為花臉閻羅所拒絕。

  他倒不是懷疑金龍劍客想做手腳,而是認為用不著一位黃衣護法降貴紆尊去看守兩名犯人。

  他自信他的閉穴手法,鮮有人能加以輕易化解,只要一名普通更夫,看住兩人不使其自由走動,便足夠了。

  金龍劍客當然不肯就此死心。

  因為花臉閻羅明天便要將兩人押往遮馬谷龍虎總舵,他既不能過去再與風雲劍見面,要救人便只剩下今夜。

  因此,他又向花臉閻羅進言道:「這小子易容混進這座武館,必與葫蘆叟樂老酒鬼定有默契,檜老的封穴手法,當然沒有話說,不過,那老酒鬼卻不能不防著點,能逮住這小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再給劫跑了,實在太冤枉。」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