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五章 意外之舉



  這樣眨眼之間,毒蜂鉤連攻出十餘招之多,令狐平一退再退,始終沒有還手接拆。

  手中之寶劍,也仍然保持著原先之姿勢。

  無量三魔個個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獸心翁向風雲劍低聲問道:「嘯翁,劍術方面,您是大行家,您看小子這樣一再規避退讓,究竟在打什麼鬼主意?」

  風雲劍目視場中,皺了皺眉頭答道:「這小子在應敵之際,花樣百出,極難捉摸。不過,老夫敢斷定的是,小子採取守勢,絕不是因為破不了宗護法的金鉤招數!」

  天殺翁哈冥年插口道:「何以見得?」

  風雲劍下巴一抬道:「你看他手中寶劍,招式始終未變,身形與步法,亦從容如常,迄未露出慌亂跡象,哪一點像是出於迫不得已?」

  絕情翁辛佔相忽然接口說道:「是了!小子準是在揣摩宗護法的七星步法。這種七星步法,如今武林中,已難得一見,小子八成是對這種步法發生了莫大興趣,想借此機會,偷學過去,嘯翁可以為然?」

  風雲劍搖頭道:「看來不像。」

  絕情翁道:「否則--」

  風雲劍道:「相老應該可以看出,小子一雙眼光,只在注意宗護法的紫金雙鉤,並未留意宗護法腳下如何移動。」

  花臉閻羅後退一步,一面望著場中,一面低聲說道:「各位最好暫時停止研討,小子的心思,老夫已經看出來了,小子既不是無還手之力,也不是在揣摩宗護法的步法,而是在思索如何戰勝這一場,同時不讓別人看清他的出手。幾位如果稍不留意,可能就要錯過機會。人人都說老夫是成了精的狐狸,不料這小子看來竟比老夫還要狡猾。啊啊!不好--快--快--唉唉,完了--可憐的宗護法!」

  宗護法的確是夠可憐的。

  他攻出十多招,均未能傷及令狐平一根毛髮。最後,別人家輕輕遞出一劍,便在他咽喉上開了一個血窟窿!

  原來令狐平節節後退,一連十多招不還手,並不如花臉閻羅所猜測的那樣,是因為既取勝這一場,又怕別人看清他的出手;這只是他最初的顧慮,其實他後來早就改變了主意。

  當他第一次飄身引退之際,他便已看出,這位毒蜂鈞雙鉤招術嚴密,再加上靈巧的七星步法,顯已不像先前的攝魂手那般容易打發,要想置這廝於死地,無疑只有一個辦法,那便是:出其不意,雙管齊下--以九宮移形步法欺近身去,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使出七星劍法中的一招絕招「醉紅撩亂」!

  他一退再退,便是為了一方面養成對方的驕氣,一方面等待適當之時機。

  終於,時機來了!

  毒蜂鉤見他只退不還,以為是自己攻勢凌厲,對方找不到出手的機會;他為了把握此一優勢,一對紫金鉤更是出盡奇招,如影隨形,緊迫不捨!

  令狐平見離場心漸遠,毒蜂鉤這時之身形,卻正好擋住無量三魔之視線,於是不再客氣,由於他一直處於被趕的地位,當下只交後退之勢微微一頓,毒蜂鉤連人和鉤,立即如旋風似的,送來跟前。

  令狐平降龍劍一抖一送,劍尖遞出,五指立鬆,腳踩九宮步,身形一閃,便如游魚般,游離原處!

  毒蜂鉤怎麼也沒有想到劍法中竟有這種違背常情的招術,只起手一個照面,便任兵刃脫手,待雙鉤剪空,發覺情況不妙,已經太遲了!

  全場歡呼四起!

  刻下這批魔幫護法,全是黑道上的一些亡命之徒;在他們來說,兩人交手,必有一傷,乃屬一定不移之理,能看到一著精絕招術,才是令人興奮的事;至於死傷的是哪一方,在他們並無任何分別。

  無量三魔,大失所望!

  因為毒蜂鉤背向這一邊,他們只看到毒蜂鈞中劍倒地,根本未能看清令狐平這一劍出手前後之姿勢和動作!

  花臉閻羅向三魔低聲安慰道:「三位不必灰心,宰父某人錦囊中,有的是妙計。這小子不管他有多刁,也難逃出老夫掌心,三位等著就是了!」

  花臉閻羅向三魔提過保證後,又堆起一臉奸笑,快步朝場中走去。

  令狐平從毒蜂鉤喉管上拔出那口降龍劍,就在後者那件黃袍上,將寶劍抹拭乾淨,於腰際從容盤好,方始緩緩轉過身來。

  花臉閻羅上前拱手道:「恭喜,恭喜--」

  令狐平苦笑著嘆了口氣道:「這位宗護法,人看上去倒是挺和氣的,想不到手中一對金鉤,竟是如此潑辣凌厲,根本叫人無法選擇--」

  花臉閻羅想不出適當的話來接下去,只好打著乾哈哈道:「他這種打法,等於自己找死,怎能怪別人?要得,要得,黃袍變錦袍,一劍定江山!」

  跟著,又故意裝出興高采烈的樣子,轉過身去,向排尾,那幾名黑衣護法高聲吩咐道:「孩子們,龍虎大廳擺酒,不分等階,人人有份,為令狐護法榮登錦座,大家好好喝一杯!」

  那些護法聽得有酒可喝,再度轟然歡呼,然後急先恐後地向谷地一角簇擁而去。

  這座龍虎大廳,顯係由一座天然石洞,加工擴鑿而成。

  洞中佔地極廣,四壁光滑整潔,桌均屬石製,一眼望去,星羅棋布,有如一座八卦陣圖。

  五級護法,總數不下千人,坐定之後,居然仍有餘裕。

  在酒菜未上之前,花臉閻羅先為令狐平引見那四名黃衣護法。

  令狐平這才知道:那個在黃衣護法中坐第一把交椅的美貌婦人,原來就是黃山本代掌門,「百手蜈蚣」蕭揚偉的原配,「多刺峨眉」井小小!

  那個白髮蒼蒼的駝背婆子,便是繼先夫之後執掌北邙的「火雷婆婆」!

  那個蟹臉老者和那個雙眉如帚的壯漢,前者是「天臺蟹叟」古永年,後者是「青城刀客」柳奕吾。

  這兩人均為該派掌門人之師弟,在「天臺」和「青城」兩派中,全是名噪一時之高手。

  令狐平一一道了久仰。

  四人對令狐平也表現得十分友善和客氣,似乎並未因毒蜂鉤宗一鳴之死而生出有何芥蒂。

  令狐平從這四名黃衣護法的態度上,意外地發現一項可喜的事實。

  就是除了錦衣護法中的幾個老魔頭,其餘的各級護法,包括黃衣護法在內,顯然並不怎麼明了今天他在龍虎幫中的微妙處境。

  換句話說,在刻下這些黃衣以下各級護法之心目中,他浪蕩公子並不是一個傀儡,而是一位真正的錦衣護法!

  此一發現,實在太重要了!

  同時也因此改變了他原先的主意,他原先計劃,只要一身功力恢復,立即設法挈同如意,冒險脫離魔窟!

  現在,他覺得他大可以繼續留下來!

  只要幾個老魔頭還想在他身上轉念頭,便不能不假戲真做,賦予他一名錦衣護法所應享有之各種權利。

  那時,他以一名錦衣護法之地位,要救出幫中一名使女,試問還有什麼困難?

  四奇士和丐幫方面,派人前來掃蕩這座魔窟,只是早晚間的事,他將如意那丫頭送出去,便再沒有任何牽掛,屆時留下來做個內應,豈非更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不一會,酒菜上桌。

  令狐平發覺四周圍的這些大小魔頭儘管討厭,端上桌子的酒菜,卻硬是一點不含糊。

  敬酒的人,此來彼往,他亦來者不拒,終於喝得酩酊大醉。

  等他清醒過來,已是身在另一石室中。

  這些深處山腹中的石室,差不多都是一個樣子:一燈如豆,死氣森森,永遠弄不清外面是什麼時候。

  令狐平睜開眼皮,第一件事便是默運真氣,檢查一身功力有否於酒醉之際,被幾個老魔頭暗中做下手腳?

  還好,真氣暢行無阻,穴脈並無受制現象。

  然後,他方才四下打量這座石室中的布置。

  誰料他不看猶可,看清之下,不由得大感意外。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壁上的那兩件大紅肚;再過來便是石桌上那一排胭脂花粉,以及幾雙繡花鞋,和一些金銀頭錦。

  令狐平輕輕一咦,慌忙跳身下床。

  他正待走向那道門時,偶爾掉頭回顧,遊目所及,不由得又是一怔!

  另一張石桌上,整整齊齊的放著一堆衣物:鞋、襪、頭巾、腰帶、荷包,一應俱全。

  最顯目的,則是一襲全新的五色錦袍!

  錦袍上面,端端正正的放著一塊金牌。

  他拿起一看,金牌正面是「龍虎令」三個篆體字,反面是一幅「龍」「虎」交搏的圖案,下端有一個「六」字,鉤劃猶新,顯然是剛剛鐫上未久。

  令狐平看了,眉頭不禁皺起。

  照這樣看起來,這座石室無疑已屬他所有,那麼室中又怎會到處放滿了女人的用物呢?

  就在這時候,那道石門,忽然緩緩打開。

  一名紫衣少女,捧著一碗熱騰騰的蓮子粥,含笑走了進來。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如意!

  令狐平呆了一下,眨眼問道:「這是誰的房間?」

  如意放下粥碗笑道:「誰的房間?當然是你這位新任錦衣大護法的房間?否則你怎會睡到這裡面來?」

  令狐平道:「不,我是問它以前是誰的房間?」

  如意笑道:「我還以為你會猜得出來,想不到你酒意尚未全醒。除了那位毒蜂鉤大護法,還會有誰?」

  令狐平道:「該死!」

  跟著,手一揮道:「四壁這些爛東西,快替我拿出去扔掉它!」

  如意笑道:「你慌什麼?慢慢清理也來得及呀!坐下來,先喝口熱粥,解解酒要緊。」

  令狐平星目微轉,又問道:「誰叫你到這裡來的?」

  如意斜睨了他一眼道:「討厭是不是?如果討厭,我走就是了!」

  令狐平忙說道:「我怎會有這個意思?我不過是想問問清楚而已。是那花臉老鬼的主意?」

  如意又瞅了他一眼道:「虧你還有意思問!」

  令狐平惑然張目,期期道:「這有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我指定要你來--」

  如意兩頰一紅道:「那麼?你當著那樣多人的面前,左一聲『如意』,右一聲『如意』,喊的是誰?」

  令狐平有點不信道:「真有這樣的事?」

  如意掉過臉去,沒有理他,開始動手清除那些女人的用品衣物。

  令狐平想了想,又忙問道:「那麼,你來的時候,花臉老鬼有沒有私下交代你什麼?」

  如意背著身子答道:「你想有沒有呢?他要我將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全部記下來,每三天向他報告一次。」

  令狐平點點頭,隔了片刻道:「外面什麼時候了?」

  如意答道:「天色剛黑。」

  令狐平輕輕嘆了一口氣,一面坐下來,喝那碗蓮子粥。

  如意轉過身子問道:「你嘆什麼氣?」

  令狐平笑了笑道:「嘆氣就是嘆氣,正像一個人睡足了覺,還會打呵欠一樣,根本沒有理由可言。我問你,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如意反問道:「你呢?」

  令狐平道:「我現在找個借口,先送你走,大概不成問題,因為幾個老魔頭,一時還不敢開罪於我。至於我自己暫時還不打算離開!」

  如意道:「為什麼?」

  令狐平道:「你走了之後,我要走方便得很;我暫時不想離開,這是因為還得留下來辦點事。」

  如意道:「那麼我也不走!」

  令狐平詫異道:「你幹嘛還要留下來?」

  如意道:「我現在被派來你這裡,已沒有什麼值得擔憂的,早走與遲走,有什麼關係?」

  令狐平道:「話不是這樣說,你早點離開了,也好去掉我一樁心事;有你在這裡,我若有所行動,多少總覺得不便。」

  如意道:「幾個老魔頭,全知道你是一位風流公子,我走了之後,一定會派別人來,我若是不走,你當然不方便了。哼!」

  令狐平瞪大眼睛道:「你!你這是什麼話?」

  如意道:「這是什麼話?你自己心裡應該清楚!日間散席時,那位多刺蛾眉井大護法的眼光誰都不難看得出來,要是能夠多一口水,她不把你活活吞了去才怪!」

  令狐平好氣又好笑,耐住性子道:「那時候我已喝醉了,有沒有這回事,我也不跟你爭。就算有這回事吧,你想我令狐平,又會不會理她那樣的女人?」

  如意道:「你不『理』她,她『理』你還不是一樣?到這裡來了這些年,我如意瞧的多了,男的找女的,不一定成功,女的找男的,我還沒有看到--」

  令狐平搖搖手道:「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別再說下去了。橫豎三兩天內,也辦不了事,過幾天再研究吧!」

  三天,太太平平地過去了!

  令狐平依然未能見到那位神秘的龍虎幫主,以及那兩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護幫長老,「莊老」和「艾老」。

  這三天中,他每天見到的,仍是無量三翁、花臉閻羅,和風雲劍舒嘯天等幾個錦衣老魔。

  因為錦衣護法乃魔幫中實際問事和定策之階層,根據幫規規定,必須按日舉行會議,聽取舵裡舵外各項重大事件之報告,調度裁處,籌謀應付之道!

  三天的錦衣護法會議舉行下來,令狐平一方面為這個邪惡組織所遍布之龐大勢力感到駭異,一方面更覺得此一邪惡組織之不容存在,遠出他先前之想像。

  他原先只知道風雲劍舒嘯天是魔幫關洛道上的負責人,以及魔幫正準備在洛陽成立一座分舵,總以為魔幫一切尚在草創之中,只有混進它的內部,相機除去其首腦人物,便可一勞永逸,根絕後患。

  現在才曉得事實上大謬不然!

  從這三天的錦衣護法會議中,他發現魔幫在擴展勢力方面所採之策略,一直是由遠而近。

  儘管關洛一帶尚無分舵之設立,然而,遠如應天、順天兩府,卻早已在控制之內。

  餘如川、湘、贛、皖、閩、粵、魯、冀諸省,無不早有分舵之設立。

  每月搜刮所得,已不下十萬兩之巨!

  只有一件事,他不明白。

  那便是幾個老魔頭何以會讓他知悉這些重大秘密?

  是因為他今天的名分迫不得已呢?

  還是因為他們已相信這位浪蕩公子是真心歸順呢?

  很顯然的,兩者均無可能!

  那麼,原因何在?

  不料,他這一疑團尚未獲得解答,竟又接連發生一件更令他迷惑不已的事!

  第四天,正當會議進行之際,一名值日護法忽然進來報告,說是太原分舵又生變故,分舵來人就在外面,等候傳訊。

  花臉閻羅下令叫來人進來。

  不一會,一名黑衣壯漢走了進來,花臉閻羅連座位也不給一個,抬頭向來人注目,冷冷問道:「這一次是什麼事?」

  黑衣漢子囁嚅地道:「五天之前,全舵三十多名弟兄,忽然一齊得了一種怪病,渾身軟弱無力,昏昏欲睡,武功盡失--」

  幾個老魔頭,聞言全是一呆。

  令狐平輕咳了一聲道:「這位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黑衣漢子恭答道:「小人曾大牛。」

  令狐平接口又問道:「你說全舵弟兄都得了怪病,為什麼你曾兄弟獨能例外?」

  幾個老魔頭不由得同時喊出一聲:「是啊--」

  臉上全露出疑惑之色四對眼光,集中瞪在那名黑衣護法臉上,仿佛將後者生吞下去似的。

  那壯漢一慌,趕緊說道:「小--小人--當天奉命去城外辦事,傍晚回到舵中,便發現這情形,然後蘇分舵主就叫小人--」

  花臉閻羅攔住道:「有沒有找大夫看看?」

  那漢子道:「沒有。蘇分舵主說,如果找大夫,就難免要張揚出去,萬一洩漏了幫中秘密,沒有人擔當得起。」

  花臉閻羅點頭道:「這一點倒顧慮的是。」

  跟著手一揮又道:「去外邊等。」

  那漢子打了一躬,依言退了出去。

  花臉閻羅道:「這種氣候,不可能有時疫流行,要有便可能是被人混進幫中,在食物或飲水內,下了什麼藥物。」

  獸心翁冷北斗道:「老夫也是這樣想。」

  花臉閻羅沉吟了片刻,忽然轉向令狐平道:「辛苦老弟一趟,帶幾個人前去看看怎樣?」

  令狐平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怕是老賊故意以言相試,當下連忙婉辭道:「小弟對藥性所知甚少,恐怕無法勝任,老護法要是改派別人去,比較妥當;幾十條兄弟的性命,非同兒戲。」

  花臉閻羅道:「關於藥物方面,自會另外派人;這次事件如果出於人為,就少不得要有一場殺戮。老弟趁此機會露一手給弟兄們瞧瞧,何樂不為?」

  令狐平道:「既是老護法有心成全,小弟自然不便推卸。」

  花臉閻羅又向廳外喊道:「郁護法可在外面?你去請『全才堂』的錢護法和『刑堂』的閔護法,馬上過來一下!」

  片刻之後,錢護法和閔護法先後應召來到。

  兩人均是藍衣護法,前者高高瘦瘦,手提藥箱,一看便知是個對醫藥深有研究的行家;後者雙目有神,一臉慓悍之色,背後斜佩著一口單刀,大概派給他在採取行動時的幫手。

  花臉閻羅向兩人約略說明了任務,然後便朝令狐平道:「人交給你了,祝老弟一路順風!」

  令狐平雖然明知道世上絕沒有這等好事,但一時也不願想得太多,聞言起身離座,點點頭道:「老護法放心,本座盡力而為就是了。」

  接著又朝錢、閔兩個說道:「你們等在這裡,本座去收拾一下就來。」

  令狐平回到住處,向如意吩咐道:「快扮成一名書僮模樣。」

  如意怔了怔,問道:「幹什麼?」

  令狐平沉下面孔道:「如果你真想離開此地,就別多問。我吩咐怎麼做,你就怎麼做!」

  如意道:「你呢?」

  令狐平道:「這不是廢話麼?我若不走,單你一人,你能通得過外面關口嗎?」

  如意道:「幾個老賊見了,會不會起疑?」

  令狐平道:「那是我的事,用不著你來操心!」

  如意道:「你的缺點,便是有時膽子太大,大得叫誰看了都害怕,你須知道這幾個錦衣老魔--」

  令狐平瞪眼道:「你到底打不打算走?」

  如意道:「幹嘛要這樣凶?」

  說罷,用眼瞪了他一眼,走去自己房中,再從房中走出來,已變成一名模樣俊秀的書僮。

  令狐平帶著如意來到議事廳,指著如意向花臉閻羅道:「帶著她不礙事吧?」

  花臉閻羅先是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酒後吐真言,硬是不假。好,好,好!」

  令狐平輕輕咳了一聲道:「老護法如不贊成--」

  花臉閻羅雙手齊搖道:「老弟可不要誤會了老夫的意思,你能看中這丫頭,是這丫頭的福氣,一路帶著她,多個人伺候,只有使老夫放心,老夫那有不贊成之理?再說你老弟身懷龍虎令,五堂各級護法,均可任意調度,帶個丫頭出門,又能算什麼?時間不早,牲口已經備妥,快些上路吧!」

  令狐平一顆心,這才放落下來。

  一行出谷,來到渡口,已是晚茶時分,他料得一點不錯,那三名護法,全將他這位錦衣護法奉若神明,與他們對待另外幾個錦衣魔頭的態度,全無分別!

  這時若是換了別人,準會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不是嗎?一身武功,要帶的人也帶出來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但是,令狐平的想法卻不一樣。

  此時即使處身於千軍萬馬之中,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而這種來得容易的際遇,他反要慎重考慮一番。

  這次太原之行,就算不是一種陷阱,也必有某種仗恃,使得幾個老魔完全放心他不敢輕動逃脫之念!

  儘管他一時還參不透個中玄機,但他堅信,只有蠢人,才會想也不想,便以為這是一個脫身機會!

  渡河之後,天色漸黑,他向錢、閔兩人問道:「今夜就在河津歇下如何?」

  錢、閔兩人當然沒有話說。

  於是,一行當晚便在河津歇下來。

  飯後各自回房,令狐平剔亮油燈,從身邊取出一幅草圖,將如意叫來跟前,鋪開那幅草圖道:「你仔細看清楚,明天到了絳城,我會為你製造一個離開的機會。你從綠城順原路往回走,回到這兒,再按圖出發,大約五天之後,可以抵達中條山丐幫總舵,這便是前往該幫那座總舵的路線圖,看得懂嗎?」

  如意朝那幅草圖溜了一眼,抬頭道:「你為什麼不一起走?」

  令狐平緊緊皺起眉道:「男人們最大的苦惱,便是你們女人這張嘴巴。我真不知道要說多少遍,才能使你明白!」

  如意抿口一笑道:「再說一遍就夠了!」

  令狐平耐著性子道:「好!我現在只問你一句,假如換了你是花臉老魔,你會不會像今天這樣,放心讓我帶人走出來?」

  如意頭一搖道:「不會!」

  令狐平道:「那不就得了?你難道以為這趟太原之行,是幾個老魔大發慈悲,故意賜給我這位浪蕩公子的一個脫身機會不成?」

  如意眨著眼皮道:「假使你現在一走了之,他們能將你怎樣?」

  令狐平道:「你說呢?」

  如意思索了片刻,喃喃地道:「是的,這一點果然耐人尋味,幾個老魔頭應該不會這樣好講話,隨隨便便就讓你帶著一批人--」

  令狐平接著道:「那麼你還要不要逼著我跟你一起離去?」

  如意輕輕嘆了一口氣道:「總是你對--」

  第二天,傍晚時分,一行來到絳城。

  落棧之後,令狐平問道:「這裡誰最熟?」

  三才刀閔全壽答道:「卑座曾經路過幾次,護座有什麼吩咐?」

  令狐平道:「城裡有沒有像樣一點的酒樓?」

  三才刀道:「南大街有一家古風酒樓,聽說菜還燒得不錯。」

  令狐平道:「走!大家喝一杯去。」

  如意搖頭道:「我不去。」

  令狐平道:「為什麼?」

  如意皺眉道:「婢子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風寒,有點不舒服。」

  令狐平道:「留下一個人看家也好,咱們走吧!」

  出了客棧,令狐平低聲道:「那丫頭不來,正是求之不得。除了這座古風酒樓,閔護法可知道這城中另外還有什麼好的去處?」

  三才刀先是一怔,旋即會過意來,低聲笑道:「護座跟著大伙跑就是了!」

  結果,四人去到一家妓院,直鬧到二更左右,方才盡興而近。

  如意當然早已不在了。

  令狐平自是「震怒非常」。但據店家說,他們前腳離棧,那書僮後腳跟著走了,有了這一陣子,又不知道去的方向,當然無法追趕。

  錢、閔二人一再勸慰,並說幫中有的是妞兒,令狐平才算稍稍平下氣來。

  這一夜,他睡得特別舒適,因為他已經再沒有任何牽掛了。

  翌日,一行繼續上路。

  一路上令狐平顯得甚是悶悶不樂,其實他是在苦苦思索幾個老魔頭這次放他出來的真正原因。

  錢、閔二人見他心情不佳,誰也不敢多開口。

  這樣一來,走得反而快了。

  三天後太原在望。

  魔幫太原分舵,是設在一家棺材店的裡院。

  分舵主姓蘇,名光祖,外號「瞎眼判官」;是個肥胖如桶,腦袋卻小得像鉤椽的傢伙。曾大牛的報告一點不錯,分舵中的二三十名幫徒,一個個都像沒睡足覺似的,臉色蒼白,呵欠連打,一點勁道沒有。

  令狐平以錦衣護法身份,當然少不了要盤問一番。

  可是,問來問去,一點點頭緒也沒有,那些傢伙除了打呵欠,只會搖頭,根本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令狐平只好吩咐那位同來的回春郎中錢山濤,先為各人診察苔色和脈息,看是得的什麼病症。

  回春郎中將眾幫徒輪番檢視了一遍,蹩額沉吟,半響不語。

  令狐平輕輕咳了一聲道:「錢護法--」

  回春郎中抬起頭來,嘴角動了一下,欲言又止。

  三才刀闊全壽見了這情形,知道回春郎中當著這麼多人,有話不便直說;於是轉過身去,向那位分舵主瞎眼判官蘇光祖揮揮手,示意後者先將一干幫徒帶離屋中,等召喚時再進來。

  回春郎中俟分舵中那批幫徒全部退去屋外,屋中只剩下他們從總舵來的三巨頭,才向令狐平低聲說道:「報告護座,這件事恐怕有點棘手。」

  令狐平注目哦道:「什麼地方棘手?」

  回春郎中低聲接著道:「適才經卑座仔細診察之結果,正如宰父護法所預料,眾人之症狀,個個相同,的確是出在飲食方面--」

  令狐平道:「是又怎樣?」

  回春郎中道:「不是卑座說句洩氣的話,對方這位下毒之人,他在藥物方面的知識,顯然遠在卑座之上。」

  令狐平道:「所以你亦為之束手無策?」

  回春郎中道:「卑座目前只能做到不使病情繼續惡化,要想根治,恐非卑座所能。」

  令狐平道:「那怎麼辦?」

  回春郎中道:「除非能設法找出對方所使用之藥物名稱,否則卑座實在無能為力。」

  令狐平道:「當今武林中,擅使毒物者,屈指可算,在你們這一行中,你以為何人較為可疑?」

  回春郎中沉吟道:「這個--」

  令狐平心中一動,忽然想起一人,於是接著道:「四川唐家,結怨太多,近年來已甚少涉足江湖;代之而起的,據說是一個名號『談笑追魂』,自稱『談笑書生』,名叫尤勝唐的傢伙;錢護法以為會不會是這個姓尤的耍的花樣?」

  回春郎中確是吃了一驚,抬頭道:「什麼?護座還不知道,您提到的這位『談笑追魂』尤勝唐,他就是我們那位『全才堂』堂主?」

  令狐平聞言微一呆道:「原來--」

  回春郎中似有所悟,點頭又接道:「不錯,卑座想起來了,那天一定是護座多喝了幾杯酒。卑座記得,當時宰父護法曾為護座一一介紹東西兩席的黃衣護法和五堂堂主;護座可能因為人多聲雜,沒有在意。」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