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九章 死而無怨



  湯宏吉道:「豈止會而已!」

  令狐平道:「湯兄有沒有看她施展?」

  湯宏吉道:「當然看到過。」

  令狐平道:「很高明?」

  湯宏吉道:「武功一道,小人是外行。不過,小人可以舉個例子。這兒太原城中,有關家兄弟三人,三兄弟全有一身驚人能耐,有一年--大概是大前年吧?就在張四爛眼那裡,三兄弟碰上了這娘兒們,也是為了爭莊推,結果一言不合,雙方便動上手,哪知道不到幾個照面,三兄弟的三支寶劍,竟全告脫手落地。最後,這娘兒們只交代了一句話:賢昆仲在太原住得太久,去別處混混吧!從此太原城中,果然就不見了這三兄弟的影子!你公子想想,這娘兒們厲害不厲害!」

  這個例子的確舉得很好。太原關家三兄弟的武功,再沒有比令狐平知道得更清楚的了。

  三兄弟之武功,約與武當八子相伯仲,能在幾個照面之內,使三兄弟兵刃脫手,如果投去龍虎幫,一名黃衣護法應無問題。

  令狐平感到納罕的是,像這樣的一個女人,無論走到什麼地主,都不難引起轟動,為何以前未曾聽人提到過?

  難道花大娘這個名字是假的?

  還是她平時都不在太原城中?

  令狐平想了想,又問道:「湯兄可知道這娘兒們在城中什麼地方?」

  湯宏吉搖頭道:「不知道。」

  令狐平道:「有沒有誰知道?」

  湯宏吉道:「恐怕誰也不知道。」

  令狐平道:「何以見得?」

  湯宏吉道:「公子可以想像得到,像張四爛眼這種地方,決不可能藏得住一件事。要有人知道,還會到今天?不早傳遍全城才怪!」

  令狐平笑道:「這樣漂亮的一個娘兒們,難道就沒有人想打聽一下麼?」

  湯宏吉嘆了口氣道:「想打聽的太多太多了!」

  令狐平道:「結果總是打聽不出來?」

  湯宏吉道:「前年有個姓馬的,去年有個姓薛的,都曾自告奮勇,想跟在後面,看個究竟,結果兩個傢伙。一個也沒回頭。」

  令狐平道:「就此失了蹤?」

  湯宏吉道:「一個死在南城門外,一個死在北城門外。」

  令狐平道:「以後就沒有人再動過念頭?」

  湯宏吉道:「很難說。這女人實在長得太好看了,看了這女人幾乎誰都會生出非份之想。

  「張四爛眼那裡,因為每年都有外客,那裡有句笑話,如果有人第一年去了,第二年看不到他來,大家便說:『那傢伙麼?他找花大娘去了』--」

  令狐平道:「那個我包了他一注天門的游大爺,他是不是跟花大娘很熟?」

  湯宏吉道:「賭場裡誰都跟花大娘很熟,只要不跟她搶莊推,這娘兒永遠笑臉迎人,什麼事都可以打商量。」

  令狐平正想再問什麼時,在門口玩的兩個小女孩忽然笑著喊道:「叔公回來了--恭喜叔公--」

  一個老人走進屋中,令狐平頭一抬,看清來人面貌,不禁微微一怔!

  原來這位「叔公」竟然就是前天酒樓中的那個「算命先生」!

  湯宏吉為兩人引見之後,令狐平才知道老人名叫湯三才。

  令狐平在酒樓出現時,是一名中年文士之面目,湯三老此刻當然不知道他已見過令狐平一面。

  可是,說來令人難以置信,他望了令狐平兩眼竟然注目說道:「請恕小老兒冒昧,這位老弟看來好生面善,我們以前是不是曾在什麼地方見過?」

  令狐平本就欽佩這老人的一副硬直骨氣,這時更為對方這副過人的眼力,折服得五體投地。

  當下毫不隱瞞,照直說出那天他也在酒樓上,樓梯口的中年文士,便是他的化身。

  湯三才聽了,似乎並不驚異,點點頭接著道:「我知道公子不是常人--」

  令狐平笑道:「這句評語,在老丈身上也用得上,老丈那天的表現,實使晚生欽佩,要換了別人,誰敢那樣做?」

  湯三才搖頭道:「這個公子就錯了。」

  令狐平笑道:「怎麼呢?」

  湯三才道:「這不過是小老兒對自己的相人之術,具有幾分信心罷了,那廝印堂霉暗,命主不日凶死,對於這樣一個人,當然用不著擔心他能將你怎麼樣。」

  令狐平真沒有想到這位老人在相術方面,竟有這等造詣。

  當下又問道:「那麼?老丈在臨走之前,對那位為老太解圍的老人,數度欲言又止,是不是正因為已看出那老人,表現在氣色上的預兆,有驚無險,才忍住沒提警告,毅然離去的呢?」

  湯三才點頭道:「可以這樣說。」

  令狐平乘興道:「晚生如今顯示者,乃晚生之本來面目,擬請老丈揣相一番,老丈是否願意?」

  湯三才道:「公子的命相,小老兒剛才已經觀察過了,功名利祿,富貴壽考,全與公無份。請恕小老兒直言一句,公子是天生的勞碌命,凡接近公子的人,都能得到好處,公子本身,卻永遠一無所有!」

  令狐平撫掌大笑道:「好,好,乾一杯,不想今日此處,復見君平再生!」

  大笑聲中,首先舉杯飲而盡!

  湯三才陪了一杯,皺眉說道:「小老兒雖略通星相之術,然對岐黃一道,卻是門外漢,聽公子適才這陣笑聲,中氣似有阻滯之象,今天雖是大年初一,小老兒卻仍不得不說一句,公子最好能找個大夫看看,別誤了症頭才好。」

  令狐平忽然轉向湯宏吉道:「湯兄,拿紙筆來。」

  湯三才連忙說道:「小老兒說的全是真話,尚請公子見信,小老兒如果能開方子,早不會等到現在了。」

  令狐平笑道:「晚生索取紙筆,不是這個意思。」

  湯三才抬頭道:「宏吉,既然公子索取紙筆另有用途,那你就快去取來吧!」

  不一會,湯宏吉將紙筆取來,令狐平即席揮毫,寫就一函,端正疊好,遞給湯三才道:「在散關,四行三十里,先找榆林,然後穿林南走,只要遇見樵子,不分老少,這封書函交出,對方拆閱之後,自會領您前往一個去處,到了那裡,今日之事,您便會明白。」

  湯三才亦不推辭,伸手坦然接下。

  令狐平又道:「這一邊,您請放心,宏吉見以後不必再跑張四爛眼那種地方,晚生會交給他一點本錢,讓他弄個小生意做做,吃一口太平飯,絕不用愁就是了。」

  湯三才不說話,只是微笑,湯宏吉自語似的喃喃道:「五叔一直說我開了年便會好運,我總是不相信,想不到--想不到--竟是--真的--」

  令狐平從湯家走出,帶著三四分酒意,周身一片舒暢。

  他覺得今年這個年總算沒有白過。

  他信步前行,走了老遠一段,才發覺走錯了路;那座龍虎分舵在東門附近,他現在竟往西走!

  他站下來,認清方向,正擬反身之際,小巷中忽然奔出一名頑童,拉住他的衣袖,氣急敗壞地道:「那邊有個死人,快去看!」

  令狐平一哦道:「在哪裡?」

  那頑童手一指道:「在巷子後面,那座古塔裡頭。」

  令狐平道:「是多大年紀的人?」

  那頑童道:「我們沒有走近去看,不知道,我要過去看個清楚,小虎子和黃鼻涕害怕,他們先溜了,我也不敢去。」

  令狐平道:「男的還是女的?」

  那頑童道:「不知道。」

  令狐平道:「穿的什麼衣服?」

  那頑童道:「衣服都拉破了,兩條大腿通通露在外邊,那條破褲子,好像是綠的,還鑲了邊--」

  令狐平怔住了!是個女人?

  當下忙又問道:「地上有沒有血?」

  那頑童道:「沒有。」

  令狐平道:「好!我們過去看看。」

  一個女人陳屍古塔中,衣服給拉破了,卻沒有一滴血,不用問也可以想像得到是件什麼案子。

  那頑童出了巷子,便不肯再往前走。

  令狐平點頭道:「你不走也好。」

  古塔就在一條小溝的對面,四周全是荒地,若非一群頑童到此,人死古塔之中,可能永遠不會發覺。

  令狐平拾級登階,向塔中走去,這座古塔因年代久遠,已有傾圯之象,底層一片黑暗,到處散發著一股霉腐氣味。

  令狐平因為剛從外面走進來,受了積雪映射的影響,定了好一會神,方始看清一切。

  你道他看見了什麼?

  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什麼女人的死屍。

  好個可惡的小傢伙,大年初一就跟過路人開這種玩笑,真是太沒有一點家教了!他決定退出去找上那個小傢伙,好好訓誨一頓。

  可是,他念頭尚未轉完,右肩已經頂住一柄鋒利的匕首!

  身後有人冷冷喝道:「別動!」

  令狐平沒有動,同時,心底則止不住暗暗好笑!

  居然有人以這種手段來對付大名鼎鼎的浪莎公子豈非滑稽之至?

  那人沉聲又道:「你動一動,就要你的命,身上有多少值錢的東西,快替老子乖乖的拿出來!」

  這下令狐平可從聲音中聽出來,原來此君不是別人,竟然又是那位尤門高足毒太歲游志宏!

  令狐平忍不住暗罵一聲:「真是陰魂不散。」

  他故意裝成很害怕的樣子,顫聲說道:「壯士饒命,有話好說--」

  毒太歲惡狠狠地道:「沒有什麼可說的,銀子交出來,萬事皆休,否則,嘿嘿,可別怪老子這把刀不講情義!」

  令狐平道:「壯士請別性急,在下只問一句話,問完了馬上交銀子。」

  毒太歲問:「快問!」

  令狐平道:「剛才那個小弟弟說這裡死了一個人,是不是壯士教給他的?」

  毒太歲道:「是又怎樣?」

  令狐平道:「不怎樣。」

  毒太歲道:「銀子呢?」

  令狐平道:「身上沒有,全放在客棧裡。」

  毒太歲勃然大怒道:「放屁!你從張四爛眼那裡出來之後,根本就沒有回過什麼客棧!」

  令狐平忍住笑,問道:「這就怪了!壯士--你怎知道我去過張四爛眼那裡?以及離開那裡之後尚未回過客棧?」

  毒太歲一怔,知道露了馬腳,索性刀尖一撥,冷笑道:「你轉過身來,且看看老子是誰!」

  令狐平轉過身去,佯驚道:「是--是游大爺!」

  毒太歲揚了揚刀子道:「如何?現在你小子該知道,贏了我姓游的銀子,是什麼滋味了吧?」

  令狐平故作惶恐之狀道:「這怎麼辦?我那幾百兩銀子剛才全給了那個為我看莊的湯宏吉,不信你可以搜,游爺--你--你怎不早說?」

  毒太歲道:「鬼話!」

  令狐平道:「在下說的句句是實情。」

  毒太歲上下打量了一眼,發現令狐平身上果然是不像帶著幾百兩銀子的樣子,幾百兩銀子,分量不輕,剛才令狐平是以青布打包。提在手裡,如今那包裹已經不見,要將這麼多的銀子藏在身上,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毒太歲似甚詫異,瞪眼問道:「慷慨的人,我姓游的也曾見過不少,像你這樣、無緣無故的,一送就是幾百兩,尚是第一次看到。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將幾百兩銀子一下全送給那個姓湯的?」

  令狐平道:「當然有原因。」

  毒太歲道:「什麼原因?」

  令狐平道:「是--是--一個--不足為外人知道的原因,在下--實在--無法啟口。」

  毒太歲道:「那你要不要命?」

  令狐平道:「是--是--這樣的--請游爺別見笑。我--是想以這筆銀子--拜託--他打聽--那位花大娘的住處。」

  毒太歲道:「他答應了你沒有?」

  令狐平道:「答應了。」

  毒太歲哈哈大笑!

  令狐平佯赧道:「我知道說出來游爺一定會見笑,不過,在下這個毛病,總是改不過來,在下住處,囊資尚豐,如果游爺願意成全--」

  毒太歲笑聲一收,打斷他的話頭道:「你住那家客棧?」

  令狐平道:「請游爺先說出這位花大娘的住處,在下決不食言。」

  毒太歲哼道:「你做夢!」

  令狐平道:「這樣說來,你游爺也不知道她住哪裡了?」

  毒太歲道:「我問你的話,你聽到沒有?」

  令狐平道:「游爺問什麼?」

  毒太歲道:「我問你住城中那家客棧?」

  令狐平不答,輕輕嘆了口氣道:「想不想到憑我這樣一個名公子,居然也有追一個女人,追不到手的一天!」

  毒太歲嘿嘿冷笑道:「死到臨頭,尚且不覺,竟還有這份心情胡思亂想!你算是哪號的『名公子』?」

  令狐平道:「天字第一號!」

  毒太歲道:「你再這樣瘋瘋癲癲的,看老子不先賞你一刀才怪。」

  令狐平道:「真的嗎?」

  毒太歲怒道:「你以為老子在跟你開玩笑?」

  令狐平搖頭道:「奇聞,奇聞,就是換了令師,那位什麼談笑書生,諒他也不敢在我浪蕩公子面前這樣說話,你這位毒太歲,真是青出於藍--可敬--可佩--」

  毒太歲一呆道:「你--你就是那位浪蕩公子?」

  可憐這位毒太歲,在這一瞬間,一身武功似乎消失淨盡,他忘了身後有門,也忘了手上有刀,呆在那裡,就像一座泥偶。

  令狐平緩緩說道:「你想跑是跑不了的,想活大概也活不成,不過本公子仍願給你一個機會,這是本公子的一貫作風,務使對方口服心服,死而無怨。」

  毒太歲還有什麼選擇呢?驀一矮身,銀光閃處一刀猛向令狐平雙膝劃去!

  這是他聰明的地方,他自知不是這位浪蕩公子的敵手,如果一刀攻向咽喉要害,絕無得手之可能,像這樣退而求其次,或能僥倖,亦未可知,只要這一刀有了交代,就不難取得脫身機會。

  令狐平頭一點道:「這樣就對了!」

  口中說著,單掌一揮,一股無形的勁氣,迎向來刀,撞擊過去!

  雙方的功力,實在差得太遠了,結果毒太歲的那支匕首由右而左,在身前虛劃了一圈,終於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下,刀尖回轉,唰的一聲,一切插入自己心窩!

  分舵中的那些幫徒見令狐平空著雙手回來,以為他是輸光了回來搬本,不待吩咐便去後面抬出一隻小銀箱。

  一名錦衣護法,就是輸光了分舵的全部財產,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區區三百兩銀子,能算什麼?

  令狐平搖搖頭笑道:「今天手氣不佳,改天再說吧!」

  接著又向那些幫徒問道:「錢護法和閔護法呢?」

  一名幫徒搶著回答道:「也去了北門一家賭場,說是護座如果有事,派人叫一聲他們就回來。」

  令狐平點頭道:「好,去叫他們回來。」

  那名幫徒離去後,令狐平又向餘下的那些幫徒問道:「蘇分舵主在不在?」

  一個叫吳正雄的幫徒答道:「在後面睡覺。」

  令狐平目光微轉道:「你們之中,過去有沒有人在張四爛眼那裡賭過錢?」

  一名幫徒笑道:「老吳去過。」

  令狐平望向那個叫吳正雄的幫徒道:「你去過?」

  吳正雄點頭道:「往年去過,不過跟護座一樣,手氣都不怎麼好,差不多每次總要送掉幾個月的俸銀--」

  令狐平道:「在那邊你有沒有見過一個稱作花大娘的女人?」

  吳正雄微怔道:「花大娘!」

  令狐平道:「怎麼樣?見過沒有?」

  一聽提到花大娘這個名字,吳正雄那張本來顯得憔悴無神的臉孔上,登時浮現出一片異樣的光彩。他忘了自己的身份,竟向令狐平反問道:「這女人今天也去了?」

  令狐平好氣又好笑,只得耐著性,點了一下頭道:「是的--這裡分舵上,有沒有人曉得這女人是何來路?」

  吳正雄似因今年未能趕去張四爛眼那裡,感覺很遺憾,深深嘆了口氣,方才搖著頭說道:「不清楚,這女人小的只見過一次,聽說一身武功相當了得,連過去這裡的關家兄弟,都在這女人手上吃過虧。」

  令狐平又問道:「那麼,可有人知道,這女人住在城中什麼地方?」

  吳正雄連連搖頭,「不知道,這件事誰也不敢打聽。」

  令狐平道:「為什麼?」

  吳正雄道:「過去有個姓馬的和姓薛的,仗著一身武功不弱,曾在張四爛眼那裡誇下海口,說一定要找出這女人的身世秘密,結果兩人均是有去無回,從這以後,大家都死了心,誰也不敢再提--」

  令狐平見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便將話題岔開,改口問道:「今天大家是不是感覺好一點?」

  這樣一問,眾幫徒立即相繼打起呵欠來,一個個唉聲嘆氣,搖頭苦笑不已。

  不一會,回春郎中錢山濤和三才刀閔全壽雙雙返回分舵。

  令狐平屏退眾幫徒,向兩人說道:「本座今天在張四爛眼那裡推牌九,遇見一個叫花大娘的女人,聽說這女人不但人生得標致,一身武功,亦極高明,這女人或與本舵兄弟中毒事件有關,看來亦非全無可能。」

  三才刀道:「這女人住在什麼地方?」

  令狐平道:「請你們兩位回來,便是為了這件事,你們不妨立即分頭去找,打聽出這女人的住所,有消息快向本座報告。」

  錢、閔兩人聞言精神大振,頷首領命而去。

  令狐平無事可做,跟著也走了出來,他於僻靜處改了容貌,然後悄悄去到北門外的丐幫分舵。

  丙寅奇士上官亮和葫蘆叟樂九公均不在舵中。

  前者係下鄉去為一名貧姐治病,後者則以小扁鵲那五十兩黃金,兌成散碎銀兩,在四鄉尋找貧戶,視人口多寡,加以濟施。

  那位丐幫分主聽令狐平問起花大娘這樣一個女人,想了想說道:「這個女人的確像謎一樣,很少有人知道她的來歷,以及落腳城中何處,本幫有幾名弟子,也產生出好奇之心,想跟蹤打聽究竟,但結果均未能如願,不是半路跟丟了人,便是接到警告--」

  令狐平插口道:「什麼警告?」

  那位分舵主道:「當那女人走在前面時,有時是一片樹葉,有時一根野草,這些東西往往像具有靈性一樣,會突然無風迎面撲至,觸膚生痛,利如刀刮,這樣經過幾次,大家有了戒心,便不敢再輕易嘗試了。」

  令狐平點頭道:「她對你們丐幫,還算客氣的。」

  那位分舵主道:「是啊,過去聽說有個姓馬的和一個姓薛的,便因跟蹤這女人送了性命,所以後來我便叫他們不必多事,就是能打聽出來,也沒有什麼好處,何苦自找麻煩?」

  令狐平沉吟了片刻道:「他們二位回來之後,請代轉達,就說毒太歲的那支鬼參,已落入一個叫花大娘的女人手裡,我正在設法探聽這女人的身世,明天我再跟他們二位聯絡。」

  那位分舵主道:「少俠坐一會兒,喝一杯再走怎麼樣?」

  令狐平笑道:「不,謝謝,今天喝得夠多了。」

  令狐平回到龍虎分舵時,天色業已昏暗,不久,回春郎中錢山濤,也跟著回來了。

  令狐平問道:「有沒有一點消息?」

  回春郎中擺頭道:「無從打聽起,就好像城中沒有這個女人一樣。」

  令狐平道:「閔護法呢?」

  回春郎中道:「沒有看到,我們係以令公坊為界,他訪西城,我訪東城,分手之後就沒有再見面。」

  開飯時刻到了,酒席排開,大伙兒坐下來吃喝。

  那些幫徒因為精神萎靡,胃口欠佳,一個個只喝悶酒,對滿桌餚饌,很少動筷子,回春郎中因為未能盡到責任,看見這種情形,心頭也很沉重,這一頓飯可說吃得相當不愉快。

  一頓飯吃完,三才刀閔全壽仍然未見回來。

  大家正在廳中品茗閒聊之際,一名幫徒忽然從院外捧進一隻蓋著木蓋的大海缽。

  分舵主瞎眼判官蘇光祖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那名幫徒回答道:「不知道裡面盛的什麼東西,是閔護法剛剛差人送回來的。」

  瞎眼判官道:「打開看看!」

  那名幫徒伸手去揭缽蓋,竟然未能揭開。

  瞎眼判官道:「飯桶!」

  跟著扭頭手一擺道:「吳正雄,你去幫幫他的忙。」

  吳正雄走過去,兩人合力,一個緊緊抱住體身,一個雙手去拔那木蓋,方才「通」的一聲,將蓋子打開來。

  瞎眼判官問道:「裡面什麼東西?」

  吳正雄和那名幫徒,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就像未曾聽得一般,兩人臉上的神情,比死人還要難看。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