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章 青樓買笑



  瞎眼判官又問了一聲,吳正雄才期期地道:「是--是--一顆人頭--」

  眾人無不大吃一驚!

  回人春郎中忙問道:「誰的人頭?」

  吳正雄結結巴巴道:「閔--護--法--」

  回春郎中跳了起來道:「胡說!拿來我看看。」

  吳正雄將海缽拿過來,回春郎中迎著燈光一瞧,證明一點不是胡說,缽中放著的,正是一顆人頭--三才刀閔全壽的一顆人頭!

  回春郎中轉過身來,望著令狐平道:「護座,您看,這--這--是怎麼回事?」

  令狐平冷冷回答道:「這就是說本幫的藍衣護法全都是徒有其表,再不然就是這位閔兄根本就不夠格躋身藍衣護法之列!」

  分舵中本就如籠罩著一層愁雲慘霧,三才刀這一死,更如一陣陰風吹來,吹來了啾啾鬼叫,使得刻下大廳中,益發像座鬼域。

  令狐平心底下一方面暗暗高興,一方面也止不住暗暗吃驚。

  他高興的是:花大娘這女人適時出現,雖與分舵中幫徒中毒一事不生關係,但由於三才刀之突遭變故,頓使整個事件平添撲朔迷離之感,看起來就像真是這女人下的手一般。

  同時,「小扁鵲」和「毒太歲」之死,人們無疑也會想到這女人身上去,因為以前已有一個姓馬的和一個姓薛的,也是死在這女人出現之後不久。

  這樣一來,那位談笑追魂想不來也不行了,更說不定會因而驚動那位龍虎幫主,親來太原,查察究竟,要真是這樣,這女人可實在值得感謝。

  另一方面,他對女人也生出一股好奇之心。三才刀閔全壽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別的不說,僅是他馬上便找著了這女人,就是一個最好說明;而這女人,竟毫不費力地,就將這位大護法殺了,可見這女人的一身武功,顯較他原先想像之中,還要厲害得多。

  所以,他決定明天要親身試一試,看這女人到底有多大能耐?

  第二天,大年初二,令狐平又帶了三百兩銀子,再度去張四爛眼處。

  眾賭徒看到這位闊公子再度光臨,無不為之雀躍萬分。

  令狐平當然不能表示出他是為了那位花大娘來的。於是,既來之,則安之,招呼打過,只好含笑走去當莊的位置,喊來兩名看莊的開始推莊。

  可是,這一莊一直推到近午時分,竟仍然未見那女人現身露面。

  令狐平暗暗納罕,但又不便啟口打聽。

  再看看臺面上散碎銀兩,已堆得像小山丘一樣,繼續推下去也沒有多大意思,於是便擱開骰子,宣布滿座。

  經過結算,這一莊下來,他又贏了五十多兩銀子。

  頭錢本來只要打個二三兩,就已經很夠體面了,但他出手就是十兩整,張四爛眼自是滿心歡喜。

  令狐平趁機問道:「昨天那位花大娘,有沒有著人來把她那一份銀子拿走?」

  張四爛眼噢了一聲道:「她麼?沒有,沒有,還沒有,她會來的--每年落燈以前,她差不多三天兩天就要來一次,有時天天來也不一定。」

  令狐平本來想問:「那麼,她今天怎麼到這個時候,還沒有來呢?」

  再一想,覺得這樣問未免太露骨,乃故作漫不經心地改問道:「來得太晚豈不要熬夜?」

  張四爛眼低聲笑道:「公子不知道,我們這位花大娘,癮頭大得很,熬一二個通宵,她一點也不在乎。」

  令狐平正想再問下去,大廳外面,忽然奔進一名青衣小廝。

  那小廝奔進大廳,一面喘著氣,一面到處張望,像是在找人。

  張四爛眼問道:「小癩子,你在找誰?」

  小癩子聞聲轉過身來,請了個安道:「四爺好,過年發財,我在找我家蔡三爺,已經也幾天沒有回去,他沒有來這裡吧?」

  張四爛眼道:「你們公子在家裡,蔡三爺怎會出門?」

  小癩子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家老太爺急得要命,到處派人找,一點影子也沒有,不曉得這位蔡三爺子去了哪裡。」

  張四爛眼道:「香花院那邊去問過沒有?」

  小癩子道:「問過了。」

  接著又道:「那邊的說,他還是五六天前,和我們公子去過一次,以後就一直沒有看到過。」

  張四爛眼搖頭道:「這就不知道了,往年這個時候,他都是跟你們公子一起來,今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大伙兒剛才尚在奇怪--」

  小癩子接著道:「假如四爺看到他,請告訴他馬上回去,我還要再到別的地方去找一找。」

  張四爛眼道:「好的,他如果到這裡來,我一定叫他馬上回去。你回去別忘了替我向你們公子拜個年,順便請他有空過來玩。」

  小癩子走後,令狐平問道:「這是哪家的小廝?」

  張四爛眼道:「東城喬家。」

  令狐平不過是信口問問而已,其實他一聽那小廝提到什麼蔡三爺,心裡即已了然。蔡三爺當然就是那個護院的老三!

  他由這小廝來找蔡老三,忽然想起另外一個人。

  「香花院」的那個什麼「小艷紅」,他雖然還沒有見過,但在想像之中,姿色必然不差。

  慕名前往,冀親芳澤者,當不在少數;除了喬小錘子這種登徒子不算,連尤門首徒,小扁鵲方治人,都拜倒裙下,甘作不二之臣,可見這女人交結之廣。

  他知道一個男人如果迷上了一個女人,除了孝敬金錢之外,為想博得對方歡心,往往會大吹其牛,以證明自己與別人不同。

  所以,一個紅妓,雖然足不出戶,往往卻能知道許多一般人不知道的秘密。

  花大娘的來歷,有沒有人在這女人面前提過呢?

  他決定去趟香花院。

  香花院的那個鴇母,實在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因為她一照面便看出令狐平是個肯花大錢的公子哥兒。

  令狐平坐定之後問道:「小艷紅在不在?」

  那鴇母滿險賠笑,一迭聲應著道:「在,在,在。當然在!別人來了,可以說不在;公子來了,怎麼敢說不在?公子您貴姓呀?」

  令狐平道:「敝姓金。」

  那鴇母像是吃了一驚道:「姓金?這個姓可是大吉大利啊!好姓好姓,金玉滿堂,金枝玉葉,金榜題名,金科玉律,還有--還有--」

  令狐平道:「還有金碧輝煌,金貂換酒,金剛力士,金粟如來,金童玉女!」

  那鴇一拍巴掌道:「對,對,金童玉女。還有金童玉女!」

  令狐平道:「不過,本公子姓的卻是『京城』的『京』。」

  那鴇母一呆道:「京城的京?」跟著,忙又笑著道:「哦,哦原來是京公子!這個姓也不錯,公子一向在哪裡得意呀?」

  令狐平輕輕咳了一聲道:「這個等下我會告訴你們的小艷紅姑娘,現在請你們這位小艷紅出來一下行嗎?」

  那鴇母這才識趣的喊來兩名大丫頭,將令狐平帶進後院。

  令狐平在堂屋中坐了一會兒,隨即聽得一陣環佩丁當之聲,夾雜著一二低語,由遠而近,來至門外,接著珠簾挑起,一名絳衣佳人款步走入。

  絳衣佳人身後,另外跟著兩名梳辮子的小丫頭,分別端著茶盤和果盤。

  刻下走進屋中的這個小艷紅,的確是個相當動人的女人。

  令狐平的一雙眼光不能不說不高,幾年來所見過的女人也不能說少,但如今看到這那個小艷紅之色,仍止不住暗暗喝了一聲彩!

  這女人給人的第一個印象,便是臉上幾乎看不到一絲抹過脂粉的痕跡。

  要一個女人不打扮,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尤其是青樓中的女子,即使她自己不想打扮,老鴇也不會答應她這樣做。

  因為十個老鴇之中,差不多有九個半都是這一行中上了年紀的過來人;她們自己老了,非借脂粉之助,不能掩飾年華逝去的憔悴面貌,便以為脂粉是青春長駐的良方,而忽略了這種東西,有時反會損卻一個美人的顏色。

  如今這位小艷紅,身處青樓之中,竟能打扮得如此樸素,實在相當難能可貴。

  令狐平依例開了賞錢,那兩個小丫頭道過謝,立即掀簾退出門外。

  小艷紅等兩婢離去之後,親自為令狐平斟了一杯茶,含笑說道:「公子久等了!」

  令狐平欠了欠身子道:「姑娘請坐!」

  小艷紅坐下之後道:「公子貴姓?」

  令狐平道:「敝姓令狐。」

  小艷紅微怔道:「令狐?是個複姓?怎麼娘差人說,來的是位金公子?」

  令狐平道:「因為今天才年初二,人人都想討個吉利,說姓金也許比較受歡迎;到了姑娘面前,自然用不著這一套。」

  小艷紅也笑了起來道:「公子真風趣。」

  跟著抬頭又問道:「令狐公子這是第一次光臨寒院吧?」

  令狐平笑道:「下次再來,就是第二次了。」

  小艷紅瞟了他一眼道:「會有第二次?」

  令狐平笑道:「看到姑娘之後,而不想第二次再來的人,恐怕不會太多,這一點姑娘應該清楚。」

  小艷紅掩口道:「公子不是想討酒喝吧?」

  令狐平笑道:「如果方便的話,愈快愈好。再不來點酒,我可要醉了!在美人面前,我只有喝酒才能保持清醒。」

  小艷紅一擊掌,轉向門外笑呼道:「小桃,吩咐三叔擺席。」

  令狐平道:「進來!」

  小艷紅道:「要她進來幹什麼?」

  令狐平道:「你先叫她進來再說。」

  小艷紅道:「小桃,公子叫你進來,你聽到了沒有?」

  小桃走進來後,令狐平遞出一錠銀子道:「這個拿去賞廚房!」

  小艷紅見那錠銀子足有十來兩重,忙道:「用不了這許多。」

  令狐平笑了笑,說道:「沒有關係,賭錢贏了的人,往往特別大方,這種事並不常有,你叫她拿去就是了。」

  小艷紅也沒有再堅持,小桃走了之後,她問道:「公子今天賭過錢?」

  令狐平道:「賭了一個上午。」

  小艷紅道:「在什麼地方?」

  令狐平道:「在一個混名叫張四爛眼的家裡。」

  小艷紅輕輕哦了一聲,似乎對張四爛眼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令狐平笑了一笑,又道:「如姑娘對今天區區不速而至,尚不至感覺討厭的話,實在得歸功於剛才的這一場賭博。」

  小艷紅怔了怔道:「這話怎麼說?」

  令狐平笑道:「因為在下去到張家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今天太原城中,竟有著兩位大美人。」

  小艷紅道:「那位花大娘今天也在?」

  令狐平道:「今天沒有來,昨天來過,剛才大家談起這位花大娘,我說這位花大娘是我生平僅見的美人,旁邊有人笑我孤陋寡聞,接著便提到姑娘的芳名,說我只要見過了姑娘,就不會這樣說了。」

  小艷紅道:「公子說笑話了!賤妾這等蒲柳之姿,如何能與那位花大娘相提並論?」

  令狐平道:「起先我也以為那位伙計是在說笑話,現在見到姑娘,我才知道那位仁兄果然沒有騙我。」

  小艷紅搖搖頭,笑道:「公子快不要這樣說,您若是單獨誇獎賤妾,賤妾尚可接受,但如說賤妾美過花大娘,那就不是一種褒詞了,這位花大娘,賤妾見過不止一次,她比賤妾強得太多了!」

  令狐平微感意外道:「這位花大娘,姑娘見過?」

  小艷紅點頭笑道:「是的,她來這裡喝過酒。」

  令狐平道:「穿著男裝?」

  小艷紅道:「看上去是一名道道地地的翩翩佳公子,喬裝手法之高明,連賤妾都給瞞過了,要不是後來她自己說穿,賤妾還真無法辨別。」

  令狐平道:「她來的時候,就她一個人?」

  小艷紅道:「還有一名書僮,那書僮當然也是一名丫頭扮成的。」

  令狐平覺得這一趟確實沒有白來香花院,要再進一步問下去,在措詞方面,就費斟酌了。

  他認為不宜操之過急,於是將話題岔開,直到酒菜上了桌,喝過幾杯之後,他才又試探著說道:「剛才我們談到的那位花大娘,聽說是個很不平凡的女人,她有很多神話似的故事,姑娘有沒有聽人提起過?」

  小艷紅點頭道:「我知道--」她笑了笑,又道:「這位花大娘的故事,你們這些公子哥兒們,最好每個人都知道,並能引以為戒。」

  令狐平趁機接著道:「這還用姑娘說?別說無人知道她的住處,就是曉得她住什麼地方,誰也沒有這份膽子,敢生非分之想。」

  小艷紅笑道:「公子既然明白利害,賤妾倒不妨告訴你一個秘密。」

  令狐平心裡撲通一跳,但仍強持鎮定,故意笑了一下道:「姑娘少使激將之計,我猜你要告訴我的,一定是這位花大娘的住處,你放心!此一秘密,我就是知道了,我也不會傳播出去,第一是性命要緊,第二是我還不想被人喊成瘋子。」

  小艷紅道:「你猜對了!這事說來,的確令人難以置信,賤妾至今尚不敢相信她說的是真是假,她那天也許喝多了酒,說著玩的,亦未可知。當然了,當做笑話談,也無傷大雅--公子您信不信一個人能夠住在塔底下?」

  令狐平哈哈一笑道:「太離譜了--」

  他這一陣笑,的的確確發自內心。他笑的是,他有生以來,所講的謊話,加起來也沒有今天多!

  他今天的言行,的確太離譜了!為了補償他的歉意,他臨走時,留下了今天全部贏來的銀子。

  就算是那些賭鬼請了他一次客。

  他留下這麼多的銀子,人卻沒有留下來,自然頗出那位小艷紅的意料之外。

  不過,令狐平已顧不得這許多了。

  出了香花院,他先去到無人之處,改了容貌和衣著,然後,便以閑散之姿態,向西門城附近的那座古塔信步走去。

  太原城中的寶塔,只有這麼一座。

  小艷紅所透露的這個秘密是否可靠,並不難加以證實。

  因為昨天那位毒太歲游志宏,便是死在這座古塔之中。

  毒太歲的屍體一旦遭人發現,必然會引起一番轟動;如果塔下另有密層,而且有人居住,那居住在密層中的人,自然不會聽任一具屍體留在那裡。

  經過了一天的古塔,並無任何改變。

  古塔四周仍是那樣的荒涼,底層中仍是那樣的黑暗;仍然到處散發著一股霉腐的氣味。

  但是,毒太歲的死屍卻已消失不見。

  地面上乾乾淨淨的,連一點血跡都看不到;從表面上觀察,誰也不會相信,昨天會有人死在這裡。

  令狐平的一顆心,不期而然跳快起來。

  他不是緊張,而是興奮。因為一個重大的謎團,就快要被他揭穿了。

  花大娘是誰?

  她為什麼不讓人知道她住的地方?

  為什麼她有著這樣一身超絕的武功,武林中卻沒有人知道她的底細,甚至不知道有著這麼樣一個人?

  為什麼她的心腸這樣狠,凡是跟蹤她的人,都難逃一死?

  她為什麼那樣富有?

  她為什麼那樣好賭?

  而令狐平,較一般人更多一個疑問,那便是昨天在張四爛眼處,她正賭到興頭上,為何會突然離去?

  一件什麼重要的事,竟使她離去得那麼匆促?

  這一切的一切,馬上都要揭開了!

  令狐平雖然膽大,卻並不魯莽。他知道這個女人決不能等閒視之。

  過去那個馬姓漢子和薛姓漢子都不算什麼,甚至關家三兄弟向這女人低頭,都算不了一回事。

  但是,連三才刀閔全壽,以藍衣護法之身份,都死得這般無聲無息,情形就不同了。

  不說別的,就是換了他這位浪蕩公子,要想收拾三才刀這樣的人物,也得大費一番手腳,那說法像拍蒼蠅一樣,前後不過一眨眼工夫,便將人頭送去分舵?

  所以,他只約略一打量,便循著石級,繼續升向第二層。

  他現在的外形,是一名十足冬烘先生:一名冬烘,尋幽訪勝,憑弔古跡,乃常見之事,就是被發現了,也好有個借口。

  他人雖升向第二層,注意力卻仍放在底層的地面上;只要下面有一點點動靜,決逃不過他的耳目。

  可是,儘管他將腳步放得很重,同時像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那樣,向上走不到幾級,便停下來咳嗽一樣,但下面仍然平靜如常,一點異樣也沒有。

  令狐平心底漸漸升起一種不自在的感覺。

  在這種情形之下,他不相信住在底層中的人,對古塔中已來了不速之客,仍然一無所知。

  那麼,下面的那位花大娘,為什麼還不採取行動呢?

  是湊巧碰上這女人因事外出,尚未回轉呢?

  還是這女人因為他只是個無害的老人,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呢?

  令狐平一邊思忖著,一邊繼續向上升登。

  古塔共計七層,每層約十餘級,他雖然升登得異常緩慢,但最後還是到達了古塔的頂層。這最上面的一層,佔地極窄。

  四壁結滿了蜘蛛網,地面上亦較其他各層髒亂,果皮紙屑,隨處可見,令人不難想像到的是若干年前,游客絡繹登臨的盛況。

  從窗口望去,整座大原城,半數盡收眼底。

  令狐平眺望了片刻,無心繼續欣賞,決定再回到底層,主動展開搜索。

  不意就在這瞬間,怪事突然發生。

  一聲令人汗毛直豎的呻吟忽從塔底傳了上來,那很明顯的屬於一個女人的聲音。就像是一個女人遇了暴徒,被暴徒強有力的手腕扼住脖子,在失去知覺之前,所發出的一聲哀呼。

  若是平常的時候,令狐平自然會毫不遲疑地衝下去。

  但是,此時此地,忽然傳來這一聲呻吟,他就不能不稍為斟酌一下了。

  一個女人幹嘛會跑到這座古塔中來?

  如係強人擄來,為何尚能出聲呻吟?

  同時,有兩件事,他知道一定錯不了!

  第一件可以確定的事是:剛才這一聲呻吟,的確發自一個女人。也許還是一個相當年輕的女人!

  其次便是,這一聲呻吟,顯係因他而發!

  不過,不論怎樣,在聽到這一聲呻吟之後,他總得下去看看,而且不能耽擱過久。

  世上巧事多的是,萬一真是女人遭強徒擄來此地,寧可身份暴露,他也得先救下這女人再說。

  令狐平主意一定,立即飛身快步而下。

  上面的五層,他跑得很快;到第二層時,他才放慢腳步,回復一個老人走路姿態。

  就在他到達第二層時,第二聲呻吟,又告入耳。

  這第二聲呻吟,較第一聲清晰,也較第一聲更令人脊骨發涼。

  令狐平身不由主的又將腳步加快。

  可是,當他來到底層時,就像昨天他被毒太歲游志宏誑進這座古塔一樣,底層中空空如也,鬼影子也沒有半個!

  令狐平先是微微一怔,但馬上就想到了這是怎回事。

  那女人在希望他盡速離去!

  令狐平暗暗笑道:「這種方法用來對付一個普通冬烘先生也許有效,用來對付我這樣一個冬烘先生只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他心中轉著念頭,一面裝出惶惑的樣子,四顧喃喃道:「怪啊!老朽明明聽到--」

  口中自語著,轉身又向塔梯走去,表示他並無離去之意。

  他心想:「且看你這女人還有什麼手段使出來?」

  就這時候,他突然看到一雙繡花鞋。

  那是一雙繡工很精緻的花鞋,不過它不是踏在地面上,而是搖搖晃晃的飄蕩在半空中--

  沿著這雙繡花鞋而上,是一套水綠色的鑲邊夾襖褲,以及一條白綾香巾,一頭烏黑的秀髮,一張發紫的面孔,和一根長長拖在口腔之外的血舌!

  令狐平向後倒退一步,驚叫了一聲,兩眼翻白往後便倒。

  只聽得咭咭一笑,那女屍突然飄落下地。

  同一時候,塔梯底下的石板,輕輕一響,露出洞孔,一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少女,探頭笑問道:「那老傢伙走了沒有?」

  偽裝上吊的少女揭去臉上的面具,掠了掠秀髮,笑道:「想不到這老傢伙一點也經不起嚇,你快去請示娘娘,就說老傢伙嚇得昏過去了,問娘娘如何處理?」

  那少女去了一會兒,回來笑著道:「娘娘吩咐先抬下去再說。」

  外面的少女道:「你來幫幫忙。」

  於是,兩名少女一個抬頭,一個抬腳,將令狐平一路抬下石洞。

  石沿入口處很狹,但下降不及丈許,便告豁然開朗。

  七層高的寶塔,地基之牢,自不必說。

  眼前這片地下秘室,便是以原來奠基之石塊為支柱,斜斜盤旋而下,每挖出一方泥土,便墊上一方石塊,以巧妙之方式所築成,不但牢固嚴密,而且潔淨異常。

  令狐平一身如意玄功已具七成火候,佯作遊氣昏厥,並無多大困難,但是,他很清楚,不管他裝得多像,也難逃過行家的眼光。

  所以,當他聞到一陣細細的醉人香氣,知道已快到達那女人的臥室時,立即蓄勢以待。

  只聽花大娘問道:「這老傢伙進塔時,你們看到他有沒有四處張望?」

  一名少女答道:「沒有。只定了一下神,便上了頂層。」

  花大娘又問道:「是個多大年紀的人?鬍子白了沒有?」

  另外那名少女答道:「看來大約六十多歲,鬍子已經白了一大半。」

  花大娘道:「衣著呢?」

  那少女道:「寒酸極了,一件竹布套袍,已舊得變了顏色,像塊抹布。」

  花大娘沉吟了片刻,忽然嘆了口氣道:「這麼大年紀了,又不是我輩中人,要在平常時候,真叫人不忍心--唉唉--從後面抬出去吧!」

  那少女道:「跟毒太歲和三才刀他們埋在一起?還是另外掘個洞?」

  花大娘道:「另外掘個洞也好。不過,得快一點,你爹快來了,要讓他知道了,又會發脾氣。」

  令狐平聽了,不禁暗暗一愣。

  什麼?這女人居然也有她怕的人?

  能令花大娘這樣一個女人服貼的男人,他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男人呢?

  令狐平不由得再度生出好奇之心。

  於是,他決定暫緩出手。

  他寧可得不到那支鬼參,也得先行見識一下那個即將來到的男人,究竟是個什麼樣了不起的人物,竟然能使花大娘這女人也會如此慎重小心!

  兩名少女領得吩咐之後,應了一聲是,腳下繼續向前移動。

  甬道中吹來一陣輕微的涼風,顯然後面另有秘密出口。

  向前走了一段之後,走在前面的那名少女忽然回過頭來低聲問道:「小鈴,爹上一次來,氣色似乎不怎麼好,來了不上一會兒,又匆匆走了,你看不看得出是為了什麼事?」

  叫小鈴的少女道:「他每一次來,氣色什麼時候好過?」

  輕輕一哼,又道:「我真奇怪娘為什麼這樣死心塌地,一定要選上這樣一個老婆多得連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男人!」

  令狐平意外的差點啊出聲音來!

  怎麼說?這位花大娘原來只是人家的一個小老婆?

  聽兩個丫頭的口氣,那個男人的小老婆,似乎多得不可勝數,慢說叫小鈴這丫頭心中不平,連他這位浪蕩公子也忍不住要問一句了:是啊!一個女人為什麼一定要跟上這樣的一個男人呢?

  為了那男人的財富?

  為了那男人的地位?

  為了那男人的人品?

  不管為什麼,理由都不夠充分!

  天底下有財富的男人多得是,有地位的男人也多得是,人品出眾的男人,也不是沒有。

  即令三者兼備於一身,以她花大娘的才貌與武功,也不愁找不著這樣一個人,為什麼一定要跟上一個已有了無數小老婆的男人呢?

  不!這裡面必定另有原因,只是這兩個丫頭年紀還小,不懂得罷了!

  小鈴發過一陣牢騷之後,前面那名少女大概怕再說下去,會惹出麻煩來,便沒有再開口。

  令狐平偷偷睜開眼皮,看到甬道盡端,隱隱約約露出一絲光亮,知道已離出口不遠,心中不由得又升起一個新的難題。

  花大娘口中的那個男人,還不曉得什麼時候來,他若想留下來等候,現在的這兩名少女如何打發?

  他當然不能聽任這兩個丫頭真的將他活埋。

  唯一的辦法,似乎只有先出手將這兩個丫頭制服。

  但是,這樣做了之後,那女人如久久不見兩個丫頭回轉,因起疑而趕來察看,又怎麼辦?

  這一片地下密室,隧道縱橫,形同迷陣,難保其中沒有機關消息之布置,萬一引起那女人的警惕,他很可能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那樣一來,豈非弄巧成拙?

  正忖度間,忽聽前面喊道:「小鈴,小芳,大概是你們爹來了,快去打開密閂。」

  小鈴轉過身去,高聲問道:「這老傢伙怎麼辦?」

  前面傳來吩咐道:「點上他的穴道,暫時就擱在那裡好了!」

  令狐平本來就具有運氣沖穴之能,如今又先得到通知,自然更不當一回事。

  於是,真氣一提,任由那個叫小芳的丫頭在他身上點了三處穴道。

  兩個丫頭前腳一走,他跟著也從地上含笑而起。

  他輕足循原路往回摸索,不久便看到一片燈光從靠左首的一間石室中照射出來,於是不再前行,就在拐角處,側身貼壁站下。

  他不敢換得太近,因為四壁皆石,容易發出回音,哪怕是一聲濁重的呼吸,有時都能在十步之外聽得清清楚楚。

  不一會,一陣不疾不徐的腳步聲,由前面遙遙傳送過來。

  令狐平一聽到這陣腳步聲,便知道來人一身武功不俗;正像一個有經驗的獵戶,只須看到枝葉如何搖動,就知道來的是一隻什麼野獸一樣。

  當下身不由己的又往後退出一步。

  腳步聲愈來愈近,灰暗的地道中,慢慢出現一條人影。

  來的這人從身形上看,約莫三十上下的年紀,一身衣服很單薄,面貌瞧不清楚。

  在這人進入石室的一剎那,令狐平原可以借著燈光瞧個仔細,不料又給花大娘迎出來的身軀擋住了。

  一男一女人室之後,只聽花大娘顯得非常關切地問道:「怎麼樣?找到沒有?」

  那男人道:「沒有。」

  花大娘又問道:「你過去有沒有見過這位丙寅奇士?」

  那男人道:「沒有。」

  花大娘道:「那你怎麼知道日前在酒樓上出現的那個老人,就是這位丙寅奇士的化身呢?」

  那男人道:「因為有人認出那個向葫蘆叟藥九公下毒的黃衫青年,就是談笑書生尤勝唐的首徒方治人。」

  花大娘道:「這跟那長瘤的老人是不是丙寅奇士有什麼關係?」

  那男人道:「當今武林中擅用毒藥的人不多,擅解毒藥的人物也不多,四川唐家的人,久已不問外事;同時在場的,如果是唐家的人,也絕不會關心那老酒鬼的安危;尤門用毒的手法,已不在唐家之下,那天出現的如果不是奇士堡傳說中的那位丙寅奇士,那個姓樂的老酒鬼,不一命嗚呼才怪!」

  令狐平完全聽呆了!

  他真沒有想到事情演變,竟像一條鎖鏈一樣,一環緊扣一環接合得如此密切。

  由一支鬼參引出了一位神秘的花大娘,由花大娘又引出一位更富神秘意味的男人竟然又在暗查丙寅奇士的行蹤!

  這種事如非他親身經歷,試問有誰肯信?

  他這時已將那支鬼參拋在九霄雲外了!他只希望室中一男一女就此話題,繼續談下去。

  可是,石室中卻突然沉寂了下來。

  裡面的一男一女,好像各有各的心事;很久很久都沒有聽到誰先開口說話,甚至聽不到桌椅移動的聲音。

  令狐平暗暗納罕。

  一對名義不正的夫妻,男的正值壯年,女的貌如花,而且兩人一年之中難得見上一次面;如今見了面,卻這樣冷淡,豈非咄咄怪事?

  那兩個叫小鈴和小芳的少女,未見跟著走下隧道,大概正留在上面古塔中擔任守望。這樣,足足過去了一盞熱茶之久,才聽花大娘問道:「那位丙寅奇士,如今落腳在哪裡?」

  那男人道:「丐幫分舵。」

  花大娘又問道:「你如今打算怎麼辦?要不要奴家助你一臂之力?」

  這正是令狐平也想知道的一個問題,他不由得精神一抖,想聽那男人怎生回答。

  只聽那男人似乎苦笑了一下道:「你能露面嗎?」

  令狐平止不住又是一呆!

  什麼?這女人不能露面?為什麼不能露面?既然不能露面又為什麼要到張四爛眼那裡去推牌九?在張四爛眼那裡,難道就不算露面?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