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二章 約會金陵



  令狐平道:「如果本公子剛才表示要在太原定居下來呢?」

  張四爛眼道:「就燒掉。」

  令狐平道:「同時也不讓本公子知道她曾留下這樣一個布包?」

  張四爛眼道:「是的。」

  令狐平道:「裡面包的是什麼東西?」

  張四爛眼道:「小的沒有打開看過,不知道裡面包的是什麼東西,這位大娘的脾氣,公子也許還不清楚--」

  令狐平從桌上拿起那個小布包,細看縫合之處,果然不像拆開過的樣子。

  他小心挑開線頭,慢慢將布包打開,不意拆去一層又是一層,竟包了有五六層之多。

  最後,一股幽香入鼻,露出一雙小巧的錦盒。

  打開錦盒,裡面共放了兩樣東西,一隻綠玉指環,一個素箋方勝兒。

  令狐平皺了皺眉頭,先不理那雙指環,取出紙摺,打開一看,不由得連連苦笑搖頭。

  原來素箋上寫的是:「六朝金粉勝地,邀君一遊,雨花臺下,指環無視,榴花開後,滿月相期。花玉婷襝衽百拜。」

  張四爛眼道:「小的要去前方招呼場子了,公子您坐坐吧,今天來了幾位豪客,都是得罪不起的大爺,假如公子再看到這位花大娘,請代張四謝謝她的賞賜,並請她明年提前光臨--」

  邊說邊自椅中站起,拱拱手出房而去。

  這位賭場老板,不愧為是個混家,他自始至終沒有露出好奇之心,紙條上寫了些什麼,他連問也不問一句。

  張四爛眼走了,留下令狐平一個人在房中對著那雙綠玉指環怔怔出神。

  他當然不會前去金陵赴約。

  但假如今天這位花大娘不是龍虎幫主的小星,以及他雙肩上沒有這副淨掃魔氛的重擔,事情就很難說了。

  雖然她的年齡超過了他,但面對著這樣一位絕世美人,誰還會想到年齡問題呢?

  令狐平輕輕嘆了一口氣,撕碎紙條,揉扁錦盒,將指環貼身藏起,儘管這不是一份正常的情感,但在一個人的一生之中,能夠遇上這麼一次,它還是值得懷念的。

  令狐平站起身子,正待跟著走出房門時,房頂上突然有人輕輕一笑道:「小子不是趕著要去金陵吧?」

  令狐平吃了一驚,身形微微一閃,移步貼向牆角,一邊蓄勢以待,一邊抬頭向發聲之處搜視過去。

  房門口人影一花,緊接著自屋面上悄沒聲息地飛落一條身形。

  令狐平看清來人面貌,不禁當場一呆!

  來的正是剛剛離去的那位賭場老板:張四爛眼!

  令狐平止不住冷笑道:「好啊!真個是真人不露相,想不到我這個浪蕩公子,也有看人看走眼的一天,原來你張大老板--」

  來人舉步入房,口中笑著道:「可見小伙子火候還是不夠!」

  口中說著,伸手臉上一抹,又變成一名中年儒士的面孔。

  令狐平呆了呆,道:「是--是上官叔叔?」

  丙寅奇士微微一笑道:「怎麼樣?這種地方是不是我這個做叔叔的人來不得?」

  令狐平不由轉驚為喜道:「好極了,阿平正想前去丐幫分舵,想不到上官叔叔卻先找來了。」

  丙寅奇士笑道:「我知道你顧忌著那魔頭,不便徑直找過去,所以想到先來找你,上官叔叔的這個主意不壞吧?」

  令狐平惑然道:「上官叔叔怎知道阿平來了這裡?」

  丙寅奇士笑道:「有道是: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上官某人為什麼一定要等在丐幫分舵中坐候那廝光臨?」

  令狐平恍然省悟過來道:「我知道了,上官叔叔一定是從昨夜起,就守候在龍虎分舵附近,看那廝會不會去那邊徵調人手,最後沒有看到那廝,卻看到阿平來了這裡?」

  丙寅奇士點頭道:「我看到你好像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氣色也不怎麼對勁,便從後面一路跟了過來。」

  跟著,目光一凝,又道:「是不是毒性發作了?」

  令狐平皺了皺眉頭道:「大概是毒性發作了,早上起來,有點頭眩,真氣運行,亦欠流暢,不知礙事不礙事。」

  丙寅奇士從懷中取出一個藥瓶,倒出三顆黑色藥丸,托在掌心上遞了過去道:「這三顆藥丸,你先和酒服下,隔上半個時辰,我再替你把脈。」

  令狐平將三顆藥丸接過去服下之後問道:「樂老前輩刻下何在?」

  丙寅奇士笑了一下,跟著又輕輕嘆了口氣道:「這老酒鬼的行徑,有時候固然糊塗得可笑,有時候卻令人非常感動。」

  令狐平道:「怎麼呢?」

  丙寅奇士道:「他說,這些年來,以為有了那奇士堡,從此可以天下太平,便一心一意縱情詩酒,把一身功夫,全擱了下來,如今知道情形不對,今天一早,便將葫蘆摔爛,飄然出門而去,說要找個清靜地方,好好的調理一下身子。」

  令狐平點點頭道:「他老兒能有這種想法,對他自己,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跟著便將龍虎幫主已去過這兒的龍虎分舵,並且已命回春郎中星夜趕回遮馬谷調兵,以及談笑追魂藥到人未到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遍。

  丙寅奇士聽得回春郎中調兵一節,只是微微而笑,並不如何在意。

  及至聽得談笑追魂送來解藥,本人沒有前來太原時,一雙眉頭不由得緊緊皺起。

  令狐平道:「關於阿平身中之毒,上官叔叔勿須發愁,只要上官叔叔能以藥物使毒性不致馬上發作,等這次事件過去之後,阿平馬上跑一趟天山就是了。」

  丙寅奇士連連搖頭道:「事情要如你想像中的這樣簡單,那還有什麼話說?」

  令狐平睜大眼睛道:「上官叔叔這意思可是說,連暫時壓住毒性,不使毒性馬上發作,上官叔叔也辦不到?」

  丙寅奇士苦笑了一下道:「如果你說的只是不使毒性馬上發作,當然沒有什麼困難。」

  令狐平詫異道:「那麼--」

  丙寅奇士苦笑著接下去道:「對方當初在你身上用毒,目的並非要取你性命,而是意在限制你的作為,所以,不要說是我上官某人,就是一名普通大夫,只要摸對了症候,都能使你帶病延年,永無生命之虞。」

  令狐平道:「上官叔叔的這番話,阿平仍然不太明白,上官叔叔可否說得再明白些?」

  丙寅奇士道:「要說得明白一點,一句話也就夠了。在目前這段期間內,你如想保住這一身功力,就不能參與任何戰鬥!」

  他抬起頭來,又苦笑了一下道:「你說你能辦到這一點?」

  令狐平怔了怔道:「那怎麼行?」

  丙寅奇士嘆了口氣,道:「所以說,這正是你使我這個做叔叔的為難之處。你這孩子的脾氣,叔叔比誰都清楚,要你馬上就去天山,你一定不會答應;要你留下來,只作壁上觀,當然更辦不到。請問你教我這個做叔叔的還有什麼兩全之策?」

  令狐平想了片刻,忽然爽朗的抬頭笑了笑道:「這個問題,暫且不去談它。上官叔叔猜不猜得到,回春郎中這次可能會請來一些什麼人物?」

  丙寅奇士道:「你看呢?」

  令狐平道:「依阿平之猜測,很可能是無量三翁。」

  丙寅奇士道:「何以見得?」

  令狐平道:「因為魔幫總舵之中,就以這三個老魔頭,最關心四位的身世來歷和武功。」

  丙寅奇士道:「如果來的真是這三魔頭,你覺得上官叔叔會不會是這三魔頭的敵手?」

  令狐平沉吟道:「這個--」

  丙寅奇士微微一笑道:「我代你說了吧!你的看法一定是,如果一對一單打獨鬥,上官叔叔可穩佔上風,若是以一對三,上官叔叔將絕不是三魔之敵手,是嗎?」

  令狐平坦然點頭道:「是的,阿平的看法,確是如此,不過阿平這種看法,並不一定就正確,因為阿平並沒有見到過三個魔的武功究竟如何。」

  丙寅奇士又笑了一下道:「所以你堅持要留下來,因為你覺得就是加上了你和樂老兒最多也只能跟三個魔頭平手,是嗎?」

  令狐平道:「這只能說是一種約略的估計,五加五和三加七雖然都等於十,但在生死搏鬥之際,兩強一弱和兩弱一強,卻無法混合起來,再平均除三計算;上官叔叔雖然強過三魔中的任何一魔,但阿平和老樂,卻非另外兩魔之敵。所以,正如上官叔叔所說,阿平起初確有這種不求有功只求無過的想法,唯如今則已想到,這種想法實在太幼稚了。說得正確一點,吃虧的應該還是我們這一邊!」

  丙寅奇士道:「你有沒有再進一步的想到對方還有一個龍虎幫主?或是來的尚不止是這三個魔頭?」

  令狐平道:「使阿平真正感到憂慮的,正是這兩件事。」

  丙寅奇士笑道:「前前後後,你顧慮得不能算不周到;但有一件事,我敢打賭你絕沒有想到!」

  令狐平微愕道:「上官叔叔言下之意--難道--是說--我們這一邊,另外尚有人手?」

  丙寅奇士搖頭道:「沒有,這次到太原來的,就是上官某人一個人,堡中其他的人,甚至不知道我已來了太原!」

  令狐平有點迷惑道:「那麼--」

  丙寅奇士注目微笑道:「你有沒有想到,對方調來的人手,如果實力超出我們,我們還有一個取勝的法子!」

  令狐平眨了眨眼皮道:「什麼法子?」

  丙寅奇士笑道:「這個法子你也用過,可能用過還不止一次!」

  令狐平遲疑地道:「設法使對方人手分散,然後分別加以殲滅?」

  丙寅奇士笑道:「不可以嗎?」

  令狐平道:「三個魔頭主要的是想對付上官叔叔一個人,在他們心目中,對象只有一個,上官叔叔有何妙計使他們分散開來?」

  丙寅奇士笑道:「天機不可洩漏!」

  令狐平詫異道:「連阿平也不能告訴嗎?」

  丙寅奇士點頭笑道:「是的,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你、樂老酒鬼、丐幫弟子,誰也不能例外!」

  令狐平道:「既然大家都不知道上官叔叔的錦囊妙計,你叫大家如何協助於你?」

  丙寅奇士道:「上官叔叔的這套妙計之中,不需要任何外來的助力。」

  令狐平道:「包括樂老前輩在內?」

  丙寅奇士道:「是的。」

  令狐平道:「這意思就是說,若對方人手一到,上官叔叔準備一個人與之周旋?」

  丙寅奇士莞爾一笑:「好了,好了,可以打住了。這種抽絲剝繭的套問,你小子留著,下次在別人身上施用吧!」

  令狐平苦笑著嘆了一口氣,什麼人他都應付得了,就是堡中這四位奇士,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丙寅奇士伸出手臂道:「把你的左手腕伸出來,讓我察看一下你的脈息。」

  令狐平依言伸出左腕,丙寅奇士三指輕搭,閉目察了一會,然後點點頭睜開眼皮道:「不要緊,就是這麼回事。」

  令狐平道:「上官叔叔要不要再給阿平幾顆丸藥,以備毒性發作時服用?」

  丙寅奇士道:「用不著了,剛才你服下的這三顆藥丸,可保半個月內平安無事;不過,另外有一件事,你可不能忽略--」

  令狐平道:「什麼事?」

  丙寅奇士道:「你中的這一身毒,發作均有一定之時期,屆期如不發作,反會引起對方之疑竇,所以你回去之後,最好能裝出不舒服的樣子,以免對方猜想到你可能已與我暗中取得聯絡。」

  令狐平道:「尤勝唐那廝目前既不在太原,還有誰會注意這些細微末節?」

  丙寅奇士道:「當然是行將來到的一批魔頭。」

  令狐平思索了片刻,忽然眉尖微蹙,抬頭道:「假如來的這批魔頭,有心試試阿平,下令要阿平來對付上官叔叔時又怎麼辦?」

  丙寅奇士點頭道:「這一點大有可能。」

  令狐平道:「如果那些魔頭真想這樣試試阿平,上官叔叔覺得阿平如何應付才稱恰當?」

  丙寅奇士笑了笑道:「欣然領命!」

  令狐平一呆道:「怎麼說?欣然領命?」

  丙寅奇士點頭道:「是的!欣然領命。如果你想表現得積極一點,則不妨在對方抵達之後,不等對方開口,自己先行提出--」

  令狐平道:「上官叔叔別說笑話了!」

  丙寅奇士一咦道:「誰說這是笑話?」

  令狐平道:「阿平若是主動提出,對方絕無不允之理,那時阿平難道真的要跟上官叔叔過手不成?」

  丙寅奇士笑道:「這一點上官叔叔自有安排,你小子儘管放心就是!」

  令狐平道:「上官叔叔打算如何安排?」

  丙寅奇士笑道:「一句老話:『天機不可洩漏。』」

  三天後,傍晚時分,太原龍虎分舵內,突然蒞臨一批貴賓!

  一行共計六人,除了早在令狐平意料之中的無量三魔之外,隨之而來的,尚有三名藍衣護法。

  三名藍衣護法沒有回春郎中。

  分舵幫徒毒性已解,這位回春郎中當然沒有再跟來的必要。

  回春郎中不見跟來,尚不足為奇,最奇怪的是,那位神秘的龍虎幫主竟未見露面。

  這位龍虎幫主還在不在太原呢?

  無量三魔見了令狐平,左一聲「老弟」,右一聲「老弟」,顯得親熱得不得了。

  那三名藍衣護法,亦對令狐平敬禮有加,和他們對三魔頭的態度,幾乎毫無分別。

  三魔來到,一頓接風酒,當然是少不了的。

  席間,令狐平依計行事,時時撫額蹙眉,裝出不舒服的樣子。三魔只當沒有看到。

  第二壺酒添上,令狐平便在酒中聞到一股淡淡的藥味。丙寅奇士果然料得一點不差,三魔為他帶來了解藥!

  令狐平喝下這一壺酒,立即露出輕鬆愉快的神情,好像不舒服的感覺,業已無形消失。

  三魔接著便將他們這次來太原的原因說了出來。

  令狐平聽完之後,奮然道:「本座蒙幫主垂青以來。迄未有所建樹,這位丙寅奇士交給本座來對付就是了!」

  三魔聞言,莫不喜形於色。

  天殺翁哈冥年故意怔了一下,裝出吃驚的神情,抬頭向另外兩魔,遲疑地眨著眼皮道:「兩位意下如何?你們看這樣妥當嗎?」

  獸心翁冷北斗沉吟道:「這個--」

  絕情翁辛佔相沒有表示意見。

  這魔頭一向甚少開口,輪到他必須表示意見時,他多半以搖頭或點頭代替,而這一次他連頭都沒有點一下或搖一下。

  不過,他的神色卻瞞不了別人。

  很多口風謹慎的人,都犯有這種毛病;他們自以為話說得少,別人就無法猜知他的心意;其實他們的一雙眼睛和眉毛,平時比任何口沒遮攔的人,所洩的密還要多。

  令狐平只好瞪大眼睛,跟著裝糊塗道:「三位認為有何不妥?」

  天殺翁輕咳了一聲道:「其實--咳咳--這也並沒有什麼不妥,老夫所擔心的,只不過是你老弟,會不會是這位丙寅奇士的對手而已。」

  令狐平胸口一拍道:「這個三位請放心!」

  獸心翁一哦道:「老弟有信心能勝得了這位丙寅奇士?」

  令狐平傲然一笑道:「三位不知道有沒有聽說小弟當日在襄陽擂臺上,跟那個醜怪老人交鋒的那一段。」

  獸心翁忙說道:「是的,聽說過了。怎麼樣?老弟意思可是說,當日那名醜怪老人,就是這位丙寅奇士的化身?」

  令狐平道:「那醜怪老人如果就是這位丙寅奇士的化身,就不值得一提了!」

  獸心翁一愣道:「那麼,那醜怪的老人是誰?」

  令狐平道:「甲子奇士!」

  獸心翁惑然道:「甲子奇士與丙寅奇士有什麼分別?」

  令狐平道:「分別大了?」

  天殺翁插口道:「老弟是指哪一方面而言?」

  令狐平道:「武功。」

  天殺翁接口道:「兩人武功孰優孰劣?」

  令狐平道:「甲子奇士除精相人之術外,一身武功,已臻化境,而丙寅奇士只不過對天文星象之學較有研究,一身武功中平而已。你們想想。連甲子奇士本座都能戰成平手,這位丙寅奇士,本座難道還收拾不下來?」

  他一面信心雌黃,一面暗暗好笑。

  這番話要是被丙寅奇士聽去,那時的活罪,就有得他受的了!

  但這番鬼話,三魔卻全聽得津津有味。

  因為他這次被派來太原,完全是魔方對他的一種考驗。儘管他來到太原什麼事也沒有做,單是他迄今未生逃脫之心,就已經夠魔方滿意的了。

  再加上他身中之毒,到了該發作的時候,又顯出發作的跡象,更使三魔相信他已有真心歸順之誠意。

  這種情形之下,他說出來的話,三魔自然不會懷疑有假。

  三魔原對四奇士懷有戒懼之心,這是三魔到了太原,不肯馬上去找丐幫分舵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三魔聽了令狐平的這番剖析,無異服下了一顆定心丸。

  不是嗎?

  四奇士甚至不比這小子強,還有什麼值得可怕的呢?

  令狐平為了表演逼真起見,又朝席上那三名藍衣護法一指,豪氣凌雲的指著加以保證道:「明天,本座只要帶上他們三個就夠了。你們三位,勿須露面,等在這裡聽好消息可也!因為三位露了面,很可能會將這位丙寅奇士嚇跑,那時再想方法找人,就不是件容易事了!」

  此一建議,自為三魔所樂意接受。

  天殺翁哈冥年捋髯頷首道:「這話倒是真的。」

  於是,事情便這樣決定了下來。

  三名藍衣護法,都是四十上下的精壯漢子,一個叫「白骨叉」方雲飛,一個叫「追命鏢」錢大來,另外那個長相很怪,名字也怪,外號更怪,一張大扁臉上,生著一雙小眼睛,鼻子更小得離奇,看上去就像一顆蛀了兩個洞的花生米。這人姓「支」名「三解」,外號「惹不得」。

  令狐平尚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姓名和外號,以及看到這種特異的相貌!

  不過,他看得出,這三人能從所有的藍衣護法中,被挑選出來,並不是偶然的;這三個傢伙,可能都有一身歹毒的武功。

  尤其是三人中的這個什麼「惹不得」支三解,更是名副其實,極像是個難惹的人物。

  他以錦衣護法之尊,本可以查問三人之底細,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他怕引起三魔的疑心,同時更怕獲得的不是實情,這將比一無所知還要糟。他用在三魔身上的,正是這種手段,自然不希望自己也上這種當!

  一宵易過。

  第二天,天剛朦朦亮,令狐平便帶著三名藍衣護法,直奔北門城外的丐幫分舵。

  一路上,令狐平思潮起伏。

  因為他始終猜不透丙寅奇士葫蘆叟究竟賣的什麼藥。

  對方聲稱有方法對付無量三魔,這一點他可以相信。因為堡中的這四位奇士,除了各具一身絕學之外,人人足智多謀,花樣層出不窮,或許真的已有成算在胸,也未嘗沒有可能。

  但對方吩咐他自告奮勇,要他主動代替三魔出頭這一點,他就無法明白了。

  他中藥毒,既然不能消耗真氣與人搏鬥,待會兒兩下裡見了面,那種場面又如何交代?,

  假意迎拆一番?

  那是絕對辦不到的,對方應該想得到,他要來將絕不止一個人來,如果不使出真功夫,會逃得過隨行者的耳目嗎?

  令狐平愈想愈糊塗。

  不消片刻工夫,一行已經走出北城,那座丐幫分舵,就在眼前不遠。

  令狐平只好收起雜念,裝模作樣的頓住身形,回頭向三名藍衣護法一比手勢,囑令三人分成三路散開。

  然後,真氣一提,騰身而起,領先向前面那座門樓飛撲過去。

  他身形剛剛落定,三名藍衣護法也有兩人分別躥上東西兩廂,另一名則留在下面門外,擔任守望之職。

  令狐平居高臨下,四下遊目一掃,登時怔住了!

  這座分舵,原是一所道觀。觀內除了前後正殿及兩廂雲房之外,後面尚有一片寬廣的庭院,為昔日觀中道士們修習法事之道場。

  丐幫弟子,向有早起之習慣。每天天一亮,不分身份之尊卑,均須離開臥房,從事拳腳演練。

  這片道場,便是這兒分舵中丐幫弟子鍛鍊身手之處。

  可是,如何場中一片冷清,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東西兩廂上的「白骨叉」方雲飛和一「追命鏢」錢大來,顯然也發覺到情形似乎有點不對勁。

  這時,兩人不待吩咐,便相繼從屋面上飛身而下,分別搶入前後大殿。

  令狐平知道兩人正在從事搜索,故亦未加阻止。

  隔不多久,兩人空手而出。

  令狐平故意板著面孔問道:「下面有沒有人?」

  「白骨叉」方雲飛搖頭道:「連鬼影子也沒有一個,這些臭化子好像已經得到風聲,知道這幾天內,我們要來似的--」

  追命鏢錢大來接口道:「這些臭化子實在太可惡,我看不如放一把火,將這座爛道觀燒掉算了!」

  令狐平耳中忽然傳入一陣細語:「小子趕快表示贊成!」

  赫然正是丙寅奇士上官亮的聲音。

  令狐平聞言不禁一呆。這座道觀如今已是丐幫分舵之財產,阻止尚恐不及,如何反要贊成?

  這豈不成了助紂為虐?

  但是,丙寅奇士如此吩咐,顯然另有深意,他又不得不聽。

  當下只好點點頭道:「是的,本座亦有此意,你們動手吧!」

  兩名藍衣護法見他們這位錦衣上司,居然採納了他們的建議,無不興奮萬分,馬上取出火種,分頭而去。

  殺人放火,原是這批魔徒的拿手傑作,一旦行動起來,真是敏捷之至。

  不消片刻工夫,火頭已從四下冒起。

  接著,火勢愈來愈烈,整座道觀,轉眼便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兩名藍衣魔徒,全張開了嘴巴,拍手哈哈大笑!

  只有那個生就一副怪相,外號「惹不得」,名叫「支三解」,一直在外邊擔任把風的藍衣護法,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仿佛這種放火的小玩藝兒,他見得太多了,多得令人起膩,根本不值得一笑似的。

  遠處漸漸傳來一陣鑼聲和呼叫聲。

  已經有人發現這邊起火了。

  令狐平暗暗嘆口氣,這尚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參與這種跟殺人同罪的恐怖行為。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