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五章 芳華虛度



  令狐平漸漸有點不自在起來。他從對方這陣笑聲中,隱隱約約的獲得一種預感,他很可能又被這位大奇士戲弄了。

  好在茶棚中人喉嚨都很大,隨便你如何放肆,都不會有人干涉;相反的,你如果泡一壺茶,規規矩矩的坐在那裡一聲不響,倒反而可能會引起別人的好奇和注意。

  丙寅奇士笑過一陣之後,忽然湊近桌面,壓低聲音說道:「小子,我問你,晉南的那一場水災,雖然已成過去,但你小子可知道由於這場水災,尚有多少人無家可歸?」

  令狐平詫異道:「你放這兩把火,難道就能將這個問題解決不成?」

  丙寅奇士點點頭,笑道:「一點不錯。放一把火,有時的確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令狐平皺了皺眉頭,沒有開口。

  丙寅奇士笑了笑,又道:「你小子應該不難看出,北城門外化子們住的那座道觀,建築的年代已久,即使不被你小子放火燒去,也不宜繼續居住;而這所道觀佔用之地皮,卻不下五畝之廣。你小子想想,如果利用這塊地皮改建平房,該可以容納多少人安身?你小子現在明白了沒有,正因為這所道觀遲早要拆,要拆下來的木料又不堪再用,你如阻止那兩個傢伙放火,那兩個傢伙一定會生疑心,你從旁表示贊成,不過多說了一句話,便能贏得魔頭們對你的賞識和信任,這種便宜事,若換了別人,豈非找也找不著?」

  令狐平道:「那麼,這兒城外的這個迎賓老店呢?你燒了這片迎賓老店,難道也是為了同一理由不成?」

  丙寅奇士笑道:「至於迎賓老店的這一把火,學問就更大了。」

  令狐平道:「哦?放火還有『學問』?這算是哪一方面的『學問』?」

  丙寅奇士笑道:「怎麼沒有學問?天地間到處都是學問!歸納起來?這個迎賓老店,共有兩大非燒不可的理由。」

  令狐平道:「最主要的一點,是因為店裡住了一位龍虎幫主?」

  丙寅奇士道:「你是這樣想的嗎?」

  令狐平道:「否則--」

  丙寅奇士笑道:「我上官某人若將這一點也列為放火的理由,如被令大人知道了,他老人家不一腳將我上官某人踢出堡門才怪。」

  令狐平道:「那麼--」

  丙寅奇士伸出了一根指頭,笑道:「第一點,想你小子可能已經打聽過了,就是陳二老實這個人,的的確確是個可以信任的老好人--」

  令狐平眼珠子一轉道:「慢點,這第一項理由,我想我猜出來了。」

  丙寅奇士笑道:「說說看!」

  令狐平眨著眼皮道:「我想定與未來建造北門外的那批平房有關。叔叔大概想將這批工程,將來就交給這位陳二老實來承辦。」

  丙寅奇士頭一點道:「完全猜對了!」

  令狐平遲疑地接著道:「但阿平卻不明白,這事與他開設棧房並無衝突之處,為什麼一定要將他的棧房燒了才交給他辦呢?」

  丙寅奇士道:「這裡面又牽涉了兩個枝節問題,也可說出於迫不得已。」

  令狐平道:「哪兩個枝節問題?」

  丙寅奇士道:「一是陳二老實開的這個迎賓老店,全靠他一個人上下張羅。而目下一班工匠,偷工減料,已成習慣,沒有專人專司其職,實在叫人難以放心;二是他開這個迎賓老店生意雖然不錯,利潤卻薄得可憐,幾乎連糊口都不夠,再加上這兒龍虎分舵連年來不斷的壓榨,使得他走投無路,好幾次差點想上吊。如果他賣掉這塊地皮,再由叔叔貼補他一點,他的下半輩子,就用不著這樣辛苦,也不愁豐衣足食了。」

  令狐平道:「還有另一項重大的理由是什麼?」

  丙寅奇士笑了笑道:「另一項重大的理由是因為他店裡住了一位龍虎幫主。」

  令狐平一咦道:「你不是說--」

  丙寅奇士笑道:「你聽我說完了再插嘴行不行?」

  這位大奇士又笑了一下,才道:「『幫主無罪,懷參有罪』!懂嗎?因為這位幫主行囊中多了一支『鬼參』,這一把火,就非放不可了!」

  令狐平恍然大悟,當下不由得又感激又慚愧,說來說去,這一把火,最後還是為了他!

  丙寅奇士注目含笑道:「你小子現在完全明白了沒有?你小子想想吧!這位大幫主如果發現一支鬼參不翼而飛,他第一個疑心的該是誰?接著,他將不難想到對方偷走這支鬼參的目的;就算他不知道這支鬼參的用途,他也不難回去從談笑追魂那裡獲得答案。試問,那時還有沒有你小子混的份兒?」

  伙計恰於這時送上酒和菜,伙計走後,令狐平舉杯道:「奇士就是奇士,沒有話說;阿平敬叔叔一杯,一方面表示謝意,一方面為此前之唐突領罪。」

  丙寅奇士笑罵道:「你小子這一杯酒的用處可真不少啊!」

  令狐平連忙賠笑道:「對,對,阿平該喝兩杯。」

  說著,舉杯一飲而盡,跟著,將空杯斟滿,又待往口中倒去,丙寅奇士伸過手來一把拉住道:「慢一點!」

  令狐平笑道:「叔叔不是嫌阿平只喝一杯,不夠意思嗎?」

  丙寅奇士連聲道:「夠了,夠了,意思夠了,酒也夠了,你這一套少跟我來,我在樂老酒鬼那裡,已經領教過了不止一次了--」

  令狐平心中一動,忙說道:「還有兩件事,阿平忘了向叔叔請教。」

  丙寅奇士道:「兩件什麼事?」

  令狐平道:「這一次三魔分兵三路,純係那位大幫主一手所促成,連阿平事先都不知道他會突然來到分舵,傳下這樣一道命令,叔叔又是哪裡來的消息?」

  丙寅奇士笑了笑道:「依你猜想呢?」

  令狐平沉吟道:「除非--」

  丙寅奇士笑道:「除非跟這位大幫主一直保持形影不離,是嗎?」

  令狐平道:「是啊!」

  丙寅奇士道:「算你又猜對了。」

  令狐平道:「這廝一身武功看來不弱,他難道一點都沒有覺察到叔叔就盯在他的身後?」

  丙寅奇士笑道:「是的,這廝機警得很,每向前走出一段,便會隱藏起來,朝身後察看一番,但可惜叔叔我並非跟在他的身後而是走在他的身前。」

  令狐平微怔道:「走在他的身前?」

  丙寅奇士笑道:「你如果弄清了對方只有幾處地方可去,要做到這一點,亦非難事。」

  令狐平道:「還有就是叔叔故意利用夜走千戶高中漢暴露形跡,希望三魔舉棋不定,不斷派人前去探聽,又是什麼用意?」

  丙寅奇士笑了笑,道:「那是因為--」

  說話半句,突然住口。

  令狐平訝然道:「因為什麼?叔叔怎不說下去?」

  丙寅奇士匆匆傳音道:「姓錢的和姓支的那兩個傢伙剛從外面走過去,兩個傢伙說不定還會回頭,你得多多留意一下,尤其是那個姓支的,你別以為他只是一名藍衣護法而生輕視之心,依愚叔觀察所得,這廝顯然練有一身邪功,非在萬不得已,最好別與這廝交手,否則亦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法,速戰速決,在三合之內,置之於死地,千萬別容這廝沾身--」

  說著,在桌上放下一個藥包,又道:「這是由鬼參調製而成的七顆藥丸,早晚各服一顆,三天之後,毒可盡祛,多下的一顆可帶在身邊,以防姓尤的故技重施,如果發覺得早,一顆也就夠了。」

  令狐平收起藥包,一面傳音問道:「叔叔要去哪裡?」

  丙寅奇士站起身子道:「我去看看兩個傢伙來這附近幹什麼,那些化子的藏身之處離此不遠,不能不防著點--」

  令狐平微怔道:「那些化子就隱藏在這附近?」

  丙寅奇士點頭道:「是的。」

  不待語畢,人已轉身向外走去。

  令狐平忙將伙計喊來,命其撤去一副碗筷,然後便一個人坐在那裡獨自吃喝起來。

  丙寅奇士一點沒有料錯。

  隔不多久,追命鏢錢大來和惹不得支三解果然去而復返,雙雙由茶棚外面走了進來。

  兩人看到令狐平正在棚中踞坐獨酌,連忙過來問候安好。

  令狐平抬臉問道:「兩位去過火場沒有?」

  追命鏢道:「去過了。」

  令狐平道:「有沒有什麼發現?」

  追命鏢道:「沒有。」

  令狐平道:「冷老和方護法有沒有消息?」

  追命鏢道:「沒有。」

  令狐平道:「幫主早上有沒有去分舵?」

  追命鏢道:「去過了,他命卑座等來問護座,火牆上的那一行字,是不是丙寅奇士上官亮之筆跡?」

  令狐平點頭道:「是的,筆跡一點不錯,正是那位大奇士所手書。」

  他示意兩人坐下後,接著問道:「幫主還有沒有其他什麼交代?」

  追命鏢道:「幫主吩咐卑座等兩人如遇上護法,可暫時不要返回分舵,就在這附近先行搜索一番。」

  令狐平道:「搜什麼?」

  追命鏢道:「他老人家懷疑那些化子很可能就隱藏在南門這一帶。」

  令狐平暗吃一驚,故意哦了一聲道:「有這等事?他老人家如此猜測,是不是因為昨夜這一把火,才使他老人家想起這一點來的?」

  追命鏢道:「不,他老人家說另外尚有其他種種行跡顯示,那些化子並未離開太原,同時不出南門三里之範圍--」

  令狐平又哦了一聲道:「幫主指的哪些行跡?」

  追命鏢搖搖頭道:「他老人家沒有明說。」

  令狐平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好!我們這就開始行動吧!」

  他心底下想:「希望你們這兩位仁兄能有瞎眼判官蘇光祖那種好運氣,找不到那些化子的藏身之處,算你們命大。否則,哼哼,只好對不起了!像獸心老魔一樣,你們若是因此送命,也只能怪你們那位大幫主沒派給你們一份好差使。」

  三人結賬出了茶棚,令狐平向兩人問道:「在這一方面,兩位的經驗,比本座老到,兩位覺得應該如何著手進行比較妥當?」

  追命鏢望向惹不得支三解道:「支兄有何高見?」

  支三解那雙烏豆眼滾動了幾下道:「依本座的意思,咱們最好沿著城牆根子,一家一家的搜過去,那些化子人數不少,普通三兩間房子,絕對藏身不下,這樣一路走過去,說不定用不著搜,從外面看都能看出一點端倪來--」

  追命鏢又轉過身來道:「護座認為這個辦法怎麼樣?」

  令狐平點頭道:「好主意!」

  於是,三人已沿著已經乾涸了的護城濠,由西往東,一路查看過去。

  靠近城腳居住者,多係憑苦力維生之貧民,居住這房屋,亦多為木竹搭架之茅棚。這種茅棚,既矮又窄,當然不可能成為大群丐幫弟子的藏身之所。

  那些化子究竟藏到什麼地方呢?

  現在,連令狐平都有點弄糊塗了。

  龍虎幫主聲稱之種種跡象即使不足相信,丙寅奇士難道還會騙他不成?

  離城腳稍遠者,是一些稀稀落落的村莊。

  但那些村莊離得最近的也有里把路,而且村莊中的房子,也以竹茅舍居多數,隱藏三五個人還可以,一下住進二三十名叫化子,顯無可能。

  追命鏢錢大來的信心首先起了動搖,他停下腳步,猶豫地道:「我看那些化子或許還在城內--」

  令狐平向支三解道:「支護法的看法如何?」

  支三解沉吟了片刻道:「卑座也覺得那些化子似乎沒有理由藏到南門這一帶,但聽幫主的語氣--卻又好像--」

  令狐平道:「這不是語氣不語氣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如果那些化子藏在這一帶,我們該去哪裡找?他如將『南門附近』改成『太原縣內』我們豈不要跑斷了腿?」

  追命鏢道:「這樣好不好?你們二位暫且回到茶棚中去等,待卑座快回去問個清楚再來,幫主或許另外給了哈老和辛老什麼指示也不一定。」

  令狐平道:「好的,你快去快來,別讓我們等得太久就是了。」

  追命鏢點點頭,轉身進城而去。

  這一邊,令狐平和支三解則仍回到菜棚中,一面喝茶,一面等候回音。

  茶棚中的茶客這時更多了。

  兩人坐下不久,忽從棚外走進一名黃袍中年儒士和一名年約雙十上下的藍衫青年。

  令狐平一眼便看出進來的這名中年儒士和藍衫青年,均為身手不俗之江湖人物,但面目卻很陌生。

  可是,說也奇怪,對方似乎認出了他是誰。

  只見藍衫青年將那中年儒士輕輕拉了一把,同時湊去中年儒士耳邊不知低低說了幾句什麼話,中年儒士掉過頭來,朝這邊溜了一眼,點點頭沒說什麼,然後兩人便在不遠處的一副座頭上坐了下來。

  令狐平暗暗納悶。

  因為他向有過目不忘之能,只要是他見過一面的人,無論相隔多久,他都不會忘記;而眼前這兩個人,他肯定以前絕對沒有見過。事情恐怕就怪在這裡,雙方沒有見過面的人,憑什麼要這樣指指點點的呢?

  因為那中年德士望過來時,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一時也弄不清這兩個人是敵是友,以及兩人來路之邪正,只有暗中提高警覺,看對方還有什麼別的舉動了。

  惹不得支三解顯然也發現來人是道上人物。不過,令狐平從這位護法之表情上觀察,他發覺這位藍衣護法和他一樣,無疑也不認識這兩人。

  由此不難猜想,這兩人不問來路如何,至少與龍虎幫沒有任何淵源,大概是可以確定的了!

  令狐平正思忖間,沒想到茶棚門口,竟又接著出現兩名面目俊秀的紫衣少年。

  兩名紫衣少年不但衣著相同,連面貌亦極酷肖,看上去很像一對孿生兄弟。但令狐平卻已看出來不是一對孿生「兄弟」,而是一對孿生「姊妹」!

  兩姊妹走進茶棚中,四下望了一眼,見棚中只剩一張空桌子,別無選擇,只好皺皺眉頭,勉強走了過去。

  中年儒士臉上,仍是木然無表情,而那藍衫中年的一雙眼睛,卻突然亮了起來。

  兩姊妹似乎還沒有看到藍衫青年和中年儒士。

  藍衫青年目不轉眼地死盯著那兩姊妹,中年儒士則不時望向茶棚門口,似在等候什麼人。

  使人感到意外而又好笑的是,中年德士和藍衫青年只泡了兩杯清茶,那兩姊妹反而大模大樣叫來一份酒菜,兩張嬌嫩的臉龐上,馬上泛起了片片紅雲。

  令狐平暗暗搖頭,心想:「真是放著好日子不過,偏偏要找罪受!」

  他同時看出,這兩姊妹江湖經驗雖然不足,武功卻不比那藍衫青年遜色。兩個丫頭又是什麼來路?

  這時,兩姊妹遊目四掃之下,已經先後看到令狐平,以及那邊桌子上的藍衫青年和中年儒士。

  姊妹倆望望藍衫青年,然後又湊在一起,交頭接耳的,似乎在品評著藍衫青年和令狐平兩者之間的優劣。

  令狐平只作沒有看到。

  那藍衫青年卻為之精神大振,如果不是礙著那中年儒士,他可能早跑過去作毛遂之自荐了!

  就在這時候,茶棚門口。又走進來一個人。

  來的竟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子!

  令狐平看清之後,不禁微微一怔。原來他認出這老婆不是別人,正是龍虎總舵中,位居黃衣護法,同時又是八大門派掌門人之一的北邙「火雷婆婆」!

  這老婆子又是來幹什麼的呢?

  令狐平滿以為這老婆子見了他,一定會像剛才的錢大來和支三解一樣,先過來向他這位錦衣護法問好致意,沒想到那老婆子看見了他,就像沒有看到一般,根本沒有一點表示。

  令狐平心中有點冒火,暗忖:「如果人人都像你老婆子這樣,我這個錦衣護法以後在幫中還混得下去嗎?」

  他為了讓支三解明白他興師問罪的原因,故意桌子一拍道:「支護法,去喊那老婆子來,本座得問問她有沒有長眼睛,她有沒有看見茶棚中還坐著我這麼一個錦衣護法!」

  支三解先是微微一怔,旋即壓著嗓門道:「護法大概誤會了。」

  令狐平臉孔一沉,瞪眼問道:「我什麼地方誤會了?」

  支三解解釋道:「本幫有個規矩,在幫內相見時,應由身份低的先打招呼,在外相見時,則恰恰相反,剛才她進來,看見護座不理睬她,她可能以為護法另有要務在身,自然不敢隨便過來打擾。」

  令狐平板著臉道:「我現在喊她來問問話,可以不可以?」

  支三解忙說道:「當然可以。」

  令狐平手一擺道:「去喊她過來一下!」

  火雷婆婆顯然正是那中年儒士要等的人。她聽支三解說令狐平要找她問話,匆匆與那中年儒士打了個招呼,便轉身朝這邊走來。

  這位火雷婆婆在年輕時,據說是個相當出色的美人兒,就因為人長得標致,眼界太高,不知不覺中,蹉跎了芳華,直拖到三十出頭,方下嫁於當時的北邙掌門人蔡公達為繼室。

  由於婚姻方面的不如意,才使這位在當年武林中,名列五鳳之一的美人兒,脾氣日益暴烈,動輒出手傷人,以至後來才博得了這麼個帶著濃重煞氣的外號--「火雷婆婆」!

  令狐平現在將這婆子喊來,計有兩層用意。

  第一個用意是,他想先從這婆子口中,打聽那中年儒士和藍衫青年,以及那對孿生姊妹,是什麼來路?和來此之目的?

  其次,他久聞這婆子殺心甚重,雖然名列八大門派,高居掌門之位,卻非良善人物,他想借這機會,好好的給這婆子一頓教訓。如這婆子不服氣,正好以犯上之罪名,就此為武林除去一害!

  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婆子對別人雖然凶如煞神,見了他這位錦衣護法,卻顯得比誰都要來得恭順。

  她向令狐平行過參見之禮後,客客氣氣地賠笑道:「令狐平護法召喚卑座,有何吩咐?」

  令狐平也不叫她坐下,徑指著那中年儒士問道:「那一位是誰?」

  老婆子恭恭敬敬地答道:「是黃山掌門人蕭揚偉蕭大俠;坐在一起的,是他的侄兒,俏郎君蕭百城蕭少俠!」

  她頓了一下,含笑接著道:「要不要我老婆子為護法介紹一下?」

  令狐平微感意外。他沒料到今天這座菜棚中,竟然冠蓋雲集,連黃山掌門人也來了。

  他知道眼前這位有百手蜈蚣之稱的黃山掌門人,也不是什麼好角色,但使他奇怪的是,這廝的女人雖已成了龍虎幫中的黃衣護法,這廝本人,卻未入幫。

  所以,他顧不得問那孿生姊妹之來歷,當下輕輕一哦,注目接著道:「這對叔侄,是否為本幫中人?」

  他之所以這樣問,實際是想弄清這對叔侄,目前是不是正打算投入龍虎幫。

  因為多刺峨眉陰小小雖是這廝的渾家,但畢竟不是黃山一派的掌門人。換言之,在這以前,尚不足以證明黃山一派,已像北邙等派一樣,舉派成為魔幫之爪牙,如果這廝也入了幫,情形就嚴重了。

  不意火雷婆婆卻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為這位錦衣護法在打她的官腔。

  她以為令狐平的弦外之音是:「以我在本幫中錦衣護法的身份,你想我會接見這對叔侄嗎?」

  因此她急忙福了一福,告罪道:「卑座該死--」

  令狐平知道這婆子誤會了他的意思,但又不便解釋,只好將錯就錯,輕輕哼了一聲道:「你跟這對叔侄在此見面,是為了公事還是私事?」

  老婆子左右望了一眼,放低聲音說道:「可以說公私都有,護法若想知道,最好換個地方,有些話在這裡卑座實在不方便出口。」

  令狐平有心要叫這婆子冒火,故意寒著面孔,冷冷說道:「你將對方約在此處會面,卻又說這裡不是談話之所,是不是不願本座知道你們商量的是件什麼事?」

  老婆子慌忙說道:「護法言重了,無論是公事或私事,卑座斗膽也不敢瞞著護座。」

  令狐平冷冷接著道:「那你最好坐下來,仔細說個明白。這幾天太原相當不平靜,別叫本座誤會問題出在本幫內部!」

  老婆子嚇了一大跳。她雖然不知道太原這邊究竟出了什麼事,但她知道,幫主和六位錦衣護法中的四位,刻下都已趕來了太原,這是幫中處理任何事務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現象。

  連幫主都被驚動了,自然不會是一件等閒事件。

  這樣一頂大帽子,無論換了誰,也承當不起,所以老婆子臉色一變,趕緊依言坐下,迫不及待地道:「護法容稟--」

  令狐平打斷她的話頭道:「本座這兩天心情不佳,聽別人說話,常會聽錯了意思,一聽錯就會發脾氣,你最好慢慢地說,說得明白些。」

  他本來想逗這婆子起火;不料這婆子百依百順,一點脾氣也沒有。現在他只好改變方針,用拖延的方法,將那對叔侄冷落一邊,看姓蕭的那廝,沉不沉得住氣了!

  叔侄兩個坐在那裡,各有各的消遣方式。

  百手蜈蚣蕭揚偉已另外叫來一份酒菜,俏郎君蕭百城則一直盯著那一對易釵而弁的孿生姊妹。一副貪饞之相,看來噁心之至。

  這一邊,火雷婆婆邊聽邊點頭,乖得就像個聽話的大孩子。

  令狐平說完,她立即接著道:「事情是這樣的,自從陰小小朋護法加盟本幫以來,本幫一直希望這位蕭大俠也能投靠過來--」

  令狐平插口道:「他不願意?」

  火雷婆婆道:「不是他不願意,而是這裡面有個枝節問題,始終無法獲得圓滿之解決。」

  令狐平道:「什麼樣的枝節問題?」

  火雷婆婆道:「他希望他入幫之後,本幫能代他們夫妻撮合,使他們夫妻兩人能夠住在一起。」

  令狐平徽怔道:「原來他們夫妻感情不睦?」

  火雷婆婆搖頭道:「不是感情方面的問題。」

  令狐平道:「既然感情方面沒有裂痕,兩人為何要鬧分居?」

  火雷婆婆道:「這個--」

  支三解忽然起身說道:「卑座去茶棚外面看看錢護法來了沒有。」

  令狐平暗暗點頭,這位藍衣大護法,一副儀表雖然生得叫人不敢恭維,想不到為人倒是知趣得很。

  因此亦不攔阻,只說了一聲:「好,你去看看吧!」

  火雷婆婆目送支三解遠去後,方接著道:「這種事--說出來--實在不雅得很。因為我們這位蕭大俠,看上去雖然魁梧威壯,但--但--床笫之間,卻--卻--咳咳,這個毛病,當初--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得來的--偏偏--醫又醫不好。而我們那位陰大娘子,又固執得很,她不反對雙方仍然維持著夫妻的名義,但卻抵死也不肯再住在一起。所以,這兩年來,談來談去,怎麼樣也無法談得攏!」

  令狐平皺皺眉頭,沒有開口。

  這果然不是一件什麼雅事。不過,他心底馬上升起一片疑雲!

  這位是黃山掌門人得的「毛病」,與前此那位喬小錘子的「毛病」,顯然「症候相同」。

  但是,在山西龍門師徒來說,這種病無疑並非絕症。

  連小扁鵲方治人都有把握治得好,身為師父的談笑追魂,當然更不算一回事。

  談笑追魂尤勝唐現為魔幫全才堂主,多刺峨眉陰小小為何不就近向這位全才堂主求救。

  這裡面似乎只有一個答案,就是陰大娘子也許根本就不希望丈夫的病治好!

  他當然用不著為這些事操心,所以,他停了一會兒,抬頭又問道:「既然談不攏,還談什麼?」

  火雷婆婆道:「卑座這一次應約前來,係由宰父老護法所授意,因為黃山一派,歷史悠久。門徒眾多,為敵為友,舉足輕重,為籠絡計,不得不與之周旋。」

  令狐平道:「這對夫妻,在武功方面,哪一個比較高明?」

  火雷婆婆道:「男的似乎稍勝一籌。」

  令狐平道:「就本幫之利益而言,本幫以得到男的合算還是得到女的合算?」

  火雷婆婆道:「當然得到男的合算。」

  令狐平道:「那麼為什麼不用點強迫手段,逼令那女人就範?」

  火雷婆婆道:「這裡面有個很大的顧忌。」

  令狐平道:「什麼顧忌?」

  火雷婆婆道:「因為我們那位陰大娘性子很強,如果逼得太急,可能會心萌異志,那時,這女人一走,對本幫來說,將是一項很大損失。」

  令狐平道:「一名黃衣護法會有這等重要?」

  火雷婆婆道:「是的,護法也許還不知道,這女人有一套特別功夫,每次遇上賣命的活兒,本來不願意去的人,只要她去安撫一下,便會欣然應命,屢驗不爽,靈驗無比,幾乎比幫主的命令還要管用--」

  令狐平當然相信這一點。

  那女人他雖然只見過一次,但至今印象猶深。連他這位浪蕩公子見了這女人都覺得有點動心,別的男人會為這女人賣命,自然不足為奇。

  他見百手蜈蚣叔侄始終沒有露出不耐煩的樣子,知道這對叔侄可能已經認出他是誰,以及清楚他在龍虎幫中之身份,再耗下去,亦屬枉然,於是又以傳音方式問道:「西邊座頭上那兩個女扮男裝的丫頭,你認不認得出是哪一派的弟子?」

  火雷婆婆轉身去望了一眼,搖頭道:「這兩個丫頭以前沒有見過。」

  她沉吟了一下,忽又說道:「慢點,從這兩上丫頭的長相上,卑座仿佛想起了一個人,不知道兩個丫頭是不是襄陽來的--」

  令狐平星目微問道。「襄陽?誰?」

  火雷婆婆道:「這兩個丫頭的長相,像極當年的賈志賢,如果是從襄陽來的,很可能是賈家的後人--」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