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 郎情妾意



  令狐平有點猶豫道:「太晚了吧?」

  多刺蛾眉睨了他一眼道:「是不是有人在等著你回去?」

  令狐平觸及這女人的眼光,心頭不期而然為之一蕩。

  這女人本來就生得很迷人,在喝過幾杯酒後,更有著一種說不出的風情。

  他忽然覺得這女人可愛起來。

  他的頭腦,仍很清醒,他知道他有這種感覺,並不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

  在他這時候的感覺中,他真恨不得這女人邀請的,只有他一個人!

  他不由自主地回答道:「大娘別說笑話--」

  花臉閻羅連忙接著道:「那就走啊,還等什麼呢?」

  第四堂主高位智道:「本堂明天一早便得核算各舵解繳之規銀,只好失陪了。」

  花臉閻羅道:「不,這事要緊,由他去吧!」

  這時約莫二更左右,雖說春天已到,夜風迎面吹來,仍然相當寒冷,由花臉閻羅住處去到多刺蛾眉的住處,需走過一片很遼闊的谷地,花臉閻羅和談笑追魂邊走邊談,漸漸落去身後。

  多刺蛾眉不住喊著冷,一面往令狐平身上挨攏。

  令狐平不知不覺地伸出手臂摟緊了她的腰,他的心跳得很厲害。

  他幾乎忘記身後尚有別人跟著,手臂愈摟愈緊,一點也不避諱。

  走到多刺峨眉居住的那座石洞門口,談笑追魂藉口還要回去照應丹爐,表示了一番歉意,也跟著告辭走了。

  多刺蛾眉亦未加以挽留。

  花臉閻羅上前從門旁一個小通風口中,伸手拉了三下牽繩,沒隔多大工夫,石門緩緩開啟。

  這種石洞之形式與構造,多半大同小異,門戶由密組控制,完全關閉之後,只有住在裡面的人,才能打得開。

  另外,在每一座石洞的門外,開著幾道通風口,在其中一個通風口內,以一條長繩,連接裡面的一塊雲板,作為喊門之信號。

  喊門之信號,分為很多種。

  從牽繩拉動的次數上,不但可以表示出事情之緩急,且可以分別出喊門者的身份,甚至可以說明來人屬於那座香堂。

  這種設計,周到而安全。

  即使敵人潛入谷中,如果不明喊門信號,將永遠無法傷害到洞中人一根毛髮。

  石門打開之後,多刺蛾眉方從令狐平臂彎中掙脫出來。

  眼前這座石洞雖與一般黃衣護法居住者無甚分別,但由於佈飾之精巧,使人一走進去便有一種溫暖舒適的感覺。

  女人出門,或是從外邊回來,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換衣服,重新化妝。

  多刺峨眉當然不會例外。

  她向兩位錦衣護法告了罪,便往後面臥室中走了進去;等這女人再從臥室中容光煥發地走出來時,兩名女婢也已將茶泡好。

  這女人所收藏的茶葉,果然與眾不同。

  茶碗蓋一打開,就散發出一股清香,氣味芬芳,使人欲醉。

  花臉閻羅笑著向令狐平問道:「老弟,這種茶如何?」

  令狐平木然點著頭道:「好,好--」

  他雖然知道茶不錯,但他這時已沒有心情注意這些了。

  他注意的是那女人一雙令人銷魂的眼睛。

  那雙令人銷魂的眼睛裡,才是最好的「茶」,才是他最想喝的「茶」!

  茶是用來止渴的,而那女人眼中的茶,卻使他更感到渴。

  花臉閻羅忽然啊了一聲道:「老夫差點忘了一件事!」

  多刺蛾眉嬌聲道:「什麼事?」

  花臉閻羅道:「娘娘吩咐老夫今晚進宮報告丐幫中條總舵之地形,以便派人增援幫主,老夫到現在才想起來,真是該死之至!」

  多刺蛾眉道:「那你就快去吧!」

  花臉閻羅道:「是的,老夫得趕緊去一下;對不起得很,只好失陪了。」

  說著,拱了拱手,起身匆匆而去。

  現在,室內就剩下兩個人了。

  多刺蛾眉含笑走過來柔聲道:「這裡已經沒有外人,我們把茶端到裡面去,好好坐下來慢慢地喝著聊聊怎麼樣?」

  令狐平胸中有火在燃燒,突然將她一把拉入懷中,緊緊摟住,狂吻不休。

  女人喘息著輕輕推了他一下道:「這裡不好--」

  令狐平理智業已完全喪失,根本不理她的話,一口吹熄油燈,跟著便是一陣粗野的動作。

  黑暗中,只聽「颯颯」聲響,女人一身衣服,似已「化蝶」飛去。

  一陣寬衣之聲過去之後,是一陣短暫的沉默。

  兩人的嘴巴,仿佛都被什麼東西封死了,只有那張大皮椅,發出極輕的響聲--

  就在這最緊要的關頭--

  牆壁上的雲板,突然敲響。

  達達!

  達達!

  達達!

  ------

  --------

  短促的雙連聲,連響七次。

  這是谷中城門信號中,最緊急的一種。

  平常這種信號,只代表兩種意義:一是表示幫主有事召見。一是表示谷中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故!

  如今幫主不在谷中,其意義當然屬於後者。

  谷中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故呢?

  他迅速推開那女人,摸索著衣服,一面喝令點燈。

  不一會,女人的衣服也穿好了,同時自臥房中擎出另一盞罩燈。

  那兩個使喚的丫頭還真沉得住氣,直到這時候,方揉著惺忪睡眼,裝作剛醒來的樣子,從另一間石室中走了出來。

  多刺蛾眉道:「去看看誰在喊門,順便問一問發生了什麼事。」

  兩個丫頭去了片刻道:「是令狐平護法屋中之秋雲,問她什麼事,她不肯說,她說要當面向令狐平護法報告。」

  多刺峨眉頗感意外道:「是秋雲那丫頭?」

  令狐平也有點意外道:「那丫頭還在不在外面?」

  一個丫頭答道:「在!」

  令狐平道:「去喊她進來。」

  那丫頭應了一聲是,又走了出去,不一會將臉上猶帶著幾分驚悸之色的秋雲領來石室中。

  令狐平問道:「是不是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秋雲點點頭,嘴脣角動了一下,想說什麼,忽又忍住。

  令狐平詫異道:「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不說?」

  秋雲低下頭去,囁嚅的道:「在這裡--婢子--恐怕--不方便說。」

  令狐平益發詫異道:「不方便說?」

  秋雲低著頭,沒有開口。

  多刺蛾眉道:「這丫頭一向很少大驚小怪,她既說不方便說,必然另有原因,時間也不早了,你就趕回去看看吧!」

  令狐平告辭出來,到了外面,忍不住又問道:「究竟--」

  秋雲朝身後望了一望,方低聲回答道:「是關於憶娘那丫頭,婢子怎麼也沒想到這丫頭膽有天大,居然心懷不軌,竟想謀殺公子--」

  令狐平聽得一愣道:「那丫頭想謀殺我?這是誰告訴你的?」

  秋雲道:「沒有誰告訴婢子,是婢子親眼看到的。」

  令狐平道:「你看到什麼?」

  秋雲道:「我發現那丫頭身上偷藏著一柄鋒利的匕首。」

  令狐平道:「這也許是那丫頭為防身而攜帶,並不一定就是為了謀殺我呀!」

  秋雲道:「婢子起初也是這樣想,但那丫頭作賊心虛,她被婢子於無意中撞破此一秘密後,業已坦白招認出來,她的確有這種企圖。」

  令狐平道:「丫頭怎麼說?」

  秋雲道:「她說,她這次被擄來谷中,已抱定必死之心,哪個男人想動她的歪念頭,她就會賞哪個男人一刀!」

  令狐平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動她的歪念頭?」

  秋雲默不作答,向前走出很遠一段之後,才突然抬起臉孔問道:「今天不說是宰父老護法的生日嗎?」

  令狐平愕然道:「誰說不是?」

  秋雲遲疑地道:「那麼--」

  令狐平噢了一聲道:「你意思是說,宰父老護法做生日,最後怎會跑去陰護法那裡,是嗎?」

  秋雲道:「是啊!」

  令狐平道:「那是因為喝完了酒,大家想到要喝茶,陰護法說她那裡備有上好的茶葉,所以大伙兒才應邀轉去她那裡。」

  秋雲又道:「大伙兒?婢子剛才怎麼只看到公子一個人?」

  令狐平想起剛才的情景,雙頰不禁一熱,還好在夜色中,他雖然紅了臉,秋雲也無法看得到。

  他咳了一聲,答道:「那是因為--吱吱--因為--去到那裡之後,趙堂主要回去核算錢糧賬目,尤堂主需要回去照應丹爐,宰父老護法要去娘娘那裡報告一件事--咳咳--一個個喝完了茶,都先告辭而去--我也正想走,恰巧碰到你來--憑良心說--她那裡的茶--的確不錯--過兩天我真想去向她要點茶葉來,自己泡來喝喝。」

  他扯了個大謊,連兩位堂主,都給扯進去了;其實兩位堂主根本就沒有跨進那座石洞一步。

  秋雲道:「你們喝茶的時候,是不是還做了個很有趣的遊戲?」

  令狐平微怔道:「遊戲?做什麼遊戲?」

  秋雲道:「不然地上怎麼到處都是一片片一條條的破衣服?那難道不是做遊戲時留下來的嗎?」

  令狐平困窘之餘,心頭忽然為之一亮。

  他知道今夜做了一件大傻事。

  因為他根本就不該哄騙這丫頭!

  這丫頭是谷中老人,誰是一副什麼料子,誰會幹出一些什麼事來,她可說比什麼人都要來得清楚明白。

  再說得明白一些,這丫頭及時趕去,很可能就是為了搭救他才趕去的!

  這種情形之下,他居然還要向她撒謊,豈非幼稚得可笑?

  秋雲一邊向前走,一邊若無其事地又說道:「婢子雖然想不出將衣服撕成一片片一條條地散在地上是一種什麼遊戲,但婢子猜想這種遊戲,做起來一定十分有趣--」

  令狐平嘆了口氣道:「好了,好了,你丫頭不必拐彎抹角,等回去之後,我再一五一十全告訴你就是--」

  回到石洞中,令狐平才發覺憶娘懷刀一事並非秋雲所捏造。

  因為那丫頭已被秋雲點了穴道,那支匕首,也在一旁放著。

  令狐平將那丫頭穴道解開,和顏悅色地告訴她,他不會欺侮她,只要留在他這裡,她將永遠不會受到任何人的欺侮。

  然後,他揮揮手,吩咐那丫頭放心去睡覺,就算什麼也沒有發生,他保證不會將這件事記在心上。

  秋雲見他待人如此寬厚,似乎深受感動。

  這丫頭一時抑制不住奔放的情感,竟自動說出她被派來這邊的使命,並含淚跪倒在地,懇求令狐平饒恕。

  令狐平聽了,並不感覺意外。

  使他感意外的,是這丫頭的勇氣。而他這一生中,最最敬佩的,就是有勇氣的人。

  他終於發現,這丫頭與如意雖屬兩個不同的典型,卻各有其不同的可愛之處。

  因此,他也摒去主婢的名分,就像對待一個老朋友一樣,毫不隱瞞的說出了今夜的經過。

  秋雲聽完之後問道:「公子真的歸咎於自己,而不以為這裡面另有蹊蹺?」

  令狐平嘆了口氣,苦笑道:「現在想起來,當然知道裡面有毛病,但在幾分酒意之下,誰又會疑及其他,我真不明白這幾個傢伙,為什麼總是不肯放過我。」

  這一夜,他運氣打坐,將如意玄功,又從頭修習了一遍,一方面為了逼出體內餘毒,一方面檢查真力是否已經完全復原。

  結果令人滿意,丙寅奇士用鬼參煉成的藥丸,又使他的一身功力,回復到最佳的狀況。

  今後,不論什麼時候,憑著一支降龍劍,他又可以任意施為了!

  第二天,一如往常,護法會議照常舉行。

  花臉閻羅於會議席上宣布:奉大娘娘指示,總舵方面,決定再派出一批人手,前往中條山丐幫總舵支持幫主;派出之陣容,交付公議。

  第一個起立發言的是天殺翁哈冥年。

  他說,中條山離此不遠,為一勞永逸計,乾脆來個全幫出動,一舉將那丐幫總舵擊為粉碎!

  哈魔說出番話後,只有絕情老魔點了點頭,表示附議。

  花臉閻羅很明顯的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氣。

  令狐平則在心底下迅速盤算著哈魔這番提議,對丐幫方面的利害得失;另一方面,他也在考慮等會兒發言的態度。

  因為目前與會之錦衣護法只有四個人,哈魔和辛魔是不可分割的一對,他就是和花臉閻羅步調一致,也只佔著總人數的一半。

  這種情形之下,他若是提出任何新的意見,首先必須得罪哈魔和辛魔,同時,因為人數的限制,即使不怕開罪兩魔,他的意見也不見得就能通得過。

  所以,他的計劃是,如果他有意見提出,在不引起花臉閻羅反感的原則下,必須先使兩魔覺得,他的意見實在就是他們的意見!

  所以他暫時沒有開口。

  他曉得兩魔的提議一定通不過。

  果然,花臉閻羅咳了一聲道:「哈老這番高見,老夫相當贊成,因為在這以前,這幾乎是老夫的一貫主張,老夫曾不止一次向幫主建議,要採取任何行動,最好快刀斬亂麻--」

  真是會說話得很。

  「不過,這一次情形稍稍有點不同。」

  這是必然的轉折。

  「這一次是娘娘的交代,娘娘的意思,顯然不願在獲得幫主許可之前,貿然採取過分冒險的行動。」

  大帽子壓下來了!

  他又咳了一聲道:「所以,老夫的意思,在選定派出之人手後,不妨將此一意見轉達幫主,只要獲得幫主之認可,哈老剛才的這番建議,仍不難隨時付諸施行。」

  老魔終於說出了想要說的話,同時也將哈魔的主張,巧妙地完全打消。

  老魔說完,轉過臉來說道:「令狐老弟可有什麼高見?」

  令狐平不慌不忙地說道:「幫主這次帶出去的人手,實力不可謂不強,別說區區一座丐幫總舵,就是加上四奇士,也沒有應付不了之理,何況四奇士還不一定這樣巧,目前都在丐幫那座總舵內--」

  三個魔頭聽了,都忍不住點了點頭。

  令狐平緩緩接下去說道:「所以,依本座的猜測,幫主一行久久沒有回舵,其中必然另有原因,但絕不是人手問題!」

  三魔全都屏息著等他繼續說下去。

  令狐平掃了三魔一眼,又道:「因此,本座認為,如果派出去的陣容過分龐大,不但沒有益處,甚至可能招致反效果,妨礙了幫主的計劃,因為我們不難想像得到,幫主若是需要人手,絕不會等到現在,幫主之所以至今尚未向總舵發回徵調人手之命令,一定是另有作用。站在我們的立場上,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設法與舵主迅速取得聯絡,一方面好使娘娘及大家安心,一方面順便向幫主請示行止,這件事只須有四個人,分成兩批,就足夠了!」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這派出的四個人,卻須經過慎重選擇。其條件第一要機警敏捷,擅長化裝,善於應變,至於武功如何,尚在其次!」

  三魔均認為甚有道理。

  最後,經過一番慎重的選擇,被推舉出來的四人是:黃衣護法青城刀客柳奕吾、第二堂主胡威、第三堂主蔡義,以及一名以輕功見長的藍衣護法閃電追星馬如飛!

  護法會議解散之後,被選出的這四人。立即收拾上路。兩位堂主做一組,青城刀客與那名閃電追星馬如飛做一組!

  然後,花臉閻羅將令狐平設法留下,私下悄悄問道:「老弟那邊,昨夜出了什麼事?」

  令狐平噢了一聲,輕描淡寫地說道:「沒有什麼,是秋雲那丫頭,在那名胡女憶娘身上搜出一把小刀子,以為那胡女懷有不軌之心,其實那丫頭根本不會武功,胡人生性慓悍,尋常帶把刀子也算不得什麼。」

  花臉閻羅似乎感覺有點遺憾般地嘆了口氣,便沒有問下去。

  令狐平正想起身告辭,一名黑衣護法忽然走進來,於慌張中又帶著一絲興奮的意味報告道:「請兩位護座快去全才堂,那邊剛剛抓到一名奸細!」

  花臉閻羅愕然道:「奸細!」

  那名黑衣護法道:「是的,是龍虎堂郝護法在後山巡山時發現的,我們尤堂主因為關係重大,想請兩位護座前去會審--」

  花臉閻羅自語似的道:「後山為人跡罕至之地,崖壁陡峭,鳥獸難登,非具有上乘武功者,萬難攀緣進堂,這人如果具有一身上乘武功,照道理說,似又不該--你說的郝護法,可就是龍虎堂,那個背有點駝郝壽彭?」

  那名黑衣護法道:「是的。」

  花臉閻羅道:「那就更奇怪了。」

  令狐平道:「為什麼?」

  花臉閻羅揮手說了聲:「好了,知道了,你先過去吧!」

  等那名黑衣護法走開後,方始轉過臉來道:「龍虎堂的那個郝駝子,只是一名青衣護法,以一名青衣護法之身手,居然抓到了一個窺察後山的奸細,你說這事是不是有點奇怪?」

  令狐平道:「那倒也不一定。」

  花臉閻羅一怔道:「不一定?」

  令狐平道:「作為一名奸細,雖然必須具備某方面的一些專長,武功則不一定要求其高強,如果來人為一登山之能手,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為我們那位郝護法發現,因而將其擒獲,亦非全無可能。」

  花臉閻羅點頭道:「這也有點道理。」

  令狐平道:「我們還是過去看看吧,若是真有蹊蹺,當然逃不過老護法的法眼。」

  於是,兩人相偕出室,向谷地另一端的全才堂走去。

  全才堂主談笑追魂尤勝唐遠遠地迎了過來,臉上的神情也像剛才那名黑衣護法一樣,多多少少帶著一絲興奮的意味。

  他的這座全才堂,大概清閑得太久了,好不容易,方等來了這麼一筆自動送上門來的生意,自然免不了要感到一種說不出的高興。

  花臉閻羅走上去問道:「問過了沒有?」

  談笑追魂道:「還沒有。」

  花臉閻羅又笑道:「是個什麼樣子的角色?」

  談笑追魂道:「約莫三十來歲,身材不高不矮,臉上有幾顆麻子,一身衣著就像本幫的一名青衣護法--」

  花臉閻羅不禁點頭道:「那就不會錯了,他要想混到裡面來,當然要穿得跟我們的護法一模一樣。」

  說著,三人相繼走進堂門。這座全才堂,和谷中所有的居室一樣,也是一個石洞,只不過稍為寬深一點而已!

  談笑追魂將二位錦衣護法引至其中的一間石室。

  這間石室,顯然是一處專門用來審問犯人的地方。室中,陳設著的全是各式各樣的刑具。

  一名青衣漢子垂著腦袋倒在一張石椅子上,堂中的兩名藍衣護法,分守在犯人兩旁。

  談笑追魂形容得一點不錯,如果單從衣著上看,這漢子的確極像幫中一名青衣護法。

  花臉閻羅將那漢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幾眼,然後帶著懷疑的神色,掉過頭去問道:「你說還沒有拷問過?」

  談笑追魂答道:「是的,還沒有。」

  花臉閻羅道:「那麼,他怎麼會變成這種樣子?」

  談笑追魂道:「本堂也感覺有點奇怪,因為還沒有問,還不知道是何原因。」

  花臉閻羅道:「是不是被郝護法在擒獲之後動過了?」

  談笑追魂道:「本堂也問過了,郝護法說他也沒有動過他,只在出手擒拿時,點了他一二處穴道,而用的手法並不重。」

  花臉閻羅道:「被點的穴道解開了沒有?」

  談笑追魂道:「已經解開了。」

  花臉閻羅皺了皺眉頭道,上前用兩根指頭勾起那漢子的下巴問道:「你伙計叫什麼名字?」

  那漢子翻著眼珠子,嘴巴張了張,但沒有發出聲音來。

  花臉閻羅又問道:「你伙計為什麼不說話?」

  那漢子像先前一樣,又張了嘴巴,但仍然沒有能夠發出聲音來。

  花臉閻羅注目道:「你是個啞巴?」

  那漢子搖頭,眼光中露出著急的神色。

  花臉閻羅想了想,抬頭又道:「那麼你伙計會不會寫字?」

  那漢子搖頭表示不會寫,眼中神色則顯得愈來愈急。

  花臉閻羅搔著耳根子道:「這怎麼辦?不能說話--不會寫字--但又不是一個啞巴--身上也沒有受傷--這不是怪事嗎?」

  談笑追魂道:「本堂可以斷定的是,這廝絕不是一個啞巴,啞巴很少能聽到別人的話;但他卻能清清楚楚的聽到護座問的是什麼,可見這廝不能開口說話,必然另有原因。」

  花臉閻羅很不高興地道:「這還用你說?要能找出是什麼原因,才是辦法啊!」

  談笑追魂臉一紅道:「這個--」

  花臉閻羅仿佛突然想起身邊還有一位智多星,一直忘記了請教,於是轉過身來,露出笑容說道:「令狐老弟,你看這是怎麼回事?」

  令狐平思索了片刻答道:「我看最好還是先將龍虎堂那位郝護法叫來問一問。」

  花臉閻羅點頭道:「這倒也對。」

  接著向那兩名藍衣護法道:「你們派個人到龍虎堂去把郝護法喊來。」

  不一會,龍虎堂的那名青衣護法應召來到。

  花臉閻羅指著石椅上的漢子問道:「這個是你抓來的嗎?」

  郝壽彭畢恭畢敬地答了一聲:「是的。」

  花臉閻羅道:「這人是在什麼地方被你發現的?」

  郝壽彭道:「後山鷹岩附近。」

  花臉閻羅道:「你且將發現擒獲的經過,詳細的說一遍來聽聽看!」

  郝壽彭道:「卑座今天輪的是辰時班,巡察地區為鷹岩到鬼頭岩,當卑座第二次從鷹岩出發往鬼頭岩時,便發現了這個傢伙。」

  花臉閻羅插口道:「當時這廝在幹什麼?」

  郝壽彭道:「正伏在一塊巨石後面向鬼頭岩那邊張望。」石椅上的青衣漢子無力地搖了搖頭,但是誰也沒有注意,因為每個人都在聆聽郝壽彭述說。

  花臉閻羅道:「之後呢?」

  郝壽彭道:「因為離交班時間尚早,而這一帶又不會有外人前來,所以卑座立即斷定這廝準是一名奸細。」

  花臉閻羅點頭道:「這些地方,算你細心。」

  郝壽彭露出興奮之色道:「當時卑座想到一名敵人能從那一片懸岩爬上來,身手必然相當不弱,因此不敢稍存大意,立即飛撲過去,不待勢道盡落,便以手中單刀的刀背敲中這廝肩後的鳳眼穴--」

  花臉閻羅又點了一下頭道:「是的,這是很恰當的處置,這種情形之下,留下一個活口,可說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郝壽彭道:「卑座得手之後,為防意外起見,又加點了這廝肩並、曲泉兩處穴道,然後就將這廝送來了全才堂。」

  花臉閻羅道:「你在路上有沒有問過他的話?」

  郝壽彭道:「問過幾句,可是這廝抵死不肯開口。」

  花臉閻羅道:「你有沒有因此生氣,而狠狠接他一頓?」

  郝壽彭道:「沒有。」

  花臉閻羅道:「真的沒有?」

  郝壽彭道:「真的沒有!護座如果不信,可以問這廝本人。」

  花臉閻羅嘆了口氣道:「好了,這裡沒有你的事,你回去歇歇吧。」

  郝壽彭退去後,花臉閻羅又轉向令狐平道:「老弟都聽了,我們這位郝護法顯然並未說謊,其實,他就是動過了手,也不是什麼罪過,根本用不著否認,你老弟想不想得出,我們這位伙計不能開口,究竟是什麼原因?」

  令狐平沉吟不語,一面不住地打量著那名青衣漢子。

  花臉閻羅見令狐平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忍不住轉過身去,又向那漢子問道:「你聽到老夫的話嗎?」

  那漢子輕輕地點了一下頭,臉上同時露出痛苦之色,就像彎一彎脖子都有點困難似的。

  花臉閻羅接著道:「剛才進來的這位郝護法,抓到你之後,有沒有揍過你?」

  那漢子搖搖頭,表示沒有。

  花臉閻羅又嘆了口氣道:「現在只好用猜的了。」

  談笑追魂忽然自告奮勇地道:「讓本堂再來問問他!」

  說著,不待花臉閻羅有所表示,就向那漢子問道:「喂!伙計,這一次是誰派你來的?」

  這位全才堂主用毒的手段雖然在目下武林中不作第二人想,但問話的技巧,卻似乎不太高明。

  對方既然無法開口,又怎能說出是誰派他來的呢?

  這位大堂主話一出口,大概自己也發覺問題有點不對勁,所以趕緊接下去改口又問道:「你伙計是不是丐幫弟子?」

  那漢子連連搖頭,眼中滿是乞憐之色。

  談笑追魂接著道:「來自奇士堡?」

  那漢子仍然搖頭,眼中的乞憐之色也漸漸轉為絕望之色。

  談笑追魂還想再問,花臉閻羅卻已經有點不耐煩起來,攔著說道:「好了,好了,這些全是廢話,他無論來自什麼地方,他既然不肯說,問又有什麼用?」

  談笑追魂連碰兩個釘子,心頭漸漸冒火,當下向那名藍衣護法手一揮,喝道:「上傢伙!」

  那兩名藍衣護法立即從室角抬來一架刑具。

  青衣漢子被套上刑具之後,仍是一股勁兒的搖頭。

  談笑追魂嘿嘿冷笑道:「朋友裝倒裝得蠻像,只可惜方圓百里之內,還沒有一個能爬得上鷹岩的樵子,想不開口就能過關,你真是做夢!」

  花臉閻羅將令狐平拉去一邊坐下,令狐平臉色很平靜,眼看著兩名藍衣護法絞動著刑具轉軸,絲毫是無動於衷。

  談笑追魂喝道:「再加點勁!」

  一名藍衣護法道:「差不多了,再加--恐怕--」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