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三章 步步殺機



  談笑追魂露出滿臉感激之色,這位全才堂主至此總算了卻一樁心事。人妖金靈官失蹤有了交代,他就不用再擔誤殺的責任了。

  接著,會議結束,同時,依令狐平之主張,由花臉閻羅下令,即日起斷絕對谷外之交通。

  任何人進出,均必須先獲得值日錦衣護法之許可。

  令狐平提出此一主張,實則另有作用。

  從表面上看,谷中之人心,像是安定了,因為大家已不必再去後山送死;其實卻為從中製造了另一股無形的緊張氣氛。

  這以前大家想逃還可以逃,如今則想逃也逃不了,自然益增人心之不安。

  令狐平是不是就為了這點才提出此一主張的呢?

  非也!

  說得明白一點,他是為了暗中那位神秘人物下起手來更方便!

  他已檢視過後山一帶之地形,根據後山一帶險特之地形,任何一等一的高手,要登上懸崖,也許勉強辦得到,但要如果殺了人之後,能從容追去,則絕無此可能。

  再說人妖金靈官,也沒有理由突然在那種地方出現。

  所以,他最後推斷,在暗中大展威風的神秘人物,必然就在這座谷內!

  換句話說,人妖金靈官是受制之後才被那人從谷中送去後山的。

  那人既不可能以「堂主」或「黃衣護法」的身份出現,要想由谷中去到後山,就只有一條路可走--龍虎堂中的那個秘門!

  那道秘門,整日有人把守,要想混過去,不但不太容易,而且相當危險,一旦被發覺了,身份馬上就會暴露。

  現在,大家都困在谷內,各級護法有數百名之多,只要遇上機會,隨時均可下手,不死到最後一個人,根本找不出下手的是誰,只須再有十個八個幫徒送命,那時候的景況,也就夠瞧的了!

  這辦法實施的第一天,情形異常良好,花臉老魔為此還特地將令狐平當眾誇獎了一番。

  令狐平知道好景不長,為了預留地步,故以沉重的語氣提出警告,要大家提高警覺,暫時的寧靜,並不能就認為敵人已知難而退,戒備仍須繼續加強,一刻也不能大意疏忽!

  他說中了!

  僅僅太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夜裡,就出了事!

  負責四更到五更的五名巡谷護法,均被人以暗器傷中要害,陳屍谷地上,死狀極慘。

  那時正是好睡的時刻,以至誰也弄不清事情是怎樣發生的。

  谷中登時為之大亂!

  連那位龍虎娘娘也給驚動了,四位錦衣護法,一起被召進了龍虎宮。

  這是令狐平自從混入魔幫以來,第一次走進龍虎宮,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龍虎娘娘!

  這位龍虎娘娘大約四十出頭,一副花容,紫中泛黑,就像是跟花臉閻羅一個模子裡鑄出來的。

  令狐平噁心之餘,警覺之心,也隨之提高。

  一個像這樣醜的女人能為龍虎幫主所接納,當初如果不是為了財勢,一定就是這女人有著一種高不可測的武功!

  他可不能栽在這女人手裡。

  哈魔、辛魔,以至於花臉閻羅,一走進了這座龍虎宮,無不露出戰戰兢兢的小心神情,就仿佛走路也怕走錯了似的。

  令狐平一時也看不出這座龍虎宮到底有多大,因為他們被接待的地方,是最外邊的一間石室。

  室中之布置,與一般之高級護法迥然不同,一旦置身其中,幾乎令人無法相信它只是荒山窮谷中的一座石洞;四壁掛著名人書畫,固不必說,就連一桌一椅,也無不是紅木精品,雕工之細,世所罕見。

  龍虎娘娘見面時很客氣,她特別朝令狐平多望了幾眼,眼光中頗有嘉許之意。

  但等眾人一坐下之後,她的臉孔就沉下來了。

  她首先加以責備的是花臉閻羅,怪花臉閻羅主攻無方,辜負了幫主的倚託,口中稱的也是護法,完全未將後者當做一位兄長看待。

  花臉閻羅唯唯諾諾,一句也不敢為自己申辯。

  接著,這位龍虎娘娘又轉向兩魔和悅地道:「為了這點小事情,本來不該驚動二位,只因為幫主目前不在谷中,妾身又是一個女流,身邊連個商量的人也沒有,所以迫不得已,才將二位請來,還有這位令狐護法--」

  她停頓了一下,方接下去說道:「不過敵人也鬧得太不像話了,不知三位對目下谷中這種混亂的情勢,是否能想得出一個對付的辦法,如果像這樣繼續下去,死幾個人倒是小事,只怕一旦傳揚出去--」

  她適時收住了口,留下一片難堪的沉寂。

  天殺翁抬頭朝令狐平望了一眼,目光中充滿了求援之色,似乎在要求令狐平說上幾句話。

  令狐平甚感為難。

  他說什麼好呢?

  在這女人前面耍花搶,敷衍塞責,信口開河,是一件很危險的事;而他一時也的確拿不出什麼辦法來。

  絕情翁突然冷冷說道:「本座辦法倒是想到了一個,只怕不一定行得通。」

  這老魔竟然領先開了口,實在出人意料之外。

  龍虎娘娘也似乎沒有想到第一個發言的人會是這老魔,聞言愣了一愣,方才滿臉堆起笑容道:「哦哦,那真是太好了!什麼辦法!請辛老說出來聽聽看。」

  辛魔冷冷接著道:「如今事實明顯異常,那名敵人無疑已混來本谷護法群中。只要娘娘全力支持,老夫負責馬上就可以使這名敵人現出原形!」

  龍虎娘娘忙說道:「妾身當然支持。」

  辛魔從座椅上往起一站道:「那就請娘娘到外邊谷中,看看老夫的手段。」

  龍虎娘娘欣然起立道:「來,我們大家一起出去。」

  令狐平不禁暗暗緊張。

  他知道無量三魔之中,就屬這老魔頭腦冷靜,雖然他到目前為止,還不明白這老魔在弄什麼玄虛,但他相信,這老魔既敢誇下海口,可能真有什麼殺手澗,也不一定。

  他當然也知道那位神秘人物,就在谷內那一群護法之中。

  如果這老魔真的已經想到了什麼辦法,可以從數百名各級護法中,無誤地指出那名神秘人物,那麼他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馬上去向那位神秘人物發出警告!

  可是,他根本沒有這種機會!

  因為他這時絕不可能離群單獨走開,就是他能找到離開的借口,他也無法在數百名護法中找出那名神秘人物來!

  出了龍虎宮,來到谷地上,辛魔轉身對他囑咐道:「請老弟發出緊急集合信號,愈快愈好!」

  令狐平沒有思考之餘地,只得奔向鐘塔,拉動吊繩,敲出一陣密集的緊急信號。

  這種緊急信號是兩個短音為一組,中間不留頓歇,聽起來就像失火時敲的亂棒鑼,繁劇淒厲,奪人心魄!

  不消片刻,四壁石洞洞門先後打開,人影一條條相繼向外竄出,疾如怒矢。

  辛魔跟著向花臉閻羅發出第二道命令:「請傳令全體一字橫排,堂主及黃衣護法除外!」

  他現在等於是向龍虎娘娘代行職權,花臉閻羅自然只有聽令行事。

  不一會,隊伍也排好了。

  辛魔招手喊來第一堂主趙又同、第四堂主高仁智、第五堂主談笑追魂尤勝唐,以及多刺蛾眉、天臺蟹叟、太白八指叟等三名黃衣護法,板著面孔,沉聲囑咐道:「請六位亮出兵刃,如有人不得允許,意欲離開行列,一律當場格殺!」

  六人受命後,誰也沒有多問一句話,立刻依言亮出兵刃,退去行列後面,遠遠分散開來,各找適當之位置站好。

  那些護法當然弄不清這是怎麼回事,很多人的面孔已經變了色。

  辛魔視若無睹,這時又轉身去,向跟在龍虎娘娘身後的那兩名侍婢道:「你們去抬一桶水來!」

  令狐平這下完全明白過來。

  花臉閻羅、天殺老魔,以及那位龍虎娘娘,也都跟著不住點頭,這些男女魔頭,一個個全是大行家,這時都已知道辛魔之用意。

  令狐平心中大急,好一個辛魔,果然毒辣得可以,這一個絕主意,還是被這老魔想出來了!

  凡精於易容之道者,人人都知道,要改變一個人的外形,通常只有兩種方法:一是戴上人皮面具,一是使用易容藥膏!

  而這兩種方法,都經不起一種以「明礬」和「魚骨粉」等原料調製的「顯相百應散」加以擦洗。

  一經擦洗,易容膏會脫落,人皮面具則會捲裂,本來面目,迅即暴露。

  那兩名侍婢很快抬來一大桶水。

  辛魔不慌不忙的從袖中取出一包藥粉,撒在水桶中,攪勻之後,回頭向花臉閻羅等人道:「底下的事,大概不須本座再作交代了吧?」。

  那還用說,當然用不著再交代了!

  令狐平一定心神,首先搶去桶旁,佔據了一個有利的位置。這個位置對走來桶前的人下起手來固然方便,同樣的也可以對這個人施以最周密之保護。他覺得今天這一戰已屬無可避免,再也顧不了許多了!

  龍虎娘娘笑了笑道:「對方能連殺我們四十八名護法,而不露形跡,身手高明可知,令狐護法不亮兵刃不覺得太大意了一點嗎?」

  令狐平也報以微笑道:「本座如果不濟事,還有娘娘在,未見敵人,先亮兵刃。在別人還無所謂,對一名錦衣護法來說,就未免太給對方面子了。」

  龍虎娘娘似乎很欣賞他這份豪氣,當下笑了一笑,也就沒再說什麼。

  天殺老魔和花臉閻羅分別向後退出數步,也佔據了各人認為有利的位置。

  辛魔轉向那些護法,高聲喊道:「慢慢的,一個一個走過來!」

  排頭的第一名藍衣護法,開始依言向水桶這邊走了過來。

  令狐平心跳驟然加速!

  像一把弓,拉滿了弦,一支利箭,隨時都會發放出去。

  那位神秘人物,也許排在最後面,也許就是第一個!

  他之所以感到緊張,正因為他無法預知那位神秘人物,究竟會在什麼時候被逼出現!

  第一名通過了。

  通過的護法,立即加入監視之行列。

  這真是一件令狐平所沒有想到的事!

  他一直在下意識的希望那位神秘的人物愈遲出現愈好,如今他才發覺,愈是出現得遲,愈是逃生無望!

  第二名又通過了。

  第三名又通過了。

  第四名--

  第五名--

  第六名--

  通過的人愈來愈多,監視網愈收愈緊,令狐平心中也愈來愈急。

  相反的,那些護法們,卻人人眉目舒展,有的甚至露出了笑意,大家已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再也沒有人提心吊膽了!

  真的每個人都放心了嗎?

  其中至少有一個是例外。

  可是,令狐平一眼望過去,就偏偏找不出這樣一個人來!

  行列中沒有一個臉上帶有愁容。

  沒有一個人東張西望。

  沒有一個人意圖逃跑。

  甚至連一張稍為帶點心不在焉的面孔都沒有。

  注意這些小地方的人當然不止令狐平一個;儘管絕情老魔仍然充滿了自信,天殺老魔和花臉閻羅卻已不免有點動搖起來,這樣全都檢查過了,如若一無所獲會不會影響到今後幫內的士氣呢?

  兩魔都忍不住先後發出了幾聲咳嗽。

  這是一種暗示,但辛魔始終置之不理,依然進行檢查如故。

  通知的人數已超出一半以上,行列漸漸縮短,只剩下二百名不到;再過去十多個人,就全是黑衣護法了。

  就在這時候,行列中段,突然有人發出一聲尖叫!

  這一聲尖叫,登時為全場帶來一片殺氣。

  三名堂主和三名黃衣護法聽得了這聲叫聲,立即如旋風一般,不約而同地齊向那名發出叫聲的護法飛撲過去!

  第一個趕到的正是絕情老魔。

  發出尖叫的是一名護法,絕情老魔搶先趕到,正好救了這位仁兄一條老命。

  六人兵刃已經全部指向了這名黑衣護法,結果均為絕情老魔揮出的一股強勁掌風所遏退!

  老魔瞋目喝問道:「你叫什麼?」

  那名黑衣護法一手護著面頰,面無人色的顫聲道:「不--不曉得,是--是誰,打--打了小人一彈子。」

  他一點也沒說謊,因為血正從他的指縫中往下流,就像兩條爬行的紅蚯蚓,有幾滴已經滾落到衣襟上,染出了一道濕痕印。

  辛魔雙目中突然泛起一片凶光,正想扭過頭去查看時,站在他身旁不遠的談笑追魂,臉上突然現出痛苦之色,身子一陣搖晃,一個踉蹌,向前仆倒,背上赫然插著一支明晃晃的匕首。

  同一時候,一條青色身形,正向一座石洞撲去,去勢之疾,有若閃電!

  只一眨眼工夫,便進了石洞!

  一陣大笑聲,遙遙傳送過來道:「這是第四十九個,可惜未能湊足半百整數,遺憾,遺憾,哈哈哈哈!」

  緊接著石洞洞門,噠的一聲合攏;絕情老魔以半步之差,正好被阻洞外!

  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是郝護法!」

  接著人人爭喊:「不錯,不錯,是郝駝子,我也看到了,正是這個傢伙,他剛才就站在我身邊--」

  但現在就是喊破了喉嚨也沒有用了。

  因為對方進了第一堂主趙又同的那座石洞,洞中另有通往谷中之秘道,別說石門無法打開,就是能打得開,也追趕不及了。

  令狐平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怪不得這位郝大護法會發現人妖金靈官,原來就是他仁兄本人的傑作!

  絕情老魔氣得臉孔發青,差點沒把滿口牙齒咬碎。

  其他的那些護法們,因為變化倉猝,一個個都像嚇呆了,隔了很久很久,才有人想起被飛刀射中的談笑追魂。

  可是,已經太遲了!

  那口射來的飛刀,不偏不倚,正好插在這位第五堂主的後心窩上!

  為害武林最烈的一大毒宗,到此為止,師徒四人,終告全部剪除。

  從剛才那位神秘人物的身材、聲音、舉止,以及臨去之身法,令狐平已認出方正是四奇士中的丁卯奇士高廣軒。

  辛魔的一套辦法果然收到了立竿見影之效,只可惜功虧一簣,結果反而賠上了一位全才堂主!

  內奸已經逼出來,當然不用再檢查下去。

  於是由龍虎娘娘傳下命令,各級護法,暫回石洞,另候信號行事,四名錦衣護法則被再度召進龍虎官。

  龍虎娘娘似乎並不以談笑追魂之受刺斃命為意,仍令四人提供下一步之對策。

  令狐平提出的辦法是:立即關閉黃衣護法及各堂堂主居處之秘道,只留錦衣護法,龍虎堂、龍虎宮,和前山谷前等數處。他的理由:花臉閻羅前此雖然下過這樣的命令,但執行得顯然不夠徹底,否則這一次來人就逃不掉了;這種情形,以後難保不會發生第二次。

  有道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建議關閉的,只是黃衣護法及各堂主住處之秘道,與會者均為錦衣護法,自然無人反對。

  令狐平提出來的第二個主張,更是動人。他說:敵人雖然被趕出本谷,一定不會馬上離去,以對方出神入化之身手,如仍派出普通護法擔任巡山勤務,則無異羊投虎口;所以他認為,在幫主帶人返谷之前,應由他們四名錦衣護法,各帶一名黃衣護法或堂主擔任此項工作。

  兩項主張,龍虎娘娘完全採納。散會後,立即由花臉閻羅親自帶人到各黃衣護法及堂主處,一一堵死了所有的秘道。

  令狐平並堅請花臉閻羅將他住處的那條秘道也堵死了,以示他絕不退卻,與本谷共存亡之決心。

  花臉閻羅大為感動,私下向他保證,將來奇士堡消滅後,四個副幫主的缺額,一定有他一席席位。

  令狐平好笑之餘,又不免為這老魔感到可憐。

  那位龍虎幫主早向花大娘許下心願,一旦得遂雄霸武林之大志,第一個要除去的就是他們兩兄妹,可憐這老魔始終都給蒙在鼓中。

  當夜,兩名堂主,三名黃衣護法,與四名錦衣護法,分成四組。兩名堂主配屬哈魔和辛魔,三名黃衣護法的天臺蟹叟古永年跟隨花臉閻羅,太白八指叟蕭人甲跟隨令狐平,多下來的一個多刺蛾眉,則暫代令狐平原先之位置,坐鎮龍虎堂,內外策應。

  令狐平這一建議,結果又大受賞識,因為一連三天下來,谷裡谷外居然什麼也沒有發生。

  幾個老魔雖然辛苦了一點,卻連一句怨言也沒有;不但沒有怨言,甚至還有點沾沾自喜。

  因為他們覺得四奇士對他們這批錦衣護法,顯然多少還有一點顧忌!

  這一天上午後,第二堂主胡威和第三堂主蔡義,突然雙雙返谷,同時帶回來了一個令人相當吃驚的消息。

  中條山丐幫總舵的那座山谷,據說已變成了空谷。

  龍虎幫主帶去的人固然一個沒有遇到,就是丐幫弟子,也是人影不見半個!

  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事呢?

  沒有人能對這現象加以解釋。

  令狐平也不例外。

  花臉閻羅又問道:「柳奕吾護法和馬如飛馬護法去了哪裡?」

  胡威道:「柳護法和馬護法決定分頭打聽一下,一有幫主的消息,馬上返報。」

  蔡義道:「最奇怪的是,谷中絲毫不見有人交過手的痕跡,就像那裡已好多年沒有人住過一樣--」

  花臉閻羅皺眉道:「會有這種事?」

  但是,這是兩人親眼看到的,又由不得你不相信。

  這兩名堂主返舵之後,立即受命替下第一堂主趙又同和第四堂主高仁智。

  因為第四堂主負責全幫之庶務,準備過冬之糧草已支用得差不多了,必須立即大批採購,千餘人的飲食,不是一個小問題。

  可是,第一次派出去十名護法,猶如石沉大海,一出去就沒了音訊!

  再派第二批,如此依然。

  這一次魔頭們又發慌了。

  糧草必須要前山運入,如果前山遭敵方封鎖,一個個豈不是全在谷中坐以待斃?令狐平自告奮勇,決定親率第三批護法出發。

  這自是幾個老魔頭求之不得的事。

  令狐平挑了十個人,當然全是藍衣護法,其中包括龍虎堂那兩名幹練的奚姓護法和魯姓護法在內。

  令狐平這樣做,亦屬迫不得已;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也。

  因為他自從進入魔幫以來,在態度上雖然表現得很積極,但卻始終未跟正派方面來人交過手,這樣長久下去,總會令人起疑心的。同時,四名錦衣護法之中,就數他的資格最淺,如今事到臨頭,他不出去又叫誰出去?

  人手點齊,立即束裝出發。

  各道中埋伏重重,當然不會有敵潛入。一行出谷之後,令狐平帶頭先行,一面吩咐隨行之護法,亮出兵刃,提高警覺,時時刻刻留意四下裡的動靜。

  當一行轉上一條坡道時,一名護法忽然驚呼道:「啊!護座快看那邊--」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