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六章 元兇授首



  可是,龍虎幫主的這條手臂,雖然舉起了,卻沒有立即壓下來,使這條手臂僵持於半空中,是來自奇士堡樓上一串如流星下奔的人影。

  堡樓上的人,大概已遙遙發現這邊有人在交手,這時堡門大開,援兵相繼湧出,總數約莫二十餘人。

  為首者是一名相貌莊嚴的白髮老人,白髮老人身後,是兩名英姿挺拔的藍衣青年,兩名青年身後,則是一群虎虎有生氣的執刀壯漢。

  現在來的這名白髮老人,正是當今武林中公認的領袖人物,奇士堡老堡主令狐達。

  老堡主後面的兩名藍衣青年,便是令狐平的大哥令狐德和三弟令狐義。

  至於兩兄弟後的那一群壯漢,在一般人心目中,也許會認為他們只不過是奇士堡中的一批堡丁罷了;不錯,這二十多人,他們的身份,的確都是堡中的堡丁,但如果有人真將他們當作一批堡丁看待,那就大錯而特錯了!

  因為這批壯漢名分雖是堡丁,其實每個人都曾獲得堡中四奇士悉心指點,如論身手,絕不在普通一名藍衣護法之下。

  那些藍衣護法一見堡中有人奔出,立即紛紛轉過身去,當道嚴陣以待,準備迎敵。

  結果是攔在路中央的幾個倒霉,老堡主當先衝到,手中旱煙筒一撥一分,一陣啊哼之聲過處,首先便有四人倒地。

  老堡主突破防線,更不打話,頭一個便向龍虎幫主奔去。

  可怕的混戰,終於展開了。

  只聽丙寅奇士高呼道:「阿德、阿義,你們兩個過來,愚叔剛才戰過一陣,現在感到有點累,你們來換叔叔我下去歇歇!」

  這位丙寅奇士真的累了嗎?當然不是!

  他不過是不屑以堂堂一代奇士之身份,跟多刺蛾眉陰小小這樣的女人動手罷了。

  令狐德和令狐義不敢違命,聞聲之後,立即雙雙縱身而至,丙寅奇士脫身後,四下一掃,突然一聲長嘯,竟如飛一般的往堡中奔去。

  令狐德和令狐義兩兄弟大感意外,這邊人手正感缺乏,值此緊要關頭,這位奇士竟然抽身揚長而去,豈非咄咄怪事?

  兩兄弟這一怔神,幾乎就遭了多刺蛾眉的毒手。

  多刺蛾眉粉腕一揚,一蓬藍芒離手激射而出!

  兩兄弟沒想到這人手上還拿著一隻寶劍,竟然也能發出暗器來,欲待閃避,已告不及。

  平空一道紫影適時從天而降,將那蓬含毒鋼針掃數格落。

  兩兄弟抬頭想看看,這位救命恩人是誰,看清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

  橫身他們面前的,赫然竟是一個活的血人!

  這人一身是血,已看不出身上衣服的原色,但手上的那口寶劍卻燦爛一塵不染,紫芒閃耀,耀目生輝。

  令狐義驚叫道:「是二哥?」

  令狐德跟著一呆道:「是--是--平弟?平弟--你--這一身血--是不是受了重傷?」

  令狐平朗聲笑答道:「不要緊,大哥,這血並不是阿平身上流出來的。」

  令狐平道:「二哥剛從哪裡來?」

  令狐平笑道:「剛才的那一陣藍焰信號,你們看到沒有?」

  令狐義道:「看到了,二哥是不是那時候闖過來的?」

  令狐平笑道:「恰恰相反。那些信號其實都是愚兄所施放,結果成績還不算壞,居然騙了三名黃衣大護法。」

  令狐德道:「二哥過來這邊時,有沒有看到上官叔叔飛身返堡?」

  令狐平道:「他們四位叔叔的事,用不著我們操心。上官叔叔突然抽身返堡,必定另有用意;這個女人交阿平收拾,你們快過去為司徒叔叔和子明叔叔掠陣;那兩個白鬍子老兒,功力不在兩位叔叔之下,最後很可能兩敗俱傷。」

  令狐平猜測是一點不錯,當兩兄弟趕去時,甲子奇士與乙丑奇士正跟那兩位護幫長老八掌遙對,八目互注,一步步向前移動,每向前動一步,各人腳底下都有一個很深的腳印顯露出來;雙方鬚眉倒張,神態均極可怖,方圓數丈之內,全為一股無形煞氣所籠罩,兩兄弟雖然為甲子奇士擔憂,卻是愛莫能助。因為這時候如有外人插手,擾亂了與戰者之心神,對於敵我雙方,均屬有害無益。

  突然間,吼聲起處,八掌接實,轟然一聲巨震,四條身形分別後退。

  然後幾乎是同一剎那,四條身形同時頹然席地坐下。

  情況較差的是甲子奇士和艾老面前,則分別多了一灘鮮血。

  令狐德和令狐義兩兄弟,趕緊搶步上前,守護於兩奇士身側。

  有兩名藍衣護法不知兩兄弟的厲害,想過來檢個便宜,兩兄弟亦不出聲,使出九宮移形身法,身子一閃,出手如電,只一舉手,便將兩名藍衣護法點倒。

  甲子奇士僅調息了好短暫的時間,便抬頭向兩兄弟說道:「敵方人手,仍倍於我,這邊老夫尚能照顧自己,你們留一人下來,快派一個去幫幫堡中兄弟。」

  老三令狐義不待老大令狐德有所表示,搶著說道:「恐非小弟所能勝任,還是請大哥留下吧!」

  說著,真氣一提,飛身奔出。

  這時漫山遍野,盡是喊殺之聲,到處可以看到斷肢殘骸,到處可以聽到負傷者的痛苦呻吟。

  百餘名藍衣護法雖已傷亡過半,但算起來仍有五六十個人之多。

  由於雙方人數懸珠,奇士堡的堡丁,差不多每個人都要對付三名以上的藍衣護法,這當然不是那些堡丁所能應付得了的負荷,所以激戰不到半盞茶之久,已有六名堡丁先後喪生,另外的那十多名堡丁,也都是滿身染血,一個個情勢岌岌可危。

  還好令狐平打發多刺蛾眉陰小小並沒有花多少時間,現在又加入了令狐義這支生力軍,才使局面為之改觀。

  令狐平向令狐義拋出一把寶劍,高聲道:「三弟用這支劍。這支劍是剛才那女人留下來的,是黃山一派的鎮山之寶,其鋒利不下愚兄的這一口,就算是愚兄的一份見面禮,以後他就歸你保管了。」

  令狐義接下寶劍,更是如虎添翼,兩兄弟雙劍如虹,縱橫睥闔,東騰西馳,如入無人之境,一轉眼便將那些藍衣護法殺得紛紛闢易,惟恐避之不及。

  令狐平一面揮劍,一面振聲大呼道:「今日爾等皆為龍虎幫主一人所累,只要退出是非之地,便可保全首級,如再心生猶豫,可別怪本公子劍下無情!」

  那些藍衣護法心寒膽裂之餘,聞言如醍醐灌頂,連忙呼嘯著退出戰圈,各覓生路,四散奔逃。

  頃刻之間,散去大半,餘下的一小部分,多為向日江湖上的無惡不作之徒,自知離開了龍虎幫,亦無他處可以投奔,故仍在作困獸負隅之鬥。

  令狐義傳音說道:「二哥,現在剩下來的這些護法,有小弟應付,已足夠了,你抽空過去幫幫爹的忙吧!」

  令狐平傳音答道:「爹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此刻跟龍虎幫主是一對,無論誰去幫忙他也不會高興。」

  令狐義道:「你看爹會不會是這位龍虎幫主的對手?」

  令狐平道:「到目前為止--」

  一語未畢,突然驚呼道:「不好,爹的臉色不對,可能中了這廝的什麼陰毒功夫!」

  人隨聲發,長劍一抖,騰身便向三丈開外的龍虎幫主躍撲過去。

  原來老堡主令狐達自與龍虎幫主交上手後,從表面上看來,似乎老堡主佔盡了優勢,那位龍虎幫主節節後退,像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但是,不上一會兒工夫,老堡主的臉色,就起了很大的變化,由原先的紫紅色,漸漸發青發白,終而轉成一片灰黑。

  令狐平雖然人在這邊,其實注意力始終沒有離開過那一邊;他起先留意的只是雙方之招式變化,因為老父一直處於上風,故未有插手之打算,這時經令狐義一提,不免多看了兩眼,才突然發覺到老父可怕的臉色。

  老堡主為人剛直,義之所在,雖死不辭,一生之中,最嫉惡的便是那些下五門的邪毒功夫,他當然不會想到這位龍虎幫主,以一幫之主的身份,也會練上這類的功夫,所以,儘管中毒之深,本人卻始終未有所覺。

  等令狐平仗劍縱身趕至,老堡主眼前一黑,隨告仆身栽倒,昏迷過去。

  令狐平牙一咬,決定暫時撤下老父,先跟那個龍虎幫主見個高下。

  不料那位龍虎幫主見大勢已去,竟不作戀戰的打算,這時一邊後退,一邊嘿嘿冷笑道:「老子的事業,全壞在你小子一人手上,你小子等著瞧就是了!」

  話完,人已退出十多丈外,接著一閃身,便於一片樹林中消失不見。

  那一小部分藍衣護法見幫主都走了,自然無心再戰,一時之間紛紛作鳥獸散,轉眼溜得精光。

  受傷的莊老、艾老,仍然坐在那裡調息,竟沒有一個人留下來照顧。

  甲子奇士抬頭笑道:「貴幫上下來去如此神速,兩位有何感想?」

  受傷較輕的莊老冷冷口道:「老夫的感想,半個月後,你會知道。」

  甲子奇士怔了一怔,正想再說些什麼時,莊老竟然緩慢站起,過去扶起艾老,一步步向山外緩緩走去。

  另一邊,三兄弟抬起老堡主令狐達,如飛一般向堡中奔去,準備找丙寅奇士上官亮救治。

  堡中因為人丁盡出,廣闊的堡場上,冷清清的不見一個人影。

  令狐義一咦道:「上官叔叔哪裡去了?」

  令狐平道:「三弟快去堡後找找看,爹中毒已深,恐怕不能支持多久了。」

  令狐義急忙向堡後奔去,不一會兒懷中抱著一個人又回到堡前,他抱回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丙寅奇士上官亮!

  令狐德大驚道:「上官叔叔是跟誰交手受傷的?」

  令狐義道:「是跟一個面目奇醜的老傢伙,交手地點是堡後的馬場,老傢伙也不知是怎樣混進來的,看上去身手似乎相當不弱,阿義抵達時,正趕上上官叔叔以九宮移形身法,閃去那老傢伙的背後,以一記重手法,將老傢伙劈翻,而上官叔叔也好像氣力已盡,得手之後,身軀一幌,亦告栽倒--」

  令狐平嘆了口氣道:「真可怕,我幾乎將這老傢伙忘了,要不是上官叔叔警覺心高,堡中的婦孺,不遭劫才怪--」

  令狐德道:「老傢伙是誰?」

  令狐平道:「跟無量三翁和風雲劍一樣,是一名錦衣護法,外號花臉閻羅。」

  令狐德道:「現在上官叔叔本人也正在昏迷中,如何是好?」

  忽聽丙寅奇士於令狐平懷中掙了一下,微弱地道:「愚叔不礙--怎麼樣--是不是有人受了傷?」

  令狐義忙道:「是的,爹跟那個龍虎幫主交手,不知中了什麼暗算,全身一片紫黑,人也昏迷去了,叔叔不用勞動,如有救治方法,只要告訴我們兄弟便可以了。」

  丙寅奇士道:「有沒有外傷?」

  令狐德道:「沒有。」

  丙寅奇士道:「快服醋蒜,然後以熱酒浸浴,事不宜遲,越快越好,愚叔只需調息一陣子就行了,你們快去吧!」

  一場大風暴,總算過去了。

  由於丙寅奇士悉心療治,甲子奇士、乙丑奇士,以及那些堡丁們之傷勢,均告一一康復。

  只有老堡主令狐達,神智迄未完全清醒,連丙寅奇士亦束手無策。

  半個月後,丁卯奇士也從龍門返堡,跟來的除了丐幫金仗四老之外,尚有那對賈家姊妹,賈薔和賈薇。

  令狐平推稱人不舒服,懇請大哥令狐德和三弟令狐義代表他出面接待這對姊妹。

  三天後又有一批客人來到,來的是葫蘆叟、侯丐上官樹人、法丐言成鈞,以及以前那三名被令狐平從龍虎幫救出來的少女,如意、秋雲和憶娘。

  這一次令狐平沒再裝病,親自出堡將一行迎入堡中。

  遮馬谷那邊,因為四名堂主已被令狐平臨走時除去,谷中人心渙散,事後不久,即告瓦解。

  第二天就被接來堡中的追命鏢錢大來則已被聘為堡中之管事,這是龍虎幫中近千名護法,唯一因禍得福的幸運者。

  現在的堡中熱鬧是夠熱鬧了,但是由於老堡主的病情,大家臉上都找不出一絲笑容。

  這一天,丙寅奇士忽然將眾人召集一處,以沉重的語氣說道:「在今後的半年內,我們最好能做一點使老堡主開心的一事,上官某人業已無能為力,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眾人聞言已經夠明白,老堡主的一條性命,是挽回不了的了!

  什麼事是老堡主生前高興看到的事呢?

  第一件事是葫蘆叟想出來的,這也是喜歡喝酒的人,最容易想的一件事。

  他建議由金杖四老作媒,即日為三兄弟完婚。

  眾人全表贊同。三兄弟雖然不甚願意,但為了安慰老父起見,也只好將就了。

  令狐德和令狐義兩兄弟與賈薔牆賈薇姊妹情感日增,這兩對是沒有問題的,但令狐平可就麻煩了。

  在如意、秋雲和憶娘三人之中,他娶哪一個好呢?

  幾經折衝,最後終於採納丁卯奇士的意見,仿娥皇女英故事,如意秋雲共事一夫,憶娘則納為側室。

  新郎新娘,媒人賓客,都是現成的,擇日不如撞日,婚禮就在當天舉行。

  事情決定了,去向老堡主請示,老堡主果然非常高興,在病榻上連連點頭,滿臉都是笑容。

  婚禮剛剛舉行完畢,守門的堡丁忽然從外面捧進一隻木盒,說是兩名老人送來的,指名交給甲子奇士親自開啟。

  甲子奇士打開一看,盒內裝的,赫然竟是一顆人頭!

  人頭上面附有一份短箋,上寫:前承詢及老朽等對龍虎幫主獨善其身之感想,曾允半月後答覆,幸不辱命。莊長安、文公百道拜。

  乙丑奇士對著那顆人頭端詳了一會,說道:「這人就是龍虎幫主,怎麼不像?」

  甲子奇士嘆了口氣道:「這人恐怕只有老堡主和司徒某人才認得出他這副本來面目。」

  眾人見甲子奇士竟說他和老堡主都知道這位龍虎幫主的來歷,均感意外,幫忙搶著追問這位龍虎幫主是誰。

  甲子奇士感慨地道:「這人姓唐,是四川唐家的後代,曾與司徒某人同時人選為甲子年奇士的最後決選人,因為在面試時,老堡主說他目光邪異,心相不正,才被刷掉,不意這廝因此懷恨在心,攪起滿天風雲--」

  眾人聽了,全忍不住輕輕啊了一聲,原來是唐家的後代,怪不得老堡主會染上一身無可解救的劇毒。

  侯丐上官樹人想了想說道:「老堡主當年建立這座奇士堡,其目的便是在網羅天下異才,共同為造福武林而努力,如今已有四年未舉行奇士選舉大會,我們何不趁此機會,去向老堡主建議,今年再來一次,選一個辛未奇士出來?」

  眾人異口同聲道:「好啊!」

  於是,由侯丐帶頭,一起來到老堡主令狐達病榻前,除報告龍虎幫主已經授首外,接著便說出先前的那番構想,問老堡主可願在辛未年選出一位辛未奇士?

  老堡主微笑著想:「辛未奇士不是已經有了嗎?」

  眾人相顧愕然,以為老堡主神智迷糊,未能聽清侯丐的話,正想推出甲子奇士重新複述一遍時,老堡主又接著以低弱的聲音,含笑說道:「這位辛未奇士,此刻就在這間屋子裡,你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嗎?如果你們真的不知道,那就可能是老朽看錯人了。」

  眾人心頭突然同時一亮,然後不約而同,一齊轉臉向令狐平望了過去。

  令狐德和令狐義臉上全露出驕傲的笑容,令狐平則害羞地低下了頭。

  只聽老堡主又笑著說道:「老朽並沒有說出他的名字,你們就已經找到了這個人,這次選舉,不--不--是很--公--平--嗎?」

  (全書完)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