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懸肝膽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人妖逞威



  令狐平最後又轉向那位青衣總管詹世光道:「你跟楊福將馬車趕去那邊路旁停著,看到緊要處,可以吆喝,可以喊好,但切記不許出手,另外不妨多準備一點刀創藥!」

  玄鶴子待楊福將馬車駛開後,抬頭問道:「小施主都交待好了沒有?」

  令狐平從容取出那口降龍劍,淡淡接口道:「是的,都交待好了。如果道長感覺不耐煩,盡可馬上動手;要是道長能夠等一下,在下還想再說一句話。」

  玄鶴子寒臉冷冷道:「小施主還有什麼話說?」

  令狐平寶劍一揚道:「道長可知道這口降龍寶劍,它的原主人是誰?」

  玄鶴子道:「小施主何不問自己?」

  令狐平道:「我要說它是巴東胡家莊,一名胡姓鏢師的祖傳寶物,道長有何意見?」

  玄鶴子面孔一沉道:「胡家當初又是哪裡來的?貧道只知道小施主在取得之前,它是貧道師弟蒼鷹道人的隨身之物!」

  令狐平輕輕嘆了口氣道:「江湖上的朋友都說我令狐平嗜殺成性,卻從沒有人追問本公子殺的都是哪一流角色。就拿你們武當人子來說吧,要是今天武林中的人物,都像你這位玄鶴子道長一樣,就再有十個浪蕩公子,我認為都不算多!玄鶴大道長,您說是嗎?」

  玄鶴子霍地轉身去,袍袖一揮,厲喝道:「上!」

  六名道人長劍應聲出鞘,身形迅速四下散開,立將令狐平四面團團圍定!

  七支長劍,銀光閃閃,宛如一道平放著的巨大劍圈。

  令狐平雙目平視,劍貼肘後,屹立原地,紋風不動。

  在銀光閃閃之下,劍圈開始緊縮!

  獠牙似的劍尖,從四方八面,趨向一點。七支劍尖,分別指著七處穴道,只要一處穴道中劍,另外的六支長劍,無疑就會亂如雨下!

  劍圈中的令狐平,仍然一動不動。

  劍圈繼續緊縮,七支長劍之劍尖,開始帶起一片輕微的顫動,劍身上所散發之森森銀芒,有如湖面上為清風所吹起之粼粼波光--

  七支劍尖,逐漸由原先之徑丈遠近,一步步收攏,終於,縮至離標的吞吐可及的三尺之內。

  劍圈中的令狐平,依然一動不動。

  他的目光,始終只盯在玄鶴子一個人的臉上,就好像根本不知道四周還有另外六支長劍似的。

  這使得本來對他這位浪蕩公子極具信心的青衣總管後世光,亦為之心驚肉跳,冷汗涔涔,恨不得不顧先前之吩咐,飛身躍撲過去,助他一臂之力。

  就在這時候,正面的玄鶴子,突然口宣佛號,首先發動攻勢,手腕一抖,欺身疾上,一劍攻心遞出!

  玄鶴子身形一動,另外六支長劍,如響斯應,六道劍光,恍若銀蛇並竄,頓將令狐平罩入一道交織的劍網之內!

  武當劍陣,果然不同凡響。

  當下只見劍網中的令狐平身形驀地一矮,劍如遊龍,夭矯飛出。

  這一劍出手之快,令人目眩。

  不過,他這一劍只攻向玄鶴子一人,仿佛他需要應付的,全部只有一個玄鶴子:如果能將玄鶴子收抬下來,他便不惜聽任另外六支長劍在他身上刺出六個窟窿一般。

  玄鶴子自然不想與他同歸於盡,一個倒栽,掠退八尺許!

  令狐平似乎早已算就玄鶴子會有這一著,劍光一收,身形蓬轉,降龍劍二度電疾吐出!

  眾道人懾於這位浪蕩公子之威名,顯然並未存心一起手就將這位浪蕩公子斬於亂劍之下。

  所以這時六名道人全像玄鶴子一樣,長劍一帶,四下退去。

  不過,眾道人這一劍雖未硬接,但是進退有序,陣形仍然完整如故;有如一把剛剛打開迅又收攏的雨傘,在玄鶴子念出第二聲佛號後,立即散而復聚,再度將令狐平罩入一片劍光之中!

  令狐平似乎並無突圍之打算。

  於是,周而復始,在玄鶴子號令之下,眾道人第二次發動攻勢。

  只是,這一次雙方在攻守方面,均起了不同的變化。

  這次,七支長劍並非同時出手,而是分成三個階段,先出手的是玄鶴子、白雲子、黃塵子!

  其餘四名道人,非但未見有所作為,反在三人進攻之際,向後撤出一大步。

  劍陣中的令狐平發出一聲朗笑,突然凌空拔起三丈來高,半空中身形一折,降龍劍一圈一吐,宛如流星一點,驀向玄鶴子頂門射去!

  當令狐平身形凌空拔起時,白雲子和黃塵子迅速退回原位,而改由藍溪子和青風子雙雙持劍搶出。

  這時,玄鶴子身形一晃,與藍溪子和青風子兩人一錯而過。

  令狐平飛身撲落,正是玄鶴子原先立身之處;只是等他撲落地面,玄鶴子人影已杳,身後藍溪子和青風子的兩支長劍,卻挾著兩股銳嘯,雙雙襲至!

  與此同時,另外的那兩名道人,赤松子和紫煙子,亦自分別持劍,從白雲子和黃塵子身前一掠而過,撲去大路的另一端;令狐平辨風知警,身形滴溜溜一轉,恰以分寸之差,避開兩支來劍;藍溪子和青風子一擊不中,立即收劍後退;令狐平身後之空位,則由赤松子和紫煙子適時補足。

  經過這番折騰,七子雖已半易其位,陣形則仍一如先前。

  七支長劍,仍如獠牙般指向令狐平;令狐平孑然一劍,仍舊被困在如練似環的劍陣之中!

  佛號聲起,劍陣三度聚攏收縮。

  令狐平遊目四掃,臉上忽然現出一抹微笑;他見七子兩度合圍,均未認真出手,似已看穿七子之用心所在。

  七個牛鼻老道,顯然是在陰謀消耗他的真力!

  他要是沉不住氣,像剛才他攻向玄鶴子那樣,縱然能憑手中之劍,取得對方一人性命,無疑的就要將整個身子交給另外六支長劍!

  七支長劍,逐漸聚集一點。令狐平橫劍當胸,面帶微笑,目光仍然注視在玄鶴子一個人身上!

  那神情仿佛說:來吧!且看咱們兩個究竟誰的命大。

  玄鶴子見令狐平手中寶劍,忽然換了一個姿勢,眼中不禁微微一亮,點頭沉聲道:「善哉,善哉!」

  眾道人聽得玄鶴子口中的「無量壽佛」突然改成了兩聲「善哉」,似乎另有會意,精神全為之大大一振!

  說時遲,那時快,玄鶴子第二聲善哉餘音尚未盡了,七支長劍驀地齊一動作,銀光一閃,疾逾掣電,不分先後,同時吐腕遞出!

  一片耀眼銀光中,劍陣中的令狐平,身形頓告消失。

  緊接著,在令狐平身形消失處,突然冒起一蓬帶芒銀星。那蓬銀星,冒起三尺來高,便像玉米花似的,在半空中爆散開來!

  幾乎是同一時候,一條紫色身形,於四散的銀星中,夭矯直上,騰空竄起。

  隨著身形升起,是一片熠熠藍光!

  跟著,銀星紛紛落地,原來竟是一支支長度相等的劍尖!

  那條紫色身形,接著亦自空中冉冉下降;光斂人現,正是那位故我依然的浪蕩公子令狐平!

  七名道人,這時已經分別回到原先站立之處;各人手中之寶劍,業已分別短去一截;每個人的臉上,則同時多出一朵紅雲。

  令狐平眼光四下一掠,忽然斂去笑容,輕輕嘆了口氣,一面撩起衫角,將那支降龍劍緩緩插到劍鞘之中。

  馬車上的楊福大感詫異道:「我們令狐總管,這是幹什麼?」

  青衣總管詹世光微微搖頭,欲言又止。

  就在這時候,藍溪子忽然失聲驚呼道:「玄鶴師兄,你的胸口!」

  玄鶴子低頭一看,目光所及,不禁當場一下僵住!

  一股鮮紅的血泉,正在汨汨冒湧,沿著灰色道袍,向下垂直劃出一道粗大的紅線,腳前已經染出缽口大的一片--

  玄鶴子眼前一黑,長劍嗆啷一聲落地。

  然後就像醉酒似的向前衝出數步,身軀一顫,撲地仆倒!

  玄鶴子倒下後,紫煙子突然接著叫道:「白雲師兄,你,你--」

  赤松子目光一直,跟著叫道:「啊!還有黃塵師兄!」

  七子之間,登時亂成一團。

  令狐平從容跳去馬車上道:「不早了,咱們走吧!」

  馬車上路之後,青衣總管詹世光輕輕嘆了口氣道:「你殺了這三個牛鼻子,以後的麻煩就多了!」

  令狐平轉過臉來道:「什麼麻煩?」

  青衣總管詹世光道:「令狐兄可知道你剛才殺的這三個牛鼻子,他們在武當派中,都是誰跟誰的座下弟子?」

  令狐平淡淡一笑道:「武當三老,是嗎?」

  青衣總管詹世光微怔道:「什麼--難道你竟是因為他們是三老座下弟子,才特地選中他們三個下手的不成?」

  令狐平頭一搖,笑道:「用不著瞞你詹兄,我在下手之前,誠然經過選擇,但可不是為了他們是三老的弟子!」

  青衣總管詹世光詫異道:「那麼怎會有這種巧事,你別的不殺,偏偏殺了他們三個呢?」

  令狐平又笑了一下道:「理由非常簡單。」

  青衣總管詹世光追問道:「什麼理由?」

  令狐平笑道:「因為他們是剛才這套劍陣的支柱,只有去掉這三根支柱,才能天下太平!」

  青衣總管詹世光仍然不信道:「那麼我問你的時候,你又怎會一口便猜出他們是三老座下的弟子呢?」

  令狐平笑道:「那是你詹兄告訴我的呀!武當一派,名望雖大,但派中難惹的人物,卻是屈指可數,聽了你那份口氣,除了該派之三老,自然不會有別人!」

  青衣總管詹世光又嘆了口氣道:「該派的這三個老條毛,向以護短知名武林,你今天雖說出於無意,但這三個老雜毛,顯然不會就此干休,怪都怪小弟剛才沒有提醒你一聲。」

  令狐平搖搖頭笑道:「提也沒用,碰上本公子,只要本公子認為該殺,本公子一律照殺不誤!須知習武之人,人人都有師父,師父之上,更有師祖,要因為對方是某某人的徒弟或徒孫,便有所顧忌的話,那最好坐在家中別出來!」

  青衣總管詹世光皺眉道:「話雖如此,不過一個人結怨太多,終究不是什麼好事,有句俗語說得好:得饒人處且饒人--」

  令狐平忽然手一揚,大聲問道:「怎麼樣?那妞兒還在不在?」

  藍衣總管馮佳運快步走了過來道:「在,在,我去的時候,小妞兒正想出門,說是東城一位什麼大官人家中有堂會,結果被我攔下來了,我留下十兩銀子,吩咐她們今天不許再接客人,那小妞兒長得的確不錯,她聽我提到公子的名字,高興得什麼似的。咱們是這就過去?還是先到棧房裡歐一歇?」

  令狐平跳下車道:「歇歇再去!」

  群芳院中,笑語盈庭;一直鬧到起更時分,方始告一段落。

  尚、馮、詹三人眼色一使,相繼起身告辭。

  令狐平亦不挽留,只吩咐三人在客棧中候著,便帶著六七分酒意,挽起那個叫香百合的姑娘,由兩名丫環提著燈籠,向後院中走去。

  這邊,尚、馮、詹三人回到客棧,並未立即安歇。

  三人又吩咐店家備了一份酒菜,然後便關上房門,在房中一邊吃喝,一邊低聲交談起來。

  先由藍衣總管馮佳運低聲問道:「當小子困在劍陣中時,詹兄有沒有將小子所使用的每一招每一式全部記下?」

  青衣總管詹世光點頭道:「全部記下了。」

  黃衣總管尚元陽接著道:「那天在擂臺上的那一招,有沒有再出現?」

  青衣總管詹世光搖頭道:「沒有。」

  藍衣總管馮佳運沉吟了片刻,抬頭又道:「剛才你說小子最後破陣的那一招,你真的只看見小子揮出一劍,沒有摻雜其他任何變化?」

  青衣總管詹世光苦笑道:「你們可以問小楊--」

  黃衣總管尚元陽皺眉道:「他懂什麼?我總覺得,你要是真的沒有看漏了這一招,最好定定心神,仔細再想上一想!」

  藍衣總管馮佳運輕嘆道:「一劍揮出去,一下削斷七支劍尖,同時還傷了三個人,而且每個人的傷口,又都在同一部位,這豈不成了神話?我就不信那位丁卯奇士的一套七絕劍法真會玄妙到這種地步!」

  青衣總管詹世光道:「我們三個,對劍術一道,嚴格說來,只能算是一知半解,說不定我們老東家,能對這一招有所解釋亦未可知;要連我們老東家也不知其所以然,那就只有跑一趟龍門,去問問我們那位宰父老護法了!」

  黃衣總管尚元陽和藍衣總管馮佳運點點頭,一時沒有開口;接著,三人手把酒壺,眼睛望著菜盤,似乎都在想著什麼心事。

  黃衣總管尚元陽忽然打破沉默,抬頭向藍衣總管馮佳運問道:「那天那個老醜鬼在擂臺上,用來化解你那一招擒拿手法的奇異功力,事後你問小子,小子怎麼說?」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他說是一種甚為罕見的『九轉玄陽功』。」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九轉玄陽功』?」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他說這種玄功,他只隱約聽到堡中那位甲子奇士提過一次,所以他雖然知道這種玄功的名稱,卻不清楚它的源淵和練法。」

  黃衣總管尚元陽轉向青衣總管詹世光頭一擺道:「去把那本冊子拿來!」

  青衣總管詹世光依言起身離座,去床後一雙木箱夾層中,取來一本黑皮封面的小冊子。

  黃衣總管尚元陽接過去翻了一陣,搖搖頭道:「沒有。這本《海內武學搜秘》上面,只載有『先天太極功』和一種『混元如意功』,而沒有提到什麼『九轉玄陽功』,我看這小子準是在胡扯一通!」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但是他所描述的情形,與小弟當時所身受者,卻能完全不差分毫,這又該如何解釋?」

  青衣總管詹世光道:「依小弟猜測,小子可能替它改了個名稱,所謂『九轉玄陽功』,也許就是『先天太極功』和『混元如意功』兩者中的一種!」

  黃衣總管尚元陽點頭道:「不無可能!」

  藍衣總管馮佳運接著道:「尚兄不妨再查查看,從這兩種玄功的譯注上,看能不能查出它們跟該堡那幾位奇士有關的蛛絲馬跡來!」

  黃衣總管尚元陽重新翻開那本秘冊的第七頁,一字字念道:「先天太極功--源起武當,為武當第九代掌門人太虛道長所悟創。練此功者,須屬童身;練時不得親近酒色。視練者之稟賦,五年左右,可望小成;欲臻化境,則非十年不成。功成之後,酒色不禁,放縱過度,損者惟壽。此一絕學至武當第十四代失傳!」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上面有沒有記載失傳之原因?」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失傳原因不明。」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武當一派如今輩分最高的武當三老,都是第二十一代弟子,這樣說來先天太極功在該派失傳已將近百年了!」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再看混元如意功怎麼樣說。」

  黃衣總管尚元陽又翻了一頁,接下去念道:「混元如意功--為武當先天太極功失傳後,太白山戲鶴老人窮半甲子之時光,參考當時八大派之內功心訣,剔蕪存菁而成。習者須先修達摩易筋經,深通洗髓伐毛之道,方可入手。此一絕世武學由戲鶴老人三傳至山西平遙大俠蕭雲秋,因平遙大俠於三十年前退隱而告中斷,外傳此一絕學,在當今武林中,可能尚有傳人,惜不知傳者為誰而已!」

  藍衣總管馮佳運不住點頭道:「這裡面可能有點說處。」

  黃衣總管尚元陽眉峰微皺道:「有什麼說處?我們至今尚不知道那幾位奇士姓甚名誰,更無法斷定那天的老醜鬼,是否為某一奇士之化身,全憑臆測,何補實際?」。

  藍衣總管馮佳運嘆了口氣道:「不然咱們費盡心機將這小子找來幹什麼?現在就看這小子到了潼關之後,咱們那位老東家有沒有辦法叫這小子吐露口風了!」

  黃在總管尚元陽搖頭道:「我看希望不大!」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怎麼呢?」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這小子有些地方,實在精明得叫人害怕,他小子也許早看出前此襄陽這座擂臺,是專為他小子而設!」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這有什麼關係?」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怎麼沒有關係?」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這小子自被逐出堡門,這兩年來,一直不安本分,要想重新返堡,已無可能;這一點,小子自己也很清楚,你不看他連奇士堡幾個字都不許人提及嗎?在這種情形之下,日積月累,小子對他的老子的仇恨,只有愈來愈深,屆時只要套問得婉轉巧妙些,試問他小子有什麼理由不肯說出該堡之秘密?」

  黃衣總管尚元陽依然搖頭道:「說是這樣說,但我總覺得不太樂觀。」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要這小子真的守口如瓶,那也沒有辦法,只好送去龍門,由宰父老護法他們去處理了!」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我看遲早要走這條路。」

  沉默了很久的青衣總管詹世光,忽然皺起眉頭,插進來說道:「有一件事,小弟始終不明白。」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什麼事?」

  青衣總管詹世光道:「就是我們那位美鳳姑娘,她既跟這小子行將論及婚嫁,怎麼在我們幾個面前,始終沒有提過這件事?」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詹兄也真是,一個女孩子家,這種事你叫她怎好隨便出口?」

  青衣總管詹世光冷笑道:「算了吧!」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怎麼呢?」

  青衣總管詹世光嗤之以鼻道:「你以為我們這位大小姐,她也像你所說的那個樣子,碰上這種事她會說不出口?笑話!」

  黃衣總管尚元陽沉吟道:「這事果然有點蹊蹺。」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是不是尚兄也認為這又是那小子在信口胡扯一通,我們那丫頭根本就不認識他小子?」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恰恰相反!」

  藍衣總管馮佳運甚感意外道:「尚兄是說--」

  黃衣總管尚元陽接下去說道:「依老夫看來,他們之間,過從之密,說不定比那小子當日在擂臺上所宣布的,也許還要更進一步!」

  藍衣總管馮佳運又是一呆過:「尚兄是說--」

  這位藍衣大總管一時之間,似乎也找不到第二個適當的句子,來表示他的疑問和驚愕。

  黃衣總管尚元陽抓起酒壺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方始不慌不忙地放下酒壺抬頭反問道:「馮兄可還記得,這次來襄陽,是誰的主意?」

  藍衣總管馮佳運不禁啊了一聲道:「對,對,對,要不是你尚兄提起,小弟幾乎忘了這一點。細細想起來,這裡面果然值得玩味!」

  青衣總管詹世光連連搖頭道:「小弟的想法卻不一樣。」

  藍衣總管馮佳運搶著道:「事實擺在眼前,一清二楚,難道詹兄以為小妞兒主張來襄陽設下一座擂臺,真是為了她老子著想不成?」

  青衣總管詹世光緩緩說道:「我們這位大小姐的性格,兩位不是不清楚;她要是跟這小子私下已有終身之約,一定會跟她老子明講,決不會這樣轉彎抹角兜圈子,這是一點。還有一點便是:小子要真和我們這位大小姐在情感方面已進展到某種程度,他就該曉得我們這位大小姐的脾氣;他如果曉得我們這位大小姐的脾氣,他小子今夜就不可能公然留宿群芳院!」

  藍衣總管馮佳運目光一直道:「是嗎?」

  接著轉過臉去道:「這一點尚兄以為應該如何解釋?」

  黃衣總管尚元陽淡淡一笑道:「這一點根本毋須解釋!」

  隨又望著青衣總管詹世光悠然注目道:「我且問你詹兄一句:我們那位舒大小姐,你詹兄可知道她如今在哪裡?」

  青衣總管詹世光微微一怔道:「這--」

  黃衣總管尚元陽接下去道:「再說:你詹兄又敢不敢出包票,擔保我們離開之後,我們那位令狐公子,仍然一直留在群芳院?」

  青衣總管詹世光顯然沒有想到這些地方,欲辯無言,一時為之語塞。

  藍衣總管馮佳運奮然道:「這事不難馬上弄個明白,兩位等在這兒,待小弟就趕去群芳院看看!」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況這全是題外文章,回到潼關之後,不難立即分曉,還是省點氣力,明天趕路要緊。噢,對了!現在外面是什麼時候了?」

  青衣總管詹世光道:「剛敲三更。」

  黃衣總管尚元陽道:「我們也該歇歇了!」

  就在黃衣總管尚元陽和藍衣總管馮佳運離座起身,分別回房之際,一條灰色身形亦自後窗下,有如輕煙般,一個巧縱;斜斜掠起,迅於夜空中消失不見。

  黃衣總管尚元陽料斷得一點不差,當他們三人離開群芳院之後,令狐平的確沒有留下多久;只是他顯然未曾想到,打他們三個回到客棧,令狐平根本就沒有離開他們三個半步!

  翌日,令狐平,巳牌時分回到棧中,彼此心照不宣,繼續出城上路。

  三天後,馬車轉入關洛官道。

  當時約值未申之交。一行剛在義馬驛打了尖,馬車駛上官道,不過里許光景,只聽得楊福在前面突然發出一聲驚噫,跟著以一連串輕叱,硬將馬車於路中心強行停下。

  靠車門坐著的藍衣總管馮佳運,一掀車簾、探出頭去問道:「楊福,你--咦--那是--啊--啊--我的老天!」

  青衣總管詹世光一怔道:「怎麼回事?老馮。」

  藍衣總管馮佳運低聲道:「趕快設法叫老楊改道,不然就往回走,你們幾位千萬別出來,這下麻煩大了!」

  令狐平本來靠在一口衣箱下閉目養神,聞言睜眼,微微一笑道:「來的是不是武當那三個老雜毛?」

  藍衣總管馮佳運搖頭道:「不是。在人數上,也是三個,但比武當那三個老雜毛,還要難纏十倍都不止!」

  這一下連黃衣總管尚元陽也不由得吃了一驚道:「三人都是誰?」

  藍衣總管馮佳運低聲道:「『人妖』金靈官,和他手下那兩個焦孟不離的老怪物:『饕怪』南宮求,『餮怪』百里光!」

  黃衣總管尚元陽神色一緊道:「是衝著咱們來的嗎?」

  藍衣總管馮佳運搖頭道:「看來不像,他們似是另有約會,正在等候那位對頭到來,前面停的車子,不只是我們這一輛。」

  黃衣總管尚元陽像是鬆了一口氣,連忙說道:「那麼快叫老楊掉頭!」

  令狐平手一擺道:「且慢!」

  跟著轉向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你說三人都叫什麼名字?」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人妖』金靈官,『饕怪』南宮求,『餮怪』百里光;武林中背後合起來喊作『邯鄲三孽』!』」

  令狐平皺了皺眉頭道:「真是怪事,武林中幾時有著這樣三號人物,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人提起過?」

  藍衣總管馮佳運苦笑了一下道:「要不是湊巧碰上,平時誰願--」

  令狐平注目接著道:「古云:『貪財為饕,貪食為餮』。這個『饕怪』與『餮怪』,是不是一個『貪財』?一個『貪食』?」

  藍衣總管馮佳運點點頭道:「一點不錯,一個貪財,一個貪食;除了財、食兩樣。兩個老怪物可說什麼嗜好都沒有!」

  令狐平自語似的說道:「黃白之物,乃人人所好;食色為本性之一,尤其不算什麼;放眼天下,這種人多的是;他兩個竟因不善偽飾,而被人目為怪孽,說來也是可憐。」

  尚、馮、詹三人見他發出這樣一番議論,不禁為之相顧愕然。

  令狐平一抬,又問道:「所謂人妖,又作何解?」

  藍衣總管馮佳運啟齒為難地期期答道:「從這兩個字的字面上,公子不難想像,那就是說--那就是說--他對女人--」

  令狐平頭一搖道:「這就更沒有道理了,像本公子走到哪裡,玩到哪裡,從沒有一天離開過酒和女人,要像這樣說,豈不也成了人妖?」

  藍衣總管馮佳運忙說道:「公子誤會了!」

  令狐平輕輕一哦道:「然則應該怎麼說?」

  藍衣總管馮佳運結結巴巴地道:「小弟意思是說,這個姓金的,不但好女色,就是對於--男人,--他--他--他也一樣--發生興趣--據說那是因為--」

  令狐平微微一呆道:「有這等事?」

  接著頭一點,擺手說道:「下去看看!這等人物,值得見識一番,大家下來,不要錯過機會。」

  藍衣總管馮佳運慌忙攔著道:「公子千萬不可如此。」

  令狐平詫異道:「看看何妨?」

  藍衣總管馮佳運道:「就是我們幾個能下去,公子也不能下去。」

  令狐平瞪眼道:「為什麼?」

  藍衣總管馮佳運低聲道:「他要見了公子這樣一表人才,馮某人敢打賭,這廝一定不肯輕易放過!」

  令狐平微微一笑道:「這一點你馮兄放心,公子哥兒有幾十種,武林中浪蕩公子只有一個,我令狐平或許是個例外也不一定!」

  口中說著,不容藍衣總管馮佳運再有什麼表示,伸手輕輕一推,掀簾走出車外。

  尚、馮、詹三人無可奈何,只好相繼跟著走出。

  官道兩頭,這時擠滿車輛和行人,只空出中間約莫七八丈的一段。

  在空地的兩端,分別插著一面小小的三角旗;那邊的三角旗旁,躺著兩具死屍,這邊則散著一輛給砸得稀爛的馬車;這些,顯然是不識利害,見了三角旗,仍想恃強通行的結果。

  再看空出來的路面中央,這時正背坐著兩名裝束大異其趣的老人。

  離兩名老人不遠處,有一排楊樹,樹下拴了三匹馬;在其中一株楊樹上,正斜靠著一名衣飾極其講究,通身均作武士打扮,卻有著一張俏麗臉孔,看上去雌雄莫辨的青年。後者就是那位人妖金靈官,當屬不問可知。

  背對背坐在路中央的兩名老人,一個弓著腰,是個大駝子,另一個則有著一個驚人的大肚皮。

  大肚皮的那個老人正在啃著一雙狗腿;駝背老人腳前則放著一雙大布袋。

  駝背老人穿著整整齊齊,腰腿之間,東鼓一塊,西鼓一塊,像是滿身都縫了口袋,連下面的褲子亦不例外,同時每一個口袋都已經給塞得滿滿得一般。

  大肚皮的那個老人,通身只有兩件行頭,一條齊膝短褲,一襲缺袖的馬褂。

  馬褂上的紐子已經掉光,一個大肚皮,全露在外面,油滑光亮,宛如小墳。

  從兩人的外形上看來。用不著通名報姓,也不難知道,那駝子便是「饕怪」南宮求,那個大肚皮便是「餮怪」百里光了。

  這時,「餮怪」只顧品嘗狗腿美味,「饕怪」則不時伸手摸摸腳前那雙大布袋,完全不把大路兩邊,愈聚愈多的車輛和行人當做一回事。

  只有那個靠在楊樹上的人妖金靈官,一手叉著細細的腰肢,一面溜動水汪汪的大眼,不住在兩邊車馬人群中流阿顧盼,就像在找尋什麼熟人似的。

  很多不知道這位人妖來歷的人,尚以為這位人妖是易釵而弁的女俠,一時想入非非,冀希伊人垂青,而大做美夢者,亦頗不乏其人。

  這時,那位人妖顯然已經看到了人群中的令狐平,水汪汪的大眼中,登時泛起一片異樣光彩。

  藍衣總管馮佳運驚惶地傳音道:「不好,他向這邊望過來了!」

  令狐平含笑傳音道:「望過來又怎樣?」

  藍衣總管馮佳運傳音道:「公子快將眼光避開!」

  令狐平愕然轉過臉去道:「為什麼?」

  藍衣總管馮佳運低聲道:「這廝一身武功並不怎樣,只是一雙眼光透著怪異。據說在這廝不斷凝視之下,時間一久,女人會覺得他是個風度翩翩,難得一見的美男子;男人則會於不知不覺中,當他是天姬化身,一級一笑,皆足令人魂銷。任你武功再高之人,在與這廝眼光接觸後,也會失去抗拒力量;這廝之所以沾惹不得,便是這些地方邪氣--」

  令狐平點點頭道:「我會留意。」

  口裡說著,心中則不禁暗暗吃驚。

  藍衣總管的這番話,聽起來似是荒謬不經,細細想來,果然不無可疑。至少在人妖剛才向他望過來時,他就幾乎覺得對方那張面孔,並不似第一眼看到時那樣可厭,反而油然生出一種楚楚可人之感,以他之定力,尚且如此,換了別人,又是怎生一副情況呢?,

  正急忖間,忽聽楊福輕聲說道:「那邊又來一輛馬車!」

  令狐平和三名總管抬頭望去。只見對面來的那輛馬車,油漆光亮,裝飾豪華;趕車的是個青年漢子,衣帽鮮明,神氣十足;單看這名趕車的漢子,就不難想像車中之人,有著何等身份氣派了!

  那輛馬車由大路盡頭駛過來,車上的年輕漢子,一路揮鞭叱喝,顯然無停車之意。

一劍懸肝膽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