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打老虎》溫瑞安

《二○一六年二月五日版》
《四大名捕大對決之六》
《好讀書櫃》典藏版


第一部 暗器對暗器
第一章 綠幽靈


  這隻「大老虎」是非打不可的。

  ──這點,在鐵手心中,十分清楚,也非常肯定,更極之堅定。

  可是,他是一個經驗老到、幹練精明的名捕,自然常反躬自省,警覺惕悟過:我們而今四處追打這隻大老虎,然則,會不會反而只給這隻行動比鷹隼還快、行為比狐狸還狡猾、行藏比老鼠還會鑽洞的「大老虎」在背後玩弄、操縱、乃至逐個打殺呢?

  ──明著看來是自己這些人去追打這隻老虎,但實則……

  ……實則自己是不是正給這老謀深算、老羞成怒的老虎在暗處捉弄打殺呢?

  這鐵手可就不清楚,也不肯定了。

  有些事,是既對路又對勁的。

  例如在魚缸裏養魚,在鳥籠裏養鳥,頭髮是黑色的,血是紅的……

  但也有不對路但對勁的。

  譬如偌大的魚缸裏只養了一條比睫毛還小的魚,小小的鳥籠裏卻養了一隻肥大的貓,童山濯濯沒有毛髮……

  更有對路但卻不對勁的。

  就像小小的魚缸裏養了一條四四方方凝結不動的大魚,鳥籠的柵門沒有關上但鳥卻並不飛走,頭髮的顏色是金色的、銀色的、紅色的…

  還有既不對勁又不對路的。

  譬如有水的魚缸裏養了好些鳥,沒水的鳥籠裏養了一群魚,頭髮變成了一棵樹……

  現在鐵手的心情就是這樣。

  忽然間,他覺得,既有些不對勁,又有些不對路。

  只不過,一時間,他無法清楚分辨得出,是哪一點不對勁,哪一處不對路。

  莊懷飛一掌拍下了一角石桌,叱道:「……沒那麼便宜的事!」

  把謝夢山和唐天海全嚇得一怔。

  也一震。

  ──莊懷飛和鐵手不是一早給「冰火五重天」和「烏淬淬」的毒力散了功了嗎?

  散功的人,又怎能一巴掌就切下一塊石桌?

  唐天海本來像鮮豬肝一樣的膚色,現在變得像滷牛膀一般。

  而且還是滷壞了煮爛了的牛膀。

  謝夢山本來一向講究儀容,而今,就算他仍十分講究儀容,儀容也不講究他了。

  那是因為震驚。

  震驚得使他咳了兩聲。

  之後還咳了七、八聲。

  他一咳,在他身後的人就突然動了。

  何可樂自謝夢山身後飛身而起,越過桌子,一掌就向莊懷飛的天靈蓋拍了下去。

  他一出手,才讓人乍見,他的手比砧板還厚,似團扇般的大,整只手就像一支錘子!

  ──足以開碑碎石的錘子!

  他的掌法也正叫做「小開碑手」。

  余神負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攻向莊懷飛,可是在座絕大部分的人(不,是全部的人,包括莊懷飛在內),都看不見他是怎麼「攻」過來的。

  但實際上他已發動了攻擊。

  因為謝夢山已下了令。

  他的「咳嗽」就是他的命令。

  余神負則是桌底下出襲的──

  他很瘦,身形很削,一旦發動攻襲的時候,他就整個人「閃」入了桌底,並且趴了下去,比魚游於水還靈敏,比羽飄於風更莫測,比穿山甲鑽孔更加迅疾地,已「潛」到了莊懷飛座前,左手一刀,就扎向莊懷飛的鼠蹊,右手一劍,反挑莊懷飛的咽喉。

  只要莊懷飛有些許分心、分神在應付何可樂飛空而來的攻擊,他就必然傷亡在檯面下余神負的暗襲中。

  莊懷飛大喝一聲,還未立起,雙足已急踢出去,另外,雙掌一合,已及時攔住了何可樂的那一掌。

  儘管余神負的襲擊不但有如神助,更鬼神莫測,但看來他對何可樂的那區區一掌,反而如臨大敵。

  他雙掌左右一合,剛好拍住了何可樂的來掌──那時分,何可樂的手掌離莊懷飛大約只有半尺不到。

  何可樂給夾住的掌臂,驀然粗腫了起來,也很快比原來的粗脹了三至四倍,色赭紅,且發出嘶嘶的異響,和一股醃壞了蝦醬的異味。

  何可樂本來白慘慘的一張臉,此際也成了蝦醬色,居然跟盛怒中的唐天海可以媲美。

  然在這時,只聽一聲怪吼,余神負整個人把石桌自底部撞碎了兩三片,扎手扎腳的飛了出來。

  比他先飛出來的是他的一刀一劍。

  他飛到半空,怒吼、咆吼、虎吼,然後又扎手扎腳的掉了下去,然後聽到「通」的一聲,大概是摔落到水缸裏去了。

  那是因為莊懷飛的腳。

  他不幸,遇上的是莊懷飛的那一雙腿。

  ──打神腿!

  這兩腳踢出,看來「輕描淡寫」,然則卻使「有如神助」的余神負,幾乎「有如鬼召」,他的攻勢,也給這兩踢全瓦解了。

  雖然踢飛了台底下的狙擊者,但莊懷飛面對何可樂那一掌,依然在僵持著。

  何可樂的手掌依然在發胖。

  手臂更粗脹。

  莊懷飛仍然用雙手挾著他的手。

  手掌離莊懷飛約四寸。

  何可樂身在半空,力道全凝於手臂上。

  莊懷飛的雙腳剛踢「走」了余神負。

  ※※※

  問題是:莊懷飛的敵人肯定不止於一個。

  他當然不只一個敵人。

  余神負還不能算是他的大敵。

  何可樂也不能算。

  但唐天海一定能算。

  ──他是蜀中唐門中,施暗器超新手法的:「三十六小手,一手包辦;七十二大搜,一手遮天」中的四大高「手」之一,他絕對可以算是莊懷飛的勁敵。

  唐天海是在這四、五年內到任武功縣,以知軍監察為名,實是替童貫監視一切活動,並縱容部下軍兵騷擾良民百姓,為此,維持治安的莊懷飛幾次與之衝突過,但因謝夢山居中調停,加上唐天海對莊懷飛在江湖上、衙內、六扇門中和百姓心目中的份量,很是忌諱,而莊懷飛也顧忌唐天海的「唐門背景」和「童貫靠山」,始終沒有真的大打出手。

  ──雖然沒真個打起來,但相罵時忿忿不平的說:「有日讓你嘗嘗我毒砂的滋味」或「我等著領教你的腿法」這等話,總是說了不少。

  這種話說多了,恨意自然會深:這種話聽說了,自然結了仇。

  縣裏知情的,大都知道唐軍監和莊總都頭並不和睦,大抵,這兩人是敵多於友。

  不過,對莊懷飛而言,他倒喜歡唐天海是敵非友,而且他也喜歡有這樣的敵人。

  因為只有這般的敵人讓他激發、奮進、精益求精──不能「衰」給這廝看!

  莊懷飛反而喜歡敵人。

  因為敵人始終是敵人,很少人能夠化敵為友,可是朋友很可能突然成為敵人,讓你措手不及,而且很多時候都會遇上反友為敵的情形。

  ──敵人至多不過變成朋友,那算是意外之喜,總好過不知什麼時候(往往是要害關頭)朋友卻變成了敵人。

  是以,他跟唐天海似也不求和解。

  所以,唐天海心中一定暗恨莊懷飛。

  俟莊懷飛有「小辮子」給唐天海一手攥住的時候,他心中的喜悅之情,可想而知──無怪乎他能一直等到,「郿縣大會」高陽一得主事時,才大爆莊懷飛與吳鐵翼「串聯勾結」的內幕!

  唐天海認定了:他當然不會放過告密的機會!

  他更不會放過的:是現在的機會!

  ※※※

  殺莊懷飛的機會!

  ※※※

  他在這要命的關頭發放暗器!

  那決不是普通的暗器。

  他的暗器很「大」:

  他雙手一抄,抄起了兩塊給余神負撞裂為四片的石桌,順手就砸了出去!

  這就是他的暗器。

  好大的暗器!

  ──兩塊「大暗器」,以驚人的速度、驚人的威力、驚人的方式,向近距離的莊懷飛,飛砸了過來!

  這樣子的暗器,別說給砸著一大塊,就算給一小邊角兒擦著,只怕也七殘八廢、不死也成廢!

  ※※※

  這時候,莊懷飛仍與內力滔滔不絕、潛力滾滾不休、韌力源源不斷的何可樂較勁,還未見真章。

  何可樂的右掌,離莊懷飛百會穴大約還有三寸左右,已不得分進。

  他的手已暴脹得像一枚怒勃的陰莖,無論怎麼蠢蠢欲動,但都給莊懷飛一雙手死死地挾在那兒,像一截受辱的紫色龜頭。

  不過,何可樂當然不只是一隻手。

  他還有左手。

  他又一掌拍了下來。

  拍得很慢,越慢,力量凝聚越大,對方越為他的掌勁所籠罩、索緊、擊殺。

  他的左手原要比右手粗了一倍有餘,好像兩隻半右手,才能當作一隻左手。

  他雙臂彷彿長在兩種不同類型動物的身上:例如象與猴子。

  他那一隻象一般的手掌,又向莊懷飛當頭拍落。

  這次掌勢更慢,也更奇特,因為掌至半途,手幾乎瘦了一半。

  原是粗得像牛腿般的手,以極快的速度萎縮,快變成了羊腿了,只怕再打下去,到拍著目標時,大概會變成田雞腿一般大小吧?

  這才是他的殺手:大開碑手。

  然而莊懷飛只有一雙手。

  他已用一雙手來對抗何可樂的一隻右手,現在又多了一隻「大開碑手」。

  就在這時,唐天海的大型暗器已然攻到!

  ──且以排山倒海之勢。

  鐵手這時再也憋不下來了。

  他霍然立起,雙手一伸,抓向那兩塊飛撞而至的桌石,叱道:「住手──」奇的是,莊懷飛同時也喝了一聲:「住手!」

  他卻是向鐵手而鐵手則是向唐天海吒叱的。

  鐵手雙手在聽到莊懷飛吐喝的同時,已抓住了那兩塊大石。

  唐天海眼中和臉上,立即閃過了得意和狡獪的神色。

  ※※※

  鐵手馬上明白了原委:因為那兩塊石桌有毒!

  石桌本來是無毒的。

  ──可是石桌一旦經過唐天海的手就變成是有毒的了。

  鐵手雙手抓住石塊,就等於中毒了。

  ──如果你細看去,那兩塊石頭邊沿上還似鋪上了一層青慘慘的事物,既似青苔又像黴菌。

  唐天海獰笑道:「鐵老二,你著了我的『綠幽靈』,你死定了。」

  他一揚手,又發出了兩道暗器。

  與其說是揚手,不如說是甩袖,他穿著寬袍大袖,長可垂地。

  這兩道暗器發出了急風。

  急風破空、撕空、裂空更越空而來:一取鐵手咽喉,一取其鼠蹊。

  ※※※

  那是一刀一劍。

  ──余神負脫手的一刀一劍!

  「有如神助」余神負的刀,是「飛斧隊」余家有名的「牧詩刀」,而他的劍,是鑄造自「妙手斑門」的「長老劍」。不過,如今,一刀一劍一經唐天海沾手,就成了如假包換、自成一家的「唐門淬毒暗器」了。

  這就是唐天海「隻手遮天」的放暗器手法。

  他施放暗器的手法自是厲害:他可以隨手借用任何皿具,拈手即是,轉手成毒,成了他獨(毒)門暗器。

  這一刀一劍,電射向已著了他「綠幽靈」之毒的鐵手!

  ──誰沾了「緣幽靈」的毒力,人體內部的七大氣輪、蓮輪都會受到震動和摧毀,一時間,神智不能恢復,嚴重的,還會致失心喪魂、神飛魄散。

  魂飛魄蕩的鐵手,又怎接得下這魔刀毒劍?

  就在這時,忽聞「格」地一聲。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