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部 末路狂風

第一章 刀劍笑一笑


  他的斧便是剽竊自余默然的「大苦頭」!

  他已吃過苦頭。

  這一次,他要他的敵手吃吃他的苦頭!

  ──斧頭!

  ※※※

  他的斧頭一黑一白,一個暗沉沉的,一個在發亮,一把迴旋斫出,一把獨劈華山,一面帶風挾嘯,一面寂然無聲,但無聲的卻比有聲的更勢凶,有聲的要比無聲的更刁鑽,都一前一後、一左一右,齊齊夾攻,急取莊懷飛!

  他要他的命。

  唐天海已恨絕他了!

  他要莊懷飛也吃吃他的「苦頭」!

  ※※※

  若莊懷飛沒有準備,那麼,猝然遇襲,而且還是這般凌厲的斧頭,只怕是非常危險的。

  可是莊懷飛卻似「等候多時」了。

  他一點也不震訝。

  亦不意外。

  唐天海一動,他就俯身、抄刀、拔劍,然後,刀劍一架,及時格住了雙斧!

  他一向少用刀,也不使劍。

  可是他舞一道刀花,使一圈劍花,有形有格,是威是勢,刀劍一交時,星花四濺中,居然在風聲中聽來如一聲尖銳而短促的笑。

  他的刀和劍,居然笑了笑:

  然後「叮!噹!」各一響,硬生生架住了一黑一白二飛斧!

  飛斧攻勢給瓦解。

  但刀折。

  劍斷。

  刀是好刀。

  「牧詩刀」。

  劍是名劍。

  「長老劍」。

  但這好刀名劍,居然抵不住這雙斧合擊。

  ──唐天海發出的飛斧,功力還不及原創者余默然的二成,要是由余默然飛斧發招,莊懷飛又焉接得下這兩斧?可惜。余默然已給他們毒殺。

  ※※※

  一擊既未能殺敵,唐天海本來還要追擊。

  ──「本來」。

  但他沒有再進一步攻擊。

  ──為什麼!?

  這是他大好時機啊!

  莊懷飛手上的刀劍已斷,而唐天海還有絕活兒。

  可是他沒有動。

  ──好像一顆滾動的珠子,突然給人一腳踩住了。

  鐵手卻動了。

  他這時才把他的話說完:「……我的功力已差不多復元了,你要當心!」

  這時唐天海已跟莊懷飛打了起來,看來莊懷飛是絕對有充分防備的,既然如此……他突然劈空一掌,打了出去。

  他不是打人。

  也不是攻向苑子內。

  而是遙劈了苑外竹樹叢中一掌。

  掌風在狂風中猖了一狂。

  竹葉簌簌,但既不落葉,也不傷枝,只在著掌之際,發出如同簫聲一般的呼嘯。

  鐵手這一掌似打得莫名其妙。

  而且也似乎打了個空。

  ※※※

  空空。

  鐵手打了那一掌,馬上又覺得全身一輕,丹田氣海立時又變得空空如也。

  這時,夏一跳和何爾蒙左右包抄,幾乎同時趕到。

  他們一左一右,挾持住他,一個雙指取他雙目,一個一掌向他天靈蓋拍落。

  鐵手本欲動手,但那一掌既出,換回來是一個大空,然後心頭一陣狂跳,耳鳴目眩,好一陣的舒泰通泰,歡快頻傳,之後,又回復原來的情狀:

  他已使不上力。

  動彈不得。

  ※※※

  看來,他又重新「受制」。

  而且,只怕唐天海的遭遇也是一樣:

  他們一先一後脫險,但卻都只有「遞出一招」的時間。

  ──甚至更短。

  然後又回復原狀。

  ※※※

  何爾蒙跟夏一跳對鐵手下手都很重,卻不是因為他們恨鐵手,或與他有私仇,而是因為他們都很「敬重」鐵手。

  因為他們都知道:

  鐵手一身內功直修橫練,已臻刀槍難入、利器難傷之境地,如果不是攻取其要害,不是盡重拳出擊,只怕絕對討不了好。

  是以,夏金中一出手,就一掌向鐵手的百會穴拍下去。

  何爾蒙則用食、中指與無名,尾指各二指併合,直戳鐵手雙目──彷彿還怕光是一隻手指插不瞎鐵手的眼睛。

  就算鐵手的手是鐵打的,身子是鐵鑄的,但無論如何,雙目總不可能是對鐵眼,而百會穴是人身大穴,就算他有顆鐵頭也經不起這當頭重擊。

  何況他現在已無還擊之能。

  也無招架之能。

  甚至沒有閃躲的能力。

  就在這剎間,莊懷飛陡地大喝了一聲:

  「住手!」

  剛才鐵手為他擋掉唐天海施毒的石桌時,他也猝喊了那麼一聲。

  不過,剛才他喝止的時候,唐天海當然沒有收手,鐵手也照樣動手幫他,而今,何爾蒙及夏金中都一齊突然停手。

  莊懷飛一叱兩人就收手,看來,他們畢竟沒有全力出手。

  四指就在鐵手雙目前不到二寸處。

  手掌就止在他百會穴上,沒有拍下去。

  鐵手沒有眨眼。

  他雖失去閃避的能力,但總能霎霎眼吧!

  ──看來,他也不相信對方會對他開腦戳目。

  ※※※

  莊懷飛好像很有點不忿氣:「你怎麼知道我不殺你?」

  鐵手道:「你當然不會殺我。」

  莊懷飛氣忿:「我為什麼不殺你?」

  鐵手道:「你為什麼要殺我?」

  莊懷飛無奈地扯了一個理由:「至少,我該殺你滅口。」

  鐵手道:「那你又為何要叫他們住手?」

  莊懷飛為之氣結:「我在沒喝止他們之前,你也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鐵手道:「那是因為剛才唐天海在佈下『綠幽靈』之毒時你已經叫住手了。」

  莊懷飛冷笑道:「我叫停手,不代表我就一定不殺你──說不定我是想親手殺你。」

  鐵手道:「殺了我有什麼好處?」

  莊懷飛道:「至少會少了一個敵人。」

  鐵手:「你只會少了一個朋友。」

  莊懷飛詫道:「你仍當我是朋友!?」

  鐵手:「一日為友,終生交情。朋友就是朋友,哪有今天老友明天醬油的!」

  莊懷飛訕訕然的道:「可是我已經做了這樣的事──你不是一向都兵賊不兩立的嗎?」

  鐵手反問道:「你做了什麼事?」

  莊懷飛一呆。

  鐵手追向:「你殺了很多無辜的人嗎?」

  莊懷飛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鐵手道:「你連唐郎都沒親手殺死。」

  莊懷飛哼了一聲。

  鐵手道:「你搶人錢財了嗎?」

  莊懷飛道:「可是……」

  鐵手即道:「那是吳鐵翼掠奪得來的不義之財,你只是替他保管而已。」

  莊懷飛倒給他搶白住了。

  鐵手道:「你做了什麼殺人越貨、喪心病狂的事?嗯?如果未曾,你今天仍是兵,跟我一樣,還沒當賊的資格。」

  莊懷飛故意狠聲道:「但我現在就要大開殺戒了──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吧!」

  鐵手淡淡地道:「因為你不想殺我。」

  莊懷飛怪叫了一聲:「什麼!?」

  鐵手又加了一句:「你也不敢殺我。」

  莊懷飛這下可火上加油:「我──不──敢──殺──你!?」

  鐵手歎了一口氣,這回真閉上雙眼,「如果你真要殺我,那就請吧!」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