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苦笑還好



  隨著他的咳聲,那蘆笛般的嘯聲愈來愈近了。

  謝夢山喜溢於色。

  自信也滿臉。

  信心滿眼。

  他一向很少七情上臉。

  他是一個堅信喜怒不形於色對自己是百利無一害的人。

  只不過,這一次的勝利,來得何其不易,致使他忍不住要竊笑,志得意滿。

  ──打擊敵手,打他要害。

  ──原來有時候,不必動手,只要威脅住敵人的親人,就可以使敵手就範。

  這是一個教訓,他以後要記住這一點。

  決不讓他不信任的人,接近他的女兒。

  這個時分,他更覺得自己沒有錯。

  ──莊懷飛果然不是好東西,戀戀是應該許配給沙家公子的!

  要不然,就算嫁給梁失調也好,至少,他比莊懷飛聽話多了,而且,也容易控制多了!

  ※※※

  他這樣揣思的時候,梁失調就出現了。

  他來得這麼慢,可能是因為要讓莊大娘走在前面之故。

  而莊大娘是一個七十多歲的婦人,且已瞎了。

  梁失調是個謹慎的人,不管是因為慎重還是懼畏,他押在莊大娘身後才走進來,都是明智之舉。

  他背後還有一個人,大抵是他的幫手。

  謝夢山特殊的咳嗽聲便是他們之間約好的暗號,蘆笛聲則是梁失調的「報訊」:

  他得手了。

  ──只要他能制住莊大娘,謝夢山就知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他看得出,莊懷飛是個孝子,要不然,他也不會故意讓莊大娘住在他的宅子內。

  ──有這樣一個「活人質」,行事下手,萬一有個什麼,都方便多了!

  ※※※

  梁失調有一張苦瓜臉:

  不管高興的時候,還是不高興的時候,興奮或不興奮的心情,都一樣,他還是黑口黑臉,不笑便不笑,老是苦口苦臉。

  現在他也一樣。

  謝夢山則看到他,就一高二興起來。

  「給我解藥,」謝夢山道:「你娘在我手裏。」

  莊大娘叫了一聲:「兒呀,你在那裏?」語音淒愴。

  敢情,她也受到了驚嚇,還有折磨。

  她脖子邊還貼了一把利刃,刀鋒上映著綠芒,詭異慘青。

  莊懷飛只覺一陣心疼,一股憤怒,升上心頭,恨恨的道:「好,你放人,我放你。」

  「不。還有,」謝夢山討價還價,有風駛盡帆,「我要吳鐵翼留給你所有的財寶金銀。」

  何爾蒙怒叱:「你不守信!剛才不是明明說過:只要解藥的嗎?」

  「那是我要的。」謝夢山老奸巨猾的咳了兩聲,「現在要的,是給一眾兄弟一個必須的交代。」

  「好個交代。」何爾蒙像一尾發現獵物已然步近它棲息之地的老鱷魚,只待找機會下手一擊,「你貪財,卻以他人為張目。」

  「反正都一樣,」謝夢山知道自己已佔了上風,「你給我解藥,告訴我藏寶處,我拿了錢財,保管你老娘沒災沒劫。」

  唐天海見謝夢山有機會扭轉乾坤,便叫了起來,「夢翁,我呢?」

  「你?」謝夢山一時新仇舊恨,全湧上心頭,一句便罵了過去:「你去死吧!」

  唐天海刷地滿臉紫紅,他老羞成怒,憤恨極了,但卻奈不了謝夢山的何:

  ──畢竟是肉在砧上。

  莊懷飛卻跟何爾蒙對望了一眼,兩人都痛恨自己大意,怎能著梁失調這種人來照顧莊大娘?但更為難的是︰

  沒有解藥。

  ──「冰火七重天」是剛配製成功的藥,因為大家商量過,都覺得合適,便先用上了,解藥則還沒有製成。要解。不是不可以,但要何爾蒙親手化解,而且十分費時費力。

  所以兩人心頭都發苦,臉上各擠出一個苦笑。

  ──苦笑還好,但老邁目盲的莊大娘落在對方手上,只怕這回連笑都笑不出了。

  外面風吹得像到了世間的盡頭。

  末路的風,迴轉勁急,苑內的高手,就在末路上對立、對峙、對撼、對付著對方。

  只不知誰贏誰輸,誰錯誰對?

  謝夢山只時及己不管錯對。

  他只怕時機錯過。

  ──敵人快崩潰投降的時候,最好還是借勢迫一迫他,壓一壓他,讓他敗得更快更速。

  畢竟、他仍為毒所制,就要心狠手辣,速戰速決。

  以免夜長夢多。

  於是他恐嚇道:「我這兒可沒時間讓你猶疑──你們的人已快帶著財寶渡江去了,卻讓我們在這裏和你磨菇窮耗!?──小梁,先見點紅的;幫他加快決定!」

  梁失調立即應聲道:「是──」

  莊懷飛心頭一落,馬上阻截:「別別別,我答應你就是──」

  話未說完,梁失調已手起刀落。

  驚人的是:

  梁失調竟一刀扎進莊大娘的背心裏。

  莊大娘哀號半聲。

  血光迸現。

  驚心的是:

  梁失調竟下手不容情。

  驚心的不僅是莊懷飛,連謝夢山也為之動魄:

  他本意只是要見點血,好催促莊懷飛予他解藥。

  他可不想在未恢復功力前跟莊懷飛結那麼深的仇!

  他沒想到梁失調會這麼做!

  他更沒料到一向與他配合無間的梁失調會這樣笨!

  他意料不到事情會突然間鬧到這個地步!

  到了這個地步,似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

  風刮自高高的山上,那兒有著皚皚的長年白雪。

  風吹到了山下,到了城鎮,到了這兒,打了個弧型,就在苑內悲迴不已、傷懷不去。

  風似已到了末路。

  人呢?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