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部 翻臉

第一章 風狂得很瘋狂


  局面急轉直下。

  莊懷飛見謝夢山居然下令殺傷母親,心中大震,不料梁失調竟下了重手,驚急之下,他不顧一切,飛身攻向梁失調。

  何爾蒙多年來,一直都是莊懷飛的心腹。

  他一向與莊懷飛配合無間。

  配合無間的意思有時候是:莊在夜裏讀書的時候他會為頭兒點上一盞燈,莊在口渴的時候他會替他倒來一杯水。

  在這時候則是:

  既然慘禍已生,當莊懷飛攻取梁失調的時候,他就持刀撲向謝夢山。

  ──萬一莊懷飛未能得手,至少他也該先行脅持謝夢山再說。

  這叫「分工合作」。

  而且也是默契。

  ※※※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

  這是李白形容清涼山黃岩瀑布高、急、奇的壯觀。

  不過,而今,這詩的第一句的急轉直下,可以形容局勢之變異,第二句的兔起鵠落,是莊懷飛對梁失調、何爾蒙對謝夢山的攻勢與變化。

  ※※※

  莊懷飛怒急攻心。

  他一向孝順:娘親一手把他養大,年老體弱,多病沉痾,而今還瞎了眼,他在動手之前,將老娘移居山西,便是希望動手時無後顧之憂;他之所以不再當捕快,大撈一筆之後,就和意中人隱居侍奉母親豐衣足食的度餘年,也是一個主因:

  他不希望自己辛苦辦案,萬一殉職,到時,不知誰人照顧年邁老母。

  沒想到,自己信錯了人,連累了娘。

  他平時待梁失調也不薄,就算梁失調為謝夢山這老長官而出賣了他,下手也不應如此之狠,這般的毒。

  狠得令他心驚膽顫,意想不到。

  他現在也無退路。

  他只有急攻。

  ※※※

  他撲向梁失調。

  他怒目瞪視梁失調。

  梁失調一向怕他。

  莊懷飛中向在同僚之間都是個有威勢的人。

  ──何況他是梁失調的頭兒。

  他只求對方一攝、一震、或者一失神,他只要爭取到這剎間,「救母」行動便有勝算。

  不是他又料錯了一件事︰

  他沒料到的是梁失調居然向他撲了過來。

  還揮舞著一把深綠色的刀。

  短刀。

  他的刀很快。

  也很怪。

  更怪異的是他的眼神。

  他不是怕。

  也不是狠。

  而是:

  ──他居然在流淚。

  一臉是淚!

  ※※※

  他為什麼哭?

  莊懷飛已無暇理會。

  梁失調已殺傷他的娘親,而且用的還是「綠刀」──梁失調有「紅綠二刀」,「紅紋刀」殺傷力較大,但沒有淬毒;「碧璽刀」戰鬥力明顯不及「紅紋刀」,但卻塗有劇毒。「青紅雙刃」梁失調以此成名,大家還調笑他的兵器好比是一種大夥兒常喝的湯,就叫做「青紅蘿蔔煲豬蹄」──而今,他竟用有毒的刀刺傷其母!

  莊懷飛已恨絕了他。

  ──他既已離開了娘親,便正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他下手決不容情。

  ※※※

  一個本來就是任職維持治安、保護良善的捕役,對一個羸弱多病,目不能視的同僚之母,竟下得了如此毒手,此人留在世上,尚有何用?

  所以莊懷飛再不顧恤。

  他一出手就下毒手。

  他的毒手其實並不太毒。

  他只是人在半空空手去奪梁失調手上的刀。

  「毒」在他的腳。

  他的腳在他出手前陡然一絆。

  梁失調一失神間,給這一絆失了衡。

  身體已失去控制,莊懷飛便信手奪了他的刀,一刀刺入他的心口。

  ※※※

  中!

  就在這一刀扎入梁失調胸膛之際,莊懷飛忽然發現自己錯了。

  還錯得很厲害。

  ──非常可怕的錯誤。

  因為他在半空的角度,猛瞥見梁失調雖然正迎擊自己,但他的娘親並沒有脫困。

  他母親還落在另一人手裏。

  這個人也是長了一張苦瓜臉。

  ──梁失調與之相比,只能算是表情苦、表相苦、表皮苦、皮相苦,這人卻是苦在骨子裏,四大皆苦,無一不苦。

  然後莊懷飛隨即發現:

  梁失調是給這人推出來的。

  ──難怪他好像是衝過來送死的!

  這人原一直就在梁失調身後:由於他躲在暗處,使莊懷飛錯以為這只不過是梁雙刃的跟班。

  然而不是。

  這人才是主謀。

  ──殺他母親那一刀,也是在他縱控下扎的。

  他顯然是要莊懷飛心亂,並讓他背上這個惡名。

  莊懷飛陡地想起這個人是誰了:

  ──這人是七縣總捕,也是梁失調的師父:

  「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抓犯人」的上風雲!

  他知道得太遲。

  他已殺了梁失調。

  ──娘親還在他手裏。

  他只有拼!

  這時他已沒有後路可以走。

  他只有往前闖。

  ──拼!

  ※※※

  他拼。

  可是他的敵人不跟他拼。

  上風雲笑了。

  他的臉那麼苦,相那麼苦,五官也那麼苦,以致他陡地一笑的時候,不像是笑,而是像翻臉一樣。

  他一笑便出手。

  出手一招。

  一招便拍下去。

  不是向莊懷飛。

  而是向莊大娘。

  ※※※

  莊母的背上本來嵌了把匕首

  ──淬毒的綠匕。

  不過入肉不深。

  上風雲這一掌拍落,那一刀便貫穿了莊大娘的背和胸。

  血標出。

  狂噴。

  四濺。

  莊懷飛眶眥欲裂,狂吼了一聲。「娘!」

  風在外面吹著山。

  山上山下吹著風。

  刮著雨。

  風很狂。

  狂得很瘋狂。

  ※※※

  人卻更瘋。

  更狂。

  瘋狂得幾近失去了人性:

  泯滅了人性。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