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反臉



  謝夢山的「夢魂大法,山影神功」頗有過人之能。

  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所揭示的:「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用以形容謝夢山的身法與出手,也是極其恰當的。

  他的出手是神不知。

  他的行動是鬼不覺。

  也許上風雲一直都在外面,他挾持住他的徒弟(所以師徒二人都苦口苦臉,成為一脈的「標記」),而他的門徒梁失調又挾持了莊大娘,聽到了「愚缸」內的戰況與慘情,上風雲也錯以為謝夢山是受了禁制,並未恢復過來。

  所以,當謝夢山趁勝追擊,趁上風雲正全面打擊和對付莊懷飛之際,他偷偷潛到上風雲身後,故技重施,制住對方。

  這一次,他未即時下殺手,不是因為安著好心眼,而是因為他見到一個上風雲,就擔心還有另一個杜漸,甚至還有高陽一得這些更高層次的人……

  ──與其殺了上風雲,不如先制住他,好討價還價。

  他是這樣想。

  所以這樣問。

  ──上風雲制住了莊懷飛。

  ──他制住了上風雲。

  到底,薑還是老的辣,他還是佔了絕對的上風,而不是上風雲。

  上風雲不敢亂動。

  他的命就在謝夢山手上。

  ──謝夢山已如此貼近他,他沒有把握能躲得過「魂夢一式」,還有「山影一擊」。

  至於莊懷飛的要害,仍捏在上風雲手中。

  上風雲知道︰這就是他談判的「條件」,也是活命的「機會」。

  可是他也錯了。

  他錯的是:

  ──他不該翻臉在先。

  ──他不應殺了人家的母親。

  他忽視了仇恨的力量,也忽略了報仇的後果。

  ※※※

  這後果很嚴重。

  ※※※

  且超乎想像。

  莊懷飛突然大吼了一聲。

  他出腿,往後踢出。

  這完全不合情理,也不符戰略。

  因為本來他一動就得先死。

  他腰畔、左腿要穴,就捏在上風雲手裏,上風雲的「鬼手十八翻,神手卅六拿」是出名轉腳敲釘、火燒電殛都不鬆口的「大佛擒拿手」。

  他仗以成名。

  按理,他一動,力量就給消解掉,甚至,一出腳,便可能先死。

  但莊懷飛不管。

  因為他娘死了。

  何爾蒙也死了。

  何爾蒙是他的兄弟:

  ──是結拜兄弟,但他一直當他是親兄弟了!何爾蒙雖然形貌陰森,脾氣古怪,但一直以來,何爾蒙不只是他的強助,而且也從未有出賣過他的紀錄。

  也許,他此刻是在求死,不是求生。

  ──人,常常是置死地反而能後生的。

  現在的戰局便是這樣子。

  莊懷飛一腳往後撐了出去,正是他儘管在極大的悲慟中,但也靠平常他對敵的經驗,還有一貫以來的精明,粗略的計算到:

  謝夢山的「藥力」也該三度發作了!

  他這時候再不「拼一拼」,只怕,全面勝利和得益者,就剩下了上風雲了!

  他算對了。

  ※※※

  他這一腳「穿心腿」踢出之際,正是上風雲企圖「搏一搏」,遽然返身要化解謝夢山掌勁催吐之時。

  他霍然回身,一手拿住了謝夢山的手腕。

  自從梁失調挾持莊母走入「愚缸」之後,局面兔起鵠落。一波三折,變化奇急,變異極大,甚至可以說是變生不測,且片瞬數變。

  謝夢山原貼近了上風雲,他的掌力欲吐而未盡吐,也不過是一剎那的事。

  隨即.他還是覺得不妥。

  ──不管如何,得先重創這廝再說。

  原先,他還沒完全扯破臉,跟上風雲更未至於反臉,他也想保留個顏面,大家也好說話,不一定要以生死相拼。

  而今,看來是不會有這種轉變了。

  上風雲既然對那筆財寶是有意貪圖,而一上陣便殺了莊懷飛的娘親,看來,事決無善了,他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於是他掌力一摧。

  突然,他的掌力吐了一個空。

  丹田也只剩了一個空。

  一個大空。

  ──糟了!

  「冰火七重天」的毒力又已發作!

  第三度發作!

  糟透的是:竟在此時此境發作!

  謝夢山的功力陡然消失。

  偏是這時候,「愚缸」裏,人人都反了臉,人性的尊嚴,盡在生死邊緣處掙扎求存,有時連樽鹽的價值都不如。

  人到了這時候,失去了外衣,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

  武力!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