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拼一拼,搏一搏



  人若要不認命,總要拼一拼,搏一搏!

  ※※※

  此際,莊懷飛在拼。

  上風雲也在搏。

  ※※※

  謝夢山功力一洩,脈門已給上風雲扣住。

  莊懷飛正好出腳。

  他這一腳踢出,犧牲很大,代價也鉅。

  他的腰間原給上風雲右手扣住,但上風雲因要回身擒拿謝夢山,所以先收了手。

  收了手便制不住莊懷飛。

  可是他另一隻手仍抓住了莊懷飛的腿,莊懷飛一撐左腳,頓時連皮帶肉,給撕去了一大塊,鮮血淋漓!

  上風雲見制不住莊懷飛,心中一驚,應變奇速,便移身換步,將謝夢山往身前一擋!

  他自己則急避至謝夢山身後。

  莊懷飛那一腳已撐出。

  「打神腿」!

  ※※※

  「蓬」的一聲,謝夢山著腿。

  他胸膛中腿。

  一時失卻功力的他,又遭上風雲擒死,欲避亦不能。

  但那一聲響,不是他胸膛著腿的聲響。

  而是莊懷飛那一腿,竟打橫踢中了他的胸前,踢入了他的胸中、還踢破了他的胸,自背部穿越了出來,血水迸噴的聲音!

  血珠射得上風雲一臉都是。

  ──當了那麼多年的捕快,已升到六扇門頂級人物的上風雲,從來沒有受過這般驚嚇!

  謝夢山哇呀一聲,睚眥欲裂!

  這時候,他的功力就算恢復,但已無用了。

  他的胸膛破得個稀巴爛。

  背後也穿了一個大洞。

  更可怕的是,莊懷飛那一腿力勁未止、未平、未歇、未停!

  它穿過謝夢山胸背而出!

  一腳和著血水、心臟,打在謝夢山背後上風雲的身上。

  上風雲大叫了一聲。

  他一面運力抵抗,一面雙手祭起鐵閂門抵擋。

  但他還是給蹴中了。

  儘管他已擋掉了四分之一的力道,也卸掉了四分之一的勁道,莊懷飛先踢中謝夢山才踹著他,更消去了四分之一的腿勁,但仍有四分之一的功力,實實在在的蹴著了他:

  他飛了出去,一路噴血。

  ※※※

  這時候,謝夢山就似個血人。

  莊懷飛的左腳,還掛在他胸膛的那個大血洞內。

  謝夢山卻一時還未氣絕。

  情形可怖。

  莫之為甚。

  ※※※

  只不過是剎瞬間的功夫,外面的狂風依然愈追愈緊,狂嘯狂吼,呼歡喚哀。「愚缸」內則已浴血濺淚,劍拔弩張,徘徊在生死之間,折騰在天地無情間。

  莊大娘已歿。

  何爾蒙慘死。

  謝夢山已然瀕死垂危。

  上風雲身負重創。

  莊懷飛也受了傷。

  兩人對峙著。

  唐天海藥力發作。

  鐵手功力全失。

  兩人也虛耗著。

  風在千里傳送悲歌。

  「愚缸」裏的魚缸裏的魚,在好奇的嚼食著自謝夢山身軀裏噴濺出來灑落入缸中的肚腸內臟,發出滋滋微響。

  鐵手有意要助莊懷飛,也想力阻他們之間互相殘殺,可是他卻無能為力,也愛莫能助,只有徒呼負負。

  風呵呵的吹了進來。

  雨也沙沙的刮了進來。

  莊懷飛陡地厲聲喝問:「誰!?」

  「砰」地一聲,一人跌跌撞撞衝了進來,還砸破了一口大缸。

  這人一身是血,受傷多處。

  他一跌進來,立即掙扎躍起,向莊懷飛情急叫道:

  「頭兒,留神!杜鐵臉就伺伏在江邊,我們一上船,他就猝起發難,把呼前輩打入江中…」

  說到這裏,他才發現「愚缸」裏怵目的情景。

  局面不再由莊懷飛把待。

  人死了好幾個。

  情勢凶險。

  卻聽外面有人聲寬氣和地道:「他說的對。我打下了呼年也,又重創了他,還生擒了離離姑娘……為的就是要換一句話──」

  人現身。

  不只一人。

  前面是個女的。

  風中雨中,更艷更媚的離離,雙手倒扣,給人推了進來。

  後面跟著一個漢子。

  一個平凡的男人,看來十分平庸。

  他的語氣也很溫和。

  他還微笑著跟鐵手打了個招呼:「我好命。這次你上了當,吃了虧,哥哥我就坐收漁人之利了。」

  然後他說:「沒辦法,我好命。」

  又向上風雲笑著頷首:「我早知道你對這筆財寶起覬覦之心──其實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盯謝夢山的大本營,我則把住要隘河道,且看莊懷飛往哪兒跑?那筆財富還飛得上天?──打老虎,也得要打得乾淨俐落、事半功倍、本小利大、省時省力方才是上著。」

  「可不是嗎?」他又剔起一隻眉毛,笑問喘息中的上風雲。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