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部 永遠別說死

第一章 反臉無情


  莊懷飛聯同夏一跳、何爾蒙三人明明可以贏得這場鬥爭,佔盡上風而去的。

  可是現在局面已倒了過來。

  完全倒反了過來。

  ※※※

  杜漸也來了。

  他殺了呼年也,傷了夏金中,挾持住離離。

  莊懷飛知道已不必多說什麼了,他只說一句:「這是你和我的恩怨,不關她的事,你先放人。」

  杜漸也不多說什麼:「你交出財寶,我就放了她。」

  莊懷飛慘歎:「錢誤人一至於此!為了錢,你們連名捕也不當了,官也不做了,面子也不要了,命也不要了!」

  杜漸哈哈大笑。

  「你要我怎麼說?」他好暇以整的反問莊懷飛,「你現在不也做著同樣的事?你的上司不就是因為這緣故而死在你腳下嗎?你也不一樣為了這個翻面無情麼?你的恩人不就是為了這玩意兒而落到如此田地嗎?」

  莊懷飛默然。

  他無法回答。

  他縮回了腳。

  只聽謝夢山喉頭格格有聲,血水不住湧出,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一聲聲、一聲聲的嗆咳、嗆咳。

  莊懷飛知道自己最該做的事是:

  讓他死。

  所以他收回了那一腳:

  血足!

  謝夢山倒下。

  死了。

  ──他死在莊懷飛腳下。

  ※※※

  他死的時候,眼睛變得很有感情。

  他的眼睛是看著外面的。

  因為外頭的淒風苦雨中,正走來了幾個人,為首一名女子,正尖叫了一聲︰

  「爹!」

  ※※※

  來的是謝戀戀。

  她親眼看見:

  是她的戀人殺了她的爹。

  ※※※

  戀戀瞪了莊懷飛一眼,就飛步走過去,扶起她爹爹。

  可是他已經死了。

  她又瞪了他一眼。

  恨恨地。

  ※※※

  可是她卻不是一個人來的。

  她背後還有沙浪詩、姑姑和杜老志,還有那名高大沉默的護院。

  杜老志還帶了七、八個家丁、衙役來。

  大家都深痛惡絕的盯著莊懷飛。

  莊懷飛迄此,只能澀聲道:「我本意不是要殺他的……」

  「我知道。」戀戀滿臉是淚,但語音卻是出奇的冷靜,「我都知道。」

  「我也知道剛才妳就匿伏在這兒。」莊懷飛感歎的道,「這兒是有地道通往『指顧間』吧?老何的鼻子很靈,他一嗅就知道這兒還有其他的人,已用眼色暗示了我。其實我的鼻子也很靈,該嗅出來的我也沒漏掉。我知道是你,還有小珍姑娘。中途,妳還挪身溜出去,鐵手還故意揚聲說話,希望我沒發現。」

  戀戀這次白了他一眼,容色間無限幽怨。

  「你明知我在這裏,為何還是讓我出去搬救兵?」謝戀戀無限委屈的說,「你既然狠心殺我爹爹,何不把我也殺了滅口?」

  莊懷飛仍在看著他娘親的遺體,將她平放,手腳位置也移好,慘然道:「我本意是誰也不殺傷,更何況是妳。」

  聽到這裏,鐵手才放了一半的心。

  他也一早就從瓷缸的倒映中發現:戀戀從地道上進入了「愚缸」外。

  來的還有小珍。

  他就是怕她們涉險。

  到了半途,戀戀小心翼翼的走了:她畢竟受過謝夢山的調教,有些許武功底子,不像小珍,功力全無。

  他怕莊懷飛、紅貓和老何發現,還故意開聲掩護、掩飾。

  ──原來莊懷飛是一早已曉得了:他只是有意放她離去而已。

  這樣,鐵手至少可以放心一些。

  可是他忽又擔心起來。

  他想到了一件事。

  他的心忽忽地跳著。

  他希望自己估計錯誤。

  他但願那不是事實。

  可是他估計一向很準。

  也很靈驗。

  例如:他在爾虞我詐的局面伊始,就覺得莊懷飛雖沒中毒也不該太快碎桌表明自己沒事的舉措,很有些不對板,實際上,後來果然證實了局面錯綜複雜:莊懷飛既與自己聯手,又與唐天海有密約,其實是聯同了夏金中、何爾蒙行事,其他的人,全著了他的道兒,他才會那麼有恃無恐,搶著表態。

  ──可是這一回,他憂慮的卻又是什麼事呢?

  是怎麼一回事?

  小珍這時也起來了。

  她憋久了,匍伏了好長時間,可是她一站起來,還是那麼溫柔,那麼柔弱,那麼柔情似水,而且仍是那麼清。

  清得似是一盆浸在水裏的水仙。

  這兒這麼多鬥爭,那麼多血腥,可是她在這裏,只與世無爭,像一縷幽魂,像一抹夢影。

  她站在那兒,不說話,也不出聲,只用一雙明若秋水的眸子,偷偷看了鐵手幾次。

  ※※※

  她才現身,杜漸已經嘩哈哈哈啊的笑道:「現在人都齊了,可熱鬧的,那太好了!」

  他簡直有點奮亢的說:「你看,小莊憋在這兒,上總捕也鎮在這裏,哦,還有鐵二捕爺列席,加上我這充字號的,這會兒.還算湊合得上是『四大名捕大對決』了吧?」

  他還歡天喜地、意猶未盡的追問了一陣:「嗯,是不?對不對?」

  上風雲忽道:「杜兄。」

  杜漸道:「請說。」

  上風雲道:「我們倆份屬同僚,是不是?」

  杜漸道:「是。」

  上風雲道:「我們雖偶然有些齟齬,但卻一直都互不侵犯,我也沒做過什麼傷害、破壞你的事,是不?」

  杜漸道:「我們一直都是朋友。」

  上風雲道:「我雖然沒去過你家拜訪,但你有一戶人丁旺盛的家,開支很大,還要打點兒孫入京任官,這點很不容易,手頭上有點拮据,有時候趁辦案,刮了些油水,貪了些小財,我也是知道的──但我從來就沒有點破,是不?」

  杜漸道,「是,你很厚道,也很聰明,消息更是靈通。」

  上風雲道:「你的財路,我一向不擋著,我的你也不會干涉,對不?」

  杜漸哈哈笑道:「有財齊齊發,好極了!」

  上風雲道:「別忘了,吳鐵翼那筆財寶很多,三十個人花一輩子也花不完。」

  杜漸笑逐顏開:「我本來就不大奢侈,也不太亂花錢。」

  上風雲道:「那就好了。你助我把莊懷飛逮起來,咱們一齊瓜分那一筆橫財如何?」

  杜漸道:「這個………」

  遂望向莊懷飛。

  莊懷飛徐徐自他母親遺體旁立起,道:「你別阻我報仇……誰阻我就殺誰!」

  杜漸皺起了眉頭:「你怎麼這樣說話!你娘又不是我殺的。我只想知道有什麼好處?」

  莊懷飛咬牙切齒道:「你不阻我,不幫他。並且放了離離姑娘……我就答應你一齊到山上尋寶去。不然、休怪我反臉無情!」

  杜漸聽得豎起了耳朵,「真的!?」

  莊懷飛斬釘截鐵地道:「只要你袖手旁觀,放了離離,我一定陪你走一趟太白山!」

  上風雲喘息聲更重了,眼也紅了:「老杜,你別聽他的……」

  離離也忿道:「你不可以把錢給他!」

  她想掙動,可是在杜漸的箝制下,一掙更痛,但她還是把話自齒縫裏迸了出來:「不要給他──」

  戀戀看看莊懷飛,又望望離離,眼裏有一種說不出的神情。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