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翻面不認人



  杜漸也是左看看,右看看的張望了一會兒,忽然,嘩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了幾聲:「雖然,我不知道誰比較可信,但我肯定一件事──」

  此際,場中以他的戰鬥力最高,所以,誰都得聽他說話。

  「錢,仍在你那兒。」杜漸那平凡得十分平庸的樣子,現在看來,竟有七分狡猾,三分猖狂:「只要把你逮住,錢就是我的了──我又何必冒險!」

  然後他又非常狐狸的問:「我說的對不對?」

  ※※※

  誰都知道他說的對。

  因為他說的是真話。

  誰都知道莊懷飛現在的局勢很險,而且也很孤立。

  可是他卻在這時候做了一件事:

  一件絕對不該在這時候做的事。

  ──不只是一件:

  而是兩件!

  ※※※

  他是兩件事一起做:

  兩個人一併兒打!

  ※※※

  他突然之間,揮拳打上風雲。

  上風自從捱了他一腳之後,一直都有提防著他。

  他一動,他就退。

  他怕他的腳。

  但莊懷飛沒有用腳。

  他用手。

  上風雲退得快,莊懷飛一拳擊空。

  一拳擊空,再一拳。

  拳頭仍向上風雲迎面痛擊。

  他恨絕了上風雲。

  上風雲一低頭,避過。

  他還是怕他的腳。

  但他還是沒出腳。

  他一拳沒擊中,轉拳為劈,一掌掛落。

  上風雲冷哼一聲。

  他精於擒拿手,若以手對手,他可誰也不怕。

  但他還是怕他的腳。

  怕他的腳法。

  所以他邊招架,邊疾退。

  莊懷飛依然不沮、不挫。

  依然追擊。

  他一追,上風雲就看出來了。

  莊懷飛左腿鮮血淋漓,已受了傷,右腿則有點瘸,顯然行動不便。

  ──難怪他不出腿了!

  這次莊懷飛上前,雙龍出海,兩手一齊出擊。

  上風雲硬接了他這一招,但他依然沒有反擊:

  他還是得留神他的腳!

  這時,上風雲已退近杜漸那兒了。

  他認為在杜漸身邊,較為安全。

  至少,莊懷飛會多些顧忌。

  可是,他沒料到的是:

  莊懷飛根本就不顧忌。

  他非但不顧忌,還遽然出擊,拳打杜漸!

  他不僅要跟上風雲開戰,還與杜漸為敵!

  因為他已看準了杜漸跟上風雲是一樣的貨色!

  ──這對上風雲而言,可以說是:正中下懷!

  ※※※

  他是沒料到,但杜漸卻是一早已算定了似的:

  只見他腳步倒滑,踝跟割錯,錚地拔劍,還了莊懷飛一招。

  莊懷飛無疑應付得有些狼狽。

  時機到了!

  上風雲認為這時機正好:

  莊懷飛正在應付杜漸的毒劍怒招,他正好全面發動他的「左降龍擒拿十八翻」、「右伏虎擒拿卅六路」,全面攻向莊懷飛。

  他要扭斷他的脖子。

  他要扭碎他的骨骼。

  他要扭擰他的筋脈。

  他要扭住他。

  ──他恨他。

  ※※※

  上風雲當然恨莊懷飛。

  因為他踢傷了他。

  但他只記住了這一點別人傷害他的,卻渾忘了他做過傷害人的事。

  人,總是這樣:嚴以待人,寬以待己。

  ※※※

  嚴和寬,也是他擒拿手的鬆與繃,一緊一弛間,他在指掌內足以撕獅裂虎。

  他已箝住莊懷飛。

  但莊懷飛終於出腿。

  他制得住莊懷飛的手,卻扣不住他的腳。

  對莊懷飛的「打神腿」,他畢竟仍不敢攖其鋒銳。

  他只有急避。

  飛閃。

  腳踢空,踢在一口缸上。

  缸碎裂,瓷片四濺,魚也隨水花湧出。

  碎片濺在上風雲臉上,他幾乎睜不開眼,一面擋架一面退走,退到杜漸身邊。

  有杜漸,至少可以擋那廝一擋……

  就在這時候,他忽覺背心一甜。

  低首,只見胸前突出了一截劍尖。

  劍頭發藍。

  藍汪汪。

  ※※※

  那是一把毒劍。

  屬於杜漸的毒劍。

  ──江湖上有人索性叫杜漸為「毒劍」,武林中也有人相信,杜漸本來就不叫杜漸,他的名字是從「毒劍」兩個字衍化來的。

  杜漸的劍很毒。

  出手更毒。

  他現在就是在上風雲最不防備的時候,最狼狽的時候,最需要他相助的時候,忽然翻面不認人,一劍刺著了他。

  刺殺了他。

  刺死了他。

  他覺得自己這樣做很應該,也很應份。

  因為他是杜漸。

  他使的是毒劍。

  ※※※

  刺殺上風雲之後,杜漸還對快要斷氣的同僚說:「你沒拜訪過我,知道我手頭緊,又知悉我貪汙,便是大錯,何況剛才還公開說了出來,這簡直是該死了!」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