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太息之劍,痛苦的腿



  他一劍刺入戀戀的後心。

  太息很悠緩。

  劍光卻快。

  莊懷飛因為太過痛心,發現時己遲。

  他虎吼。

  撲前。

  但戀戀以為他是向她攻擊。

  她閉起了眼,沒有抵抗,只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如果她沒有後退,也許,莊懷飛也許還來得及。

  現在只差了一步。

  杜漸的毒劍「太息」已深深地扎入戀戀的背心。

  莊懷飛兩手抓住戀戀的雙肩,拉拔了過來。

  劍鋒離開了身體,噴出了血泉。

  戀戀哀呼一聲,血如泉湧。

  莊懷飛睚眥欲裂,戟指杜漸,聲音突然破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杜漸也給莊懷飛的神色懾住了。

  他原以為既然戀戀殺傷了莊懷飛,便以此推測謝戀戀有相當的武功實力,所以即時刺她一劍──只要了結了她,餘下的人,不是負傷就是受制,不然,在武功上也決威脅不到他,他可以說是完全操縱了大局。

  所以他刺了謝戀戀一劍。

  可是,如此看來,莊懷飛雖為這女人所傷,但卻仍是愛她的。

  他只有一不做,二不休。

  ──假如他殺的是莊懷飛的戀人,那麼,所結的仇,只怕不比剛才上風雲殺其母輕多少,依剛才莊懷飛拼命也似的殺上風雲為其娘親報仇,只怕他與自己的仇也結深了──看來,挾持以迫莊懷飛交出贓款的方式,只怕行不通了。要得到贓款,還是得先重創他再行迫供。

  他心中轉念,手裏又疾刺出了一劍。

  這一劍仍刺向謝戀戀!

  莊懷飛一騰身,護住了戀戀,杜漸那一劍,變得刺入了他的腰脅。

  ──杜漸正是要達到這樣的效果。

  戀戀在他湧著血的懷抱裏,忽然睜開了眼睛,本來是驚疑與不信,轉而內疚與傷心。

  莊懷飛大叫了一聲。

  「戀戀!」

  這一聲蘊有無限的悲憤與傷痛,無盡的不平與淒愴。

  劍在他的體內,給他以肘脅間扳著,杜漸竟一時收不回手上的劍。

  這時候,戀戀帶來的七、八名衙差、家丁,一擁而上,攻向杜漸;姑姑和沙浪詩也急急護住戀戀。

  同一時間,負傷雖重,但仍護主心切的「紅貓」一躍而至,杜漸殺了戀戀,正要迴劍重新脅持離離,但夏金中一低首,越過所有的人,竟一頭當先,衝向杜漸!

  這時候他的頭,就縮到衣衽內,雙肩突出,就像頭上長了一對角,牛也似的,一股腦兒撞向杜漸!

  ──這就是「紅牛一擊。」

  這是不要命的打法。

  這是拼命。

  連飽歷戰陣的杜漸,也未見過這般打法!

  他只有將離離往前一擋──就像上風雲剛才將謝夢山往自己身前作盾一樣!

  紅貓陡然止住衝勢,雙手抱住了離離。

  杜漸冷笑:他至少有八種方式可以殺傷夏一跳而又能不讓離離逃離他的掌心。

  不過,那八種方法,他一種也用不出,一樣也用不上。

  那是因為他已來不及。

  他已無暇兼顧。

  那些衙役,已向他衝殺而上。

  這時候的他,回頭己沒有岸了。

  所以他索性心狠手辣、斬草除根。

  他一隻手,仍拿著劍鍔不放,另一隻手臂,卻變成了一條鐵棍子一樣,打過來、砸過去,只不過在片刻間,那七、八名衙役和官差全給他打倒在地,有的當場身死,有的負創仆地,傷得最輕的也一時爬不起來,至少也完全失去了作戰能力!

  ──他的手居然似比鐵手還鐵!

  可惜鐵手仍受禁制,無法阻止他的惡行,只覺得雙目發紅,恨煞。

  杜漸打倒了來敵,卻變了神色。

  原因是莊懷飛大喝一聲,崩斷了他的劍。

  劍斷在他的體內,如一聲太息。

  然後他為這種劇烈的痛楚而致整個人彈了起來,並且踢出了他的腿!

  痛楚之腿。

  莊懷飛在對付上風雲的時候,一直不肯率先以腿進攻。

  他是用手。

  一直用手攻。

  直至最後一招,他才出腳。

  而今卻迥然不同。

  他對杜漸第一招就使腳。

  外面狂風。

  裏面風狂。

  但他的腳一起、一攻、一踢出,苑內就只剩下了他的腿風。

  ──瘋狂的腿風。

  ※※※

  他在出腳飛攻的前一剎,已把戀戀交給了小珍。

  也可以說,小珍在這重要關頭,趕了過來,接過了戀戀。

  她和身護在戀戀的身上,以嬌小的身子柔和的覆蓋著她。

  ──如果沒有小珍看著,扶著戀戀,莊懷飛要在這時候放下她應敵殺敵,只怕仍充滿了不忍不捨與不可能。

  ※※※

  非常短。

  非常可怕。

  非常殘狠、殘暴與殘酷。

  可是,卻是以一種溫和與平靜的方式表達出來。

  ──這場戰鬥。

  ※※※

  莊懷飛一腳蹴了過去。

  杜漸一手扣住。

  莊懷飛用的是左腳。

  杜漸使的是右手。

  無論如何,腳的力氣都一定大於手。

  何況卻是莊懷飛的「打神腿」。

  但其實杜漸用的不是手。

  而是手指。

  中指。

  他用一隻中指來抵擋莊懷飛橫掃千軍、狂風掃落葉的腳。

  ──一隻手指怎能抵得住「打神腿」?

  不可能。

  但這並不是隻「普通的」手指。

  而是「朝天一棍」。

  ──杜漸曾在京師武林中「有橋集團」領袖人物米蒼穹門下學過藝。

  米公公的「朝天一指」,天下聞名,也名震黑白二道(詳見「說英雄•誰是英雄」系列之「朝天一棍」)。

  杜漸曾拜米有橋為師,他也是米公公派出來的心腹手下,得意門生。

  雖然莊懷飛傷勢甚重,但他若以手擋莊懷飛的腿,只怕還是得抵受不住。

  因為莊懷飛是以血與肉折斷了他的太息之劍,換來這一記痛苦之腿。

  這一腿的力量,不僅是真氣、內力、數十年功夫交織,更是一種無以匹比的力量︰

  痛苦的力量!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