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 我只不過要你欠我一個情



  痛苦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但貪婪也是一種力量。

  ──一種無比的功力。

  這功力使杜漸能以一隻手指抵住了莊懷飛那一腿,並以一指轉為五指齊扣,抓住了莊懷飛的腿。

  這剎間,莊懷飛是有機會反擊的。

  他的腿法本來就是以變化見長。

  可是就在這生死關頭,他的腿搐了搐,勁道也洩了洩──也許是因為他的腳已為上風雲撕去了老大的一塊肉,或許是因為他在憤怒和傷心中功力凝聚不足,也許或是因為那一截毒劍,還嵌在他體內,更可能是因為他本來的腿傷一直未好,且日益嚴重……

  總之,他的動作,因而略為遲緩了一下,──只一剎而已。

  然而杜漸已不放過,五指如同鋼箍,抓住了他的小腿。

  抓得緊緊的。

  死死的。

  五指都嵌入腿脛骨裏,深深的。

  只不過,莊懷飛還有手。

  他拔出了體內的劍,一劍刺向杜漸。

  杜漸手上仍有劍。

  ──半截的劍。

  他以斷劍迎擊那濺著血的劍鋒。

  兩截劍交加,發出了一陣星火與一聲太息。

  兩人已成為近身搏鬥。

  苦搏。

  惡鬥。

  ──兩人不是在過招,而是在拼命。

  莊懷飛卻還有一條腿:

  右腿。

  ※※※

  他很少攻出右腳。

  ──他的右腳一直都有點一拐一拐的。

  而今他攻出了他的右腳。

  他一踢出這一腳,一直為他擔心的鐵手在心裏也不禁為他喝了一聲采:

  可惜追命不在!

  ※※※

  這一腳當然精彩。

  所以杜漸還是著了這一腿,整個人便「飛」了出去!

  他再也不能一笑殺人。

  而是一路噴血的飛了出去,撞碎兩大口魚缸,血水還是從鼻、口、耳裏不斷溢出,又迅即為雨水和缸水沖成淡淡的血漬,他仍一面咳一面笑著說:

  「其實……我只是要你欠我一個情──沒想到卻鬧成這個樣子!」

  他一面說,一面咯血。

  傷勢看來很不輕。

  可是,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地知道:他真正的傷,是著了一劍。

  劍刺入他右胸。

  劍仍嵌在他體內──就跟剛才莊懷飛吃了他一劍的情形一樣:

  所以,血沒有流出來。

  那把劍可是有毒的。

  他很明白自己身上的傷不流血的比流血的更嚴重。

  只不過,他手上那半截斷劍也不見了。

  那斷劍就插在莊懷飛身上。

  ──莊懷飛要傷他,也得付出相當可怕和可觀的代價。

  他現在發現自己做錯了三件事。

  一,他似乎低估了莊懷飛。

  他的戰力和戰志,遠超乎自己想像。

  二,他不該殺傷謝戀戀。

  這樣做只會使莊懷飛恨絕了他自己。

  三,他不應殺了上風雲。

  太快殺上風雲使自己孤軍作戰。

  他現在情狀很有點凶險。

  但他還有一個等待:

  一個殺著。

  他希望自己這一次沒有做錯,也萬勿看錯。

  ※※※

  這次他沒有看錯。

  他已聽到小珍陡地叫了一聲:「小心──」

  接著就是半聲悶哼。

  紅貓的慘呼。

  ※※※

  夏一跳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因為他背後給人插了一刀。

  那是何爾蒙獨特的匕首。

  ──整把刀子,都沒入他體內,只剩了刀柄,像一個蓋子什麼的,捂在他的背心。

  ※※※

  殺他的是杜老志。

  ──杜老志是米公公一直安排在武功縣裏的伏兵。

  他也是杜漸的胞兄弟。

  他一直沉住氣。

  現在,到他出手、亮相、現身、顯身手的時候了。

  他一上來就殺了夏金中。

  ※※※

  紅貓「飛」了上去,落下來的時候,莊懷飛兜接住他。

  莊懷飛身上的血,流得比他還多。

  紅貓倒在莊懷飛懷裏。只說了一句:「對不起……小人……要跟老何他……先去一步了……不能再陪頭兒……走──」

  就咽氣了。

  何爾蒙跟夏金中,兩個都是由莊懷飛一手提拔起來的人物,他們一個深沉,一個奸詐,但他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他們頭兒的事。

  更沒有出賣過莊懷飛。

  ──對莊懷飛而言,他們是忠誠,可靠。

  可是他們都死了。

  儘管是一先一後,但都死了。

  莊母也含恨而逝。

  謝戀戀也奄奄一息。

  莊懷飛亦傷重。

  ──一切都為了什麼?

  在前一刻,莊懷飛還佔了上風,得到了勝利,眼看就可以得到戀戀、護送離離、享用財富、逍遙法外,然而,在這片刻之後,莊懷飛就敗得一塌糊塗,變得一無所有。

  ※※※

  不過,紅貓在硬受杜老志一擊之際,仍拍活了離離身上所封的穴道。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