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他大喊她的名字



  「戀戀!」

  他大喊她的名字。

  他怕她一縷芳魂、會悄悄地灰飛煙滅。

  ──他快失去她了,直到這時候,他才知道她在他的心目中,是多麼的重要、是這般的不可或缺。

  ※※※

  她在他呼喚中,居然徐徐的睜開了明眸,看了他一會,才「噫」了一聲。

  她發現他的傷勢很嚴重。

  「你受傷了……」

  莊懷飛身負三創──但傷他最重的,還是戀戀刺的那一刀。

  「你為什麼要殺我爹?」她問,問的很有些遲疑,「你不是要把那筆贓款帶走,跟她雙宿雙棲,遠走高飛的嗎?」

  「她」指的自然是離離。

  仍在奮戰中的離離。

  莊懷飛一下子都明白了。

  明白過來了。

  ──為什麼戀戀要刺他一刀。

  ──那是因為戀戀以為他先「刺」了她一刀。

  其實世上本來敵友都一樣:他以為你先刺他一刀,他自然會刺回你一刀,你以為他先「陰」你一招,你也一定會「陰」回他一招。

  ──連相愛的人,也不例外。

  所以愛極反變恨,愛得愈深,恨得愈重。

  相愛的人,常因一些誤會,而成了仇,互相傷害,至深至切,比敵人還要心狠手辣。

  因為有愛的人恨得比較深,下手自然也會更狠。

  ──她以為他騙了她……她以為他心裏只有她……

  莊懷飛苦笑道:「我只是欠了她爹的錢,要還給她……你爹要奪,但我不能失信於人……」

  他笑的時候,嘴角往下彎,很苦很澀。

  很少人的笑容會這麼孤苦的。

  「我如果要拿錢跟她逃跑,早就走了,還在這裏幹什麼?……」他不是為了解釋什麼,只感覺到他說清楚些,戀戀的痛楚彷彿也減輕了些,「妳為什麼要這樣傻?」

  「我……我爹……」

  「死了。」

  戀戀眼角流出了一行淚。

  「你娘……?」

  「也死了。」

  這時候,離離已岌岌可危了,但突然間,一人熊背虎腰,獅鼻馬臉,一身濕漉,抄大朴刀殺了進來,往杜老志猛砍狠攻。

  這是呼年也──原來他給杜漸打落江中,卻未死,因不熟水性,好不容易才游上岸來,水喝了個飽,命賠了一半,狼狽十分,也恨得咬牙切齒,如今趕了過來,跟杜家兄弟拼死命。

  離離一旦加上了呼年也,又勉強敵住了杜老志。

  戀戀看了看戰況,淒然問:「是我爹……殺了你娘?」

  「我不知道。」莊懷飛也並不十分清楚謝夢山與梁失調及上風雲之間的關係,只沉痛地道:「我只知道,不是你爹,娘是不會死……」

  戀戀又流下了兩行清淚。

  「也許,一切都扯平了。」她充滿了歉意,身體微微抖哆著,用手輕觸他腹中的刀柄,她的手更劇烈的抖動著,「那一刀,我不是為那女人而刺的,我是因為爹才殺……你一刀的……」

  莊懷飛抓住她的手,沉重的道:「我明白。」

  戀戀很珍惜的看著他,道:「我也快要死了……你卻不能死。」

  莊懷飛大聲愴然道:「誰也別說死!誰也別輕言死……」

  他已泣不成聲:「永遠別說死──」

  「我不行了。你不要死……」戀戀無限依戀的說:「你還有大志未酬,你原要──」

  只聽「鏘」的一聲,金光一閃,離離手上的劍,已給震飛。

  血光飛映。

  呼年也已著了一刀。

  杜老志這時抖擻神威。

  他的刀法大變。

  刀路大異。

  他現在不止用手上的兩把刀,而是把身上的八把刀,不斷更換、更動、更替著來用,使得刀招不住變易,令呼年也、離離無法應付,險象環生。

  這一次,在悲痛中的莊懷飛似乎沒有覺察。

  戀戀卻覺察了。

  她忽爾竭力叫了一聲:「姑姑。」

  姑姑一直都在她身畔。

  她是戀戀的「忠僕」,只要戀戀一聲令下,她就拼了老命也要將莊懷飛打殺。

  「你去幫那姑娘………」戀戀卻是這樣有氣無力的吩咐道:「我們的事,不關她事………」

  「姑姑」只好應聲而去。

  她施的是雁翎刀。

  刀對刀,她居然一時敵住了杜老志。

  她跟離離、呼年也三人聯手,力戰杜老志!

  戀戀居然叫姑姑去幫離離。

  她的用意很明顯。

  她明白莊懷飛的用心了。

  她旨在說明:離離無涉於她和莊懷飛之間的感情……

  這就夠了!

  她和莊懷飛依然是一對戀人,無人能替代,無人能破壞,無人能參與其中,這就足夠了!

  ※※※

  「可惜……」戀戀眷戀也倦慵的說,「我們卻一直去不成太白山……」

  外面的風,呼呼狂嘯,彷彿是那高山上捎來的一個回應。

  「只要我們想去、要去。」莊懷飛悲酸而堅定的說,「就一定能去、會去的。」

  「只是,」戀戀戀戀風塵的說,「我等不到了,我……」

  「不要說死,」莊懷飛苦苦地道:「永遠也別說……」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