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正在老去的夢



  突然之間,「哇」地一聲,「姑姑」龐大的身影,給一掌擊飛。

  「呼」的飛了個半天,小珍力圖接著,但卻她身軀壓了下來,小珍「哎」的一聲,但還是給壓了個正著!

  「姑姑」著了一掌,雖沒氣絕,但也半死不活,受傷甚重。

  出手的是杜漸。

  他已止了血、療了傷、鎮住了毒!

  他一出手,就暗算了「姑姑」一掌。

  ──至於小珍勉力去接,只讓人看出她完全不會武功,一點內力底子也沒有!

  他暫且不去管她。

  「姑姑」一倒,局面更兵敗如山倒!

  杜老志不遑他兄長之後,一刀砍著了呼年也的右臂。

  呼年也一痛,左手撫臂,於是左手立即又著了一刀!

  接著下來,腳、腰、肋、頸、臉、額都各中了刀:

  死了。

  ※※※

  戰場裏只剩下了離離:

  ──以她一人又焉是杜氏兄弟的敵手!

  ※※※

  「你去幫她啊!」

  戀戀這樣吩咐。

  同時也是要求。

  莊懷飛把戀戀交給沙浪詩──她已幾乎嚇壞了,她身旁沉默的保鏢倒沒有嚇壞,只是嚇傻了──他保住沙浪詩的方法(也許是他唯一的方式)就是以他扭曲似的身軀,擋在沙浪詩的身前,這時候,擋住沙浪詩也形同護住了戀戀。

  莊懷飛一起來,只覺雙腿一陣痛苦,只覺一陣昏眩,幾乎摔倒。

  他不光是失血過多,而且,劍毒一直在蔓延,傷心又比傷身更傷。

  他已千瘡百孔。

  他才站起來,還沒站穩,刀已到。

  杜老志的刀。

  還有劍。

  杜漸的半截劍鋒。

  ──他們決心要先放倒莊懷飛,可是他們又要留他活口,好迫出贓款,於是,每一刀,每一劍都往他手腳剁、刺,他們有意要把他四肢斷盡,再逼他說出一切。

  身受重傷,奇毒入體的莊懷飛,再也招架不了,手足又多了幾道血泉。

  離離拼死衝了過來,迎劍力敵杜氏兄弟。但沒有用。她決不是任何一個人之敵,何況,雙杜聯手,威力更甚於二人原來的實力。

  就在這時,突聽一聲虎吼。

  鐵手猛然而起。

  ──他本來至少還要「多一陣子」才能回得功力。

  這是第五次「復功」。

  他騰身,第一件事,便是拉起了小珍。

  他抓住小珍的手,珍惜得似是最後一次。

  然後他攻向杜老志。

  杜老志這時己聞異響,返身,一刀,砍向鐵手。

  鐵手揮手擋掉。

  杜老志再一、二、三刀。

  鐵手不但不退,反而進攻,退的是杜老志,將他迫退到杜漸身旁。

  杜漸捨莊懷飛,劍攻鐵手:

  「鐵手,你最好別插手這件事,否則,我要你死在這裏!」

  「這事我管定了!」

  他只說這一句。

  其他一切,已不必多說。

  他手上已經辦了不少大案,也破了不少鉅案──他很清楚遇到這種人,且已幹到這個地步了,再勸也是不會回頭的,再說也是多餘的了。

  他見形勢險惡,便祭起畢生功力,神功斗發,提早「片刻」恢復功力,雖然大耗元氣,但他斲傷元氣也在所不惜。

  ──不能讓屠殺繼續下去。

  他要救離離、戀戀和莊懷飛!

  「說什麼四大名捕、鐵手神捕,其實也不過是貪圖這筆贓款之徒!」

  杜老志一面惡言,一面出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刀!

  一刀比一刀快。

  一刀比一刀狠。

  一刀比一刀凶。

  快、凶、狠,八刀一過,忽聽杜漸「啊」的一聲,已給震開,鐵手不知何時已妙手把他懷裏的藥瓶拿了過來,杜老志一見,情急,刀更急,更緊,這時,忽又多了一把銀劍,與金劍合一,猛攻杜志,原來便是離離的丫環小去,與離離金銀雙劍,聯手合拼杜老志。

  ──小去在江畔遇上杜漸的伏襲,因而與離離走失,現在才會合得上。

  雖則日離與小去聯劍也非杜老志之敵,但的確能一時敵住杜老志,好讓鐵手救人。

  鐵手扶起了莊懷飛。

  莊懷飛已毒氣攻心,低叱道:「你別管我!讓我死!」

  鐵手罵了一句:「你自己說過:永遠別說死!戀戀姑娘還活著,你怎能死!」

  鐵手一手先餵戀戀服了五、六位透明若冰的藥丸,然後再把剩餘的藥丸全塞入莊懷飛嘴裏,真氣源源不絕,輸入莊懷飛體內。

  莊懷飛聽了,似乎精神一振,強吞藥丸之餘,還咕噥抗聲︰「你這樣以內力強行衝破『冰火』的禁制,很容易……咕嚕咕嚕……很容易使得……咕嚕……最後一次散功,變得……咕……完全沒有定期……你當心了。」

  杜漸這時又掩殺了上來,鐵手雖認準了他剛才所服食的藥瓶和藥丸,準確地拿到手,但再要重創杜漸,卻已力有未逮。

  杜漸回復一口氣,又殺了上來。

  幸好這時莊懷飛已吞下了藥丸,鐵手以一手拆解他的攻勢,另一手仍按住懷飛的膻中穴,以本身真氣,灌注其身,燃點起莊懷飛生命的真元。

  他在竭力應付!

  杜漸畢竟是個可怕的敵手。

  他一面傳功於莊懷飛,一面得應付這每一根手指都是根殺傷力奇大的棍子之敵人,已是疲於應付了。

  離離與小去也在勉力應付。

  杜老志也是個卑鄙的刀客。

  他奮起雙刀,見一時攻取二姝未下,他便忽爾一刀,砍向鐵手,離離急奮身揮劍,接過一刀,但為杜老志另一刀劃了一下,血如泉湧,戰鬥力頓時大減。

  鐵手叱道:「快走!」

  離離仍仗劍攔在鐵手身前,應付杜老志。

  鐵手一面傳功於莊懷飛,一面力敵杜漸,大聲道:「別救我──馬上走,不值得都喪在這裏!」

  「我不是救你,我在還情!」離離浴血苦戰,從媚打出了狠:「你是追命三爺的師兄,我欠了他的情!」

  鐵手呆了一呆,欠情──三師弟跟姑娘又是怎麼一段幽情苦戀啊?

  卻在這時,他哇地吐了一口血。

  受了重擊。

  重傷!

  ※※※

  重創他的是唐天海。

  ──他也正第五次回復了功力!

  他一起來,就判定形勢:不如助杜氏昆仲攻殺了莊懷飛、鐵手再說!

  除了杜漸、杜志已穩占上風之外,唐天海判定了一點:鐵手不可能幫自己,甚至剛才已跟自己動了手,而莊懷飛與自己結仇已深,是以,他一出手便向鐵手招呼,蓋因殺了鐵手,莊懷飛也活不了,一石二鳥,且在杜漸兄弟面前先立一功,到時大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贓物拿不全,取一半也好,哪怕三成也無妨!

  所以他這次一出手便是重手。

  他打出了「大塊田!」

  ──這原是蜀中唐首雷的絕招!

  這絕招很絕!

  也狠毒!

  最慘的是:

  鐵手恰好在這頃刻間又消失了功力。

  第六度散功。

  ※※※

  「砰」!

  「大塊田」打在他的背部!

  鐵手立即倒了下去,就像一場正在老去、正在萎縮、正在枯謝的夢。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