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未明是我咳嗽卻未停



  問題是:

  什麼圖謀?

  ※※※

  武功這一帶沒有太多值得吳鐵翼矚目的人和事。

  太白山要比西嶽華山還高一倍以上,勝景處處,山巒起伏,奇峰峭兀,窮天極目,但也只是名山之一,似乎不值得讓身忙事繁的吳鐵翼四年內來了七次。

  要說是為了友情?謝夢山自知跟吳知州只是客客氣氣,看來熟絡,其實不至於有深厚的交情。

  唐天海也常跟他一道去接待吳知州,擺明了是有意結交,別看唐天海是老粗驢子,也懂得投帖叩訪、暗裏送禮,私下到過吳鐵翼行驛幾次,但去一次回來便粗脖子漲紅臉膛痛罵一次:都說那姓吳的眼角高,沒把他唐某人放在眼裏!

  那麼,剩下來的,跟吳鐵翼有交誼且受他特別「賞識」的,只剩下了莊懷飛。

  謝夢山很瞭解吳鐵翼這種人。

  他差一點也是另一個「吳鐵翼」。

  他只是「不夠膽」那麼做。

  他本出身貧寒,但寒窗苦讀,加上手腕高明,終於能秀才而進士,一級級升上了地方官,由於得來不易,使他決心要一輩子當「官」,不再回到「平民」的階層,決不做「賊」。

  ──做賊一旦給「揭發」,便當不了「官」了。

  問題是當大賊的反而不怕給揭發,卻能當大官,甚至全國最大最猖獗也劫掠最甚且明目張膽的「大賊」,是所有大官中的高官,高官裏的「最高長官」。

  皇帝!

  當然,那麼高官厚爵的「國賊」,得要靠天時、地利、人和、背景、實力、膽氣,謝夢山自知還沒這個條件。

  他只好慢慢來。

  由於他也是這種人,所以,他自然看得出來:

  吳鐵翼是刻意在籠絡莊懷飛。

  ──吳鐵翼當時位高望重,他為何要這樣做?

  當然,莊懷飛武功很高,也是個少見的幹才。

  可是,若要招攬這員大將,他大可請旨將莊懷飛調為己用啊?

  就算是要寄予重任,吳鐵翼也不必老遠趕過來與區區一個刑捕莊懷飛七遊太白山呀!

  當時,吳鐵翼曾開玩笑謔曰:「有小莊在,我可不愁遭山賊劫掠,萬一老了走不動了,也有打神腿背我下山,豈不快哉!」

  ──快哉?不,那是怪哉!

  謝夢山深知吳鐵翼這種人能成大事、幹大業,是決不會浪費時間,把心力花費在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他那時候已想到:吳鐵翼極可能在收買人心,安排後路。

  等到他在近十天八天內風聞:吳鐵翼殺人劫掠販毒營私集團給四大名捕中的追命、鐵手、冷血破獲,但吳鐵翼正在倉皇逃亡中,謝夢山馬上就聯想到:

  吳鐵翼一定會來這裏一趟!

  ──因為他殺人劫奪得來的珍珠財寶,很可能就藏於太白山上!

  這段日子,莊懷飛也「日漸富有」了起來,更證實謝夢山所料不差。

  ──這個窮捕頭,縱破了再多的案子,但他既不貪污又不收紅,不欺詐平民百姓也不勾結邪派黑道,再當他八輩子的捕快也沒這麼多的錢!

  居然連衙門的公地都以「高價」買了下來!

  ──嘿!

  呸!

  謝夢山心裏明白,嘴裏卻不說話,依舊重用他,卻在暗中派人監視他;初是怕他的「靠山」強大,後是藉他來打其「靠山」主意:

  做賊那是要丟官的──但黑吃黑,不,以官方辦案之名來吞沒那偌大的財富,可不是賊,還可以升官的!

  他等。

  他忍。

  直至風聲愈來愈緊,他一面故示親暱,讓莊懷飛覺得他樂意讓女兒戀戀跟他在一道,一面知曉:發達的日子快到了!

  到了高陽一得在鄰縣召集緊急會議。他心中己有了個底兒:

  敢情是那件事來到眉睫了!

  他一面擺佈了「自己人」暗中監察莊懷飛,以免「眼看要到手的鴿子」讓他給「飛」了,一面以「大義滅親」的心情去赴約,打算在一向精明但喜歡表現風趣戲謔,無可無不可的高陽一得面前,公佈自己得力手下莊懷飛與吳鐵翼可能有勾結的罪證,然後,自動請纓去辦這案子,一旦「人贓並獲」之時,他先殺了「人」,暗底扣住了「贓」,再忍他個三五六年,俟事情丟淡了,他才來運用這筆錢,賣官鬻爵,享用不盡矣。

  意料中事,到了郿縣,果然商議的是追捕吳鐵翼「捕老鼠」的事;有點意外的是:看來,此事非同小可,連京城裏的鐵手神捕、知審刑的鐵面無私杜漸、「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省總捕上風雲全都因這件案子而「吸引」過來,說什麼拿耗子,簡直是打「大老虎」。

  更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他身邊一向不甘也不滿莊懷飛已久、積怨已深的唐天海,居然在這時候才向「外人」爆出:吳鐵翼已出現在陝道上,且沖武功而來這一重大情報!

  這也擺明瞭唐天海對他也有戒心──如此說來,事情一了,這身邊的「禍患」若不除去,也得調走為妙!

  不過,幸好,在配合如何「對付」莊懷飛的事上,大抵上大家還是一致的:

  他們都貪圖那一大筆「賊贓」!

  路上,兩人自然有的是交換意見的機會。

  他們都認為鐵手是莊懷飛的好友。

  鐵手既然已經來了,事情就很不好搞,幸好大家的心意也是一致的。

  謝夢山要得到「賊贓」,首先要除掉的,便是這位剛正得令人討厭的且從不受賄的名捕。

  唐天海也是要翦除鐵手,私人原因是:鐵手曾殺死唐鐵蕭。

  ──而唐鐵蕭便是他的兄弟。

  明著去殺鐵手,只怕很有些不易。

  但卻可以暗著來。

  因為鐵手沒防範他們。

  明著殺掉鐵手,只怕也很有些麻煩。

  不過,只要把殺鐵手的「兇手」,轉嫁在莊懷飛身上,那麼,一石二鳥,一舉兩得,十足的天下無難事了。

  因此,他們兩人,反而都很大方地推舉鐵手先去跟莊懷飛「說項」。

  ──讓他們先敘一敘。

  他派了何爾蒙「盯死」鐵手與莊懷飛,叫杜老志去趁隙打探機密。

  而他倆卻正好部署一切。

  他們設宴在「愚缸」。

  他們擺好筵席,設定座位,叫唐天海和心腹何爾蒙,分別在莊懷飛和鐵游夏的座位上下了「烏啐啐」,在酒杯裏下了「冰火五重天」。

  「烏啐啐」是一種「下三濫」的看家迷藥,就算隔著衣服、厚紙,只要一透汗氣,就會鑽入皮膚裏去,一旦滲入血脈,流入心臟,就會全身酥軟,功力愈高,散功愈徹,散功的時候,全身骨骼,會發出一種「啐啐」輕響,而這種粉末略呈灰黑,故爾,謝夢山設宴在「愚缸」,乃因石凳色近難察,加上四處游魚照映,就算俯視也難以發現。

  「冰火五重天」則下在杯內,本來是「蜀中唐門」的一種麻醉鏢,但後來發現可不必塗在鋒口刃嘴上,且可獨立運使,便配成一種藥物,成氣體狀,一旦開瓶,氣攻於杯,便會凝聚如冰氣,片刻散去,若置水酒於內飲之,「冰」氣入喉遇熱,轉為火力,只要一運功發力,火氣攻心,馬上得要暴斃過去,既不得發力,也無法掙扎,功力愈高,暴斃愈易。

  謝夢山和唐天海便先要制住鐵手和莊懷飛,先行迫供「藏寶」之處再下殺手。

  他的應對態度是:

  先下毒。

  ──對方已中了毒,那已逃不出他掌心了,他再出面不遲。

  若不成,唐天海會出手。

  要是還有變,他的愛將余神負、何可樂也會動手。

  萬一有個什麼,只要他沒動手,還有個轉圜餘地。

  他以咳聲為號。

  為了不讓太多人參與,以免走漏風聲,又不想讓太多人瓜分贓款,所以他索性支走杜老志去辦事,連副捕頭梁失調及其他兵員也不帶入「愚缸」,只留下心腹手下余神負與何可樂二人。

  就算是唐天海,他也準備在一切妥善安排後,予以滅口。

  不過,局面卻似乎有點不受控制,且出乎他意料:

  鐵手和莊懷飛確是坐下了,也喝了酒──也就是說,他的「陰謀」得逞了。

  但局勢接下去都在掌握之外。

  他和唐天海剛擺明了態度,莊懷飛反而擊桌碎石:若是他已身中兩種奇毒、麻藥,那麼,功力卻是如何運聚!?

  他情知不妙,但已幹出了面了,只好硬著頭皮幹下去了。

  他馬上咳嗽。

  也就是說:下攻殺令!

  既已下令攻殺,何可樂和余神負馬上出手。

  這兩人一個原是綠林大盜,一個曾是江洋大盜,一因殺得人多給對頭追殺,一因敗壞門風而給族裏的人清理門戶,但全給他收編麾下,對他服服貼貼、忠心不貳。

  這兩人加上梁失調,還有半個杜老志,可以說是他「三個半」死士。

  唐天海也沒閒著,立即動手。

  戰況變成了:唐天海對上了鐵手,莊懷飛對付余、何二人。

  謝夢山也想出手,可是,卻發現自己的咳嗽還咳嗽下去:

  他原本只須「咳」上兩聲,這些人都會出手為他拼命、拼命的為他出手的了。

  ──為何我咳嗽卻未停?

  這下驚疑,非同小可:驚是莊懷飛和鐵手坐下後,飲了酒居然還有戰鬥能力,疑的是他自己怎麼好端端的老是咳嗽個不停。

  待他強要出手的時候,整個身形、氣勢,已為鐵手的「氣」所制。

  看來,鐵手依然元氣淋漓,氣魄雄長。

  他正是那麼想的時候,驀地,鐵手所佈之「氣」盡消,消得如此迅疾,這般不尋常,他正欲聚氣反擊,氣到了丹田,迸噴至奇經八脈,眼看就要發出他的「山影大法,玄夢神功」,氣到喉頭,氣入指掌,就要發動,突然,一陣仙妙的快感,歡暢的舒洩了出來,一時間,他洩了氣,舒服極了,但整個人,卻萎謝了。

  快得比射精後的褪萎還快。

  所以他仍端然不動。

  因為動不了。

  只心中驚。

  且疑。

  ※※※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仍微微有些嗆咳。

  咳意未停。

  這是真咳。

  他已沒必要再作假下去。

  他也沒必要再坐下去:

  可是他也站不起來。

  ──他竟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消褪了,只一味歡快,還餘味無窮。

  ※※※

  設下埋伏和陷阱的他,竟然著了道兒了!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