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部 老夢

第一章 為國保重


  暴老跌、杜漸押著莊懷飛、戀戀和離離、小去,走出苑外,走入風中,走向山上。

  他們才一走,小珍驀地跳了起來,一掌打在鐵手的頭上。

  鐵手大叫了一聲,臉若紫金,居然可以動了!

  ※※※

  小珍不是不懂武功的嗎?

  小珍不是沒有內力的嗎?

  ──惟其如此,連杜漸也眼見小珍接不住「姑姑」而給壓慘了的樣子,這才放心把她留在這裏,那麼,她的功力從何而來?

  她確是不會武功,沒有內功。

  她的功力是從鐵手而來。

  可是,鐵手尚且自顧不暇,又如何把功力傳給她?

  ※※※

  其實,鐵手是在剛才解除禁制,騰身對付杜漸,將他的解藥讓戀戀、莊懷飛吞服之前,他先握了握小珍的手:

  功力,就這樣傳過去了。

  他就是怕待會兒「冰火」又再發作,他又失去作戰能力了,小珍冰雪聰明,但因未習過武,功力不會運用,不能轉為武功,但貯一掌之力以自保,或在適當時機往他天靈蓋拍上一掌,他就自然能借此外力而對『冰火七重天』的第六度封鎖一衝而破了!

  ──小珍剛才已進入「愚缸」,自然聽到何爾蒙所提的「破法」:那時何爾蒙、莊懷飛也決計意想不到居然有個不會武功、沒有內力的小珍來為鐵手執行此事。

  就連老奸巨猾的暴老跌、險詐深沉的杜漸,也忽略了這個女子。

  小珍一掌拍下去──她不會武功,但跟習秋崖久了,也常與習玫紅接觸,至少懂得認穴──拍「活」了鐵手。

  鐵手一躍而起,又重重墜下。

  他的背傷很重。

  ──儘管,在捱受唐天海暗算的他已聚運玄功於背,硬受一擊,但唐天海的「大塊田」殺傷力依然可怕的大!

  鐵手縱是鐵打的漢子,也難以支持。

  小珍打了一掌,已給本來驟然儲存的強大功力而今又遽然盡去而鬧得心跳頭暈、嬌喘咻咻,但她設法定過神來,又去扶持鐵手,但一陣昏眩,幾乎跌倒,變成是鐵手急攙扶著她。

  「不行,一定要馬上上山去!」

  「是的……我看莊大哥是抱必死之心。」

  「我也是這樣想……因為戀戀姑娘只怕是不能活了。」

  兩人的想法,竟十分一致。

  戀戀所著「算死草」之毒居然已解,但她所著一劍,劍口很深,傷入肺腑,她內功底子又不足,只怕是救不活了。

  莊懷飛本已傷重難活,且傷心難癒,戀戀一旦死了,看來他也不想活了。

  ──他既不想活了,還帶那些如狼似虎的敵人上山幹什麼?!

  難道他真的要把吳鐵翼的贓款奉送給杜漸和暴老跌?

  ※※※

  ──小莊是要引走虎和狼!

  鐵手負傷很重。

  但他頭腦清晰。

  他知道莊懷飛的用心與苦心。

  他執意要跟上山去。

  而且還很急切。

  ──若遲,恐一切皆不能挽回了!

  小珍也堅決要一起去。

  鐵手本不允。

  但他拗不過小珍的堅持:

  何況,留在此地也有險處。

  於是他們便一起在風中、暮中、雨中上山,一路跟著莊懷飛一行人的蹤跡而去。

  上得半山,忽聽前面傳來三聲大哭,極淒極厲極心碎,鐵手一聽,心頭一沉,道:「完了,只怕……」

  小珍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

  ──戀戀只怕已歿。

  他們更急,在勁風厲寒,急雨陡坡中相互扶持、上山,且跌跌撞撞,好像後面還有許多鬼魅魍魎在追蹤,在緊躡。

  這座山像一個夢。

  一個神秘的老夢。

  ※※※

  他們趕得急,卻不趕得及。

  只聽前面有挖掘聲,暮色裏,隱約聽見莊懷飛笑道:「既然你們怕,我們就一齊下去,一起開箱,離離姑娘、小去,你們就站開些吧!」

  鐵手一聽,已知不妙,卻聽莊懷飛大笑聲中喝了一句:

  「為國保重!」

  然後便是一陣強弩之聲,接著是暴老跌和杜漸慘叫、怒叱之聲,之後,轟地一聲,前頭暗裏火光乍現,塵頭蓋天。

  半晌,才聽到離離和小去的驚呼、輕泣的聲音。

  鐵手和小珍急了,連跌帶爬的趕了上去。只見那裏有一個大洞,莊懷飛、暴老跌、杜漸都已各自陳屍地上,身體給泥土遮蓋了個七七八八,身上都插滿了箭矢和暗器,又給炸藥炸了個體無完膚。

  坑內還有一口鐵箱子,亦已炸了個七零八落。

  戀戀的遺體,則遠遠地端放一旁;離離和小去,也給爆炸波及,受了點傷,但驚愕仍大於傷痛。

  她們乍見鐵手和小珍出現,都很驚喜,哭問,「為什麼會這樣子……!?」

  原來,暴老跌和杜漸一路在威迫著跟莊懷飛和離離、小去及戀戀來到這兒,莊懷飛一直都跟戀戀溫柔的說著話,直至發現戀戀已死。

  莊懷飛極之傷心,仍帶一眾人等來到此處,三人合力掘出了這一大口箱子,暴老跌、杜漸既狂喜又懷疑,於是約定一齊打開,又怕離離不甘來奪,要她們站開一旁,沒料,箱子一開,暗器、強弩,全在一剎間打入三人身體,這還不夠,箱子還轟地爆炸了起來:

  三人無一能免。

  一心想打開箱子得到寶藏的暴老跌和杜漸,得到的卻是死神的驟訪。

  ──這當然是莊懷飛「玉石俱焚」的計策。

  以他的人,一定會殺杜漸為戀戀報仇的,他也必然不會再讓暴老跌遺禍江湖。

  他一早就在箱子裏伏下機關,暗器,箭弩全淬毒,還放了大量炸藥,可見死志早決。

  離離仍不大明白箇中情況,只哀切的問:「怎麼如此?贓款呢?」

  鐵手遊目掃視了一下漸暗的山色,四周的環境,道:「小莊是要跟他們同歸於盡。戀戀死了,他也不活了。不過,那些贓款他卻不是放在這裏。令尊大人行事謹慎,小莊也是個穩重的人,他們故意多走幾趟太白山,為的是引開人的注意,萬一有一天給人迫急了,也來這一招與敵同亡。」

  離離十分哀傷:「那麼,贓款不在這裏?」

  「是的。」

  「贓款呢?」

  鐵手長歎一聲。

  他知道這些贓款對離離很重要。

  ──她以為父親得全靠它了。

  「你們且跟我下山吧。」

  他們抱著戀戀和莊懷飛的遺體,一路扶持著下山,縱是名山秀水的太白峰,只要在夜色裏,仍一樣落得個陰森可怖,深不可測,他們只在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黑夜裏,黯然神傷、惶惶恓恓的下了山。

  想到莊懷飛臨死前那一聲大喝:

  「為國保重!」

  大概是他也「嗅」出了鐵手已逼近吧?

  鐵手回想起來,這一聲真是悲苦大於豪壯,譏誚重於期許,淒厲多於自勵。

  ──「為國保重」那是一個夢吧?

  一個他們之間的︰

  「老夢」。

  夢總是要醒的。

  夢是會碎的。

  夢不是真。

  ──但人生在世,果爾立命,總是要有夢、得有夢吧!

  有夢才有理想,有理想方才有一日成真。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