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有所作為



  千辛萬苦,回到了「夢山小築」,進入了「有作為坊」,「愚缸」命案早已驚動全縣,衙役遍伏,還是因為鐵手是「四大名捕」的身份,亮出了「平亂玦」,才得以內進「黃金屋」。

  看到「有作為坊」的典籍浩瀚,鐵手無限感慨:

  莊懷飛是想有所作為的。

  他跟小珍仔細地搜尋黃金屋內的書冊,終於找到了按鈕。

  那兒果然有機關。

  機關一啟,便看到有三口大鐵箱,上封印緘,還有吳鐵翼的手簽,都給指粗大鐵鏈死死的鎖住了,箱口封塵積厚,看來,自擺在這裏之後,就未曾有人開啟過。

  鐵手用力崩斷了鎖。三口箱子開了,裏面卻都只是破銅爛鐵與大小石頭。

  離離愣住了。

  她真是差愕莫已。

  鐵手說,「令尊的錢,其實早已存放到別的地方,他只是利用莊懷飛作為一個幌子,吸住他的追兵。他根本就不會來此地。他給小莊存放的財寶,也就是小莊拼命也得保住的贓物,其實就是這些廢物。這一點,只怕連小莊也未曾知曉。他在死前,曾在話裏暗示過我,財物就藏在黃金屋內。不過,小莊的嗅覺很好,定然已聞出其實很多覬覦這筆不義之財的敵人,已遍佈愚缸內外,他上山也是在引開他們!」

  ──莊懷飛曾說:「兵不厭詐,陳倉暗渡,顏加玉,無所為」,前指的是他引敵上山同死,後是暗示財寶匿藏之物。

  這正與鐵手本來所估計的吻合。

  因為他知道吳鐵翼決不會傻到讓人猜出他藏寶於太白山上,他既讓人知曉莊懷飛接他的贓,又讓離離等人明目張膽來投靠,那自然是他的調虎離山之計,財寶只怕仍留在「夢山小築」之內,「山上藏寶」只是個幌子。

  ──既然是「幌子」,那便是「虛兵」,所以,鐵手一早已估量到吳鐵翼應不會來武功太白,他的「明修棧道」用意在吸走大量對他圍捕和對他財富垂涎者,他就馬上向苑外的竹葉劈出一掌。

  掌力破空,擊在竹節,竹梢掛的一隻五花七色飛鳶自會升空,隨風飛飄。

  ──四大名捕也有他們的接應人馬,一旦發現紙鳶為訊,即會通知其他各路人馬,捨陝西而盡力堵截其他要道!

  離離眼中有淚花,也不知是傷心、是失望、還是氣。

  「連我也不知道……」

  吳鐵翼行事,自然連他女兒也有所不知了。

  他是隻大老虎。

  真正的大老虎。

  ※※※

  不過他遇上了「四大名捕」。

  「遇上了『四大名捕』又怎樣?」多日之後,沙浪詩在京城向「有橋集團」的首領米蒼穹把她在「夢山小築」目睹的事一一報告後,有此一句:「他們到現在還抓不了這隻大老虎!」

  「惹上『四大名捕』,已夠他麻煩了。」米有橋捫著玉米鬚似的黃鬚,「蔡京故意下令要打這隻大老虎,看來為搏清譽,其實,他正想趁此支走心腹之患,讓『四大名捕』悉盡遠離京城追緝兇犯,他正可在京東山復起,大展拳腳,重組綠林人馬,招攬江湖人物,打擊敵對派系,一統京城!」

  沙浪詩這才領悟:「如此說來,不得不防。」

  其實,沙家是當地大紳,早已讓米蒼穹、方應看收買,他們本意要讓戀戀跟沙本能結為姻親,以便騙奪贓款,卻因莊懷飛與戀戀相戀而美夢落空。

  「要不是小珍突起發難,」沙浪詩猶恨恨道:「我早就趁那時候除掉鐵手了。」

  「幸好你沒有動手,杜漸枉為我門徒,疏忽如此,死也活該!」米蒼穹微微笑開了,負手耐人尋味的道:「這樣聽來,『冰火』之毒,還有一重天未曾發作,也未知何時發作──這恐怕就是內力世所無匹的鐵游夏的一個死穴吧!」

  譙溪雨也向高陽一得詳報了這件事的始末與轉折。

  高陽一得只是在聽。

  聽完了就笑問:「哦?金銀珠寶變一大堆破銅爛鐵了?」

  譙溪雨說是。他一直就匿伏在「愚缸」之外,按兵不動,甚至也帶高手跟上了山,只要一見財寶,立刻就殺人越貨。

  可惜沒有。

  大石小石倒有三大箱!

  「他們早知道你們伏在外面了。」高陽一得閒閒的說,「『他們』就是鐵手和小莊,他倆都不是笨人,所以小莊惟有去死,他知道逃不掉了;鐵手則開箱給大家看,以表心跡,也讓我們放過離離。」

  譙溪雨倒沒想到這一點。

  他一直還以為是神不知、鬼不覺。

  他聽了不覺冷汗涔涔下,連說是是是。

  「為什麼你們不抓了離離姑娘來呢?」高陽一得忽然心血來潮:「聽說她有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美,據知連追命也迷戀上她呢!」

  然後他沉吟得故作威嚴,神神秘秘的問:「你看,我跟追命比,誰娶得美人歸呢?」

  譙溪雨一下子還弄不清楚這個愛說笑時卻認真的主子,現在到底是說笑還是講認真的,只好一味點頭,一味說是。

  有時候,他覺得高陽一得深不可測,像窗外的山。

  太白山陰雲漫天,雪花紛飛,十月天已得要衝寒踏雪,心驚目迷了。

  山在虛無飄渺間。

  亙古的夢。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