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途窮



  他對莊懷飛說的也是真話。

  該說的,他總是要說,至於如此會不會招來殺身之禍,他可不理。

  執迷應悔。

  有理無愧。

  ※※※

  但現在看莊懷飛的樣子,像是很有些慚愧:不過儘管在他慚愧的時候,卻仍然瞪住了他的敵手以及鐵手,好像看到了大白天裏一隻鬼的樣子,紅貓大概跟鐵手一樣,能推測他的心思,便上前一步,低聲道:

  「頭兒,我替你做了他。」

  莊懷飛搖首。

  他明白紅貓的好意:

  殺朋友畢竟是件不容易下手的事。

  ──不是朋友的人代為下手,那就容易多了。

  所以他更不能接受紅貓的建議。

  鐵手卻道:「你是紅貓?」

  紅貓冷笑:「你勸不了我,也感動不了我。我不是個君子,我是個小人。」

  鐵手道:「好一個小人。你剛才那手輕功,還不算怎麼,但以身體當作飛鏢、利錐,大概只有一跳殺人『紅牛』夏金中才做得到。」

  他笑笑又問:「你到底是紅貓?還是紅牛?」

  紅貓咬了咬牙,額上青筋又一現再現:「我、只、是、個、小、人!」

  「原來夏一跳竟是當年江湖上的黑煞星夏金中!」謝夢山咕噥咳了一聲,道:「紅貓、老何,你們都是衙裏當差的,怎麼膽敢造反?快把莊懷飛拿下,將功贖罪!」

  紅貓道:「我是隸屬於飛爺部下,他是頭兒,他要幹什麼,我就幹啥,我是小人,我絕對服從命令。」

  唐天海怒叱道:「夏一跳,他要造反,你也跟著去造反不成!?你這小人不要命了嗎!」

  紅貓嗤聲道:「小人大人,都是命一條,也只有一條命!你原來聯同飛爺來毒倒謝大人、毒殺鐵二爺,為的是那筆寶藏,你也不一樣是造反!」

  這一句,聽得謝夢山雙眉一軒,向唐天海怒目而視。「你這賊子!你既是跟莊懷飛是一夥的,為什麼一向以來,又跟他水火不容,勢不兩立!?」

  唐天海齜牙哆肉的回了一句:「那是因為你!」

  「我!?」

  「如果老子和莊懷飛,一個監軍隊一個管公差的,兩人和睦共處,合作無間,你做知縣的,會讓我們好過嗎?就算不調走其一,也會投閒不予重任。」唐天海理直氣壯的道,「老子和小莊像貼錯門神,相爭不休,那是因為要演戲給你看!」

  這一回,謝夢山可老羞成怒起來了:「好極了!原來你們倆是老相好,這倒失敬了!不過,你跟他就算是一夥,吳鐵翼也只瞧得起小莊,卻沒怎麼把你這塊肥豬肉看得在眼裏呢!」

  他倒是臨死不忘離間。

  「他老王八是瞧不上老子這副高人德性,所以恰當他混賬而今成了縮頭烏龜到處逃亡找人投靠這般窩囊下場!」唐天海理不直氣也壯地說,「他是信任小莊,但也不得不與老子合作,因為他膽敢當賊的喊拿賊,就是因為有老子家裏的實力;沒有蜀中唐門撐腰,他算老幾?唐鐵蕭會給他當護院!?他還甩不了老子!」

  謝夢山獰笑道:「可是,吳鐵翼的案發了,你們蜀中唐門也白下注了,一無所獲!」

  「他一個崩子都沒給過!我操他女兒的!」唐天海海虎一樣的破口大罵,罵得臉肉橫擴,打哆不已:「他把大部分的財物全交小莊托收,這點老子比誰都清楚!他已途窮,技窮,他等死吧!」

  他向謝夢山咄咄逼人地道:「你也是!」他雖已中毒,但依然勢凶若狼,橫霸過人。

  謝夢山咳。

  他也受制。

  他此刻也在途窮的逆旅裏。

  不過他的語鋒卻從不忘挑撥:

  「你們既是一夥的、為何你又在今午的『郿縣大會』中向高陽一得告狀:你看見莊捕頭跟吳鐵翼同在一道。」

  莊懷飛盯著唐天海。

  唐天海無疑給他瞧得有些心虛:「老子只有這樣說,高陽一得、上風雲、杜漸這些鷹犬走狗才不致以為老子跟小莊是同謀。老子一旦回來,定必先照會小莊,讓他先有個防範,我剛才是還沒機會說哪。」

  「有機會下毒卻沒機會跟我說這麼幾句話?」莊懷飛冷哂道:「你先向高陽大人告我勾結吳鐵翼,為的是要與我劃清界線,然後,你讓我依計行事,先行放倒謝大人和鐵手,你再來收拾我,獨占贓物,而又可與此事脫離罪嫌,如此而已……」

  唐天海這回有些慌張,所以臉肌扭曲,像一隻海狗多於像海虎了:「你……你別受人挑唆、擺佈!我……我跟你是好拍檔,共同進退,你怎能恩將仇報!」

  他的氣一洩,就不「老子」前「老子」後了。

  畢竟,他是受制於人。

  人在屋簷下,豈能不低頭?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