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虎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窮途



  窮途的人,自然沒辦法不氣沮。

  「我沒有受人撥弄!」莊懷飛莊重的道,「我一早已收到情報,你在高陽大人跟前誣告我。」

  唐天海雖然氣餒,但依然暴躁得像一頭發情的海象,「誰?誰在背後造謠弄是非,沒有好死!」

  他盯住了鐵手,神情像一頭海豹。

  ──他們一道自郿縣返武功,就只有鐵手有機會接觸過莊懷飛,他當實是鐵手傳的話。

  「是我說的。」

  說話的人是何爾蒙。

  這一次,唐天海和謝夢山兩人都明白了過來,且大為震怒:

  「何爾蒙,枉我那麼信任你,你居然吃裏扒外!」

  「老何,謠是你造的,毒也是你下的,是不是?」

  何爾蒙依然是靜靜的。

  他著了一記「開碑手」,傷勢頗不輕──但他依然寧可著了一記重擊,也要把敵手一招搏殺,這氣勢無疑懾住了一向是他長官的謝夢山和一直氣焰高漲的唐天海。

  「是。」他回答,「話是我說的,沒有我,這毒便一網打盡的毒倒頭兒、謝大人和鐵二爺,你唐天海便成了大贏家!」

  唐天海刷地脹紅了臉。

  激怒和岔怒使他的手腳居然緩緩的有了些知覺,還慢慢地把跨出去的腳縮回,張開的手收回。

  鐵手冷眼看著這些微的變異。

  謝夢山卻仍不解,「可是,你還是沒有機會去通知莊捕頭。」

  鐵手嘆了一聲,忍不住道:「可是,紅貓有機會跟莊捕頭說話。」

  「你是說──難怪了!」謝夢山恍然道:「難怪一入衙門,老何就跟紅貓密斟了幾句!」

  「別忘了!」紅貓詭異的笑笑,「我們才是一夥的!」

  「是!我是忿恨你殺了我的胞弟唐郎!」唐天海忽然咆哮道:「是你殺了他的。」

  莊懷飛道:「我是重創了他,因為他要殺害吳鐵翼。」

  唐天海怒道:「他殺吳鐵翼關你屁事,他又不是要殺你!」

  莊懷飛肅容道:「吳鐵翼是我的恩人,誰要是傷害他,我就傷害誰。」

  唐天海道:「狗屎!豬糞!烏龜放屁!他只是個假仁假義、藉公徇私、身居高位,實在是個殺人不眨眼無所不用其極的惡寇!」

  莊懷飛居然承認,「他是。」

  唐天海反問:「那唐郎為何不能殺他?」

  莊懷飛道:「不能。」

  唐天海一愕:「你根本就不可理喻。」

  「不,我雖非依法行事,但卻絕對依理作為的。」莊懷飛道:「唐郎根本就是唐門派去監督吳大人幹那些大案的人,他一見吳大人行跡敗露,就伏在陝道上,想暗殺他,獨吞贓物,我只不過是收到消息,先一步重創了他。」

  他加重了語氣:「唐郎是『蜀中唐門』中力主併吞武林各門各派的人物。他要佔有這筆錢財,便是要血洗武林。為了鞏固實力,他做了許多令人唾棄的事,例如你們唐門中有位精英,叫做唐首雷,發明了一種暗器,叫做『大塊田』,但給他知道了,便竊奪了唐首雷的發明,說是他的,唐首雷抗議,說要告到唐老奶奶那兒去,他便施暗算,殺了唐首雷。是不是有這樣的事?」

  唐天海喃喃的道:「你……你倒知道得不少。」

  莊懷飛道:「我還知道唐首雷的妹妹知道了這件事,悲憤若狂,要為她哥哥報仇,卻給你截住了,而且姦殺了。有沒有這樣的事?」

  唐天海額上的汗,馬上涔涔而下:「那……那終究是我的家事,用不著你這外人來管!」

  「那好。」莊懷飛道,「你家的事就算我不管,但『下三濫』的『飛調走音』何非凡,他精研出一種令人暫時失去作戰能力的迷藥,就叫做『冰火三重天』,他不幸當令弟是朋友,告訴了他這秘密,可是,又給唐郎竊奪,抄襲過去了,還害死了何非凡。這事你也有份。另外,『飛斧隊』中的『一斧送終』余默然,創出了一種『飛斧技法』,名為『大苦頭』,卻又給令弟老實不客氣的模仿了,照搬過去了。同時,還把何非凡研製的『冰火三重天』加重了藥力,成為一種武功愈高愈致命的毒,拿余默然作試驗,毒死了他。」

  他頓了頓,道:「那當然就是『冰火五重天』。你今天本來就是要用這種毒力,來毒死鐵手和謝夢山。」

  這時,大家都很鄙夷的望著唐天海。

  唐天海整張臉都在抖哆著:「我弟弟毒死的是姓何的、姓余的,關你姓莊甚麼事?」

  何爾蒙忽道:「我就是姓何的。」

  唐天海這才警省:「你……」

  何爾蒙道:「但何非凡卻不是我同胞兄弟。」

  唐天海這才放下心頭大石:「還好,還好……」

  何爾蒙又加了一句:「但我還是姓何的。」

  唐天海聽得心裏涼了半截。

  莊懷飛道:「不管姓甚麼,我救了吳鐵翼,是合情;殺唐郎,是合理。是不是,我做事雖然狠,而且辣,但都講究『合情合理』四個字。何況,我一向痛恨抄襲的人。一切發明、創造,始創的人千辛萬苦,熬盡心思,犧性一切所得的成果,就給他不謝一聲剽竊了,這種人就算不親手殺人,但也形同殺了別人的創念。」

  何爾蒙加插道:「你只是重傷了『飛天螳螂』,殺他的是我──!我當然是用『冰火五重天』加上劇毒的方法殺了他。」

  唐天海只覺毛骨悚然,只好澀聲說:「他……他說來也該死……但我可不是他•」

  何爾蒙忽柔聲道:「剛才你要施用暗算的,豈不就是『冰火五重天』嗎?」

  唐天海囁嚅的道:「我……我不知道『冰火』原來是何非凡獨創的……該死!不不不,該打……」

  何爾蒙依然陰柔地道:「對,是該死。」

  他本來是個垂首耷耳的人,像爛泥中的一隻垂老的鱷魚,但本性卻非常的兇暴火爆,大家現在才發現他是個深沉、孤僻且殺戮極大的人。如今他忽爾溫聲說話,更使唐天海頓覺大禍臨頭,已臨窮途。

  連謝夢山也覺不妙。

  所以他決定「掙扎」,揚聲道:「唐天海是該死,可是你這樣對我,卻不公平。」

  莊懷飛好像心情好多了︰一個人把事情都做出來了,反而豁出去了,也放開了,所以也不那麼眉頭深鎖了:「怎麼不公平?」

  謝夢山道:「我一向對你不薄。」

  莊懷飛點頭。

  謝夢山說:「我對你推心置腹。」

  莊懷飛不置可否。

  謝夢山又道:「我還想把女兒嫁給你。」

  莊懷飛不說話。

  謝夢山忿忿的說:「但你卻只認得吳鐵翼的恩典!」

  莊懷飛在聽。

  「你剛才說合情合理,這就不入情,也不入理,更不夠義氣!」謝夢山氣呼呼的說:「吳鐵翼已是窮途末路,天神共憤,人人喝打,走投無路,我卻一直都在信任你、栽培你、看重你、寄望於你──你是這樣對待恩人的嗎?」

打老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