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老鼠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無法縱控但不必按捺的情懷



  小珍現在卻是擔憂多於高興。

  她也不是不高興,她只是擔心。

  「你不是說冷四哥和崔三哥也一道去捉拿吳鐵翼的嗎?」小珍問:「怎麼他們不跟你一起?敢情他們到另外兩路截擊去了?」

  小珍總是覺得人多會安全些──她巴不得辦案的時候,不管冷血、追命還是無情,最好連同諸葛先生,都能跟鐵手在一塊兒。

  「是的,但也不全對,」鐵手樂意為她解說:「另外兩路,我們推算是:一,他一向是受上將軍童貫支持的。我們猜想他若走投無路,很可能便會以手上巨資利誘童貫派人保護他,交換他安全返京。要知道童貫是皇上殿前紅人,又得蔡京,梁師成器重,一旦讓他們勾結一起,後果可不堪設想,所以,這一路得由在京師調動得了人手、聖上面前說得話的人來阻截,這人選自然是──」

  小珍道:「無情大哥?」

  「對。」鐵手真心讚賞道:「除了他,不作第二人想耳。且大師兄可直接聯繫世叔,萬一有變,世叔也有應付辦法,擔待得起。」

  小珍卻覺得有些不公道,「那麼,另一路則由三哥、四哥聯手對付他了?」

  「也不是。另一路可是凶險得很哪!」鐵手忙為他的師弟們辯說,「江湖上有一大殺手,形貌不知,叫做王飛。這人武功高,出手毒,我們四師兄弟抓他抓了六年,仍沒頭緒。據查,吳鐵翼曾重金聘用他殺人,無有不利的。這殺手人稱『飛月』,近日人多在山西出沒。我們懷疑吳鐵翼準備孤注一擲,前去投靠他。有他在,只怕抓不了元兇,還有性命之虞。這是我們都公認近六年來最難對付的殺手。是以冷血在山西道上截擊吳鐵翼,至少,不許他有機會會合王飛。」

  「難怪近日玫紅姑娘也嚷著赴山西去了,」小珍這才明白,「那麼三哥呢?不是跟四哥一道嗎?」

  她還是巴不得多些好手來與鐵手一道應敵。

  「老三不是任何一路的,而是每一路他都聲援、兼顧。」鐵手笑道:「追命腳快,哪一路示警,哪一路告急,他便首先趕過去增援,也夠他忙的了。」

  小珍這時已明白四大名捕的部署了,「看來,這吳鐵翼很不好對付……」

  「他倒沒有什麼。問題是:他的女兒離離很能幫他父親脫厄。而且,吳鐵翼這些年來也的確交了些好朋友,這些同黨裏有不少是武林高手,江湖好手。」鐵手娓娓道來,「何況,他手上有的是錢。有錢,有時的確可以買到許多好手和高手來幫手的。我們四人合力剿滅吳鐵翼的勢力,以免他有朝一日坐大了,就更不好對付了。」

  他頓了一頓,又道:「他是大老虎。既是大盜,也是元兇,更是罪魁禍首,而且,曾身任朝廷命官,居然藉勢做盡喪盡天良的事,我朝若要做些振奮人心、百姓叫好的事,首先便得要把他這種監守自盜、作奸犯科的狗官治罪才行。若要有一個天下太平的好日子,廉潔的朝廷風氣,首先我們要打的是大老虎。」

  小珍看到鐵手說得豪氣干雲的,便抿嘴笑說:「你看你,說到為國效力,便殺氣騰騰了。這行動是打大老虎嘛,為啥不叫作『打老虎』的呢?」

  「不。」鐵手答。

  小珍不解。

  「叫打老虎太抬舉吳鐵翼了。」鐵手仍虎虎生風的道︰「我們四師兄弟都特意稱此次行動為『捕老鼠』──吳鐵翼已東窗事發,亡命天涯,正是惶惶然如過街老鼠,只不過是瀕死反撲罷了。如果我們號稱『打老虎』.反而是壯了他人聲勢。」

  「捕老鼠?」小珍嘻嘻笑道:「這可好玩。」

  鐵手看到小珍的笑,心中愛憐,一時竟不知如何疼之惜之,反而沒了語言。

  小珍見鐵手又傻癡的望著她,芳心如鹿撞,知這是難以縱控但其實也不必按捺的情懷激越。

  大家靜了一會。

  屋內燭光剪影,朵朵如夢。

  外面滿天星光。

  月光很恬。

  好一會,小珍見鐵手沒有說話,也無舉措,便說:

  「那我先去武功縣。」

  鐵手忽然明白小珍的意思了。

  他心口一熱,很感動。

  他粗厚的大手,不禁按在小珍的柔荑上。

  小珍的手一顫,桌上的燭焰也一顫。

  但小珍並沒有把手縮回去。

  她只低著頭說:「我等你。」

  我等你。

  就這麼一句話。

  「我等你。」

  鐵手要聽的就是那麼一句話。

  愛聽的就是這一句話。

  所以他說,說得每一個字都像重逾八十八斤八十八兩:

  「妳等我。」

  ※※※

  妳等我。

  ※※※

  小珍面上也飛紅了一片。

  「妳等我。」

  言有盡而意無窮。

  她明白了。

  知道了。

  她等。

  ※※※

  今生今世,她都會等他的。

  因為這句話。

  她等這個男人。

  是以鐵手一路趕來太白山下,第一件事,就是要跟這裏一早已聯繫好了的官方、白道上以及六扇門裏的硬手、好手聯繫上,再議定如何捉拿吳鐵翼之策。

  那是「捕老鼠行動」。

  ※※※

  他們首次聚議的地點是在郿縣的縣太爺府邸,那兒的知縣大人是高陽一得,跟軒轅一失正是同科出身的進士。

  知審刑的杜漸、七縣總捕頭上風雲等人,都會聚在郿縣,連同鄰縣的謝夢山、軍監唐天海,都會出席這秘密會議。

  吳鐵翼任官近三十年,這一次,他犯下彌天大罪,四大名捕準備凝聚武林中、江湖上和官場裏的實力,一舉掃蕩他及以他為首的黨羽。

  這些維護朝廷法紀的俠義之上,都要「打老虎」,更要「捕老鼠」。

  這回,可真的是「大人有難」了。

  ※※※

  鐵手遇著莊懷飛的時候,很高興,也很振奮,他知道在對抗吳鐵翼勢力中又添強助:論實力,莊懷飛辦理此案可能比自己更適合,而且環境上他也較為熟悉。不過,鐵手卻沒即時通知莊懷飛這次「捕老鼠行動」秘議的事,因為他不知道主持這次會議的高陽一得會不會、是不是也通知了莊懷飛。他原以為一定會,因為與昔日「荊州一失」齊名的「商州一得」高陽知府,一向知人善任,決不會錯過這號能員的臂助。可是,看來,高陽一得並沒有通知莊懷飛,要不然,莊神腿也不會選在此時與愛侶趕返武功──敢情是武功縣的兩號幹員:謝夢山和唐天海均趕赴郿縣,武功便需要莊懷飛這種擔當得起的人物來鎮守。

  也許,莊懷飛是另有重任吧。

  鐵手一時也不好通知他這件事。

  不過,他私心希望莊懷飛能夠參與。

  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莊懷飛是個真正的好捕頭。

  他的戰鬥力比任何人都高。

  ──鐵手這麼肯定,因為他曾與莊懷飛並肩作戰,共同禦敵過。

  他也衷心祈望莊懷飛在逮緝吳鐵翼這事件上能盡一分力。

  因為「捕老鼠」行動,牽涉太大,成效亦顯,一旦能逮捕元兇首腦,起回贓物,足有連建數城的訾寶,已上動天聽,朝廷注視。

  如果莊懷飛也能出力協成此事,鐵手就可以藉此案向朝廷匯報進言,推功於莊懷飛,加上諸葛先生在朝廷協調,大石公和舒無戲等有影響力的「大老」及「大人物」美言,必能將莊懷飛調陞高職,重賞榮勳,以表他為民除害、為國治安之功。

  ──其實朝廷一早就該那麼做了。

  只不過,朝政多讓短見誤國、朋比為奸之輩把持,才將莊懷飛等能才一直摒諸於野,懷才未遇。

  實在是太可惜了。

  要為國惜才啊。

  ──當日不是互相期許過要為國保重嗎?

  鐵手心底裏是這麼盤算著。

  也計劃著。

  鐵手一面這樣揣想著,懷著必定再遇莊懷飛的心情(就算他不參與此案,也必定因要見小珍而到武功縣去,到時再給莊懷飛一個驚喜未遲),走過平原,走過高山,走過河,走過蒿坪,走出齊家寨,郿縣己在望,抬頭只見太乙峰頂,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頓悟古人謂:

  「武功太白,玄天三白。」

  所言非虛。

  他看著想起李太白,使酒舞劍,獨行千山萬水間,陰雲漫天,雪霜未降,他在山色黛意中想起喜歡酩酊大醉、遊戲人間的三師弟追命,覺得促忽人間,倒向少有逸志閒情,四師兄弟好好的遊山玩水一番──三師弟追命,倒是應該到太白山一行,就算如風怒吼,積雪封山,追命也依樣斗酒三百,憑弔詩酒二仙並譽於世的李青蓮去也。

  ──老三總是比較放得開。

  他說過:「受傷多了,就麻木了,像冷血的傷口,一旦痛成了習慣,不痛反而不習慣了。」

  自己呢?

  鐵手想著不禁有些惆悵,並且思念起小珍來。

捕老鼠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