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線上小說閱讀

十三 嫦娥和西王母



  西王母最妒恨的女人,就是嫦娥──因為男人。

  西王母雖被凡人和仙界尊為「娘娘」,可她歲數不大,年約三十,是一容貌絕世,能歌善舞的女神。她掌管的桃園,三千年一熟蟠桃,逢此時,大開壽宴,諸仙為她上壽。擅製藥,七色丹丸,都可延年。朱紅那種最稀罕,吃了還長生不老。

  她本事太大,齊大非偶,比誰都寂寞。無人無仙高攀。

  像凡塵婦女一樣,西王母娘娘也有兩面,精神分裂。

  正面是雍容平和,睥睨一切,清高脫俗。另一面,她豹尾、虎齒,猙獰小器,多疑善妒,夜靜無人,發出令自己也大吃一驚的怪嘯。一似悲鳴。

  她最先看上的,是魁梧壯碩,器宇軒昂,箭法高超的后羿。

  那時十個太陽一起升空,烤焦了大地所有莊稼草木,民不聊生。

  后羿為救助百姓,扳弓射日。九個熾熱的火球一一應聲倒地。剩下一個,升落迴圈,為人間帶來日夜四季天時節氣,世界回復秩序。

  太陽都是天帝之子。

  天帝大為震怒:

  「我非要他一命抵我兒九命不可!」

  西王母單思之餘,還為他說項。暗中盤算,送他長生不老丹丸,好叫他飛升到自己身邊,長相廝守,發展仙凡之間第一段「姐弟戀」。后羿不知高層領導的矛盾,他被封「射日勇士」,還乘勝除掉大地毒蛇猛獸。贏得萬民崇拜,一如天王。他的fans出自真心,並非收買。

  男人技術稱雄,一箭可穿透空中飛鳥雙目,但他無力躲避無形地穿透他狹小心胸的虛榮、名利、權勢和色欲。狂妄的他不可一世。

  在崑崙山,「巧遇」絕色女子,西王母化身相誘,送了他一顆豔紅得如撲撲跳芳心的藥丸。他也貪。

  可惜,后羿早有心上人。

  便是西王母至今咬牙切記的嫦娥了。

  嫦娥亦非省油的燈。她又名姮娥,出身高貴,是帝嚳的女兒。冰雪聰明,美貌動人──一如所有女人,也崇拜英雄,所以名媛委身草根階層勇士后羿。作他的依人小鳥。

  「唉,有時真會看走了眼。」她輕歎,「一個被虛榮權勢蒙了心的男人,他的眼神多兇狠,他的聲音多霸道,他的溫柔一去無蹤──因為投懷送抱討他歡心的女人太多了,唾手可得,怎麼會珍惜?」

  還有,掌權稱霸的男人,暴虐本色也呈現而出,掩蓋了當初的正義。

  「他連小白兔也踹幾腳!」

  嫦娥把受傷的小白兔抱回家,止血療傷。昨兒個晚上還勸過他,做人不可有風駛盡帆。可他不聽,他道:「有風不駛盡帆,不知甚麼時候忽地沒風了,打回原形,一垮,比誰都悲慘──上臺不易,下臺更難。」

  嫦娥暗思,良禽擇木而棲,四下環顧,后羿的徒兒逢蒙,年青堅挺,還有雙深情的丹鳳眼,表情冷酷,像不懂得笑,卻是床上猛將。

  嫦娥知他暗戀自己。他的眼神總是在誰也不在意時,在自己身後窺視拿捏──他的笑意,隱藏在一閃即逝的躲人的戀慕中。帶接近高潮的殺氣。

  嫦娥心動了。

  這天,后羿狩獵未歸,逢蒙上門來。

  他攜來香草鮮花,還有一些山雞獵物,還有一顆戰鬥的心,欲擒故縱的手,進退失據的腿。

  在沒被射下來的當空日照下,朗朗的陽光,白天的造次。逢蒙向她趨近。嫦娥看到他眼中的欲火……他竟然用強了!肯不肯?肯不肯?

  這個時候,門被猛力踢開。

  ──后羿!

  目睹眼前荒淫的一幕,他想不到自己徒兒如此放肆,明目張膽地勾引他的女人。他確實不知道,逢蒙是西王母派遣來色誘嫦娥的棋子,而情節緊湊的通風報信也是她的安排,就是要后羿妒火中燒,下死心把「情敵」幹掉,同她天長地久。

  嫦娥驚懼地後退──

  在床頭的紅木匣子中,她記得,某日他珍重地收藏的靈藥。

  沒時間了,她急迫地把丹丸吞下了!

  身體變得越來越輕。

  意念愈來愈澄明。

  「在這塵世中,一個是不堪託付的莽夫,一個是貪戀財色的投機分子,說不定是同一路貨色……」

  電光石火之間,她已沒得選擇,飄飄然向上飛昇……后羿欲扳弓射向她,終也不忍。

  是的,這便是千古流傳的奔月傳奇──一切都身不由己,被迫的。

  她長生不老了,但代價是寂寞。

  一度心愛的男人后羿,一如紅塵中經歷生老病死流程的老百姓。英雄遲暮,一頭華髮,還中風癱瘓,死時撲倒在地,長滿鏽斑的箭矢灑落,不可收拾。濫交的逢蒙則中年死於花柳。

  她在月亮上的「廣寒宮」,看到這晚景。人生如此啊。

  沒有男人的歲月,也是荒蕪。碧海青天,沁心的寒。

  已經歷過幾千個中秋了。

  又是月圓。

  皓月當空,映照人間。廣寒宮中的嫦娥,如前擺設一樽桂花酒。

  桂花酒香、甜、醇、順。千里外也聞得清芬。

  但喝桂花酒,也喝得生厭了……

  環視著煩悶的仙境。紅眼雪茸的玉兔,不過是頭溫順盲從的小動物,而非可靠的胳膊。毫不實用。

  那天天掄起巨斧砍伐五百丈高桂樹的吳剛,一身亮汪汪的油,滿頭酸餿餿的汗,雖力大無窮,人又粗又笨,完全不懂情趣。他本是樵夫,醉心仙道,被天帝弄到月宮伐桂,還哄他:「如你砍倒桂樹,就可成仙。」

  這呆子,一天到晚下苦功,但每砍將斷,桂樹便自動癒合。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將永遠砍下去──他不是已長生不老了嗎?為甚麼仍參不透?

  女人最討厭笨人。

  女人肯定不會同她瞧不起的男人發生任何關係,話不投機半句多。這樣的鄰居也真夠礙眼了。如有街坊福利會業主立案法團權益組織,她一定投訴這令人心煩意亂的噪音。

  他砍伐時震落一地桂花,用來釀酒,喝來喝去,既不醺,也不醉。

  這塊「貞潔牌坊」好冤枉!

  只有一個最心涼──同她一樣,受著無窮無盡的寂寞煎熬,野渡無人舟自橫的西王母娘娘。

  你以為兩女的故事就此完結?

  當然不!

  嫦娥的桃花運,也真令西王母恨恨不已。

  中秋佳節,人間「願月」。

  八月十四「迎月」之夜,這位書生,拿出一個符像,正待焚化。她看到他了……

  民間八月十一過,紙店門前已擺出木板浮水印的「月宮禡」。這大型的神紙禡,背面用秫秸或竹篾架子撐起,頂部豎了幾面小彩旗。黃色的「月宮禡」,印著金色的玉兔搗藥圖。廣寒宮中,美麗的嫦娥只是個孤單的影子。

  「相公,你真急了。」妻子笑著阻止他,「今兒晚上才是『迎月』,玉兔還沒準備接受人間的祭祀呢。」

  「以前是我老母親給張羅的,我就光會讀書寫詩。節日前後都一樣,都是向月亮許願祈福吧。」書生又道,「現在有了娘子,也就不必在講求『願月』了。」

  他長得溫柔清秀,說話時帶著深情笑意,憨憨的,還目不轉睛,像小孩般捨不得把泥塑彩畫的「兔兒爺」放下來,看作手中一個寶。大大小小的泥兔,有的頂盔甲騎猛虎像個大將軍,有的穿華衣、喝美酒,歡樂歌舞、搗藥升仙……家家都供幾個玩。書生擁賢妻:「明晚十五正日,我們把『兔兒爺』跟柚子並放──柚子『祐子』嘛……」

  肚皮微隆的妻子白他一眼。她道:「明兒晚上我們上供的大月餅,有一尺大呢。我挑了玉兔和桂花的圖案,大模子壓得多好看,摸上去還凸出一層。店裡刷油烤過,現出金紅之色。現在不給你看,你偷吃!」

  「娘子在,我怎麼敢偷吃?」書生道,「我張單,娶得美嬌娘,快得一子,早已應該改個名兒,唉,喚『張雙』了。」他討她歡心,「就是給我月裡的嫦娥,我也不愛。」

  「月裡只有玉兔,那有嫦娥,都是大家編的!」她抬頭瞟向天際十四日的月亮,快將更加圓滿的月亮,帶著勝利的輕蔑的微笑……

  嫦娥當然認出她來。

  西王母在嫦娥迫切地把長生不老藥吞下,冉冉飛升時,特別留意到自己單戀著的后羿有何反應。自己鋪排捉姦的戲場天衣無縫,那麼盛怒中的男人大概會向「姦夫淫婦」報復吧?只見后羿扳弓,幾番欲射,又躊躇地下不了手──他不忍把背叛偷藥的嫦娥幹掉,證明他餘情未了,心中根本沒有她西王母的位置。再送他長生不老藥就是同自己過不去。這樣的男人,要也無謂──他是射日勇士,卻是射月懦夫。

  西王母自此對英雄武士死了心。他們一根直腸子,不懂靈巧應變,毫無情趣,連甜言蜜語也說的結巴。

  不如要一個俊美溫柔,知情識趣,浪漫熨貼的文人,看似一幅畫,坐似一頁書,手指遊走又如行草,連綿不斷,譜成詩篇。工於心計的西王母,決意落入凡間變身賢妻良母。得享簡單快樂,不求永恆。

  廣寒宮中,那筋肉人吳剛循例砍伐五百丈高的桂樹,永不知倦。一下一下一下的噪音,忽地如同擊鼓鳴冤,令嫦娥蕩漾的春心,化作復仇雜念。是誰令她淪落至此?呼天不應叫地不聞?是誰破壞她的情欲跌宕痛苦快感?是誰設計奪走了一切?她搶不到,是她沒這份兒,但自己,肯定是犧牲品。世人賦詩慨歎: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無邊無際無窮無盡的消磨,她才應該改名做「單」。

  這個令她目眩神迷的張單,竟遭捷足先登?竟讓那同她過不去的情敵得手?

  怎可能?走著瞧。

  八月十五,家家團圓。紙燈籠有彩兔、金魚、楊桃、蝴蝶……綴以五色流蘇的花燈,光芒令人眼花繚亂。應節的食品,有月餅、糖果、芋頭、柿子、楊桃,切成蓮花瓣的西瓜,尖頂圓底黃亮的柚子……就是沒有梨子。

  「因為梨與『離』諧音,」她道,「人們不供梨子。」

  「但願與娘子永不分離。」

  書生願月,焚香禱告,深深一拜。然後,他把「月宮禡」在院中焚化。一陣璀璨鮮豔紅的火焰,裂唇的玉兔化作輕煙,寥落的月宮卻有暖意襲人。

  嫦娥在影影綽綽若即若離之間,驚鴻一瞥地,乍現在書生的眼前。他看到她了……

  驚魂未定。

  「世上竟然真有嫦娥?」貪看一眼,她又飄渺無蹤。「世上竟然有比妻子更動人的神仙?」突如其來的誘惑,叫他五內起了微妙變化。心猿意馬……

  「我累了。」妻子撫著腹中肉塊,皺眉道,「真是一個小包袱啊!」

  書生只好安頓懷孕不適的妻子。

  當西王母如同凡塵俗婦倦極而眠,不知世事時,嫦娥悄然進入張單的綺夢中。

  是一次抵死纏綿的幽會……

  因為饑渴,因為報復──嫦娥非常勝任地,重演了她尚未演完的姦夫淫婦的重頭戲。而且有意讓西王母知道,自己主宰命運,並非逃離現場的失敗者。

  丈夫歡愉而痛苦的扭曲的五官,他的汗,他的夢囈,他的低吟,還有他滅頂的滿足……西王母妒火重燃,不要臉!不要臉!

  她忘記了自己一度也是第三者。

  但那是一個綺夢。她無法阻止嫦娥進入她男人的夢。只要焚香燒紙,就是一個過關通行證。招來她的靈魂,滿足他的肉體。夢中天人合一謝絕參觀的神秘境界──誰也管制不了誰的夢。西王母氣得急火攻心,連帶肚中的孩子也煩躁。胎氣一動,胎死腹中。

  但她是個優雅大方,應對得體,持家有道的賢淑女,大家尊敬她,因為「德婦」──怎麼怎能捨下身段撕了臉皮起風波?

  妒恨的女人最難看。猙獰一如野獸。不能自毀長城。划不來。

  西王母想了又想,算了又算。終於她也決定進入一個夢。

  執掌民生風俗文化藝術的朝廷高官,夜來夢見冷傲威嚴,但又雍容清麗的西王母娘娘,以關懷體恤的語氣,向他溫婉下令:「中秋佳節紀念漂亮善良的嫦娥,她是為了人民免受后羿暴虐之苦而偷吃靈藥,成了月宮中的神仙,過著清淨、閒適、沒有任何打擾的生活。若男子願月,被嫦娥看到,受到誘惑而胡亂動情,她的神仙歲月將被污染,試問大家怎忍心讓這漂亮善良的女子再遭不幸,破壞了她的純潔和神聖?」

  高官點頭稱是。

  西王母娘娘又道:「再說,男子願月,看到嫦娥美貌而生歪念異心,不安本分,不管他已婚未婚,都牽動色劫,令家人不睦,家庭破裂。我們亦不樂見人間有此紛爭。」

  為黎民百姓著想的西王母娘娘,為保一個美麗浪漫神話「清譽」而用心良苦的仙界領導層,多麼偉大、正義、高尚!

  問責高官決定服從懿旨,從此民間風俗中有個禁忌,便是「男不願月」。就此打斷一切可能性。就此令嫦娥回復完全絕望的萬年寂寞。投訴無門。

  理由太大方得體了。無懈可擊。

  嫦娥是栽在自己的手上,抑或另一個妒忌的女人手上?

  你以為兩女故事終於也結束了?

  當然不──

  還有還有。

  書生張單慘遭拆散鴛鴦,斬斷情根,他羞慚沮喪,悔恨一切,也痛恨一切。萬念俱灰的他,就地一頭鑽進廚房的灶膛裡尋死。連碰帶燒。火中畢命。

  作為文人,飽讀詩書,識禮義廉──卻無恥。因為好色外騖,行為出軌,仙凡兩邊皆不討好,從此被判充當灶君,日夜看守灶門,飽受煙薰火燎之苦。難得清靜,永不超生。

  西王母娘娘及後又向高官補充一條:「灶君罰守廚房灶間,但他是男性,又是色鬼,若婦女接近拜祭,令他動心,便受他糾纏,蒙受災難。這點,我們也應想好對策,別讓姐姐妹妹上當,影響家庭幸福。」

  為了對倫理道德清正民風的維持,善良而溫順的人民從此恪守習俗──

  「男不願月,女不祭灶」。

  ──勝利屬於當權派。

  一拍兩散。

  但,她也兩手空空,孑然一身永守桃園。人們讚頌和崇拜營養這深淵般的虛空。機關算盡的她,耗費最後一滴心血,似乎更加寂寞……

  嫦娥冷冷地微笑。

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