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線上小說閱讀

十五 另外一個人



  「我是醫生,如果你發覺身體出了甚麼毛病,應該坦白告訴我,這樣才能徹底地幫你診治。」

  女人坐在他對面,欲言又止,神情有些張惶,不住地繞弄著手指。

  「……」

  「你先平靜一下,慢慢說吧。」

  「醫生……」她囁嚅,「我不是有精神病或老年癡呆症吧?」

  「甚麼?」他失笑,「你才四十多,跟『老人』還有一段距離。」

  又問:

  「最近發覺自己記憶力衰退了點?」

  「是……」女人接著說,「應該不是。」

  吞吞吐吐的。

  「是生活太緊張?」

  「受過刺激。」

  「很大的刺激?」

  「是,生離死別。」

  醫生體諒的點點頭。

  「哦,這通常總會令當事人因心理上的創傷而舉止失措,甚至選擇性失憶,不想記起。」

  「但結果平安無事。」

  「那麼,問題出在那兒?」

  女人道:

  「問題不在我。」

  「唔?」

  她鼓起勇氣:

  「問題在我女兒身上。」

  「啊,你女兒多大,發生了甚麼事情?」

  「她是辛小晴。」

  哦,醫生馬上知道她是誰了。小晴是當今樂壇上最炙手可熱的偶像歌手。二十二歲,在公司力捧之下,成為新一代的天后,去年還在紅館舉行演唱會,十天的門票兩小時內已告售罄。

  小晴也是電影紅星,無數廣告商品代言人。她的「中國二十個大城市巡迴演唱」在籌畫中。公司打算兩年內把她帶入好萊塢,晉身國際明星。就在片約簽訂前夕,忽然傳來意外的消息──

  「小晴在往美國拉斯維加斯登臺表演途中,出了車禍,昏迷不醒。」

  「她怎麼了?」

  醫生記得他也聽過這個意外,不過只是「據傳」的消息。沒有人見過任何突發新聞圖片。之後又平靜下來。

  「我也沒見過。」女人說,「當我知道意外時,心慌意亂,痛哭不已,想即時趕到美國照顧她,萬一傷殘或破相,前途就完了……」

  「聽說治療後已康復啦?」

  「公司的封老闆說一切由他們處理,送她到設備最先進最完善的醫院去。為免我擔心,囑我不必前去打擾,總之,一切由他們負全責。」

  半年後,小晴康復回來了。

  她很健康,精神奕奕,沒事人一樣,如常地生活、工作。照舊紅紅火火,萬人迷。

  回港翌日,已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傳一張失蹤期間秘密灌錄的新專輯,在時代廣場舉行簽名會。

  車禍對她沒有絲毫影響。二十二歲,青春少女身體底子好,一下子又蹦蹦跳跳做人,不累,連傷痕也沒有。

  「恭喜你了。」醫生說,「年輕人倒下很容易便站起來。」

  「不過──不對勁!」女人不安,「外貌一模一樣,聲線、舉止、小動作……都沒變。」女人強調,「可我是她相依為命的媽媽,我的直覺告訴我,有點奇怪!」

  「是她的記憶力有毛病嗎?」

  「不,生活細節都記得。」

  「愛好呢?」

  「同以前一樣。」

  「會不會是你心理作用?」

  大概因為相隔了半年不見,又日夕擔憂牽掛,雖然公司派員來安慰,但以為隨時會傳來死訊,以致神經衰弱、多疑,所以一時間不能接受好消息,還以為在夢中。

  「是有些人會有這樣的不安。」醫生開解她,「辛太太,我給你開一些鎮靜的藥,過一陣就沒事了!」

  「不!」

  最初也像失而復得般驚喜,噓寒問暖,照顧周到。女兒投身娛樂圈,走的是怎樣的一條路,怎麼會不清楚。挺辛苦的。

  青春女孩,長得好,能演會唱幾下子──但,得依靠有背景人士強有力的後臺「力捧」催谷,栽培成商品,可以賣錢,才算前途無限。

  母女也很清楚,得付出甚麼代價。

  「有時她要出去陪老闆,和老闆的朋友、客戶……喝酒應酬伴唱──當然還有其他。我們也心知肚明。」

  女人低下頭,聲音也小了:

  「其實小晴歌喉不錯,但也並非唱得極好,她的實力與聲譽不相稱,是堆砌打造的搖錢樹。而且奔波宣傳,還得『隨傳隨到』去侍候。很多時候覺得自己不乾淨,不能好好正常戀愛,悶悶不樂。有一回重遇中學時的初戀情人志宏,他與女朋友甜甜蜜蜜,雖齊聲說羨慕她名成利就,可她察覺人家瞧不起她,又妒忌得情緒低落,在半夜裡偷泣、失眠。她常這個樣子。醫生,老實告訴你,小晴有服食軟性藥丸麻醉自己的習慣……」

  醫生等她繼續說下去。他知道,不必引導,也無須催促,很快,就到了重心。

  「這次她回來後,雖然一切都不變,但她情緒太穩定了。沒有哭泣過,甚至眉也沒皺過一下──總是欠了點甚麼似的。」

  女人道:「我明白──她是失去了羞恥心。」

  醫生心裡想:「這樣,豈非過得更快樂嗎?」

  女人臉色有些蒼白,但意志開始堅強了,她正視醫生:

  「我懷疑……那平安回家的人,不是我女兒,『她』是另外一個人!」

  「說下去。」醫生鼓勵,「你懷疑她不是『人』?」

  「啊不,她有體溫、脈搏,在太陽下也有影子。她是實在的人,可以摸到,肌肉也有彈性,我總不會認為她是『鬼』──但不是『我的女兒』,真的,醫生,請相信我,醫生……」急淚奪眶而出。

  醫生耐心地聽罷,還是盡忠職守:「現在聽你一番話,到底是否幻覺或甚麼問題,還需要做出詳細的交談、心理分析,甚至身體檢查,才可知悉真正的原因。」

  他叮囑:「你明天,唔,Appointment定下午三點半吧,把小晴帶來好嗎?」

  辛太太擦淚:

  「你一定要幫我,我快瘋掉了。」

  她忐忑地懇求。

  醫生為她推開門。目送她進了電梯,離去了。

  醫生轉身,把房間中的白布簾拉開:「封老闆,你聽到了?『一號』不行了──」

  藏身簾後,把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男人考慮了好一陣。

  封老闆沉吟:「明天來了,你佯做檢查,設法說服她。」

  「母女血緣關係,瞞不下去。」

  「遲早露馬腳──」封老闆當機立斷,「待會兒我打個重要電話。今晚七點正,全部到我家開會。」

  封宅是獨立的house,三樓有間長期封鎖的會議室。這晚,座上來客全是有頭有臉、運籌帷幄的高層人士,除了封老闆和他旗下的方醫生外,還有廣告商、唱片公司的頭頭、好萊塢的監製、地產商……還有國內高幹。開會只為一個目的:辛小晴。

  「投入重本,才打造出的明星偶像,絕不能放棄。」

  「本來是取之不竭的油井,怎能變成枯井?二十二了,是賺錢的黃金歲月──」

  「不,是鑽石歲月,再過五七年,也沒有了。」

  「照說『一號』乃度身訂做,外觀也完全吻合,皮膚還白裡透紅。我們掌握的一切資料,喜怒哀樂細節,包括每月的生理週期都輸入了,應該天衣無縫。」

  「就是不累,甚麼都肯,敬業樂業,服務至上──太完美了,到了『無恥』的程度。對人和背人時,也都笑得很持久……」

  「對,正常人是不可能笑得那麼持久和均衡的。」

  「人有情緒是因為有自尊,有選擇。對非心甘情願的事表達不滿。」

  「這點我們當然清楚──可是機器人不會明白。它們樂於效犬馬之勞。」

  「犬馬也是有自尊的。」

  「這是次要問題。」

  「說真的,小晴車禍後,骨折破相,右頰有三道裂痕,結了疤臉容完全扭曲。精力也大不如前。做過腦部手術後有百分之七十的機會成為植物人,即使復原,也報廢。」

  「光會呼吸的明星?行屍走肉要來作甚?」

  「富豪和公子們也不肯玩。」

  「我們放棄小晴,做了『一號』代替,是為大局著想。」

  「二十四小時可當四十八小時用呢。」

  「沒有一個fans起疑,照舊瘋狂崇拜,為她尖叫流淚。」

  「──可是,瞞不過一個人。」

  「真是後患無窮。」

  有血有肉的生財工具,同機器打造的生財工具,本質一樣,但人們會抗拒機器人,認為這是真正的「騙局」。且是犯法的。

  合同早已簽好,七部電影,十二個廣告(只花兩天拍照已可收七位數)、中國二十個大城市巡迴演唱(門票黃牛炒至二千人民幣一張)……到時候交不出人,通通賠償。壓力很大。

  好萊塢那片未簽約,只因仍可爭取更高條件。每年四至六張專輯保持江湖地位。那個耗資X千萬的大型musical已在部署。明年國慶唱壓軸,早已預定。每月都有XX大使、XX代言人、XX慈善活動……非她不可。

  公司組織了歌迷會,長期養著一群職業fans,每有公司宣傳場合即招來助威,他(她)們是支月薪的。不像其他偶像,一次一百五十美元那麼cheap。

  助手把「排期表」攤在桌上,足足九頁,密密麻麻,工作一直排到三年後。到時候她還會出版小說、散文集、攝影集,設計時裝以自己的名字為新品牌……還捧她當導演,拍一部改變自她愛情小說的電影。若有空,劇本當然自己持筆。

  這時管家通報,有人匆匆趕到。

  他是保險公司的代表Robert。

  「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出了甚麼岔子。我們已付出一筆不菲的保險費了──」

  保險公司為避免賠償天文數字的保險,所以參與機器人「一號」計畫,秘密保守,萬萬不能公開噩耗。否則,他們會因此垮掉。

  「『一號』遲早被識破。」封老闆最恨人遲到,不過在這緊張關頭,他也心無旁騖,「到底還是不夠完美,該淘汰了。」

  「老闆,未栽培到另一個之前,別輕舉妄動。我們還是要『她』!」Robert問,「為甚麼被識破?」

  「簡單地說,她不懂得臉紅。」

  「不是『人』,還需要臉紅嗎?」

  「故被至親發覺──」

  對,在至親面前也「矯飾」,難怪懷疑她是另一個人。

  大家沉默,苦思良策。

  電話忽地響起,劃破死寂。

  等了半個晚上的封老闆,緊張地抓牢了聽筒:「喂──是──進展如何?長多少高了?發育?體能?好──不錯不錯──有點怕光?這不行!一定要習慣活在聚光燈下──沒問題──好好改善──可以──多等一個星期──錢不是問題──跟合同加百分之十──總之要有七情六慾、情緒高低,有脾氣,會不好意思,臉紅──臉紅沒有得偽裝的──太好了,再聯絡。」

  大家望定封老闆。

  「是『前衛細胞技術公司』。」

  封老闆莊嚴地,緩緩地宣佈:「各位,放心,『二號』成功了!」

  「嘩!太好了!」

  舉座歡欣,舒了一口氣。

  自1997年首隻複製動物,綿羊「桃麗」面世後,全球頂尖科學家、醫學家、DNA權威……已在地下火速進行複製人的研究。

  並且研究成功。

  「桃麗」早成歷史陳跡了。

  現今他們從人體皮膚細胞中,抽出含基因資料的細胞核,與女性體內的卵子進行單性生殖,複製胚胎,並以高科技催生,令發育快速成熟,長大成人,半年內已可培育一個複製人。

  人類早已把創造生命的權利,從上帝手中奪過來,還可自作主張,自行設計調節,要多少有多少。「二號」倒下了,還有「三號」、「四號」……

  過程複雜?不是我們擔心的。

  「幸好植物人仍有月經。」說到底,小晴「二號」還要靠她自己的卵子。

  「一星期後,我們再無後顧之憂。」各人十分開心。封老闆心想:初夜還是我的。

  散會。

  又開始忙了──忙於如何盡情利用「辛小晴」這棵搖錢樹。

  醫生目送眾人離開後,向封老闆細語:

  「萬一做母親的仍來囉嗦?」

  他皺眉。不一刻,輕快道:

  「明天來,也藉故給她抽血,化驗,套取體液、頭髮以及所有DNA資料,開一詳細file。辛太太再多事,必要時我們只好……」

  「啊?」

  醫生來不及反應。

  「複製一個星媽也不困難。這樣便百分百安全,皆大歡喜了。」

  送客時,封老闆附送一句:

  「做人,睜一眼閉一眼本來便很快樂。煩惱自尋,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