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線上小說閱讀

六 萬華鏡



  如同一般上班族,石津岩夫穿著筆挺西服,拎著公事包,走在一鍋粥似的人潮中。

  天色暗下來,開始下雨了。

  石津岩夫皺著眉,把有點鼓起來的公事包捏緊,走進一家「直火煎焙」咖啡館。

  他呷了一口咖啡。眉頭皺鎖起來。聞著還濃香,可喝進嘴裡,有種曖昧的變質的酸苦。

  「媽的!連咖啡都對不起我!」

  他把咖啡吐出來,顧不上甚麼風度儀態教養。

  用力一拍桌子,便大步踏出這小店。

  那年輕的女侍一時間嚇得呆住,不敢追上來要他結帳。

  雨沒有停。

  回家?還是不回家?

  他內心掙扎著。

  一個短髮染橘子色的青年匆匆趕著到電影院與女友會合,他一定遲到了,所以飛跑,幾乎把石津岩夫撞個正著。他下意識把公事包抱在懷裡。

  裡頭有一把刀。

  那是在錦市場中有名的刀店「有次」所買。接近三十釐米的柳刃刺身庖丁。刀不在大,在鋒利,正中要害。上星期報上登的一宗謀殺案,兇手用的正是這款──疑犯在逃,未曾落網。他希望有同樣的幸運。

  這一陣,真是倒楣到了極點。

  他的業務成績一落千丈,又因賭輸了欠下一筆債,挪用公款,上司懷疑他手腳不乾淨,雖無證據亦馬上辭退。房子貸款沒依期繳付,銀行將收回拍賣。他仍未還清所欠的幾筆債務,很快,員警便會上門。

  這一陣他天天早出晚歸,打扮整齊裝作上班去,是不想露出馬腳。

  母親早已去世。父親的癌病復發,電療無效,醫生讓他有心理準備。

  「暴走族」的兒子,因糾黨在停車場毆鬥傷人,破壞公物及五輛私家車,已被關押,不准保釋。

  小女友本來約了在居酒屋,可是得悉他已窮途末路,爽約不出現,連手機號碼也即時改了。

  妻子給他戴綠帽子,瞞著他與人偷歡。從私家偵探的報告中,他赫然發現姦夫是自己的好友。

  兩天前,連養了四年心愛的狗兒也被車撞死了。

  他看看手錶:下午五時三十六分。

  正是下班繁忙時段。

  他告訴妻子這天加班,不到十一時無法回來,或許還更晚。

  他知道他的好友會同前幾次一樣,趁此良機上門來。這個賤人!在兒子和丈夫落難的一刻,也不忘私欲!

  他今兒一定要有所行動。

  不銹鋼,切肉入骨,鋒利而冷靜,這是他最後的路。走完了,便心安理得,心無罣礙──他沒得選擇。

  人真多!

  一個個地給塞進車廂中。

  在購買搭乘券入閘之前,他見到一個告示:

  「萬華鏡展覽
  心靈靜定
  光與色彩之魔術」

  駅站經常有不同類型和性質的展覽。他好奇地,先看一下。也令自己重要的任務得以在靜定的心情下進行,一擊即中。

  「萬華鏡」即是「萬花筒」,十多台。設計花心思,有球狀、有金屬管、有地球儀、有大木桶、有小丑臉。有鮮花點綴、有明星照片裝飾。有手搖的、有自轉的,有推送的……

  石津岩夫無可無不可地走近。一個頭髮長長,戴著墨鏡,看來有點過氣的「藝術家」冷冷地瞅著他。

  也不招呼,也不招待。

  看的人很熱鬧,一個挨著一個,還得排隊。

  他想,萬華鏡不過是三塊鏡子造成個三角筒形,利用他們重複反射的原理,令影像繽紛多彩吧。

  說穿了,太簡單。

  但那些活潑的女孩,閉起一隻眼睛湊近,自單孔望進去,見到變幻無窮色彩燦爛的圖案,呼朋引伴笑著叫著:

  「嘩!好漂亮啊!」

  「太神奇了。」

  「別動別動,呀!又過去了!」

  「又變了──不依啊!你把從前那個還給我!」

  怎麼能?

  稍縱即逝,永不重複。每回都一個新花樣。想不到幾片紙屑,幾顆珠子,幾灘液體,幾片花瓣……千變萬化。是個華麗的世界。

  人人都興高采烈。

  只有他,沒有伴兒,沒有朋友,沒有目的,甚至沒有心情。

  入口有萬華鏡的介紹:

  「KALOS=美

  EIDES=形

  SKOPEO=見重疊反映」

  一八一六年,一位物理學者發明了萬華鏡,特許申請。雖是新玩意,但它的美麗、魅力、哲理……在上流社會大大流行。一八一九年,日本國稱之「沙羅眼鏡」。五十年後,利用液體注入反射奇景。之後,每隔若干年便又更高技術,更精密之改進……


  原來它已有二百年的歷史了。

  輪到石津岩夫。他隨便選了一台。俯身,一隻眼睛湊上去。

  右手轉動了眼前那個印滿玫瑰花的大圓筒。

  光影經過放大處理,一閃一閃。

  「你看到甚麼?」一個聲音自身後響起。

  他有點不悅:

  「我看到我的眼珠!」冷淡地打發那個好事之徒。

  「對了,」那聲音答,「看下去吧。」

  他回頭,不知是誰。

  嘀咕一聲:「真多事!」

  再看──

  石津岩夫,自鏡孔中,看到非常意外的影像……

  真奇怪,人人透過萬華鏡的鏡孔,都看到五彩繽紛圖案,他卻只看見自己的眼珠。

  他的眼神,兇悍暴戾,連自己也嚇了一跳。

  把萬華鏡轉呀轉,轉呀轉,還是它?

  在車站的「展覽」會場,石津岩夫一時間忘了他「重要的任務」,最後的行動。竟然聚精會神,投入這個虛幻的世界。

  他不但「看到」非常意外的影像,還「聽到」從未聽過的語言。

  就自鏡中瞳仁看進去,看進去……

  男人大辮頂,周圍短髮一寸長。是「五股三編」的辮子,辮根鬆散,梢很長,直過腿窩,透著匪氣。他身穿件豆青的長袍和琵琶襟的小坎肩,下邊露著泥綠套褲,腳下一雙青緞子鞋,卻紮上暗花。

  男人仗著單刀,由兩個手下陪同,在城隍廟一帶的酒樓吃喝。還牽了一頭黃狗。

  石津岩夫認出來了,這是他「自己」。而「父親」和「兒子」就是與他狼狽為奸的手下。

  這是甚麼地方?

  這是那個國家?那一個朝代?

  是一百年的前生嗎?

  城隍廟?莫非在遙遠的中國?看來是道教的廟宇。天上有玉皇,地下有閻王,還有城隍、土地、龍王、山神、雷公、雨師,甚至門神。

  廟會很熱鬧,小癟三成群結隊地站在附近,一見馬車,人力車或轎子經過停下來,便一哄而上,伸開手掌:

  「老闆,一個銅板小意思!」

  他們三人一邊喝著黃酒,吃著小菜,一邊欣賞這群叫花子。因為當中有兩個女的,老師被擠到邊上,半個銅錢也乞不到。

  是一對賣花的姐妹。

  提著破舊柳條籃子,盛了白玉蘭。餓慘了,腳發軟:

  「老爺,夫人,買朵花吧,祝您闔家平安,如意吉祥!」

  鏡中的女子,就是男人現世的「妻子」和「小女友」。

  他召過來。浮頭浪子輕骨頭,出言調戲:

  「乖乖隆的冬!女娃迭個人細皮白肉,長得細模細樣,邪氣秀溜!」

  「先生買朵花吧──」

  他就勢把她倆強擁著,乘機亂摸。

  二人掙扎,香郁郁的白玉蘭全掉在地上。「妻子」拼盡全身力氣給他一巴掌。

  他吃了耳光下不了臺,惱羞成怒,把花朵踩個稀巴爛,然後自飯桌上信手取過一碗熱湯,兜頭就潑。

  「今朝吃飯湯鹹,乾西西個咽也咽勿落去。湯賞給沐浴。瞧,你倆經韌麼?」

  場面驚吵了。

  姐妹慘叫一聲。旁邊餓得發慌的叫花子竟伸出舌頭舔吮桌上地上的湯汁。又趁亂偷吃剩菜。

  這個時候,一個老叫花子匆匆擠進看熱鬧的人群中,哀叫:

  「大寶、二寶,怎麼啦?」

  瞧,原來是男人現世的「上司」。

  老人怒極拿起板凳待要砸向這惡棍,可他先發制人,放了黃狗出來咬。

  還對三父女拳打腳踢,打倒在地。

  官差聞報,趕來喝止逮捕。

  「住手!再耍流氓我不客氣了!放開她!」

  男人仗著自己會功夫,抽刀對峙,開打起來……

  場面一片混亂。

  右手把萬華鏡一直轉一直轉。石津岩夫看到他今生身邊所有人都「出場」了。而且驚覺從前有此一番糾葛,不知結局如何?

  他一邊看,一邊冒冷汗。

  忽地聽到「自己」的慘叫聲,如同狼嚎,因為中刀了!

  那刀直插心窩。誤殺!

  旁人營營雜遝的聲音漸含糊:


  「呀!咋的,迭個人抬老三了?」

  「有氣沒有?」

  「閑馬蕩,仗勢欺人,就是活該!」

  「官差大哥,咱都給你作證去!」

  「直挺挺,翹辮子了!」

  鏡中一根溜溜長辮子,無力軟垂,生命過去了。

  倒地之前,他見到那伸張正義,被迫奪他一命的官差,正是他的「好友」!

  明白了嗎?

  萬花鏡陡地一片漆黑,像失明。

  但他心眼澄明。

  目瞪口呆的石津岩夫,明白了。他最近倒楣到了極點?樁樁件件的不幸和橫禍,都並非「偶然」──它是積累和清算。即是報應。

  前世種過甚麼因,今生得償甚麼果。

  這對姦夫淫婦原來早有緣分,不過當年未識(或許人家便是情侶,自己雙眼一閉不知來龍去脈)。難怪上司非要辭退他。難怪幫兇的父親一病不起。難怪小女友拋棄他。難怪兒子被警方關押。難怪……連那頭狐假虎威仗勢咬人的狗,也遭車禍。

  他前世被殺。今生正計畫殺了好友和那無恥的賤女人。下一回呢?

  是否又輪到他們來索命?

  ……

  「先生!」

  好似招魂的清音。

  「先生!」

  他回過頭來。

  是兩個長得很甜美的女學生。

  「對不起,你看完了嗎?」

  石津岩夫呆站在萬花鏡前很久了。時間過去了,一生也過去了。

  女孩們好奇地問:

  「究竟看到甚麼吸引的東西?一定很美吧?輪到我們看了。對不起呢。」

  他身後已排了人龍。

  女孩們待他離開後,忙湊上去:

  「嘩,真像一朵朵紫紅色的牡丹!來來來,惠子,你瞧──」

  「別動啦,又變了!」

  「你看到的跟我看到的不一樣啊!」

  大家發出讚歎惋惜之聲。

  「她們看到的,也跟我剛才看到的不一樣。每個人的故事也不一樣。」

  他把公事包,以及公事包中的一把利刀,環抱貼近心窩。

  「還想看下一台嗎?」那個聲音又自身後響起了,「想讓萬花鏡告訴你下一生的秘密嗎?」

  提起的腳,不敢決定是否踏過去,只一步……

怪談精選集卷一:奇幻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