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精選集卷二:迷離夜 線上小說閱讀

十七 蒸發



  心裡醫生靜靜聆聽躺在他跟前的男人,描述「親眼目睹」的怪異現象。

  「真叫人毛骨悚然。」男人猶有餘悸:「就是一覺醒來,它,忽然不見了。」

  某日,男人清晨起來,準備去interview。這回面試胸有成竹,政府部門早就虛位以待,一切只是程序上需要而已。

  男人是本屆香港大學一級榮譽畢業生。他將是位優秀的心理醫生──可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轉變,令他墮入深淵。

  他住在風景優美的近郊,三層樓房的頂層,推窗外望,剛好是個水深約兩三米的湖泊,面積頗大,時有水鳥棲息覓食,一片祥和,與世無爭。

  他是人中之鳳,家境富裕,出身及背景都沒話說了。女朋友念新聞系,比他低一屆。在電視臺實習,累了,特別愛在他窗前湖畔欣賞黃昏日落景色。

  男人道:

  「我還以為自己眼花,看不真切,但那湖泊真的消失掉,湖水點滴不剩,像昨晚拔掉了塞子的浴缸,水全流走,最後連塞子也不見了。」

  眼前只是一個乾涸的巨坑。

  男人傷心地望著這殘局,他不明白:

  「為甚麼我天天見著,實實在在的一樣東西,忽然人間蒸發?」

  心理醫生順從他的思維,問:

  「之前有無半點不尋常的狀況?」

  「沒有。是一夜之間的事。」

  「唔。」醫生沉吟,「比如水位開始下降,發生災難,有工程進行,維修……之類?」

  男人想了又想:

  「天然湖泊,哪有工程?而且保護環境為重,誰會蓄意破壞?」

  「近日可有暴風雨?」

  「……上星期二或星期三下過一場豪雨。」

  醫生釋然:

  「哦,假如湖底是常年被侵蝕的石灰岩,或早已被衝擊得漏洞處處,那麼一場豪雨,便如負重的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全然崩潰也說不定。」

  醫生很滿意自己的推斷:

  「一旦穿洞,破裂,湖水迅速自該處流乾,滲入地底,再無覓處。只剩下一個深坑吧。」

  一個沒有水的湖泊,也就沒資格被稱為「湖泊」了。

  「醫生,」男人無奈地訴說,「這是天文地理的常識,我怎會沒想過?」

  「那有甚麼問題?」

  「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心理醫生若無其事地望著病人,裝作閒話家常:

  「最近睡得好嗎?都做些甚麼夢?」

  「我不是做夢!」男人生氣了,「我是親身做了歷史見證,那明明存在了千百年的東西,人間蒸發掉。」

  男人正視心理醫生:

  「師兄,我也是同門、本行,我也跟你一樣,是位心理醫生,有沒有毛病我怎麼會不清楚?我找你來訴說,只不過更希望確認我說的不是一個『夢』,而是『事實』!」

  「你還有其他發現嗎?」

  「當然!」

  「還有些甚麼,是無緣無故地人間蒸發掉的呢?」

  「是──」男人喉頭用力一咽,道:「人。」

  男人開始有點恐慌,有點顫抖,他坐起來,抓住醫生的手。「請你相信我,我怕!」

  他發現,四下有些人不見了──

  他去拜訪他的教授,送上花籃和水果作為畢業生的致意,但教授不見了。

  聲譽超卓為民請命的醫生,不見了。只剩聽診的器具和未開完的藥方。

  一些本來在電臺、電視上洪鐘一樣的聲音,忽然噤若寒蟬,或遭中止合約,或退出江湖,就如嚴冬早至。

  還有認識不認識的人,一個一個,下落不明。

  還在吃飯的,桌上只剩碗筷。坐在沙發上休息的,只剩下個凹陷帶餘溫的空位。人呢?睡在床上、走在路上、上香致祭、給朋友寫信、看電影、通著電話、著作一本書、唱著歌……三十秒之內,就蒸發了,半點風聲也沒有。

  之後,亦失去聯絡,再無消息,沒法解釋。

  他的女朋友,也是一下子就不來了,遍尋不獲。如果一個人變心,必有先兆,但蒸發,像溶入空氣中。

  男人掩面痛哭哀號:

  「財富、體溫、聲音、文字……所有人和物,隨那個美麗的湖泊不見了。」

  心理醫生覺得男人不但有妄想症,還嚴重抑鬱,精神分裂。

  「不會的。」他安慰他:「我不是活生生在你面前嗎?」

  「活生生的人,他體內某些東西也在不動聲色地蒸發掉了。」男人憤怒,「你還沒發覺嗎?虧你還是優秀的專業人士,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你本身也有病!」

  醫生不悅,但按捺著:

  「好,你告訴我,一個好好的人,體內有些甚麼東西能夠無端蒸發如此怪異?」

  男人冷冷道:

  「太多了──骨氣啦、尊嚴啦、硬的膝蓋啦、軟的良心啦、挺直的脊樑啦、黑白分明的眼睛啦、義無反顧的方向感啦……還有安全和自由!」

  醫生微笑:

  「──世上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甚麼?」

  「你把手伸出來,抓一些給我看。」

  男人狐疑地,受催眠的,把手身在空中。

  「你抓。」

  男人的手指東抓西抓左抓右抓,企圖抓住一些甚麼……

  「醫生醫生!」他驀地驚駭叫嚷,「我的手……我的手也蒸發掉了!我的手忽然不見了!醫生,救我!」

  根據「物質不滅定律」,不可能有「人間蒸發」這回事。

  男人被送進精神病院。

  在該處,不管你是何種原因被關,不管你正常或不正常,有病或無病,天天會被迫服用一式一樣的精神病藥物,接受一式一樣的療程,即使身體不適應,健康受影響,所有人,病歷表上都是「瘋子」。

  漸漸,裡頭關的真的變成瘋子了。

  至於那個湖泊──

  我們幾乎忘了主角。那個美麗的一夜之間不見了的湖泊,怎麼會蒸發?它仍在,它就是精神病院中一個碩大無朋的浴池,瘋子們天天跳進去泡澡。像三歲小孩一樣的天真快樂無憂。

  ──只在短短的辰光裡,他們明白:世上曾經有過這麼一個湖泊。

怪談精選集卷二:迷離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