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一劍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回 萍水孽緣難自解 江湖俠骨恐無多



  藍玉京為了對自己的身世起疑而感到悵惘,也為了失掉東方亮這個「朋友」而感到傷心,心裡想道:「師祖叫我到少林寺去找一個叫做慧可的大和尚,料非無因,說不定這個和尚就知道我的身世。」當下只好把煩惱暫且拋之腦後,獨上少林。

  他可不知,還有一個人比他心情更加不好過的,這個人就是剛剛被東方亮趕走的常五娘。她受東方亮所辱,不僅傷心而已,更加羞愧難當。

  她翻過一座山頭,正想在密林深處更換衣裳,忽聽得有個人斥道:「賤人,你幹的好事!」

  常五娘大吃一驚,抬起頭來,只見那個人已經出現在她的跟前了。

  常五娘一副急淚掉了下來,顫聲哭道:「二爺,我還指望你給我報仇呢,你也不問情由,就來罵我。」

  原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情夫,天下第一暗器世家四川唐家的老二,在江湖上人家都尊稱他為「唐二先生」,而不敢直呼其名的唐仲山。

  唐仲山哼了一聲,說道:「報什麼仇,你這個樣子,把我的臉都掉光了。」此時她披的還是東方亮那件外衣,但外衣只能遮掩上半身,下半身衣裳的裂縫卻遮蓋不住。

  常五娘道:「我被人侮辱,你不替我出氣,還來罵我!你知不知道是誰傷辱我?就是你的朋友向天明的徒弟東方亮這小子!」

  唐仲山道:「別說我惹不起他的師父,就是惹得起我也不會為你去找麻煩。」

  常五娘冷笑道:「你是天下第一暗器高手,想不到也會給他師父『劍聖』的名頭嚇怕!」

  唐仲山冷笑道:「怕不怕劍聖是我的事,我問你,東方亮為什麼要侮辱你,總有個緣故吧!」常五娘道:「這、這個……說來話長……」

  唐仲山道:「說來話長,那我就先問你一件事,你跑去武當山做什麼?」

  常五娘大驚道:「二爺,你不要聽人家閒話,我只是偶然動了遊興,到武當山逛逛。」

  唐仲山道:「你若是沒作出對不住我的事,我還沒有問你,你怎麼就知道我是聽了人家的閒話?」

  常五娘道:「因為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發怒,我想,你一定是……」

  唐仲山喝道:「別管我想什麼,你只說你自己做過的事!」

  常五娘顫聲道:「我真的沒做過什麼呀!」

  唐仲山道:「你不說,我替你說吧,你是上武當山偷會情人!」

  常五娘叫起撞天屈來:「我那來的什麼情人?這許多年,我不是都跟著你嗎,你莫聽信……」

  唐仲山冷笑道:「這個人是你十八年前就勾搭上的,我什麼都知道了,你還要瞞我?」

  常五娘道:「你那裡聽來的讕言,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唐仲山冷冷說道:「你不知道?你一定要我說出來麼?好,我就說出來吧!他本是兩湖大俠何其武的大弟子,名叫戈振軍,十六年前,做了無相真人的關門弟子,道號不歧,你千方百計想要搶到手中的那個孩子,就是你和他的私生子吧?」越說越氣,啪地打了常五娘一記耳光。

  常五娘在地上打了個滾,披頭散髮地坐起來叫道:「唐仲山,你是我的什麼人?」

  唐仲山喝道:「無恥賤人,你要不要臉?這樣問我,是什麼意思?」

  常五娘忽地狂笑起來:「我無恥?我不要臉?我問你,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嗎?我求你收我為婢為妾,你都不肯讓我入你家門!我只不過是你的玩物罷了!你憑什麼要我替你守節?莫說我沒有情人,就是有,你也管不著!你自己在外面玩女人……」

  唐仲山喝道:「住嘴,賤人!越說越不像話,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常五娘道:「你殺我好了!我跟了你這許多年,你高興就來看我,不高興就把我拋在一旁。名份沒有,氣倒是受夠了!可憐我還要逆來順受,唯恐討不了你的歡心。我受夠了。好,你殺我吧!來呀,來呀!為什麼不來殺我!」

  唐仲山被她一頓又哭又叫的責罵,倒是不覺有點內疚於心,但面子是不能放下的,喝道:「你瘋了,這樣鬧像什麼樣子?」

  常五娘道:「不錯,我是瘋了!你不殺我,我也不想活了!」突然拿出了一枚青蜂針,向著自己的咽喉就刺。

  唐仲山中指一彈,一股勁風射過去,把她手中的青鋒針彈飛,喝道:「不許你尋死覓活!」

  常五娘趁勢倒入他的懷中,哭道:「二爺,你也不念我對你的好處,我是黃花閨女就被你哄上手的,服侍你也服侍了二十年了。你只聽了人家幾句閒話,就來打我罵我,我還活得下去嗎?」

  唐仲山道:「好,我不打你,也不罵你,你說真話!」

  常五娘道:「我死都不怕,也不怕對你說真話了。不錯,我和戈振軍是曾經相識的,他好像對我也有點意思,但我們也只是一相識就分手的,其實並沒有什麼私情。你想想,倘若他真的是我的情人,他在武當山十六年,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去找過他。這次我在武當山上根本也沒有見過他。我知道你在武當山也有朋友,不信,你可以去問他們。」

  唐仲山當然不會相信她說的都是真話,但她是第一次上武當山,這卻不假。而且唐仲山寵了她這許多年,也確實是捨不得殺她。只求面子過得去,把她的假話當作真話又有何妨?

  常五娘見他沉吟不語,又再說道:「至於那個孩子,不錯,他的確是私生子,但卻不是我的私生子。是戈振軍師妹的私生子。你若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問牟滄浪。」

  唐仲山詫道:「你怎麼知道牟滄浪知道?」

  常五娘道:「兒子知道,料想父親也當知道。不過,據我所知,你好像只是和牟滄浪有交情,和他的兒子大概只是在很小的時候見過吧?」

  唐仲山道:「牟滄浪只有一個兒子,叫做一羽,我是知道的。你說的不錯,我大約在二十年前見過他一次,那時他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小孩。但你又怎麼知道牟一羽知道?」

  常五娘道:「就在我上武當山那天,恰好牟一羽下山,有個道士送他到半山的。我看見他們就躲起來了。他們沒看見我。這件事情,我是無意中從他們的談話中偷聽到的。」她說的倒是實情,那天送牟一羽下山的是無量道人的大弟子不敗。不過她以為牟一羽沒發現她,這卻錯了。

  唐仲山聽她說得有根有據,不覺又信了幾分。

  常五娘七竅玲瓏,鑒貌辨色,知他已是回心轉意,便即趁勢撒嬌:「是誰造我的謠言,你不說給我知道,我可不依!」

  唐仲山道:「那也不全是謠言啊,稱自己也承認和戈振軍是舊相識的。」

  常五娘道:「但那謠言卻說我和他生下了私生子,你不給我討還清白,我還有何面目做人?」

  唐仲山心中煩亂,淡淡說道:「你沒做過,那就可以問心無愧了,何必追查?」

  常五娘道:「你這樣說,分明是對我尚有懷疑,我一定要你查個明白。」

  唐仲山道:「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不要吵了!」

  常五娘道:「你這是敷衍我的,不查明白,你始終還是不能釋疑。」

  唐仲山道:「叫我向誰去查。」

  常五娘嬌聲道:「喲,你瞧你好沒心肝!我剛說過的你就忘了。向你的老朋友牟滄浪去查呀。他的兒子都知道那個私生子的來歷,說不定他知道得更多!」

  唐仲山有點奇怪:「她應該見好即收的,為何還要自尋煩惱?」苦笑道:「你知不知道,中州大俠牟滄浪如今已經是變成了武當派的新任掌門無名真人啦!」

  常五娘道:「那不正好麼,你可以一舉兩得,去給你的老朋友賀喜。」

  唐仲山正色道:「武當派要你的命,我避開他們還恐不及呢,你卻要我去見武當派的掌門!」

  常五娘道:「就因為我上了一次武當山,那你更應該替我去走這一趟,向他們解釋誤會。」

  唐仲山道:「誤會?我也不知你做了什麼,如何解釋?你不要不識趣了,我告訴你一個確實的消息,武當派的無色長老正要找你算帳呢!而且,聽說他如果找不到你,就要來找我,要著落在我的身上,把你交出來!」

  常五娘道:「你怕了無色這個牛鼻子臭道士?」

  唐仲山道:「不是怕他,但我們唐家的確也是鬥不過整個武當派!」

  常五娘道:「聽你剛才的口氣,你似乎不以為這是他們的誤會,你畢竟是相信了他們的那一些鬼話!」

  唐仲山道:「我還沒有聽到他們的指控,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否鬼話,但你自己做過什麼事情,你總應該自己知道!」

  常五娘道:「我就是不知道,究竟是那件事情得罪了武當派?聽你的口氣,你雖然沒有聽到他們的指控,總有點風聞了吧?」

  唐仲山道:「這個……」常五娘和武當派結的是什麼樑子,他確實是雖未完全知道,卻亦已知道一些的。

  常五娘道:「二爺,你是還在懷疑我吧?為何不說下去?」

  唐仲山突然喝道:「我豈僅只是懷疑你,你這賤人,竟敢借我的名頭招搖,我豈能饒你!」

  常五娘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以為已經把唐仲山哄得服服貼貼了的,怎知又突然變卦了!

  她剛剛發覺唐仲山的眼色似乎有點特別,唐仲山「卜」的一掌就打下來了。

  就在此時,只聽得有人大叫:「唐二先生,手下留人!」

  常五娘已經在這個人的大叫聲中倒了下去。

  這人聲到人到,原來是武當派排名第二的長老──無色道人。

  無色大吃一驚,失聲叫道:「可惜,可惜!」

  唐仲山板起臉孔道:「無色道兄,我殺這個妖婦,為何你叫可惜?難道你和她也有一手?」

  無色道:「唐二先生,你怎能和貧道開這種玩笑,誰不知道她是你的外寵。」

  唐仲山嘆道:「咱們是老朋友,我也不必瞞你。二十年前,我受這妖婦迷惑,是,是曾經和她相好過一個時期。想不到直到如今,她還在外面借我的名義胡作非為,聽說還曾經私上武當山用青蜂針打傷了貴派的不悔師太,有這事麼?」

  無色道:「有。但,不過……」

  唐仲山早已截斷他的話道:「她這樣膽大妄為,你說我怎能饒她?所以我特地找來,把她一掌打殺了!但我不懂,你怎的還要替她求情?」

  無色搖頭道:「唐二先生,你忒也魯莽了。為何不等我來到才處置她?」

  唐仲山翻起雙眼道:「哦,你這是怪我擅殺你們的仇人嗎?你也應該知道我的脾氣,好歹她曾經是我的人,要處死她也只能由我處死,我可不想經過你們的手?」這等於「清理門戶」不容外人插手一樣,江湖確是有這條規矩的。

  無色道:「貧道並無越俎代庖之意,只不過……」

  「不過什麼,爽快說吧!」

  「實不相瞞,我們找常五娘,並非只為她用青蜂針打傷了不悔一事。」

  「還有何事?」

  「這十多年來,敝派接連發生了幾宗莫名其妙的慘案,我們懷疑與常五娘有關。」

  「那些慘案?」

  「敝派以前的首席長老無極道長,俗家弟子兩湖大俠何其武,敝師兄丁雲鶴,敝師侄不戒等人,都是死於非命的。」無色他只是提幾個頭面人物。其他人等,如耿京士、何玉燕、何家的老家人等等都不提了。

  唐仲山暗暗吃驚:「原來這些傳說都是真的。」說道:「這就令人似乎有點不敢置信了,你說的這些人都是貴派有數的高手,常五娘本領再大,恐也傷不了他們吧。」

  無色道:「我說的只是『有關』,並非指控這些案件都是她一手所為,但最近敝師侄不戒的死於非命,卻已確實查明,是在受了掌力所傷之外,還中了一枚青蜂針的。因此我們希望從她的口中,問出其他的主犯或同犯。」

  唐仲山這才裝出恍然大悟的神氣,「哦,原來你們是要留下活口查詢,怪只怪我不知道還有這麼多複雜的案子。」

  無色道:「是呀,那些案子,或者與她有關,或者與她無關,但總得問她一問,只盼找到一點線索也是好的。」

  唐仲山道:「可惜你來遲一步,我一怒之下,已是將她斃了。」

  無色忽然向倒在地上的常五娘走去。

  唐仲山道:「你幹什麼?」

  無色道:「我想看一看還有沒有得救?敝派的純陽丹功效不在少林派的小還丹之下,只要能夠延長她一口氣也是好的。」

  唐仲山冷冷道:「你是不相信我已經打死了她吧?」

  無色道:「決無此意,貧道只是想盡人事而已。」

  唐仲山道:「我若阻止你,說不定你連我也會懷疑了。好,你這就去仔細察視吧。」

  無色哈哈一笑,說道:「唐二先生言重了,請恕貧道放肆。」

  他道號無色,確是已經勘破色空,眼中並無男女之別。他走過去把常五娘抱起來,只覺她的身體已經僵硬,一探她的鼻端,氣息亦已毫無。

  但奇怪的是,他卻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在武當派中,他雖然不以內功著名,但身為長老,內功的造詣當然還是不弱。聞到這股幽香,竟然也感呼吸不舒,頭昏目眩。

  唐仲山冷冷說道:「小還丹也好,純陽丹也好,只怕也未必能夠解得我唐家獨門秘製的斷魂冷香散吧?」「斷魂冷香散」是唐家七大劇毒之一,聞香斷魂,無藥可解。除非內功深湛的人,事先閉了呼吸,或可避免受害,但即使是內功深湛的人,若被這藥散納入口中,那也是決難抵禦的。

  無色吃了一驚,說道:「你還迫她服了毒?」

  唐二先生板起臉孔道:「好歹她也曾經是我的人,我總得給她留個全屍。我若是用重手法擊斃她,只怕她就難免腦漿塗地了。我想你也不願用這樣殘忍的手段吧?」

  無色心想:「那你剛才又說是一掌打殺了她。」

  唐仲山好像知道他的心思,說道:「我這掌力是廢了她的內功,這樣她就死得更快了。無色道兄,可惜你出聲之時,遲了片刻,否則我還可以讓她多活半個時辰。」

  無色雖然還是有點懷疑,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常五娘的確早已氣絕身亡了。他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一個人是真死還是假死,那是決計騙不了他的。

  唐仲山冷冷說道:「現在你相信她已經死了麼?」

  無色只好點了點頭。

  唐仲山哼了一聲道:「你有沒有起死回生的本領?」

  無色苦笑道:「當然沒有。」

  唐仲山道:「那你還抱著她幹什麼?」

  無色瞿然一省,不禁自己也覺得有點尷尬,只好把常五娘的「屍體」放下。

  唐仲山面挾寒霜,把常五娘接過來,冷冷說道:「無色道長,你請便吧!」

  唐仲山抱起常五娘的「屍體」,神情似是頹喪已極,茫然望著前方,喃喃說道:「五娘,你別怨我心狠手辣,我會好好料理你的後事的。」常五娘曾是他的「外室」,他不願常五娘暴屍野外,那也是情理之常。無色不敢再「刺激」他。心想:「雖然這條線索斷了,但常五娘已死,總算是給不戒師侄報了仇。還是回山稟報掌門師兄去吧。」

  唐仲山走了,在樹林深處把常五娘的「屍體」放下,登時換了一副臉色,好像一個捉弄了別人的頑童,心中大為得意,哈哈笑了起來:「想不到身為武當派長老的無色道人,居然也會給我騙過!」

  就在此時,忽地也有人笑道:「唐老前輩,小侄向你賀喜來了,這條計策當真是再妙不過!」

  唐仲山道:「小鬼,原來你早就在這裡等候我了。你是不是想來領功?」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武當派新任掌門無名真人的兒子牟一羽。

  牟一羽笑道:「不敢,晚輩今後要倚仗老前輩的還多著呢。」

  唐仲山一皺眉頭,說道:「你說得不錯,無色道長果然是來找我要人的,但他來得這樣快,恐怕也是得到你的『指點』吧?」

  牟一羽笑道:「事情遲了結不如早了結,我就是要讓無色師叔親眼看見五娘『死了』,他才能放心回去。」

  唐仲山道:「你為什麼要幫我這個忙?」

  牟一羽道:「實不相瞞,這是家父的主意。」

  唐仲山道:「令尊已經是武當派的掌門,五娘卻是被你們武當派當作仇人的,因何他又授意你這樣做呢?」

  牟一羽道:「家父說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常五娘也算得是半個唐家的人,那些疑案是否和她有關,家父也不想查究了。」

  唐仲山本來是個自大的人,聽得牟一羽這麼說,正好滿足了他的「虛榮心」,心想:「原來他是怕和我結怨。」當下說道:「如此說來,令尊賣給我的這個人情可真是太大了,我只怕報答不起。但我有個脾氣,欠人家的債,總是想要盡快償還的。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請快說!」

  牟一羽道:「晚輩怎敢望報,只有一件小事,前輩要是知道的話……」

  唐仲山道:「什麼事,快說!」

  牟一羽道:「本派有個小弟子,名叫藍玉京,不知前輩可知他的下落?」原來他是第一次和唐仲山會面之後,不久就碰上了無色的。見過了無色,他再繞道回來會唐仲山。無色巧遇藍玉京這件事情,他卻尚未知道。

  唐仲山怔了一怔,道:「連貴派『不』字輩的大弟子我都未曾全部認識,怎的你以為我會知道你們一個小弟子的行蹤?」

  牟一羽道:「這個小弟子有點與眾不同。」

  唐仲山道:「怎樣不同?」

  牟一羽似笑非笑地說道:「他是尊寵所要尋找的人。」

  唐仲山恍然大悟,說道:「原來你是要我幫你問她。不過……」

  牟一羽笑道:「你要尊寵活過來大概也不會怎樣費事吧?」

  唐仲山其實是不想常五娘這麼快就「活」過來的,但有話在先,卻也不能不幫牟一羽這點「小忙」,便道:「好,我可以馬上將她救活。不過你可得先答覆我一個問題。」

  牟一羽道:「前輩請問。」

  唐仲山道:「你這個小師侄的父母是誰?」

  牟一羽道:「他的父親叫藍靠山,是在武當山種菜的。他的母親姓什麼我可就不知道了。」

  唐仲山道:「我是問他的親生父母是誰?」

  牟一羽一怔道:「前輩,你是怎樣知道的?」

  唐仲山道:「你不必管。我要知道另外的一半。」

  牟一羽壓低聲音道:「聽說他是以前兩湖大俠何其武的女兒的私生子!」

  唐仲山道:「他的父親是誰?」

  牟一羽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恐怕只有問那位何姑娘才知道。」其實他是另有原因,不願意說出耿京士的名字。

  唐仲山鬆了口氣,心想:「只要不是常五娘的私生子就行。」說道:「這個小弟子因何私逃下山?」

  牟一羽道:「他不是私逃的,是前任掌門無相真人在羽化前一天叫他下山的。」

  唐仲山道:「為什麼?」

  牟一羽道:「這我可不知道。不過,這位小弟子一向是很得師祖寵愛的。」

  唐仲山道:「原來如此。」心想:「這個辦法雖然不算高明,但在她的處境,卻也不失為一種自保之道。」原來他以為常五娘是因為和武當派結下仇怨,所以要把無相真人疼愛的小徒孫擄作人質,以便自保。他這樣想,對常五娘的疑心倒是不覺又減了一些了。

  「好,我可以幫你問她。但你可不要告訴她我們見過面。」

  唐仲山說罷,便即取出一枝細長的銀針,插入常五娘的太陽穴,過了片刻,只聽得常五娘已經重新有了呼吸。唐仲山把藏在指甲縫中一撮藥粉輕輕一彈,彈入常五娘的鼻孔,常五娘打了個乞嗤,「嚶」的一聲,醒過來了。

  原來唐仲山剛才用的並不是「斷魂冷香散」,而是和「斷魂冷香散」氣味相同的另一種迷藥,可以令人心臟停止跳動,在十二個時辰之內,維持「假死」的狀態。

  常五娘張開眼睛,牟一羽分明站在她的面前,她卻好像視而不見,只是向唐仲山撒嬌:「二爺,你好狠心,我有什麼對不住你,要把我置之死地?」

  唐仲山道:「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你知不知道,我這樣做,正是為要保全你的性命。無色道長剛才來過,要不是他親眼看見你已經『死掉』,他早已把你抓回武當山去了。」

  常五娘道:「今後呢?」

  唐仲山笑道:「今後,江湖上就再也沒有青蜂常五娘這個人了,有的只是我唐仲山的五娘。我把你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只要你不用本來面目在江湖走動,武當派人當然相信你已經死了。」

  常五娘噘著小嘴兒道:「好呀,你是要我下半世過見不得光的日子。」

  唐仲山道:「雖然委屈了你點兒,但你也不用擔憂有人來找你的麻煩,也還是值得的啊!」

  常五娘把目光移到牟一羽身上,這才說道:「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這位好像就是武當派新掌門人的公子吧?」

  唐仲山笑道:「他雖然是武當派的弟子,但卻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常五娘道:「哦,此話怎說?」

  唐仲山道:「無色來找我要人一事,是他暗中通知我的。這條叫你假死的妙計,也是他和我合計的。」

  常五娘道:「這麼說來,你們倒是為我設想得很周到啊!」

  牟一羽道:「晚輩只是秉承家父的囑咐。」

  常五娘淡淡說道:「原來這是令尊的主意。那我可以不必多謝你了。」

  唐仲山喝道:「五娘,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常五娘道:「難道不是這樣麼?我若肯依計行事,我固然可以苟全性命,牟滄浪也可以免了麻煩啊!」說到「麻煩」二字,目光顯得頗為異樣。

  唐仲山喝道:「五娘,你越說越不像話了!」

  牟一羽尷尬笑道:「五娘說的是實情,家父的確是不想多惹麻煩。」他可不知,常五娘所說的「麻煩」和他心中所想的「麻煩」並非一樣。

  常五娘道:「牟公子,請你回去告訴令尊,說我常五娘雖然不領他的人情,但卻願意和他公平交易。令尊要的是什麼?說吧!」

  牟一羽笑道:「五娘的確不愧是老江湖。不錯,家父的確是有所求,求五娘放過我那小師侄藍玉京。」

  常五娘道:「從今天起,我已經『死』了。已經『死』了的人,又怎能和你們武當派的弟子為難?我想令尊一定還有附帶的要求吧,否則這宗交易,他就未免太吃虧了。」

  牟一羽道:「五娘料事如神。不錯,家父是想知道藍玉京的下落。如果五娘知道的話……」

  常五娘道:「我本來不知道的,但好在我無意中偷聽到藍玉京和東方亮的談話,這宗交易是可以做成功了。」

  當下慢條斯理說道:「聽他們說,好像令師侄是要去少林寺。」

  牟一羽道:「多謝五娘。多謝唐老前輩。」

  唐仲山道:「這話應該顛倒過來,是我理該多謝你們父子才對。世兄回去請代我問候令尊。」

  牟一羽走後,唐仲山埋怨道:「五娘,我真是把你寵壞了。你這次險死還生,怎麼還可以這樣任性?」

  常五娘嬌笑道:「牟滄浪怕了你,我也替你高興啊!我不過實話實說而已。你若怪我恃寵生嬌,你打死我好了。」

  唐仲山道:「哎呀,我現在還捨得打死你嗎?」雖然給她弄得啼笑皆非,心頭的大石卻是可以放下了。

  牟一羽在前往少林寺的路上獨自前行。

  和唐仲山剛好相反,唐仲山是心上一塊石頭落下地,牟一羽卻是益增疑惑了。

  常五娘那副傲慢的神情,那副儼然有恃無恐的模樣,如在目前。他不覺心裡想道:「爹爹為什麼對這妖婦如此寬容,難道他當真是怕了唐二先生嗎?這可不像爹爹平素的為人呀!」

  「又難道只是為了那宗交易?但即使玉京這孩子可能和本派的興衰有關,爹爹也犯不著只是為了要打聽他的消息,就放過了涉嫌暗殺不戒師兄的兇手呀?」

  他的確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過,他的父親因何這樣「關心」藍玉京的原因,他卻是知道的。

  就在藍玉京下山的第二天,亦即是無相真人去世的當天晚上,他的父親已經把這個原因告訴他了。

  「據我所知,無相師兄曾把他對本門武學數十年的鑽研心得,寫了下來,其中不但包括了上乘的內功心法,並且還有得自本派祖師張真人當年傳下來的,並且經過他整理和闡釋的劍訣在內。但現在我接管他的物事,這部遺著卻不見了。」

  牟一羽吃了一驚,說道:「會不會是聾啞道人隱藏起來呢?」

  他父親道:「那聾啞道人服侍了無相師兄幾十年,他的忠實可靠,我是信得過的。」

  「那怎會不見呢?」

  「據那聾啞道人所『說』,無相真人好像是把一卷東西交給了藍玉京,假如我不是誤解他的『手語』的話,這卷東西很可能就是無相師兄所寫的心法和劍訣。

  「我不懂無相師兄為何急於叫玉京這孩子下山,但他鑽研武學的幾十年心得,付託給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這、這,要是落在外人手裡,可就是危險得很了!」

  就因為這個原因,他的父親交給他一個秘密任務,要他找到了藍玉京,問個明白。如果心法和劍訣當真是在藍玉京身上,那就得馬上把它要回來。當然他是還未料到,藍玉京早已奉了師祖的遺命,把那個長卷焚化了。

  原因雖然明白,疑惑仍是未能打消。

  不錯,無相真人那部秘笈是關係重大,早一日拿回來早一日放心。

  但一來,那部秘笈是否在藍玉京身上,還是未可知之數。

  二來,藍玉京下山已經有十多天了,失落的風險早已存在,即使遲些日子才能打聽到他的消息,也不過多冒幾分風險而已。權衡得失,讓常五娘用一個消息來交換武當派的不再對她追究,這個「交易」豈非太過便宜了她?常五娘不但是涉嫌謀殺不戒的兇手,甚至無極長老的死亡以及何其武一家父女師徒的滅門慘案,都有可能從她身上找到線索的。這宗「見不得光」的「交易」假如給本派弟子知道,那時爹爹坐的這個掌門人位子,恐怕也將「不保」了吧?即使本派弟子能夠體諒掌門人的「苦心」,掌門人的威信那是無論如何也要受損了的。

  爹爹為什麼要冒這樣大的風險?

  三來,即使是出現最壞的結果──那秘笈是在藍玉京身上,由於得不到常五娘的指點,找不著他,以至秘笈被人搶去。武當派也不見得就會衰落下去。爹爹的武功不是比無相真人更勝一籌嗎?別人搶了那部秘笈,頂多也不過是練成無相真人一樣。

  當然,這只是牟一羽的想法,但這個想法已是令得他益增疑惑了。

  他不敢懷疑自己的父親是存有私心,他知道爹爹並不是個「古板」的人,有時也會用點「權術」,但這並不妨礙他仍然相信他的爹爹是個正人君子。他是拿父親來作榜樣的,說到「隨機應變」的手段,他自信甚至是可能青出於藍。

  莫非是別有原因?但做兒子的怎能去向父親盤問?除非是父親自己說出來。

  他百思莫得其解,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已死的母親,想起了母親臨終前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他的母親是在八年前去世的,那時他已經是個十七歲的少年,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最少也可說是頗懂人事的了。

  他的父母一向十分恩愛,是武林人士艷羨的一對「好夫妻」,但外人不知,他卻是感覺得到的。在母親最後的那兩三年,父母的感情卻似乎有了一點變化。

  首先發現的是,母親臉上的笑容很少見了,漸漸說話也少了。他還往往碰上這樣的情景,母親的臉上好像刮得下一層霜,父親則在一旁賠笑。母親看見了他,臉上這才擠出一點笑容。

  這兩「少」也有一「多」,父親出門多了。他的父親是中州大俠,交遊廣闊,當然免不了要行走江湖。但在過去,他的父親雖然常常出門,也還是在家的日子比較多的。到了母親最後那兩三年,卻是顛倒過來,父親每年在家的日子,平均不過三四個月。有一年甚至忘了回家過年。

  母親去世那天,他坐在病榻旁邊(父親在外面煎藥),母親忽然說出兩句令他莫名所以的話:「你的爹爹其實並不壞,你要相信他是好人!」

  從他開始懂得人事起,父親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他幾時懷疑過父親是壞人?

  母親在說了這兩句話之後,不久就斷氣了,只給他留下了一個疑團。

  一陣山風吹來,他不覺瞿然一省:「咦,我為什麼會想這件事情?」

  忽然有一個令他自己也覺得吃驚的念頭從心頭升起,他隱隱覺得,母親臨終時說的這兩句話,和父親這次的「放過」常五娘,這兩件事情好像是有點什麼關連!

  「唉,我怎能這樣想?爹爹當然是為了顧全大局的關係,才放過那個妖婦,我卻想到那裡去了!」

  正當他茫然若失的時候,忽然聽得好像有人在叫他。

  「牟師叔,牟師叔!」那個人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是一個身材瘦削,長得頗為秀氣的少年。一對眼睛,漆黑明亮,尤其吸引他的注意。

  這少年他好像是在那裡見過似的,但一時卻想不起是誰。武當派比他小一輩的弟子有數百之多。

  「你是那一位師兄的弟子?」牟一羽問道。

  那少年道:「我也不知叫你做師叔是不是高攀,我只是不悔師太的掛名弟子。」

  牟一羽不覺一愕:「你的師父是不悔師太?」

  那「少年」噗嗤一笑,說道:「是呀,我叫做藍水靈,是藍玉京的姐姐。」

  牟一羽想了起來,說道:「怪不得好生眼熟,原來你是藍姑娘。」

  藍水靈天真爛漫,見這位「小師叔」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裝,大為高興,說道:「我是恐防一個單身女子,行走江湖,有所不便,因此才女扮男裝的。牟師叔,你看我扮男人扮得像不像?」

  牟一羽忍住笑道:「很像,很像。不過,你的嗓子若是粗一些,那就更加像了。」

  藍水靈道:「多謝指點。」捏著嗓子,粗聲粗氣說道:「牟師叔,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女扮男裝下山嗎?」

  牟一羽其實早已猜到幾分,卻道:「我正想問你。」

  藍水靈道:「我是下山來找我弟弟的,弟弟不知什麼緣故,突然離家,我放心不下。牟師叔,你可知道……」

  牟一羽道:「令弟離山一事,我是知道的,卻不知他是為了何因。」

  藍水靈因他是新任掌門之子,對他是相當信賴的,不過卻也不敢把心中的疑慮對他說出來,暗自想道:「無相真人把掌門之位傳給他的爹爹,但他也不知道弟弟離山的原因,看來是一定要見到弟弟才能知道了。」

  她想了一想,又再問道:「牟師叔,你識得人多,你可曾聽到他的消息?」

  牟一羽道:「實不相瞞,我也是奉了家父之命,找尋令弟的。但迄今為止,還是打聽不到他的消息。」

  他說了謊話,心中不覺頗有「愧意」,但想少林寺反正也不能讓女子入內,她少不更事,還是哄她回去的好。

  「藍姑娘,雖然現在尚未知道令弟下落,但你也不用擔心。他在江湖上沒有仇家,本身的武功又很不錯,相信不會有什麼風險的。現在已經有無色長老和我找尋他了,你一個人行走江湖確是不大方便,我看你還是回山等候我們的消息吧。」

  藍水靈道:「你不知道,他是有仇家的。就在他下山的第二天,有個妖婦名叫常五娘的,曾經到過我的家中尋找他呢。」

  牟一羽道:「你怎麼知道那個妖婦叫常五娘?」

  藍水靈道:「是師父和我說的,她曾經和那妖婦打過一架。」

  牟一羽為了哄她回去,心想,有些事情也不妨讓她知道。便說:「那你就不用擔心了,常五娘決計不會再找你的弟弟。」

  藍水靈道:「為什麼?」

  牟一羽道:「她是唐二先生的外室,唐二先生你知道嗎?他是當今之世最厲害的暗器高手,他知道常五娘曾經在武當山胡鬧,已經一掌將她打死了。」

  藍水靈道:「唐二先生我是聽得師父說過的,但什麼叫做外室?」

  牟一羽笑道:「你不必管什麼叫外室,總之,常五娘死了就是。」

  藍水靈喜道:「若是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牟一羽道:「當然是真的,無色長老曾親眼看見。」

  藍水靈道:「我不是不信,不過我還是希望找到弟弟。」

  牟一羽道:「我們會替你找的。你先回去吧。」

  藍水靈心想,京弟的義父對他沒存好心,這件事師父曾叮囑過我不可亂說,這位牟師叔看來雖是好人,恐怕還是不能告訴他的。

  牟一羽見她好似發呆,這副模樣煞是逗人歡喜,不覺笑道:「你這小腦袋裡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藍水靈道:「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好不容易出來一次,總得在外面多玩兩天。」

  牟一羽笑道:「好吧,我也拿你這小淘氣沒辦法,你要玩就多玩兩天吧。但可不要玩得樂而忘返就好。」

  藍水靈笑道:「牟師叔,你倒有點像我的弟弟。」

  牟一羽詫道:「我怎的會像令弟?」

  藍水靈道:「你不知道,他雖是弟弟,但他比我聰明,卻是常常會管我。」

  牟一羽不覺笑了起來道:「我不是管你,只是怕你的父母擔心。我知道你說兩天是假的,但頂多也希望你不要超過二十天。」

  藍水靈道:「知道了,小師叔。」忽地問道:「小師叔,你上那兒?」

  牟一羽怎能告訴她是要往少林寺,說道:「我去辦一件正經事情,這可是不能帶你去的。」

  藍水靈道:「我並沒有說要跟你走呀,只不過想知道咱們是不是同路而已。」

  牟一羽道:「我要往北走,剛好和你要回武當山的方向相反。」

  忽聽得有個人冷冷說道:「武當派掌門之子,竟然對一個晚輩說謊,羞也不羞!」

  聲到人到,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正是那日上武當山挑戰的東方亮。

  牟一羽冷笑道:「我們武當派的事,用不著閣下來管。閣下那日能夠安然走下武當山,閣下也當有自知之明,並不是憑著閣下的本事!我們不敢說是要你感激,只盼你少來招惹我們武當派的弟子!」話中有話,透露出他業已知道東方亮「招惹」藍玉京一事。

  東方亮打了個哈哈,說道:「抱歉得很,我這個人偏生就是這樣不識趣的。你騙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我看不慣,我就要管。那日在武當山打敗我的,也並不是你!」

  牟一羽老羞成怒,喝道:「好,那我就來領教閣下的高招!」

  東方亮笑道:「求之不得!但要是你輸了呢?」

  牟一羽怒道:「輸了再說!」

  東方亮笑道:「還是說定的好。我只要你對這位小姑娘說真話!」

  牟一羽喝道:「胡說八道,藍姑娘,你別受他挑撥!」

  東方亮道:「哈,你心虛了!」

  藍水靈道:「我當然不會相信他的,牟師叔,你快點把他打發吧!別再讓他在這裡胡說了!」

  牟一羽喝道:「你聽見沒有,廢話少說,出招!」他的劍早已出鞘了。

  東方亮卻不拔劍出鞘,只用套著劍的鞘在牟一羽面前虛晃一晃,說道:「想不到你這樣混賴,待會兒你輸了給我,我劃出的道兒可不能這樣簡單了。」

  牟一羽大怒道:「小子欺我太甚!不管你什麼道兒,我都奉陪!」他深知對方厲害,一出手就是武當派連環奪命劍法的殺手絕招!

  東方亮眼看他的劍鋒刺向自己右腕,也不縮手,連鞘的劍掠下挽個劍花,直刺敵足。雖然劍未出鞘,若是給他刺著,馬上就得變成跛子。

  連環奪命劍本來是以快捷著名,但想不到東方亮這一招比他更快,竟是後發先至!

  高手搏鬥,只差毫釐,東方亮這一招正是攻敵之所必救,牟一羽虛晃一腳,劍法倏變,劃了一道弧形,反「圈」敵足,一下子就從奪命劍法變作了太極劍法。

  連環奪命劍法凌厲無前,太極劍法卻是以靜制動,以柔剋剛,劍理截然相反,這一下轉換,就等於要一匹向前飛奔的駿馬,突然緩步倒行一般,其難可想而知。

  藍水靈看得瞠目結舌,「妙啊,這才真的是當得起變化莫測這四個字!」

  那知心念未已,只見東方亮幾乎是身劍合一,劍勢如虹,投入圈中。招數險到了極點,也兇到了極點。雙方的招式若然不變,東方亮的右臂頂多受傷,但他這招「白虹貫日」,卻能一劍就穿過牟一羽的咽喉!

  藍水靈吃驚得叫不出聲來,陡聽得東方亮喝道:「疊翠浮青!」

  牟一羽一個盤龍繞步,劍鋒斜掠,劍尖顫動,幻出朵朵劍花,青光點點,可不正是一招「疊翠浮青」。

  其實牟一羽本來就是要使這一招的,因為這一招才能化解對方的強攻。但給東方亮先行喝破,旁人看來,卻好像是得他指點的了。

  牟一羽又是吃驚,又是惱怒。吃驚的是對方竟然如此熟悉他的劍法,惱怒的是給對方好像師父教徒弟一樣。對方分明是取巧,自己卻是有口難言。

  說時遲,那時快,東方亮又已展開凌厲的攻勢了,口中不斷喝道:「玄鳥劃砂」、「跨虎登山」、「蘇秦背劍」……牟一羽使的每一招,他都爭先片刻叫了出來。

  牟一羽心道:「我偏不依你!」把「蘇秦背劍」變為「張松獻圖」,前者是反手劍,後者是正手劍,招式相似,同中有異。只聽得「嗤」的一聲,東方亮劍未出鞘,已是把牟一羽的衣袖削去了一幅。喝道:「你不聽話,那只有自討苦吃!」

  牟一羽哼了一聲,說道:「井底之蛙,自鳴得意,叫你見識武當劍派的奧妙!」不理會東方亮叫的什麼招數,一口氣就劃了七個圈圈。

  這是他的父親牟滄浪自創的一招,名為「眾妙之門」,乃是根據張三丰所傳的劍理,把太極劍法的精華納於一招。這七個圈圈,有大圈圈,有小圈圈,有正圈圈,有斜圈圈,圈裡套圈,變化無窮!

  東方亮「嗯」了一聲,說道:「牟滄浪的兒子果然還有兩下子!」藍水靈在旁看得心花怒放,拍掌笑道:「知道厲害了吧,看你還敢誇嘴?」

  東方亮雖在激戰之中,也沒漏過藍水靈這句話,微笑說道:「也不見得怎樣厲害!」劍法陡變,同樣的劃出六個圈圈。但不同的是,他是反手劃出,雙方所劃的劍圈糾纏在一起,力道的方向卻是剛好相反。

  藍水靈對本門的太極劍法只是初窺藩籬,但也看得出來,他們使的這一招劍法,雖然是一正一反,「劍意」卻都是脫胎於太極劍法無疑。她也隱隱感覺得到:一正一反,各有其妙。至於「妙」在什麼地方,她就說不上來了。

  不過她有個奇怪的感覺:「怎的他們用的這一招如此相似,好像孿生兄弟一般?這個東方亮也真聰明,他可並不只是依樣劃葫蘆這樣簡單,牟師叔的招數一使出來,他就揣摸到其中劍意了。」

  她心念未已,這一招已是分出勝負了。

  本來一正一反,各有千秋。但牟一羽做夢也想不到對方會使這一招,內功的造詣,他也略遜東方亮一籌,心裡一驚,只聽得「噹」的一聲,他的劍已是脫手飛出!

  東方亮哈哈笑道:「令尊的這一招本來是不錯的,只可惜你的造詣和令尊差得尚遠!」

  按照一般比武的規定,兵刃脫手,當然算是輸了。不料牟一羽突然飛身躍起,他那柄劍從空中落下來,他接到手中,立即又是凌空而下!

  站在一旁觀戰,心神未定的藍水靈不覺「啊!」的一聲叫出來!

  原來牟一羽用的這一招正是「白鶴亮翅」。在武當山之日,她和弟弟拆招,她的弟弟就是在「白鶴亮翅」這一招上面,露出了老大的破綻,以至險些被她所傷的。

  但如今牟一羽使出了這一招,卻是令她看得目眩神搖了:「原來白鶴亮翅是應該這樣使的!」

  雙方動作都快,她心裡正在讚嘆牟一羽這招「白鶴亮翅」的神妙,東方亮亦已還招了,東方亮的招數一出,登時令她看得呆了。

  東方亮用的也正是白鶴亮翅!而且是和她的弟弟那日用的一模一樣!

  只聽得又是「噹」的一聲,火花四濺,牟一羽的長劍這次竟然給東方亮那把未出鞘的劍「砸」斷了!而也是在這瞬息之間,藍水靈發覺東方亮這一招似乎已經稍加變化。

  可惜時間太過短促,只是「似乎」,未能確定。就像黑夜的天空,驀地電光一閃,還未看得清楚,那團模糊影子已從眼前消失!

  這變化來得太過突然,而眼前的情景,亦已不容她沉迷於劍術了。她根本就沒有琢磨的餘暇!

  眼前的情景是,牟一羽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跌出了數丈開外。雖然他沒有變成滾地葫蘆,但腳尖沾地,亦已似是風中之燭,搖搖欲墜!

  東方亮冷冷說道:「這一招我若是不留餘地,後果將會如何,你自己總該明白。你還不對這小姑娘說真話!」

  牟一羽嘶啞著聲音說道:「大丈夫寧死不辱,你殺了我吧!」

  東方亮冷笑道:「大丈夫是說謊話騙小姑娘的麼?」

  藍水靈叫道:「別逼我的師叔,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

  東方亮道:「小姑娘,你的話未免說得早了一點,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怎能斷定我說的就是鬼話!不過,現在我也不勉強你,你喜歡相信誰就相信誰!」

  說至此處,回過頭來哼一聲道:「大丈夫恩怨分明,我不諱言,那日在武當山上,令尊是曾對我手下留情,看在令尊份上,我也讓你平安回去。」

  牟一羽面色鐵青,「嘩」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藍水靈大吃一驚,跑過去道:「師叔,你怎麼啦?」

  牟一羽不理會她,轉過身就走。藍水靈又是惶惑,又是尷尬,呆在當場。

  東方亮緩緩說道:「藍姑娘,你相信我也好,不相信我也好,我是你弟弟的好朋友。你若是想要知道弟弟的下落,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找他。」

  藍水靈「呸」了一聲,說道:「我只知道你是壞蛋,你說什麼,我都不信!誰要跟你這壞蛋在一起?」叫道:「牟師叔,你等等我!」牟一羽已經走得遠了。

  東方亮打個哈哈,說道:「你也說得不錯,我的確是個壞蛋,但你的那位牟師叔,卻是一個更大的壞蛋!」說到此處。突然提高聲音喝道:「牟一羽,你聽著!我可以讓你平安回去,但只是准你回武當山,可不許你往少林寺!倘若你不乖乖回去,下次碰上我,可休怪我不保你的平安了!」

  遠處並沒回聲,這幾句話也不知牟一羽有沒有聽見?

  但藍水靈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的,「奇怪,他為什麼要提起少林寺?」

  東方亮道:「藍姑娘,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我讓你再想一想……」

  藍水靈道:「用不著想,你給我滾!」

  東方亮嘆道:「我好心指點你,你卻執迷不悟,你不肯跟我走,我可要走了。」

  藍水靈道:「你去死吧!」

  她罵了東方亮,心裡可著實有點害怕東方亮要來捉她,急急忙忙就跑。

  不過,她口裡說「不用想」,心裡卻是在想。

  「他為什麼要提少林寺?難道弟弟就在少林寺不成?」「但弟弟又怎會到少林寺去呢?他是掌門人心愛的徒孫,本派的故事他應該比我更加熟悉,怎會不知避忌?」想至此處,不覺暗罵自己糊塗:「你這傻丫頭真是傻得可以,你分明知道東方亮說的都是鬼話,為什麼要花腦筋去想?」

  她茫然無目的地跑,但卻不知不覺的跟著牟一羽所走的方向。在她心裡是記掛這位小師叔的。

  雖然她知道牟一羽的武功比她高得太多,她也並不指望追得上這位小師叔。只因心有牽掛,不自覺就走了同一個方向。

  不料走了一程,卻發現了牟一羽就在前面。

  只見牟一羽步履蹣跚,好像受傷模樣。藍水靈吃了一驚,跟上去道:「小師叔,你怎麼啦?」

  牟一羽道:「沒什麼,你幹嘛回來?」

  藍水靈呀著小嘴巴道:「小師叔,你這話可問得稀奇,我不回來,難道要跟那人走嗎?小師叔,你沒騙我吧,你真的是沒受傷?」

  牟一羽強笑道:「那個人說我騙你,難道你就以為我當真是喜歡騙人不成?」

  藍水靈忙道:「小師叔,我不是這個意思!」

  牟一羽道:「我也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那麼,你就該相信我確實是沒有受傷。只不過、只不過……」

  藍水靈不覺又急起來,道:「只不過什麼?」

  牟一羽道:「他用的是一種邪門手法,我一不小心,著了他的道兒。我並沒受傷,只不過輕功卻是暫時不能施展。」

  藍水靈詫道:「有這樣古怪的手法?」

  牟一羽道:「這種武功上的奧妙,現在說給你聽,你也不會明白。但你也不用替我擔心,過些時候,就會恢復如常的。」

  原來在最後那招,他被東方亮刺了三處穴道。東方亮的內力用得恰到好處,並沒有封閉他的穴道,只是令他的穴道酥麻,在三天之內,不能運用內功。內功不能運用,輕功也不能施展了。

  藍水靈心裡不安,「他跑路都好像有點艱難,總得有個人照料他。」便道:「小師叔,都是我累了你。」

  牟一羽道:「不關你的事,你走吧。」

  藍水靈道:「我不想到別處去了,小師叔,我送你回山吧。」

  牟一羽道:「你不是要找你的弟弟的麼,那個人已經告訴你了,何以你又漠然置之?」

  藍水靈道:「那人是本門仇敵,他說的話怎能相信。何況他也並沒有告訴我什麼,他只是要我跟他一起去找,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你說我會上了他的當嗎?」

  牟一羽道:「但在他的話語之中,卻已暗示你的弟弟在少林寺,你也不想單獨去少林寺試探試探麼?」

  藍水靈道:「決不可能!」

  牟一羽道:「為什麼?」

  藍水靈道:「我聽得師父說過,武當派的祖師張真人本來是在少林寺當過小廝的,後來他私自離開少林寺,創立了本派。少林派有些氣量狹窄的和尚,就一直把他看作犯戒私逃的棄徒。雖然他們不敢公然上武當山問罪,但自張真人創立本派以來,直到如今,少林、武當弟子也還是懷著心病的。少林派的弟子從不上武當山,武當派的弟子也從不踏進少林寺。」

  牟一羽道:「這也不過是『心病』造成的「慣例」而已,兩派都沒有把不許門下弟子往來列為禁條的,據我所知,本派第三代的掌門人就曾經去過一次少林寺,不過那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武當派第三代的掌門人就是他的祖先牟獨逸,亦是武當派有史以來唯一的俗家弟子。

  藍水靈道:「我弟弟只是武當派一個小弟子,怎能和掌門人相比。況且,他無端端地去少林寺做什麼?」

  牟一羽道:「因此,你不相信東方亮說的話。」

  藍水靈道:「當然不信!」

  牟一羽若有所思,半晌忽道:「但那也說不定是真的啊!」

  藍水靈睜大眼睛看牟一羽,面露詫異之色。

  牟一羽道:「我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我只是在想,東方亮明知武當和少林是有心病的,他捏造謊言,為何不說別的地方,卻偏偏挑上了少林寺?世上有些事情,往往是出乎情理之常的。所以我本來是不相信的,現在也不能不有點思疑了。」

  藍水靈道:「即使我的弟弟真的是在少林寺,我也不會到那裡去?」

  牟一羽道:「為什麼?」

  藍水靈道:「一來我是怕中了東方亮的圈套,二來少林寺中都是大和尚,聽說那些大和尚的規矩很嚴,他們是不會讓女子入寺的。」

  牟一羽道:「不錯,少林寺有這麼一條規矩。」

  藍水靈續道:「三來,我想,少林武當雖有心病,但那大和尚是決計不會害我的弟弟的,我也就不必擔心了。」她雖然天真爛漫,不通世故,但這三點理由,倒是想得合情合理。

  藍水靈道:「小師叔,別的地方我也不想去玩了,我陪你回山。」

  牟一羽笑道:「你怕我在路上走不動,要留在我的身邊照料我,是嗎?」

  藍水靈面上一紅,說道:「我雖然沒本事照料你,但彼此有個伴也總是比較好啊。」其實她是有這個意思的。她覺得牟一羽這次受到挫敗,都是被她所累之故,牟一羽雖說沒有受傷,但在這兩三天之內,功力還是未能恢復的。她覺得有「照料」這位小師叔的責任。而且,「小師叔這次敗在那人之手,心裡不知有多難過。我與他同行,也可以給他一點安慰。」

  牟一羽心中歡喜,微笑說道:「藍姑娘,你心腸真好,要是我有你這樣一個好妹子就好了。」

  藍水靈笑道:「我希望多一個哥哥,但這樣一來,你可就吃了虧了,你本來是我的師叔,怎可以無端降了一輩?」

  牟一羽道:「其實我也不比你大了幾年,你不是叫我小師叔的嗎?」

  藍水靈道:「小師叔也還是師叔。如果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我就去掉這個小字。」

  牟一羽笑道:「你現在是不悔師姐的掛名弟子,如果我請我的爹爹把你收為徒弟,你就變成我的師妹了。」

  藍水靈道:「這怎麼可以,不亂了輩份嗎?」

  牟一羽道:「規矩是掌門人定的,何況你也還未曾算得是不悔師姐的正式弟子。只要你為本派立下大功,我的爹爹收你為徒,同門也就不敢有所非議了。」

  藍水靈笑道:「你可越說越是……」

  牟一羽道:「越是什麼?」

  藍水靈不敢說出「荒唐」二字,話到口邊,改道:「總之是異想天開。我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掛名弟子,那一位師兄師姐的功夫都比我強,我又有什麼本事可以為本派立功。師叔,你別逗我玩了,咱們還是回去吧。」

  牟一羽正容說道:「我不用你陪我回山,我只想求你做一件事情。」

  藍水靈吃一驚道:「我能做得到什麼事情,小師叔,你儘管吩咐好了。」

  牟一羽道:「這件事恐怕也只有你才做得到。嗯,這件事我應該怎樣說才好呢?……」

  藍水靈靜下來等待他去想好怎麼說,過了一會,牟一羽道:「未說到正題之前,我先問你,你覺不覺得東方亮的劍法有點古怪?」

  藍水靈道:「是有點奇怪。那天在武當山上,我也曾見過他的劍法,好像和他剛才對付你的劍法不大相同?」

  牟一羽道:「不同是在何處?」

  藍水靈道:「他用的最後一招,好像和你使出來的劍法甚為相似。」

  牟一羽道:「豈只一招,他的劍法已是深得本門劍法的神髓!」

  藍水靈吃驚之下,衝口而出,說道:「怪不得他能夠打敗你。但,這卻怎麼可能呢?」

  牟一羽道:「本門劍法的奧妙,是決不能無師自通的,依我想,一定是有人私相授受。」

  藍水靈道:「他是本門仇敵,又是那一位本門弟子會把劍法私自傳他?」

  牟一羽緩緩說道:「我懷疑是你的弟弟。」

  藍水靈大吃一驚,「弟弟怎會把本門劍法私自傳給外人?弟弟可要比我這個做姐姐的還要懂事得多,我都知道不能相信那個人的鬼話,他怎會這樣糊塗?」

  牟一羽道:「你忘記了一個重要的事實,你的弟弟是在東方亮來挑戰的前一天,就已經離開武當山的,他並不知道東方亮是本門仇敵。」

  「那也不見得就是他啊!你憑什麼說他的嫌疑最大?」

  「有人曾看見他們在一起。」

  藍水靈喃喃道:「我還不相信弟弟會做出這樣傻事!」口裡說不相信,卻顯然已是有點心虛了。

  牟一羽道:「沒有做當然最好,但也不能不預防萬一。」

  藍水靈沒了主意,問道:「那你說應該怎樣?」

  牟一羽道:「東方亮這個人是很聰明的。依我猜想,嗯,你莫生氣,姑且假設令弟已經做出了糊塗的事情,東方亮憑著他的聰明,也已經探索到本門劍法的一些秘奧,但相信一定不是全部。所以他才要繼續騙你。」

  藍水靈一怔道:「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他要利用你去找你的弟弟啊。」

  「那你相信他所說的,我的弟弟是在少林寺?」

  「我已說過,世間事往往有出乎情理之外的,因此也未必沒有這個可能。」

  「就算有這可能,但少林寺的規矩不許女子進內,難道他也不知?」

  「不許進去,但卻可以叫人傳話。姐姐找弟弟,別人不會思疑。」

  「為什麼他自己不進去找?」

  牟一羽道:「少林武當雖有心病,但也還是聲氣相通的名門正派。在關節上,兩派自然也還是要聯手的。東方亮大鬧武當山之事,發生在十日之前,少林豈有不知?諒那東方亮膽子再大,也不敢獨闖少林寺去找一個武當派的弟子。」

  藍水靈道:「那麼你是不是要我去知會弟弟……」

  牟一羽道:「叫他不要再上別人的當,這只是不得已的治標之法!」

  藍水靈道:「治本之法如何?」

  牟一羽一個字一個字的緩緩說了出來:「把他殺掉!」

  藍水靈吃了一驚,呆了半晌,說道:「把他殺掉?」心想:「縱然他騙了弟弟,那也罪不至死呀!」

  牟一羽道:「你不敢下手?」

  藍水靈道:「我從來沒殺過人,我、我不知道,到了其時,我是否下得這個狠心。一定非得殺他不可麼?」

  牟一羽道:「任何一派弟子都該維護師門,師門榮譽,勝於一切。你懂嗎?」

  藍水靈茫然說道:「我懂。」

  牟一羽道:「東方亮是秉承他的師祖、師父之命,立志要挫敗咱們武當派的,你知道嗎?」

  藍水靈道:「我知道。」

  牟一羽道:「那麼,本派的劍法落在他的手上,你說危不危險?」

  藍水靈道:「不過,他並未曾害過本派的弟子。他偷學了本派的劍法,也不見得就能盡敗本派高手。」

  牟一羽道:「到了本派弟子受他所害之時,那就遲了。他現在只不過從令弟的手中偷學到一點本派的劍法,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如果再過三年五載,十年八年,那時他已精通本派劍法,但他的本門劍法,咱們卻摸不到底。那時他是知己知彼。只怕我的爹爹也沒把握勝他了。何況他比我的爹爹年輕三十年。萬一……」

  他沒有說下去,藍水靈已懂他的意思,心裡想道:「是啊,無名真人一死,那就不敢說他不能盡敗本派高手。」

  牟一羽繼續說道:「何況這個人心術不正,將來必定是個壞人。即使他不害本門弟子,他用本門劍法害其他的人,那也是本派所造的孽。」

  他並沒解釋何以見得東方亮「心術不正」,又何以「將來必定是個壞人」,但藍水靈的心中是早已認定東方亮是本派仇敵的,不知不覺之中也就接受了牟一羽的說法了。

  牟一羽續道:「還有他的武當劍法是從令弟手中得到的,若不趁早將他除掉,待到將來追究起來,令弟就要成為本派叛徒了。你願意見到你的弟弟身敗名裂麼?」

  牟一羽說到了她的弟弟身上,這可打動她了。她猛地一驚,心裡想到:「是啊,我可以不管師門榮辱,反正有那麼多師伯、師叔、師姐、師兄,維護師門也不在乎多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弟子。但弟弟的聲名我是必須顧全,我決不能讓他身敗名裂。那個東方亮既然是壞,那就殺了他也無妨吧?」

  牟一羽看她意動,說道:「你想通沒有?」

  藍水靈道:「小師叔,我願意替本派做這件事。不過,我的本領和東方亮差得太遠,怎能殺得了他?」

  牟一羽道:「俗語有云,明槍容易躲,暗箭最難防,你和他同行,須得裝作逐漸的相信他,喜歡他,漸漸他就不會提防你了。你不愁沒有機會下手的。」

  藍水靈道:「要我暗算他?」

  牟一羽道:「偷施暗算,本來不是名門正派的弟子之所當為;但事有大小輕重之分,為了師門榮辱,為了令弟聲名,無須拘泥小節!你只要能夠將他殺掉,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可以。你是為本派立功,沒人敢說你半句閒話。」

  藍水靈像從迷惘中醒來,點了點頭,說道:「我懂了。」其實她還不是真懂的。

  牟一羽大為滿意,說道:「好,那你就去吧。待你功成回來,我一定兌現我的諾言,請爹爹收你做關門弟子。」

  藍水靈道:「我是為了弟弟做這件事,並非貪圖什麼。」

  牟一羽微笑道:「我知道你是個好姑娘。但你不喜歡變成我的小師妹麼?做了我的師妹,咱們之間就更加可以無拘無束了。」

  藍水靈本來猶有童心,心裡一想:「這個小師叔為人不錯,要是沒了輩份的拘束,倒是可以和他做個朋友的。」說道:「這件事言之尚早,我也未必就會在路上碰見東方亮。」

  牟一羽道:「你只要朝著少林寺的方向走去,我敢擔保你一定會碰上他。」當下把方向告訴了藍水靈,兩人就分手了。

  藍水靈彳亍獨行,不由得心亂如麻。一會兒想東方亮這個壞人是該殺掉,但一想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要死在她的手下,她就好像看見一個血淋淋的人在她眼前倒下去似的,心中有說不出的害怕。

  她打了一個寒噤,心裡自己安慰自己:「小師叔又不是神仙,他怎知道我準會碰上那個東方亮?看來這只不過是他的希望而已。東方亮走得比我快,他已經走了多時,我一定不會碰上他的,不會碰上他的。」眼前的幻影忽然變了,不是東方亮鮮血淋淋的幻影,是小師叔那張似笑非笑的臉龐。小師叔好像對她說:「你這樣想,只不過是你不願意殺他,因此希望不要碰上他罷了!但你怎麼不想你的弟弟,此人不死,你的弟弟就會毀在他的手上!」

  小師叔的微笑好像變成了一股壓力,她也不知道為了。「維護」弟弟的緣故,還是為了這股壓力的緣故,不知不覺又走快了一些。

  日影漸向西斜,她已經走過了剛才碰上東方亮的那個地方了。她暗自想道:「此去少林寺不知要走多少天,要是到了少林寺門前,還沒碰上他的話,那我也可以回去向小師叔交差了。」「咦,我為什麼會想到交差這兩個字?」

  其實她是不想碰上東方亮的。

  可惜事實不如她的願望,就在她胡思亂想,惘惘前行的時候,忽然聽得有個人說道:「藍姑娘,我早知道你會回來的!」

  出現在她面前的那個人,正是東方亮!

  藍水靈道:「我走我的,與你何干?你幹嘛在這裡擋道?」

  東方亮道:「你是不是要去少林寺?」

  藍水靈想起小師叔的吩咐,聲色緩和了一些,但仍是冷冷說道:「去又怎樣?不去又怎樣?」

  東方亮道:「你若是要去少林寺,那可就和我有點相干了。」

  藍水靈道:「為什麼?」

  東方亮道:「第一、是我和你提到了少林寺,你才起這個念頭。第二、你的弟弟是我的朋友,我不放心你這個樣子,一個人到少林寺去。」

  藍水靈道:「什麼叫做這個樣子。」

  東方亮道:「不男不女的樣子!」

  他笑了一笑,繼續說道:「你扮男子,這次是頭一次吧。你想,連我都可以一眼看穿,你又怎能瞞得過那些經驗老到的和尚?少林寺的規矩是不許女子進去,要嘛你恢復女子裝束,只在寺門請知客僧通報!要嘛,你就只能躲在山上,等你的弟弟出來。嘿嘿,你不想鬧出笑話吧?」

  藍水靈道:「鬧笑話是我的事。」

  東方亮道:「少林寺經常有江湖人物前往參拜,江湖人物又以好管閒事的居多,要是給他們看出你的破綻,那就不僅是鬧笑話這麼簡單了,只怕還會惹出更大的麻煩!」藍水靈賭氣道:「惹麻煩也是我的事!」

  東方亮道:「麻煩有大有小,倘若他們只把你當作怪物圍觀,那倒罷了,怕只怕碰上青蜂常五娘這樣的人,要把你捉去,那你怎麼辦?而且如果你碰上的那個『常五娘』的是個男的,豈不更加糟糕?」

  藍水靈初時呆了一呆,但她並不愚蠢。再想一想,就懂得「常五娘」也可以是個男的的意思了。她不覺粉臉一紅,心裡這才有點發慌了。但仍是硬著頭皮說道:「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死也好,活也好,與你都毫不相干!」

  東方亮道:「你這話就不對了,你是相信我才去少林寺的,怎能說與我無關?」

  藍水靈道:「別臭美啦,誰相信你?」

  東方亮笑道:「要是我不和你提起少林寺,你會去嗎?當然你是相信你的弟弟是在那兒了。」

  藍水靈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東方亮身形一晃,攔在她的面前,「藍姑娘,你幹嘛?」藍水靈佯嗔道:「應該是我問你幹嘛,我不去少林寺了,你也不許麼?」

  東方亮不聲不響,忽然拔劍出鞘,使了一招「白鶴亮翅」,跟著使了一招「如封似閉」,轉為「鐵鎖橫江」,把藍水靈看得「傻」了眼。

  東方亮道:「那日你們姐弟在展旗峰下玉鏡湖邊拆招,結果令弟在白鶴亮翅這一招上面輸了給你,我說得對麼?」

  她當然不能說是「不對」,因為對方連他們當日所用的招數都使了出來,而且一模一樣。東方亮那一招「白鶴亮翅」就是弟弟那天用的,原有的破綻也都保存。跟著那兩招「如封似閉」和「鐵鎖橫江」則是她當日用以破弟弟那招「白鶴亮翅」的。

  藍水靈道:「你在我面前演出這三招是什麼意思?」

  東方亮道:「沒什麼意思,只是向你證明我說的不是謊話。」頓了一頓,接著微笑道:「你看了這三招,大概也該相信我和令弟乃是好友了吧?」

  藍水靈呆了一呆,想起了牟一羽的教導:「你應該裝作逐漸相信他,喜歡他。」但現在她用不著「偽裝」,最少在這一件事情上,她已經可以相信東方亮說的話是真的了。弟弟如果不是把他當作好朋友,又怎會把姐弟之間拆招的詳情都告訴了他?

  但這件事情,不也正好是證實了弟弟是曾經把本派劍法私自傳給外人嗎?

  東方亮從她的眼神中也看得出,她是開始有點相信他了。笑了一笑,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有時候雖然妒忌弟弟,妒忌弟弟比你更多得父母的寵愛,但其實你也是和你父母一樣,十分疼愛你的弟弟的。我說得對吧?」

  藍水靈睜大眼睛,說道:「弟弟把這些私事都告訴你嗎?」

  東方亮笑道:「你的弟弟是叫我做大哥呀。」

  藍水靈「呸」了一聲,說道:「你想我也叫你做大哥嗎?我不知道你怎樣哄得我的弟弟這樣相信你,但要我叫你大哥,那可休想!」

  東方亮笑道:「你不要我做大哥,那沒關係。但你的弟弟,你總是要的吧?現在你已經知道我不是騙你的了,為什麼還要回武當山呢?」

  藍水靈道:「好,我跟你去少林寺,不過……」低下頭看一看她穿的男子衣服。

  東方亮道:「在路上你還是扮作男子比較方便,我帶你走山路,就可以多見樹木少見人了。」

  藍水靈道:「但到了少林寺又如何,你說我扮得不像的。」

  東方亮笑道:「我會教你怎樣才能扮得更像。到了少林寺,我幫你跟那些和尚打交道。你還有什麼問題嗎?」藍水靈道:「沒有了。」東方亮道:「好,那就走吧!」剛踏出第一步,東方亮就笑道:「男子的腳步還應該跨得大些,唔,好了一些,但還是稍嫌生硬。嗯,有一些大小動作你也應當留意。」

  兩人並肩同行,東方亮從步法、舉止、教到神態等等方面應該注意的事情,藍水靈笑道:「想不到你這個人倒是很有耐心,而且還很和氣。」

  東方亮道:「你以為我應該像個青面獠牙會吃人的妖怪?」

  藍水靈道:「那天你在武當山上,繃著臉皮,死板板的,好像連笑都不會笑。」

  東方亮道:「這是因為我那天戴著一張人皮面具,想笑都笑不出來。這張人皮面具,後來也已經給貴派的掌門戳破了。」

  藍水靈道:「你還有沒有這種人皮面具?」

  東方亮道:「你想要一張?」

  藍水靈道:「戴上人皮面具,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這倒有趣得很。要是你有多的話,給我一張玩玩。」

  東方亮道:「戴在我的臉上,你們看起來或許覺得有趣,戴在你的臉上,就不怎麼有趣了。」

  藍水靈道:「為什麼?」

  東方亮道:「你這樣美貌的小姑娘,一下子變成了女僵屍,那還會有趣?不比我,我本來就長得醜陋。」

  藍水靈道:「我和你說正經的,你卻拿我來開玩笑。」但聽得他稱讚自己美貌,其辭若有憾焉,其心卻實喜之。

  東方亮道:「說正經的,戴上人皮面具,是很不舒服的。何況,人皮難得,製作人皮面具的巧匠更加難得,你就是不怕難受,也沒處尋求。」

  接著笑道:「其實一個人總是以本來面目示人的好,戴上了假面具,那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藍水靈感覺此言似有深意,不覺一怔:「他不是說我吧?」笑道:「那你為什麼又戴?」

  東方亮道:「我是逼不得已。那天我若不是冒充師父,貴派掌門焉肯給我賜招?」

  藍水靈道:「你只是想見識武當派的劍法。」

  東方亮道:「好勝之心,當然也是有的。不過,倘若沒有競爭,恐怕也就沒有進步了。你說是嗎?」

  藍水靈點了點頭,說道:「你的話似乎也有點道理,只不過……」

  東方亮道:「不過什麼?」

  藍水靈本來想說:「不過偷學別派的劍法總是不好的」,但想到小師叔的吩咐:「你要逐漸使得他相信你,喜歡你。」這話就不方便說了,說道:「印證武功,彼此都有好處,不過,若是因此變成仇敵,那就不好了。」

  東方亮道:「這就要看雙方的氣量了。我是希望能夠和貴派弟子多交朋友的。」

  他說了這話,倒是不覺有點內疚於心:「其實我那裡有我說的那麼高尚?」不過,也不能說他全是口不對心,對藍家兄妹,他確實是希望獲得他們的友誼的。

  他們走的是一條崎嶇山路,在藍水靈所學的武功之中,本來以輕功最好,但走了不到一個時辰,亦已是香汗淋漓了。

  「喂,你走得慢點好不好?」藍水靈叫道。

  東方亮笑道:「你想不想既可以省點力氣,又可以跟得上我?」

  藍水靈道:「這敢情好。但我能夠這樣快就學得成功嗎?」

  東方亮道:「咱們試試看。你學過點穴的功夫沒有?」

  藍水靈道:「最近才開始跟師父學的,我拿弟弟來試,有時候靈,有時候不靈。手法都未純熟呢,更莫說成功了。」

  東方亮道:「人身三十六道大穴的所在,你知道嗎?」

  藍水靈道:「知道。」

  東方亮道:「這就行了,我教你一種運行內息的法子,這種法子是不用靜坐的。你只要在施展輕功的時候,想像你體中有股真氣,按照我的法子運行,把三十六道大穴分成三條線路,依著次序運行,那就可以跑得又快又省力了。」

  藍水靈半信半疑,說道:「我聽師父說,內功要練得有了相當火候,才能令得真氣凝聚的。現在我的體內是否有真氣,我都不知道呢。」

  東方亮道:「所以我要你只是想像有這麼一股真氣,你不必去管是否真的已經有了。」

  藍水靈心想試試又有何妨,按照他的法子一試,一試之下只覺通體舒暢,疲勞若失。試了幾次之後,隱隱覺得那股真氣也好像若無若有了,原來東方亮從她輕功的造詣已可測知她的內功到了什麼火候,她的內功雖然還是淺薄得很,但只要運行得法,真氣還可以誘發出來的。她對武當派的內功心法已經略有所知,因人施教,見效甚速。試了十幾次之後,藍水靈已是覺得好像有條無形的小蛇在穴道中游走了。到了這個境界,果然並不怎麼費力,就跑得比前快了許多。

  她新練成一種功夫,興趣特別大,一路奔跑,不肯自休,不知不覺,已是入夜時分了。

  東方亮笑道:「天色已晚,你不累也該歇了。」

  藍水靈驀地省起,說道:「今晚在那裡歇宿?」

  東方亮道:「已經錯過了宿頭,這裡又是荒山野嶺,找不到人家,只好在樹林裡過一晚了。」藍水靈看林子裡黑黝黝的。心裡有點害怕,但若是沒人作伴,更加害怕,只好跟著他走入林中。

  到了密林深處,東方亮叫她幫忙拾了一堆枯枝,生起火來,說道:「野獸見了火光,就不敢走近。你不用害怕,等我去去就來。」藍水靈道:「你去那裡?」

  東方亮道:「你是我的客人,我總不能讓客人餓著肚子呀。」

  藍水靈跑路的時候,由於專心要練輕功,還不覺得怎樣。一歇下來,又聽他這麼一說,登時就覺得肚子餓了。

  「你也不用客氣,隨便吃點乾糧也成。」藍水靈道。

  東方亮道:「乾糧我自己也吃得厭了,你這個嬌俏的小姑娘怎吃得慣?」

  藍水靈嗔道:「什麼嬌俏,我是個農家女兒,又不是千金小姐!」

  東方亮笑道:「要是千金小姐,我才不會請你呢。」一笑走了。

  松風如濤,火光搖曳不定。野獸雖然不敢走近火光,但遠處的嗚嗚猿啼之聲,卻是隱隱可聞。藍水靈想到要和一個陌生男子在林中過夜,不禁有點忐忑不安。但不知怎的,卻又盼望他早點回來。

  東方亮果然很快就回來了,提著兩隻山雞,笑道:「運氣還算不壞,我請你吃一道名菜──叫化雞。」

  藍水靈道:「叫化雞也算名菜?」

  東方亮道:「做這烤雞的方法是叫化子傳開來的。名稱雖然不雅,味道卻是很不錯的。在杭州的天香樓,叫化雞是最出名的菜式呢。你莫以為是我信口開河。」

  他把山雞裹在一團濕泥之中,烤熟了,剝開泥塊,羽毛盡脫,入口果然酥化甘香。藍水靈笑道:「這個法子倒是簡便,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手。」

  東方亮道:「我是向叫化子偷師的,我是江湖浪子,他們把我當作同類。」

  藍水靈聽他說話風趣,不覺笑了起來,心想:「這個人好像並沒有小師叔說的那樣壞呀!」

  東方亮道:「你笑什麼?」

  「你的叫化雞弄得很好吃,我也想向你學師了。」

  「你知不知道叫化雞是要偷來的滋味才特別好。你懂得怎樣去偷雞嗎?」

  「我沒試過。你一併教給我好了。」

  東方亮一本正經地說道:「這可不行,我怕你的小師叔說我帶壞了你。」

  藍水靈噗哧一笑,說道:「我的小師叔的確是把你當作壞人的。要是我只是跟你學了偷雞的本領回去,恐怕他反而要讚你是好人了。」

  東方亮道:「啊呀,原來我在你的小師叔眼中,竟是壞得如此之不可收拾嗎?多謝你還肯跟我去少林寺。」

  藍水靈想起小師叔叫她可以不擇手段將東方亮暗殺的吩咐,不覺默然無語,心頭好像墜了鉛塊一般。

  東方亮吃得快,早已把一隻山雞吃完了,說道:「你慢慢吃。」拿了一束枯枝,點燃當作火把。

  藍水靈道:「你又要去那裡?」

  東方亮道:「給你找住處呀。」

  他去了一會,回來說道:「你的運氣不錯,我找到了一個小小的山洞,剛好可以容身。山洞我也已經給打掃乾淨了。」

  藍水靈有點過意不去,說道:「何必這樣費神?」

  東方亮笑道:「天有不測之風雲,你莫瞧現在星月交輝,天空明淨,萬一下起雨來,可不是好玩的。總得有個地方給你遮頭。」

  那個山洞其實是兩塊擠在一起的大石中間的空隙,不過,形成的「山洞」雖然小,兩三個人還是可以容得下的。

  藍水靈道:「你呢?」話出了口,方始感覺不妥,難道可以邀他一起在這小小的山洞裡過夜不成?

  好在東方亮沒她那麼敏感,笑一笑說道:「我是露宿慣了的,我也不想多花功夫去找另外的山洞了。你安心睡吧,我在外面替你守夜。」待藍水靈進了山洞,他在洞外另外再生了一堆火,這才離開。

  樹林裡那堆火,火光已經黯淡下來,看來就快要熄滅了,東方亮並沒添上枯枝,夜幕已經降臨,微弱的火光閃耀在一片黑漆的森林中,東方亮背著火堆站立,背影隱約可見。藍水靈看著他站在那裡,許久,許久,動也不動,好像一尊石像。

  閃著火光的夜森林,令藍水靈頗有幾分「神秘」之感,而眼前這個人物,更是比黑夜的森林還更神秘。

  但她在有著「神秘」之感的同時,還有著另外一個感覺。

  一種安全的感覺,一種溫暖的感覺。「安全」與「溫暖」是合而為一的。

  洞口那堆火燒得正旺,洞中溫暖如春。但她不僅是身體感到溫暖,這溫暖的感覺是從心中生出來的。

  內心的感覺才是真實的感覺。日間她和小師叔分手的時候,陽光還是普照大地,但她心裡卻是感到難以名說的寒意。

  不知怎的,她在不知不覺之中,竟然把東方亮和小師叔聯想起來。

  不錯,牟一羽是要她暗殺東方亮的,但現在她想的卻並不是怎樣去進行暗殺,亦即是說她並不是因為這一件事情,才把這兩個人聯在一起。

  她只是將兩個人作了一個簡單的對比。

  牟一羽和東方亮的年紀差不多,論相貌是牟一羽更加英俊。牟一羽是她的長輩,但她和牟一羽在一起的時候,卻並不是把他當作長輩的。牟一羽對她很親切,好像是把她當作小妹妹,她也喜歡和這小師叔在一起。

  不過和這小師叔在一起的時候,她又好像在喜歡中有點恐懼。牟一羽對她是既有一股吸引的力量,又有一股令她惶恐不安的「壓力」的。

  比較起來,她和東方亮在一起就覺得輕鬆多了。只不過相處一天,最初的那一點對他恐懼、戒備的心情,不知不覺就好像煙消雲散了。

  為什麼會有這個感覺?……

  一陣冷風吹來,火光搖曳不定。她突然打了一個寒噤,心裡自己責備自己:「我怎麼可以把他來和小師叔相比?小師叔是名門正派弟子,他是為我和弟弟好的。這個人卻是本門仇敵,他是要害我的弟弟的!」

  藍水靈從狹窄的洞口望出去,東方亮仍然像是石像般地站在那裡,他在想些什麼呢?

  當然她是不會知道他的心思的,她連自己的心思也還在捉摸不定呢。

  她的心從來沒有過這麼亂,一忽兒想道:「看來他可不像壞人,他會害我的弟弟嗎,說不定這只是小師叔過慮吧?」一忽兒想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小師叔的見識比你高明得多,你怎可懷疑他的說法不確?」她的耳旁又好像響起小師叔冷冷的警告:「防患未然、他從令弟手中偷學了本派劍法,你怎能擔保他不用以為惡?到了令弟被他害得身敗名裂之時,你後悔已經遲了!」

  忽然聽得隆隆的雷聲,把她從胡思亂想中驚醒過來。

  雷轟電閃,令她突然又想起了弟弟的義父不歧道長。她聽得弟弟說過,不歧是最怕打雷閃電的,一到了下雨天,他就常常會莫名其妙的亂發脾氣。

  「奇怪,不歧道長的武功那麼高,修養又那麼好,怎的卻會害怕雷電?」

  但更奇怪的卻是:「不歧道長對弟弟那麼疼愛,為何卻又把似是而非的劍法教給弟弟呢?這不是存心害他嗎?」

  想到不歧道長都可能是要害她的弟弟的人,她還怎能相信這個僅僅和她相識的東方亮?

  「但弟弟的劍法既然學得不對,又怎能傳給東方亮以本門的上乘劍法呢?」她不覺對牟一羽說的東方亮是和弟弟私相授受的說法也有點懷疑了,「說不定他是向外人偷學的呢?嗯,反正我是要去少林寺,待見到了弟弟,就明白了。」

  閃電劃過長空,她的思潮起伏不定,變幻得比閃電還快。但閃電照明夜空,她想來想去,心中卻仍是黑漆一團。

  雷轟電閃,大雨跟著傾盆而降。洞口的那堆火熄滅了。

  電光閃過,隱約仍可見到東方亮的背影,他還是動也不動地站在雨中。

  藍水靈不覺失聲叫道:「東方大哥,下這麼大的雨……」衝口而出之後,她方始瞿然一省,她把東方亮叫作「大哥」竟是這樣自然。

  但「下這麼大的雨」又麼樣?她呆了一呆,下面的話就不知該怎樣說了。

  東方亮道:「不錯,雨下得很大,你當心著涼。」

  藍水靈呆了一呆,這個人在狂風暴雨之下卻擔心自己著涼!

  「東方大哥,你……」藍水靈說不下去了。

  東方亮卻已知道她的心思,笑道:「日曬雨淋,我是慣了的,再大的雨,下個三天三夜,你也不用擔心我會淋壞身子。」

  藍水靈好生過意不去,但一想若是叫他找個地方避雨的話,最好的地方莫過於這個山洞了,這個山洞雖然勉強可以容得下兩個人,卻怎好意思跟他擠在一起?聽得他這麼說,只好任由他了。

  她心亂如麻,從雷轟電閃想到了弟弟的義父不歧道長,從不歧道長想到了小師叔,又從小師叔想到了這個在她目前的東方亮,她剛才不自覺地叫他做「大哥」的東方亮。

  「要是我把今晚的事說給小師叔聽,小師叔不知會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承認他是一個好人?嗯,我怎能只是聽信小師叔的揣測之辭,把一個好人殺掉?」

  她還想起了那些平日喜歡對她風言風語的小道士,東方亮的背影似乎顯得更加高大了,「比起那班油嘴滑舌臭道士,他簡直可以說得是正人君子了。但不歧道長何嘗不也是道貌岸然?嗯,東方大哥該不至於像不歧道長那樣的偽君子吧?」

  大雨下個不停,她感到了寒意了。雨沒有打在她的身上,卻好像打在她的心頭,她越來越感覺寒冷了。她瑟縮一隅,牙關也不覺格格作響。

  忽然電光閃過,她看見東方亮的身形移動了,他在傾盆大雨中正向這個山洞走來。電光一閃即逝,眼前黑漆一團,她的一顆心也好像沉下黑漆的深淵了。「他摸黑來做什麼?」剛在不久之前,她還擔心他沒有地方避雨,現在卻又害怕他是居心不軌了。

  東方亮在洞口停下來,說道:「我知道你冷得難受,可惜無法生火,我也沒有多帶衣裳。」

  藍水靈更慌了,連忙說道:「我不冷,我不冷!」

  東方亮道:「反正你也睡不著覺了,咱們隨便聊聊。你知道奇經八脈麼?」

  奇怪,這個時候,他卻有興趣來和自己談論武學?「名稱是知道的。」藍水靈道。

  經絡學說是中國醫學的一個特色,其實並不神秘,簡單解釋,經絡是人體內運行氣血的通路,其幹線叫「經」,分支叫「絡」。經與絡聯成一個縱橫交錯、溝通表裡上下,聯繫全身的聯絡網。經絡分正經、奇經兩類。正經有十二條,左右對稱,即手足三陰經(太陰、厥陰、少陰)和手足三陽經(陽明、少陽、太陽),合稱十二經脈。奇經有八條,即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蹺脈和陽蹺脈,各有各的功能,這個學說不但在醫學上有實用價值,在內功的修練方面,也可用作理論根據。

  藍水靈好像被老師考問的小學生,把奇經八脈的名稱背了出來。

  東方亮再問:「你知不知道每條經脈循行所行的穴道。以及那些穴道是在人體的那個部位?」

  藍水靈伸了伸舌頭,笑著道:「師父是說過的,我那記得這許多?」

  東方亮道:「奇經八脈之中,督脈稱為『陽經之海』,最關緊要,你知道嗎?」

  藍水靈有點不悅,說道:「督脈之所以稱為督脈,就是因為它有督導全身陽脈的功用,別的經脈我知之不詳,這條經脈的循行所經穴道,我大概還會記得。它是起於尾骨尖下主的長強穴,止於上齒齦處的齦交穴,對嗎?」

  東方亮說道:「對。我教你一個禦寒之法,你用我今日日間教你的運行內息之法,經章門、中院、膻中、隔愈、陽陵、大杼、懸鐘、太淵八穴,聚於丹田,再引導真氣在督脈循行一遍。如此反覆練功,必有奇效。你試試看。」說罷,他就走開,仍然回到原處。

  藍水靈練了幾遍,只覺渾身暖烘烘的,果然寒意全消。她喜不自勝,心裡想道:「東方大哥真是個好老師,包教包用。我學會這門功,落雪也不怕了。」她那知道,東方亮乃是已經知道她的內功深淺,因人施教的。他教的不但是「禦寒之法」,且是一種上乘的內功心法呢。

  藍水靈身子暖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忽然聽得好像有人在和東方亮吵架,是一個女子的聲音:「你瞞著我出來,想不到我會找到你吧?」正是:

  相逢陌路非親故,李下瓜田惹人嫌。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武當一劍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