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俠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回 笑傲孤峰 單騎來闖席 劍驚巨盜 一女顯神威



  凌雲島主衛揚威恃熟賣熟,笑道:「了因大師,令師弟暗器功夫,神乎其技,我們不但見所未見,而且聞所未聞,大師還說他不成,未免太不公道了吧。」了因「哼」了一聲道:「你真是少見多怪!」轉過身來對白泰官道:「花是死的,人是活的!你的梅花針只能打俗子凡夫,武功稍高的人你就打他不著!」白泰官口中應道:「師兄說的是。」心裏卻萬分不服!別人打梅花針,最多不過三丈,他的確可打到五丈有餘,而且可隨意打穴刺目,令人防不勝防,大師兄卻說他的暗器不切實用,如何肯服?

  了因和尚向白泰官瞧了一下,冷冷說道:「你不服嗎?我站出來,給你打看!」白泰官道:「小弟不敢!」了因冷笑道:「剛才還抬出師傅戒條,現在又不敢了!再說你這樣微末之技,如何傷得了我?」白泰官給他一激,怒氣又生,心想:看來大師兄是甘心投敵了,他既如此,便是我的敵人,還與他論什麼兄弟之情?當下步出平台,叫道:「那麼師兄請留神了!」了因步出平台中央,座上賓客,都退到牆邊,了因禪杖一頓,忽然叫道:「且慢!」招手問魚殼道:「你有現成的暗器嗎?」魚殼笑道:「鳳尾鏢、鐵蒺藜、菩提子、飛蝗石、柳葉刀、沒羽箭,應有盡有,你要什麼?」了因道:「都要,你叫人抬兩籮來!」魚殼大王果然叫人抬了兩籮,了因叫放一籮在白泰官面前,另外一籮則分給衛士,說道:「泰官,你梅花針打完了,可以取籮中暗器!」白泰官才知道這籮暗器竟是給自己準備的,又氣又怒。

  了因和尚結束停當,禪杖一揮,使個雪花蓋頂,頓時呼呼風響,席上巨燭全滅,紗燈裏燈光也自搖曳不定,了因叫道:「你打來吧!」白泰官把手一揚,只聽得嗤嗤數聲,梅花針如石投大海,了因和尚一根禪杖舞成一個大圈,風雨不透。白泰官心想:以師兄的功力,梅花針的確難以打進,正想妙法,了因杖法忽慢,東一指,西一指,門戶大開──迂緩之極,白泰官見有隙可乘頓時雙手連揚,一大把一大把的梅花針,無光無聲,驟如急雨,發如飛蝗,換一個人怕不被利針射成刺蝟!了因和尚立在圓圈中心,並不移動半步,禪杖也不加快,飛針發出,竟絲毫不聞撞激之聲,飛近禪杖所及的圓圈,便似泥牛入海,蹤跡全無,白泰官不覺大驚,心想:梅花針力小,再換其他暗器試看,狠了狠心,在籮中抓起各式暗器,連環攢擊,了因和尚大笑道:「還未夠痛快,魚殼大王,請你手下把那籮暗器,也一齊打來!」魚殼把手一揮,飛刀飛彈以及各式飛鏢同時像雨點般攢擊過來,只見了因杖上火花亂射,叮叮噹噹一陣交響,白泰官的梅花針也夾在各式暗器之內打去,過了半晌,暗器越來越少,非但白泰官的梅花針已不剩一根,兩大籮的暗器也全都用光了。

  這時燈火通明,滿座驚呼,賓客紛紛湧出看個究竟,這一看,不由得齊聲叫道:「了因大師,真是絕世無雙的天人,我們衷心拜服!」了因和尚春風滿面,橫杖兀立。地上一大堆破銅爛鐵,兩大籮暗器成了無數碎片,禪杖尖上結成黝黑的一個圓球,白泰官看了作聲不得,那些普通暗器給他杖風震成碎片,也還罷了,自己的梅花針,份量極輕,幾乎可說得是無影無形,且見隙即入,竟然也給他像磁石吸住一般,一支不剩都吸在禪杖尖上!了因微一吐氣,嘩啦啦一陣怪響,禪杖尖上的圓球化成粉屑,紛紛飄下,堆在地上。眾人目瞪口呆,了因和尚橫杖狂笑,大聲說道:「泰官,你服也不服!」白泰官應聲說道:「師兄武功蓋世。小弟豈敢不服!只是──」了因截著說道:「只是什麼?是不是除了武功之外,你還有不服之處!」白泰官挺胸說道:「若然師兄違背師傅大戒,小弟萬難服從!」了因和尚「哼」了一聲,大怒說道:「我要你明大勢,知順逆,跟著魚殼大王,扶助四皇子登位。不但是你,一眾同門都要聽我的話。」白泰官道:「師傅的大戒師兄就不理了?」了因冷笑道:「什麼戒條?師傅既死,唯我獨尊!你若不依,儘管邀集同門來與我講理!洒家的道理,就是這根禪杖!白泰官,你好生大膽,頂撞師兄,你跪下來,先領家法!」白泰官又氣又急,幾年不見,了因功力又高了許多,看他禪杖吸暗器的功夫,內功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莫說自己遠非他的對手,就是齊集同門,也未必鬥得過他,這眼前虧是吃定了,了因和尚又斥道:「白泰官,你還不下跪?」忽地一聲冷笑,有人冷冷說道:「好不要臉!師傅屍骨未寒,就來欺壓師弟!」了因雙眼睜如銅鈴,喝道:「什麼人在洒家面前無禮!」話聲未畢,席上笑吟吟的跳出一人,悄聲說道:「獨臂神尼要我來管教你這不知死活的孽徒!」此言一出,全座賓客無不色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此人身上!此人眉清目秀,看來只是年將弱冠的文弱書生!正是與白泰官同來的李雙雙!

  了因和尚一見出來的竟是個無名後輩,雖然暴怒,卻不能馬上發作。事因自己乃江南八俠之首,豈能與一後輩較量?怒火抑下,反冷笑道:「獨臂神尼會托你這小子來管教我。我倒要問你是何人弟子?何日出師?你乳臭未乾,就敢胡言亂語!我要把你的師傅捉來,治他個不管門人之罪!」眾人轟然大笑,笑這文弱少年胡亂吹牛,膽敢攀附獨臂神尼,要管了因和尚。了因武功蓋世,獨臂神尼若真有遺命,托人管他,托的也該是前輩高人,武林宗祖,那會托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文弱書生?

  李雙雙在轟笑聲中神色自若,笑聲一歇,又冷冷說道:「了因,你敢捉我的師傅?算你有天大本領,你見我的師傅也要跪下請罪!」了因怒道:「你師傅在什麼地方,限你三月,把他叫來見我,你敢不遵命,我把你凌遲碎剮!你犯了我,就是犯了閻王老子,逃到天邊也逃不了!三個月後把你師傅叫到田橫島來,聽清楚沒有。」李雙雙夷然笑道:「我師傅此時就在此地,何須三月之期!」了因雙目一掃全場,叫道:「出來!」李雙雙右手高舉,斥道:「跪下!」手上高舉一面金牌,了因看了,面色大變!

  這金牌正是獨臂神尼遺物,上面刻有十大戒條,江南八俠,入門之日,都曾聽過師傅高舉金牌宣讀戒條,聽完之後,也都曾對金牌跪下,矢志皈依!獨臂神尼雖死,遺威猶在,了因驟見金脾,大吃一驚,惡氣全消,面皮變色!眾人見了,嘖嘖稱異,看來此人真是獨臂神尼派來的了!魚殼一見情形不對,急在了因耳邊悄悄說道:「大師若對此小子屈服,豈不貽笑天下英雄?」

  了因懼心一頓,惡念又生!想道:「金牌雖是師傅遺物,但師傅已死,天下無人能夠制我,怕他作甚?」李雙雙喝道:「你真敢欺師滅道?還不跪下!」了因突然暴喝一聲,呼的一掌隔座打去,要把金牌震成粉碎,李雙雙左手一揚,右手把金牌納入懷內,掌風激盪中,李雙雙包頭青巾,竟給掌風揭去,露出滿頭秀髮!白泰官跳起來道:「原來你是八妹!」

  這化名李雙雙的文弱少年果然是呂四娘!唐曉瀾又喜又驚,心頭鹿撞,跳個不停!暗道:「雙雙為四,這雙雙之名分明是呂四娘別號,我真蠢,連這個也想不出來。」看那呂四娘時,仍是神色自如與了因面面相對!

  了因這一掌沒有震倒呂四娘,也自有點詫異,當下提著碗口大的禪杖,走出席來,大聲說道:「你是師傅關門的徒弟呂四娘嗎?本門素重尊卑之別,你今日初見師兄,為何不跪下行禮?」呂四娘「呸」了一聲,冷然笑道:「你不依師傅戒律,已是本門叛徒;見了金牌,又不下跪,更無尊卑之禮。你還敢與我談論門規?你還有面要做我的兄長?」了因面色由青轉白,又由白轉紅,老羞成怒猛然喝道:「呂四娘,你敢把我怎樣?」呂四娘道:「我要遵從師傅遺命,糾集同門,向你興師問罪!你若不洗面革心,就把你首級割下,祭奠師傅在天之靈!」了因聽了,哈哈大笑,想是怒極氣極,反大笑道:「小師妹,你學了幾年武功,就敢在你師兄面前放肆?」呂四娘反身一躍,跳入場中,叫道:「了因,我也要看你到底得了師傅多少本領!」

  了因和尚狂笑說道:「我縱橫半世,還沒人敢在我面前叫陣,想不到師妹竟向師兄挑戰!」呂四娘寶劍出鞘,向前一指,斥道:「誰是你的師妹!」了因笑聲一收,禪杖一頓,大聲喝道:「你還不配向我挑戰,在座高朋,那位替我把這賤婢拿下!」席上都是江湖巨盜,武林高手,見呂四娘是個少年女子,料想武功還淺,大家都想討好了因,不約而同,各拔兵器,跳了出來,呂四娘寶劍一揮,寒光四閃,冷笑道:「好不要臉,想群毆麼?」跳出來的都是有身份的江湖人物,聽了一怔,齊齊縮手。這當兒,坐在首席的哈布陀忽然叫道:「要對陣的到外面去!一顆蘿蔔一頭蔥,謹依江湖規矩,不要亂了!」這幾句話,發聲並不很大,但卻撞得眾人耳鼓嗡嗡作響,就像給人用口貼著耳根,大聲呼喝一樣,真個是如雷貫耳,就是遠遠站在亭子外面的人,聽起來也如晴天霹靂。頓時間,廣亭內、涼台上都靜了下來,席上群雄,這才知道哈布陀位列上賓,果然是有超卓武功,不是徒憑勢力。呂四娘見哈布陀顯露內功,用傳音入密的「獅子吼」功震懾群豪,深深吸了口氣,正想還以顏色,天葉散人跳出來道:「哈總管之言是也!今日到會者都是武林之雄,到外面顯顯功夫,孤峰較技,讓我這山野匹夫,開開眼界,也大是佳事,老朽不才,願為各位英雄清道!」說罷立在場心,四圍一揖,勁風急吹,只聽得玻璃窗格格作響,天葉散人狂嘯一聲,揖停風止,看那玻璃窗戶,全已打開,外面落花滿地,近涼台處,枝葉向兩邊倒伏,竟似用人工闢出了一條小徑來!天葉散人掌力厲害到這般田地,居然能在十步之內,震落繁花,而玻璃不碎,莫說大小寨主,就是了因、哈布陀、呂四娘與海雲和尚等高手也頗感意外,頓時掌聲雷動。天葉散人在掌聲中得意洋洋和魚殼走出廣亭。

  白泰官見席上高手,個個都有極深的武功,不禁心悸,悄悄對呂四娘道:「八妹,你可要小心!」呂四娘正在盤算如何能在高手包圍之中脫險,自己也覺並無把握。忽見那丐婦嘴角掛著冷笑,也跟著眾人出去,心念一動,想上去打個招呼,那丐婦已鑽在人堆之中,傍著天葉散人走出去了。

  眾人走出亭子,越過假山,山腳是一大片廣場,場上兵器羅列。眾人圍了一個圈子,呂四娘、白泰官和唐曉瀾坐在一處,哈布陀了因魚殼坐在對面,魚殼站出來道:「白泰官呂四娘恃強犯上,不服師兄,寶國禪師不屑和小輩動手,現在謹依武林規章,一對一決個勝負,那位英雄替寶國禪師管教小輩?」話剛說完,了因忽道:「且慢!」

  魚殼大王道:「寶國禪師有何見教?」了因和尚道:「我曾奉師命,負責考核同門武功,呂四娘,你既是我師傅關門弟子,又抬出師傅戒條與我作對,今天初見,不拜見師兄也罷了,但也該把所學武功,先練出來,讓我看看,你是否夠格列為江南八俠!」按武林規矩,若師傅死後,出了叛徒,掌門人應負清理門戶之責。而掌門人則多是首徒。若是掌門人背叛本門,則當由眾門人公決,在師傅靈前祭告,先把他逐出門牆,然後才鳴鼓而攻。現在呂四娘領有師傅遺命,雖然可以便宜行事;但也得經過這番手續,昭告天下,才能否定了因的本門身份,否則武林同道,仍然承認了因是江南八俠之首的。現在了因就以大師兄身份,要考核呂四娘武功。在了因心意,是懷疑師傅偏心,不知有什麼秘傳武功授給了呂四娘,想先看看她的功力。在白泰官聽來,則是故意刁難,折辱自己不算,又要折辱師妹。在眾人聽來,則了因雖盛氣凌人,這番話卻也不失身份。

  這時全場目光都注視著呂四娘,看她是否甘為師兄折辱。更想看她到底有什麼功夫。呂四娘連連冷笑,了因斥道:「你笑什麼?你到底遵不遵從本門規矩?」呂四娘不理不睬,笑個不停,了因始而暴怒,繼而色變。呂四娘的笑聲極其清峻,只見她嘴唇微動,在場的人都聽得有一種幽微的笑聲,搖曳而出,音細而清,宛如游絲裊空,若斷若續;一忽兒,漸高漸遠,好像笑聲就從半空中降下來似的,再過一會呂四娘大聲狂笑,山鳴谷應,響遏行雲,隱隱與潮音和答;笑聲中含著鄙棄殺伐之聲,又如萬馬奔騰,千軍赴敵,驀然笑聲停了,而餘音裊裊,猶自在山谷中迴響,好似在這海島孤峰,隱藏有無數仙女山靈,在同聲向了因取笑,久久不絕!

  呂四娘的冷笑,正就是顯露了她深湛的內功,內功極高的人能鼓氣行遠,發音繞樑。呂四娘的笑聲,正顯出了她的中氣之強,與內力的持久,不似哈布陀的以「烈」取勝。但在內行人聽來,她這樣的發笑,比哈布陀的「獅子吼」功還要高明!呂四娘聰明到極,她借冷笑而顯武功,既不違背本門規矩,應了了因考核的要求,又不失掉自己身份。所有武林高手,心中都暗暗喝采,佩服她的大膽機智。了因雖然色變,卻是無可奈何,心中暗暗驚奇,這小師妹何以會有如此高的功力。看來不在自己之下。

  呂四娘笑聲既畢,一躍而起,拔劍說道:「同門之誼既絕,我現在就要替師傅清理門戶!」話聲方停,驀聽得一聲狂嘯,場中心已現出一人!

  此人頭戴羊角帽,身披黑袈裟,手中也提著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高聲喝道:「我替了因大師管束小輩。」此人正是威震南疆的海南島五指山劍師海雲和尚!他適才吃了那丐婦的虧,正自一腔怒氣,本來初時他還不屑於鬥呂四娘,後來見呂四娘顯了玄門正宗的深厚內功,覺得和她相鬥,也不失掉身份,因此要仗自己威震天南的劍法,把她折服當場。也好挽回剛才被人較短的面子。

  呂四娘面寒如冰,雙肩一晃,已退後七八步遠,把劍掣在手中,使個「無極含氣」的劍式,兩手下垂,目凝劍尖,腳下不丁不八,站個樁步,堪稱得沉如山岳,靜若平湖,冷然說道:「海雲大師,劍法通玄,海內知名,南天稱霸,今肯惠然賜招,做晚輩的無限榮幸!」這幾句話外似謙遜,內隱鋒芒,海雲和尚面皮一紅,看她凝身亮劍,功力非比尋常,不禁揣然暗懼,深怕自己一世威名,勝得也還罷了,若然不勝,可是難堪。心念躊躇,長劍一抖,不敢貿然進招。

  呂四娘深知對方厲害,因此以逸待勞,封好門戶,屹然說道:「大師既要管教小輩,為何盡不動手呀!」場上一百幾十雙眼睛齊注鬥場,有人冷冷發笑。海雲和尚氣往上衝,想道:「你這種太極奇門的姿勢,以逸待勞,想討便宜,我先給你個迅雷不及掩耳的破法!」右手倒握劍把,驀然喝聲:「看劍!」呼的一股勁風,便掃過來,呂四娘劍尖一抖,一提一翻,一招「妙手摘星」,搭著了海雲和尚的長劍,往前一指,劍尖直刺肩頭,海雲和尚一出手便給她制了機先,急忙一旋一絞,在這間不容髮之際,化了呂四娘劍勢,倏的撤招,長劍一抱,滴溜溜的兩個轉身,只覺劍光滿場,龍潛蛟躍,把呂四娘裹在劍光之中。

  兩人見面一招,大家都知道碰到了極厲害的對手,這時雙方攻勢發動,以快制快,霎時間拆了三五十招,相持不下。呂四娘覺得對方劍法甚怪,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暗道:「怪不得這廝威震天南,劍法果與中土不同!」幸得呂四娘輕功極好,身法輕靈,雖然摸不到破法,也尚不至吃虧。

  鬥了一陣,海雲和尚強攻不已,招招辛辣,變化多端,呂四娘忽然滿場遊走,形如彩蝶穿花,白衣飄飄,繞得急時,就如隨風飄著的一團白影!在劍光籠罩之中,漸漸分不清劍影人影,在場高手,見呂四娘游走閃避,守多攻少,都道她氣力不加,所以要以小巧騰挪的本領,來拖延戰鬥,伺機反攻。只是海雲和尚劍法疾如雷霆,只憑閃展騰挪,如何對付得了?

  唐曉瀾看得驚心,手心淌汗,捏著白泰官的手道:「呂姐姐鬥不過那個禿驢,如何是好?」白泰官見唐曉瀾面色全變,安慰他道:「不用害怕,她還可以抵擋得住!」話雖如此,其實他自己也在擔心。

  在座中天葉散人和海雲和尚甚是投緣,見海雲和尚連搶攻勢佔盡上風,歡然笑道:「海雲大師果是不凡,劍法奇幻無比。這小女子能抵敵這麼些時候,也真難得。不愧是江南八俠中人。」此話一捧海雲,一捧了因。了因和尚淡然一笑,蹙眉不語。八臂神魔薩天刺忽道:「天葉散人,你內功是高極了,劍法似還未深研。」天葉散人怒道:「怎麼?你說是我看走了眼!」薩天刺道:「不敢,不敢!但據我的拙眼看來,這女子劍法似比海雲大師要高明得多!」其實薩天刺也並非精通劍法,只因他在邙山曾和呂四娘鬥過,吃了大虧,後來合弟兄二人之力,也剋制她不住,那還是五年前之事,現在看她身法,比五年前又不知高了多少,薩天刺領過厲害,現在看海雲和尚強攻猛打,正陷了當年自己的覆轍,所以敢作判語,要在哈布陀之前,顯出自己眼光獨到,挫折天葉散人的威名。要知神魔雙老,是四皇子以國師之禮,聘請出山的,原以為可唯我獨尊,那知後來能人越請越多,連江南八俠之首的了因和尚也請出來了。如今又添了海雲和尚和天葉散人,而天葉散人的輩份武功,又似更在自己之上,深怕自己弟兄的地位越來越低,所以趁這時機,鬥場論劍,損傷天葉散人的聲望。天葉散人那料到八臂神魔有此狹窄心思,當場忿然說道:「賢昆仲似乎也不是劍術名家!」薩天刺道:「不是我長敵人威風,我看海雲和尚在半個時辰之內,必然吃敗!散人不信,敢與我賭賽麼?」天葉散人道:「賭賽什麼?」薩天刺道:「若然是我看差,我兄弟立回貓鷹島。」天葉散人道:「好!若然是我看差,我也立回星宿海!」正要擊掌立誓,哈布陀與了因已搶著拉開兩人,齊聲說道:「何苦如此,咱們都要協助四皇子登基,那可分薄了自己力量!依我們說,不如改過賭賽辦法,若海雲和尚贏了便罷,若贏不了,兩位再依次和她相鬥,看誰能將她生擒!」薩天刺閉口不言,天葉散人道:「我不屑和後輩相鬥。而且這小女子也定非海雲對手,何必我再出場!」怒氣見於詞色,了因和哈布陀急忙拉開兩人,不讓他們同在一處。想等事完之後,不論誰個賭贏,都為二人好好調解。

  一場小風波剛剛靜下,看那場中鬥劍,越來越烈,呂四娘仍是滿場遊走,海雲和尚仍是猛掃強攻,外表形勢未變,但一流高手已可看出,呂四娘在劍光籠罩之中,已是接連反擊,有守有攻!

  形勢之變,了因和尚還不怎樣,哈布陀可大感驚奇,心想:「敢情薩天刺真個看對,這小女子劍法奇妙,還在海雲和尚之上麼?」這時白泰官也看出了苗頭,只有唐曉瀾還在心驚膽戰。

  原來海雲和尚與呂四娘換了一招,已知她是個生平僅見的強勁對手!因此施展渾身本領,想以雷霆萬鈞之威,以求一逞。原意以為呂四娘劍法雖高,到底是個年輕女子,氣力經驗定必輸虧。那知呂四娘學的是獨臂神尼最得意的本領。獨臂神尼精研了幾十年玄女劍法,在呂四娘入門之後的第二年,才心與劍會,妙悟通玄,不但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而且還能融會貫通,給原來的玄女劍法,增添了許多變化。獨臂神尼在劍法未曾大成之前,不傳徒弟,所以江南七俠,都不以劍法見長。呂四娘湊合機緣,在她晚年入門,獨得精髓。今日應付強敵,把所學施展出來,滿場遊走,貌似閃避,內裏卻暗藏極複雜的變化,每一招都是可虛可實,招裏套招,鬥到分際,看海雲和尚銳氣漸消,驀地劍招一變,三尺霜華寶劍,寒光閃閃,半守半攻。真個是靜如處子,動如脫兔,海雲和尚是劍術的大行家,看出了敵人劍法比自己的更為奇幻,又驚又急,自己是金剛猛撲,出盡全力,敵人仍是氣定神閒,毫髮無傷。倒吸了一口涼氣,知道不妙,敗中求勝,連走險招,長劍一招「暴捲天河」,僧袍起處,劍鋒倒捲而上,呂四娘驀然撤劍凝立,雙眸閃閃發光,海雲和尚長劍捲來,她仍渾如未覺,這時間全場肅靜無聲,個個驚心駭目,唐曉瀾閉上雙目,不敢觀看。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猛聽得呂四娘一聲清嘯,向上一縱,弓鞋竟朝敵人的劍尖一踏,借著這一踏之勢,整個身子翻騰起來,疾如飛鳥,呼的一聲,掠過海雲和尚頭頂!不待雙足落地,霜華劍在空中一旋,已使出「白虹貫日」的絕招,一劍照海雲和尚的禿頭刺下,海雲和尚叫聲:「不好!」長劍一抖,劍鋒掠空而上,護頭頂,消敵勢,尚求僥倖於萬一,兩劍相交,呂四娘居高臨下,寶劍一翻一絞,只聽得「喀嚓」一聲,海雲和尚的長劍斷為兩截,給呂四娘撩出老遠。眾人定睛看時,呂四娘已笑盈盈的落在地上,抱劍當胸,四方一揖,說道:「海雲大師,小輩承讓了!」海雲和尚面皮紅到耳根,恨不得有個地洞鑽入去!

  這一場鬥劍,令到全場高手無不咋舌稱奇!薩天刺是一面得意,一面驚心;得意的是他與天葉散人的賭賽果然勝了,驚心的是呂四娘的本領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自己吃她的虧,看來是很難報復了。天葉散人則面色由紅轉青,咬了咬牙,猛然起身,就要下場與呂四娘決鬥!

  天葉散人則剛起立,肩頭忽然給人一按,了因和尚低聲說道:「天葉道兄,待我來收拾這個賤婢!」要知了因和尚,雖然走入邪門,卻是個江湖漢子,要保持江南八俠首領的身份。他起先不敢和呂四娘相鬥,乃是不欲落個以大欺小之名,以為隨便派一名高手,就可將她活捉,不料事情大出意料,以海雲和尚那樣劍法通玄的人物,居然也受到斷劍折名之辱!他雖然知道天葉散人武功超卓,更在海雲和尚之上,但也深怕萬一又逢不測,不但折了天葉散人一世威名,自己也會受同道竊議辱罵。說自己故意放任師妹,凌辱前輩,折成名人物的威風,顯自己本門的技藝。有這一層關係,所以了因和尚攔阻了天葉散人,急急出場!

  這一來好戲登台,全場喝采。在座高手,都知道了因絕世武功,出道以來,未逢敵手。都要看他怎樣生擒師妹,表演武功。白泰官暗暗著急,可是勢成騎虎,也無可阻攔。

  了因和尚提著碗口粗的精鋼禪杖,大步走來,呂四娘橫劍當胸,凝神待敵。了因和尚禪杖一指,高聲喝道:「呂四娘,你目無尊長,可怪不得我禪杖無情。你若知機,快快棄劍求饒,領受家法!」呂四娘柳眉倒豎,朗聲斥道:「了因,你在受師傅多年教誨,卻不守清規,違背大戒。師傅遺命,要我糾集同門,取你首級!我念曾是同門之誼,給你指點一條生路,你若幡然改悟,速速隨我回轉邙山,在師傅靈前焚香告罪,立誓洗恥,那時一眾同門,或可饒你不死,要不然你今日就難逃公道。我言盡於此,聽與不聽,隨你的便!」了因和尚勃然震怒,冷笑道:「你學了幾年武功,有多大本領?敢在你師兄面前放肆胡為,你上面還有幾位師兄,你也不問問他們,是誰成全了他們江南七俠的威名!」要知了因和尚今年五十有餘,呂四娘尚未出生,他已被獨臂神尼收為弟子。自周潯以至甘鳳池,習技之時,他都曾代獨臂神尼傳過本門武藝,所以他和其他六俠,名雖兄弟,實則「半師」,一眾師弟,對他無不忌憚,即算甘鳳池天資最高,稟賦特異,威名最盛,對這位師兄也要退讓三分。也正因此,所以了因滿心自信,以為一眾師弟,必唯他馬首是瞻,那料今天白泰官不服於前,呂四娘更輕持虎鬚於後,了因那能不暴跳如雷!

  呂四娘又是一聲冷笑,大聲斥道:「有你這樣師兄,真是江南八俠之恥,虧你還敢說成就了師弟的威名!從今日起,只有江南七俠,再不准你用師傅的名頭招搖!」了因和尚那受得了如此辱罵,呂四娘話聲未畢,他已一杖掃來!

  這一杖猛烈之極,勁風起處,砂石紛飛!呂四娘凌空一躍,禪杖呼的一聲從腳底掃過。說時遲,那時快,了因一杖不中,立把杖身向前一送,驟然一指,杖尾起處,「毒蛇尋穴」,直取呂四娘的「血海穴」,呂四娘一個倒翻,落在地上,禪杖掠面而過,身形未定,了因第三杖又捲地掃來,一招「橫掃千軍」,又已攔腰掃到!呂四娘一個盤龍繞步,三度閃開。白泰官唐曉瀾見呂四娘節節退後,驚險萬分,大為駭懼!

  呂四娘連避三杖,退後幾步,高聲叫道:「在場列位英雄見證,弟子依禮讓了三招,同門之誼已絕,今日代先師整頓門風,請各位不要怪責!」白泰官這才知道呂四娘執行師傅遺命,還謹守武林規矩,讓長輩三招。暗讚這位師妹小小年紀,做事如此老到,仁至義盡,亦柔亦剛,道理站得住,禮節亦無虧,不論這場決鬥如何,呂四娘在江湖上都已大大露面,佔了上風了!

  了因連環三杖,杖杖落空,咬實牙根,沉杖一掃,喝道:「賤丫頭,誰要你讓!」呂四娘柳眉倒豎,櫻口含嗔,左手捏著劍訣,唰的一劍,一招「仙人指路」,直指了因脅下,了因立起禪杖,一個翻身,「烏龍盤樹」,橫掃呂四娘中路。呂四娘托地一跳,劍身隨進,「玉女投梭」,指向右肩,劍尖吐出瑩瑩寒光,直取了因的「肩井穴」,了因杖尾一翻,叮噹一聲,把呂四娘寶劍格開。呂四娘玉臂酸麻,用了一招「夜叉探海」,隨勢屈伸,把了因的禪杖帶出外門,消了他的惡勢。兩人換了一招,各具戒心,繞場盤旋,尋瑕抵隙,誰都不敢冒進!

  這一來,全場驚異,就是見過呂四娘功夫的白泰官也萬萬料想不到她居然能和了因打平手。天葉散人、神魔雙老、魚殼大王和哈布陀等無一不伸長頸項,注視場心。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看出這對同門師兄妹,正以最上乘的武功護了全身,待機而動,都不禁咋舌!

  兩人凝神沉氣,繞場一週,呂四娘三尺霜華,向前一引,發了兩個虛招,了因理也不理。呂四娘見他不入圈套,計上心頭,用玄女劍法中似虛似實的劍招,連發了十幾著虛招,擾亂了因眼神,覷個真切,劍光閃處,突然由虛化實,一招「白鶴剔翎」,劍挾金風,驀向了因當胸刺去。了因火候何等老到,一見呂四娘手法,便知她由虛化實,將計就計,身軀陡然一縮,呂四娘劍尖看看沾衣,卻忽然撲了個空,重心驟失,了因虎吼一聲,碗口粗的禪杖猛的一搶,已截著了呂四娘退路!說時遲,那時快,杖影如山,橫掃下壓,向呂四娘當頭罩下,這一著毒辣異常,竟要把呂四娘置於死地!呂四娘身臨絕境,看來已是萬難逃脫!

  唐曉瀾情急驚呼,杖風人影中也看不清呂四娘是用什麼身法,竟然凌空掠起了三丈多高。本來她被了因禪杖圈住,封了去路,不論向旁閃避或向上跳躍,都難逃一杖之災,不料她就在這死生俄頃,性命呼吸之間,顯出了卓越輕功,非凡劍術,寶劍一伸,劍尖在杖頭一點一按,借著了因的猛力,整個身子反彈起來,一個「細胸巧翻雲」,已倒翻出數丈開外!這一下令得在場高手都不自禁的喝起采來!

  喝采聲中,了因和尚掄杖急上,呂四娘身形未定,又遇險招,急忙發劍抵擋,已被了因搶在上首,佔了先機。了因內功深湛,外力雄厚,掄起禪杖,呼呼轟轟,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杖影,真有排山倒海之勢,風雷突擊之威,平常的人,休說吃他一杖,只受杖風震盪,也要五臟俱傷。呂四娘雖仗著絕頂輕功,上乘劍法,在杖風震盪中,也是無法反攻,身如一葉輕舟,在波濤洶湧、巨流急湍之中,震得飄搖不定,起伏迴旋。心想:了因是同門之首,功力深厚,果然非自己所及,這樣困鬥,自己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擊之力,時間一長,必無倖免。銀牙一咬,把玄女劍法中最精妙的劍招施展出來,拼命進攻,颯颯連聲,渾身上下,竟似閃起千百道精芒冷電,逼得了因眼花繚亂,不由自主,退了幾步。呂四娘鷹翔隼刺,運劍如風,唰唰一連幾劍,以攻為守,解了困勢,脫出包圍,再搶了有利方位,和了因死戰!

  了因見呂四娘居然能在他嚴密封閉之下,脫險出去,扳成平手局勢,不禁也暗自心驚,暗恨師傅偏心,教出徒弟,竟然一個強似一個,後來居上。七弟甘鳳池出師未滿十年,威名已蓋過自己,而這個呂四娘,初次出道,武功更是好得出奇,自己幾十年功力,竟拿她無法,豈不心寒。要知了因在師傅死後,膽敢放肆胡為,就因自恃武功,天下已無人制得,而今師弟師妹,一個接著一個的趕了上來,構成威脅,不禁怒從心裏起,惡向膽邊生,禪杖一摔,竟用兇獷絕倫的杖法,對付這初出道的師妹!

  了因慣經陣仗,火候老到,閱歷極深,與呂四娘戰了一陣,已知呂四娘劍法雖高,輕功雖巧,但論內功深厚,遠非自己可比。因此,不惜消耗精力,把最兇獷的伏魔杖法施展出來,橫挑直格,左擋右架,上下翻飛,宛如一條毒龍,張牙舞爪,杖影如山,把呂四娘再度困住!但呂四娘運劍如風,虎躍鷹翔,帶守帶攻,雖然是處在下風,了因卻也奈何她不得!

  兩人輾轉攻拒,又鬥了一百來招,了因勇猛如初,而呂四娘也輕靈依舊,這時新月已至天心,山頂的演武場上仍是火把通明,沒有一個人感到半絲倦意!

  鬥到分際,呂四娘又是滿場遊走,想用對付海雲和尚的戰術對付師兄,那料了因禪杖又粗又長,功力也非海雲可比,呂四娘這一游走,給他銜尾急追,長兵器恰把寶劍剋住,杖頭點到背心,兩人繞場追逐一匝,呂四娘險象頻生,想起戰術乃因人而施,對付了因,退守示弱,絕非辦法。倏然一個翻身,再用進手的招數和了因搶攻!接連幾劍,「勁風掃葉」「高祖斬蛇」「猛雞奪粟」、「龍頂摘珠」,直刺過來!了因掄動禪杖,一一擋過,但呂四娘也趁此時機,站穩腳步,緩過氣來,和了因以攻對攻,又扳成了平手局勢!

  這一仗已打了一個多時辰,兩人還是苦戰不休,各無進展。了因勝在功力雄厚,內勁深長,而呂四娘則勝在輕靈巧妙,劍法精奇,兩人在演武場上,兔起鶻落,越鬥越兇,越來越險,往往只爭瞬息先後,稍一不慎,就要血濺黃沙。在場高手,看得矚目驚心,魚殼大王悄悄說道:「這樣拼鬥,何時罷休,哈總管、天葉散人,你們看這可如何了局?」魚殼大王心想只有天葉散人與哈布陀二人或者有此功力,可將了因和呂四娘拆開,因此出言示意。天葉散人淡淡一笑,哈布陀也搖了搖頭。兩人武功身份和了因都差不多,非到最後關頭,那肯出場止鬥,落個以大欺小以眾凌寡的惡名。

  又鬥了半個時辰,了因越戰越勇,呂四娘也是越戰越靈。了因只覺呂四娘劍法,柔如柳絮,快若飛鴻,無法剋得她著!呂四娘也覺了因力猛如虎,杖重如山,萬難取勝!兩人功力悉敵,又都不能罷戰,只好各顯奇能,繼續拼鬥,戰到急處,呂四娘幾乎是連人帶劍化成一道白光,了因也幾乎是連人帶杖圈成鐵壁銅牆,好比銅鐘撞著鐵壁,猛虎遇著蛟龍,一劍一杖,上下翻飛,兀是殺得勝負難分,相逢敵手!

  這時候不但魚殼叫苦,就是呂四娘和了因也各在心中叫苦,在呂四娘是孤身犯險,若然不勝,怎能脫險下山?在了因是份屬師兄,當此眾目睽睽,若然不勝,怎好向天下英雄交代!所以兩人都明知無法取勝,但已勢成騎虎,不得不咬牙苦鬥!呂四娘戰了兩個多時辰,已是香汗淋漓,了因雖內力深長,也開始有些氣喘!

  魚殼見狀,叫聲「不好!」再戰下去,只怕兩人都要同歸於盡,呂四娘毀掉,也還罷了,了因毀掉,自己豈不要受四皇子怪責?而且這麼多高手在場,要令了因毀掉,也實無此理。當下再顧不得江湖規矩,正要請哈布陀和天葉散人出場,暗助了因,解開戰鬥。尚未開聲,這兩人已不約而同,雙雙躍下場子!

  哈布陀與天葉散人各有心思。哈布陀與了因是同惡相濟,兩位一體,到此關頭不能不救!天葉散人本來妒忌了因位居上座,誠心要看他的笑話。如今見他戰師妹不下,「笑話」已成,自己正好趁此時機,顯一顯武功,止鬥之後,順手把筋疲力竭的呂四娘擒住,挽回剛才自己失掉的面子。

  場中了因、呂四娘二人,各以性命相搏,全神貫注,根本不知有人躍進場心,天葉散人人未到,掌先發,呼呼兩掌,遙擊出來,了因、呂四娘身形一蕩,尚未分開,哈布陀也已趕來,兩個圓球,破空擲出。

  就在此際,一條黑影,疾如飛鳥,也突降場心,哈布陀的兩個圓球,竟給黑影凌空打落,散下滿天刀雨!原來這兩個圓球竟是百步之內取人首級快如閃電的血滴子!天葉散人第三第四兩掌,剛剛續發,猛覺勁風倒撞,反激回來!來人身法快得出奇,哈布陀與天葉散人尚未看清,已給來人刁著手腕,一手一個,猛的拉開,兩人沉肩縮肘,急把身形穩住,定睛看時,來人正是獨上孤峰、單騎闖席的老丐婆!

  這一下全場聳動,比看呂四娘與了因之戰,更令人驚異!要知哈布陀與天葉散人功力不在了因之下。哈布陀的血滴子厲害非常,而天葉散人的掌力也登峰造極,但兩人出手暗算,都給這老丐婆在舉手投足之間,化於無形,而且一個照面,就將兩人拉開,這真是何等功力!

  老丐婆手提叫化棒,嘻嘻冷笑,猛然斥道:「好不要臉,那有這樣勸架的道理?你看我的!」身形一晃,在了因與呂四娘中間一插,了因的蕩魔杖法,正使到「翻江攪海」這招,用盡全力,給那叫化棒一隔,火星蓬飛,禪杖缺了一個口,那叫化棒卻紋絲不動!呂四娘也正恰恰用到「鷹擊長空」的絕招,一劍刺去,也正正刺在叫化棒上,也是火星蓬飛,缺了個口。老丐婆把棒一抽,笑道:「這才叫做公平勸架,誰要暗算,衝著我來!」

  了因和呂四娘倏的分開,了因瞪大眼睛,看那青絲覆額,髮光鑒人的老丐婆,半晌說不出話,這老丐婆功力,了因出道以來,非見所未見,而且聞所未聞,只憑剛才這一招,已深覺這老丐婆功力之高,縱自己師傅獨臂神尼復生,也不過如此!了因倒拖禪杖,驕橫之氣頓消,稽首問道:「請問老前輩法諱!」老丐婆哈哈大笑道:「你的師傅沒有向你提起我麼?你的師傅三十年前,初學玄女劍法,曾到天山見我!」了因猛吃一驚,驟然想起一人,顫聲問道:「前輩敢是天山七劍中的易女俠麼?」了因此言一出,全場無不驚駭。正是:塞外歸來頭未白,間關萬里覓傳人。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江湖三女俠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