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劍計劃:搶救俄羅斯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四章



  西元二○○○年一月七日

  加州/聖荷西市

  現在是午夜十一點多,彼得.尼梅克正坐在家中的筆記型電腦前閱讀一份電子郵件,一臉專心研究的神色。這封剛才出現在螢幕上的郵件和戈迪目前正在調查的事件有關,代碼是「政治局」。

  狀態:回應一之一,三封附加文件(PEM簽署與加密)

  ※※※

  回覆者:「政治局」

  》彼得,

  》現在是凌晨兩點,我在華盛頓特區,但是想

  》在睡覺前完成你所要的簡報資料。

  》我知道你和我一樣,這時候大概還盯著電腦看,

  》如果沒看到文件進入信箱,你是絕不會善罷干休

  》的,所以它們就在這裡囉──是有一點趕啦,

  》而且我最多也只能作些簡短的提示。我建議你,

  》快速地看過這些資料,然後放輕鬆。現在要

  》睡個好覺已經有點遲了,不過,熬夜對我倆

  》來說,似乎不太好。

  》祝好夢。亞歷山大

  尼梅克將游標移到選單列,按下了「下載」鍵,然後往後躺在椅背上,等著下載完畢,嘴上還掛著淡淡的微笑。他心想,這像伙真是不可思議,居然連我在做什麼都猜得到,真不是蓋的!

  傳輸完成後,尼梅克從網際網路伺服器上登出,打開了三個附加檔案中的第一個,並且開始閱讀。

  ※※※

  個人檔案:葉尼.巴什基爾

  經歷/

  個人: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日誕生於蘇聯濱海地區首府海參崴。祖父經營一家前布爾什維克進出口貿易公司,辦公室遍布中國和朝鮮,父親(歿)是蘇聯太平洋艦隊的第一代軍官,母親(歿)有中國滿洲人血統。已婚,目前居住在莫斯科,有兩個兒子,長子目前是小提琴演奏家,正和……

  ※※※

  尼梅克直接跳到下一段。亞歷山大所謂的「簡短」,很可能是和學術論文比較而言吧?

  ※※※

  軍事/政治:

  追隨父親進入崇高的海軍生涯,於冷戰期間服務於蘇聯太平洋艦隊,指揮過十一月級和回聲二級核子潛艦,駐紮於堪察加半島。一九八一年晉昇為海軍少將,後來負責指揮整支核子潛艦艦隊。前共產黨黨員,約於一九九一年加入葉爾欽所組的政黨。和北京政權有相當密切的關係──特別是中國政府裡的貿易官員,而且不受中俄關係日益緊張的影響。一九九二年,受當時總統戈巴契夫指派為出使中國的特別領事,在促進兩國間的政治經濟關係上頗有貢獻。為一九九六和一九九七中俄兩國合作協定的主要起草人……

  ※※※

  後面的幾段主要是描述該協定的主要內容,大致上是原則的宣示,比一般的約定還要詳細些。不過,有某些內容卻讓尼梅克不禁挺直了背脊,發現其中大有文章。

  ※※※

  一九九九年八月,巴什基爾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貿易高峰會,並且擔任雙邊武器暨技術交流協定的主談者。俄羅斯方面的軍備公司代表包括了查伏塔集團(見附檔),據傳巴什基爾是此集團主要的股東之一。另外,出席的主要集團執行總裁還有邱騰,亦即馬來西亞連氏化學公司主席(見附檔),據信此公司高層悉數由中國掌控。

  ※※※

  尼梅克在繼續往下看之前,還特地把這幾行字讀了兩遍;他的眼睛盯著螢幕,嘴裡發出喃喃自語的聲音,他心裡想說的是,這就是了!看來大部分問題的答案就在這裡。不過,這也是最讓他困惑的事,他實在不太相信結果竟會如此明顯。

  他喝了口微溫的咖啡,繼續往下看剩餘的文件。

  ※※※

  巴什基爾於一九九九年被波里斯.葉爾欽任命為內政部長,並擔任此職直到現在。他與伏拉第米爾.史塔里諾夫的交情,據說可追溯至史塔里諾夫於堪察加地區擔任空中突擊師指揮官時期。儘管巴什基爾個人有專業背景,而且忠於史塔里諾夫,但他在「加速經濟開放」和「西方模式民主改革」這些議題上也是強烈的批評者……

  ※※※

  十分鐘後,尼梅克看完了這份檔案。他把它列印出來,然後關閉檔案,再打開下一件附檔,裡面詳列了連氏集團下屬各國際公司的名單。

  等他看完諾斯壯的報告後,已經是午夜時分。在他瀏覽完三份文件的最後一份時,他先前的想法更為強烈──這整件事他媽的太簡單了。不知怎麼著,他不禁回想到很多年前,他到紐澤西大冒險主題樂園旅遊的經驗。園方安排遊客開車沿著公路穿過了一個模擬野生動物棲息地的區域,但是那些真正危險的動物其實都被圈圍在偽裝得不太好的籬笆之後。你會有一種似乎到非洲作越野長征的感受,其實那只不過是遵循著事先規劃好的安全觀賞路線。

  尼梅克把這些檔案複製一份之後,關閉電腦,然後蓋上防塵罩。他站起身來伸伸懶腰,活動一下筋骨,以解除長時間維持固定姿勢所帶來的肌肉酸痛。尼梅克同時感受到疲累和興奮,他知道自己大概睡不著了,因為還有某些他無法理解的事橫在眼前。

  尼梅克搖了搖頭──他現在需要的是完全的放鬆。

  他離開辦公室,走過了寬闊的客廳、餐廳,經過廚房,來到他個人專用的昇降梯前。他按下按鈕,讓昇降梯把他送到這棟三層樓豪宅的最上層。

  電梯門開了之後,眼前出現的是休閒健身室。這整個樓層可分成四個區域,一座環形的慢跑跑道圍住了所有器材,這就是尼梅克每日進行體能鍛鍊的場所,裡面有裝配齊全的拳擊房,以及一個有靜音裝置的射擊場。而他打算去的區域,則是一間完全模仿費城彈子房的昏暗房間──那是他年輕時最愛逗留的地方。那時,他不但和一流的球師學球,也和那些高桿的賭客過招,甚至學到了利用粉磨讓球打得更順的神奇伎倆;他的父親就是箇中高手。

  他推開了房門走進去,房裡有兩張古董級的撞球桌,桌邊雕飾著美麗花紋,綠色的桌面平坦光滑一如結冰的湖面。裡側有個吧檯和一列樹脂製的旋轉高椅,角落安裝著一部零食販賣機。另一個角落還有一部伍立玆牌點唱機,裝飾著閃亮的霓虹燈管,裡面全是舊式四十五轉的搖滾唱片,唱片上還刻意貼著一些過時的、沾染汙漬的廉價塑膠貼紙。至於牆上掛著的紀念品,則全是尼梅克在各地二手商店和跳蚤市場買來的東西,有過期的裸女日曆和舊式的賭球規則告示牌;唯一缺少的是那種瀰漫在空氣中的汗臭、髮油味和煙味。儘管尼梅克知道這些東西最好少碰,但其實他心裡還是很想完全複製出那種情景。

  打開燈光,他從桿架上取下慣用的二十盎斯球桿,然後走向其中一張球桌。他從球桌下放球的地方拿出了六顆球,並且把它們沿著腰袋排成了一個半圓形。他決定先練習一下,因為他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打了。

  尼梅克用粉磨磨了磨桿頂,然後放下粉磨,伸出左手架好球桿、右手握桿來回比試著。

  出於習慣,他會把八號球排在第一個,這是他一開始破除噩運的方法。他對運氣這檔子事十分重視,打從他在陸軍騎兵部隊時,就自己發展出一套講究的──有人稱作迷信──幸運祈求法則。雖然在退伍後,他的祈求法則出現了各種不同的形式,不過在一般狀況下,他仍保留著舊有的習慣。

  現在他把視線集中在母球前進的預定路徑上,眼神中透露出神射手特有的精確度。要把球連續撞進腰袋的訣竅,就在於作球的技術。

  他放鬆了手腕,保持手臂緊貼著身體,把球桿往後拉,然後以流暢精準的動作帶動球桿撞擊母球重心下方,好讓母球在撞擊後回轉。子球進袋後,八號的母球輕輕彈回,正好和下一個子球與腰袋形成一直線。

  那正是他希望母球停留的地方。

  他快速把三顆子球連續撞進袋中,不過第五次撞擊時,由於手腕的施力太緊,結果撞到了母球球心上方,因此母球和第五顆子球撞擊後沿著同一方向滾去,他為此懊惱不已。

  他的怒氣全顯現在臉上,平添了不少皺紋。他就像個業餘球員一樣,嘴裡唸個不停。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不只是因為今晚的撞球遊戲吹了,也因為這整件事真是一團混亂。諾斯壯的報告似乎指出了一件事,就像新聞界這幾天一直在傳說的一樣,聯邦調查局掌握了一個完整的爆炸裝置。可是尼梅克懷疑,如果不先對炸彈裡各種有標誌或可追蹤的毀壞元件作徹底的科學化調查,就把爆炸案和連氏集團、查伏塔集團連在一起,可能過於草率。當然,那些已爆炸的炸藥裡也會有殘餘物質可以查出這樣的訊息,不過他所懷疑的事情仍舊存在。到處都可以見到巴什基爾留下的指印,就算他不是整件陰謀的策劃者,大家也有相當足夠的理由可以懷疑他是這件爆炸案裡的主謀之一──但他的動機呢?激起美國的孤立主義,必然導致重新檢討糧食救援政策,這是不是會緩和俄國向西方靠攏的態勢?這或許是唯一比較合理的解釋,可是其中仍有太多問題。巴什基爾是個曾在俄羅斯海軍佔有高職的軍人,指揮過世界排名第二的導彈潛艦部隊,他同時也是個生意人,習於仔細衡量各項決策,他真的以為謀殺那些無辜的人民就可以獲取利益?而且他最近參與了俄國和中國之間的主要武器交易協定,也許還確實拿了某家代理武器銷售的俄羅斯公司不少好處,那麼他應該知道從炸藥標記很容易就能查到生產者和購買者的記錄;然而每一項證據都直接或間接地指出他在爆炸案中脫不了干係,這合理嗎?

  尼梅克彎下腰,把臉貼近球桌,然後把球重新放在桌角另一頭,準備來個單點瞄準。他一想到巴什基爾可能牽涉其中,就覺得這整件事十分詭異。這幅拼圖一定還缺了什麼──他所拿到的部分根本無法湊出全貌,而且那些圖塊還分藏在許多盒子裡,更讓他感到複雜。

  他想,除了一次一步慢慢來之外,別無他法了。唯一合乎邏輯的辦法,就是追查出炸藥的來源,然後一直查到最後的銷售點。

  他再度拿起粉磨,在球桿頂抹上一些,然後傾身在桌上,把母球撞向對角的底袋。天亮之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戈迪。作為一個美國的技術輸出商,戈迪應該時常和海關的人打交道,也許他們可以提供一些好的線索。如果連氏集團是炸藥製造商,而查伏塔集團是中間人,那麼在美國是誰去取貨的呢?而這些炸藥確實的移動路線又是如何?

  一定有人負責運送!尼梅克決心把這個人找出來。

寶劍計劃:搶救俄羅斯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