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劍計劃:搶救俄羅斯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西元一九九九年十月廿七日

  伯力/接近俄羅斯/中國邊境

  沿著這條俄羅斯稱為阿穆爾河、中國稱為黑龍江的大河旁,一個叫西卡奇來恩的村莊裡住著一群當地的土著──南奈人;這一族人由於人數太少,所以根本不為人所知,倒不是他們自願與世隔絕。這裡沒有任何旅館或餐廳,而且村落的所在位置又恰好在主要航道之外,因此除了那些想一探古礫石浮雕的學者偶爾會造訪此處之外,少有人會來到這個建在河岸泥沼上的小村落。

  由於和外界近乎隔絕,再加上靠近邊境,使得這裡成為非常適合祕密會面的地點。

  有一群人租了艘木製拖網漁船,在日落時分離開了伯力,並且趁著夜色漸濃,順流而下航行了四十公里。船上那具已經有五十年高齡的克馬斯引擎,在低沉的吼聲中還不時夾雜著鏗鏘的噪音;原本該高掛在船頭的航行燈,現在卻被拆下來掛在船舷上,從迷濛的霧氣中看來,彷彿是野獸眼中閃耀的微紅光芒。船上沒有船員,而小小的駕駛室裡也只夠擠進一個人;這時在裡面負責掌舵的是一位會講少許俄語的南奈水手。由於付錢人訂下的規矩,所以他只能待在駕駛室裡,獨自一人駕船。

  現在船已停泊在村外的碼頭上,引擎漸趨於寧靜,在船艙的斜板艙門後,沿著船身釘著左右兩列橫木板凳,乘客們必須抓緊板凳坐著,以免船身的搖晃把他們拋了出去。

  這群乘客裡只有一名女子。俄國人羅慕爾.波薩德和尤里.佛斯托夫,是於今天稍早分別從莫斯科搭乘民航機來到伯力的;而那個叫邱騰的中國人則到得較晚,而且他的旅途也比較累人:他從北京搭飛機到哈爾濱,然後趁著夜色,搭乘軍用吉普車一路顛簸而來,在早晨七點到達撫遠之後,又直接到碼頭搭水翼船前往伯力,三小時後,才在黑龍江濱的大城裡和中國領事館的人員會面。雖然曾在領事館的會客室裡小憩一番,但他現在還是疲累不堪。

  坐在他對面的是此行中唯一的女性,吉莉亞.那斯提克,她正在心裡暗自詛咒這該死的寒氣和潮濕。這地方根本沒有季節的變化──夏天就只有一天,而其他日子則都是討厭的寒冬;她那生長於沙漠地區的細瘦身軀,從來就無法適應這種悲慘的氣候。

  「好吧,隨你啦。」吉莉亞以俄語說道,從語氣中可以聽出她對波薩德的反反覆覆感到厭煩。而波薩德則有將近十分鐘的時間不發一語,吉莉亞忍不住問道:「你拿到軍方高層的批准了嗎?或者我們只是在浪費時間?」

  波薩德咬著下唇。

  「這得看情況。」他終於開口了。「首先要不出紕漏,並讓我能了解整體的作業流程,然後我們就能拿到錢──當然,還要有可靠的聯絡網路。」

  她睜大了眼瞪著他,顴骨上的皮膚似乎更緊繃了些,使得她的臉看起來愈發冷若冰霜,宛如發現獵物的老鷹。然後,她低頭看著自己那凍得有些蒼白的雙手,搖了搖頭。

  「我已經保證過你們會有無限制供應的經費和物資了。」邱騰斬釘截鐵地說:「你知道我是言出必行的人。」

  波薩德轉過頭去,意味深長地看著佛斯托夫。「你在美國那邊的人手……你確定他們值得信賴?」

  佛斯托夫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怒火;波薩德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讓他覺得十分嫌惡。不管是低層的辦事員或是高層的首長,俄國政府裡的每位官員幾乎都是偽善的混蛋。

  「如果每個人都遵守協議,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他回答道:「就是這麼簡單。」

  至於波薩德,他在見到這三個人時,就覺得自己好像跳入了火坑。但這是上級的指示,除了照辦,他還能有什麼選擇?

  根據目前在華盛頓的代表團所傳回來的公報顯示,史塔里諾夫和美國總統已經簽定協議,而美國國會議員也多半都同意支持──由美國領頭的拯救饑荒大軍,不久之後就要開入俄羅斯,而莫斯科的新聞界則早已把史塔里諾夫捧為政治上的救贖聖君。史塔里諾夫利用這批珍貴的食物援助強化了他個人的形象,並且把危機暫時壓了下來;也許再過不久,他就會向西方妥協,把俄國人民給出賣了。

  看來只有採取激烈的動作,才能扭轉事態的演變,波薩德心想。如果他的盟友一個是在印尼販賣軍火的北京馬前卒,一個是雙手沾滿血腥、靈魂出賣給撒旦的女人,另一個則是以詐欺、偷竊、銷贓維生的黑道份子……當然,他自己也具備了被打入地獄的條件,那麼除了和這些惡魔打交道之外,他還能有什麼選擇?


  「好吧。」波薩德終於下定決心,「這個計劃確實有其威力,我也準備向部長建議採行,不過還有一件事──」

  「我知道我們在玩什麼樣的遊戲,昨夜我的小組在加里寧格勒的行動就證明了一切。」吉莉亞說道,一邊瞪著波薩德。她的眼珠有如磨亮打光的翡翠,迸出冷冽的光芒。「至於其他部分,你也可以放心,右翼政黨肯定會遭到責難。我和邱先生剛才已經交換過意見,我們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個步驟。」

  邱騰只是輕輕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並沒有說話。

  在這令人感受不到暖意的船艙中,所有人都保持著沉默。船又開始晃動了,激起的波浪規律地擊打著船殼,陳舊的繫船繩發出了被拉緊的吱嘎聲。

  「這艘破船一點也沒替乘客著想,真是差勁。」佛斯托夫說道:「我們現在應該開一瓶香檳,舉杯同賀我們即將擁有的財富吧。」

  「還有新年的到來。」吉莉亞仍舊是那副冷冷的模樣。

  佛斯托夫的嘴角先是抹上一層淡淡的微笑,「沒錯!」然後又開懷地說:「此時此地再適合不過了。」

  波薩德看了他們一眼,開始覺得胃裡一陣翻攪,他嘆了口氣想道,對於人性中殘酷的一面,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啊。

  他索性把頭別過去,透過舷窗望著外面已然模糊的景色,他想藉此提醒自己,他所熟知的世界仍舊好端端地在那裡,他並沒有被人們唾棄……

  然而現在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無邊的黑暗。

寶劍計劃:搶救俄羅斯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