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二章 葬禮的安排



  維吉尼亞州 諾福克

  從電視的畫面中,托蘭德看見聯邦議院大廳異乎尋常的擁擠,通常他們在這樣的典禮中一次只埋葬一位大英雄,有一次他們在此為三名亡故太空人舉行葬禮,而這一次,他們有十一名英雄,八名來自斯剋夫的年輕先鋒團團員,三個男孩,五個女孩,年齡從八到十歲以及三名為俄共政治局委員工作的僱員。他們全躺在閃亮的樺木棺材裡,四周包圍著一片花海。托蘭德仔細觀察螢幕,棺蓋是打開的,因此可以看見受害者,其中兩人臉上蓋著黑色絲巾,棺木上方有照片,顯示出孩子們生前的模樣。電視攝影機徘徊在這悲慘而恐怖的景象上。

  大廳的大樑柱被紅、黑的布幕遮住,甚至華麗的樹枝形燈架也為了這個肅穆的葬禮而被遮蔽住。受害者的家屬排成一列站著,失去了孩子的父母、失去丈夫的妻子、失去父親的孩子;他們全都穿著寬大而裁剪不當的衣服,典型的俄羅斯特色。它們臉上沒有情緒化的表情,只有震驚,彷彿仍在試圖理出傷害他們家人的原因,彷彿希望著從這場惡夢中醒來而發現他們所愛的人仍安全地睡在床上,他們知道,這永遠也不可能了。

  這位共黨主席陰鬱地走到隊伍前,擁抱每一位死者家屬,他袖子上有著哀悼的孝帶,與他前襟衣領上俗麗的列寧任命徽章格格不入。托蘭德仔細地看著他的臉,真有傷痛的情緒,在別人眼中幾乎以為他是在埋葬他的家人一樣。

  一位母親接受他的擁抱和致意的親吻,她幾乎崩潰地彎下膝,將臉埋入雙手中。黨主席立刻蹲下攙扶她,他的動作比他的丈夫還快,將她的頭攬在肩上,過了一會,他幫助她站起來,輕輕將她交回丈夫保護的雙臂裡。她的丈夫是一位蘇聯陸軍上尉,他臉上的表情是悲憤的。

  演得真好,托蘭德心想,簡直可以和艾森斯坦的作品相比。

  ※※※

  蘇俄 莫斯科

  你這混蛋也覺得傷痛嗎?沙吉托夫對自己說。他和其他的中央委員站在棺木左方的隊伍裡。他盡力讓自己的臉向前,朝著那一排棺木,但是他移開他的目光,只看著正在記錄整個葬禮的四具電視攝影機。整個世界都在看著他們,電視臺的人員曾向他們保證過;多麼敏銳的組織!這是煙幕掩飾計劃的倒數第二步行動。紅軍的榮譽親衛隊士兵混在莫斯科少年先鋒隊員的男孩和女孩之間,瞻仰著這些被謀殺的孩子們。輕柔的小提琴樂聲,什麼樣的一場虛偽表演啊!沙吉托夫對自己說著,看我們對那些被我們謀殺的死者家屬多仁慈啊!成為共產黨員的三十五年中,他已經看過太多謊言,他自己也對黨中央說了夠多的謊,但是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樣。還好我今天沒吃什麼,他想。

  他的眼光不情願地轉回一張又一張上蠟的孩子臉龐,回想起他自己的孩子小時候睡覺時的臉。經常,他工作得很晚,回到家裡後他總是溜進孩子的臥室,去看他們寧靜的睡臉,聽他們均勻的呼吸,他們的夢囈。他多常告訴自己和黨中央要為他們的未來努力?你們再也不會覺得冷了,孩子,他用他的眼睛對著最靠近他的那個孩子說道,再也沒有夢想了,看看黨對你的未來做了什麼樣的事啊!他的眼睛裡蓄滿的淚水,為此憎恨自己。他的同志們會認為這只是一部分的表演而已。他想看周圍,看看他的政治局同志對他們的傑作有何感想。他懷疑執行此項行動的KGB小組現在對他們的任務會有什麼想法,如果他們還活著的話。他想,多麼容易便可將他們放在一架飛機上,再讓他們撞毀在地面上,這樣一來就神不知鬼不覺了。所有關於炸彈陰謀的記錄都已經銷毀,他可以確定,而且知道這件事情的三十個人也都確定,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此刻都站在隊伍裡。現在沙吉托夫幾乎希望他那天早上曾提早五分鐘進入那棟大樓,畢竟死了比成為此件醜事的受益人要好受得多了。他心裡明白,如果那天早上他真被炸死了,那麼在這一場殘酷的鬧劇中,他將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

  維吉尼亞州 諾福克

  「同志們,躺在我們面前的是祖國無辜的孩子。」蘇俄共黨總書記以低沉、緩慢的聲調開始他的演說,這使得托蘭德的翻譯工作較容易些。大西洋艦隊司令的情報主任就在他身旁。「這些孩子被殘暴的國家恐怖主義手段殘殺了,被一個持著『汙穢的征服夢想』兩度侵略我們祖國的國家謀殺了。在我們面前,我們看見的是謙卑、全心奉獻心力為祖國服務的僕人。我們看見的是為蘇聯的安全而犧牲的殉難者,我們看見的是在法西斯主義者侵略下的殉難者。

  「同志們,對這些無辜孩子們的父母,對這三個好人的家屬,我要說,報應終將來臨,他們的死絕不會被忘記。我要說,這件殘暴的罪行將受到公平的審判……」

  「天哪!」托蘭德停止翻譯,看著他的長官。

  「是的,戰爭即將爆發。我們在對街有一個語言小組,他們會做完整的翻譯。巴伯,我們去見『老闆』吧。」

  ※※※

  「你確定嗎?」大西洋艦隊司令問道。

  「可能他們會有較少的安排,長官。」托蘭德回答:「但我不這麼想,關於這次點燃俄羅斯人民怒火的舉動,其規模是我前所未見的。」

  「讓我們把每一件事都擺到桌面上來說。你是說他們一手安排這次謀殺是用來煽動危機。」艦隊總司令望著桌面,「難以相信,即使是他們,我也難相信這是真的。」

  「將軍,我們應該相信這點,還是我們應該相信西德政府決定使自己上鉤而對蘇聯發動戰爭?如果是第二種情形,那麼西德政府必定是他媽的昏了頭!」托蘭德大肆抨擊,他忘了只有海軍上將才會在其他將軍面前咒罵髒話。

  「但是,為什麼呢?」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這是情報作業的一個問題,長官,並且要說明已經發生了什麼事,要比說明為什麼要容易多了。」

  大西洋艦隊司令站了起來,踱步到他辦公室的一角。就要有一場戰爭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找出原因,這原因或許是重要的關鍵。

  「我們要開始召集後備軍人。托蘭德,過去兩個月來,你的表現好極了,我將要求讓你升級為中校,你是特例,我想我能處理好這件事情。第二艦隊指揮部的參謀處有一個情報空缺職務,他已經要求由你來擔任,如果事態變得嚴重,看來勢必會如此,那麼你便會成為他那一小組的第三號人物,而且你會被派到一艘航空母艦上,我希望你到那裡去。」

  「如果能讓我與家人小聚一兩天,我將感激不盡,長官。」

  艦隊司令點點頭,「這是我們欠你的。而且尼米茲號也正在航行中,你可以到西班牙海岸去跟它會合。星期三早上帶著你的行李回到這裡報到。」大西洋艦隊總司令走過來跟他握手,「做得好,中校。」

  ※※※

  兩英里之外,裴瑞斯號靠在補給船邊。愛德.莫瑞斯從艦橋上往下看,反潛火箭【註:利用火箭投射的魚雷。】正從起重機上卸到他的船頭,裝入彈藥艙內;另一具起重機則將補給品卸到船尾的直升機停機坪上。三分之一的船員正在辛勤地工作,將那些補給品放入船上每一個適當的貯存空間裡面。他指揮裴瑞斯號已將近兩年了,這是他第一次將船載滿武器。八管反潛火箭發射器已經由岸上技師調整過,以校正其機械誤差。從供應艦來的另一組人員和他自己的一組人員會合,一起處理一個雷達上的問題,這是他的檢查項目列表上最後一個須處理的問題。船上引擎部分的功能完美無瑕,比他對這艘已服役二十年的船隻所預期的更好。再過幾個小時,美國海軍裴瑞斯號就可完全準備好……但是,為什麼呢?

  「仍然沒有出航命令,艦長?」他的執行官問道。

  「沒有,我在想大概每個人都在懷疑我們到底要做什麼,但是根據我的看法,連『旗子』都不知道(莫瑞斯總是稱海軍上將們為『旗子』)。明天早上,在大西洋艦隊司令部將要舉行艦長會議,到時候就知道了,也許吧。」他不十分確定地說。

  「你認為德國人的那件事如何?」

  「曾經在海上跟我共事過的那些德國人沒有問題。企圖炸掉整個蘇聯統治階級──沒有人會這麼瘋狂。」莫瑞斯聳聳肩,一道陰影在他黝黑的臉上散開。「但是沒有人規定這世界上的每樣事情都必須是有道理的。」

  「該死的,如果那不是真的,那麼我想,我們就用得著那些反潛火箭了,艦長。」

  「我想你恐怕是對的。」

  ※※※

  馬里蘭州 克魯福頓

  「出海?」瑪莎.托蘭德問道。

  「是他們要我上船的,那也是我所屬之處,不管我喜不喜歡。」巴伯似乎不太願意正視他妻子的目光,光是聽她幾乎心碎的聲音就已經叫人難過了。他不願將恐懼帶入她的生活,然而此刻,他卻在這麼做。

  「巴伯,事情會像我想的一樣糟麼?」

  「還不知道,寶貝。可能是的,但是目前還不知道。瑪莎,你記得愛德.莫瑞斯和丹尼.麥克福特嗎?他們現在都已經是艦長了,他們也必須出海,而我就應該待在安全的岸上嗎?」

  他妻子的回答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場蹂躪。

  「他們是專業的,你不是。」她冷冷地說。「你只是在週末假扮戰士,每年服役兩週,假裝自己還待在海軍裡。巴伯,你是個老百姓,你不屬於那裡,你甚至於不會游泳!」而瑪莎.托蘭德可以給海獅上游泳課。

  「對,我他媽的不會!」托蘭德反駁道。他知道為了這事情爭吵是荒唐的。

  「對,五年來,我沒有看過你下水,你出海去玩你那該死的遊戲,把我和孩子丟在這裡,我該對他們說什麼?」

  「說我沒有逃跑,我沒有躲起來,我……」托蘭德移開目光。他沒有料到會這樣,瑪莎出身自一個海軍家庭,她應該瞭解的。然而此刻,她臉頰上掛著淚珠,嘴唇發抖。他走向前一步,用雙手去環抱她。「瑪莎,你瞧,我要去的那一艘船是航空母艦,是我們所有船隻中最大的、最安全的、保護最周全的,有一打以上其他的船隻包圍它,不讓壞蛋接近它。好嗎?瑪莎。他們現在需要我,需要我去協助預測敵人的動向,好盡可能地遠離敵人。我現在做的是必須去做的事情。瑪莎,他們需要我。海軍上將指名要我,我是重要的──至少有人是這樣認為的。」他以溫柔的微笑隱藏住他的謊言。一艘航空母艦是整個艦隊中最受保護的船隻,必須如此,因為航空母艦是蘇聯人的頭號目標。

  「對不起,」她掙脫她的懷抱,走到窗前,「丹尼和愛德他們都好嗎?」

  「他們比我忙得多。丹尼的潛艇正在北海某處,此刻他是最接近蘇俄的。愛德的船也準備出航了,他有一艘一〇五二──一艘護航艦,他很可能前往保護運輸船團或被蘇聯潛艇上射出的東西追著到處團團轉。他們兩人都有家眷,至少在我走以前,你還有機會看到我。」

  瑪莎轉過身來,自從巴伯走進門以來,她才露出了第一次笑容。「你要多加小心。」

  「我會非常小心的,寶貝。」但是,這有用嗎?

紅色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