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六章 最後行動/最初行動



  美國海軍尼米茲號

  兩小時之前,擴音器已宣佈日落了,但是巴伯還得繼續完成他的工作。遠離城市汙染空氣的落日景觀,有著分明的地平線,夕陽緩緩沉入地平線之下,這是托蘭德最樂於觀賞的。現在他所看見的景觀仍然是一樣的美好。他站在那裡,手扶著欄杆,第一次往下望看見這艘航空母艦光澤船體邊上的海浪泡沫。過了一會兒,他抬頭望天。直到加入海軍之前,在波士頓出生成長的托蘭德從未清楚看見個銀河。看見頭頂上那道明亮的星光帶,永遠是他快樂的泉源。在那裡,有著他學習航行方向所依憑的星座;大角星、織女星、牛郎星等,都各以其獨有的色彩對他眨眼。它們獨一無二的特性為夜晚的天空點出美麗的標記。

  一扇門打開了,一名穿著像是飛機加油員紫色制服的水兵加入他,跟他一起站在戰鬥甲板的走道上。

  「現在是燈火管制,如果我是你,我會把香菸丟掉。」托蘭德尖利地說,惱怒於他珍貴的寧靜被破壞了。

  「對不起,長官。」那個無意中闖入的人走到另一邊去。幾分鐘的沉默之後,他看了托蘭德一眼說:「你認識這些星座,長官?」

  「你是什麼意思?」

  「這是我第一次出航,長官。我在紐約長大,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星星,我甚至於還不知道它們的名字。我是說,你們軍官們都知道這些東西,對不對?」

  托蘭德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跟我第一次出海時一樣。很美,不是嗎?」

  「是的,長官。那一顆是什麼星?」那個年輕男孩的聲音聽來有些疲憊。托蘭德想著,這並不奇怪,因為他們完成了一天的戰鬥作業。年輕人指著東方天際最亮的一點,托蘭德想了數秒鐘。

  「那是木星,是一顆行星,而不是恆星,用掌儀士官的偵測鏡,你也可以看到它的衛星。」他又指出一些用來導航的星座。

  「你如何利用它們導航,長官?」水兵問道。

  「我們用六分儀量出它們在水平線上的高度──聽起來很難,其實很簡單,只要練習一下就行了──然後,再和星座位置的書籍對照。」

  「誰作的,長官?」

  「你是說書?標準資料。我想我們用的書都是來自華府的海軍天文臺,但是人類早在三、四千年前便已經開始測量這些星球的軌道,遠在望遠鏡尚未發明之前。總之,如果你知道正確的時間,知道某顆星在哪裡,你就能夠準確地算出你是在地球的那一個地方。如果你真正瞭解你的資料,你的計算偏差不會超過數百碼。用太陽和月亮來作準據也是如此,這種知識已經存在數百年了。最重要的是發明了時鐘,準確地報時,這是大約兩百年以前的事。」

  「我以為他們是利用衛星以及類似的儀器。」

  「我們現在的確是用這些東西,但是星星更美。」

  「是的。」水兵坐下來,仰頭望著閃爍著星光的夜空。在他們下方,船身破浪前進,傳來浪花泡沫的輕聲細語。這些聲音和天空配合得完美無瑕。「嗯,至少我學到了一些星星的知識。戰爭什麼時候開始,長官?」

  托蘭德抬頭望著人馬星座,銀河的中心就在它的後方,有些天文學家說在那裡有一個黑洞。黑洞──宇宙間最強大的摧毀力量,相較之下,使人為控制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但是人類是極易被毀滅的。

  「很快了!」

  ※※※

  美國海軍芝加哥號

  這艘潛艇現在已經離海岸線很遠了,在蘇聯潛艇和海面艦艇西方。他們還未聽到爆炸聲,但是它還不至於離得太遠而聽不見。最近的一艘蘇聯船隻大約在他們東面三十哩,而且還有十數條船已被他們找出方位,所有的船隻都用它們的主動聲納在海上活動。

  麥克福特接獲閃急作業命令時驚訝不已。芝加哥號已奉令駛離巴倫支海,並且轉入挪威海的一個巡邏區。任務:制止蘇聯潛艇向南進入北大西洋。一個政治決策已經決定:不可做得像是北約把蘇聯拖進戰爭。在蘇聯的事先部署下,北約已經放棄戰前原先預計要將蘇聯艦隊約束在他們自己的勢力範圍中的戰略。這位潛艇艇長想著,就像本世紀的每一次戰前作戰計劃一樣,因為敵人不合作,而且還做了我們預估它們不會做的事情,這個計劃也泡湯了。當然,敵人將更多的潛艇部署在大西洋,數目比我們預計的還多,更糟的是,我們使他們更輕易地部署!麥克福特懷疑未來還會有多少令人不可置信的命令。潛艇上的魚雷與飛彈現在已經完全裝上彈頭,船上的射控控制系統也全天候有人操作,他的人員也都保持著『狀況─三』的戰時值班表。船長暗自發誓,雖然對作決策的人感到憤怒,但是在他心裡的一個安靜角落裡,仍然希望著這場戰爭可以被阻止。

  ※※※

  比利時 布魯塞爾

  「很快就要發生了。」中歐盟軍空軍司令說:「該死的,他們的部隊已經備戰到我前所未見的程度。他們不會等到我們越洋的增援單位完全就緒,他們必定很快就會來攻擊我們。」

  「我知道你的意思,查理,但是我們不能先採取行動。」

  「我們的客人有沒有任何狀況?」這位空軍將領指的是契爾亞維少校的蘇聯特種突襲隊隊員。

  「仍然沒有行動。」一個精銳的GSG─九德國邊境防衛隊單位正持續地監視著那間安全屋子,同時,在它們與藍姆斯多夫的預定目標之間也部署了第二支埋伏的英軍隊伍。監視小組中包括了來自大部分北約國家的情報官,每一位情報官與它們的政府之間都有一條直接聯絡線路。「如果他們是釣餌,試圖引誘我們先行攻擊呢?」

  「我知道我們不能這樣做,將軍。我要的是:如果我們確知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希望能夠立即獲准開始執行『夢幻之地』計劃。眼前,我們只能靜觀情勢的演變。」

  歐洲盟軍最高司令向後靠到椅背上,由於忙於地下指揮站的任務,他已經十天沒有回家休息。他懷疑,這兩星期以來,全世界沒有一位將軍曾有過任何睡眠。

  「如果你接獲命令,多久會有反應?」

  「我的飛機都已裝載、準備妥當,我的人員也都已經接受過任務簡報。如果我命令他們準備行動,我可以在接到你的訊號後三十分鐘之內,使『夢幻之地』計劃付諸實行。」

  「那麼好吧,查理,總統已授權給我可以下令反擊,告訴你的人員待命。」

  「好的。」

  歐盟最高統帥的電話鈴聲響起,他接過話筒,安靜地聽著,眼睛向上望。「我們的客人開始行動了。」他告訴中歐聯盟空軍司令。他對他的行動官說:「口令是『火光』。」北約的部隊現在要將警戒提高到最高程度。

  ※※※

  西德 亞琛市

  蘇聯特種部隊分乘兩輛小卡車離開安全屋,向南進入通往藍姆斯多夫的道路。由於他們的領隊已在車禍中死亡,於是由副領隊接手。他是一名上尉,他已經拿到他已死的上司所取到的那份文件的副本,並且也已對他的人員做了簡報。他們安靜而緊張。這位軍官痛苦地向他的人員解釋說他們的撤退行動已經小心地計劃過了,一俟完成目標之後,他們將前往另一個安全屋,靜待他們的紅軍同志;紅軍將會在五天之內到達。他們是紅軍的菁英分子,受過精良的訓練,專門在敵後進行危險任務,每個人都有過在阿富汗山區作戰的經驗。副領隊提醒他們,他們都是受過訓練的,也都有所準備。

  這些人接受了訓話,就像一般精銳部隊一樣,不發一語地接受。他們被選出來擔任任務,絕大多數是因為他們的智能。每個人都知道這是訓話的目的,他們的任務大半要靠運氣,而他們的運氣已經轉壞。每個人都希望此刻契爾亞維少校能夠跟他們在一起,而且心中不免懷疑這次任務是否多少已被弄砸了。他們一個一個地將這些想法撇到一旁,很快地,每個人開始複習他們在摧毀藍姆斯多夫的任務中自己所須負責的部分。

  兩名司機是KGB的情報員,富於在國外工作的經驗,他們心中也存著同樣的疑慮。兩部車子保持在一起,小心謹慎地開著,擔心有車輛跟蹤著他們,每部車子都有無線電掃瞄器,無線電調到與當地警察相同的頻道,每部車子之間也都互相通訊。KGB的人員已在一小時之前討論過他們的任務,莫斯科中心也告訴他們說北約組織並沒有完全戒備。領隊司機的掩護身分是計程車司機,他懷疑地想著:所謂北約組織『完全的』戒備是否意味著通過紅場的一列檢閱式。

  「現在向右轉,三號車跟進,一號車在下個交叉路口向左轉,到他們前面去。」韋伯上校透過一種火力支援小組所使用的戰術無線電話機說著。埋伏隊伍已經準備了好幾天,他們監視的目標一離開安全屋,閃急消息便立刻傳遍整個西德的各有關單位。北約組織早已進入完全備戰的戒備。這可能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戰爭的開場……韋伯心裡明白,除非他們只是從一個安全的地方移到另一個地方去等待事情的未來發展。他不知道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毫無疑問的,事情即將要開始了,不是嗎?

  那兩部小卡車現在到了西德的鄉村地區,向南開過德國與比利時交界的自然公園,這是一條觀光道路,通常是供給旅行者及觀光客使用的。他們選擇這條路以避開在主要高速公路上的軍事交通。當前導司機看見一列運送戰車的低架拖曳車時,他知道情勢不妙了。奇怪的是戰車是背向拖曳的,它們巨大的炮管也是向後的。他看見,那是英國戰車,是新式的挑戰者戰車,他也沒有料到在比利時邊境上會看見德國豹式戰車。沒有任何可能性能夠防止德國人的動員行動;他試圖說服自己:北約其他國家的行動不會比他們快,如果這次任務成功了,那麼北約的通訊會遭致嚴重的破壞,或許裝甲部隊的先鋒真的會來拯救他們。運送車走得很慢,司機想要繞過它們,但是他受命不要引人注目。

  「每個人都準備好了嗎?」韋伯上校從他的追蹤車上問道。

  「準備好了。」這是一次複雜的作業,阿姆斯壯上尉想著。戰車員,英國特殊空中勤務隊,以及德國人,全都一起合作,為了捕捉一組蘇聯特種部隊,這是值得的。運送車慢下來,停在一個野餐區,英國埋伏隊伍現在接手任務。

  照明彈在兩輛小卡車四周突然地亮起。

  那名KGB的司機在突現的亮光中畏縮了一下,然後他看見前面五十公尺處戰車排成的路障在他的車窗前面升起。

  「請注意!」一個透過擴音器的聲音以俄語喊道:「蘇聯特種部隊的士兵們聽著,你們已經被一組機械化部隊包圍了。現在丟掉武器後,一個一個走出你們的車輛,如果你們開火,不出兩秒鐘你們就會被殺。」另一個聲音開始說:

  「出來吧,同志,我是契爾亞維少校,沒有機會的。」

  突襲隊員互相交換了恐懼的目光,在先導車中,那名領隊的上尉開始去拉一枚手榴彈的保險栓。一名上士撲上前去,用手抓住上尉。

  「我們不可以苟活!這是命令!」上尉大叫。

  「去他媽的!」上士尖叫道。

  「一次一個,手舉起來,小心!」

  一名士兵從小卡車的後門裡出現,一次慢慢地放下一隻腳。

  「順著我的聲音進來,伊凡諾夫。」契爾亞維坐在輪椅上說著。這名少校早已被教導過為拯救他的分遣隊而爭取機會,他和這些人共事了兩年,他不能眼見著他們白白送死。對國家忠貞是一回事,看著這些與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人毫無意義地被屠殺又是另一回事。「不會傷害你,如果帶著任何武器,丟掉它。我知道你帶著刀子,伊凡諾夫下士……很好,下一個。」

  很快的,一隊英國特殊空中勤務隊人員和GSG─九突擊隊收押了這些俄國人,為他們銬上手銬,罩上眼罩,帶他們離開。小卡車上只剩兩人,手榴彈使得情況難以處理。到了此刻,上尉看清楚他的行動是徒勞無功的,但已不可能將手榴彈上的保險栓復原。契爾亞維想親自走上前去,一名士官長叫著警告他。那名上尉最後出來,他想將手榴彈擲向他認為已經背叛了祖國的那名軍官,他只看見一個腿上包紮著石膏紗布的人。

  契爾亞維看不見上尉臉上的表情。

  「安卓.耶屈,你願意讓你的聲明毫無目的結束嗎?」少校問道:「那些混蛋對我下了藥,而且想將你們全部殺掉,我不能讓他們這樣做。」

  「我手上有顆拉掉保險的手榴彈,」上尉大聲說:「我要丟到卡車內。」他真的做了,在任何人還來不及喊叫制止他之前。兩秒鐘之後,卡車爆炸,摧毀了團隊的地圖和撤退的計劃書。這個星期以來的第一次,契爾亞維臉上綻出了笑容,「幹得好,安卓!」

  另外兩組蘇聯特種部隊隊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由於契爾亞維的供詞,他們在看得到目標的地方即被攔截。但是在西德境內尚有另外二十組蘇聯特種部隊,而且並不是每一個北約組織的設施都及時獲得情報。激烈的槍戰在萊茵河兩岸爆發了。一場涉及百萬人的戰爭,以班級與排級部隊的作戰規模,在暗夜中展開了。

紅色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