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軍力的交互作用



  蘇俄 莫斯科

  「他們並沒有問我,」參謀總長夏維利恩元帥解釋說:「他們沒有要我做評估。星期四晚上他們打電話給我時政治決策已經定案了。國防部長最後一次需要我做實質的判斷是什麼時候?」

  「那你怎麼說?」地面部隊總司令羅茲柯夫元帥問道。他得到的回答是一個陰鬱而諷刺的微笑。

  「給我四個月的準備時間,蘇聯軍隊就能完成任務。」

  「四個月……」羅茲柯夫瞪視著窗外,然後回過身來說:「我們無法準備好。」

  「戰爭將在六月十五日開始。」夏維利恩說:「我們必須準備好。尤瑞,我還能有什麼選擇?你是不是要我說:『抱歉,總書記同志,蘇聯軍隊無法達成這項任務。』我會被革職,並且由某個較『聽話』的人來取代。你知道誰會取代我的位置。你是不是寧願聽命於布克哈利恩元帥……」

  「那個笨蛋!」羅茲柯夫咆哮著說。當年就是陸軍中將布克哈利恩的『巧妙』計劃才將蘇聯軍隊帶入阿富汗。他在軍事專長上一無是處,但在政界的關係不但救了他,還使他繼續爬到軍方權力圈中近乎巔峰的地位。向來基輔軍區就是進階元帥階級的閃亮大門。他從未涉足實際的山地作戰,只是會抱怨他構想的『巧妙』計劃,沒有好好執行,布克哈利恩的確是個聰明的小人。

  「那麼你要不要在這個房間裡向他口述指派給你的計劃?」夏維利恩問。羅茲柯夫搖搖頭。一九四六年最後一次進軍維也納時,他倆指揮同一團內的裝甲部隊,從那時候起他們就是朋友了。

  「我們怎麼進行這件事?」羅茲柯夫問。

  「紅色風暴計劃。」元帥只簡單回答。「紅色風暴」就是以機械化部隊進攻西德、比利時、荷蘭、盧森堡的計劃。該計劃因為雙方軍事結構上的變化而不斷被更新。它將發動一個為期二到三週的戰役,此戰役將在東、西兩世界之間的緊張情勢迅速高漲以後發動。此外,該計劃也根據標準的蘇俄戰略信條,認為戰略性的奇襲是作戰成功的第一步,並且只使用傳統武器。

  「至少他們沒有談到原子彈。」羅茲柯夫低聲說道。另外尚有用在不同情況上不同名稱的各種計劃,包括戰術及戰略核子武器的運用,這是一些在東西雙方的軍方團體中無人願意去深思的武器。儘管他們的政界領袖們常以這種物力作為威脅的工具,然而這兩名職業軍人很清楚使用核武只會帶來無法預測的恐怖狀況。「掩護煙幕作業呢?」

  「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純政治性的,針對美國。第二部分是就在戰爭即將開始的前一刻展開,由KGB負責,你知道的,就是來自KGB諾爾集團的構想,兩年前我們曾經審核過的。」

  羅茲柯夫喃喃低語。諾爾集團是KGB各部門首長組成的特設委員會,最初是由當時的KGB主席耶利.安德洛波夫於一九七〇年代中期成立的。該集團成立的宗旨在於研究分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聯盟的方法,主要是執行政治性及心理性的作戰,藉以瓦解西方世界的戰鬥意志。諾爾集團最得意的伎倆就是動搖北約組織軍事與政治結構的計劃,為一場熱戰先做準備。但是這真會有效嗎?這兩位資深軍官互相交換了一個諷刺的眼色,就像我們的職業軍人一樣,他們不信任間諜,也不信任他們的所有計劃。

  「四個月,」羅茲柯夫重複道:「我們有太多事情要做。但是如果KGB的魔法不能生效呢?」

  「這是個很好的計劃,只需要瞞住西方一星期,兩星期會更好。當然,最重要的關鍵是北約多快能完成他們全部的準備。如果我們能夠將他們的動員過程延緩七天便可確保勝利……」

  「如果不能呢?」羅茲柯夫尖銳地反問;他知道,即使僅是七天的延緩也是無法保證的。

  「那麼就無法保證勝利了,但是我們的軍力佔優勢,這一點你是清楚的,尤瑞。」國防部長從未把撤回動員部隊的這項選擇和這位參謀總長商量過。

  夏維利恩將筆記遞給他的屬下:「還好不會更糟。我們有足夠的燃料可供單位來加強訓練。尤瑞,你的任務不容易,但是四個月的時間對這項任務而言應該是夠長了,不是嗎?」

  不夠!但是情勢已經不容這樣說了。「就照你說的,用四個月來貫徹戰鬥訓練。我可以放手做嗎?」

  「在限制之內。」

  「要士兵服從他的班長的命令是一回事,但是要從事紙上作業的軍官在短時間內成為戰鬥領袖又是另一回事。」羅茲柯夫繞著圈子說,然而他的上司已接收到夠清楚的訊息。

  「好吧,可以放手做,但是要小心行動,尤瑞,為了我們兩人的緣故,要小心!」

  羅茲柯夫點點頭。他知道要用誰來完成任務。「用我們四十年前領導的部隊,安卓,我們可以做到。」羅茲柯夫坐下來。「沒錯,我們擁有與當年相同的材料,還有比當年更好的武器。最不清楚的就是人員;當年我們的戰車開進維也納時,我們的士兵勇猛、精銳……」

  「被我們打垮的納粹武裝親衛隊也一樣。」夏維利恩微笑地回憶著,「但是你要記住,西方也有同樣的軍力,而且我們不知道他們的戰鬥、突擊與分散攻擊會好到什麼程度,然而我相信我們的計劃會成功,我們非成功不可。」

  「星期一我要和我們的野戰指揮官們會商,我會親自告訴他們。」

  ※※※

  維吉尼亞州 諾福克

  「我希望你好好照顧它。」市長說道。

  這是丹尼.麥克福特艦長再次出任務之前的一刻。美國海軍芝加哥號潛艇正式下水才六個星期;它的完工因為一場船塢火災而被延誤,它的下水典禮也因為芝加哥市長的缺席而被搞砸了,市長的缺席是因為芝加哥市工人的罷工。這艘船的船員們剛完成一項費時五週的艱難任務,才從大西洋回來,現在正為他們的第一次作戰部署裝備補給品。麥克福特仍在為他的新潛艇心醉神迷,他永遠看不膩它。他才剛和市長一起走過彎曲的上甲板,那是參觀任何一艘潛艇首先必看的部分,雖然那裡幾乎沒什麼可看的。「對不起,你說什麼?」

  「好好地照顧我們的船。」芝加哥市長說。

  「我們稱它作『艇』,先生,我們一定會為你好好照顧它。你要不要一起來軍官室?」

  「更多階梯?」市長裝出一副苦臉,但是麥克福特知道他以前是一位消防隊長。「你明天要去哪裡?」

  「出海,先生。」艦長爬下樓梯,芝加哥市長跟隨在後。

  「我猜也是。」對一位年近六十的人來說,他應付那座鐵樓梯算是夠輕易的了。他們在底下又碰面了。「到底這些東西做些什麼?」

  「先生,海軍稱它為『海洋學研究』。」麥克福特引領他向前,為他這個笨問題的答案而露出微笑。事情在芝加哥號進展的很快。海軍想要知道新靜音系統的效果;在巴哈馬群島外進行聲響測試時,一切看來都很好,現在他們要看看它在蘇聯巴倫支海中的效果如何。

  市長為這件事情取笑他說:「噢,我想你大概要替綠色和平組織數鯨魚吧!」

  「嗯,我敢說我們要去的地方一定有鯨魚。」

  「你的艙板鋪了什麼東西?我從來沒聽說過哪艘船的艙板上裝橡皮的。」

  「我們稱它為『無回音』瓦。橡皮會吸收聲波,使得操作時更加安靜。如果有人想用主動聲納乒聲波偵查我們,他們將很難找得到我們。咖啡?」

    「那令人想有這樣一天……」

  艦長笑了,「我也是那麼想,但這是違反規定。」

  市長舉起咖啡,為麥克福特的『幸運』乾杯。

  「我願意為此喝一杯!」

  ※※※

  蘇俄 莫斯科

  他們在莫斯科軍區內的資深軍官俱樂部集會,那是一棟可以追溯到沙皇時代的華麗建築物。這是一年當中一級野戰指揮官們會商的正常時間,而且這種場合通常都有精心調製的講究晚餐助興。羅茲柯夫在主入口處問候他的同僚軍官們。他們全到齊後,他領著他們下樓到豪華的蒸汽浴室。出席的全部都是戰區司令,每位都有他們的副司令、空軍及艦隊指揮官伴隨著!一群顯赫耀眼的人物,全身著滿將星,綵帶及穗帶。十分鐘以後,他們裸著身子,腰上圍著毛巾,手上拿著樺木枝條捆成的棒刷;光著身子像是另一群中年人集團,或許不一樣,蘇俄人更結實強壯一點。

  他們全都彼此認識,雖然同屬一種職業,然而其中有許多人是互相敵對的。在俄式蒸汽浴室內的親密特色之下,他們交換了數分鐘的簡短交談。他們當中有幾個人已經當祖父了,他們起勁地談論他們家族的延續。儘管有著個人之間的競爭,然而,可以想見的,年長的軍官們都會注意他們同志的兒子的專業前途,因此他們交換的消息不外是某人的兒子接受了什麼任命,或是某人希望進階到某一職位等等。最後,對抗蒸汽『力量』的俄式傳統抗衡來了;羅茲柯夫獨斷地用一注流量低但穩定的冷水澆在室內中央被蒸汽加熱了的磚面上,打斷了他們的談論。即使剛才霧濛濛的蒸汽未能破壞室內的任何竊聽裝置,冷水澆在熱磚上的嗤嗤聲也足以干擾這些裝置。羅茲柯夫對於已發生的情況未先給予任何暗示,他想,最好是讓他們突然受到震撼,才能得知他們對狀況的真實反應。

  「同志們,我必須宣佈一件事。」

  交談中止下來,這些人詫異地看著他。

  我們開始吧。「同志們,今年六月十五日,就是從現在算起四個月,我們將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發動一次攻擊。」

  一剎那間,只有蒸汽的嗤嗤聲可以被聽見。然後三個在從克里姆林宮來此的路上喝了烈酒的人笑了,其餘近得足以看清地面部隊總司令的臉的那些人卻笑不出來。

  「你是當真的,元帥同志?」西戰區司令問道。得到一個點頭的回答後,他說:「那麼或許你可以好心地解釋這個行動的原因。」

  「當然。你們都知道下瓦爾托夫斯克油田大火災,但是你們不知道這場火災在戰略上及政治上的意義。」足足花了六分鐘來解釋中央委員會的決定。「從現在算起只有四個多月了。我們即將開始一項蘇聯有史以來最艱困的軍事行動:摧毀北約組織的政治及軍事力量。我們必須要成功。」

  說完後,他瞪視著沉默的軍官們。蒸汽正對這一群司令官產生作用,高熱襲擊他們的呼吸道,使那些已經喝了酒的人清醒過來;他們開始流汗。他們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將會流更多汗,羅茲柯夫想著。

  然後波維.阿利克斯耶夫說話了,他是西南戰區副司令。「我聽到一些謠言,但是真的這麼糟糕嗎?」

  「是的。我們目前有足夠供給十二個月正常作業的軍用油。即使增加短時間的訓練活動之後,這些油還夠六十天的戰爭作業用。」但是他沒有說出所付出的代價:在八月中旬以前就會使全國經濟癱瘓。

  阿利克斯耶夫向前彎身,並且用樺木枝條拍打自己,那個動作奇怪得就像一頭獅子正在揮動牠的尾巴一樣。五十歲的他是那裡的軍官裡第二年輕的,他是一個受人尊敬的傑出軍人,英俊、高大、有著像伐木工人一樣的寬肩。他專注的黑眼睛穿過升起的蒸汽霧向下瞇視。

  「六月中旬?」

  「是的。」羅茲柯夫說:「我們有這麼長的時間來準備我們的計劃和部隊。」地面部隊總司令環顧室內,天花板已經有一部分被霧氣遮得看不見了。

  「我大膽假定由於我們今晚在此聚集,因此,可以彼此坦白,是不是?」

  「正是如此,波維.李歐尼托夫基。」羅茲柯夫一點也不驚訝於阿利克斯耶夫是第一個發言的人。過去十年來,地面部隊總司令一直很謹慎地提拔這個人;他是在偉大祖國戰爭中一位裝甲部隊傑出將領的獨生子,那位將軍在一九五〇年代後期赫魯雪夫的不流血大整肅中被勒令退休。

  「同志們,」阿利克斯耶夫慢慢地從長椅上站起來,走到大理石地板上。「我接受羅茲柯夫元帥剛才告訴我們的每一件事,但是四個月!四個月之間我們可能已經被別人察覺,四個月之間我們可能失去奇襲的所有先機,這會有什麼後果?不,我們已經有一套為此種行動而定的計劃:朱剋夫──四號計劃!立即總動員!我們全體可以在六小時之內回到自己的指揮崗位。如果我們要發動一次奇襲,那麼讓我們使它成為一次無人能及時發現的奇襲──七十二小時,從現在算起!」

  再一次,室內變得安靜異常,只除了水澆在暗褐色磚面上的聲音。朱剋夫──四號計劃是假設北約準備奇襲華沙公約國的企圖暴露時,蘇聯先下手為強的計劃之冬季版,在此情況下,標準的蘇俄軍隊信條也和其他人一樣:攻擊就是最佳的防衛──以在東德的A級機械化師立即展開對北約組織軍隊的搶先攻擊行動。

  「但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西戰區司令反對。他是『尖兵』司令,它的總部設在柏林,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軍事指揮官,如果對西德發動攻擊,將會由他來負責主要責任。

  阿利克斯耶夫舉起手,「他們也沒有準備好,事實上,他們準備得比我們還少。」他推理地說著:「你看,根據我們的情報資料,他們的軍官中有百分之十四正在度假。他們在此時皆會停止訓練計劃,這是事實,但是也因為如此他們的裝備將要拆卸保養,而且他們許多高級軍官將回到他們本國的首都去做匯報,就像我們現在一樣,他們的軍隊正處在冬季狀態,正在做冬季的例行公事。這正是一年當中做保養及紙上作業的時間。體能訓練縮減了──誰願意在雪地裡跑步?他們的人很怕冷,並且喝酒比平常多。這是我們採取行動的時機!我們都知道,歷史上蘇俄的戰士表現最好的時候就是冬季。而北約現在正是最鬆散的時候。」

  「但我們也是,你這個少不更事的傻瓜!」西戰區司令吼回去。

  「我們可以在四十八小時內改變。」阿利克斯耶夫反駁道。

  「不可能。」西戰區副司令說,小心地支持它的上司。

  「沒錯,要達到我們最高的準備狀況是需要幾個月。」阿利克斯耶夫同意。唯一可讓他的前輩同意他的看法的機會就是跟他們講理。他知道他幾乎已經失敗,但是不能不再試一下。「想要瞞住西方不是不可能,但是極為困難。」

  「就如羅茲柯夫元帥告訴我們的,波維.李歐尼托夫基,我們肯定會得到政治與外交上的掩護。」一位將軍指出。

  「我一點也不懷疑我們在KGB的同志們以及我們有L技巧的政治領導階層將會演出奇蹟。」畢竟,房間內可能裝了竊聽器。「但是如果我們指望那些對我們既怕又恨的、有活躍間諜網、又配備有偵測衛星的帝國主義國家不會發現我們的訓練加倍,這是不是要求過分了些?我們都知道,一旦我們開始重要單位的訓練,北約組織就會加強備戰,而且他們的例行春季訓練會自動提高他們的備戰程度。如果我們繼續超過正常規模的訓練,他們就會更加警覺。要完成最高的作戰準備,我們必須做太多超乎平常的事情,尤其東德境內充滿西方間諜,北約組織一定會注意到,他們會有反應,他們會用他們軍械庫內的每一件武器在邊境等著我們。」

  「從另一面來看,如果我們以現有的準備程度攻擊──現在!──我們可以取得優勢。我們的人並未在阿爾卑斯山度假滑雪,而朱剋夫──四號計劃便是設計來讓我們在四十八小時之內從平時改為戰時狀況。北約組織絕無可能在這樣短的時間之內有所反應,他們必須花四十八小時才能整理好他們的情報資料,再提呈給他們的各部長看,到那時候,我們的炮彈已在落在福爾達斷層,而我們的戰車也已經在背後追逐他們了。」

  「太多事情可能會出錯!」西戰區司令猛然站起來,毛巾差一點從他腰上滑落,它的左手向下握拳,右拳在那位較年輕的人面前揮舞,「交通控制呢?訓練我們的人員熟悉新的戰鬥裝備呢?讓我的前線空軍飛行員準備好對抗帝國主義國家的戰鬥作業呢?眼前就有一個不能克服的問題!我們的飛行員至少需要一個月的密集訓練,戰車、炮兵、步兵也是一樣。」

  如果你瞭解你的職責,他們現在會已經準備好了,你這一無是處、混蛋的龜兒子!阿利克斯耶夫想著,但他不敢大聲說出來。西戰區司令是個六十一歲的人,他喜歡展示他的大男人本色──誇張的──來對抗損及他職責的事情。阿利克斯耶夫聽夠了在這個房間裡面悄悄流傳的事情。但是西戰區司令在政治上很可靠,這就是蘇俄的體制,這位年輕的將軍想著。我們需要打仗的士兵,但是我們用什麼來防衛俄羅斯?政治信仰的可靠度!他痛心地回憶一九五八年發生在他父親身上的事。但是阿利克斯耶夫不容許自己對黨控軍的方式有所不滿。黨就是國家,畢竟他是國家的忠誠僕人。他在父親的膝下已經學會了這套眾所周知的道理。他還有一張牌可打。

  「將軍同志,你有很多優秀的軍官正在指揮你的師、團和營。讓他們瞭解他們的職責。」阿利克斯耶夫推想,這樣說不會損及紅軍的聲名。

  羅茲柯夫站來,室內每一個人都緊張的等著他的宣佈。「你說的話是有道理,波維.李歐尼托夫基,但是我們難道要以祖國的安全為賭注?」他搖搖頭,正確地引用了教條,這是他多年來的一貫作風。「不!我們依賴奇襲。是的,最先的重擊可為機械化部隊的動力打開通路。我們的奇襲成功後,西方人還會不願意去相信已然發生的事情。而且當我們準備第一擊行動時,政治局會安撫他們,這樣我們就會有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奇襲。西方世界只有三天──最多四天──的時間瞭解即將面臨的情況,即使到那時候,他們對我們也無心理上的準備。」

  軍官們跟隨在羅茲柯夫身後,用冷水沖掉他們身上的汗水。十分鐘之後,神清氣爽、穿戴整齊制服的軍官們集合在二樓的宴會廳。侍者中有許多人是KGB的眼線,他們注意到軍官們低沉的情緒,而安靜的談話使他們難以聽得清楚。這些將官們都知道KGB的勒弗托夫監獄就在不到一公里之外。

  「我們的計劃?」西南戰區司令問他的副司令。

  「我們玩過幾次這種兵棋推演?」阿利克斯耶夫回答:「所有的地圖和公式我們都已經檢查了許多年;我們瞭解部隊和戰車的集結點,我們知道我們必須使用的以及北約組織將會使用的道路、高速公路及交叉路。我們知道我們的動員程序,我們唯一不知道的是我們謹慎鋪陳的計劃實際執行時會不會有效。我們應該立即發動攻擊,那麼不明狀況就可對雙方造成相同的作用。」

  「如果我們的攻擊十分順利而致使北約必需仰賴核武來抵禦呢?」這位資深軍官問道。阿利克斯耶夫承認這是很重要且嚴重的、不可預測的重點。

  「他們可能會這樣做,同志,我們所有的計劃都極端地仰賴奇襲,不是嗎?奇襲成功將會迫使西方世界考慮核子武器……」

  「這點你錯了,我的年輕朋友,」西南戰區司令申斥道。「使用核武的決定是政治性問題,要阻止他們使用核武也屬於政治手段,這需要時間。」

  「但是如果我們等四個月──我們如何能確保戰略性的奇襲?」阿利克斯耶夫追問。

  「我們的政治領導階層已經保證過了。」

  「我進入佛朗茲學院的那一年,黨告訴我們一個擔保我們都會有『真正的共產主義生活』的日期,一個慎重的承諾,那個日期是六年以前。」

  「跟我說這種話沒關係,因為我瞭解你,波維,但是如果你不學會控制你的舌頭……」

  「原諒我,同志,但是我們必須考慮到奇襲不成的可能性。『在戰爭中,無論準備得多周全,風險仍是不可避免的。』」阿利克斯耶夫引用了佛朗茲學院的課程教條:「『因此必須要極注意,必須為整個作戰中可能個發生的每一個緊急狀況準備好最詳盡的計劃。為了這個理由,那些被授予榮譽為國服務的人當中,包括參謀軍官──他們是無名英雄。』」

  「你有很好的記憶力,波維,」西南戰區司令笑著說,並且在他的杯子裡倒滿喬治亞酒,「但你是對的。」

  「如果不能達成奇襲則意味著我們會被迫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持久戰,一次高科技型的第一次世界大戰。」

  「我們將會獲勝。」地面部隊總司令坐到阿利克斯耶夫旁邊。

  「我們將會獲勝。」阿利克斯耶夫同意。所有蘇俄的將軍們都同意這個前提:沒有能力進行快速的決定將會導致一場血淋淋的持久戰爭,都會使雙方同樣的被磨得粉碎。蘇聯對於這種形式的戰爭所儲備的人力與物力遠比西方國家多得多,而且政界也必定會利用他們。「只要我們能夠控制戰鬥的步驟,而且我們的海軍能夠阻止美國對北約組織的補給。北約組織的物質存量大約能支撐五個禮拜。我們漂亮而昂貴的艦隊必須封鎖大西洋。」

  「馬斯洛夫,」羅茲柯夫請在附近蘇聯海軍總司令過來,「我們希望聽聽你對進軍北大西洋的意見。」

  「我們的任務?」馬斯洛夫小心地問道。

  「如果我們不能達成對西方世界的奇襲,安卓.派翠維屈,就須由我們最親愛的海軍同志來隔離歐洲國家,使美國無法支援他們。」羅茲柯夫宣佈,他對這個問答故意不睬。

  「給我一師空降部隊,我就能完成任務。」馬斯洛夫嚴肅地回答;他手上拿著一杯礦泉水,一直極力避免在這寒冷的二月天晚上喝酒。「問題是我們在海上的戰略性出發點應該是守衛性還是攻擊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海軍──最重要的是美國海軍──對我國本土是一個直接的威脅,他們僅用飛機和航空母艦就能攻擊本國的卡拉半島。事實上,我們都清楚他們早有這種攻擊計劃。」

  「那又怎樣,」西南戰區司令反問道:「當然,對蘇聯領土的攻擊沒有一次是輕微的,不論我們多麼勇猛地戰鬥,損失必定都是很嚴重的,但最重要的是最後的結果。」

  「如果美國人成功攻下了卡拉半島,他們就可以有效地阻止我們封鎖北大西洋,你輕忽這些攻擊是不對的。美國人進入巴倫支海會對我們的核子赫阻物力構成直接的威脅,而且會造成比你們的想像還要更嚴重的後果。」馬斯洛夫傾身向前:「另一方面,如果你說服參謀總部給我們執行『北極光榮作戰』的軍需,我們便可奪取主動權,我們並且可以依自己的意願支配北大西洋。」他握住拳頭:「這樣做,首先,」他舉起一根手指:「可以阻止美國海軍攻擊我國本土,第二,」另一根手指:「利用我們在北大西洋海域上,也就是貿易航道上的大部分潛艇武力,而不是讓它們保持被動的抵禦。第三,」最後一根手指:「使我們的海軍航空兵力的運用達到最高程度。一旦發動這個作戰,就可使我們艦隊成為攻擊的武器而不僅是防禦性的武器。」

  「為了達成任務,你只需要我們一個親衛空降步兵師?請向我們說明你的計劃,上將同志。」阿利克斯耶夫說。

  馬斯洛夫花了五分鐘時間來說明。他最後的結論是:「如果幸運,我們一舉便可使北約組織的海軍措手不及,並且讓我們在戰後的發展上留下極有價值的位置。」

  「最好是將他們的航空母艦誘入,再予以摧毀。」西戰區司令也加入他們的討論。

  馬斯洛夫回答說:「美國會用五、六艘航空母艦在大西洋上對抗我們,每一艘航空母艦可以攜帶五十八架飛機,這些飛機可以扮演空優作戰和核子攻擊的角色,更別說還有他們用於艦隊防衛的兵力。我的意見是,同志,為了我們的益處,應盡可能地使那些船隻遠離我國本土。」

  「安卓.派翠維屈,我深受感動,」羅茲柯夫深思地說著,他也注意到阿利克斯耶夫眼中流露的敬佩之意。「北極光榮」是大膽而單純的計劃。「明天下午我要一份你這個計劃的全部綱要。你說如果我們安排好資源,這個計劃的成功率就極高?」

  「這個計劃我們已經完成了五年,特別強調單純性,如果能夠保密,現在只要再做對兩件事,就可成功了。」

  羅茲柯夫點點頭,「那麼我支持你。」

紅色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