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四章 偵察兵



  美國海軍魯賓.詹姆斯號

  〇七〇〇時對傑利.奧瑪利來講是來得太早了一點。他睡在雙人寢室的下鋪──他的副駕駛則睡上鋪,他第一件想到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拿三顆阿斯匹靈,然後再躺回去休息。他想:這實在有點好笑,他覺得「錘子」好像是在他的腦袋裡,不對,他糾正自己,應該是他的吊放聲納正在他的腦海裡發出乒聲波,儘管如此,他還是做了一些事情。他記得從年輕起就認為這種事情是慈悲的具體表現,這使得他所受的苦有了依歸,因為唯有真正受苦的人才能體會慈善工作的意義。他等了十分鐘讓阿斯匹靈進入他的血液裡,然後走到浴室淋浴;先用冷水,再用熱水,使他的頭腦清醒。

  軍官休息室裡坐滿了人,但很安靜。軍官們根據年齡聚集成群,互相低聲交談。這些年輕軍官從未面對過戰爭,而數週前從聖地亞哥出發時所可能感受的興奮,已被目前工作重擔中清醒的現實感取代。船被擊沉了,有些他們所認識的人死了。對這些大孩子來說,恐懼比他們受過的戰鬥訓練更為可怕難測。他可以看到他們臉上的疑問,而唯有時間能回答這些疑問。他們會學習著去忍受,或者永遠無法學會。戰爭對奧瑪利來說並不陌生,他知道他也會害怕,但是他盡量將恐懼置於腦後。和恐懼糾纏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恐懼很快就會再來臨,永遠也擺脫不掉。

  「早安,執行官!」

  「早,傑利。我正要去叫醒艦長。」

  「他需要睡眠,法蘭克。」奧瑪利離開艦長臥室以前已把鬧鐘關上了。恩斯特知道奧瑪利的意思。

  「事實上在十一點以前我們並不真的需要他。」

  「我知道你是個好執行官,法蘭克。」奧瑪利考慮著要選擇果汁還是咖啡;今天早上的果汁是橙色類的──但是味道不像任何一種水果。奧瑪利比較喜歡紅色類的,因此他只為自己倒了一些咖啡。

  「我監視了昨晚的魚雷裝載演習,我們的成績比最好的紀錄還要少一分鐘──而且是在黑暗中。」

  「聽起來相當不錯;出發前的簡報什麼時候開始?」

  「一四〇〇是,在隔壁的會議室內舉行,每一位指揮官、執行官以及其他特定的人都要參加,我想你也要去吧?」

  「是的。」

  恩斯特放低聲音聲說道:「你確定艦長沒事?」在船上不可能藏得住祕密。

  「從戰爭的第一天開始,他就一直站在第一線上,他需要放鬆一下,這是古老而光榮的海軍傳統。」他提高聲音說道:「該死,這些年輕男孩都太小了,他們不應該捲入戰爭!怎麼沒有人想到要去拿一份報紙?全國足球聯盟賽已經在全國展開,而這裡居然沒有報紙!這是什麼鬼休息室!」

  「活像隻大恐龍,從來沒見過這種人。」一名初級工程軍官低聲說道。

  「你會習慣他的啦。」雷斯頓少尉說道。

  ※※※

  冰島

  兩天的休息正是醫生開給大家的處方。尼可士官長幾乎已能正常的走路,而這幾個美國人已開始明顯地討厭皇家海軍給他們的配給裡額外加進去的魚類食物。

  愛德華的眼睛再次沿著水平線看過去。人類的眼睛會自動地去看移動的物體,而她正在移動,所以不去看她幾乎是不可能。事實上,愛德華告訴自己,保持警戒而不去看周圍情況是不可能的。要命的是,她卻覺得很有趣。肥皂是那幾名拯救者帶來的──愛德華更清楚那些拯救者以及整個狀況,但是為什麼要告訴她,使她擔憂?──離他們的山頂營地半哩的這個小湖是指定的沐浴場所。在交戰狀態下,沒有一人可以單獨跑到這麼遠的地方,這位中尉很自然的被指定要照顧她──而她也照顧他。在她洗澡的時候,拿著上膛的步槍來保護她似乎有點荒謬,就算有俄國人在附近,愛德華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她穿衣服的時候他注意到她的擦傷幾乎痊癒了。

  「我好了,麥克。」他們沒有毛巾,但只要回復人的氣味,這點代價也是值得的。她走向他時,頭髮還是濕的,而且臉上還帶著促狹的表現。「抱歉,令你覺得不好意思。」

  「這不是你的錯。」幾乎不可能對她發脾氣。

  「肚裡的孩子使我變胖。」她說。麥克很難看得出來,而且又不是他自己的身材。

  「你看來很好。如果我不應該看而看到了,我向你道歉。」

  「有關係嗎?」


  愛德華發現他再次感到詞窮。「呃,在你發生那件事情之後,我是說,你大概不會希望有一群陌生男人圍著看你,尤其在你,呃,裸體的時候。」

  「麥克,你不像那些人。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傷害我。即便知道了他對我所做的事情,你還說我很美──而且我已經變胖了。」

  「維吉迪絲,不論有沒有懷孕,你都是我看過的最美的女孩,而且你很勇敢,也很堅強。」我想我愛你,但我不敢說。「我們只是選擇了『一個不適當的時間』相遇而已。」

  「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時間,麥克。」她拉著他的手,現在她已經會笑了。她的笑容很溫柔,很友善。

  「既然你認識了我,每次你想到我,你就會記起那個──俄國人。」

  「是的,麥克,我會記得,我會記得你救過我。我問過史密斯下士。他說你奉命不許接近俄國人,因為太危險了。他說你是因為我才來。你當時甚至還不認識我,但你來了。」

  「我做得是對的。」他握著她的雙手。我現在該說什麼?寶貝,如果我們能活著離開這裡……這聽來像一部差勁的老電影。愛德華再也不是十六歲的少年了,但現在所有他曾經經歷過的少年情懷再度出現,麥克並不是東普斯特高中的調情高手。「維吉迪絲,我對這個很笨,我不知道怎麼和年輕女孩談話──老天,我和人談話的技巧實在不高明。這跟辛蒂不一樣,她瞭解我。我弄天氣圖,玩電腦,但我通常要喝下幾瓶啤酒後才有膽量說……」

  「我知道你愛我,麥克。」說出這個祕密時,她的眼睛閃亮起來。

  「呃,是的。」

  她把肥皂拿給他,「該你洗了,我不會看太多的。」

  ※※※

  西德 佛朗胡森

  沙吉托夫少校送出了他的備忘錄。部隊被迫退到第二據點──阿爾菲德以北十五公里的克朗羅──現在已有六個師團參與漢米倫的行動,其他部隊則試圖要擴大突破陣線,但是仍然有困難。在德國的這一區域道路相當少,而且他們所控制的路線仍受到空中武力及炮兵的攻擊,使得增援部隊在來不及參與戰鬥以前已蒙受傷亡。

  一開始用來為裝甲師打開防線缺口的三個機動步兵師,現已變成了兩支完整蘇聯軍隊的主力。在他們已經攻入原由德軍兩個旅防禦的地方,現在他們必須面對來自幾乎全是北約組織會員國所組成的混合部隊。阿利克斯耶夫因為錯失良機而扼腕不已。如果師部炮兵未曾對那數座橋發射多管火箭,他是否已經如他所願的在一天之內到達了威悉河。波維告訴自己:事情已成定局無法改變了,他看了一下沙吉托夫給他的燃料資料。

  「一個月?」

  「照目前的作戰消耗量,是的。」沙吉托夫面色沉重的說。「而且這樣做我們已經傷害到全國的經濟了。我父親想問,我們能否減少前線的消耗。」

  「當然,」將軍勃然大怒。「我們可以輸掉戰爭,這樣就能保有他珍貴的燃料!」

  「將軍同志,你要求我為你準備的精確資料,我只是照辦,我父親也給了我這個。」那名年輕人從大衣口袋裡拿出一份文件,十頁厚,這是一份KGB的情報評估,上面有只限中央委員閱讀字樣,這是一份很有意思的資料,「我父親要我告訴你,替你拿這份文件可冒了不少險。」

  將軍是速讀專家,也是個不輕易表露情緒的人。西德政府透過雙方設在印度的大使館與蘇聯取得直接聯繫。這份文件主要是在討論德國所要求的達成可能協議的談判。KGB的報告認為這種要求表示北約在政治上已開始瓦解,再加上北約到目前為止軍需品消耗量的分析報告。KGB估計北約的補給品只剩下兩週,即使加上目前為止所有已運到的軍需品。敵我雙方都沒有生產出足夠的軍需品和燃料來支持其軍隊。

  「我父親認為有關德國的資料特別具有意義。」

  「可能是的。」阿利克斯耶夫謹慎的說道。「他們不會因為政治領袖正準備達成可接受的協議而放鬆其戰鬥。如果我們能給他們合理的報酬而使德國脫離北約,那麼我們的目的就達成了,我們將能輕易攫取波斯灣。我們要給德國人什麼好處?」

  「這個還沒有決定。他們要求我們退回戰前位置,最後的條件將在國際監督下以較正式的方式商討,他們是否要脫離北約則要視雙方的最終條約而定了。」


  「不能接受,我們一無好處,我奇怪他們為什麼還要談判?」

  「顯然,他們的政府正陷入混亂之中,出現平民恐慌和經濟崩潰的現象。」

  「哦。」德國經濟的崩潰,阿利克斯耶夫一點兒也不感興趣,但是德國政府正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兩代的努力被蘇聯的炸彈摧毀。「但為什麼他們沒告訴我們這些呢?」

  「中央委員唯恐可能達成協議的消息會使得對德國進一步施加壓力的行動受到負面影響。」

  「白癡!這樣我們才能知道要攻擊什麼!」

  「我父親也有同感,他想聽聽你的意見。」

  「告訴部長,我在前線看見北約的軍隊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尤其是德軍的士氣仍然十分高昂,他們到處反抗。」

  「他們的政府在做此事時或許未通知他們自己的軍隊,如果他們正在欺瞞他們的北約盟友,那麼他們的高級將領又何嘗不會做同樣的事?」沙吉托夫說道,畢竟,他自己的國家就是這樣的。

  「有可能,伊凡,」這裡還有另外一份報告,阿利克斯耶夫又回去看他的文件:「這真可恥。」

  ※※※

  紐約

  簡報是由一名上尉主持的,當他報告的時候,各護航艦的指揮官和高級軍官們都一面瀏覽著簡報文件,就像高中學生在看莎士比亞的劇本一般。

  「外圍的聲納哨將沿著這條威脅軸線佈置。」艦長在掛圖上移動著棒子,反潛巡防艦魯賓.詹姆斯號和戰斧號被安排在離艦隊的三十哩之外,這使得那兩艘巡防艦遠離了其他船隻的防空飛彈的掩護範圍。它們雖有自己的防空飛彈,但到時候它們還是得完全靠自己。「我們大部分的航程都有拖曳式陣列監視系統的支援。這些船隻現在正在準備,我們預料將會遭到蘇聯潛艇及飛機的攻擊。

  「為了應付飛機的攻擊,獨立號航空母艦和亞美利加號將負責艦隊的支援任務,就如各位所知道的,新的神盾級巡洋艦碉堡山號也會加入戰隊,並且當蘇聯的雷達海洋偵查衛星下一次掠過我們上空之前,空軍會把它打下來,大約是在明天格林威治時間一二〇〇時。」

  「太好了!」一個巡防艦長說。

  「各位,我們要運送總重量達二百萬噸的設備以及由後備軍人與國民兵所組成的整個裝甲師。不包括物質的增援,這些東西就夠讓北約用三個星期。」簡報完畢。

  「有沒有問題?沒有?那麼,祝各位好運。」會議室的人走光了,軍官們通過武裝的衛兵,走到充滿陽光的街道上。

  「傑利?」莫瑞斯冷靜地說。

  「是,艦長?」這名飛行員戴著他的航空用墨鏡。

  「昨晚的事……」

  「艦長,昨晚我們都喝太多了,老實說,我也不太記得,也許六個月後我們才能夠回想起昨晚的事。你睡得很好嗎?」

  「幾乎睡了十二小時。我的鬧鐘沒有響。」

  「也許你需要一個新的。」他們經過昨晚的酒吧,兩人看了它一眼,然後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又要準備戰鬥了,朋友!」道格.貝南加入他們。

  「只要你不要讓你的船單獨靠近敵人就好了。」奧瑪利建議道。「那些『強行登艦』的傢伙可是很危險的。」

  「你的工作就是要使那些混蛋遠離我們,傑利,明白嗎?」

  「他最好能夠。」道格輕鬆地說。「我不希望他只是光說不練。」

  「你們這群好傢伙。」飛行員憤怒道:「喂,我飛行可是完全靠自己的,找到該死的潛艇後就把它交給你這個道格,而我居然沒有得到一點尊敬!」

  「這就是飛行員的毛病,你要不是每五分鐘告訴他一次他有多偉大,他就會因此而感到不快。」莫瑞斯微笑著說,他已跟昨晚那個抑鬱寡歡的人完全不一樣了,「道格,有什麼東西是我們可以提供給你的?」

  「也許可以交換一些食物?」

  「好啊!叫你的補給官來,我想我們可以好好商量。」莫瑞斯看看手錶:「我們還有三小時才開航,何不去吃點三明治,邊吃邊談,我想到一個作弄逆火式轟炸機的主意,需要你們提供一點意見……」

  三小時後,巡防艦開始離開碼頭。魯賓.詹姆斯號緩慢移動,它的渦輪引擎緩慢地推動著它以六節的速度在汙水中前進。奧瑪利從直升機右邊的座位上看著,警戒著可能暗伏在海港出口的蘇俄潛艇,雖然四架獵戶星式巡邏機早已積極地清查過該區域。也許兩天前他們擊毀的那艘勝利級奉命要跟蹤船隊並報告有關事項,首先它指示逆火式轟炸機奇襲他們,然後自己再伺機接近,發動攻擊。現在雖然跟蹤者已被消滅,但不代表這次航行是一個祕密。紐約是個八百萬人口的大城市,一定有人在窗口拿著望遠鏡觀察,記下船隻型類及號碼,然後打一通電話,很快地情報就到達莫斯科了。莫斯科就會派潛艇接近他們預定的航道。一旦船團離開陸基空軍的保護,蘇聯的搜索飛機就會來監視,並且隨之而來的是攜帶了飛彈的逆火式轟炸機。

  奧瑪利想,這麼多船,他們經過一長列船隻,有些水平裝卸船載著戰車、戰鬥車,以及一整個裝甲師的人員,其他船隻則高堆著可直接放在卡車上傳送的貨櫃。所有貨物都以電腦記錄,以便迅速送往制定的目的地。他想到新聞報導,德國陸上戰鬥的紀錄片,就和此刻的情景差不多。海軍的任務是:保持航道的暢通,以運送那些在德國的軍隊所需的裝備。並讓船隻通過。

  「它的航行狀況如何?」柯洛威問。

  「不太壞,」莫瑞斯回答這位記者說:「我們有尾翅安定器,它不會搖晃得太厲害,如果你有任何問題,我們的船員可能會有辦法解答,不要不好意思問。」

  「我會盡量不妨礙你。」

  莫瑞斯對那個路透社的記者善意地點點頭。一小時以前才通知說他要來,但他看來像是一位專家,至少他懂得把東西都全放在一個箱子裡。他佔用了軍官宿舍裡最後一個可用的鋪位。

  「你的長官說你是他最好的指揮官之一。」

  「我想我是不是個好艦長就得留給時間去證明了。」莫瑞斯回答道。

紅色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