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進一步觀察



  東德 古拉索烏

  電視新聞人員正頗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多年以來,他們一直被准許拍攝蘇聯軍方單位的活動,而現在他們所看見的這次蘇聯軍方所犯的錯誤,將會為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夜間新聞添加不少娛樂價值。他們看見的是:一整營的戰車熄火停在柏林南方五十公里處的一〇一高速公路交流道上。他們必定是在某處轉錯了彎,營長正對著他的部署憤怒地咆哮。兩分鐘之後,一名上尉走向前,指著地圖做了幾個動作。當年輕的上尉顯然是解決了問題之後,一位少校走出了畫面。攝影機跟隨沮喪的少校,看他進入車內,車子沿著幹道向北駛去。五分鐘後,戰車隊再度上路,新聞人員花了數分鐘將攝影器材放回轉播車。主播利用這段時間走到一名法國軍官面前,這名法國軍官也正在觀察整個過程。

  這名法國人是『聯合軍事聯絡團』的成員,這是二次大戰後留下來的,現在卻變成了方便於用來互相監視對方的一個組織。他個子瘦削,有著一張撲克臉,戴著傘兵部隊的臂章,吸著蓋洛瑟斯牌香菸。不用說,他必定是一個情報官。

  「你對此事有何看法,少校?」這位國家廣播公司的記者問道。

  「他們在四公里之前犯了錯誤,他們應該在那裡左轉。」他聳聳肩。

  「對俄國人來說,這次演出不夠精采,是不是?」記者大笑,那個法國人則在深思。

  「你注意到沒有?他們當中有一名德國軍官。」

  這名記者的確注意到了,但是沒想到其中的意義。「哦,為什麼他們不請他協助?」

  「是啊,」法國少校答道。他沒說出來那是第四次他看見蘇聯軍官克制自己不去求助於他的東德嚮導……以及過去兩天來發生的事情。蘇聯軍隊迷路已經不是新鮮事。蘇聯人使用不同的字母、不同的語言,很容易造成航向上的錯誤。蘇聯人通常都會有東德軍官跟隨著,協助他們找對方向。「你還注意到什麼了,先生?」

  「上校對那位少校十分生氣,然後一名上尉──我想──指出了他的錯誤,並告訴他如何糾正。」

  「多久?」

  「他們停下來之後不到五分鐘。」

  「很好。」那名法國人微笑道。那位少校朝著柏林回去,而這個裝甲營現在有了一名新的作戰官。笑容消失了。

  「這樣迷路看來相當笨,不是嗎?」

  法國人走回他的汽車,準備繼續跟著俄國人,「你不曾在國外迷路過嗎?」

  「有啊,誰沒有過?」

  「但是他們很快就發覺錯誤了,不是嗎?」這名少校揮手叫司機把車子開過來。這回他們要全靠自己了……他想,有趣……

  電視記者聳聳肩,走回他自己的車子,他跟在最後一輛戰車後面,十分惱怒於他們的時速只有三十公里。戰車隊一直保持這個速度向東北方前進,直到一八七號高速公路,他們的速度減到正常的二十公里時速,調整他們的方向,直朝著西方的演習區駛去。

  ※※※

  維吉尼亞州 諾福克

  觀看莫斯科的電視新聞節目時,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看見整個團的戰車輾過一處平坦的地形。當目標轉移到水平方向時,大炮對著假想敵人的位置開火,激起了漫天塵煙;槍彈呼嘯過天際,直升機群表演著死亡之舞。實況錄影的評論聲音宣佈蘇聯軍隊已準備好迎戰外來的威脅。景況看來的確如此。

  接下來的片段是有關維也納的限武談判;一如往常地,他們指責美國杯葛蘇俄提出的慷慨建議,但是播報員又繼續說,儘管美國人持著不妥協的態度,仍然達成了具體的進展,並且可望於夏季結束之前達成協議。蘇聯人用以描述談判的措詞,令托蘭德感到迷惑;他以前從未對這種文字上的修辭稍加留意,他發現,這種『好人』與『壞人』的情節十分奇怪。

  「很平常嘛!」洛伊回答了他心裡的疑問,「當牢騷消失時,你會知道那就是談判接近結束的時候。然後,他們會說我們的總統被其階級敵人感化了。等到協定簽署時,他們會有一種病態的幸福感。的確,這些內容相當溫和,想想看,他們平常用什麼言詞來說我們?」

  「你認為這演習看來很平常?」

  「是很平常。好吧,有沒有想過面對上百輛戰車多麼有趣?你注意到沒有,他們都帶了五吋口徑的主炮?想想看他們的大炮支援和飛機。俄國人真是『聯合軍種』的信徒,當他們找上你時,他們會帶著所有的武器。他們故意輕描淡寫地報導這次軍事行動。」

  「我們怎麼處理?」

  「你帶頭,讓其他人用自己的方法做,小子,你可能又會打一次勝仗。」

  「和海上的故事一樣。」

  「對。」

  ※※※

  烏克蘭 基輔

  在走向他的上司的書桌之前,阿利克斯耶夫破例地在角落的檯子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當他走過去時,臉上充滿了笑容。

  「將軍同志,我們進行得好極了!」

  「我看見了,波維.李歐尼托夫基。」

  「真不敢相信,我們軍官團的進步真是非比尋常,無用的人已被處理掉,而我們新職位上的人員全是熱忱又能幹的。」

  「所以,槍斃那四個團長真的有效?」西南戰區司令譏諷地說道。他才剛主持完他指揮總部頭兩天的演習,並且極希望進入真正行動的戰場,但這不是一位戰區司令的工作。對於正在發生的事情,阿利克斯耶夫是他的最佳眼目。

  「一個很艱難的選擇,但卻是最佳的選擇,其結果可以證明。」這個利刃削減了他的狂熱。他的良知仍然記得那件事情。對於一個艱難的決定,他已然學會了,其間的困難不是在於下決心,而是在於承受決定後的結果,而這是不得不做的。他再次把這件事情放到一邊。「再經過兩星期的密集演習,紅軍就完全準備好了。我們可以做到的,我們能夠進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我們不負責攻打北約組織,波維。」

  「那麼就讓阿拉去幫助阿拉伯吧!」阿利克斯耶夫說道。

  「阿拉幫助我們。西戰區又拿走了我們另一個裝甲師。」這位將軍拿起一份快遞文件:「就是你今天和他們在一起的那個師。事實上,我懷疑他到底做得如何。」

  「我的眼線告訴我,應該相當不錯。」

  「你怎麼知道?你加入KGB了,波維?」

  「我以前的一位同班同學現在是西戰區的參謀,他們也採取了去除無能力人員的政策,我看見了他們的成效。一個擔任職位的新人,在工作表現上會比那些將工作當作例行公事的人要好得多了。」

  「當然,除了最上級的那個人。」

  「西戰區司令是一個我從不期望去支持的人,但是我所聽到的每件事情都讓我相信,他正用著與我們同樣的方法準備他的軍力。」

  「如果你是如此寬宏大量,那麼事情必定是如你所說的有進步了。」

  「他們的確是的,同志。另外一個裝甲師已開拔前往德國,他比我們更需要它。我告訴你,我們能夠橫掃阿拉伯人,就像從瓷磚地板上掃掉灰塵一樣,我們向來就能,而且也沒有這麼多阿拉伯人,如果他們像我三年前所見的利比亞人──而且他們也沒有這麼多的山區可藏匿,這可不是阿富汗。我們的任務就是征服,不是安撫。我們可以做到,我估計在兩星期之內。我唯一可預知的問題就是油田的摧毀,他們可以利用焦土戰術來對付我們,就像我們以前使用的戰略一樣,我們很難阻止,即使用傘兵部隊,但不論如何,我們的目標是可以達成的,我們的人員將會準備好。」

紅色風暴 - 目錄